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孫子的搜尋結果,共574

  • 警憂85退休制 白髮還得站街頭

    立法院去年底初審通過修正公務人員退休制度,把原先年資加年齡的「七五制」延長為「八五」制,連日來已在警光網站中熱烈討論。員警憂心未來會有一大推白頭髮警察出來服勤,「警相」情何以堪;甚至有人重炮抨擊、要號召串聯用選票來唾棄! \n「別忘了警察嘴最厲害」的員警在討論區PO文指出,當初對新政府有期待,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警察們有兩百六十九天在轄區內活動,每天說著現任政府壞處,幫你拉了不少票,現在我可能會說,眼睛矇著屎,害你們買不到房子,錢都不夠用、生活這麼苦。 \n留言「拖」的員警說,政府資金缺口這麼大…,執政者能拖就延,再不行,就改成九十制、九五制、一百制…算了。 \n一名派出所所長指出,一個基層員警,生活日夜顛倒,一天要上班十四小時以上,有時遇到臨時勤務還不止,更何況與歹徒搏命,深具高危險,精神與勞力長期緊繃,到了五十歲,身心疲倦已經到了極點,實在應該留一點時間給家裡,陪陪家人。 \n綽號「無奈」的員警說,以後都是老警察跑步抓歹徒,還是老警察的阿公騎車載孫子去巡邏,阿公和孫子一起抓歹徒。 \n剛入警界的小兵則說,到時老警察佔著茅坑不拉屎,年輕警察就「挫賽」了,治安怎麼辦? \n更有員警擔憂地說,如果今年三讀通過,十年內的退休潮應該是會來臨,能五十歲退休領全額月退休,幹嘛等五年,退休與不退休每個月不過差兩萬元左右,等到五十五至六十歲還在站路口,那才情何以堪! \n一名警政官員也表示,「八五」新制雖然是針對所有公務員,但對從事外勤居多的警察影響最大,未來如果出現大批提前退休潮,甚至日後老警察一堆,都會對治安造成嚴重衝擊。

  • 酒駕肇事心慌 逃逸撞死老婦

    住在恆春男子吳澤穎,二日晚間與朋友喝完酒後開車回家,半路從後追撞一輛停紅燈車輛,肇事後加速逃逸;結果又撞上一對正在散步的祖孫,六十九歲的阿嬤當場慘死,二歲孫子則奇蹟似的只有輕微擦傷。吳嫌被送到警局十分懊悔,一直流淚。 \n警方調查,廿七歲吳澤穎二日晚間,與多名朋友在KTV飲酒作樂後,醉醺醺地載著王姓表弟回家,沒想到車子才開沒多久,即在恆春鎮省北路十字路口,從後撞上一輛正在停紅燈車輛,造成朱姓女駕駛頭、頸部受傷,有輕微腦震盪。 \n吳嫌下車查看,朱女表示要報警,他嚇得立刻上車加速逃逸,沒想到因不勝酒力,馬上又撞上路旁正推著嬰兒車,帶孫子散步的老阿嬤葉安珠。因為撞擊力道強大,六十九歲葉安珠嚴重受創,送醫前已無生命跡象。 \n嬰兒車也被撞得稀爛,二歲孫子被撞飛滾落車底,幸運的只有輕微擦傷。肇事車輛則完全沒有剎車,繼續往前撞進路旁的中古車行,撞倒二部機車與四輛自小客車後,才完全停下來。 \n吳嫌原本還想逃,但附近民眾立即上前,將他團團圍住;同車王姓表弟見狀況不對,竟然趁亂一走了之。因為他是關係人,家屬打電話後才到警局問筆錄。 \n吳嫌酒測值高達一.○九,被送到警局時還醉醺醺,等到酒意稍醒,知道自己鑄下大錯,後悔不已不斷流淚。警方訊後,依過失致死、公共危險及毀損等罪,將吳嫌移送法辦。

