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學過的搜尋結果,共18

  • 侯佩岑穿PRADA早春新裝有個性 拿小包學過簡單生活

    侯佩岑穿PRADA早春新裝有個性 拿小包學過簡單生活

    女星侯佩岑14日受PRADA之邀演繹2019早春系列,鏡頭前,以較過往不同的妝容,呈現本季繽紛又有衝突感的兩套造型,並自稱滿足她外表看來文靜,卻喜愛個性單品的穿搭風格。 \n \n而早春推出的小巧Sidonie包款,也是侯佩岑票選的本季最愛。坦言以前愛用大包的她,常把襪子、整盒衛生紙等雜物隨意丟在包包裡,連兒子的蜘蛛人手套,都曾不小心被她帶出門。現在改用小包後,則會控制自己亂帶東西的壞習慣,只需帶上一條護唇膏、一盒補妝用的粉底、一根氣喘噴劑、一小袋面紙和錢包等必備物件,就能安心出門。 \n \n積極重返演藝崗位的她,最近更擔任綜藝節目《蒙面唱將猜猜猜》的固定嘉賓,每周台北、上海往返的日程,試圖在生活中找到「斷捨離」的平衡點。侯佩岑笑認私下對小孩、老公「盯很緊」,坦言工作現在對她來說,像是補充維他命,讓自己更有活力、更放鬆,也讓兩個孩子知道要為自己愛做的事情而努力。 \n \n本季,Miuccia Prada女士亦選擇帶回了她90年代的極簡風格,標誌性的幾何印花,運用在運動衫和高腰雪紡紗裙上,俏麗的皮革短裙綴飾荷葉邊於腰間,高彩度的色調,亦呼應著系列濃郁的復古風格。扁平的Sidonie小包是早春的主打款式,借用曾出現於2000年春夏系列的包型為基礎,結合品牌創立時製作旅行箱的金屬飾牌和扣環等細節,並賦以宛如女性身形的曲線,共同重申PRADA的工藝傳統,為整體營造具衝擊力的優雅視覺。

  • 創造就業機會 美國人學過沒有Made in China的日子

    創造就業機會 美國人學過沒有Made in China的日子

    美國總統川普對中國大陸的貿易戰不停止,專家表示,新的一波關稅本質上可說是對美國民眾課稅,使得美國人得花更多錢購買產品,但美國人支付的成本不會因此大幅提高,反而有助於找回因進口中國大陸產品而流失的就業機會。 \n美國人喜歡購買中國大陸的廉價玩具和鞋子給美國人的生活披上愉快外衣,「接管了美國」。這種依賴中國貨的習慣對美國消費者而言似乎不是好預兆。 \n分析師在7月發布的報告顯示,川普對2,000億美元中國大陸產品加徵關稅,規模相當於1.68%美國消費者支出;若川普威脅的關稅全數祭出,通膨率將因此攀升0.5個百分點。不過雖然美中貿易戰會造成通膨溫和上升,美中貿易戰可望有助於創造就業機會,不會導致美國民眾的日子難過,反倒廉價中國進口產品不利製造業創造就業機會。

  • 那些年我們學過的才藝 網友推這3項最受用

    那些年我們學過的才藝 網友推這3項最受用

    自從教改加入多元入學後,孩子學才藝成為父母的必要投資。但花了不少時間與精力,這些才藝到底對日後有無幫助,今(26)日一則問卦「你小學補過什麼才藝是最有用的」,引起網友熱烈討論。 \n \n一名網友在批踢踢po文問道,「你覺得學什麼讓你往後的人生最有影響或有所收穫?相反的,最沒用的是學什麼呢?」他列舉了美語、數學、作文、珠心算、芭蕾、鋼琴、古箏、直排輪、體操、籃球、小提琴、圍棋、游泳、烹飪、陶土、美術等才藝。 \n \n此PO文一出,紛紛勾起網友們學才藝的童年回憶。有人提到「心算超有用,很常被當人體計算機」;有人指出英文有用,「雖然現在英文超爛 但至少高中的時候因此讓我橫行一陣子」;有人則說「游泳超有用 可以健身 又不會忘記」「游泳,讓筋骨變柔軟」,網友最推珠心算、游泳、英文3項才藝。 \n \n而沒用的才藝學習是哪些呢? 「我補過唱歌,到現在還是找不到丹田…」「補過英文 理論上很有用 對我是完全沒用」「小學去做實驗 我媽說超貴 我覺得超沒用 現在也沒在讀」。 \n

