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學習型助理的搜尋結果,共43

  • 高教工會:研究助理、獎助工讀生應納入勞健保

    高教工會:研究助理、獎助工讀生應納入勞健保

    高教工會今(11)日召開記者會,指出大專校院「學習型助理」與「負擔獎助學金工讀生」仍未包含在納保範圍內,疾呼政府應將兼任助理與獎助工讀生納入勞健保,對此教育部回應,後續將針對研究助理、工讀生一併檢討,是否有窒礙難行之處。 \n \n教育部於5月9日公布要讓「大學『教學助理』納勞健保」,台師大教授黃涵榆表示,即便教育部決定編列預算,繳納支付教學助理的勞健保費,若是不徹底廢除「分流制」,容許「學習型助理」與「附負擔獎助工讀生」繼續維持,「假學習,真勞動」的現況還是會持續存在,「教育部根本是放任大學為所欲為!」 \n \n高教工會指出,根據105學年度大專院校兼任助理人數數據來看,被歸到教學助理類型的人數,其實僅佔總體的5分之1不到,仍有高達5成的學生助理在現行的分流制度下,未能有完整勞動保障。 \n \n黃涵榆指出,針對教育部將大學教學助理納入勞健保,預計最快8月將提發2億多元,但目前有統計的教學研究助理人數,在106年12月的校務資料庫顯示中,教學助理共占19%,不過5萬多人,還有很多學生尚未被統計在內。 \n \n世新大學女大生高詩雯,2012年8月至2013年7月間於台灣師範大學擔任計畫研究助理,工作內容包括謄打訪談稿、搜集研究相關資料等協助教師研究工作,與專職研究助理的工作性質與內容並無二致,她在2017年根據《勞基法》第19條,請求台師大發給服務證明書,希望能進而確認僱傭關係,透過律師協助,以取得服務證明書。 \n \n不過,政大男大聲商建和在政大游泳池擔任救生員(工讀生),政大校方卻認定商同學的工作屬於學習型,可以不適用《勞基法》、勞保條例投保勞保。在商同學和律師的據以力爭下,法院已經認定商同學和政大之間存在僱傭關係,並要求政大支付積欠商同學的加班費和勞工退休金。 \n \n對此,高教工會訴求,學生擔任「研究助理」及「校內工讀生」(游泳池救生)皆非「教學助理」,即代表學生就是勞工,教育部應作出「兼任助理具從屬性」、「兼任助理是勞工」的認定,並立即全面廢除現行分流制度,讓全國大專院校學生兼任助理獲得均一的勞動保障。 \n \n教育部高教司科長曾新元表示,目前教育部已著手規畫,把教學型助理統統納保,後續也會與各所大學針對研究助理、工讀生一併檢討,是否有窒礙難行的地方。

  • 教長:大學TA全部改為勞僱型 中小學教師鐘點費拉平

    教育部長吳茂昆今天表示,現在國小老師的鐘點費和國中、高中不一樣,預計明年1月1日拉平;至於大學教學助理(TA),不再分「學習型」或「勞僱型」,今年8月1日或明年1月1日起,會全部認定他們是「勞僱型」,教育部會幫忙大學解決勞健保支出的問題。 \n \n教育部今天下午的部務會報中,吳茂昆說,現在國小教師的鐘點費每分鐘是6.5元,國中及高中是8元。教育部已跟行政院討論,將調整好預算,明年1月1日起,小學教師的鐘點費會拉到和國高中一樣。 \n \n此外,現在大學研究助理(RA)及教學助理(TA)均分成「學習型」及「勞動型」,「學習型」沒有勞健保、「勞動型」則有,但這種分法引起抗議,糾紛不斷。 \n \n吳茂昆說,以後「研究型助理」(RA)還是分「學習型」及「勞僱型」,要做論文的歸類為「學習型」,沒有做論文的則為「勞僱型」。 \n \n至於TA,現在「學習型」有3.7萬人、「勞僱型」有1.6萬人,總共5.3萬人。教育部高教司副司長朱俊彰表示,最遲明年1月1日將TA全部納為「勞僱型助理」,原本學校每年要負擔他們勞健保費用共2.5億元,改由教育部負擔。

  • 兼任學生助理無保障   要求教部並全面廢除「學習型助理」

    兼任學生助理無保障 要求教部並全面廢除「學習型助理」

    教育部去年訂定《專科以上學校獎助生權益保障指導原則》,讓各大學以「獎助生」名義,不用幫學生助理保勞、健保,引發爭議。各大專學生與勞權團體約10多人30日到教育部前抗議,呼籲教育部停止補助商業保險費用,改為補助勞健保費用,並全面廢除「學習型助理」。

