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安陽曹操墓的搜尋結果,共31

  • 躲了1800年!曹操遺骸找到了 「不封不樹」遺囑掀議論

    大陸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於2016至2017年間,發現在河南安陽墓室內藏有3具遺體,經專家鑑定後認為,其中一名男性遺骸確定為曹操,而另外2名則為女性身分,一名年約50歲,一名20歲左右,身分未知。 \n \n綜合陸媒報導,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公佈曹操高陵(俗稱曹操墓)包含外夯土基槽、神道、東部建築、南部建築等五大陵園主要結構;墓室內則發現3具遺骸,其中男性遺骸較為完整,研判年約60歲,幾乎可以確認就是曹操,而另2名則為女性身分,一名年約50歲,一名則為20歲左右,但由於遺骸不完整,身分則仍有待確認。 \n \n據《三國志.魏書.后妃傳》記載,曹操夫人卞氏是合葬進曹操墓,但卞氏70歲左右過世。因此專家推測,這2名女性遺骸身份極可能是曹昂之母和曹丕之母,「年齡大些的女性是曹丕母親,年齡輕的女性則是曹昂母親。因為曹昂的母親較劉氏早死。」 \n \n而根據《三國志.魏書.武帝紀》記載,建安二十三年,已至暮年的曹操下令:「古之葬者,必居瘠薄之地。其規西門豹祠西原上為壽陵,因高為基,不封不樹。」然而此次考古卻意外顛覆曹操「不封不樹」的遺囑,考古學家發現擁有上千平方公尺的建築遺跡,這說明曹操之子曹丕並未遵循曹操薄葬的遺囑。 \n對此,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員周立剛則表示,這可能與曹丕的「忠孝」有關,是為了不讓父親的墓葬過於寒酸。 \n \n但曹操高陵發掘領隊另一名研究員潘偉斌則有另一番見解,他認為「不封不樹」是指在地面上不封土、沒有墳丘,也不樹立石碑,與地面建築無關,且文獻中也明確記載曹操高陵有地面建築,是禮制的需要,與薄葬沒有關係,而曹丕主動拆除曹操高陵地面建築,是為了防止後代盜墓。 \n \n此外,在曹操高陵旁邊還發現了另一個墓穴,此墓全被夯土填實,並無真正的墓室、也沒有發現墓主遺骸。有專家推斷,此墓應是曹操長子曹昂的衣冠塚,但由於曹昂死於與張繡的戰爭當中,最後也未找著遺體,很可能是曹丕在為曹操建墓時,同時也替哥哥建造一個衣冠塚。

  • 出土曹魏皇墓 陸專家:佐證安陽曹操墓

    新華社今天引述大陸考古專家表示,河南省洛陽去年發現的古墓認證為曹魏皇家大墓,其規格、墓中器物與安陽曹操高陵有明顯的時代延續性和文化繼承性,也佐證安陽曹操墓的真實性。 \n 報導指出,洛陽萬安山腳下的西朱村村民去年7月遷墳時,通報有疑似有古墓存在,當地文物部門才發現曹魏皇家大墓。經過1年考古挖掘,出土陶器、鐵器、銅器、漆木器和少量玉器以及180餘件銘刻石牌。 \n 共有30餘名考古專家16日在洛陽舉辦的「西朱村曹魏大墓專家論證會」上達成共識,認定古墓應是曹魏時期皇家墓葬,並與2009年底安陽發現的曹操墓有許多相似處。 \n 報導表示,2個墓同為甲字形大墓,不封不樹,無陵園建築,且具有長斜坡墓道、七層生土台階,及「前堂後寢」的墓葬結構。此外,西朱村曹魏大墓還出土了與安陽曹操墓十分相似的銘刻石牌。 \n 大陸國家文物局專家組成員、陜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焦南峰表示,安陽曹操墓發現時,出土60多塊「魏武王常所用」刻銘石牌,是將該墓定性為曹操高陵的重要依據,也是隨後曹操墓真假之爭的關鍵所在。 \n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長白雲翔則表示,曹操墓發現前,從來沒有出現過類似石牌,而這次西朱村曹魏大墓石牌出土位置和狀況很清楚、細緻,可以旁證曹操墓石牌的真實性。 \n 他並推測,石牌是曹魏時期高等級貴族墓葬的一種標識,是當時特有的喪葬制度,有可能是從曹操開始使用。 \n 報導提到,大陸考古人員在西朱村曹魏大墓東側400公尺的山崗上,發現一座規模更大的墓葬遺址,且同為東西朝向、不見封土,具體細節尚待考古研究。1051115 \n