  • 給你一對英語的翅膀-這些字你都學過,但為什麼就是看不懂

    給你一對英語的翅膀-這些字你都學過,但為什麼就是看不懂

     在英文裡,很多的單字同時具有名詞與動詞功能,當這些字夾雜在一大段文字裡,明明每個字都認得,可是放在一起就是看不懂。這個狀況是因為你不知道這個字有另外一個意思。當名詞作為動詞使用時,通常有兩個主要目的。第一,敘述簡潔。第二,意思精準。單字量達到一定程度時,進步的速度會趨緩,不妨用已經學會單字,重新用不同詞性找出第二層意思,讓你的表達的更像英文native speaker。 \n 1.water \n 名詞:水 \n I drink lots of mineral water. 我喝很多礦泉水。 \n 動詞:澆水 \n Could you water those plants for me? 可以幫我澆花嗎? \n 2.address \n 名詞:地址 \n May I have you address, please? 想跟你要個地址。 \n 動詞:說明 \n Please address your points properly. 請你詳述你的重點。 \n 3.function \n 名詞:功能 \n What is the major function of this product? 這個產品的最大用處是? \n 動詞:運轉 \n Does this machine still function well? 這部機器還能正常運作嗎? \n 4.phone \n 名詞:電話 \n I don’t have a mobile phone. 我沒有手機。 \n 動詞:回電 \n Could you phone me back? 回撥給我嗎? \n 5.joke \n 名詞:玩笑 \n That’s a funny joke. 那個玩笑很有趣。 \n 動詞:開玩笑 \n I like to joke around with people. 我喜歡對別人開玩笑。 \n 6.access \n 名詞:門路/途徑 \n Where is the access to get into the building. 哪裡有到大樓的通道? \n 動詞:取得/存取 \n How can we access those candidates data? 我們要怎麼取得這些人員資料? \n 7.impact \n 名詞:衝擊 \n Any of our manager’s wrong moves will have a big impact on our company. 主管任何錯誤決定都會對公司帶來很大衝擊。 \n 動詞:影響 \n The move is not expected to impact any employees in this company. 公司搬家並不會對任何員工有所影響。 \n 8.pack \n 名詞:一批/一套 \n Here is your employee contract pack. 這個是你的員工合約守則。 \n 動詞:打包/包裝 \n Please pack your luggage properly. 請把你的行李妥善打包好。 \n 世界公民Weekly \n 由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 拼錯泰國國名 蔡正元酸蔡英文:真學過英文?

    拼錯泰國國名 蔡正元酸蔡英文:真學過英文?

    蔡英文總統今天上午赴泰國駐台貿易經濟辦事處,向已故泰國國王拉瑪九世蒲美蓬致哀,竟發生將泰國英文國名Thailand寫成Tailand一事,挨批太失禮。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在臉書酸蔡英文「真的學過英文?」 \n \n蔡英文誤寫泰國英文國名,引來許多人批評。其中蔡正元便在臉書問蔡英文真的學過英文嗎?更狠酸蔡英文難道沒有讀稿機也不會寫了?「拜託蔡英文把英文學好一點嘛!」 \n \n草協聯盟發起人徐巧芯也發文表示,蔡英文身為國家元首,寫這樣的致哀信本是美意,卻把國名拼錯,真的有些失禮。徐巧芯說蔡政府口口聲聲說要推動新南向政策,重要外交信函卻發生這樣疏失,蔡總統幕僚竟然也沒發現,真的應該檢討。 \n \n另外,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李明賢PO文說蔡英文拼錯泰國英文國名豈是中華民國總統能有的疏失?批蔡英文該自我檢討,「新南向政策拚到哪裡去了?」 \n \n \n

  • 楊渡》另一種凝視-生死這一課,我們何曾學過?