  • 烈火吞民房 燒死6歲男童

    烈火吞民房 燒死6歲男童

    鹿草鄉西井村二日中午火警,燒燬五間連棟民房,警消出動十七輛消防車、六十餘人灌救,一個小時後才控制住火勢。六歲張姓男童獨處家中二樓,沒來得及逃命,活活燒死屋內。起火點與火災原因,待調查釐清。 \n「如果帶他一起出去吃午飯就好了啊!」六歲張姓男童的父親張育誠驚聞次子不幸葬身火窟,懊悔未能偕子出門,而張童的阿公在一樓聞火警逃出,渾然不知孫子陷火場,最後確定孫子遇難,捶胸頓足。 \n火災地點位於西井村市中心的五間連棟房子,火苗從透天厝二樓部分竄起,迅速延燒左鄰右舍,警消在中午十二點四十一分獲報,兩分鐘即趕抵現場救援,大火夾雜濃煙,火勢十分驚人,緊急調派鄰近九個分隊,十七輛消防車輛與六十餘位警義消投入搶救。 \n時值午餐時間,為確定是否有人受困火場,警消一抵達現場隨即詢問家屬與附近民眾,人員是否已經疏散完畢,「原先回報是無人受困」,消防局第一大隊大隊長謝榮展不放心,指示隊員數度冒險進屋搜索,最後確認有一名男童失聯,配合家屬指認房間位置,始在西井村三百五十六號二樓內側房間角落尋獲一具已燒焦的屍體,經確認為屋主的六歲小兒子。 \n張童的七十八歲阿公說,獨子張育誠娶大陸籍妻子,育有兩子,媳媳出門工作,長孫與阿嬤外出訪友,家中留下兒子與小孫子,他吃完飯在一樓房間準備午睡前,還聽到兒子與小孫子嬉耍的笑鬧聲,兩聲爆炸後發生火警,才知道原來小孫子後來沒有跟隨父親外出用餐,並獨自留在二樓房間內,才會釀致禍事。 \n男童父母親在外得知兒子死訊後,哀慟莫名,指小孩子活潑可愛,至今仍不願接受事實,張父萬分扼腕說,如果偕次子外出用餐,就可躲過一劫了。 \n而對於七十八歲父親與鄰居所提及疑似「爆炸」聲響,家屬表示家中並不開伙,因此不可能是自家瓦斯爆炸引起火警;至於詳細起火地點與原因,警消表示將待火調科進入火場勘查後才能確定。

  • 隔代教養驟增 阿公阿嬤為孫充電

    活到六、七十歲,本該含飴弄孫樂享天倫,但台南縣家扶中心統計,八百戶扶助家庭中,竟高達一百戶屬隔代教養,越來越多阿公阿嬤被迫承攬教養重責,肩上擔子重不說,阿公阿嬤難與孫子溝通,心願是盼跟孫子有話聊。 \n台南縣家扶中心主任周明泉觀察,今年發現有高達八分之一受扶助家庭,來自隔代教養,這些阿公阿嬤不只經濟壓力大,共同的怨嘆都是「怎麼跟孫子溝通」? \n聽見阿公阿嬤心聲,周明泉首度在永康舉辦「健康活力營」,邀請十三位阿公阿嬤進行為期三週共五次十五小時的課程。除教導阿公阿嬤祖孫互動技巧、認識身體保健DIY、簡單穴道操作外,重要的是,讓老人家形成支持團體,彼此相約「呷百二」,陪伴、守護孫子長大。 \n八十二歲劉堯,是學員年紀最長,辛苦程度也是數一數二的。他說,自從女婿過世,女兒十二年前就拋棄三稚子離家,目前分別讀小學、國中、高中,全靠他的軍人退休俸拉拔長大,另一名讀大學的內孫,則因父親重殘,也由阿公養大。 \n劉堯說,以前兼差做粗工養大四孫,現在老了,只能靠退休俸、家扶的扶助金,完成孩子學業,雖然辛苦,但他堅持孫子一定要讀書。他說,四孫都很貼心,遺憾的是,祖孫年齡懸殊、生活瑣事難以分享溝通,讓他扼腕。