  • 揭曹操葬墓之謎 134座空墓、屍身塗毒

    一千多年以來,民間關於曹操墓的傳說,一直是七十二疑塚,專家則認為,民間傳說中的「曹操七十二疑」,實際上是北朝的大型古墓群,準確數字並不是72,而是134。至於墓穴具體所在,卻是眾說紛紜,有的說是在許都(許昌)城外,有的說是在銅雀台附近的靈芝村,有的說是在漳河底,也有說是在曹操故里譙縣的「曹家孤堆」。 \n據正史記載,曹操在《終令》中提到:「葬于薄葬之地,地點為『鄴之西崗』,比鄰『西門豹祠』」當時,護送曹操靈柩的,是由千人組成的龐大車隊,為了防止走漏風聲,曹丕還下了道密旨,將衛兵、轎夫、馬夫等千餘人全部殺害,從此,再無人知曉墓室入口。而且,民間尚有一種說法,言曹操墓門打開後,會噴出有毒氣體,且曹操身上塗有毒藥。 \n對此,專家表示,這種毒物可能是水銀,這也是古人常用的屍體防腐劑。當水銀蒸發時,就會形成的有毒物質,相當於「毒氣」,可以防止盜墓者來盜墓。2009年12月27日,考古研究者對外宣布,河南安陽所挖掘出來的東漢古墓,確定為曹操高陵,從出土的石碑等文物看,墓中文物相當的儉樸,算得上是薄葬無疑。 \n

  • 詐騙犯質疑曹操墓造假爆紅

     新華網報導,去年因聲稱掌握安陽曹操墓造假十多項鐵證,一夜之間網路爆紅的閻沛東,被河北邢台警方證實其真名為胡澤軍,是一位涉嫌多起詐騙已被網上追逃近6年的逃犯。「打假人」本身卻無一是真,讓大陸網友感慨萬千。 \n 邢台市公安局橋東分局的官方微博,4日下午爆出一條驚人消息:指稱曹操墓造假而一夜之間竄紅網路的「閻沛東」,真實姓名為胡澤軍,其實是一名網上逃犯。2005年,他因冒充記者騙人錢財而被邢台警方列為網上逃犯,目前仍在追捕,並懸賞500元(人民幣,下同)徵集破案線索。在調查過程中,警方發現其還涉嫌多起詐騙案件。 \n 詐騙得手5萬餘元 \n 據警方調查,2005年胡澤軍冒充某媒體記者對外宣稱,能提供法律諮詢,代辦冤案、錯案。2005年5月,他以能幫橋東區晉祠道村村民王某打贏一樁土地糾紛案為名,先後詐騙受害人王某56000餘元。警方發現胡澤軍使用的是「任儉安」的假名。 \n 警方表示,上月橋東分局民警走訪胡澤軍的一個朋友時獲知,胡澤軍曾多次得意地聲稱,自己就是媒體上熱炒的「閻沛東」。警方將胡澤軍的照片與媒體上出現的「閻沛東」照片比對,確定特徵相符。隨後,警方找到胡澤軍在任縣縣城南街的租住房屋。房東表示,今年3月至10月,他一家曾在這裡租屋,但是登記的名字是「胡軍」,已經在一個月前搬走了。 \n 假學歷 頻換手機號碼 \n 一名辦案警官說,經過警方偵查發現,在逃期間,胡澤軍曾使用過任儉安、汪曉明、劉旭波、劉長利、閻沛東等多個假名詐騙。此外,他的手機號碼更是常變換,涉案遍及山東、河南、北京及河北的邯鄲、衡水、邢台等多個省市。 \n 2010年,閻沛東在微博聲稱,自己有曹操高陵墓造假的十多項鐵證後,迅速於網路躥紅。但是,當記者要求他出示「鐵證」時,閻沛東卻言辭躲閃,始終未拿出證據。經過媒體及網友的調查,證實閻沛東公開的4個身分沒有一個是真的,他的邢台師專學歷也是造假,博客頭像曾用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劉慶柱的照片。 \n 從此之後,「閻沛東」就在網路上失去了蹤影。

