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宇珍國際藝術的搜尋結果,共05

  • 陳啟基 中國金魚文化的領航者

    陳啟基 中國金魚文化的領航者

     在藝術品的花花世界裡,可說是種類繁多,且無時無刻環繞在人們生活中,而在這多如繁星的種類中,有種在我們周遭環境,習以為常,但不會特注意到的生活藝術─金魚。有「金魚鑑主人」美譽,也是公認金魚綜合性收藏及研究領域第一交椅陳啟基,在短暫過境台灣時接受本報專訪,熱情、毫不保留的細說金魚蘊藏的深厚歷史文化與無限魅力。 \n 為何鍾情於金魚?陳啟基表示,從小就已對金魚抱有莫大的興趣與無可救藥的癡迷,中學還自行組裝比他身高還長的大魚缸,而學校的生物課更開啟他對進化論浩瀚的知識,從中體認到物種的演變,發現生命的奇蹟。 \n 陳啟基說,我認為全世界最早的基因遺傳工程應該是金魚的演變,因為早在宋朝(或更早)已開展人類史上首個遺傳基因改造工程,把食用鯽魚的生物特徵締造成千變萬化的金魚百態,牠們從演化紅、黃等顏色,到單魚尾演化成二尾再分叉成四尾,再衍生各種型態、多采多姿的樣貌,著實令人嘆為觀止。他接著提到,雖然中國金魚的歷史可追溯到山海經,但真正有實物考證的是明朝時期。陳啟基舉例說,在1956年出土的明朝定陵中,孝靖皇貴妃生前穿的百子衣─「紅暗花羅繡『萬壽』字過肩龍百子花卉方領女夾衣」中就有金魚的圖案。衣服上覆蓋了二十多種遊戲,包括幾個小孩圍繞一個帶木托底座的陶盤玩金魚,此繡景如實的反映金魚已從土坑養殖(半家化)轉移至盤養(家化),象徵金魚文化的崛起,甚至連衣服上都有金魚養殖歷史的痕跡。 \n 聞名東西方的中國國粹 金魚成為世界的新寵兒 \n 陳啟基說,歷代帝王中乾隆對金魚是最情有獨鍾的,在清廷造辨處檔案即有記載,乾隆十四年曾下旨郎世寧在通景畫的魚缸內畫金魚。此外,還包括在臺北故宮珍藏的乾隆多寶盒托盤底座畫有金魚、乾隆派人寫真素描的金魚青花轉心瓶和霽藍描金轉心瓶,特別的是轉心瓶中金魚延展畫面的七條金魚,大部份是帶殘鰭的蛋魚,由此特徵可判斷出應為早期進化的蛋魚。此外,乾隆年間耶穌會修士甚至請中國畫師繪製手卷送與法國皇帝路易十六,內容含蓋當時一百多個品種的金魚寫真,此舉證明金魚在當時可謂受西方先進國家追捧的掌上明珠,是少數難得被西方世界認可的國萃。 \n 說到興起,陳啟基大方展示4/23在宇珍國際藝術展覽的「金魚收藏系列」部份精品,如現代著名的走獸花鳥畫家劉奎齡繪製的《金魚圖》,只見頭頂繡花,活靈活現的金魚悠遊在水中綠草之間,怡然自得;另外一幅2008年於香港佳士得拍得的清惲冰《魚藻圖》,惲冰畫風注重逼真寫實,造型生動傳神,本幅金魚注重陰陽向背,立體感十足,再通過作者靈動多變的用筆,把墨、色與畫中的形象完全融為一體。 \n 事實上,金魚在西方世界的吸引力有多大呢?根據文獻記載,最早英國軍艦把活體金魚送回國是1691年,而東印度公司把活體金魚送到法國則是1750年,但畢竟活體魚運抵歐洲實為不易,故帶有金魚圖案的陶瓷就變成了望梅止渴的代用品。陳啟基展示其收藏的《青花魚藻碟》表示,1750年荷蘭東印度公司商船離開中國後沉沒於印尼海域,直到1985年才被澳大利亞探險家Michael Hatcher發現。翌年,整船以陶瓷為主的寶物被送至阿姆斯特丹進行專拍。