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安徽出版集團的搜尋結果,共12

  • 《桐城派名家文集》在台舉行首發式

    桐城派是我國清代文壇上最大的散文流派,亦稱「桐城古文派」,以其文統的源遠流長,文論的博大精深,著述的豐厚清正享譽海內外,在中國古代文學史上佔有顯赫地位。近日由安徽出版集團與大地出版社共同推出的《桐城派名家文集》在台舉辦首發式。 桐城派興起於清代康熙之際,延續至民國年間,前後近300年,其陣營之大,內涵之豐富、複雜,在中國文化學術史上,實屬罕見。《桐城派名家文集》在台出版,為台灣學者開展桐城派研究提供了一套較系統的文獻資料,有助於改變以往桐城派研究資料零散不足的狀況,也為學術界開展清代文學史、文化史、思想史、教育史、政治史、社會史等研究工作提供了寶貴資料。 《桐城派名家文集》收入姚範、吳德璇、陳用光、方東樹、姚椿、管同、劉開、姚瑩、吳敏樹、龍啓瑞、戴鈞衡、王拯、方宗誠、薛福成、馬其昶、姚永樸、姚永概17位作家詩文集和戴名世、方苞、劉大櫆、姚鼐、梅曾亮、曾國藩、張裕釗、黎庶昌、吳汝綸、賀濤、範當世11位作家的文章選集,總計31卷,1000萬字。 本次首發的《桐城派名家文集》是安徽出版集團旗下安徽教育出版社與台灣大地出版社合作的成果,其學術價值、出版意義均為兩岸合作的史上新高。作為台灣圖書出版事業協會的長期戰略合作夥伴,安徽教育出版社也將不斷加強與台灣出版界在多領域多層次的合作。

  • 皖台文化交流 和諧發展有共識

    皖台文化交流 和諧發展有共識

     「皖台出版合作懇談會」29日晚登場,兩地出版業界數十人熱鬧參加。安徽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曹征海表示,兩岸有相同的文化根基,未來應和諧、發展、理解、交流,共同攜手走向美好未來。  從上世紀90年代起,安徽和台灣的出版界就已展開合作,20多年來,雙方在圖書版權貿易、實物出版和合作出口部分多個領域緊密結合,估計從2006年來,安徽出版集團累計和台灣出版界達成輸出版權合同及意向1412項,實物輸出3000多萬美元,多項指標居大陸第一。  曹征海曾在2012年率領安徽訪問團來台灣展開「2012台灣.安徽電影周」活動,3年來,兩地出版領域合作更加密切,內容也更豐富,包括銷售管道、文創產品、文化活動、文化實體,目前都已展開更多面向的合作,讓兩地文化交流多元而豐富。  台灣出版商業同業公會全聯會理事長楊克齊,在懇談會中和曹征海互換禮物。楊克齊表示,兩地出版界交流合作已有20多年,且除了出版,更包括許多文化活動,例如今年2月,兩地合辦活動就十分成功。曹征海指出,從拜訪星雲大師,到參訪台灣農村和城市的社區,此次交流內容豐富,在走過北中南後,發現兩岸人士都有共識,未來應和諧、發展、理解、交流。  他說,大陸近年來發展迅速,出國旅遊的人數也在許多國家成為人數最多的主要客源國,但仍有不少人不了解大陸,因此需要透過更多文化交流讓全世界認識大陸;台灣是國際交流的重要平台,兩岸未來也要加強攜手,向世界推介中華文化。