  • 曹操墓真假風波上法庭

     針對外界近來對「安陽曹操墓造假」的相關質疑,曹操高陵考古隊領隊潘偉斌在27日發表嚴正聲明,表示將對「三國文化全國高層論壇」主辦人倪方六等人提出告訴,追究其法律責任。 \n 21日,來自大陸各地的20餘名「反曹派」相關人士齊聚蘇州,召開「三國文化全國高層論壇」,共同聲討曹操墓造假,要求中國國家文物局取消曹操墓 「2009年全國10大考古發現」資格。 \n 論壇主辦者更聲稱河北學者閆沛東手中掌握有關於曹操墓造假的「鐵證」,並將擇日對外公開,引發軒然大波。 \n 潘偉斌表示,蘇州所謂的「三國文化全國高層論壇」主辦人倪方六等人,惡意散布謠言,認定考古隊在曹操高陵考古工作中造假,並對考證嚴謹的考古工作進行無中生有的惡意攻擊和誹謗,造成考古隊隊員極大傷害與極其惡劣的社會影響,敗壞考古隊聲譽,嚴重干擾正常考古工作的進行。 \n 聲明表示,曹操高陵的考古發掘經國家文物局批准,河南省文物局主持,由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執行的正常考古工作,符合《田野考古規程》。出土文物經專家鑑定,確保安陽曹操墓的真實性。

  • 曹操墓文物 出自三國演義

     河南安陽曹操墓出土已近8個月,各界質疑聲浪不斷。在大陸23名「反曹派」專家學者斷言曹操墓蓄意造假之後,被指握有關鍵證據的河北學者閰沛東也成為各方焦點。他宣稱將於近期對外公布人證、物證,徹底揭穿安陽曹操墓這個「騙局」。 \n 閰沛東指出,被「挺曹派」認為是確定墓主為曹操的直接證據──8件刻有「魏武王」字樣的文物,其實根本是出自於造假工廠,一個要價不到200元(人民幣,下同)。 \n 打工農民將作證 \n 閰沛東表示,在曹操墓考古發掘之初,他就曾到南陽西高穴村進行暗訪。當時,被考古隊雇用、進入考古現場打工的農民與他侃侃而談,毫不掩飾地說出自己2年來親眼目睹村、鄉、縣直至市級相關方面介入流通假文物的過程,而這名徐姓村民已答應為曹操墓造假作證。 \n 此後,閰沛東又前往河南南陽市做進一步查訪發現,考古隊宣布的出土文物「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石牌、「魏武王常所用慰項石」等石牌、畫像石,以及指明曹操墓方位的「魯潛墓誌」,均出自南陽一個地下造假工廠。閰沛東說,他曾暗訪南陽造假地下窩點,接待他的老闆親口告訴他,這是全大陸唯一的造石碑的工廠,客戶主要來自河南,而安陽曹操墓的東西都是在這裡訂製的。 \n 在這個地下窩點的一個小鐵床上,他還發現了一本盜版《三國演義》,可見製假者工作時,曾不斷翻閱《三國演義》作參考。 \n 假石碑來自南陽 \n 閰沛東說,《三國演義》的扉頁上還有固定電話,後來經他查證,那些是西高穴村村幹部的手機號碼,是造假者為了方便聯繫而寫下來的。而這本《三國演義》已被他成功「偷渡」,將作為曹操墓造假的重要物證。 \n 「我還親眼目睹了製造石牌的工具,弄清楚了石牌、畫像石製造的全過程,並拍了照片!」閰沛東透露,南陽造假者製作石牌時使用的模具,其實是一種金屬槽,裡面存放著腐蝕石料表層的液體,將新石料浸泡其中,會立刻產生風化效果,做舊仿古出來的石器格外古樸、凝重。 \n 至於石牌上的銘文則是造假者在石料上用刻章技法套印古代字體,或隸或篆,隨心所欲,然後利用電鑽和鋼釘精雕細刻。為了做舊,還會撒上發黴氣味的黃土。「我手裡就拿著一個和『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差不多的石牌,但古意盎然,比前者精美得多,是我的朋友在潘家園訂製的,產地也是南陽!」閰沛東說,在南陽當地訂製這樣一個石牌,只要170多元。 \n 閰沛東強調,早在今年1月6日,他到安陽安豐鄉西高穴村查訪時,就有許多當地村民告訴他,挖掘大墓就是為了大發旅遊財。墓裡其實什麼也沒有,後來的東西都是埋進去的。 \n 近日,安陽曹操高陵保護利用工作領導小組宣布,曹操墓將於9月底正式開放,門票售價初步定為60元。對此,閰沛東態度強硬,「目前,我們決定如果哪個部門認定這座墓是曹操墓,並為其頒發執照,令其掛牌營業,我們將率先起訴該部門欺騙消費者。」 \n 挺曹派質疑閰動機 \n 就在閰沛東指證歷歷的同時,一位「挺曹派」的考古學者則表示不予置評,甚至質疑起閰沛東的動機。長期以來,一些學者堅持認為曹操墓應在安陽隔河相望的河北邯鄲市境內,他認為,閰沛東是河北人,這樣做是為了河北的利益考慮。 \n 對此,閰沛東澄清,他不是邯鄲人,而是邢台人,「我質疑曹操墓完全是從學術角度來說的,不摻雜任何個人偏向。」 \n 閰沛東原籍邢台,畢業於邢台師專美術系。現任北京龍騰盛世旅遊文化資訊諮詢中心主任、聯合國世界新經濟(中國)研究會秘書長、《中國文化發展內參》執行總編,為中國三國文化研究中心成員。