     前不久為了《台灣文學朗讀》訪問奚淞,談及他的創作,是緣於母親生病之際,他一個人面對死亡,驚慌失措,只能手繪觀音,掛在母親病床之前,讓插管而無法言語的母親可以看見,感到安心。 \n 他說,那觀音像一掛上去,彷彿整個病房的氣氛都改變了。護士會來問:啊,是你的兒子畫的?這觀音真好啊…。人與人,彷彿不需要言語就有了一種互相感知的情感,眼神與微笑都可以安靜交流。這觀音畫像陪伴他和母親走過最艱難的時光。 \n 他說出的剎那,我忽然想起自己的父親。父親由於阿茲海默症而逐漸失去記憶,最後因跌倒而住院,長期進出急診室醫院,那時他也是因為插著喉管而痛苦不堪,想到當初如果我懂得為他掛上一幅觀音畫像就好了。 \n 然而,我們都未曾準備好如何接受生死這一課,當它來臨時,我們才懂得那是何等的煎熬和掙扎。 \n 那幾年我常常半夜聽到電話就心驚,深怕是台中的母親打來告知父親有危險,快快趕回來。那些年有事出國,總是無法安心。有一回是剛下了飛機,和人才見面要談事情,就接到妹妹說父親病危,快快回來。還有一次是剛要去機場的路上,接到電話,我只能轉頭改訂隔天班機。 \n 然而,父親一直掙扎在生死的邊界。頭部跌倒的傷開刀稍稍好一點,肺部又有積痰,要插入抽痰。那是極為痛苦的過程,他無法言語,不斷掙扎。而我們不知道他能不能活下來,他想不想活下來。一切只能聽著醫生的說法,彷彿我們不應該放棄最後一線的希望,放棄會讓自己充滿罪惡感。可是這一線的希望,對他是何等的痛苦。 \n 最艱難的是我們不知道如何面對生死的抉擇。父親最後的階段,我們感覺他可能失去活下來的希望了,想拔管,可是,我們只是一個人,憑什麼決定一個人的生死?可是如果不拔管,他只是在受苦,我們憑什麼讓他受更多的苦? \n 我還記得,那些苦思而不得其解的日日夜夜,父親徘徊死生邊緣,而我也陪他在死生邊緣低迴。幾日之後,有一天早晨刮鬍子才發現自己頭髮忽然灰白大片。 \n 最後我只能靠著寫作,來對抗這生死之戰,讓父親的病苦折磨變成一種寫作的動力,讓我們沒有被那磨人的阿茲海默症的遺忘、麻木和死亡,所打敗,擊垮。 \n 今年春節回家,看著父親的遺像,我回想整個過程,竟有一種感恩之心。若非父親以他長年的磨難,不斷提醒我要對抗遺忘,我會這麼堅持地寫下來嗎?如果不是死亡的近身糾纏,長年的凝望著死亡一步步帶走父親那鮮活的生命,那一生奮鬥的記憶,我會如此悲哀無力,只能用寫作來對抗死亡嗎?而他拖得那麼長的時間,受了那麼多的苦,如果不是寫作,我能不能支撐下來? \n 去年的除夕之夜,我倒了一杯酒,去樓上祠堂裡獻給父親。往年他在病中,自是無法喝酒,現在既已脫去肉身,我便想像他仍可以喝酒了。於是奉上一杯酒,我獨坐4樓的祠堂裡,陪他小坐片刻,說一說話,一如我的祖母在祖父過世後,會在祠堂裡和他說話那樣。是那時候,我才想到,他用了他的病苦,教會我如何對抗遺忘與死亡。我焚香告訴父親,去年這書在台灣出版,今年也以《一百年漂泊》之名在大陸出版了,請安心吧。 \n 是哪一個作家說過的,「真正的死亡是你從人們的記憶裡,徹底被遺忘了之後,就真正死亡了。」而我和父親一起努力過,一起對抗了死亡。這才是他一直掙扎,徘徊在冥河邊緣,「流浪生死」的原因嗎? \n 然而,一個作家、一個藝術家可以用寫作、繪畫,學習面對死亡這一課,然而更多的人呢? \n 台灣逐步走向高齡化社會,大陸也一樣要由少數的年輕世代,承擔兩、三個世代的生死艱難,或許,我們該研究的不僅是長期照顧的社會福利制度,更需要的是從心理上學習面對生死這一課吧。(作者為作家) \n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喝酒過量,有礙健康!