  • 閱讀新變 陸出版迎數位浪潮

    閱讀新變 陸出版迎數位浪潮

     隨著數位出版時代的到來,現代人已經進入了一個需要多媒體不斷刺激眼球的「讀圖時代」。手機、iPad、電腦等越來越多的數位化閱讀載體逐步取代傳統閱讀的紙質媒介,成為人們主要閱讀工具。  此一趨勢,進入21世紀之後,對於傳統出版業的衝擊越來越激烈。第10屆中國文化產業新年論壇,也深入探討出版產業如何面對數位時代變局,尤其是移動互聯網環境下閱讀方式的變革,數位出版行業標準、數位版權保護技術,以及政府如何為科技推動出版產業發展提供更好保障,都是熱門議題。  逐步引進高科技  科技的進步給現代人的生活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創意與科技不斷融合的背景下,大陸的出版業也在逐步引進高科技、運用高科技。數位技術已經漸漸改變了出版業的格局,並且引領出版業進行轉型升級。  安徽出版集團總裁、時代出版傳媒董事長王亞非指出,現代人更樂於選擇以視頻網路為主的閱讀方式,手機閱讀是最普遍的一種閱讀方式,而藉由電信網路產生的互動式的3G閱讀方式,更容易進入家庭。3G給人們帶來種類繁多的體驗,例如,一個蘊含國學的閱讀視頻可以包含故事、歷史、環境、旅遊等各方面的內容,還可以臨摹場景,養生和教育類點播節目亦是如此,且其中很多方式是可以相互轉換的。  因此,王亞非強調,數位時代推動出版業進一步實現創意和科技的結合。從產業發展和市場競爭的層面來看,由於創意的靈活性,可能會出現出版業的多元增值發展,即一種投入可以多種產出,一種內容可以多種體現。  中國出版集團公司前總裁、韜奮基金會理事長聶震甯則提出閱讀方式的改變導致閱讀文化重建的問題。他認為,在傳播速度越來越快的情況下,閱讀往往淪為平面化的速食式閱讀,事實上這對現代人的閱讀,同時產生正面和負面影響,一方面大幅提升資訊攝取量和檢索量,但也使得閱讀變成一種「快速掃描」,文本閱讀變成一種資訊採集而非認真研讀,從而使求知變成求新。聶震甯指出,當代人們閱讀的東西,很多是被推送到螢幕上,強迫人們觀看,而非主動搜尋得來。  中國少年兒童新聞出版總社社長李學謙表示,數位閱讀確實已成為新的閱讀方式;我們所熟悉的閱讀,正在發生革命性的變化,喜歡也好,不喜歡也罷,它來了。第九次大陸全國國民閱讀調查的數位顯示,採用數位閱讀方式的民眾達到83.6%,比去年增加了5.6個百分點。數位出版用新的傳播技術創造新的媒體,同時也培育了新的受眾,創造了新的閱讀方式。  數位出版剛出現的時候,業界人士大多懷著不以為然的心情,可當意識到要有有所作為的時候,才發現在許多方面都已力不從心了。  李學謙對「出版社會不會邊緣化」這一問題提出了頗具價值的見解。他表示,興起中的閱讀方式革命,不是由出版社發動,而是由技術開發商、網路營運商發起的,出版社目前仍然處在被動的跟從當中。試問在數位閱讀時代,還有多少出版社提供的內容?作為以往的內容提供者,出版社的位置也在邊緣化,不再能壟斷市場。在數位出版引領未來的大浪潮下,出版社是否會邊緣化是業者真正需要思考的問題。  求創新 避免同質化  中國聯通閱讀運營中心總經理陳亦凡提出,數位出版目前是「作者-平台-通信網路-電子支付-讀者」的傳播模式。數位閱讀更像IT行業,用戶有哪種需求,運營商就提供相應的服務。因此,出版社能否跟上這種步調很重要。  王亞非指出,內容創新仍然是出版社未來主要發展方向,應從以下幾個方面做出努力:第一,搭好平台,整合資源;第二,促進融合,包括作者與讀者的融合、市場與管道的融合以及產品與服務的融合;第三,善於創造,避免同質化。  李學謙也認為,出版的核心價值在於編輯,編輯的實質則是對有價值的內容的發現、整理和傳播,而不是簡單的複製過程。新時代的數位出版要努力做到以下幾點:第一,把提升內容創新能力視為最重要;第二,數位出版應實現出版業態的轉型;第三,要構建服務體系,由提供產品轉變成提供服務。  運商提供平台服務  陳亦凡則提出數位平台營運商和傳統出版業互補的幾種模式:第一,營運商提供平台服務,不介入內容;第二,營運商推出閱讀頻道,由出版商獨立製作;第三,進行品牌合作,利用營運商的品牌效應和受眾,為出版商打造品牌。如此,數位時代的科技業、出版業,仍能攜手共創雙贏。(北京大學藝術學院博士研究生)