  • 曹操墓涉造假 專家促測謊

     近日,大陸研究三國曹操文化歷史的23位「反曹派」專家在蘇州召開「三國文化全國高層論壇」,認定「河南安陽西高穴的地下建築被認定為曹操墓」,是無德專家與地方政府連續造假的行為,聯手利用「文化遺產」斂財。他們甚至建議對「挺曹派」專家進行測謊。 \n 在會中,與會專家提出,出土石碑「魏武王」的稱謂不合理,這是曹操墓造假的有力證據。「我們不是質疑,而是肯定曹操墓就是假的!新聞發布會前兩小時還無法確定是曹操墓,但短短兩小時後,就認定是曹操墓?這不是造假是什麼!」有專家建議應對提出曹操墓是真實的專家進行測謊檢定。十幾位三國史專家激動的賭咒發誓,使論壇變成一場「宣誓大會」。 \n 《新華日報》報導,反曹派在論壇中提出曹操墓造假的諸多證據。河南開封文聯書畫委員會主任林奎成說,在曹操死後的曹魏王朝時期,對曹操的稱呼只可能有三種,即太祖(曹丕稱帝後追諡的廟號)、武皇帝、太祖武皇帝,不可能稱「魏武王」。「依此反推,『魏武王常所用』石碑只可能是造假。」 \n 除此之外,「反曹派」專家要求取消曹操墓「2009年全國十大考古發現」資格,要求國家文物局應對西高穴墓重新鑒定審查,並公布調查結果。 \n 針對曹操墓9月將正式對外開放,門票定為60元(人民幣,下同)一事,大陸民眾認為政府是以「文化遺產」斂財。有大陸網友估算,一張門票60元,100張就是6000元,即使1天僅賣出1000張,一個月即有180萬的收入,一年逾2000多萬,更何況每天參觀的人數或許遠不止此。如此巨大財富,豈能因幾個專家的質疑就放棄呢?但更有人感嘆,如花了60元參觀假的曹操墓,真的是「虧」大了!

  • 投書-曹操陵墓不必太急開放

     永久的曹操墓,臨時的展館。據河南省安陽縣政府透露,曹操高陵臨時展館目前正在抓緊布展,預計將於9月初對外開放。同時,安陽縣還將修築一條至高陵的快速通道,並正在積極嘗試市場化運作,建立資金籌措平台,多渠道吸納社會資金參與曹操高陵保護、利用工作。 \n 曹操墳墓的發掘到開放,讓人倍感訝異。從電視台直播秀、專家硝煙論爭、出土珍稀物件,每一個細節都浸透著功利主義的因子。例如6月12日央視直播了1號與2號墓的發掘過程,在這次被稱為「搶救性」的發掘中,出現了幾近毀滅性的一些非專業行為,包括遺留在盜洞土層的棺釘,先是讓記者拍攝,再進行量坐標、繪圖、拍照等工作,就連玉珠也是直接拿過來就擦。 \n 新建的臨時展館將於9月初開放,展館建成後還將具備遊覽接待、放映展示、會務辦公等多種功能。為了吸引更多的四海賓朋,安陽縣甚至還投資人民幣6100萬元、建設了一條高規格的快速通道。 \n 即將投入運營的展館,福兮禍兮尚未可知。但在功利主義的驅逐下,注定不可能培育出對文化的敬畏之心,有的只是極端的器物主義。本是一座墓,「運營」何太急,之前的種種舉措不禁讓人為曹操墓的命運捏一把汗。

  • 真假曹操墓 炒熱安陽

     儘管外界對河南安陽市挖掘疑似曹操大墓一事有不同看法,但安陽市常務副市長馬林青認為,曹操高陵絕對是考古史上的重大發現,對安陽市的發展有正面作用。 \n 據中國經營網報導,安陽市人民政府認為,曹操大墓已成了安陽文化旅遊產業乃至整個安陽的新名片。 \n 馬林青在接受訪問時表示,曹操高陵讓更多人關注安陽。關於真假曹墓的爭論炒熱安陽,使「文化古都」稱號再次強化。但從「爆炒、轟動、震驚」轉化為拉動效應,是更重要的。 \n 安陽市計畫以曹操高陵的挖掘為契機,打造遺址博物館和漢魏主題公園,使歷史古墓成為文物保護和文化旅遊景區。 \n 馬林青認為,很多城市因為有分量的文化旅遊景區,就帶動整個城市旅遊產業的發展,比如西安的兵馬俑,鄭州的少林寺。而安陽有3300多年的歷史,是中國八大古都之一,是甲骨文的故鄉。馬林青強調,加強整合形象資源的整合,曹操墓的發現正好是實施「符號工程」的契機,圍繞食、宿、旅、遊、購、娛六要素,開發出配套的旅遊產品,打開國內外市場。