  • 大學生抗議教育部開後門 規避兼任助理納保

    大學生抗議教育部開後門 規避兼任助理納保

    \n \n「校園工作真血汗,沒有勞保還要買。」10多位台大、清大等校學生今天上午到教育部前抗議說,教育部放任各大學濫用獎助生(學習型助理),卻不願意支持補助兼任助理的勞健保預算,讓學生勞動保障是看得到吃不到。 \n \n大學內的兼任助理分成兩種,一種是「學習型」,學校不用幫他們保勞健保;另一種是「勞僱型」,學校要為他們保勞健保。不過教育部也規定,兼任助理的工作如果與課程、論文、實習或畢業條件相關,則列為「學習型」。 \n \n台大工會、政大學生會及清大學生會等學生團體共10多人今天到教育部前開記者會,抗議106年「專科以上學校獎助生權益保障指導原則」,讓各大學以學習型助理名義規避為學生投保勞健保的義務。 \n \n清大學生會勞權小組成員、社會所學生林士豪表示,清大的教學助理工作與其畢業或課程無關,校方卻要求學生必須先花1580元修「教學實習課」,成為獎助生後,才能擔任助教工作,等於是「花錢買工作」。 \n \n政大傳播所碩士生徐子為指出,政大校方強制要求教學助理修習與其專業無關的課程,甚至准許無限次重複修習,已有許多助理重複修習類似課程5次以上,這樣做只是為了取得擔任助理資格,但這些課程都沒有實質教學內涵,只是用來規避勞健保與勞僱關係的「假課」。 \n \n台大工會秘書、歷史系學生楊量鈞說,不管是「學習型」或是「勞僱型」助理,做的工作是一樣的,但卻有不同的待遇,這不合理。根據106學年的統計,全國仍有超過一半、約16萬名學習型助理仍未獲得勞健保。 \n \n對於學生陳情,教育部長吳茂昆邀請他們進到會議室來談,不過這突如其來的大禮,學生不敢接受,他們寧願在外面嗆教育部,也不想跟吳茂昆面對面溝通。 \n \n教育部高教司科長曾新元表示,學校為教學助理開課,如果課程內容是循序漸進培養學生的核心能力,那是可以的;但若只是用來規避讓教學助理納勞健保,那就不行。教育部不排除調整「專科以上學校獎助生權益保障指導原則」,以避免學校走漏洞。

  • 學生兼任助理未納勞基法 高教工會批政府跳票

    學生兼任助理未納勞基法 高教工會批政府跳票

    大學學生助理納保爭議多時,高教工會今痛批,蔡英文政府跳票!蔡英文選前承諾將學生兼任助理納入「勞基法」,享有勞健保的保障,但至今全國仍有4萬多名的學習型助理,以及無數被校方硬凹「打黑工」的學生,缺乏勞動保障,放任大學成為「勞基法」的法外之地。 \n \n目前大學兼任助理分為學習型和勞僱型,但僅後者具有勞健保保障,兩者之間該如何區分,一直未有明確定義,造成大學端無所適從,因此教育部近日發布「專科以上學校獎助生權益保障指導原則」,將「學習型助理」更名為「獎助生」,並明確定義研究型、教學型和附服務負擔助學生3種。 \n \n高教工會青年行動委員會張宗坤痛批,教育部此舉根本是「換湯不換藥」,每一項重新定義的獎助生都與過去學習型助理的工作實質內涵相似,用學習、研究掩蓋掉學生勞動的事實,譬如說,教學型助理的確有知識上的學習,但後續所衍伸出幫教授改學生考卷等,就是實質的勞務。 \n \n張宗坤指出,只有少數情況可能符合教學型助理的定義,像是一些教育相關科系,要學生從事與專業養成有關的實習,因此學習型助理的比例應只佔約莫1成,但目前全國大專學習型助理卻遠比勞僱型多,分別是4萬人和2萬人。 \n \n張宗坤表示,蔡英文選前的青年政見白皮書「青年好政」中,在第二點第二項「提升大專校院研教助理的待遇」中明確指出,未來將「確認大專院校兼任助理的勞工身份,將學生兼任助理納入適用《勞基法》」,但一年多後的今天重新檢視此政策,根本形同跳票。 \n \n高教工會、台大工會、政大學生勞動權益促進部要求民進黨政府應落實選前承諾,讓實際進行勞動的兼任助理獲得保障,且教育部別再做宣示性的檢討,應全面停止甚至廢除「獎助生條例」,不該放任大專校院濫用學生勞動者。

  • 蔡政府最會溝通? 勞團批政府傾向資方

    新政府上任屆滿周年,高教工會總體檢蔡英文政府的高教與勞動政策,認為蔡英文不但沒有實現競選承諾,部分政策還出現倒退現象,表面上說是「最會溝通」的政府,骨子裡卻是「低度保障,高度放任,完全傾向資方」。 \n \n 高教工會研究員陳柏謙提出高教非典型勞動的退場三大問題,第一,去年10月政府將兼任教師切割,不具本職才適用《勞基法》,讓許多教師喪失工作權,最後政策大轉彎完全取消,改立《兼任教師聘任辦法》,但保障內容遠遠不及《勞基法》。 \n \n 其次,蔡英文曾說要將大專院校擔任兼任助理的學生納入《勞基法》,但陳柏謙指出,教育部修訂《專科以上學校強化學生兼任助理學習與勞動權益保障處理原則》,將學生兼任助理區分「學習型」、「勞雇型」,讓學習型助理無法獲得《勞基法》保障,甚至要把助理名詞刪除,改為獎助生,以規避納入《勞基法》。 \n \n 而教育部的《私立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條例》,更讓陳柏謙痛批圖利校董,4年內編列的50億元轉型及退場基金,但對如何安置教職員,毫無實質規範,對學生保障也缺乏,雖有增設撫慰金,發放條件與基準卻是交由學校自行決定。 \n \n 東華大學財經法律所教授張鑫隆指出,近1年來政府僅通過7件勞動政策相關法律案,佔總數的4%左右,且這些立法都只是修補國民黨時代的漏洞,但攸關勞動政策方向的重大法案,如派遣、勞動三法等,遲遲未見蹤影,「最會溝通,其實是沒有理念,兩面討好的政府」。 \n \n 世新大學社發所教授陳信行認為,民進黨是換湯不換藥的新自由主義,520之前支持每周兩例假,520後卻罔顧勞工權益,強行通過一例一休,從過去一年蔡政府的表現來看,民進黨還是會繼續推動新自由主義政策,貧富差距難以縮短,過勞現象依舊無解。高教工會指出,蔡政府若繼續以財團利益為優先,恐產生嚴重的社會後果。