  • 徽字號文化旗艦 戮力千億產業

     訪台的安徽省委宣傳部長臧世凱昨表示,安徽將把文化產業列入支柱產業,強化優惠政策和發展環境的同時,著力培育「徽」字號的文化旗艦,把文化打造成千億產業,歡迎台灣一起拓展雙方合作領域。  在旺旺中時傳媒集團協辦的「台灣安徽文化產業合作交流會」上,臧世凱指出,安徽文化產業產值已連續五年超過三○%,初步建立競爭有序的文化市場體系後,已形成多元投入、多面向驅動等共同發展的局面。  安徽文化產業發展促進會副會長車敦安介紹說,大陸文化產業發展所出現的「安徽現象」,就是文化特色鮮明、產業集群、科技含量高和合作主體實力強,而皖台二地人緣相親、文緣相近、商緣相連,是可以完全實現資源分享、共創雙贏。  永豐餘集團董事長何壽川以和安徽出版集團合作的經驗指出,隨著大陸內需市場擴大,安徽將扮演重要的內需供應者角色,像數位印刷出版、電子紙等,都是未來雙方可能進一步合作的部分。  聽到合作夥伴的意見,安徽出版集團總裁王亞飛說,該集團正與台灣文化產業界就期刊貿易、印刷產業和電子文化產品基地建設等方面,洽談合作項目,涉及的投資額達二億三千萬元人民幣,這充分說明,皖台文化產業合作潛力無限。  擔任安徽新華發行集團戰略諮詢顧問的誠品書店總經理李介修,在交流會中以誠品的複合式文創平台為例指出,誠品孕育的產品內容,其實與大陸「十二五規畫」對文創的解釋,有著異曲同工之妙,而以誠信為本、道義和利益兼顧的徽商人文精神,則正好與誠品經營理念相合,他認為,未來誠品在安徽將有更多的發展契機。  除了文化產業交流外,安徽團此行也與數家台灣旅行業者簽訂合作協議,安徽天柱山和阿里山所在的嘉義縣也簽訂結好協議,進一步拓展台皖旅遊合作的廣度和深度。

  • 安徽文產交流會 台北登場

    安徽文產交流會 台北登場

     為加強台灣與安徽文化產業合作,安徽省宣傳部長臧世凱昨日指出,安徽文化產業增幅連續5年超過30%,全省550多個文化重點項目與52個文化園區和基地正在建設;安徽衛視為首批在港澳落地,收視率和廣告收入在大陸均名列前茅,動漫產品產量居大陸前10強,文化產品出口到100多個國家和地區。  5文化產業成長快速  安徽文化產業合作交流會昨日上午於台北圓山飯店舉行,這是繼2009年在台舉行「安徽文化周」後,再次在台舉行文化交流活動。出席來賓逾200人,包括旺旺集團總裁蔡衍明、《中國時報》總監林聖芬、永豐餘集團總裁何壽川、誠品公司總經理李介修等。  臧世凱致詞時表示,以報業、演藝、廣電傳媒等5大集團為龍頭的各類文化企業快速成長,文化市場主體發展到2萬多家,時代出版、皖新傳媒成為同行業整體上市「第一股」。  安徽文化產業發展促進會副會長、省委宣傳部副部長車敦安指出,這次精選推介100個商業模式和盈利模式較成熟專案,範圍涉及廣播影視、出版發行、演藝娛樂、網路文化、文化用品、文化旅遊、文化設施等多個門類,總投資395.9億元(人民幣,下同)。  他分析這些項目具有4個特點:一是文化特色鮮明,利用安徽悠久而獨特的歷史文化和自然資源進行深度開發項目計49個,總投資210.4億元,如台灣首任巡撫劉銘傳故居劉老圩──大潛山景區文化旅遊開發、莊子文化園、李白文化博覽園等。  二是產業集群特色明顯。文化產業園區和基地型專案達58個,總投資321.6億元,如安徽文化衍生品全息產業基地、合肥非物質文化遺產園、安徽徽藝文化產業園(淮南園)、馬鞍山視聆通遊戲動漫產業園等項目。  三是科技含量高。以數位化、網路化為特徵的新興文化業態專案有21個,總投資28.7億元。善用安徽的科技、人才優勢,瞄準文化產業發展的最新趨勢和數位時代的文化消費潮流,涵蓋動漫遊戲、文化創意、數位傳輸、網路資訊等熱門產業,如中安線上產業拓展、手機出版、電子書包、閃動體感遊戲平台等項目。  合作主體實力強  四是合作主體實力強。合作主體多為安徽實力雄厚的上市公司、大企業或企業集團,其中出版、發行、報業、演藝、廣電傳媒5大省屬文化集團推出16個大型項目,總投資48.5億元。如中華報業園、時代數碼港綜合服務平台、大陸數位內容發行中心、安徽影視文化產業園等項目。  車敦安表示,安徽與台灣發展文化產業各具優勢,完全可實現資源分享、優勢互補、共創雙贏,希望與會嘉賓把握商機,共創文化新景象。