  • 中國新視野 曹操墓真能挖出大金山

     過去追求經濟飛速成長的中國大陸,曾經流傳這樣一句話:「要想富,先修路。」意思是想要地方發展、民眾富裕,就要先搞好交通建設。不過,這些年來在背後龐大利益的驅動下,「認名人、搶名人」成為地方上的重要大事,近期更愈演愈烈,一些歷史名人都淪為地方的招財樹。 \n 近期,位於河南省安陽縣安豐鄉西高穴村「千古奸雄」曹操墓的開挖直播,吸引了海內外華人的關注。不過西高穴村曹操墓挖掘尚未竟全功,關於墓主是否為曹操的爭議聲浪始終不斷,其他地方更趁勢宣稱自己才是正宗曹操墓的所在地,一時之間,好不熱鬧。 \n 其實,從古到今,歷史上不乏爭奪名人的故事。只是過去的農業時代,這種爭奪鄉里名人的舉動,大多是出自於「面子」,簡單說來,就是當地出過歷史名人的驕傲感與認同感,促使其捍衛「自家人」。但這種意氣之爭,只要透過巧妙安排,有時還可以成為流傳後世的佳話。 \n 例如,三國演義當中最受讀者敬仰崇拜的諸葛亮,千百年以來湖北襄陽與河南南陽兩地,為了這位「老鄉」屬誰爭吵不休。清朝道光年間,籍貫屬湖北宜昌的顧嘉蘅到南陽就任知府,當時襄陽人和南陽人打官司爭搶諸葛亮,逼他非得表態不可,顧知府情急之下寫了一副對聯:「心在朝廷,原無論先主後主;名高天下,何必辨襄陽南陽」,讓這副名對從此傳世。 \n 然而,最近大陸各地的名人故里之爭,不管是爭道家祖師老子、詩仙李白、宋代大儒朱熹、明朝皇帝朱元璋、紅樓夢作者曹雪芹……等,本質上早已從最初的口水戰,逐漸演變成旅遊資源的爭奪。 \n 對此,不少大陸分析人士均一針見血的指出,各地爭奪這些歷史名人,其實背後都有著巨大利益的盤算,是典型的「文化搭台、經濟唱戲」。特別是在中國政府大力宣揚要各地發展特色旅遊事業的今天,藉由歷史名人效應來拉動、炒作地方旅遊,無疑是一樁合算的買賣。 \n 就以最近挖掘曹操墓大為馳名的安豐鄉西高穴村,其真偽雖還有待論定,但經濟效益已經提前顯現。自消息傳出開始,造訪該村的遊客絡繹不絕,當地村民擺攤做起相關小生意,收入頗豐。有專家預測,曹操墓為當地帶來的經濟效益,可讓該村提前10年實現小康生活。這對一個只是輸出農民工、靠天吃飯的內陸村莊來說,是一個巨大的誘惑和「錢」景。 \n 這就很能理解各地方政府不惜血本也要搶到名人的心態,有時甚至是「先做先贏,(項目)上了再說」。像福建龍溪縣、建陽市和武夷山市,以及江西婺源市各自使出全力,匯聚總量超過40億元人民幣的資本,在當地藉由打造朱熹故里為名推展地方旅遊,就可知道地方搶奪名人的肉搏戰有多麼激烈。 \n 當然,過程中也會出現讓人失笑的光怪陸離場景。典型案例之一為山東省陽穀縣、臨清縣和安徽黃山市爭奪所謂的西門慶故里。 \n 「西門大官人」何許人也?相信看過水滸傳與金瓶梅的讀者都不陌生。這件爭奪案讓人感到匪夷所思的特殊之處,在於西門慶不像其他早已載入史冊的名人,他僅是一個虛構的文學人物,談何「故里」? \n 其次,與其他正面形象的歷史名人相較,西門慶作為一個聲名狼藉的負面人物,在數百年流傳後,竟成為地方政府爭先認養的熱門貨,甚至被視為文創產業英雄,只能讓人目為咄咄怪事。也足證大陸當前名人瘋過程中不夠理性、追逐利益為先的一面。