這場把沉睡在海底二百多年的陶瓷以時間囊的方式重現世人眼前的拍賣會轟動一時,而同款的《青花魚藻碟》更成拍賣圖錄的封面主角,去年臺北故宮推出郎世寧特展時還用此款金魚碟與郎世寧畫在琺瑯彩大碗內之金魚作比較,相互輝映。 \n 談完歷史演變後,陳啟基語重心長地指出,金魚是中國特有的、有趣的文化,外國人不太懂,只是因為金魚體態特徵非常有趣,導致幾百年前外國人就開始追求。然而這個以生命繁殖的方式去延續的國萃卻是很特別的,若經歷戰亂或社會動盪,金魚文化就可能會倒退,甚至滅絕。因此,實有必要將金魚進行有系統的整合。陳啟基說,他個人目前的整合工作包括大量的活魚攝影,把金魚的美姿及不下兩、三百品種的金魚記錄下來,配以文玩的搜集,從正面、側面,全方位檢視這個中國獨有的國萃。 \n 陳啟基強調,「在我的認知中,金魚是少數全世界都有認受性的中國文化,我們把過去的品種當基礎,再回頭看中國歷代是如何把玩金魚。此外,尤其在沒有相機的時代,人們只能把金魚的型態放進陶瓷、文玩裡,但是若沒有活的金魚就是空談。所以我的研究是從活體金魚開始,研究透徹後再來追求歷史典故,這樣實物和歷史片段才能結合。」而在這個觀念下,出版《金魚鑑》可說是陳啟基畢生對金魚知識的結晶,現今中國文化是全世界公認的瑰寶,每項文化都要有人來做時代的總結,自受文玩大家王世襄先生來函鼓勵及囑咐後,陳啟基更自覺有責任承擔這個使命,去傳承中國的文化。 \n 實物和歷史片段的結合 才能完整呈現金魚之美 \n 為了捕捉這位金魚大師的畫面,請他拍張個人照,剛好牆上掛著也是此展的作品。宇珍國際總經理張玉霞指出,金魚的拍品實在罕見,牆上這二幅分別為師從徐悲鴻之現代畫家吳作人的晚年作品《有餘圖》,畫中分別繪以二條鶴頂紅、墨龍睛與紅龍睛,腹部到尾鰭以淡墨層疊,背鰭與眼珠一筆到位,凸顯魚身立體感,搭配畫龍點睛般的鮮明色彩,充分表現金魚在水中悠然自得,可謂形神兼備。另一幅購至畫家楊善深本人的《貓窺金魚圖》更是難見的佳作,畫中的貓兒聳肩垂首,目光專注蹲伏於枝幹上窺視池中悠游的紅白珠麟金魚。楊善深以貓欲伸爪抓金魚,金魚卻未有所覺,仍怡然自得游覓於水中,表達令人驚心動魄、屏氣閉息的壓迫感。 \n 訪談到了結尾,想聽聽陳啟基說些金魚小故事。陳啟基笑說,用攝影捕捉金魚的優雅是興趣,也是基本功,他集結不下兩、三百品種金魚的美麗體態及游姿。但畢生最難忘的經驗莫過於「北京天壇公園北門」之國家養殖場。猶記第一次造訪國家養殖場還是透過公安引路才找到,場內培養及保存的全是當時國內的最稀有品種,能開開眼界已是天大的人情,然在特殊的安排下終能將稀有金魚容姿拍攝下來,只是沒想到那時的中國供電系統不穩,在拍攝尾聲突然斷電,在場方協助排除萬難下完工卻錯過關門時間。陳啟基微微搖頭說,時值嚴冬,瞥見五公尺高的鼓釘大門,頓時打消翻牆離開的念頭,只得在警衛室借宿一宿,此等的經歷亦算是魚癡的一大快事。 \n 陳啟基曾撰文表示,「活體金魚為此文化的根本,若忽視本體,又何談興趣呢?只有當一個人真正從心去喜愛金魚時,方能「談美」,指出中國文化對美的瞭解,不單停留在感官上,更把它提升至修養的層面去瞭解。陳啟基對金魚的執著、自許、與孜孜不倦,正是「借物觀心,物我兩忘」的最佳表述。對金魚藝術品有興趣的藏家或民眾不妨在4/23日前往宇珍國際參觀難得一見的金魚收藏品特展。