  • 文化研究所-出版 台重內涵陸做地產

     出版集團做地產,已經不是偶然個案,現在成了大陸普遍現象,屈指數來,河北、江蘇、浙江、安徽、湖北、江西、重慶、四川等地出版集團,紛紛成立地產公司,一是開發利用已有的地皮,實現增值,一是直接買地開發。出版和地產差別很大,相距很遠,如果得於地產,用於出版,也是殊途同歸。但資本有自己的個性,出版這樣做,是否意味著不務正業,大陸有很多爭議。  但分析出版社營利模式,會發現賺錢的出版社,一是經營教材教輔,一是期刊雜誌,一是非圖書類經營,純以一般圖書出版者大部分在盈虧之間。非書經營,早就存在,像上海書畫出版社90年代成立的上海朵雲軒拍賣公司,一路增長。這是一個好榜樣。  台灣多民間出版社,專注滋養內涵,修煉文化,這反而是好事。大陸奉行出版集團化發展,以擴大規模。現在規模大了,自然要求產生快速效益。選擇地產也是環境使然。

  • 北京圖書博覽會 主題是印度

     大陸兩大出版業盛會之一的「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8月30日將於中國國際展覽中心揭幕。承辦單位中國出版集團、中國圖書進出口(集團)總公司公布活動概況,目前報名參展的廠商近2000家,今年的主題國是印度,中印雙方將舉辦「中國節」、「印度節」等多項活動。  今年的「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是第17屆,規模和往年相當,展場面積約1萬4000坪,共設立2000多個攤位,目前已有85%出租,包括大陸本地廠商有706個攤位,海外廠商含香港、台灣則有489個,比去年略增。幾個大型國際出版公司如培生集團(Pearson Group)、愛思唯爾集團(Reed Elsevier)、施普林格科學+商業媒體(Springer Science+Business Media)等均前往參展。  和一年一度的中國圖書博覽交易會相比,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是以版權交易為主,展覽純屬配套措施,至於前者像是超大型書展擠滿好奇的民眾。為了襯托出專業形象,承辦機關規畫8月29日在北京皇家大飯店舉辦一場「2010北京國際出版論壇」,今年的主題是「全球出版合作與中國市場機遇」。  該論壇採用主論壇、分組論壇的架構,包括中國出版集團總裁聶震甯、安徽出版集團總裁王亞非、威科集團(Wolters Kluwer)執行長南茜.麥肯思基、聖智學習(Cengage Learning)出版公司總裁兼執行長羅奈爾德.杜恩等,均受邀在論壇發表演講。至於分組論壇按照大眾圖書出版、兒童圖書出版、科技教育出版等類型,共有3場。  當紅的數位出版也成為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重頭戲之一,承辦單位規畫了占地700坪的「數位出版專業展區」和「訂製出版與印刷展區」。國家主題館「印度」展場占地約300坪,印度將徵召該國30幾家出版社參展,除專業出版交流、作家交流和文化交流活動,並計畫在開幕前夕舉行一場具有印度特色的藝文演出。此外,為推銷當代中國文學,中國作家協會將設立專區,向外國出版商推薦作品以供翻譯,並舉辦朗讀、演講。