  • 另一種凝視:楊渡》生死這一課,我們何曾學過?

    另一種凝視:楊渡》生死這一課,我們何曾學過?

    前不久為了《台灣文學朗讀》訪問奚淞,談及他的創作,是緣於母親生病之際,他一個人面對死亡,驚慌失措,只能手繪觀音,掛在母親病床之前,讓插管而無法言語的母親可以看見,感到安心。 \n他說,那觀音像一掛上去,彷彿整個病房的氣氛都改變了。護士會來問:啊,是你的兒子畫的?這觀音真好啊…。人與人,彷彿不需要言語就有了一種互相感知的情感,眼神與微笑都可以安靜交流。這觀音畫像陪伴他和母親走過最艱難的時光。 \n他說出的剎那,我忽然想起自己的父親。父親由於阿茲海默症而逐漸失去記憶,最後因跌倒而住院,長期進出急診室醫院,那時他也是因為插著喉管而痛苦不堪,想到當初如果我懂得為他掛上一幅觀音畫像就好了。 \n然而,我們都未曾準備好如何接受生死這一課,當它來臨時,我們才懂得那是何等的煎熬和掙扎。 \n那幾年我常常半夜聽到電話就心驚,深怕是台中的母親打來告知父親有危險,快快趕回來。那些年有事出國,總是無法安心。有一回是剛下了飛機,和人才見面要談事情,就接到妹妹說父親病危,快快回來。還有一次是剛要去機場的路上,接到電話,我只能轉頭改訂隔天班機。 \n然而,父親一直掙扎在生死的邊界。頭部跌倒的傷開刀稍稍好一點,肺部又有積痰,要插入抽痰。那是極為痛苦的過程,他無法言語,不斷掙扎。而我們不知道他能不能活下來,他想不想活下來。一切只能聽著醫生的說法,彷彿我們不應該放棄最後一線的希望,放棄會讓自己充滿罪惡感。可是這一線的希望,對他是何等的痛苦。 \n最艱難的是我們不知道如何面對生死的抉擇。父親最後的階段,我們感覺他可能失去活下來的希望了,想拔管,可是,我們只是一個人,憑什麼決定一個人的生死?可是如果不拔管,他只是在受苦,我們憑什麼讓他受更多的苦? \n我還記得,那些苦思而不得其解的日日夜夜,父親徘徊死生邊緣,而我也陪他在死生邊緣低迴。幾日之後,有一天早晨刮鬍子才發現自己頭髮忽然灰白大片。 \n最後我只能靠著寫作,來對抗這生死之戰,讓父親的病苦折磨變成一種寫作的動力,讓我們沒有被那磨人的阿茲海默症的遺忘、麻木和死亡,所打敗,擊垮。 \n今年春節回家,看著父親的遺像,我回想整個過程,竟有一種感恩之心。若非父親以他長年的磨難,不斷提醒我要對抗遺忘,我會這麼堅持地寫下來嗎?如果不是死亡的近身糾纏,長年的凝望著死亡一步步帶走父親那鮮活的生命,那一生奮鬥的記憶,我會如此悲哀無力,只能用寫作來對抗死亡嗎?而他拖得那麼長的時間,受了那麼多的苦,如果不是寫作,我能不能支撐下來? \n去年的除夕之夜,我倒了一杯酒,去樓上祠堂裡獻給父親。往年他在病中,自是無法喝酒,現在既已脫去肉身,我便想像他仍可以喝酒了。於是奉上一杯酒,我獨坐4樓的祠堂裡,陪他小坐片刻,說一說話,一如我的祖母在祖父過世後,會在祠堂裡和他說話那樣。是那時候,我才想到,他用了他的病苦,教會我如何對抗遺忘與死亡。我焚香告訴父親,去年這書在台灣出版,今年也以《一百年漂泊》之名在大陸出版了,請安心吧。 \n是哪一個作家說過的,「真正的死亡是你從人們的記憶裡,徹底被遺忘了之後,就真正死亡了。」而我和父親一起努力過,一起對抗了死亡。這才是他一直掙扎,徘徊在冥河邊緣,「流浪生死」的原因嗎? \n然而,一個作家、一個藝術家可以用寫作、繪畫,學習面對死亡這一課,然而更多的人呢? \n台灣逐步走向高齡化社會,大陸也一樣要由少數的年輕世代,承擔兩、三個世代的生死艱難,或許,我們該研究的不僅是長期照顧的社會福利制度,更需要的是從心理上學習面對生死這一課吧。 \n(作者為作家)

