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孳息他益的搜尋結果,共05

  • 企業孳息他益信託收益 要課稅

     財政部台北國稅局表示,公司組織的營利事業,因孳息他益信託取得的股利淨額或盈餘淨額,應計入所得課徵營利事業所得稅,其所含的可扣抵稅額,不得計入股東可扣抵稅額帳戶餘額。若未依規定申報營所稅,則會被國稅局處連補帶罰處罰。 \n 官員說明,依《所得稅法》第42條第1項規定,公司組織的營利事業因「投資」國內其他營利事業,所獲配股利淨額或盈餘淨額,不計入所得額課稅,其可扣抵稅額則依同法第66條之3規定,計入股東可扣抵稅額帳戶餘額。 \n 不過,個人若將投資股權交付信託,約定本金受益人為委託人,孳息受益人為公司組織之營利事業,則該營利事業因「信託」取得孳息收益,實非其投資所獲配股利淨額或盈餘淨額,應併入營利事業所得課稅,其所含可扣抵稅額,不得計入股東可扣抵稅額帳戶餘額。 \n 官員舉例,近來查獲轄內一案例,即A公司2014年度取得甲君受託信託財產專戶的股利淨額259萬7,136元,經查閱信託契約書後,發現其信託態樣為「本金自益,孳息他益」,故甲君將其持有的股票交付信託,約定本金的受益人為甲君,孳息的受益人為A公司。 \n 然而,A公司身為受益人,卻未將此孳息他益信託取得的股利淨額計入「其他收入」申報所得課稅,違反上開規定,致漏報所得。 \n 因此國稅局依相關所得稅規定對A公司處補稅處罰,並將其獲配他益信託財產取得收益所含可扣抵稅額,自股東可扣抵稅額帳戶中剔除。

  • 股票信託孳息他益 當心稅更高

     父母想贈與子媳金錢,又想不繳贈與稅,方法弄錯了,可能繳交更多的稅金。高雄張氏夫妻不知聽了那位高人建議,簽訂「本金自益,孳息他益」的信託契約,將孳息他益的受益人之一指定為兒子開設的公司,遭稅官查獲,該受益的公司反而被課徵稅率較高的營所稅。 \n 身為父母的人,依現行遺產與贈與稅法規定,父或母每人每年都可以贈與220萬元給子女,免於課稅。如果超過此一限額,贈與稅的稅率也只有10%。 \n 但公司的營利事業所得稅率目前為17%;而且公司盈餘若配發股利,股東固然可獲發放股利,但股利所得仍應計入綜合所得,按所得課稅率級距繳納個人綜合所得稅。 \n 不過高雄市有一對張氏夫婦,分別將名下所持霖宏公司股票,信託交付予其長子與長媳,簽訂「本金自益,孳息他益」的有價證券信託契約,並以富軒投資公司為孳息受益人之一;而該投資公司的負責人正是張氏夫婦的長子。 \n 富軒投資公司99年度分別自張氏夫婦受託信託財產專戶,各獲配股利淨額合計219萬元;100年度各獲配股利淨額合計88萬元。 \n 富軒投資公司為經營投資有價證券業的營利事業。該公司申報99及100年度營利事業所得稅,但列報其他收入均為零元,股東可扣抵稅額帳戶變動明細申報表卻列報獲配股利總額所含的可扣抵稅額分別為99年度128萬元及100年度67萬元。 \n 該公司這種列帳方式,等於是自己露了餡;果然南區國稅局後來查到富軒投資公司獲配「股票信託孳息他益」的股利淨額99年度219萬元、100年度88萬元及可扣抵稅額99年度67萬元、100年度31萬元,不是屬該公司投資在國內其他公司所獲配的股利淨額及可扣抵稅額。 \n 南區國稅局於是將這些股利淨額更正核定其他收入,併入富軒公司各該年度所得額,課徵營所稅。 \n 換言之,如果按富軒獲配「股票信託孳息他益」的股利淨額99年度219萬元、100年度88萬元,兩年度合計為307萬元,若要以此一數字課徵營所稅,按稅率17%來算,就要繳逾52萬元稅款。