  • 許家霖跆拳功夫 「金」不是蓋的

    「對手很強,可能我之前有拜拜,運氣比較好。」剛落幕的東亞運上,替我國奪得第一枚金牌的跆拳道好手許家霖,十六日回到老家蘆洲,接受市長李翁月娥表揚,並期望他能在明年廣州亞運再接再厲。 \n許家霖從小跟祖父母住,小學三年級主動跑去道館跟朋友學跆拳道,四個月後祖父許辰欽發現,拿出積蓄幫他繳學費,卻遭教練婉拒,教練認為他資質優異,鼓勵他繼續練習,總有一天會出頭。 \n為保持良好體能,許辰欽會騎著機車陪著孫子從觀音山、紗帽山一路跑到淡水,每周一趟,堂祖孫間的「體能課」替許家霖奠定拚博基礎。許辰欽說,多年來,他都會陪著孫子練習,只要看見他使出的力道不夠猛,就會大聲斥喝:「你是在驚什麼?往前衝免驚啦!」他相信,只要他能持之以恆,假以時日一定有贏得奧運金牌的機會。

  • 三少四壯集-爺爺

    他祇帶了一個行軍袋,裡面塞了一床棉被和幾件衣服,搭火車到台中住進我租的一間透天厝裡,開始扮演他一生最快樂的一個角色:爺爺;但他這個角色祇扮演了十八年,太短了。 \n德兒出生後,我就開始改口叫他「爺爺」。他跟我當了四十四年的父子,前二十六年我叫他老爸,後十八年我都叫他爺爺,因為爺爺是他最愛聽到的一種稱呼。 \n我雖然算早婚生子,但德兒出生時,爺爺已經六十二歲,他們當了十八年的爺孫,隔代的爺孫情,比我跟他或我跟德兒的父子情,更親也更濃。 \n我從小一直以為我父母祇生了六個小孩,好多年後才聽我母親說,我還有個應該排行老二的哥哥。他出生在抗戰結束後,但因為罹患肺炎(那個年代肺炎的流行率與致死率都高得嚇人)而早夭;我父親得知消息後,不假擅離軍營,風雪夜裡一個人循著鐵道走了一個晚上,趕回家去看他兒子最後一眼。 \n那年我父親三十歲,既有戰功,又是黃埔出身,軍旅生涯正被看好,但他為了早夭之子卻寧願當個逃兵;我母親每次講起這段故事都還餘悸猶存:「逃兵在那個時候可是要槍斃的啊!」後來因為我外公與長官的說情力保,我父親才僥倖逃過軍法制裁。 \n我那個早夭哥哥的離開,好像也帶走了我父親的部分生命。他雖然還有六個子女,但他的父親角色卻始終很淡也很遠,他跟我們兄弟姐妹中間好像總隔著一層難以言說的什麼東西。一直要到德兒來到世間,才又喚起了他早已遺忘了三十多年的角色記憶,他是以爺爺的身分在扮演父親的角色,用我母親的話來說就更清楚了:「你們六個小的時候,你爸從來沒替你們把屎把尿過,但他對孫子卻什麼事都做,比他對自己的孩子還更像個父親。」 \n德兒在小學畢業前的十二年,他們爺孫倆幾乎是須臾不離、亦步亦趨。台中中清路稻田旁的社區裡,爺爺每天推著嬰兒車散步;台北永和秀朗國小校門前,爺爺每天等孫子放學後,牽著他的手穿過大街小巷一路玩回家,沿途熟識的店家看到他們都會打招呼:「老爺爺又接孫子放學啊!」聽到這樣的招呼,木訥的爺爺也會笑著回應:「是啊,是啊。」 \n爺爺過世後這幾年,我常跟德兒開玩笑:「你是我兒子,怎麼生活習慣跟我那麼不像?」比方說,我愛吃酸澀的橘子李子,他卻祇吃甜蜜多汁的蘋果,因為從小爺爺就祇買蘋果、削蘋果給他吃;我愛吃魚蝦蟹蚌,他卻怕刺不愛吃魚,因為爺爺以前都幫他把魚刺拿掉,他吃慣了沒刺的魚肉;當然,他們爺孫倆個性之拗、之頑固,更簡直是一個模子捏出來的;隔代教養的潛移默化顯然比基因隔代遺傳的影響還要大。 \n爺爺不但是他孫子的褓姆,也是他的保護神。任何人祇要對他孫子大小聲,輕者被爺爺怒目以瞪,重者必遭爺爺厲聲叱罵,連我有時候想要履行一下當父親的權責,也常因他護孫心切而棄權投降。 \n有一年德兒在學校玩爬單槓,不小心跌下來摔破下巴,爺爺把血流不止的孫子送到醫院後,立刻打電話回南部給我母親,「你爸在電話上哭得不像話,一直怪自己沒把孫子照顧好。」我老媽每次描述這通電話時,都不忘加個批判性的註腳:「來台灣幾十年,我沒看你爸哭過,你哥小時候調皮搗蛋常常受傷,但也沒看他傷心成那個樣子」,「祇有在你另外那個哥哥走的那天,我看你爸哭過。」她指的是那年我父親雪夜送子的故事。 \n德兒出生那天,我從醫院打電話給我父親:「老爸,你當爺爺了!」一個月後,他祇帶了一個行軍袋,裡面塞了一床棉被和幾件衣服,搭火車到台中住進我租的一間透天厝裡,開始扮演他一生最快樂的一個角色:爺爺;但他這個角色祇扮演了十八年,太短了。