  • 推進傳統出版產業 力圖轉型

     大陸新聞出版總署副署長鄔書林日前在廈門會見出席海峽論壇的台灣新聞出版代表時指出,新聞出版是文化話語權的重要一環,而華文出版目前在全球只有量的優勢,在質的方面還處於落後局面,需要兩岸出版人共同努力。  根據統計,中國大陸每年出版27.5萬種圖書,總印量超過70億冊;報紙加期刊每年印量420多億份,已位居世界出版業前茅。但大陸出版品品質不夠精良,版權保護也不夠,從全球文化出版的角度來說,中國大陸還是個淨輸入國,稱不上是個出版大國、強國。  總部位於巴黎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25日則發表公報說,該組織與國際社會科學理事會(ISSC)調查後聯合發表的報告顯示,中國等發展中國家在社會科學研究領域進步迅速,有望逐漸改變西方國家在此領域占據的優勢。  針對大陸出版業的現況與未來,大陸新聞出版總署出版管理司司長吳尚之接受《旺報》專訪時指出,大陸出版事業正面臨以下三個挑戰:一、面對一系列新興出版業態的形成,傳統出版業如何轉型?面對出版單位轉企改制的任務即將完成,下一步怎麼辦?面對出版業未來10年發展目標的提出,如何實現由出版大國向出版強國的轉變?  期刊發展有待開拓  以下是專訪內容:  問:大陸出版市場現況如何?  答:從出版品的數量來說,中國大陸已經是個出版大國。但大陸人均消費圖書僅5.4冊,人均消費期刊僅2.3冊,報紙每千人僅90份,低於發達國家水平很多。不過大陸新聞出版的發展潛力很大,國民圖書閱讀率正在上升,2008年閱讀率49.3%,2009年上升到50.1%,這0.8個百分點意味著讀者群體增加了近1000萬人。此外,圖書的農村市場,雜誌期刊的城鎮市場,以及報紙的市場拓展都還有很大的空間。  大陸有1900多種報紙,期刊9000多種,而英國的愛思唯爾集團(Reed Elsevier)就有2325種期刊,德國的施普林格集團(Springer)也有1700多種期刊,大陸在期刊發展上還有待開拓。雖然近來數字(數位)出版突飛猛進,傳統出版的重要性仍在,因此,我們要積極拓展傳統出版市場,推進傳統產業做強做大。  問:大陸近年積極發展數位出版,成效如何?  答:中國數字出版業產值2008年為530億元,2009年達到750億元,增幅超過40%。今年第一季中國的網民達到3.84億,網站323萬個,現在已經分別超過4億及350萬。中國有手機用戶6.8億,如按1/10計算,就有7000萬人閱讀,市場巨大。此外,在電子閱讀器的開發方面,大陸也已跨出一步,去年全年銷售約50萬台,市值10億元人民幣,2010年預測300萬台,約60億元人民幣。全國出版社中,有90%的出版單位開展了電子出版業務,出版電子圖書50萬種。數位出版是未來出版業的制高點,我們一方面要積極拓展傳統出版市場,同時要大力推進傳統出版產業向現代出版產業的轉型,大力發展數字出版。  問:最近大陸積極推動出版體制改革,所謂的「轉企改制」目標是甚麼?成效如何?  148家出版社轉企改制  答:出版單位轉企改制,最先從高校出版體系開始,接著是地方政府體系的出版改制,現在則針對北京中央部委所屬單位共148家出版社,其中80家已經在去年完成,剩下的68家也都已獲得批准,將在年底之前完成。改制後,所有出版社都要從事業體轉為企業體,一批資不抵債的出版社將退出市場。但基於國家政策考慮,人民出版社、民族出版社、盲人出版社及藏文出版社等4家仍由國家預算扶持。  其次,將加快跨地區、跨行業、跨媒體聯合、兼併與重組,組建6至7個大型出版集團公司。比如遼寧出版傳媒與有關省市進行戰略合作,成立北方出版傳媒集團公司;中國出版集團與黃河出版集團、民主法制出版社、華文出版社等進行戰略重組;安徽時代傳媒兼併重組中國文聯出版社、大眾文藝出版社,還有一些地方報業集團、出版集團正在與北京的出版單位進行聯合、重組。再次,上市融資也是重要的手段,並已取得重要進展,繼遼寧出版傳媒上市之後,又有安徽出版集團等借殼上市。目前國內還有幾家出版企業正在準備上市。  問:中央部委出版業轉企改制面臨哪些困難?  答:改革本來就不容易,但這是一條非走不可的路。這幾年大陸出版事業成長比較遲緩,從發展的原動力上講,推進出版單位轉企改制,就是要極大地解放和發展出版生產力,改革原有不適應發展要求的舊的體制和機制,打破發展瓶頸。因此要實現出版業的大發展,必須首先實現由舊的體制機制向新的體制機制的跨越。  改制至少需200億元  以先期改制成功的出版社情況來看,改制的成本相當高,因為牽涉到人員的退休等等問題。預計,中央148家出版社要順利完成改制,至少需要200億元(人民幣,下同)以上的資金,其中人員安置費用就佔去9成左右。因此,財政部今年預算中,編列了中央和地方文化體育和傳媒支出314億元,積極支持新聞出版事業的體制改革。  問:大陸出版事業未來的努力方向,有哪些重點?  答:今年出版單位的重要任務,首先是重點推進中央各部門各單位出版社改革工作,確保2010年年底前全部按要求完成轉企改制。其次是加快重組兼併,培育大型出版企業和戰略投資者,鼓勵出版單位、出版集團跨地區、跨行業、跨部門聯合、重組、兼併。  其次,要努力探索創新機制,加快形成有較強原創能力和科研開發能力的創新體系。 要重點推進出版內容、出版業態、出版手段、出版形式的創新。內容的創新既是出版業繁榮發展的源泉,又是應對各種新業態、新媒體挑戰的基礎。我們要在出版獎勵、出版資助和宏觀政策方面,為出版內容的創新和新媒體、新業態的開發提供良好的條件和平台。  同時也要大力實施產業發展戰略,主要是抓好產業發展規畫,實施重大專案建設,如農家書屋工程,一共要建64萬個,目前已建成近30萬個,中央財政投入20.18億元。還要建設一批產業園區和產業基地。