  • 股票孳息他益信託避稅 行不通

     股東利用他益信託方式規避稅負,近年頻頻傳出遭到國稅局查獲,並認定此種信託的孳息不是受託人管理信託財產所孳生,而是信託前就已發生而擁有的股息,不符以信託關係進行贈與的優惠規定,因此調整贈與稅額,可見這條避稅招數已經行不通了。 \n 鑫田投資開發公司代表人,即董事傅滌雲,日前就是以信託契約孳息他益信託方式,實質贈與受贈人,即其姐甥倆人,涉及規避稅負遭國稅局查獲,將他原先申報的贈與稅198萬元,調整改課贈與稅4,730萬元,前後相差近24倍,真是驚人。 \n 傅某當然不服,但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日前宣判,傅某敗訴;傅某若否服判決仍可上訴。 \n 傅某是在民國96年5月31日,與受託人鑫田投資開發公司(該公司代表人即傅某,但傅某為公司董事之一,並非董事長)簽訂1年期股票孳息他益信託契約,將傅某所有鴻海股票1,000張、新日興股票600張及新普股票1,000張為信託財產,以其姊及甥2人為信託孳息受益人,平均分配信託契約期間孳息利益。 \n 傅某隨後依信託關係得享優惠稅率的贈與方式,申報贈與總額為1,151萬元,併計贈與現金100萬元,經國稅局核定贈與總額1,251萬元,贈與淨額1,140萬元,應納稅額198萬元,傅某隨即繳清稅款。 \n 不過國稅局事後查獲傅某將訂約時可得確定盈餘,藉信託形式贈與其姊及甥2人,於是依實質課稅原則,就受益人傅某姐姐及甥等2人實際取得股利,認定為傅某對該2人的贈與,經重行核定96年度贈與總額11,327萬元,贈與淨額11,216萬元,應納贈與稅額4,730萬元,扣除已繳納稅額198萬元,應補4,532萬元。 \n 法院判決指出,傅某與公司所簽訂的信託契約中有關孳息他益部分,實質上係在該信託契約成立時,就已經附隨於自益信託財產的利益,而非信託契約訂立後,由受託人本於管理或處分傅某的信託財產所孳生,因此不能適用遺產及贈與稅法有關的優惠措施。

  • 股票信託課稅原則 急轉彎

     五區國稅局日前發出169張補稅單,每張稅單平均補稅額達1,000萬元以上,補稅主因是企業大股東慣用的股票信託「本金自益、孳息他益」方式,財政部發出解釋函令,針對事前已知道配發股息額度、才交付信託案者,將按照實質課稅原則,要求補稅,這次課稅原則急轉彎,估計影響到5,000多位大股東的信託,引發一陣譁然。 \n 信託公會表示,在股票信託架構中,若要求股利孳息贈予他人,在訂立信託契約當下,就須推定契約期間內,對可能孳生的股息課徵贈與稅。然在股息未確定前,稅法上會依股票價值,以郵局一年期定儲固定利率折現後之現值,繳交10%贈與稅。 \n 正因為股利孳息往往大於郵局一年期定儲固定利率,許多企業大股東都經此舉合法節稅。然而,財政部卻發出解釋令,若「孳息他益」信託契約簽訂之時,就已知配息時,就應依實際所得課贈與稅,不能再以郵局利率稅負較低方式課贈與稅,隨後五區國稅局更據此基礎,補稅令萬箭齊發,但不同點在於,以前的贈與稅率為50%,相較之下,差很大。 \n 經信託公會一再向財政部說明,財政部仍復以函釋,前揭函令係針對「藉信託之名、行贈與之實」之信託案件,按實質課稅原則處理。 \n 財政部此舉卻讓銀行業者及信託業者十分頭痛,面臨如何向被查核補稅客戶說明的難題,而針對如何解釋「知悉」及「具有控制權」,財政部並未有明確規定情形下,面對隨時可能翻臉的課稅環境,更談不上如何規劃新的業務方向。

  • 短期信託契約 需課稅

     南區國稅局13日表示,以短期信託契約方式,將預計獲配的高股利採孳息他益移轉所得,一律採實質所得原則核課所得,不過這項行政命令是財政部於6日才發布,6日以前簽訂的信託契約,免罰,但仍需補稅。 \n 國稅局指出,由於高股利配股讓許多人因此須繳交高稅率的綜所稅,許多金融機構就推出短期信託契約,不少公司大股東,於公司召開股東會或者董事會,確定當年度可獲配高額股利後,訂定股利孳息他益的短期信託契約,藉以達到分散所得規避個人綜所稅及贈與稅目的。 \n 財政部於6日以解釋函的方式,規範上述情況,委託人將被投資公司已明確或可得確定股息,以信託契約形式贈與受益人,應依實質課稅原則課徵委託人綜所稅及贈與稅,並明訂信託契約訂定日在該令發布日以前者,准予補稅免罰。而信託契約訂約時已明確或可得確定之盈餘,在受託人交付與受益人前,准予委託人撤回該部分的贈與稅申報。 \n 國稅局指出,許多公司大股東對公司決策具影響力,提早得知公司配股政策後,再簽訂孳息他益的信託契約,藉由公司盈餘分配,將訂定信託契約時該公司累積未分配盈餘,以信託形式為贈與並據以辦理贈與稅申報。 \n 由於該盈餘於訂定信託契約時已明確或可得確定,並非信託契約訂定後,信託受託人在信託期間管理受託股票產生的收益,則委託人以信託形式贈與該部分孳息,實質上等同委任受託人領取孳息再贈與受益人,依實質課稅原則,該部分孳息仍屬委託人所得,應於所得發生年度併入委託人所得總額課徵綜所稅;之後受託人交付該部分孳息與受益人時,則應依法課徵委託人贈與稅。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