  • 靜波人生 嚴家淦紀念展

    靜波人生 嚴家淦紀念展

     儘管面臨古董市場不景氣的一年,紐約佳士得在今年5月及11月的春、秋拍賣會中,仍以畢卡索1955年油畫《阿爾及爾的女人》及莫迪亞里尼1917年油畫《側臥的裸女》,分別飆出1.79億美元及1.7億美元的成交價,接連創下近期全球拍賣價的新高,其中又以《側臥的裸女》買家、中國富豪劉益謙最受矚目,在在反應好的藝術品只會不斷被追捧,投資和藝術價值必成正比。 \n 11月6日開始,國立歷史博物館有場別具意義的紀念展:「靜波人生─故總統嚴家淦一百一十歲冥誕紀念展」。這場由嚴前總統四子顏雋泰提供珍貴展品,國立歷史博物館主辦,國史館、宇珍國際藝術等協助的紀念展,除了緬懷先人風範,表達無限追思外,對台灣藝術文化、人文發展而言極具深意及傳承的價值。 \n 展品兼具藝術與歷史價值 \n 嚴家淦先生(1905-1993),字靜波。在中華民國歷任總統中極具文人色彩,向來以博學多聞著稱,故有「於學無所不窺,無所不精」的美譽。1948年嚴家淦從上海來台灣時,諸多生活用品都置放在黃花梨木、紫檀木或以漆器製作的箱子,而生活嚴謹、規律的他會將自己的雅趣收藏及隨身物品置放於盒內,所以至今遺物仍保留完善。 \n 從藝術價值角度來看,此展有多樣雕工令人嘆為觀止的珍貴藏品,以《紫檀浮雕海水雲龍紋寶長方匣》為例,觀其雕功可發現工匠在雕刻時順著木之紋理仔細琢磨,意圖完美發揮紫檀木特有之紋路與色澤之美,盒邊雙龍乘著海水在雲中飛舞的模樣傳神而躍然,無處不充滿著美與力量的感覺,兼具歷史和工藝上的價值。 \n 大陸近年來紫檀木的價格飛漲,其材質堅硬細密,通常用來雕刻藝術品及製造傢俱,用紫檀製作的器物經過打蠟不需要漆油,表面就能呈現出綢緞般的感覺,因此有人說:「用紫檀木製作的任何器物都會為人們所喜愛。」而紫檀木非千年不能成材,其珍貴程度可想而知。台灣最近流行小葉紫檀的串珠風潮,加上《本草綱目》記載紫檀有止血、止痛、調節氣血的功能,也掀起一股穿戴風。 \n 此外,嚴家淦先生珍藏的黃花梨木傢俱以實用為主,像《黃花梨公文箱》古樸中帶有雅趣,側邊的表面圖紋形似山水亦似竹林相間,方正之間,人文風韻自顯。黃花梨木不僅在台灣頗受歡迎,在國際拍場的價格也迭創新高,今年三月紐約佳士得舉行的「錦瑟華年─安思遠私人珍藏」拍賣會中,一組四張的明十七世紀《黃花梨圈椅》,就以968.5萬美元的高價落槌。 \n 黃花梨木深受藏家喜愛的原因在於黃花梨木的木材特性非常穩定,不會輕易斷裂或變形,特別在韌性的表現上為木材之最,能廣泛的製作各式各樣的藝術品或家具。黃花梨木被形容是害羞的木材,本身會散發出淡淡、自然「降香」的味道,但是香味會隨時間慢慢的淡化,直到新切面出現之後才會再產生香味。此外,黃花梨木表面有時會呈現出各種有趣及豐富的表面圖案,故古人比喻紫檀木為成熟穩重的丈夫,而黃花梨木就是含蓄又帶點稚氣的妻子,相映成趣。 \n 觀展可回顧他的美好時代 \n 除了紫檀木和黃花梨木,嚴家淦也喜歡玉石,除了收集古玉、石頭、硯台等文玩,也喜歡集郵,並擅長書法,筆觸獨特,字體柔中帶剛,風格自成一派,與他同輩的青年都視嚴家淦為偶像。再加上因為對文物的雅好,嚴家淦和前中正國教基金會董事長秦孝儀、玉器研究的權威那志良先生,常常交換心得意見,情誼深厚。本次展覽也可以欣賞到不少鼻煙壺、印石、佛像、玉器,多為嚴家淦隨身收藏的雅趣之物,這些在藝術市場上被歸類為名家收藏,價值頗高。 \n 本次展覽另一個特色在於嚴家淦的攝影作品及收藏。愛國愛家的他不僅收藏各式相機,也會暗房技術、沖洗照片。在家庭聚會、出外踏青時,往往扮演攝影師的角色。馬英九總統參與開幕時指出:「嚴家淦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已經就開始拍照、收集相機,並且看嚴家淦拍照水準、取景的角度等等,儼然就是個當代的文藝青年。」此次也展出了嚴家淦生前所攝影的數張照片,雖為黑白照片,但仔細欣賞的絲毫不亞於彩色照片,尤其在營造傳統的民間生活上,黑白照片更能體現出其中之美。嚴家淦在展場展出的幾張照片中,多為他以前生活周遭所發生的事,讓觀展者感受當時政經環境與民生情境,濃濃的人情味中不失其張力與美感。 \n 宇珍國際藝術總經理張玉霞表示,「靜波人生─故總統嚴家淦一百一十歲冥誕紀念展」展到12/13日,展區內有嚴家淦數量龐大的攝影作品、文物、及書籍等史料,相信民眾透過這次展覽,可以好好回顧嚴家淦先生和屬於他的美好時代。