  • 鐵鍊盆栽木凳毆擊 逆孫弒嬤

    高雄市左營區眷村發生孫子弒祖母逆倫悲劇!卅三歲孫子田如民疑因吸安後恍神,以鐵鍊、盆栽、木凳攻擊從小拉拔他長大的八十歲祖母王郡芝致死。一日傍晚案發後,死者就讀國小六年級的幼孫返家發現有異,步行四公里到姑姑家求援報警,才揭開這起人倫慘劇。 \n死者平日與長孫田如民(有詐欺、洗錢防制法、家暴等前科)、最年幼孫子也是凶嫌的堂弟,三人同住在左營區海功路四十巷內的老舊眷村房舍。 \n堂弟走路一小時 向姑姑求救 \n警方表示,一日傍晚近六時許,田姓學童下課返家,奶奶並未如平日般為他開門,而是由田嫌半開著門,露出半張臉對著他說「出去玩個一小時再回來,我要打掃屋子」,當時田童隱約聽到屋裡有極為微弱的呻吟聲,但因曾被堂兄打過,因此不敢多問。 \n七時許,田姓學童再回家敲門,無人應門,心覺有異而步行四公里,走了一個多小時到楠梓區姑姑家求援,泣訴:「堂哥可能又打奶奶了」姑姑立即打電話報案並打電話到奶奶家,無人接聽後趕到現場。 \n九時許,田童與姑姑會同警察趕到現場撞開門時,田嫌待在屋內,卻見奶奶倒地,破碎的盆栽壓在胸口,送到國軍左營醫院急救,二日凌晨四時廿分,因顱內出血及多重器官衰竭不治。 \n家屬在派出所內氣得要打田嫌,但被員警拉住,親友痛斥「沒有人性」、「應該要關一輩子」還痛批田父溺愛兒子才造成奶奶慘死,因為田嫌已毆打奶奶多年,卻仍讓二人同住才導致悲劇。 \n查獲吸安工具 疑恍神下毒手 \n親友說,田嫌二歲時父母離異,自後就交由奶奶撫養長大,懷疑為圖謀眷村改建補償費而痛下殺手。近年來已多次毆打奶奶,田姓學童今年就三次徒步向姑姑求援。 \n鄰居也說,經常聽到爭吵聲,一日傍晚又傳出爭吵聲,趨前查看,田嫌關上門窗,然後就安靜無聲了。 \n田嫌向警方供稱,不滿奶奶經常向父親索取日常用品,而叔叔姑姑們都不聞問,且奶奶平日又愛嘮叨,案發時又碎碎念,按捺不住理性施暴。親友聞訊怒斥「胡說八道」,表示多位親友都曾遭田嫌毆打成傷。 \n雖然田嫌否認吸毒,但警方在屋內找到安非他命吸食工具,懷疑他吸毒後恍神犯案,採尿送化驗。 \n徒步求援的田姓學童則是嚇壞了,窩在被子裡一天不敢起床,因為父親在數個月前才因案入獄,如今又發生堂哥弒奶奶案件,他憂心同學會追問,嚇得不敢上學。