  • 蛋洗公務員 高若想判拘20日

    蛋洗公務員 高若想判拘20日

     政治大學社會研究所學生高若想,去年7月要求廢除學習型助理的抗議中,冷不防在接受陳情的教育部專門委員王淑娟頭上捏爆雞蛋。台北地院認為,高女捨和平救濟管道不用,採捏破雞蛋在公務員頭上手段表達意念,實在不當。昨依侮辱公務員罪,判拘役20日,可易科罰金2萬元。 \n 對判決結果,王淑娟不評論,高則表示會上訴,她說,會捏爆雞蛋是對教育部的不滿。教育部表示,修正後的兼任助理相關辦法,會明確界定他們的工作和學習範圍,預計4月底公布。 \n 去年7月4日,高若想與多名大學生帶著雞蛋前往教育部抗議,訴求「學習型助理」已成各大學規避人事成本的代名詞,籲廢除「學習型助理」。 \n 教部當時派出高教司專門委員王淑娟接受陳情,不料高竟在王女背後自頭上捏爆雞蛋,蛋汁流滿王女頭髮、衣服,案經北檢依侮辱公務員罪將她起訴。 \n 北院審理認為,高女在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當場侮辱,事證明確,且藉蛋洗公務員表達政策訴求有違比例原則,認為她的行為如不嚴肅非難,無非鼓動抱持不同價值立場者,可以隨意破棄法治逕自訴諸暴力,而所辯稱行為是憲法保障言論自由可阻卻違法,並不可採。 \n 判決指出,審酌高雖然有為公共事務付出的執著,且不是基於私人利益而犯罪的動機,但竟於不具急迫、必要和最後手段的情形下,不由和平救濟管道,採捏破雞蛋在公務員頭上手段表達意念,實在不當。

  • 捏爆雞蛋辱教部官員 政大生高若想判拘役20日

    捏爆雞蛋辱教部官員 政大生高若想判拘役20日

    政治大學社會研究所學生高若想,去年7月要求廢除學習型助理的抗議活動中,冷不防在接受陳情的教育部專門委員王淑娟頭上捏爆雞蛋,案經檢方起訴,台北地方法院今(31)日,依侮辱公務員罪判高若想拘役20日可易科罰金2萬元。 \n去年7月4日,高若想與多名大學生帶著雞蛋前往教育部抗議,訴求「學習型助理」已成各大學規避人事成本的代名詞,若學生選擇有勞健保的「勞僱型助理」,每學期薪水則較「學習型助理」少6000至8000元,呼籲廢除「學習型助理」。 \n教育部派出高教司專門委員王淑娟接受學生陳情,不料高若想當著眾人面前,在王女背後自頭上捏爆雞蛋,蛋汁流滿王女頭髮、衣服。 \n爆蛋事件發生後輿論譁然,高若想事後道歉表示,「對於我個人的行為造成王專委個人覺得形象受辱我感到很抱歉。」聲明願意承擔法律責任。王淑娟也聲明,公務人員執行公務受到侮辱,自有司法機關究責,「如果她公開而且誠心誠意地道歉,我其實沒道理不接受。」 \n高若想案發後坦承所有客觀事實,但不認罪,認為此舉僅為表達政策上的訴求,屬於象徵性言論自由;檢察官認為,高若想在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當場侮辱,事證明確,且藉蛋洗公務員表達政策訴求有違比例原則,只能依法起訴。

  • 學生高若想蛋洗教育部專委 判拘役20天

    政治大學學生高若想抗議兼任助理納保爭議,在教育部高教司專委王淑娟頭上「爆蛋」遭訴。台北地方法院今天審結,依侮辱公務員公署罪判高若想拘役20天,得易科罰金,還可上訴。 \n 案件源於兼任助理納保爭議,有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等團體及學生團體主張「學習型」助理衍生出許多「假學習、真勞動」爭議,無法保障學生權益,要求教育部廢除「專科以上學校強化學生兼任助理學習與勞動權益保障處理原則」,回歸勞雇關係認定。 \n 多名學生去年7月4日到教育部抗議,教育部派出王淑娟接受陳情,但高若想卻在王淑娟頭上捏碎一顆雞蛋,導致蛋汁沾黏在王淑娟頭髮、衣服及手上。 \n 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調查後,認為高若想行為已涉犯中華民國刑法侮辱公務員公署罪,提起公訴。 \n 北院過去開庭審理時,高若想否認犯罪,也供稱當初與夥伴是想用雞蛋砸教育部,抗議違法政策,在王淑娟頭上捏爆雞蛋,是她的決定。 \n 高若想說,捏爆雞蛋的行為確有不禮貌,但她是針對教育部的政策,不是針對王淑娟,沒有要侮辱公務人員犯意。1060331 \n

  • 學團抗議教育部違背承諾 籲教學助理勞雇化

    學團抗議教育部違背承諾 籲教學助理勞雇化

    高教工會、台灣大學工會、政大學生勞動權益促進會等十餘人今到教育部抗議,痛批教育部以「不干涉大學自治」為由,放任各大學持續違法剝削教學助理,呼籲大學學習型兼任助理應全面「勞雇化」,比照勞工身份投保勞健保和計算勞退年資。 \n \n兼任助理納保問題爭議多時,教育部和勞動部分別頒佈辦法,要求各大專院校為有勞動之實的兼任助理和工讀生納勞健保,後續引發學生和大學雙方角力。 \n \n在工會和勞團的施壓下,教育部於今年8、9月,連續召開4場會議,重新檢討該項政策,並在9月20日的會議中做決議:「教學助理」原則上與學校是勞雇關係,而非「學習型」。 \n \n但政治大學勞動權益促進會成員呂冠輝指出,政大上個學期實施分流後,「勞雇型」助理薪資被縮減,許多人被迫選擇「學習型」,這樣的狀況不只存在單一學校,許多大學都有類似規定,政大校方也表示,下學期會延續此政策。 \n \n台大工會秘書長曾稚驊也表示,台大目前勞雇型助理有2349人,但7成是「黑數」的學習型助理,這正是因為教育部不嚴格定義,導致部分系所可以透過學習計畫書或開課等「造假」方式,聘用學習型助理。 \n \n教育部高教司科長吳志偉回應說,教學助理以勞雇型為原則,確實是教育部研議的方向之一,但並不是最終決議,還要再彙整各界意見;他也表示,未來仍會保留學習型助理,因為大學並非工廠或外面的企業,學生不完全是勞工。