  • 激勵產業團結 中華文物藝術拍賣協會成立

    中華文物藝術拍賣協會今(11日)舉行成立慶祝酒會,首屆理事長、宇珍國際藝術董事長郭亨政表示,為替台灣藝術拍賣產業建立良性的拍賣平台及公平的拍賣制度,宇珍、金仕發、帝圖、富博斯、正德、門德揚、富德、德謙文化等拍賣公司及畫廊負責人,發起成立「中華文物藝術拍賣協會」,希望就藝術拍賣產業發展,規範出一套良性的市場規則。 \n \n文化部長洪孟啟表示樂觀其成,會在稅制、制度上推動,並希望帶動周邊經濟效益,讓拍賣不是單一活動,同時聯結文化展覽演出、博物館、文化旅遊、美食等。 \n \n郭亨政表示,藝術品產業在台灣扮演舉足輕重角色,但囿於稅賦政策與市場的紛亂,造成藏家、資金、藝術品等資源流失。中華文物藝術拍賣協會的成立,希望對內讓產業更團結,對外建立更有信譽的平台,激勵台灣藏家深根於台灣買賣,使台北成為世界藝術中心。 \n \n尤其如何群聚同業,共同舉辦藝術活動,形成市集效應,使台北成為世界藝術中心,仍有賴大家一起努力。再者,諸如簡化大陸藏家來台簽證手續及古董文物通關作業,均是協會未來會付出努力的課題。 \n \n中華文物藝術拍賣協會去年12月31日通過內政部審查正式成立,第一屆理事長為宇珍國際藝術董事長郭亨政,副理事長為正德國際藝術拍賣股份有限公司劉廷振,另有理事九人、監事三人,每二個月召開理監事聯席會議。

  • 蔡辰男珍藏8/28第2拍

     前國泰信託董事長蔡辰男舊藏的古玩珍品,因債務遭抵押了25年,今年6月時,由中央存款保險公司委託宇珍國際藝術第1次拍賣,當時最受矚目的「乾隆青玉螭龍玉璽」,拍得新台幣4億8250萬元。不過,因為還有145件未拍出,因此宇珍將於8月28日舉辦2拍。 \n 宇珍國際藝術指出,此次拍賣為第1次拍賣未拍出之作品,古董部份包括鎏金銅佛、石雕、銅器、玉器、錢幣等33件,當代藝術作品112件,合計145件。 \n 本次的145件藝術品,原則上以第1次拍賣訂價的8折起拍,宇珍表示,這將更具收藏投資效益,也是最後1次收藏國泰美術館及慶豐銀行珍藏的機會。因為本次未拍出之作品,將送回中央存款保險公司存放,未來恐再無機會於市場出現,。

  • 乾隆玉璽拍出4.8億台幣 寒舍董座買下

    乾隆玉璽拍出4.8億台幣 寒舍董座買下

     前國泰信託董事長蔡辰男舊藏的古玩珍品,因債務遭抵押,中央存款保險公司委託宇珍國際藝術昨天拍賣,其中最受矚目的「乾隆青玉螭龍玉璽」,傳出由寒舍董事長王定乾以新台幣4億8250萬元競標拍得。 \n 25年前蔡辰男為打造國泰美術館,陸續從歐、美拍場購藏書畫、骨董,1984年自紐約蘇富比以3萬3000美元的價格購入「乾隆青玉螭龍玉璽」。但是後來爆發「十信案」,蔡辰南將這批文物統統抵押給慶豐銀行。但慶豐經營不順,這批文物便由中央存保公司接手,並委由宇珍國際藝術在昨天舉行「國泰美術館塵封25年珍寶再現:慶豐銀行珍藏專拍」活動中再現 。 \n 昨天拍賣的55件珍玩中,「乾隆青玉螭龍玉璽」最受矚目。根據《乾隆寶藪》及現藏實物估計,乾隆一生刻製的寶璽達1800餘方。「青玉螭龍玉璽」印面是正方形,三螭龍鈕,以漢文篆書刻有「乾隆御覽之寶」6字,體量碩大,是目前所知器型最大的乾隆御覽之寶玉璽。它的青玉色澤通體勻稱,螭龍鈕中的螭龍神態威猛張揚。 \n 這件玉璽起標價為新台幣1200萬元,每次加價金額最少100萬元起跳;標價達到1億元後,加價金額則最少1000萬元起跳。經過多次競標,最後以4億8250萬元成交。宇珍國際藝術總經理張玉霞表示,「這件玉璽當年以3萬3000美元(約新台幣109萬元)購得」。相較昨天的拍價,26年間漲幅約442倍。 \n 由於乾隆玉璽受到藏家矚目,現場買家和電話買家都對該玉璽熱烈競價,最後成為拍賣會中最高價拍出的古玩;第2高價為明朝「鎏金銅雙層蓮座釋迦牟尼佛」,以3226萬元成交。昨天拍賣珍品中僅「清銅護法」流標,總計拍出金額為新台幣7億7273萬4000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