  • 都會人物-龜殼刻著「洪吉春」老議長的喜相逢

    台北縣老議長洪吉春的阿嬤疼孫,私下買了一隻烏龜,還在龜殼上刻了洪吉香三個字,偷偷拿到淡水河放生,幾十年後,孫子長大當上議員,有一天烏龜在淡水爬上岸,被副議長麥春福的朋友撿到,通知洪吉春趕去看,聞者無不嘖嘖稱奇。 \n洪吉春今年八十歲,最近出版回憶錄「洪吉春傳奇」,由資深媒體人林守俊執筆,詳述他從政經驗、人生哲學,書中披露這段烏龜上岸的「神蹟」,還有照片為證,每個人看了都覺得不可思議。 \n話說有一年洪吉春不慎從床上摔下受到重傷,他的外祖母私下到龍山寺上香祈求上倉保佑,幫忙孫子早日康復。阿嬤遵照籤詩指示,買了一隻烏龜,在殼上刻了「洪吉春」三個字,拿到淡水河畔放生,為愛孫添福壽。阿嬤始終沒提過這件事,洪吉春壓根不知道。 \n幾十年後,孫子長大了,一路從永和鎮代選上台北縣議員,有一天淡水選出的前副議長麥春福興沖沖打電話給他,告訴他說地方記者發現有人在淡水河邊撈到一隻烏龜,殼上還刻了「洪吉春」,要他趕快到淡水一探究竟,洪吉春這才知道阿嬤在他小時候幫他買了一隻烏龜放生。 \n洪吉春後來將「洪吉春」抱回永和,在院子裡做了個水池養,神龜成了洪家新成員,但不久後,他還是依民間習俗送到烏來山區二度放生,沒想到「洪吉春」依依不捨,遲遲不肯潛下水,讓真正的洪吉春數度衝動想再把牠抱回家。

  • 92歲阿祖學電腦 新鮮又有趣

    土庫新庄開辦樂齡電腦班,最年輕的學員七十歲,一半以上不識字,遑論摸過電腦,但是學習精神卻比年輕人還好,連下課都不休息。其中九十二歲的張李清是年紀最長的老大姊,也不落人後跟潮流,學會科技新玩意兒後,才恍然了解孫子總是守著電腦的原因。 \n在新庄樂齡學習資源中心阿公、阿嬤展開黃金歲月的快樂學習新紀元,六十八歲的社區總幹事張弘因為太年輕,還擠不上第一梯次,因為全班最幼齒的是七十歲,幾乎拔得縣內銀髮樂齡學習平均年紀最長頭籌。 \n張弘說,開課第一天學員自我介紹,一半以上阿公、阿嬤都說自己不識字,也從來沒有摸過電腦,只有少數幾位看過孫子玩電腦,「這麼老了,還能學電腦嗎?」銀寶貝不具信心,懷疑自己真的行嗎? \n結果兩堂課上下來,大夥兒已經熱烈討論起來,指導老師要阿公、阿嬤休息一下,喝喝茶,吃些點心,沒想到,都沒有人願意起身。 \n阿公張石東慢條斯理地以注音輸入抒發學習心得,「一生未曾接觸過電腦,今生有幸來學電腦,接觸新時代產物,感覺很新鮮也很有趣。電腦是時代產物,雖然我們是七、八十歲的老人家,為跟上時代,我們不能放棄學電腦的機會…」 \n九十二歲的阿祖張李清也悠遊網路,「這電腦若電視,竟然也有真人活動!」高齡阿祖覺得不可思議,喃喃自語說「阮孫子在玩電腦時攏叫不行,原來電腦這麼好玩。」

