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守寡的搜尋結果,共17

  • 明朝最慘公主!才剛出嫁就守寡

    明朝最慘公主!才剛出嫁就守寡

    在大多數人的印象中,出生於皇室的公主們通常都過著養尊處優、被捧在手掌心疼愛的日子,長大後她們駙馬也幾乎都會挑選王公貴族之子,但在明朝卻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絕大多數的公主都會「下嫁」給平民,此舉雖然可以防範外戚做大,但也因此有許多想成為駙馬爺的平民會賄賂宦官,造成公主悲慘的婚後生活。 \n而其中最著名的例子便是永寧公主了,她是明神宗的親妹妹,當他當上皇帝之後,便將妹妹封為長公主,而永寧公主的婚事則交給了司禮監太監馮保負責,沒想到這個馮保卻與一名富商勾結、收受賄賂,將永寧公主嫁給了富商家患有癆病的兒子梁邦瑞,這件婚事就連被封為賢臣的首輔張居正也大力贊同,皇帝和太后自然也被蒙在鼓裡,沒有過多懷疑。 \n沒想到在成婚當天,梁邦瑞竟突然從鼻孔中流出大量鮮血,浸濕了婚服,整個人因為失血過多有些昏沉,幾乎沒有辦法完成婚禮儀式,而一旁的官員們卻也睜眼說瞎話,直呼這是掛紅吉兆。到了婚後,梁邦瑞還遭到太監、宮女的勒索與打罵,本就體弱的他根本承受不住,結婚不到兩個月就離世,而永寧公主也從此開始守寡,陰鬱地過完了人生剩下的12年,至死都不識閨房之事。

  • 古代寡婦有生理需求?靠一招解決

    古代寡婦有生理需求?靠一招解決

    在古時候觀念保守,女人除了要三從四德,跟了一個男人就得從一而終,喪夫也得守寡到死,但夜深人靜時,寡婦可能也會有生理需求,那該怎麼辦?清朝末年一名女子周瑩從18歲開始守活寡,到了晚年才公開她的妙招,讓現代人看了都覺得不可思議。 \n古代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可是女人就不一樣,她們如果和其他男人暗通款曲,就可能會被浸豬籠,一輩子接受其他人的異樣眼光;但在當時很多有錢的老男人喜歡娶年輕女子當妻子,男人過世後留下年輕妻子,這些女人非但不能改嫁還得打理家裡,照顧一家大小,在當代才算合格的女子。 \n不過,這些女人喪夫後不僅心裡很難受,生理上有需求也只能獨守空房,但清朝末年有一名女子周瑩,她17歲嫁了一名身體差的丈夫,所以18歲開始就守活寡,還持續這個狀態幾十年,讓人不禁好奇她如何解決生理需求。 \n周瑩在她晚年才告訴大家她用什麼方法走過這段過程,她提到每天會盡量讓自己早點睡著,如果睡不著時,會將幾百個銅板丟到地上,再一枚一枚撿起來,反覆做這些動作,身體疲乏就會有睡意,腦子裡就不會想到那些事情。 \n \n \n \n

  • 王滿嬌守寡20年沒想再婚 3年前歷經生死關頭

    王滿嬌守寡20年沒想再婚 3年前歷經生死關頭

    有國民阿嬤之稱的「滿嬌姨」王滿嬌曾演出《斷掌順娘》等知名戲劇,也曾參與電影《KANO》,她與導演丈夫余漢祥多年前結婚,然20年前余漢祥辭世,留下王滿嬌與兩人育有的一子一女,近日她接受專訪,坦言多年來從未想過再婚,也寧可一個人過生活,不願依賴打擾子女,她最近還培養出攝影第二興趣,生活相當多彩多姿。 \n據《自由時報》報導,守寡20年的王滿嬌因不願打擾兩個孩子,堅持獨立生活,喜歡到處遊山玩水充實每一天的她,今年才過一半,足跡已踏遍日本、北京、摩洛哥、緬甸等地,又因看到朋友拍出漂亮照片,好學的王滿嬌也激發出學習攝影興趣,除了加入社團跟大夥兒到處走實地學拍照,她也為學修圖重拾課本進修,將人生活得充實又燦爛。 \n然一個人生活的王滿嬌,也曾遇過生死關頭,報導中指出,她3年前莫名吐血,送醫照胃鏡都沒結果,還挨了400多針,家人一度收到病危通知,幸好最後才發現是因吞藥時沒服用開水,導致膠囊黏住胃壁出血,最後化險為夷,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 傳為完成亡夫生前遺願 鍾楚紅守寡永不再婚