  • 阿喜手語卡卡學過就忘 唐從聖自嗨湊團「喜從天降」

    阿喜手語卡卡學過就忘 唐從聖自嗨湊團「喜從天降」

     公視《聽聽看》為慶祝第800集,舉辦「寶島好手-全國手語歌大賽」,邀唐從聖與阿喜主持。唐從聖搞笑邀公視幫兩人開新節目,連名稱就想好了,「就叫『喜從天降』!」 \n 阿喜去年為活動宣傳苦練手語,回憶當時情況,自嘲有肢體障礙,痛苦說「學了新的就忘了舊的」。唐從聖在學生時期曾學過簡單的手語,之前要出專輯《雙從人格》時,竟然有朋友搞笑建議他:「不要用唱的,出手語歌就好!」 \n 唐從聖最近忙排練舞台劇《暗戀桃花源》,每天都要花12小時排練,但他仍抽空寫歌創作,只是這回他說是幫朋友寫的。

  • 美家庭領養陸童 學過春節好暖心

    美家庭領養陸童 學過春節好暖心

     全球各地,漸多老外學會在中國新年敲門拜年、送紅包,在除夕吃象徵團圓的水餃,在正月十五一起搖元宵。熱鬧的新年氣氛延伸到全世界,不但擴大中華文化的影響,也為全球華人增添不少溫暖。 \n 春節期間,除了大陸在全球各地滿檔的演出活動,加拿大、南韓、日本等30多個國家也發行猴年紀念郵票。大量國際知名企業和品牌紛紛推出春節主題產品,中國春節文化元素受到全球創意設計行業的青睞。近年來,隨著大陸綜合國力提升及海外華僑華人群體的變化,慶祝中國新年的活動也從小區域逐步擴散到整個社會。 \n 「美國主流社會很重視我們的春節大遊行,他們喜歡舞龍舞獅和其他富有中國春節元素的傳統文化。」洛杉磯中華總商會會長莊佩源表示,透過這些慶祝春節的活動,美國主流社會看到了中國的改變與發展,更加關心關注在美華僑華人。也讓移民之初感到孤單的華僑,如今透過「文化出境」,找到了更多來自故鄉的溫暖。 \n 另外,目前每年有數千個美國家庭從大陸領養孤兒,為了讓孩子不忘中華文化,這些家庭成了對春節最有興趣的群體。每當農曆新年,他們都在家裡布置中國特色的裝飾,如掛中國結、紅燈籠、貼春聯等,許多家長還給自己和孩子穿上中式服裝,對華人社區舉辦的各種新年慶祝活動也表現出異乎尋常的熱衷。

  • 學過CPR 男大生救同學一命

    學過CPR 男大生救同學一命

     「學校教過CPR,沒想到竟派上用場!」崑山科大電機系大一生李冠賢日前在課堂上遇到同學突然昏倒,以常識判斷立即執行CPR,及時在黃金急救時間將同學從鬼門關拉回,他說,以前不覺得學CPR很重要,今後將更勇於助人。 \n 在學期間,幾乎人人都學過心肺復甦術(簡稱CPR)救護技能,但大家或許沒想過有朝一日竟然會使用這項技能救人。 \n 李冠賢說,日前上課到一半,有同學疑似心因性問題,突然倒地不起,在等待醫護人員來之前,他立刻為同學進行CPR。他說,目睹同學昏倒當下,腦海浮現過去所學CPR畫面,儘管毫無經驗,但仍二話不說執行,校護人員之後也攜帶AED協助搶救,同學被送往醫院治療後,脫離險境,現已平安出院。 \n 李冠賢說,當天執行CPR步驟全憑之前所學進行急救,救人後,格外有成就感,為了讓自己能了解救護流程,打算積極參與校內安排的急救訓練研習,以備不時之需。至於接受急救後已痊癒的邱同學,則十分感謝李冠賢的幫忙,歷劫重生,也將加入學校衛生保健組志工行列,宣導「CPR+AED急救訓練」。 \n 崑山科大衛保組長洪美娟說明,學校十分重視緊急救護訓練,除設置「自動體外心臟電擊去顫器(AED)」,提供緊急救護外,為提高教職員生緊急救護應變能力,也定期辦理「CPR+AED急救訓練研習」,欣慰學生習得急救技術,不只自救也能救人。