  • 經濟效益 村落提前10年小康

     儘管河南安陽曹操墓真偽備受爭議,但不可諱言它的發現的確為當地帶來一片「錢」景。有學者認為,曹操墓為當地帶來的經濟效益,可以使高陵所在地安豐鄉西高穴村提前10年實現小康。 \n 中新社報導,河南省商業經濟學會副會長宋向清認為,曹操高陵有望成為下一個旅遊熱點,並且使西高穴村逐步形成「一主、兩輔、三補充」的經濟產業格局:「一主」即以旅遊經濟為主,根據未來的發展趨勢,曹操高陵將成為安陽繼殷墟和紅旗渠之後第3大旅遊熱點。 \n 「二輔」即以三國文化為主的文化產品開發,以安陽優勢資源為主的土特產品開發。這2項輔助專案的系列有序開發,不僅豐富了曹操高陵景點的觀賞內容,而且可以直接帶來龐大的經濟效益。 \n 「三個補充」與旅遊產業相配套的賓館酒店業、交通運輸業和餐飲業的高起點開發和建設。其實,自去年12月27日曹操高陵得到認定後,慕名而來的遊客便絡繹不絕,當地村民擺攤作小生意,收益頗豐。

  • 專家:西高穴大墓不是曹操墓

     位於河南安陽縣安豐鄉西高穴村曹操墓於12日恢復挖掘,但由於1號墓幾無發現,加上2號墓甚至挖出「陶豬圈」,讓外界不禁質疑曹操生前還養豬?另外,一顆價值人民幣千萬元的翡翠珠,更被專家推證不符曹操薄葬要求,上述種種謎團,使曹操墓真偽再度引爆話題。 \n 中國考古界權威、前中國考古學會理事長徐蘋芳接受《東方早報》專訪時斷定,西高穴大墓不可能是曹操墓。「很多東西是從盜墓賊手中繳獲的,他騙你怎麼辦?盜墓賊手中繳獲的東西怎麼可能作為考古證據呢?」 \n 12日,央視直播安陽曹操墓開挖,共發掘2處考古現場:1號墓和2號墓,2號墓即去年底被河南省文物部門認定為曹操墓的墓葬,1號墓即是與2號墓並列的另一大墓。 \n 今年初,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所所長王巍曾表示,1號墓未充分發掘,是無法斷定2號墓主為曹操的原因之一。但由於被盜嚴重,12日,1號陪葬墓除了出土一把銹蝕鐵劍外,並無出土其他文物。 \n 還有專家提出,1號墓根本不是墓,僅是一個陪葬坑,但這個時代不應該出現陪葬坑,此種規制專家們也從未見到過:找不到它的墓室、棺槨,甚至連墓磚都沒有發現,卻擁有墓道和陵門。 \n 對此,始終持正面態度的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考古研究所前所長劉慶柱依然堅持己見,「1號墓的重要性顯然不能跟曹操墓相提並論,跟曹操墓的定性也沒有關係。」 \n 帝王陵怎有陶豬圈? \n 專家提出的另一質疑點還有,考古隊在「曹操墓」中居然還發現陶豬圈。 \n 徐蘋芳說,「陶豬圈是漢代世俗社會的一個標誌性文物,但陶豬圈不大可能出現在曹操墓,或者說,越是帝王陵的墓葬,越不可能有這種東西!」 \n 一位考古專家也說,陶豬圈是家庭飼養的象徵,此前大多出土於一些村莊的遺址,反映了漢代「事死如事生」的厚葬禮俗,但在魏武王的墓中,出土陶豬圈可能嗎?直播當日,在現場的河南省文物界人員對此同樣語焉不詳。 \n 此前出土的8件刻有「魏武王」字樣的文物,一直被認為是確定墓主為曹操的直接證據,但徐蘋芳指出,「常所用」包括東西和衣服,是最高統治者送給他的大臣或者親屬作為紀念用的,在東漢時期非常常見,《後漢書》裡面就有一些記載。墓中有「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石牌解釋為墓主人得到魏武王饋贈後,覺得非常珍貴才一直帶在身邊更說得通,如果墓主人是曹操,反而不大可能隨葬這樣的石牌。 \n 魏武王不需盾牌防身 \n 而最先發掘的半塊石牌「(魏武王)常所用長犀盾」,在一些研究者看來也是這一墓葬並非曹操墓的反證之一,因為曹操身為魏國最高統帥,並不可能需要盾牌防身。 \n 就在各界出現質疑聲音的同時,安陽政府則宣布,將在近期建設高陵遺址博物館,後修建曹魏及三國文化遊園。據悉,為保護曹操高陵,安陽已經投資1600多萬元人民幣。