    傳為完成亡夫生前遺願 鍾楚紅守寡永不再婚

    80年代叱吒風雲的超級女神鍾楚紅,昨應邀來台出席時尚晚宴,一身黑白色簡約晚禮服,襯托出「紅姑」的絕讚好氣色,根本看不出來她已經57歲,鍾楚紅被讚保養得宜、凍齡有術,讓她害羞直呼大家太客氣了,而在欣賞她的巨星丰采之餘,也讓人思考為何美麗的紅姑沒有再婚,盛傳這與她已過世的老公朱家鼎的遺願有關。 \n據《自由時報》報導,鐘楚紅與朱家鼎開始談戀愛,便漸漸淡出了演藝圈,婚後3年更是完全息影,光速退出華人電影圈,為的就是要好好扮演妻子的角色,陪朱家鼎遊山玩水,即便有人拿出重金請她復出拍戲,她始終不答應。 \n外傳當年紅姑嫁給朱家鼎,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生孩子,而朱家鼎在2007年因大腸癌過世,鍾楚紅傷心之餘,仍惦記亡夫的遺願,2年後她正式受洗成為天主教徒,堅持永不再婚,要將一生所有的愛,都留給老公朱家鼎一人。 \n

  • 她下嫁兩個月便守寡 終生不識男女之事

    她下嫁兩個月便守寡 終生不識男女之事

    皇帝的女兒,金枝玉葉,尊貴無比,嫁個好夫婿不成問題。但在明代,公主不許嫁達官顯貴,必須嫁到平民或低級官吏家中。對此,《萬曆野獲編》雲:「本朝公主,俱選庶民子貌美者尚之,不許文武大臣子弟得預,為慮甚遠。」目的很明顯,就是防止大臣成為皇親國戚後,繼而干政。當然,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有的公主若跟文武大臣子弟相好,非嫁不可,那怎麼辦?皇帝有辦法,即讓那些大臣退休,離開官場,回家當富豪。在這背景下,多數達官顯貴「以故詩禮世家、衣冠世冑,俱不願與王家結親」,以免中斷仕途,毀了家族的前途。這樣一來,一些家中富有的平民百姓便有機可乘,透過向宮裡管事太監行賄,就能把公主娶回家。永寧公主就是個例子。 \n \n永寧公主是明穆宗第四女,明神宗的同母妹妹,生於隆慶元年(1567年),到了萬曆十年(1582年),公主長到十六歲,到了擇婿的年齡。剛過完年,明神宗就讓司禮掌印太監馮保會同禮部張羅公主下嫁一事。消息一傳出,不少富家子弟躍躍欲試,各顯神通,最終「京師富室子」梁邦瑞被選為駙馬爺。二月二十一日,明神宗冊封胞妹為永寧長公主,於當日下嫁駙馬都尉梁邦瑞。 \n \n婚禮規格很高,永寧公主很興奮,但新郎官卻是個瘦骨嶙峋的病秧子,「其人病瘵贏甚」,被人攙扶著出來,鼻血不止,連拜天地的力氣都沒有。米已成飯,木已成舟,永寧公主含淚入了洞房。這麼一個病入膏肓,沒幾天可活的病秧子,怎麼就成了駙馬呢?《萬曆野獲編》載,梁邦瑞「特以大璫馮保納其數萬之賂」,故成了此事。 \n \n梁邦瑞病情嚴重,尚且不能自理,永寧公主婚後的生活可想而知。沒有床第的溫存,沒有蜜月的交歡,永寧公主守了活寡,在無性婚姻中煎熬。梁邦瑞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甫匝月遂不起」,四月十八日病逝。明代封建禮教森嚴,丈夫死後,妻子要貞烈守節,公主也不例外。此後,永寧公主寡居,「數年而歿,竟不識人間房幃事」,說她名義上是已婚婦女,但沒過一次夫妻生活。 \n \n永寧公主活了多少歲?《明史》載「永寧公主下嫁梁邦瑞,萬曆三十五年薨」,稱永寧公主是在丈夫梁邦瑞死後二十五年才去世的,而《萬曆野獲編》雲「嫠居數年而歿」,兩者相差太大。而據《永寧公長主壙志》記述,永寧公主「生於隆慶元年二月朔日辰時,至萬曆十年二月二十一日冊封為永寧長公主,下嫁駙馬都尉梁邦瑞。萬曆十年四月十八日邦瑞卒,萬曆二十二年六月初五日戌時公主薨,享年二十有八歲」,稱永寧公主在梁邦瑞死後十二年去世。 \n \n壙志撰寫於永寧公主死的當年,且出自知情人,這個記載非常可靠。壙誌中還稱,「公主蚤著淑稱,特膺寵渥,封號葬祭,存沒榮哀,即壽祉弗延,而芳魂可永慰矣」,對永寧公主表示了讚揚,讓人無語。十六歲下嫁,過了兩個月無性婚姻後開始守節,寡居十二年,終年二十八歲。作為一個鮮活的女人,最好的青春歲月孤苦淒涼,索然無味,永寧公主逝去後的芳魂可能永慰嗎? \n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滿清最後公主 年少守寡慈禧也禮讓