  • 高教工會陳情 盼教學助理勞雇化

    高教工會十餘人今天到教育部陳情,呼籲將大學學習型兼任助理全面「勞雇化」,比照勞工身分投保勞健保和計算勞退年資。 \n 兼任助理納保問題引發爭議,教育部和勞動部分別頒佈辦法,要求各大專院校為有勞動之實的兼任助理和工讀生納勞健保,後續引發學生和大學雙方角力。 \n 高教工會成員蘇子軒等人認為,政府的規定引發許多「假學習、真勞雇」的現象,讓資方將剝削學生勞動者的行為就地合法化。他們特別針對大學中負責幫老師準備教學設備、點名、批改考卷、計算成績的「教學助理(TA)」,並非以自身學習為目的,勞務付出成果為學校所有,不該納為「學習型」。 \n 政治大學勞動權益促進會成員呂冠輝表示,政大上個學期實施分流後,「勞雇型」助理薪資被縮減,許多人被迫選擇「學習型」。這樣的狀況不只存在單一學校,許多大學都有類似規定。 \n 對此,教育部高教司科長吳志偉表示,教育部已於8、9月間召開8場座談會,邀請師生、校方代表討論,到時候會有明確方案出爐。 \n 高教工會質疑高教司長李彥儀曾承諾「教學助理以勞雇型為主」,吳志偉表示,教學助理以勞雇型為原則,確實是教育部研議的方向之一,但還要再彙整各界意見,目前還沒定案。1051223 \n

  • 捏爆雞蛋辱官員 政大生高若想遭起訴

    捏爆雞蛋辱官員 政大生高若想遭起訴

    政治大學社會所學生高若想7月間在要求廢除學習型助理的抗議活動中,冷不防在教育部專門委員王淑娟頭上捏爆雞蛋。王淑娟雖不願提出妨害名譽告訴,但台北地檢署認為,高女此舉已涉嫌屬非告訴乃論的侮辱公務員公署罪,且高女主張是言論自由表達方式、不願認罪,今日將高女提起公訴。 \n \n今年7月4日,高若想等多名大學生帶著雞蛋前往教育部抗議,訴求「學習型助理」已成各大學規避人事成本的代名詞,目前仍有18萬名兼任助理與工讀生未獲勞健保保障,若學生選擇有勞健保的「勞僱型助理」,每學期薪水則較「學習型助理」少6000至8000元,呼籲廢除「學習型助理」。 \n \n教育部當時派出高教司專門委員王淑娟接受學生陳情,詎料高若想當著眾人面前,在王女背後自頭上捏爆雞蛋,令蛋汁流滿王女頭髮、衣服,王女在警察保護下狼狽離開。學生隨後高喊「學習臭雞蛋,還給教育部」,朝教育部扔擲丟 大量雞蛋才結束抗爭。 \n \n爆蛋事件發生後輿論譁然,高若想事後道歉表示,「對於我個人的行為造成王專委個人覺得形象受辱我感到很抱歉。」聲明願意承擔法律責任。王淑娟也聲明,公務人員執行公務受到侮辱,自有司法機關究責,「如果她公開而且誠心誠意地道歉,我其實沒道理不接受。」 \n \n北檢分案偵辦後傳訊高若想說明,高若想坦承所有客觀事實,但不認罪,認為此舉僅為表達政策上的訴求,屬於象徵性言論自由;王淑娟出庭則說,雖然感覺委屈,但個人不提告。 \n \n檢察官認為,高若想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當場侮辱,事證相當明確,且藉蛋洗公務員表達政策訴求有違比例原則,但考量高若想為學生,且在校表現優異,本罪本刑最高僅6月,原考慮給予高若想緩起訴,但高女不認罪,只能依法起訴。 \n \n

  • 政大生蛋洗教部專委 原本可獲緩起訴

    政大社會所學生高若想今年7月在教育部抗議時,在高教司專委王淑娟頭上「爆蛋」惹議,北檢今天偵結提起公訴。據了解,檢方曾考量她為學生願給予緩起訴,但高若想始終未承認犯罪。 \n 兼任助理納保爭議延燒超過1年,有高教工會等勞團及學生團體,認為「學習型」助理衍生出許多「假學習、真勞動」的爭議,無法保障學生權益,要求教育部廢除「專科以上學校強化學生兼任助理學習與勞動權益保障處理原則」,回歸勞雇關係認定。 \n 今年7月4日在教育部抗議場合上,由教育部派出高教司專門委員王淑娟出面接受陳情,但高若想卻在她的頭上捏碎一顆雞蛋,黏稠的蛋汁沾在王的頭髮、衣服及手上,事後引起爭議。 \n 由於此舉已涉及刑法140條侮辱公務員公署罪,台北地檢署今天偵結,對高若想提起公訴。 \n 據了解,北檢原本考量高若想的身分為學生,希望她能有自新機會,有意給予緩起訴處分,但她接受偵訊時,僅承認「捏碎雞蛋的客觀事實」,但聲稱自己抗議的是「政策」而非專委,認為自己並沒有罪,是以象徵性言論阻卻違法,藉此闡述自己的訴求。 \n 另外,王淑娟事後接受檢方詢問時,僅表示感到「很委屈」,但未對高若想提出妨害名譽告訴,但也未表達原諒之意。而此爭議當時除了引起正反雙方論辯外,據了解,檢察長信箱也接獲不少民眾前來聲援這名專委,要求檢方徹查。1051108 \n

