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孫幾伊的搜尋結果,共01

  • 兩岸史話-愛國正義一律師

     可見腐敗政府干涉司法,自民初北洋時期已然。但也有少數法界人士如劉崇佑律師,周衡檢察官與葉在均審判長等,不懼惡勢力,以維護法律正義與尊嚴。 \n 下午1時刑庭開始審理,辯護人林行規先反駁原判所列舉之事實,繼由劉崇佑律師陳述應請法庭調查:(一)孫幾伊是否係總編輯?(二)所登之科洛撲禿金自傳係譯自日文,但孫幾伊不懂日文故該書非他所譯。(三)上海各界聯合會開會是否曾由上海軍民長官派人到場監視,及10月10日北京學生所散布之傳單事前事後是否未經政府禁止?最後審判長宣告,對於事實行調查後再行審理。 \n 3月5日下午1時高等審判廳開庭繼續審理。主要是由劉崇佑律師提出質疑及反駁原判之理由,辯論歷時1小時之久。其主要之質疑為: \n 一、《國民公報》於五月二十五日到七月八日在警廳監視中,七月八日起又在糾察中,「則其所記者,當然即官廳之所許」。 \n 二、孫幾伊自九月十六日起才代理總編輯,「何能即以概括從前刑事責任?」 \n 質疑辯論歷時久 \n 其所舉反駁原判之理由大要為: \n 一、科洛撲禿金自傳原文係反對暴力革命,所述為數十年前俄國及其個人經歷;該報所謂「世界革命潮流」等乃史家用詞,絕無煽惑他人推翻政府之意。故煽惑內亂罪不能成立。 \n 二、上海警廳已證明「上海各界大會」屬正當合法之會且有官吏臨場監視,並無不法,則登載該會中之演說詞如「共和國家以人民為主體,政府措施不當,為害國家,人民應當有以制裁之」,屬自然之理,不得謂為構成聚眾為強暴脅迫之罪。 \n 三、該報所謂「第一個要件使是排除不正當的壓迫」乃贊同我國參加和會代表拒絕簽字,並非鼓吹以暴力反抗之意;批評南北議和「多不是光明正大的接洽」故「最後唯一的希望在國民自己統一起來,此尤至極正當之語」;又所謂「正當的制裁」是「合法」之意,「新人與新生活」一文措詞亦絕無妨害治安之罪。 \n 四、報導學生集會散發傳單之事,當時在場警察並未沒收禁止或散發之人,亦絕無妨害治安之罪。故原判全然錯誤,應請審判廳宣告無罪。 \n 3月6日以孫幾伊無罪,正式取消地方廳原判。唯高庭檢察長表示不服,旋即向「大理院」(即最高法院)上訴而將孫幾伊繼續羈押。此時,劉崇佑律師原已由全國律師聯合會選派,代表我國參加在東京舉行的「國際律師會」,乃為繼續代表《國民公報》抗辯而請辭。他於4月間提出答辯書,「孫幾伊因《國民公報》事件被上告一案答辯理由書」,《晨報》曾於民國9年4月28日刊出,後被選入山東友誼出版社1997年出版的《名律師論辯詞》一書。該書編者認為其特點為:「解剖事實嚴謹精細,闡釋文意周詳縝密。」惜於轉錄時偶有誤字,如「懇乞」誤作「襲乞」,「不知」誤作「兀知」而失原義。 \n 大理院判決結果 \n 此答辯書加強初、二審辯護之缺漏,據理剖析力爭,直言起訴前題之錯誤而予以辯駁。重點在(一)強調孫幾伊確為後期的代理主任編輯,《國民公報》從5月25日起發行即受警察廳之監視,故「本案被告事件,被上告人及國民公報社皆不能負責任」。(二)詳細說明該報所介紹科洛朴禿金之學說思想;據實確定所報導之上海、北京聚會都是合法而傳布之消息和散發之傳單等均未遭禁止;具體解釋評論時政文章內容之無煽惑性,故「國民公報登載各節絕不能成立犯罪」。另再指出:「上告理由……或則割裂原文,或則顛倒意義,牽強附會,指白為黑,實屬無可諱言。」又批評上訴書中所謂「近來激黨盛行,人心不靖,往往有假借名義,利用青年,貽害地方,危及國本」之語,而說「然國家刑罰權之行使,應以絕對嚴格為主,就事論事,量罪科刑,被上告人既非以激黨身分而被訴追,報紙記載公眾共閱,又非專為青年學子而設,則此題外之議論,又與本案有罪與否何涉?」最後語重心長地表示:「有罪固在所必罰,有枉亦所必伸。法律昭垂,事實共見。如本案者,萬眾所瞻,惟在貴院今茲之最後判決。民國是否有法律,是否可恃,竊願執最高民權之貴院有以維持之。」今日觀之,此言無疑仍應是執法者之明鏡。 \n 干涉司法是濫權 \n 5月14日大理院判決結果,有關「科洛朴禿金自敘傳」,「新人與新生活」及「學生界之空前大慶祝」三則撤銷,處孫幾伊有期徒刑5月。未判決前,每羈押兩日可抵徒刑1日。大理院判決書中有兩點最可注意,即(一)「凡在報館從事編輯者,即為該報編輯人。不問曾否呈報警察官署,有無總編輯、分編輯或主任編輯等名稱,均應一體負責。蓋發行報紙原各有一定之目的,其在同一報館以同一目的從事編輯其責任本不可分。」(二)「一切文書圖畫,客觀上足使社會組織與其現狀因而動搖,或動搖加甚,即有害及公共安寧秩序之可能者,均在禁止出版之列。故止須其出版行為出於故意,而不必有妨害治安之目的及豫見。亦不必確已發生實害,且其文書體裁之為論說,為記述,以及編輯方法之為自撰,為轉載,或翻譯等類均非所問。」此兩點嚴重影響言論自由,顯然是北洋政府鉗制輿論之策。 \n 6月29日《晨報》透露: \n 《國民公報》案一審之後推事何班升官,檢察官華國文晉級;二審撤銷原判,諭示無罪後,推事單毓華次日即被陷遭逮捕,檢察官周衡與審判長葉在均於3個月內受到壓迫去職;而提上訴之高庭檢察長表示係受司法總長指示行事。可見腐敗政府干涉司法,自民初北洋時期已然。但也有少數法界人士如劉崇佑律師,周衡檢察官與葉在均審判長等,不懼惡勢力,以維護法律正義與尊嚴。3人也因而成為好友,後曾在天津合辦法律事務所。 \n (全文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