    滿清最後公主 年少守寡慈禧也禮讓

    固倫榮壽公主,是載入《清史稿》中的最後一位公主,她自小就跟隨慈禧太后生活,時間長達半個世紀,直到為慈禧送終。作為慈禧的養女和心腹,晚清宮廷中的內幕,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許多人和事,都是她曾經歷過的。榮壽公主本是恭親王的長女,七歲時被慈禧收為養女,在宮中長大,被人們稱之為大公主。 \n恭親王是慈禧的小叔,在辛酉政變中,出了關鍵性的幫助,使得慈禧開始了長達47年的統治。所以,榮壽公主得到慈禧的特別照顧。榮壽公主從小眉目老相,性格沉穩踏實,深得慈禧的疼愛,於是,榮壽公主七歲時,就被封為固倫公主,這也是特例中的特例。按照清朝的制度,由皇后所生的,才會封固倫公主;由嬪妃所生,封和碩公主。由此可見,榮壽對慈禧的特殊。 \n公主出嫁五年左右,額駙志端就因病去世,她17歲就開始守寡,沒有生育。據清宮老太監說:經常看到榮壽公主獨自在院子裡騎馬玩。慈禧看她年輕守寡,著實寂寞可憐,便把她接到宮中。慈禧自己也是年輕守寡,親王的女兒中,若有守寡而無子的,慈禧都會叫她們進宮裡來。在這些寡婦中,榮壽公主是最合格最本分的寡婦,孀居後,不穿任何花俏衣服,不做任何妝飾打扮。 \n其實,榮壽公主不是枯燥無能的人物,她沉靜低調,對慈禧一片忠心。皇宮是她從小生活的最最熟悉的地方,在複雜的後宮中,她眼觀六路,處事公允,喜怒不形於色。她是親王的女兒,慈禧的養女,熟知貴族和皇宮禮儀,王公大臣的夫人拜見慈禧太后,莫不先經過她的安排,就是外國使節的太太進,也需要她接待作陪。 \n慈禧非常信任她,也只有她,敢當面勸諫慈禧太后。民國建立之後,大公主深居簡出,但並未在社交場合消失,尤其是在滿清遺老的心中,她還是大公主,地位沒有絲毫改變。據說滿清倒臺後,不少生活無著的人去投奔大公主,她仁厚和藹,拿出一些本錢開銀莊做生意,收留和幫忙了不少人。榮壽公主於1924年去世,終年71歲。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13歲產子!14歲守寡!非洲可怕的「童婚」習俗

    衣索比亞一女子10歲時就奉父母之命成為了「兒童新娘」,13歲產子,14歲開始守寡。現在這名38歲的女子住在英國倫敦,飽受童婚之苦的她呼籲抵制這一做法。 \n這名叫Alemtsahye Gebrekidan的女子,從10歲起就結束了她的童年,成為了一名從未謀面的16歲男孩的新娘。13歲時,Alemtsahye 生下了兒子,但就在她14歲時,丈夫在衣索比亞內戰中喪生,從此Alemtsahye成為了一名寡婦。其實,這樣的現象並不罕見。世界健康組織的資料顯示,全世界每年約有1400多萬15歲以下的女孩被迫結婚,主要發生在印度、中東及撒哈拉以南的非洲。童婚帶來的傷害是巨大的,這些女孩過早結束了她們的童年,離開學校,並極易受到性傷害和感染,還有很多女孩死于難產。 \n聯合國人口基金會執行主席Babatunde Osotimehin說:「童婚是對人權的嚴重侵犯,阻礙了女孩的教育、健康和長期發展。」現在Alemtsahye獨自居住在倫敦,在一個名為「Girls Not Brides」的慈善組織工作,該組織旨在説明衣索比亞那些曾是兒童新娘的女子。