  • 「爆蛋」神隱10天後 政大生道歉:願負法律責任

    「爆蛋」神隱10天後 政大生道歉:願負法律責任

     大專院校兼任助理問題繼續延燒,包括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台大工會、政治大學學生勞動權益促進會等學生團體,昨上午前往勞動部抗議,並檢舉137所大專以各種名目聘任「學習型助理」。上周在教育部引發「爆蛋」事件的政大學生高若想也到現場,在神隱10天後,首度公開表示,如果此事造成教育部專門委員王淑娟個人身心受到傷害或屈辱,「我感到很抱歉。」 \n 對於高若想道歉,王淑娟表達3點想法,一、20歲以上成年人不管是不是學生,要對自己行為負完全絕對的責任;二、公務人員在執行公務過程中,受到不尊重或侮辱,自然會有公訴究責,相信司法警察機關或教育部對此事,皆會依法處置,維護公務員應有尊嚴;三、如果高若想公開且誠心誠意道歉,「我沒道理不接受」。 \n 「沒有要逃避,願意承擔所有的法律責任。」高若想說,爆蛋事件後,伙伴們基於保護她,也希望外界關心大專兼任助理議題,決定她暫不接受訪問,再露面是希望回到討論議題;會不會後悔做了「爆蛋」這件事,高若想表示,「事情都已經做了」,願意負擔相對應的法律責任。 \n 高教工會指出,教育部去年6月頒布「專科以上學校強化學生兼任助理學習與勞動權益保障處理原則」,定義學習型助理與勞雇型助理,並建立分流制度後,各大專院校甚至國家級的研究機構,耗費苦心生產出各種令人瞠目結舌的「兼任助理學習辦法」,任意擴大「學習」範圍,持續規避法律規範為勞工納保的職責。 \n 高教工會清查全台160間大學公開的網頁後發現,有137間大學以各種名目「公開」招聘「學習型助理」,該份工作並不提供勞保等相關保障、要求學生從事過往由兼任助理負擔的勞務,明顯已屬違法情事,要求勞動部針對公然違法的大學及研究機構全面勞檢。

  • 學生勞團抗議 要求勞動部落實學校勞檢

    (中央社記者余曉涵台北14日電)台大工會、高教工會及政大勞促會等學生團體今天到勞動部抗議,送交18位學習型助理個案的檢舉函,並要求落實學校勞檢。勞動部則回應,會依法儘速處理。 \n 教育部去年頒布「專科以上學校強化學生兼任助理學習與勞動權益保障處理原則」,當中定義學習型助理並建立分流制度,引發學生反彈,許多學生勞工團體紛紛抗議爭取自己權益。 \n 台大工會、高教工會及政大勞促會等學生團體今天也到勞動部前抗議,並送交18位學習型助理個案的檢舉函跟137間違法大學名單。 \n 學生助理勞權團體表示,清查全台160間大學公開的網頁後發現,有137間大學以各種名目公開招聘學習型助理,且不提供勞保等相關保障外,工作內容也是過往由兼任助理負擔的勞務。 \n 除此之外,學生助理勞權團體說,中央研究院、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國家衛生研究院等研究機構也用獎助生、自然人承攬等方式來規避雇主應負擔的勞保費用。 \n 學生助理勞權團體要求勞動部應該立刻組成專案小組,針對各大專院校進行勞動檢查,並對今天及未來他們檢舉的對象,要依法行政,不得以匿名檢舉無法取得資料為由拒絕處理。 \n 對此,勞動部勞動關係司爭議科科長金士平出面接下檢舉函,他強調了解學生勞團的訴求,會保障學生權益,個案也會依法儘速處理。1050714 \n

  • 爆蛋教育部官員 高若想終露面道歉

    爆蛋教育部官員 高若想終露面道歉

    大專院校兼任助理問題繼續延燒,包括台大工會、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政治大學學生勞動權益促進會等學生團體,今天上午前往勞動部,檢舉137所大專以各種名目聘任「學習型助理」。上周在教育部抗議時,曾在官員頭上捏爆雞蛋的政大學生高若想也到現場,在神隱10天之後,她公開表示,如果此事造成教育部專門委員王淑娟認為個人身心受到傷害或屈辱,「我感到很抱歉。」指沒有要逃避,願意承擔所有的法律責任。 \n \n高若想說,爆蛋事件後她的抗議伙伴們基於保護她、為了將對我個人的傷害降到最低,也希望外界關心大專兼任助理議題,因而決定不接受訪問,今天再露面是希望回到討論議題;10天以來他們接到不少謾罵,讓她對伙伴們很心疼,「我真的覺得很抱歉。」也因為個人的衝動,頓時讓兼任助理運動失焦甚至陷入僵局。 \n \n至於會不會後悔做了「爆蛋」這件事,高若想表示,「事情都已經做了,」她願意負擔相對應的法律責任。上周三王淑娟曾表示希望高若想能有「個人對個人的回應」和道歉,但高若想則認為,這是公共議題,只會在公開場合回應。