  • 中國文企30強出爐 17家連莊

     由《光明日報》和《經濟日報》發起,國家統計局及中央宣傳部等在深圳舉辦文化產業發展資訊發布會,公布第二屆「文化企業30強」名單。中國出版集團公司、中國電影公司、華誼兄弟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等30家企業榜上有名,出版集團數量最多,其次為影視公司。值得注意的是多數入圍企業仍以國營為主,民營企業僅占2成不到。  年平均現價迅速成長  近年來中國興起的重點文化企業類別多為影視製作、出版發行、網路傳輸等大型企業,其壯大與中國整體文化產業的迅速發展密不可分。2004年至2008年間,中國文化產業增加值的年平均現價增長速度達22%,2009年文化產業增加值為8400億元左右,比2008年現價增長10%,快於同期GDP的現價增長速度3.2個百分點,占同期GDP初步核算數的比重為2.5%左右。  本次評選活動自今年3月中旬啟動,凡主營業務範圍為文化產業核心層和外圍層,即從事出版發行、印刷複製、影視製作、有線電視網路、演藝娛樂等領域的文化企業,均可參與評選。共有155家文化企業申報,經審核符合推薦資格的有146家。主辦單位依照主營收入、稅前利潤、淨資產及2008~2009年度獲得全國性獎項情況等指標,對上述企業進行綜合排序,最終確定第二屆「文化企業30強」的名單。  「文化企業30強」有以下特點:一是基本涵蓋了文化產業的主要類別,既有傳統的文化產業,如報業、出版、發行、影視製作、有線電視網路、演藝等,亦包括娛樂文化服務的新興文化產業。二是各項經濟指標與首屆相比均有大幅提升,首屆30強中有17家二度入選,並且經濟指標顯著提高,其中有12家主營收入增幅超過40%,9家稅前利潤增幅超過40%,13家淨資產增幅超過40%。本屆入選企業中,主營收入和淨資產雙雙超過10億元的21家、稅前利潤超過億元的24家,分別比首屆增長了31%和71%。三是體現了以公有制為主體、多方所有制共同發展的文化產業格局。入選企業基本涵蓋各種所有制類型,既有國營獨資及國有控股的,也有民營在內。其中,國營獨資或國有控股的有26家,占總數的86.7%,民營企業僅有4家。  出版居首 影視次之  第二屆「文化企業30強」名單如下:中國出版集團公司、江蘇鳳凰出版傳媒集團公司、湖南出版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浙江出版聯合集團有限公司、江西省出版集團公司、中原出版傳媒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四川新華發行集團有限公司、廣州傳媒控股有限公司、山東出版集團有限公司、安徽出版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安徽新華發行集團控股有限公司、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有限公司、中國電影集團公司、中國國際電視總公司、上海東方傳媒集團有限公司、江蘇省廣播電視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上海電影(集團)有限公司、華誼兄弟傳媒股份有限公司、江蘇省廣播電視信息網絡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歌華有線電視網絡股份有限公司、湖南電廣傳媒股份有限公司、中國對外文化集團公司、中國東方演藝集團有限公司、華僑城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保利文化集團有限公司、深圳華強文化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宋城旅遊發展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演藝集團公司、遼寧民間藝術團有限公司、江蘇省演藝集團有限公司。