  • 迦納寡婦悲哀現狀 被迫與死去丈夫同眠

    迦納寡婦悲哀現狀 被迫與死去丈夫同眠

    在世界上許多地方,寡婦都會被認為是值得同情的。但在迦納卻並非如此,有時候會有人將這些婦女們丈夫的死因歸咎到她們身上,將她們趕出家門或者強迫她們經歷恐怖守寡儀式。許多迦納寡婦在丈夫死後會被家人拋棄,有時候她們不得不參加某些儀式來確保其丈夫能通往陰間。這些儀式各不相同,當地有些婦女曾在晚上獨自與其丈夫的屍體待在一起,甚至會飲下用丈夫指甲或頭髮做成的湯。 \nJoyce Akumaa Dongotey-Padi的工作正是與這些傳統作鬥爭,她的Mama Zimbi慈善基金已經幫助了迦納上千名寡婦,其中許多人在丈夫死後曾被家人扔在垃圾堆。她幫助女性從丈夫死去的陰影中走出,用錢幫助她們獲得教育並做生意,她還幫助她們再次獲得對未來的憧憬,她拯救這些絕望的女性。 \n74歲的Beatrice Adzo Addedet已寡居十餘年。她與丈夫一起在阿克拉居住了35年,曾一起在機場工作。她丈夫死後,夫家的人將她趕出去。她說:「沒有人幫助我,在這個國家成為寡婦是一件很羞恥的事情;這樣的事情太常見了。我丈夫死後,他的家人說每件東西都屬於他們的」。 \n迦納的守寡習俗非常可怕,有些女性被迫所在一個房間裡7天,只有少許能讓她活下來的食物,她們被告知如果她們不這樣做,她們的丈夫將無法進入陰間。少數女性選擇忍受她們的遭遇。Mama Zimbi基金還曾與其它的守寡儀式做過鬥爭,包括寡婦被鎖住房間裡與丈夫的屍體過夜,或者飲下用丈夫的指甲、牙齒或頭髮做成的湯。 \nMama Zimbi基金會將女性召集到一起,為她們提供貸款幫助她們做生意。基金會散發著一股正能量,她們沒有哀怨為何外界不幫助她們,她們幫助有能力的女性養活了自己,不論如何,她們都是迦納的英雄。 \n

  • 5字經譙守寡市長 女民代請託人事碰壁

    5字經譙守寡市長 女民代請託人事碰壁

     雲林縣斗六市代表會主席許百芳上周四在斗六市公所前,為一件人事請託案搞不定,涉嫌對市長謝淑亞飆罵「1字、3字、5字經」。機要秘書林聖爵數度攔阻情緒失控的許百芳,謝淑亞倒退走避,誇張的粗魯過程全被監視錄影器拍下,影帶外流引起譁然。 \n 事件發生在上周四早上8點50分,謝淑亞、許百芳、林聖爵一起站在公所前廣場,揮手歡送20個社區民眾坐遊覽車去參訪。 \n 粗魯行徑全都錄 \n 影帶畫面顯示,最後1輛遊覽車開走後,許百芳質問謝淑亞,謝一開始有回答,但許百芳暴怒開罵,林聖爵站在中間隔開2人。 \n 不久許百芳情緒漸漸失控,手不斷揮舞指著謝淑亞飆罵,身體暴衝狀似要打人,謝淑亞倒退嚕走避,林聖爵只得緊緊抱住許百芳,隔開2人,但許百芳依舊憤怒狂罵,對峙維持2分多鐘,直到謝淑亞拿手機拍攝為止。 \n 民眾譁然 市長痛哭 \n 事件發生時是上班時間,調解委員會、代表會、公所都有人出來看,耳聞粗俗飆罵內容,消息在網路傳開發酵,不少人為謝淑亞抱不平,14日100多名婦女代表到公所慰問,悶燒多日的飆罵事件掀開,謝淑亞為此痛哭。 \n 由於監視錄影帶沒有聲音,但有目擊者還原現場說,謝淑亞被幹譙「破X」、「X你娘」「臭XX」、「你是欠人X」等語,甚至指涉謝是寡婦更引起憤慨。謝淑亞15日出面證實傳言。 \n 她說,那些字眼不堪的程度嚇她一跳,什麼破、什麼臭,她無法複誦;媽媽教她「不好聽的話不要講,不好聽的話就忘掉」,希望自己是最後一人被這些髒話羞辱。 \n 許百芳昨天傍晚則痛哭澄清,她沒說那些髒話,純粹是為了人事請託案質問謝淑亞為何要騙她,情緒比較激動,她只有叫謝「你回來講清楚」,謝不理她又逃走讓她更氣,傳言什麼她要打她,真是「白白布被染到黑」,政治太黑暗。 \n 秘書目擊願作證 \n 但在場的林聖爵出面作證,指外傳「你是多久欠人X」、「我找人X你」等語都是真的,畫面會說話,他也可以對質,當時許罵得很大聲,50公尺外還聽得到,有1名代表在場能證實但不想惹事,市長有錄音但不想公布。 \n 謝淑亞昨日神色憔悴雙眼紅腫,她說黑的不會變成白,錯的不會變成對,人生短短要面對陽光,她可以放下,但希望不要有人繼續說謊。