  • 寒門祖孫棲漏屋 志工到府修繕

    住在竹北市西濱路百年「土角厝」的七旬曾姓老夫婦,沒有工作能力又須獨力撫養十歲的孫子,因老屋年久失修,下大雨即嚴重淹水,無法住人。竹北市民代表會副主席杜文中獲悉後,廿日發動大批志工幫忙修復房子,好友楊承瀚更出錢出力,允諾補助老夫婦孫子讀到大學所有的學雜費用。 \n鄰居曾義沛知道祖孫三人的可憐遭遇後,將百餘年的三合院「土角厝」免費給一家人住。不過,由於土角厝年久失修,下大雨屋內就滲水、漏水,甚至淹水及膝,臨時廁所也四處漂流,三合院已倒了一間,根本不能住人。 這種非人的生活過了好幾年,竹北市民代表會副主席杜文中獲悉後,昨天發動十餘名青年志工「到府修復」。老夫婦兩人以為要收費,「嚇」得連忙婉拒,後來確認是真的,緊握杜文中的手頻頻感謝。 \n杜文中的好友、文明房屋總經理楊承瀚熱心公益,經常補助生活困苦學童的學雜費用,土角厝修復所需的鋼架、鐵皮材料費用,他全額負擔,老夫婦更是感動到落淚。

  • 童脫險 直嚷:快把壞人抓起來

    「叔叔帶你去吃麥當勞」,這麼一句聽來熟悉親切的話,差點帶走一條寶貴的小生命。方家五歲長孫遭家中常客陳永漢謀害,所幸在生死關頭,男童展現出異常的冷靜,掙脫套在身上的垃圾袋,向外爬行十餘公尺,最後被家人發現,還直嚷「快把壞人抓起來!」 \n陳永漢行凶之後,誤以為孩童已被掐死,便以黑色大垃圾袋套住孩童頭部,就往紫微森林山崖下丟,打算棄屍,被害者本因塑膠袋內缺氧而臉部水腫,但幸運地是,垃圾袋因碰撞山壁而爆開,孩童才得以呼吸。 \n察覺陳嫌離開後,男童掙脫垃圾袋,爬行十餘公尺,又餓又冷,再度陷入昏迷,當時山區下著大雨,氣溫僅十度,孩童被丟棄在荒郊野外達六小時,身體嚴重失溫,全身多處擦傷,若是家人再晚一步,恐怕有生命危險。 \n方童的阿公表示,案發過程中孫子始終都表現得很冷靜,當嫌犯掐住他的脖子時,就意識到「壞人要害我!」,被丟下山坡後,原本昏迷的孫子馬上驚醒,當下他雖然感到害怕,卻靠著求生本能脫逃。 \n虛弱的男童已經沒有多餘力氣哭喊,卻反倒得以冷靜地在山上等待救援,儘管最後因失溫而昏迷,但他睜開眼見到母親的那瞬間,開口第一句話就是:「媽媽,快把壞人抓起來!」 \n方童阿公指出,目前男童已清醒,仍在醫院觀察,已可正常進食,也能和家人清楚描述案發經過,表現十分勇敢鎮定。