  • 沒有學過跑步的小馬 可愛小碎步萌翻網友

    沒有學過跑步的小馬 可愛小碎步萌翻網友

    雖然動物們生下來後對環境的適應力要比人類強得多,往往出生後沒多久便可自行站立或是開始覓食,但有些事情可能還是要多加訓練,才能夠順利、流暢的完成。國外一則影片中的小馬,因為還不熟悉該如何慢跑卻急於跟上媽媽的步伐,結果就變成了令人噴飯的小碎步。 \n影片中只見主人牽起馬媽媽快步前進時,小馬也在後頭急急追趕,儘管速度大致能夠跟上,但是跑步的方式卻把網友萌翻了。原來小馬大概只懂得怎麼走,還沒有學過如何邁開步伐往前跑,快走要追上媽媽的結果,就是變成了可愛的小碎步,彷彿是在吶喊「媽媽等等我,我的腿還不夠長」。不過相信以牠的學習和適應能力,應該很快就能和馬媽媽一樣自在奔馳的。

  • 小朋友學過冬至  金門長老開講

    小朋友學過冬至 金門長老開講

    「冬至」祭祖慎終追遠,金門是全台唯一放「公假」的地方。賢庵國小今(17)日邀請長老開講宗族祭拜祖先和「吃頭」聯繫情感的地方習俗,並由家長指導小朋友製作「拭餅」、「搓湯圓」等應景食品,上了洋溢傳統風情的一課。 \n \n冬至又叫作冬節,是一年24個節氣中,氣候轉變的重要一日,也象徵走過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又平安度過一年。根據金門地方傳統習俗,各宗族聚落都會在宗祠、家廟遵循古禮隆重祭祖,感謝祖先庇佑五穀豐登,並由各房輪流負責「吃頭」會餐,聯繫血濃於水的宗親情誼。 \n \n當天,在金門公家機關服務的員工,均可請「公假」參加祭祖活動,這也是全台僅見,行之有年的慣例。 \n \n賢庵國小今年特別規畫系列活動,邀請沙美大老張延鑣、楊秀枝夫婦,與百餘位小朋友和家長開講冬至的傳統習俗,上了一課十分「金門」的鄉土教學活動。 \n \n校長陳為信、主任許雪芳等人並與家長們指導小朋友切菜製作「拭餅」和應景的冬至湯圓。只見小朋友興高采烈的搓個不停,篩盤上有大有小,一幅團圓、喜氣的好景象。 \n \n小朋友還學習「卜杯」請示祖先,挑起盛裝飯菜的大竹籃,虔誠祭祖祈福,中規中矩的模樣,讓一旁的師長們看得好開心。

  • 學過擒拿術 62歲勇伯奪刀制伏凶嫌

    62歲的陳姓老翁昨搭乘捷運行經江子翠站時,發現嫌犯在對向捷運殺人,立即衝向前並與其他人包圍嫌犯,嫌犯出刀向他砍來時,學過擒拿手的陳姓老翁,立即反手奪刀並壓制嫌犯,成為這次捷運殺人案中的大英雄。陳姓老事後謙虛的說當時沒想太多,只知道不能讓凶手跑了! \n