  • 守寡70年拉拔4兒女 她獲模範母

    守寡70年拉拔4兒女 她獲模範母

    新竹縣湖口鄉高齡95歲的張徐錢妹,守寡70年獨自拉拔4兒女長大,被選為今年新竹縣模範母親,而她更是竹縣唯一當選省的模範母親,縣長邱鏡淳18日特別為她舉辦感恩餐會,並致贈「母儀典範」賀匾祝福。 \n張徐阿嬤25歲就守寡,獨自含辛茹苦的拉拔3子1女長大成人,之後又幫忙孩子帶孫子、曾孫,目前4代同堂、子孫多達52人,其實早已是地方人眼中的模範母親,今年受湖口鄉公所肯定,推荐為新竹縣模範母親,她同時又獲推荐至省模範母親,是竹縣唯一的省模範母親。

  • 守寡70年 拉拔4子女 張徐錢妹當模範媽

    守寡70年 拉拔4子女 張徐錢妹當模範媽

     高齡95歲的張徐錢妹,25歲年紀輕輕就守寡,一守70載,含辛茹苦拉拔4名子女長大,再幫帶孫子及曾孫,目前4代同堂、子孫多達52人,當選湖口鄉模範母親,還被鄉公所推薦選拔新竹縣模範母親。 \n 湖口鄉長張春鳳及縣議員吳淑君昨探視張徐錢妹,張徐錢妹紅著眼眶說,民國33年丈夫因懂醫術,被日軍徵召擔任醫務兵,準備前往南洋隨軍醫務。 \n 當年她剛生下3子,長子僅5歲,次子也只有2歲,3子更只有3個月,但丈夫才剛到台灣總督府報到,就在總督府前遭盟軍空襲炸斷雙腿,失血過多當場死亡。 \n 張徐錢妹接到噩耗後,痛不欲生。有人勸她趁年輕趕快改嫁,她看到3個兒子可愛天真,認為改嫁後,小孩沒有辦法受到好的照顧,決定留在夫家拉拔小孩長大。後來又認養1名養女。 \n 張徐錢妹不僅要下田幫忙,還得趁休息時,到富人家裡幫忙或打點臨工,才能勉強維持家用。她告訴小孩,要出息只有讀好書,其他的活再辛苦,都由她來做。3個兒子也不負期盼,都能念到高中、高職畢業,等同於現在的碩士生,相當不容易。 \n 如今都已70多歲的3個兒子,最後也都分別做到農會的主任、輪胎公司副理以及機車公司的經理退休。有今天成就,都要歸功於任勞任怨、所有苦難獨自吞的張徐錢妹。 \n 張徐錢妹如今苦盡甘來、兒孫滿堂,20年前就當了曾祖母,身子硬朗的她,還能幫忙帶曾孫,一家是枝茂葉盛,兒孫多達52人,因此獲湖口鄉公所推荐為新竹縣模範母親代表。