  • 爆蛋學生高若想道歉文:當兼任助理這些日子

    爆蛋學生高若想道歉文:當兼任助理這些日子

    在抗議學習型助理的抗爭活動中,於教育部官員頭上捏爆雞蛋、引發爭議的學生高若想,發表了道歉長文《我當兼任助理的這些日子》。 \n以下為全文: \n從上週一的行動我的一顆雞蛋開始,受到了全台灣的矚目。對於我個人的行為造成王專委個人覺得形象受辱我感到很抱歉。也要在此聲明我並沒有要逃避,願意承擔所有的法律責任。 \n \n我知道大家都很好奇,為何我這一週以來都沒有現身。是這樣的,我們(全國學生勞動組合)在第一時間決定,為了將對我個人的傷害降到最低,並重申我們的議題訴求、這個原來從沒被對焦的焦點,希望讓組織共同承擔,我暫時不受訪。但這一週以來,我的夥伴因為這顆雞蛋遭受到了無數電話或網路上的責罵,當然,我自己受的的謾罵也不會少,但主要是對組織夥伴很心疼。如果今天我的聲明能答覆大家的疑問,可以使大家聚焦在我們的議題,那我當然義不容辭。我也向組織夥伴致歉,讓大家接受這麼多媒體與民眾的騷擾,也對於支持兼任助理的所有人致歉,因為我個人的衝動,頓時讓兼任助理運動失焦甚至陷入僵局。 \n \n我個人的部分,我在政大擔任過行政工讀生、研究助理、現在做的是教學助理,一直以來都沒有勞雇身份,也當然沒有勞健保。從去年六月教育部與勞動部頒布兩原則,開始區分勞僱型與學習型助理開始,九月份時聘僱勞僱型助教的老師紛紛遭到副校長約談,副校長就表示政大的政策就是教學助理全面學習型。 \n \n政大要求所有的助教與老師簽下「學習型關係認定書」,說我們是「以學習為主要目的,不包含學習以外的勞動」。這明顯與事實不符,難到我在點名、架電腦與投影機、批改作業、計算成績時,都是以我自己的學習為主要目的嗎?我與同事,以及課程教師都不願意簽屬。從九月開始政大便以「未完成學習程序」為由,扣住我們的薪水,到了十一月底,都沒拿到薪水。 \n \n我們努力的與校方溝通,希望能找出解決辦法。我們舉辦了記者會抗議,也與相關行政人員、主管多次開會協商,我的同事、老師、系上主管、甚至課堂學生也一起向學校陳情。最後,學校答應了下個學期會實施教學助理的勞雇與學習型的「分流制度」,當然也為了薪水,我簽下了那份說謊的契約:「我,高若想,擔任學習型助理,以學習為主要目的,不包含學習以外的勞動」,這等同自動放棄勞保等相關法令保障。 \n \n後來,政大確實實施了分流制度,但勞僱型助教的薪水,會比學習型助教的津貼少了六至八千元一個學期。我以為我們好不容易爭取到了政大的助教能受勞基法所保障,沒想到還是一場空,我自己也在經濟壓力下選了學習型,再次簽下那份契約時,我幾乎是含著淚,我覺得自己彷彿被逼著出賣了作為勞動者的尊嚴。 \n \n我想任何一個受雇者,都不應該接受這樣的事情,不應該接受你的老闆在公司裡訂定違反國家法令的內規,剝奪你的勞動保障。我不確定這樣是否能讓大家稍微理解上週我們在教育部前的氣憤,教育部制訂「學習型助理」政策,就是這樣為學校打開了後門,讓全台灣所有在學校內工作的學生面對這樣的窘境。 \n \n我們今天記者會也已經指出,全台灣的大學是如何欺騙大眾,是如何對待一個為了生活費而在校園裡工作的學生,當然這個學生同時有著勞動者的身份。像是最近七天國定假日被砍的爭議,我們看到全台灣的雇主是如何透過規避法令、甚至是修改法令,與政府聯手欺負勞工,這就是我們現在的處境。 \n \n兼任助理和其他受雇者有著一樣的困境。我記得在爭取政大助教納保的過程中,有次政大校長周行一先生終於撥出時間與我們見面,校長對我說「如果教學助理改成勞雇型,我大可不聘你」。這樣來自老闆的威脅大家應該都不陌生,我們冒著失去工作的風險組織工會、爭取勞權,為的只是我們能受到勞動法令的保障。而這也是為什麼我仍選擇持續投入兼任助理運動,因為今天有任何人遭受不平等的對待,明天就會輪到我們自己,只有我們一起組織起來,站出來,才有改變的可能。 \n \n各位媒體朋友辛苦了,這一個多禮拜,兼任助理議題受到了從未有過的關注。關於我個人的討論已經耗費了太多社會資源,媒體本應該討論公共議題的,但假若因此社會大眾得以聚焦在全台學生助理被剝奪的勞動權益身上,假若真因為這顆蛋,而能夠得到社會多一點點注目,讓從未被注意過的兼任助理運動有多一些些成功的可能,我想這才是最難能可貴的事情,也是我現在最希望的事情。再次謝謝大家的關心。 \n \n

  • 蛋洗教部專員女學生:願意承擔法律責任

    蛋洗教部專員女學生:願意承擔法律責任

    日前蛋洗教育部官員的政大女學生高若想今天首度公開露面。高若想也親口對遭到蛋洗的官員表達抱歉,並強調願意承擔相關的法律責任。 \n 高若想說,如果當天的行為讓教育部專門委員王淑娟覺得個人受到傷害或是屈辱的話,她感到非常抱歉,她也不會逃避,接下來有任何的法律責任,她都願意承擔。 \n 高若想表示,全國學生勞動組合日前也針對此事發過聲明,她本人也認同這份聲明。她說,事情發生後的第一時間,經過跟組織討論決定她個人先不要受訪,一方面為了保護她個人,另一方面也希望外界聚焦學習型助理跟勞雇型助理的議題。 \n 不過,近日網路上跟生活上,高若想跟所屬的全國學生勞動組合都受到外界許多責罵或批評,高若想說覺得很心疼,因為她們關注這件事情4年多都無人聞問,但因為這件事卻罵聲一片。 \n 高若想強調,希望外界可以繼續關注助理納保的相關議題,不要讓運動的士氣因為這件事情受到影響。1050714 \n