  • 學過哈姆立克 阿嬤救孫子一命

     一名學過急救技術的莊姓阿嬤發現孫子的喉嚨被異物梗塞,馬上指導女婿幫孫子進行哈姆立克法急救,因此救了金孫一命。 \n 台北市消防局今天說,台北市莊姓阿嬤在2月24日發現10歲的孫子,喉嚨疑似被異物梗塞,她想起前一天才在士林中隊後港分隊學習急救技術,於是立刻指導女婿幫孫子進行哈姆立克法急救,待救護人員到達現場後,梗住的異物已排出。 \n 莊姓阿嬤說,因為曾跟里長至分隊參加包含異物梗塞、CPR等急救技術在內的「團GO-CPR」課程,因此救了金孫一命。 \n 消防局說,巧的是,執行這趟救護勤務的技術員剛好是教過莊姓阿嬤的授課教官,技術員也對阿嬤的認真學習留下印象。 \n 台北市消防局表示,希望藉由團GO-CPR計畫落實學習在地化,讓有興趣學習急救技術及常識者,可報名至分隊學習交流,擴展急救知識。1030313 \n

  • 攻贈品市場 許元國「傑作陶藝」叫座

     被文化部評鑑為「臺灣工藝之店」的鶯歌「傑作陶藝」,有別於一般陶瓷工廠,專攻贈品市場,光在今年就曾替總統就職大典、第八次江陳會等,製做精美的陶瓷贈品,多年來已在業界塑造出良好口碑。 \n 「傑作陶藝」的負責人許元國(見圖,新北市文化局提供),雖然世居陶瓷重地鶯歌,家族從事陶瓷相關產業已有三代,但很多人不知道,其實許元國本人從未學過作陶。許元國說,祖父在日治時代經營製瓦工廠,延續到父親這一代,不過父親在他八歲那年便早逝,導致家業一度中斷,工廠則租給別人使用。 \n 從來沒有學過陶藝相關技術的許元國,廿年前重拾家業,儘管他不會拉坏,也不會彩繪,但他選擇走另一條道路,將陶瓷產業轉變為文創產業。為了更了解這項產業,當臺北大學成立民俗藝術系後,他更是立刻報考,並成為一般生取得學位。 \n 起初,許元國將「傑作陶藝」作為類似藝廊般,供藝術家展售,隨後他調整做法,擔任「協調者」與「整合者」,從事設計發想,再轉交由下游工廠進行製作。「產業觀光化、陶瓷文化化」是許元國經營的宗旨,雖然自己並不直接生產,但也不擔心創意遭人剽竊,他認為腦子裡的東西,誰也拿不走,也就是所謂的「產業分工,智慧獨享」。 \n 如今「傑作陶藝」專門經營贈品市場,凡是政府單位、公司行號都是他的目標族群,歷年來,已幫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三任總統製作贈送給外賓的禮物,包括致贈教宗的「蓮花紋天球瓶」、給前美國總統柯林頓的「交趾祥獅」。 \n 今年「傑作陶藝」更是製作五二○總統就職大典致贈給各國特使的「金彩蝴蝶天球瓶」,以及受海基會委託製作第八次江陳會紀念酒瓶。此外,二年前上海世博會,更是受臺灣館委託,製作一系列小巧可愛的「天燈杯」,銷售超過一百萬個。 \n 許元國認為,過去產業大舉西進,而如今對岸物價不斷上漲,這是鶯歌陶瓷界浴火重生的好機會,業者應從行銷面加強著手,讓臺灣陶瓷界能重塑輝煌。 \n (新北市政府文化局廣告)

  • 國際研究-兒童時期學音樂 有助溝通學習

    國際研究-兒童時期學音樂 有助溝通學習

     栽培子女學音樂花費不低,日後能成為音樂家的則是鳳毛麟角,但根據發表於《神經科學期刊》的一項新研究,這種投資還是值得,只要小時候學過樂器,即使只學過一年,對於長大以後的溝通技巧仍然大有助益。 \n 這項研究以美國西北大學45名年紀和智商相仿的學生為實驗對象,依其音樂背景分為三組,一組是從未上過音樂家教班,一組(約9歲起)上過1至5年,一組上過6至11年。 \n 研究人員將電極黏貼於實驗對象的頭皮上,讓他們聆聽各種聲音並測量其腦波反應,聲音的震動先傳入耳朵,而後經由耳道傳到腦的顳葉加以處理。每個聲音的頻率不同,但實驗對象能夠完整聽到每個聲音的數目,也因其音樂背景而不同。 \n 實驗結果顯示,具有音樂背景的人,能聽到的頻率範圍更為寬廣,也更能分辨所謂「基本頻率」,這是讓人在嘈雜場所仍得以聽清楚說話或音樂的依據。參與研究的美國西北大學教授克勞斯(Nina Kraus)說,這項研究顯示,短期音樂課程能夠強化一個人終生的聆聽與學習能力。