  • 模範母親 守寡70年 養3子1女

    模範母親 守寡70年 養3子1女

    25歲就守寡,一守70載,獨自含辛茹苦的拉拔3子1女長大成人,之後又幫忙孩子帶孫子、曾孫,目前4代同堂、子孫多達52人的新竹縣高齡95歲的阿嬤張徐錢妹,早已是地方人眼中的模範母親,今年更受湖口鄉公所肯定,推荐為新竹縣模範母親! \n張徐錢妹昨天在鄉長張春鳳及縣議員吳淑君的陪同下,眼眶紅著回憶,她說,民國33年丈夫因懂醫術,被日軍徵召擔任醫務兵,準備前往南洋隨軍醫務。 \n當年她剛生下3子,長子僅5歲,次子也只有2歲,3子更只有3個月,但丈夫才剛到台灣總督府報到,就在總督府前遭盟軍空襲炸斷雙腿,並因失血過多當場死亡。 \n接到噩耗後,原本不知未來在何處,由於年輕時阿嬤是地方大美人,旁人也勸她趁年輕乾脆改嫁,絕對不愁吃穿,但她回頭看到3個兒子可愛天真,認為改嫁後,小孩一定沒有辦法受到好的照顧,毅然決然拒絕,留在夫家獨自拉拔小孩長大。 \n由於當時的張家是大家庭,張徐錢妹要養活小孩,就要跟著下田,但錢都由掌櫃的公公統一支出,小孩沒有多的錢得到好的教育,她還得趁休息時,到富人家裡幫忙或打點臨工才能勉強維持家用。 \n由於古早年代農忙時,小孩也要跟著下田,她為了小孩的課業,甚至跟小孩說,只要能讀書,小孩的活兒,都由她頂替,因此3個兒子都能念到高中、高職畢業,等同於現在的碩士生,相當不容易。 \n如今都已70多歲的3個兒子,最後也都分別做到農會的主任、輪胎公司副理以及機車公司的經理退休,如此成就都要歸功於任勞任怨、所有苦難獨自吞的張徐阿嬤。 \n現在,阿嬤早已是苦盡甘來、兒孫滿堂,20年前就當了曾祖母,身子硬朗的她,還能幫忙帶曾孫,一家是枝茂葉盛,兒孫多達52人,因此獲湖口鄉公所推荐為新竹縣模範母親代表。

  • 大媽守寡一甲子 只為柴家留後

     促成這次老照片珍藏展的中州科技大學董事長柴御清表示,他的父親柴沁明1949年來台時,身無分文,未帶任何照片,只有一張安徽大學的畢業證書。曾積極遍尋父親的足跡,費盡心血經過多少周折,才尋獲大媽李重英,始知大媽守寡近一甲子,含辛茹苦獨力撫養女兒長大,只為柴家留後。 \n 柴御清說,他父親柴沁明生於民國13年,早年媒妁之言在大陸娶了大他兩歲的李重英為妻,新婚後兩人聚少離多,尤其當年柴沁明在一偏僻小縣城當縣長的祕書,離家數百公里。隨政府遷台時,雖知妻子有孕,但無法趕回接她,來到台灣後曾輾轉得知妻子為他生了個女兒,後來即音訊全無,生死不知,尤其柴沁明留在大陸的家人後來都被列入黑五類,在那個年代列入黑五類下場都不好,曾以為與妻子生死兩茫茫,始在台灣娶郝義苓為妻,育有五子一女。 \n 直到民國60幾年,柴沁明才從海外親友處得知妻子李重英還活著,女兒柴流寧已30幾歲,母女安居於南京,第一次接到從第三地轉來的家書時,柴沁明是一遍又一遍讀著,讀一遍落淚一次,那種失而復得的激情久久不能自己。並向台灣妻子郝義苓坦白在大陸有娶妻生女,所幸郝義苓通情達理,知道這是大時代動亂下的無奈。 \n 柴御清指出,父親匯回大陸的第一筆錢,大媽如數的交給公公,柴老先生拿到這筆錢竟是為自己買了付棺材擺在祠堂,逢人就說:終於死後能睡在兒子給我買的棺材了。當時,柴老先生得不到兒子音訊,原本以為無人送終一直是他的心病。 \n 直到民國76年大陸開放探親,柴沁明迫不及待的回到大陸,見到了原配,心中百味雜陳,柴御清說到父親當時的心情是陌生到恐懼轉到激動。恐懼是擔心自己兩鬢飛白不復當年,原配也老了,與多年在腦海縈繞的樣子全然不同,直到聽到妻子叫他依然是那熟悉的聲音,當下就崩潰,抱著哭成一團。 \n 柴御清表示,大媽在丈夫生死不明中,多年來仍堅持生是柴家人死是柴家鬼,未再琵琶別抱,辛辛苦苦把女兒養大成人,就是要為柴家留後。父親晚年重病,大媽申請來台細心照料父親3年,直到辭世,這是他們夫妻相聚最長的時間了,也讓父親無憾的離開。 \n 柴御清強調,當他日前去北京,看到這些老照片,內心衝擊非常大。深深被這些老照片所打動,始力促來台展出。老照片所傳遞的影像,不同於時下年輕人的視訊,而是中斷百年來的深刻記憶。1949年以來,兩岸三地曲折起落,透過泛黃的照片娓娓道來一段印記,一個故事,以及永不褪去的記憶……。