  • 110歲人瑞阿嬤 吃地瓜養生

    長壽祕訣無它,飲食清淡、愛吃地瓜就對了!台南縣最年長的人瑞,是出生於民國前十一年、一一○歲的黃林玉,黃阿嬤的孫子說,老人家早睡早起、吃得清淡,從未抱怨那裡不適,簡易養生之道,讓晚輩直呼該好好學習。 \n住在佳里鎮漳州里的黃林玉阿嬤(見左圖坐者,曹婷婷攝),是南縣最年長的百歲人瑞,育有二男三女,目前住在安養院,昨天正巧黃阿嬤的孫子黃榮泉來探望,特地帶來熱騰騰烤地瓜給老人家享用。 \n黃榮泉透露,阿嬤年老後,鍾愛吃番薯和香蕉,三餐吃海鮮和蔬菜居多,少吃肉類,雖然視力不佳,但無損健康,常常見她打赤腳走動,累了就睡,睡醒再走。一席簡單的養生撇步,引來在場人士異口同聲說要吃地瓜養生。 \n台南縣政府統計,今年百歲人瑞共計五十五位,有廿四人剛好年滿一百歲,昨天縣長蘇煥智也到歸仁、仁德探望百歲人瑞,致贈九千元重陽敬老金與賀匾。

  • 江澤民與小孫子

    江澤民有兩個兒子,老大江綿恒在美國拿到博士學位,老二江綿康到德國西門子公司進修,期滿後回國。兩個孫輩,孫子叫江志成,為長子所出;孫女叫江志雲,為次子所出。志成因為小時候頭髮少,被暱稱為「毛頭」,志雲的小名是「妹妹」。 \n江澤民夫婦也格外疼愛孫輩,一見他們或向他人展示孫輩的照片時,就眉開眼笑。公務之餘,江澤民給這些掌上明珠講故事,教他們背古詩、讀英語,享受天倫之樂。由於愛孫心切,身為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江澤民為孫子要簽名球,確實和百姓爺爺一般。

  • 泛黃寄留屆 見證一甲子婚姻

    「尪某一定會吵架,但我們吵架都只是『家庭運動』,就是動口不動手」,高雄市馮再傳阿公與楊繡蘭阿嬤結婚逾一甲子,至今仍保留當年阿公入贅阿嬤家的「寄留屆」,這張泛黃的日據時代結婚證書,見證兩人六十七年彌足珍貴的感情。 \n八十五歲馮再傳與八十四歲楊繡蘭都是台南縣人,昭和十八年(一九四三)結婚時才各十八歲及十七歲,他們至今仍保留結婚照,看得出當年童稚之情;阿公說,夫妻吵架在所難免,不過,「床頭打,床尾和」。 \n馮再傳是遺腹子,母親改嫁後又在他十三歲時病逝,孤苦無依的他,於十八歲入贅至家中無男丁的楊繡蘭家,早期生活相當困苦,阿公當水泥工餬口,阿嬤則務農一甲多,兩人同甘共苦,感情深厚,卅年前舉家搬到高雄市,目前住在三民區。 \n這張「寄留屆」,如臨時戶口名簿,是兩人結婚時由當時「保正」協助開立,用來證明兩人婚姻關係及約定日後子女隨父或隨母姓,相當珍貴。 \n兩人育有三子二女,都受高等教育,有孫子女十三人,曾孫兩人,家庭和樂,孫子全部是阿嬤一手帶大。 \n目前兩老單獨住,兒子就住附近,阿公身體較差,阿嬤信奉一貫道,茹素廿多年,身體硬朗,現在仍每天騎腳踏車到附近孫子家幫忙整理內務;他們的大兒子楊宋霖及二兒子馮宋富都說,父母很重視他們的品德教育。 \n市府社會局將於十一日舉辦「愛戀一生─銀髮婚頌禮讚」活動,有七十六對佳偶參加。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