  • 2009中國圖書勢力榜出爐 民營化向前行

    近年來,大陸中央有意將原本牢牢控制在手中的新聞和出版漸漸鬆綁,希望讓出版走向民營企業化,今年,除了安徽傳媒外,還有十幾家大型出版集團也在等著上市。而從三天前公布的一項「2009中國圖書勢力榜」看來,獲獎的圖書和幕後推手竟有多家為民營機構,顯示目前大陸的出版自由化,已經不只是在初期階段而已了。 這項由《廣州日報》、廣州購書中心和大洋網聯合舉辦的 「2009中國圖書勢力榜」,16日在舉行了頒獎典禮和暢銷書論壇。總共有20部2009年度好書和17位「金推手」獲頒這項殊榮。這17家「金推手」中,近半數為民營公司,如北京磨鐵圖書有限公司、北京讀客圖書有限公司、北京鳳凰聯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北京韓唐陽光、北京博集天卷圖書發行有限公司、上海英特頌圖書有限公司、天津華文天下圖書有限公司、北京漢唐陽光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等。 多部暢銷圖書的推手竟為民營出版機構,顯現民營出版已經集體浮出水面。北京磨鐵圖書總經理沈浩波表示,「有好的政策就有好的產業機會,就會有好的創業者,有了好的創業者、好的體制,就有很好的業績。」鳳凰聯動總經理張小波則指出,「打造暢銷書,每個模塊缺一不可,這是鳳凰聯動的經驗和教訓,除了內容,還需在行銷、封面設計等每一個環節都精益求精。」 而在隨後展開的暢銷書論壇上,名作家、金推手、文化學者各抒己見,縱論出版大勢,展望未來發展。比如三場主題論壇的第一場,針對文學類圖書中「小眾趣味還是大眾口味」展開,側重於人文和深度的三聯書店副總經理汪家明表示。在很多人眼中,他們出的很多書都是「小眾圖書」,但是他們自己並不這樣看,「因為讀者有各種各樣的需求,出版者也各有各的讀者,大家應當是共同生存,共同發展。」而上海世紀出版集團副總裁施宏俊也認為,只要把自己喜歡的那塊東西做好,自然會有人欣賞和支持。「就算是『小眾』,但是它們並沒有被邊緣化。」 當天下午,得獎名家如郭敬明、莫言,以及王躍文、廖信忠、陳桂棣和春桃等來自各地區以及不同領域的作家,也皆在廣州購書中心現場舉行了簽書會,引起讀者熱烈迴響。

  • 陸出版業紛上市 自由化跨步

    大陸新聞、出版機構走向民營企業化,18日再度跨出一步。由安徽新華發行集團改組的「安徽新華傳媒股份有限公司」最近通過IPO申請,本月18日將在上海證交所A股掛牌上市,為中國大陸新聞、出版業朝自由化市場發展,再度吹響號角。 自2003年加入WTO以來,中國何時開放出版和新聞市場,一直是各國出版業者關切的話題。大陸中央也展現誠意,包括2003年底,國務院印發《文化體制改革試點中支持文化產業發展的規定(試行)》和《文化體制改革試點中經營性文化事業單位轉制為企業的規定(試行)》兩個規定。2006年人大通過《十一五》規畫綱要中,再度強調「深化文化體制改革」,而新聞出版體制改革列為首波。 2007年12月21日,遼寧出版傳媒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成為大陸第一家股票上市的出版企業。到了2008年,又有一家由安徽出版集團重組的「時代出版傳媒有限公司」宣告掛牌。新聞出版總署報刊司副司長朱偉峰本月10日表示,今年除安徽傳媒外,包括上海的新華傳媒、河南的中原出版集團等十幾家大型的出版集團也在等著上市。 一如數十年前台灣,現在大陸媒體和出版事業,依然由政府牢牢控制,當成政令宣導、言論掌控的必要手段。大陸中央雖體認到遲早必須鬆綁,只不過相關行業規模實在龐大。根據大陸新聞出版總署統計,目前中國擁有19443種報紙、9549種期刊、580家圖書出版單位以及12萬家發行部門和企業。很多公營機構在幾年內都必須進行合併、重組與轉型,而且是「跨媒體、跨地區、跨行業、跨所有制的戰略重組」,堪稱艱鉅工程。 去年10月,新聞出版總署副署長李東東曾表示全國已重組成立了26家省級出版集團公司、24家國有新華發行集團公司、3家期刊集團公司和39家報業集團公司。 此外,由人民出版社5家子公司、東方出版社、東方音像電子出版社、《人物》雜誌社等重組的「人民東方出版傳媒有限公司」也在本月七日宣告成立。人民教育社、高等教育社、語文出版社也計畫組成「中國教育出版集團」,如果上市成功,很可能成為中國最大的傳媒出版公司。不過,對外界來說,這些公司的誕生僅為大陸新聞、出版自由化的初期階段,後續仍待大陸中央開放外資和私人資金,進一步鬆綁。