  • 單親媽的活菩薩 1人助410人

    單親媽的活菩薩 1人助410人

     守寡超過半世紀的陳楊麗蓉,走過生命幽谷成為台南地區單親媽媽眼中的「活菩薩」,她織毛衣、挑磚、經營屋瓦廠攢錢,每分錢都得來不易,卻大手筆連續四十一年每年資助十個單親媽媽;一個人幫助四百十一人,女人幫助女人,既溫柔又堅定。 \n 昨天,她與十個單親媽媽見面發紅包,十位單親媽媽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每個人都緊緊抱住她。這一抱,有單親媽媽彼此的疼惜,也得到重生的勇氣。越南籍的黃金梅嫁到台灣十一年,來台第三年丈夫就自殺身亡,她看著陳楊麗蓉說,有朝一日,她也要幫助別人! \n 陳楊麗蓉今年七十八歲,早年資助對象有些年紀比她還大,共同的背景都是單親又弱勢。她自己廿六歲喪夫,單純家庭主婦一夕之間得面對接踵而來的經濟、孩子教養等問題,她說「剛開始只會一直哭,哭到乾眼症,光哭有何用?還是要面對!」 \n 喪夫後,她為養活自己和兩個女兒,曾經幫人織毛衣,還去工地挑磚,收入卻無法養活她和兩個女兒;先生陳緄和生前經營屋瓦生意,她咬緊牙關,讓屋瓦廠重新開張,正巧遇上白河大地震屋瓦需求量極大,別的公司大發利市之際,她主動降低價格還提供免費屋瓦給貧困家庭,也許是好心有好報,屋瓦廠生意平穩,總算改善生活。 \n 雖然屋瓦廠賺錢,她卻在六十年代就結束工廠,開始資助單親媽媽。剛開始,透過國民黨台南縣黨部婦工組尋找資助對象;台南北區家扶中心主任周明泉回憶,七十年初,他剛當社工員時,偶然聽說陳楊麗蓉的事,僅知對方非常低調且從不曝光,他硬著頭皮寫了封信,沒想到陳楊麗蓉一連觀察他十多年,直到八十二年才把原透過黨部辦理的資助工作轉到家扶。 \n 陳楊麗蓉說,她自己苦過來,每每聽到單親媽媽的事,總是十分不忍,自己物欲極低,兩個女兒早已長大有自己的事業,自己只求溫飽就行,錢財本來就是身外之物,她需要的不多,不如幫助單親姊妹。 \n 連續四十一年,她在每年農曆七月廿三日丈夫忌日當天會與十個單親媽媽見面,用自己經歷鼓勵她們。一開始,每個單親媽媽可獲一萬元紅包,八○年代變成兩萬元,七年前開始,每個紅包三萬元。

  • 老家改成美術館 阿嬤安心走了

     高雄市阮綜合醫院家醫科主治醫師朱家煌兄弟,最近將位於鹽埕區的老家改裝成「克朗德美術館」,延續守寡六十年的阿嬤朱陳私的心血,九十歲的阿嬤彷若心願已了,在美術館開幕一周後安心的走了。 \n 鹽埕區大禮街七十一號「克朗德美術館」,目前正展出朱家煌收藏原版法國百年畫報及弟弟畫家朱健銘設計的鐵馬,免費開放參觀。 \n 朱家是澎湖人,到鹽埕區大禮街落戶定居,朱家煌的祖父是船長,年輕時就過世,卅歲就守寡的祖母朱陳私,本身是助產士。 \n 老家傳到第二代朱家煌的父親朱博文手中,當時大量美軍從高雄碼頭上岸,鹽埕區觀光產業蓬勃發展,朱家改建成「皇冠旅社」及「皇冠藥局」,見證鹽埕區燈紅酒綠、車水馬龍的歲月。 \n 隨著鹽埕區的沒落,朱家第三代─朱家煌、朱健銘及朱得仁兄弟,因應高雄文創轉型的潮流,把老家舊屋翻新,改裝成美術館,並以「皇冠」英文翻譯「克朗德」為名。