  • 養一家老小 陸配拚當街頭藝人

    養一家老小 陸配拚當街頭藝人

     桃園縣第六屆街頭藝人甄選活動,廿二日在展演中心前廣場舉辦,超過百組參加甄選者秀出才藝,希望成為街頭藝人的一分子。持有大陸福州市演員證的大陸配偶薛殷英,喪夫後自立自強,學過聲樂的她希望這次能中選,將來擔任街頭藝人走唱養家活口。 \n 縣府文化局表示,桃園縣辦理街頭藝人甄選邁入第六屆,目前已有一六四組「合格」的街頭藝人。今年又有一一五組報名甄選,分為表演藝術、視覺藝術及創意工藝三大類別,包括懸絲偶、街舞、棉花糖拉絲秀、樂器自彈自唱、造型氣球、故事演說等。 \n 甄選者中,有夫妻檔連袂參加展現默契,也有兄弟檔分別報名較勁,今年首次出現原大陸籍、現來台依親的甄選者—薛殷英。她十三年前嫁來台灣,六年前台灣丈夫過世,她有福州市文化局頒發的演員證,且學過聲樂。 \n 「我對表演有興趣也有專業,盼能靠這賺錢養家!」薛殷英說,除走唱演出外,她也打零工餬口,她不僅要養父親,還得照料孩子,經濟壓力大,聲樂是她的興趣,若能靠興趣巡迴桃縣演出,再好不過。 \n 文化局指出,目前縣內共開放超過五十個街頭藝人展演場所,包括石門水庫風景區、大溪橋、南崁溪水岸公園、慈湖雕塑公園、龍潭觀光大池公園等,昨徵選的地點展演中心周遭為藝文特區,大片綠地廣場,也是街頭藝人展現身手的好地方。

  • 舞獅5少年 惜緣作伙打拚

    治平高中高二某間教室,有五名學生曾經學過舞獅,因緣際會齊聚一堂,加上也曾學過舞獅的班導師陳順源,六人立誓要發揚這項鮮少年輕人接觸的傳統文化。 \n甫獲全國舞獅跳窗賽亞軍的張信元,八月受邀到廣東佛山比賽,因怕影響課業無奈缺席。身為「獅王」的他,幾乎確定考上台北體院動態藝術系,鑽研民俗體育。 \n張信元國中時透過友人介紹,習得一身舞獅好本領。就讀治平後發現,同班的簡沛弘、周智邦、陳將峻、郭育儒也學過舞獅,而且都曾遭遇家長反對,或興趣與時下青少年相去太遠等困境。 \n別人流行網路遊戲或唱KTV,這五名少年卻浸淫於許多人視為落伍的傳統文化。剛好班導師陳順源年輕時學過舞獅,也曾遭遇過長輩反對的困境,最能體會這「五隻小獅子」的心情。 \n一大五小利用課餘練舞獅,輕鬆拿下全校才藝競賽冠軍。電機科主任劉生武對他們說,「我年輕時學過打大鼓」,這群獅友很意外,冥冥中聚集了一群傳統文化的愛好者。 \n「舞」藝高強的張信元靠舞獅甄試上大學,從國二到到高二,他已受邀演出超過兩百場,每年可靠舞獅賺取超過十萬元的零用金。另外像簡沛弘、郭育儒,也都參加校外的舞獅團體。率隊的班導師陳順源透露,「五隻小獅子」來自不同團體,因為技法、風格不同,起初常有意見不合,後來體會到知己難覓,默契愈來愈好,還相約未來一同打拚,把傳統民俗推向國際。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