  • 蛋爆官員事件 全國學生勞動組合聲明道歉

    蛋爆官員事件 全國學生勞動組合聲明道歉

    7月4日10多位全國學生勞動組合的大學生到教育部前要求廢除「學習型助理」,卻發生政大社會所學生高若想在教育部高教司專門委員王淑娟頭上捏爆雞蛋事件,引發軒然大波。全國學生勞動組今天晚間發表「對個人抱歉,向體制究責」聲明,正式向王淑娟表示歉意。 \n \n全國學生勞動組合聲明全文如下: \n \n我們從2012年開始爭取大學兼任助理勞動權益,希望學術生產體系中的基層學生工作者們,也能受到國家勞動法令的保障。日前(7/4)我們到教育部抗議,指出其「學習型助理」政策,正是將學生勞動者排除於勞動法令外的最大幫兇,並進行「學習臭雞蛋、還給教育部」的擲蛋行動。代表教育部出面回應的王淑娟專門委員遭到蛋淋,引起各界熱議。 \n \n使王淑娟專委感到個人身心受傷害,我們感到抱歉。我們可以理解王專委的委屈:去年(2015)6月,教育部頒布《專科以上學校強化學生兼任助理學習與勞動權益保障處理原則》為「學習型助理」的法源。在籌劃到頒布《處理原則》的過程,王專委就一直參與其中,為學生勞動者思考怎麼樣的制度設計才能給予妥適的保障、更多次舉辦校內說明會,細心與第一線校務行政人員溝通,解釋學習型與勞雇型助理分流相關事宜。 \n \n然而,我們也希望,看到這份聲明的記者朋友、高教產業內的教職員工生,以及關注該項議題的夥伴、所有的社會大眾,可以理解到:我們真正的訴求和主張,絕不能夠因此而打折或被任意曲解。在「學習型助理」政策下勞動權益受到侵害的學生工作者,他們的受傷、委屈,誰會為他們感到抱歉呢?在各大專院校校內的勞動現場現況,以及實際上給予28.3萬名兼任助理的「學習保障」並不如教育部想像得那樣充分,而是恰好相反地漏洞百出、更造成許多在上位者無法看到的惡果。 \n \n長期以來,教育部與各大學認為學生和助理在校內工作是「學校給的恩惠」,所領取的薪資像是「父母給孩子的零用錢」,因此不算是雇傭關係,各大學便能藉此規避勞健保支出等雇主義務與成本。教育部的《處理原則》中甚至明訂了「大專校院學生擔任屬課程學習或服務學習等以學習為主要目的及範疇之兼任研究助理及教學助理等,非屬於有對價之僱傭關係之活動者」,屬「學習型助理」,不在勞動法令保障範圍之內。 \n \n教育部早在兩年前就在研議「學習型」與「勞僱型」助理分流,當時我們早已經極力反對,無奈去年教育部仍然蠻橫決定實施,繼續為各大學開後門節省成本。接著,我們更無力抵抗來自行政院訴願會、監察院的打壓,使得我們在利用勞動檢查和檢舉糾正大學違法、要求落實勞動法令時,遇到重重阻礙。 \n \n我們認為,勞動與學習從來就不相衝突,教育部的「學習型助理」政策是一道狡猾的後門,讓長期違反勞動法令的各大學能輕巧合身地通過。學生助理因為缺乏勞動法令保護,校內打工遲發薪資情勢頻傳,面臨嚴重的經濟壓力。另外,根據高教工會統計,自1997年至今大專院校實驗室發生意外高達34起,當中確認導致學生兼任助理受傷的工傷案件高達10起、輻射外洩事件1起、致死案件3起。而校方竟然都以工傷者為「學生」非勞工而便宜行事、未幫其加保勞保。倘若我們早些爭取到勞工身份,或許這些工傷者就能得到較完整的職災賠償與撫卹…… \n \n2012年至今,我們數十次前往教育部、勞動部、行政院進行協商,協商不成只好拉起布條陳情抗議,也在立法院開記者會,我們也在台大、政大、師大、成大、陽明、世新、清大等校內努力與學校溝通意見、爭取同學支持。我們嘗試了各個陣地、體制內外的可能性,無奈教育部與各校方立場強硬、反覆敷衍打壓,我們取得的成果有限,社會關注也不多。我們渴望勞工身分能確認、受到勞基法保護,也期待進入國家的社會保險體系,這樣的呼聲,從來沒有得到教育部的正面回應,但我們會持續努力地呼喊下去。 \n \n全國學生勞動組合聯名團體: \n國立臺灣大學工會、政大學生勞動權益促進會、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東海大學工會、高教工會陽明大學勞權小組、高教工會師大分部、世新大學學生勞動權益行動小組、成功大學勞權小組、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學生會、國立政治大學學生會、國立政治大學研究生學會、國立中正大學學生會、清大勞動有查事:清大勞權小組、國立陽明大學學生會、臺灣大學研究生協會、臺灣大學學生會、輔仁大學學生會、國立臺北大學學生會、國立臺北大學學生議會、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學生會、中央大學研究生協會、中山放狗社、北大翻牆社、台灣北社。