  • 柳斌杰:推動文化戰略投資

    2010年中國新聞出版體制改革從攻堅到決勝,進入全面提速的新階段。 《光明日報》昨日刊載現任中國國家新聞出版總署署長柳斌杰專訪全文,柳斌杰指出,截至2009年12月22日,中國580家圖書出版社中,除保留和擬保留公益性質的4家出版社,以及26家軍隊出版社外,有453家出版社完成或正在完善轉制工作。全國1000多種營業性報刊已完成轉制,49家黨報黨刊集團宣傳編輯和經營業務相分開,經營部分正在轉企改制。全大陸已組建29家出版集團公司,24家國有新華發行集團公司,3家期刊經營集團,49家報業經營集團,市場主體更加明確。 他表示,在四中全會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總書記胡錦濤首次對新聞出版體制機制改革工作給予高度評價和肯定。 胡錦濤高度評價肯定 柳斌杰分析這波改革的實質突破為,一是重塑市場主體,加快推進出版發行單位轉企改制、集團化。80%的出版社已完成或正在完善轉制工作,其餘也將於2010年底前完成轉制工作。 二是人民出版社、民族出版社、中國盲文出版社、中國藏學出版社轉型公益性出版單位。建設農家書屋24萬家,全民閱讀、文化環保工程等重大工程建設進展順利。國家出版基金已經正式啟動,保障國家重點出版工程將以更大的力度組織實施。 31家上市 融資2000多億元 三是融資體制的突破,出版發行企業股份制改造、上市融資和跨地域重組取得進展。2009年底,出版、報業、印刷、數位出版已有31家上市公司,融資達2000多億元人民幣。推動企業主板上市公司包括:安徽新華傳媒股份有限公司、江蘇鳳凰新華書業股份有限公司、中南出版傳媒集團等。 四是深化行政體制改革,新聞出版總署在中央國家機關中,首次落實審批事項「統一受理、集中辦理」,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要求的新聞出版行政管理體制。 五是總署提供政策支援,2009年發布《關於進一步推進新聞出版體制改革的指導意見》,制定《中央各部門各單位出版社體制改革工作方案》和轉制工作基本規程,出版產品稅收優惠政策等文件。 造就文化產業戰略投資 柳斌杰指出,2010年是新聞出版體制改革決勝年,將大力實施3個「一批」,一是「做強做優一批」,選擇體制機制改革到位、整體實力較強的出版企業集團,通過上市融資、資本重構等措施重點加以培育,造就出版骨幹企業和文化產業戰略投資者。在3~5年內,造就6~7家自有資產、銷售超100億人民幣的國內一流、國際知名的大型出版傳媒企業。 二是要「整合重組一批」,把握時機全力推進新聞出版企業整合資源、聯合重組和結構調整,鼓勵業務相近、性質相同的新聞出版企業,跨媒體、跨行業、跨地區、跨所有制併購、聯營、重組。 三是要下決心「停辦退出一批」效益較差、資不抵債、發展難以為繼的新聞出版單位,下決心登出停辦,退出市場。 柳斌杰強調,新聞出版體制改革目標是:一個體制、兩個格局、三個體系。一個體制即黨委領導、政府管理、行業自律、企事業單位自主經營的宏觀管理體制。兩個格局為:以國有為主導,多種經濟共同發展的產業格局;以民族文化為主,吸收人類優秀文化共同發展的開放格局。三個體系是:一個統一開放、競爭有序、健康繁榮的市場體系;一個以人為本、面向基層、惠及大眾的公共服務體系;一個技術先進、傳輸快捷、覆蓋廣泛的傳播體系。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