  • 高維安保挖掘順利 村民連夜割麥

     為確保開挖直播順利進行,河南安陽地方政府出動大批民警、武警嚴陣以待,未持有當地政府的通行證不能進村。當地政府還要求曹操高陵周邊200公尺範圍內不得有雜音,要求周邊村民在11日夜間割麥。而安豐鄉村裡的紅白喜事,也一律由鄉政府協商安排順延。 \n 據中新社報導,昨天全國各地的媒體、民眾及曹操的粉絲們紛至沓來。來自安徽亳州的一名「曹客」說,得知曹操高陵開挖,特意開車趕來,他說「曹操出生于安徽亳州,中國人歷來推崇魂歸故里,曹操墓在安陽這一說法我一直不大相信,這次專程來一看究竟。遺憾的是不讓進去。」

  • 曹操高陵1號墓主 12日揭謎

     眾所關注的安陽西高穴村「曹操高陵」1號墓主身分,謎底即將在12日「文化遺產日」揭曉,中央電視台將直播發掘過程。為了製造轟動效果,目前安陽當局對整個1號墓,配置12名安陽縣保安公司人員,進行24小時不間斷嚴密保護。 \n 《鄭州晚報》8日報導,曹操高陵1、2號墓出土,已基本確定2號墓的主人是曹操。那麼與2號墓並列,形制規模相差不多的1號墓的主人是誰?又有誰能在死後與曹操並駕齊驅?引起各方好奇。而1號墓也只是曹操高陵的其中一座墓地,整個陵區到底面積有多大,有沒有其他陵墓,也有待進一步發掘。 \n 負責曹操高陵發掘現場後勤和綜合協調的安陽工作人員鄭虎山說,「12日上午,從9時開始一直播到12時半,共3個半小時。還要與北京演播室進行互動,有8位專家參與,王立群教授就是其中之一,4位央視著名主持人參與支持。」 \n 他指出,目前的工作是將墓室上方的回填土清除,已經到了墓室門口,直播當天,將打開墓室。「有一點可以確定,一號墓室非磚室結構。」 \n 負責曹操高陵發掘的考古隊長潘偉斌今年初曾表示,1號墓的發掘工作量僅進展到1/3,而且還沒有找到證據可以證明墓主人的身分。 \n 考古隊的專家普遍認為,1號墓的主人可能是曹操的大兒子曹昂;因為曹昂在一次大戰中戰死,連遺骨都沒有留下。「很可能是個衣冠塚。」 \n 也有專家主張,1號墓可能是曹操愛妃的墓室。因為,如果1號墓是曹昂的墓葬,父子地位不一樣,該墓地不應該與曹操高陵在同一水平線上,只能在曹操墓的前或後的位置。 \n 先前在1號墓中曾發掘出一把鐵劍,有人認為,曹操生前喜歡兵器,懷疑1號墓是兵器塚,對此,多數專家持否定態度。