  • 蛋洗官員惹議 全國學生勞動組合道歉

    兼任助理納保爭議延燒一年,學生勞團日前到教育部抗議時,政大社會所學生高若想在教育部官員頭上捏碎雞蛋,引起爭議。全國學生勞動組合今天發出聲明,強調「對個人抱歉,向體制咎責」。 \n 4日事發當天,高若想曾投書媒體,解釋舉動的緣由,但沒有直接寫出「蛋洗」的動作,也沒有道歉。但同行團體成員接受媒體採訪時,便已定調「對個人抱歉」,但不會為反對學習型助理的抗爭行為道歉。 \n 今天晚間,「全國學生勞動組合」發出聲明給媒體,強調「對個人抱歉,向體制咎責」。文中再次解釋當天抗爭的原因,並細數過去抗爭的過程。 \n 聲明中明確指出,「使王淑娟專委感到個人身心受傷害,我們感到抱歉。我們可以理解王專委的委屈。」也提到教育部規劃學習型助理政策時,王淑娟一直參與其中,多次舉辦校內說明會,細心與第一線校務行政人員溝通。 \n 王淑娟昨天在立法院受訪表示,可以理解學生的行為,但希望人和人之間互相尊重,仍能保持一定程度的禮貌,她也希望得到應有的對待(指道歉)。 \n 以下為聲明全文: \n 對個人抱歉,向體制咎責──全國學生勞動組合聲明2016.07.07 \n 我們從2012年開始爭取大學兼任助理勞動權益,希望學術生產體系中的基層學生工作者們,也能受到國家勞動法令的保障。日前(7/4)我們到教育部抗議,指出其「學習型助理」政策,正是將學生勞動者排除於勞動法令外的最大幫兇,並進行「學習臭雞蛋、還給教育部」的擲蛋行動。代表教育部出面回應的王淑娟專門委員遭到蛋淋,引起各界熱議。 \n 使王淑娟專委感到個人身心受傷害,我們感到抱歉。我們可以理解王專委的委屈:去年(2015)6月,教育部頒布《專科以上學校強化學生兼任助理學習與勞動權益保障處理原則》為「學習型助理」的法源。在籌劃到頒布《處理原則》的過程,王專委就一直參與其中,為學生勞動者思考怎麼樣的制度設計才能給予妥適的保障、更多次舉辦校內說明會,細心與第一線校務行政人員溝通,解釋學習型與勞雇型助理分流相關事宜。 \n 然而,我們也希望,看到這份聲明的記者朋友、高教產業內的教職員工生,以及關注該項議題的夥伴、所有的社會大眾,可以理解到:我們真正的訴求和主張,絕不能夠因此而打折或被任意曲解。在「學習型助理」政策下勞動權益受到侵害的學生工作者,他們的受傷、委屈,誰會為他們感到抱歉呢?在各大專院校校內的勞動現場現況,以及實際上給予28.3萬名兼任助理的「學習保障」並不如教育部想像得那樣充分,而是恰好相反地漏洞百出、更造成許多在上位者無法看到的惡果。 \n 長期以來,教育部與各大學認為學生和助理在校內工作是「學校給的恩惠」,所領取的薪資像是「父母給孩子的零用錢」,因此不算是雇傭關係,各大學便能藉此規避勞健保支出等雇主義務與成本。教育部的《處理原則》中甚至明訂了「大專校院學生擔任屬課程學習或服務學習等以學習為主要目的及範疇之兼任研究助理及教學助理等,非屬於有對價之僱傭關係之活動者」,屬「學習型助理」,不在勞動法令保障範圍之內。 \n 教育部早在兩年前就在研議「學習型」與「勞僱型」助理分流,當時我們早已經極力反對,無奈去年教育部仍然蠻橫決定實施,繼續為各大學開後門節省成本。接著,我們更無力抵抗來自行政院訴願會、監察院的打壓,使得我們在利用勞動檢查和檢舉糾正大學違法、要求落實勞動法令時,遇到重重阻礙。 \n 我們認為,勞動與學習從來就不相衝突,教育部的「學習型助理」政策是一道狡猾的後門,讓長期違反勞動法令的各大學能輕巧合身地通過。學生助理因為缺乏勞動法令保護,校內打工遲發薪資情勢頻傳,面臨嚴重的經濟壓力。另外,根據高教工會統計,自1997年至今大專院校實驗室發生意外高達34起,當中確認導致學生兼任助理受傷的工傷案件高達10起、輻射外洩事件1起、致死案件3起。而校方竟然都以工傷者為「學生」非勞工而便宜行事、未幫其加保勞保。倘若我們早些爭取到勞工身份,或許這些工傷者就能得到較完整的職災賠償與撫卹…… \n 2012年至今,我們數十次前往教育部、勞動部、行政院進行協商,協商不成只好拉起布條陳情抗議,也在立法院開記者會,我們也在台大、政大、師大、成大、陽明、世新、清大等校內努力與學校溝通意見、爭取同學支持。我們嘗試了各個陣地、體制內外的可能性,無奈教育部與各校方立場強硬、反覆敷衍打壓,我們取得的成果有限,社會關注也不多。我們渴望勞工身分能確認、受到勞基法保護,也期待進入國家的社會保險體系,這樣的呼聲,從來沒有得到教育部的正面回應,但我們會持續努力地呼喊下去。 \n 全國學生勞動組合聯名團體:國立臺灣大學工會、政大學生勞動權益促進會、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東海大學工會、高教工會陽明大學勞權小組、高教工會師大分部、世新大學學生勞動權益行動小組、成功大學勞權小組、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學生會、國立政治大學學生會、國立政治大學研究生學會、國立中正大學學生會、清大勞動有查事:清大勞權小組、國立陽明大學學生會、臺灣大學研究生協會、臺灣大學學生會、輔仁大學學生會、國立臺北大學學生會、國立臺北大學學生議會、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學生會、中央大學研究生協會、中山放狗社、北大翻牆社、台灣北社。1050707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