  • 76歲陳楊麗蓉 單親寡母的貴人

    76歲陳楊麗蓉 單親寡母的貴人

     「丈夫死後八個月逢八八風災,娘家小林村又死了十一位親人,以淚洗面後萬念俱灰,有同樣處境的陳楊麗蓉告訴我要樂觀、要走出來,其他人沒辦法幫妳。」王沛慈哽咽談到去年遭遇連串不幸的打擊,萌念步丈夫後塵,在陳楊麗蓉打氣下度過低潮。卅九年來共有四二○位守寡婦女受陳楊麗蓉精神與物質的挹注,揮別傷痛,迎向陽光。 \n 幾乎每一位失去丈夫肩膀依靠的婦女,每碰到親朋總是以淚洗面,接著夜闌人靜萌念尋短,但都因子女嗷嗷待哺,在進退維谷之際,若沒有貴人提攜,命運就難卜了;五十年前,陳楊麗蓉徘徊在這個生死關卡,在命運起了轉折之後決定當守寡婦人的貴人。 \n 「快樂一天、悲傷也是一天,與其哭喪著臉,不如開心迎向每一天。」陳楊麗蓉告訴每位單親媽媽要勇敢走出來,只有這樣人生才有逆轉勝的機會;每一年農曆七月廿三日是陳楊麗蓉的丈夫陳緄和忌日,她都挑這一天與十位單親媽媽彼此打氣,並給一個紅包。 \n 陳楊麗蓉廿六歲喪偶,獨力撫養兩名年幼女兒,挑起生活重擔,先是替人編織毛衣,但難以養活一家生計,在現實生活壓力之下,她重拾屋瓦銷售舊業,適逢民國五十三年白河大地震,瓦業大發利市,但她不但削價售瓦,遇有貧困家庭則免費提供,迅速累積名聲與財富,大大改善家境。 \n 陳楊麗蓉想起單親持家的種種苦難,從民國六十一年起捐助一萬元給單親媽媽急難生活救助金,五年前將金額提高為三萬元,卅九年來已有四二○人受惠,捐助金額達六五○萬元,成為單親寡母的活菩薩,家扶中心主任周明泉決定明年擴大舉辦懇親會,把過去四二○位受資助者找回來敘舊。 \n 為了永續善行,前年她拿出一千萬元成立「寒梅」慈善基金會,亟盼社會各界一起做善事,意者可洽基金會電話:06-323041。

  • 採訪側記-守寡一甲子 張母七夕會先夫

    「我希望媽媽和爸爸在天上能夠開心在一起,畢竟媽媽辛苦了一輩子,」張昭雄和姊姊張昭美受訪時一想到母親張駱玉蘭不免感傷,一個女人十八歲就出嫁,三十六歲卻痛失丈夫,就此終生未嫁,守寡近一甲子,張昭雄還記得,母親在病床躺了一、兩個月,嚥下最後一口氣是在凌晨兩點多,那一天正好是農曆七夕,「爸爸和媽媽就像牛郎和織女,等了快要六十年,終於可以見面了。」 \n今年是太平輪事件六十週年,作家張典婉推出新書《太平輪一九四九》,費盡心思訪談太平輪事件的生還者、遺族與船公司員工後代等人,揭開塵封已久的歷史回憶,也讓外界關注這起世界級的海難事件,遺族不為人知的辛酸得以重見。 \n張昭雄說,母親活到九十二歲過世,共有一○四位後代子孫,孤兒寡母卻能枝繁葉盛,她一生最大安慰就是看到子女順利成家立業,沒有人為非作歹,都能潔身自愛。 \n因為母親一輩子過得太苦了,曾經失去一個最愛的男人,張昭雄的么弟儘管在母親過世前幾年就往生,但家人始終隱瞞消息,前後長達五年之久,他們小心翼翼編了一個善意謊言,謊稱小弟是在泰國經商太忙碌,沒有空回台灣,一直到媽媽過世前都不知道小兒子已經早她一步離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