  • 曹操熱潮 盡現大三國特展

    曹操熱潮 盡現大三國特展

     大陸文化旅遊要看三國,三國文化旅遊要看曹操。曹操故里之爭已涉及河南永城市和安徽亳州市,2009年曹操墓驚天破土後,又引發了安徽亳州市與河南安陽市的墓地之爭。現正在台北歷史博物館舉辦的「英雄再起─大三國特展」,即展出安陽曹操墓發掘經過。 \n 此外,展出內容還包括曹操的書法真跡拓本、以及甘肅武威出土的東漢《青銅車馬儀仗隊》,讓觀眾可揣摩曹操出巡時的龐大陣仗。 \n 行政區域劃分歸永城 \n 三國時代,英雄輩出,繼諸葛亮、趙雲的故里之爭後,一代梟雄曹操成為下一個地方政府爭搶對象,豫皖2省3地正展開一場從曹操故里到墓地的爭奪戰。 \n 《中國經濟周刊》報導,2009年8月,「中國秦漢史研究會第12屆年會暨國際學術研討會」在河南永城舉行,部分與會歷史學者認為,曹操和華佗的家鄉原來確屬譙郡(安徽亳州)管轄,但按照現今的行政區域劃分,兩人的家鄉已被劃在河南省境內。 \n 永城市漢文化研究會某副會長更是放言,曹操出生在永城,而且在亳州置下房產。河南永城利用這場研討會聲稱「曹操故里在河南永城」,一舉點燃曹操故里爭奪戰。 \n 亳州推動3曹故里 \n 近10年,大陸各地紛紛大力推動文化旅遊,而文化旅遊的產業價值包括4個層次:被列為地區優先發展的戰略性支柱產業;服務於區域發展的戰略佈局;區域和城市的名片;城市行銷。 \n 不同於河南永城,自古被視為曹操故鄉的亳州,一直將文化旅遊產業視為新興的支柱產業,而「三曹故里」(曹操、曹丕、曹植)便是其含金量最大的城市名片。 \n 據公開資料顯示,亳州的「三曹故里」匯聚了眾多文化旅遊的大項目,主要有3:第一,曹操故居,總投資3320萬元(人民幣,下同),占地60畝,包括曹府廣場,大門,內宅(寢室、東西廂房)等,該項目建成後,預計年參觀人數20萬,年均旅遊收入680萬元。第二,曹氏莊園,總投資約5.067億元。第三,亳州古城旅遊開發項目,建設期為2009年至2013年。 \n 帝陵商業價值列第6 \n 亳州對曹操故里的文物保護也頗為用心,自1990年代以來先後投入文保資金60多萬元,加固維修被譽為「地下長城」、5400公尺長的曹操地下運兵道。 \n 2009年,從文化旅遊角度可以稱得上「曹操年」,因為他的生死之地均成為海內外輿論關注焦點。就在曹操故里之爭爆發不到3個月,2009年12月,曹操墓在河南安陽被發掘,旋即引發全球媒體關注。 \n 安徽亳州對此感慨萬千,因為其境內有曹操祖父曹騰墓,還有曹操父親曹嵩、長女曹憲等數10座曹氏家族陵墓,但就是少了曹操一人之墓。 \n 今年初,中國社會科學院進行鑒定後,基本確認曹操墓在河南安陽,3月,曹操墓入選河南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據估算,在考古最終確認和開發條件完善之後,曹操墓的商業開發價值至少有4.2億元,在「中國帝王陵商業價值排行榜」中,名列第6。 \n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5月,曹操族子曹休之墓在河南洛陽被發掘,這也是曹氏宗族在亳州之外的重要陵墓遺址,進一步擴展了曹氏宗族的分布區域,在很大程度上,動搖了「曹操是安徽人」的說法。 \n 旅遊開發 難跨省整合 \n 就這樣,一時間,曹操的故里和墓地被河南從安徽手中包攬而去。其實,安徽與河南2省3地亦想合作開發曹操旅遊,但是跨省進行文化旅遊開發,現在缺乏足夠多的政策路徑和制度安排。 \n 據史料記載,曹操死後葬在他的發跡之地鄴城周圍,即今天的河北邯鄲臨漳、磁縣,河南安陽一帶,因此,除了上述2省3地,曹操旅遊更涉及到河北省如何實現跨省整合曹操旅遊,以至於多省合作開發三國文化旅遊,成為大陸當前文化旅遊所遇到的主要瓶頸之一。

  • 被盜文物 3天出境 漂白買回

     (文接C6版) \n 有盜墓,當然就有反盜墓。如明太祖朱元璋。在明朝朱國楨所著的《皇明大政記》指稱,朱元璋出殯那天,13座城門同時抬出棺材,以混淆視聽。 \n 而秦始皇陵則設有防盜結構;秦二世為防陵墓結構和封藏洩露出去,採取殺害全數工匠和送葬者的手段;孔子的墳西側則有弟子為其設的5座假墳;曹操施行「薄葬」(平地深埋,陵內無藏金玉珍寶)等。 \n 大陸古墓被盜事件層出不窮,2009年最轟動的考古發現──「河南安陽曹操墓」就是其中之一。2005年底,安陽當地傳出有古墓的消息不久,一批批盜墓者便蜂擁而至。 \n 墓地築牆 偽裝成工廠 \n 2006年起,當地派出所陸續破獲5批盜墓集團,一共38人,追回漢代畫像石;題刻有「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刀」圭形石牌;題刻有「魏武王常所用慰項石」石枕等珍貴文物,而刻有「魏武王」字樣的文物,也成為判斷墓主為曹操的最直接證據。 \n 另外,近期位於洛陽邙山的三國名將、曹操族子曹休墓被發掘後,考古人員發現,墓室及甬道上方竟有多達6個盜洞,各墓室內每塊重達50多斤的地磚也不翼而飛,僅後室殘留少量。 \n 堪稱大陸「第一巨型地下博物館」、擁有密集古墓群的湖北地級市荊州,更是到處都有盜墓者光顧過的痕跡。荊州還流傳著這些口頭禪,「要想富,挖古墓」、「辛辛苦苦幹一生,不如一夜挖個坑」。當地人實在看不下去,在網路上發帖呼籲:救救荊州。 \n 對於盜墓產業鏈,大陸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李健民如此描述:一聽說發現古墓,文物販子就會在第一時間趕過去,並先支付盜墓者幾萬到十幾萬元不等的訂金,無論能否盜出有價值的文物,這筆錢都不收回;如果盜掘出的東西有價值,還會再加錢。 \n 鑑寶收藏節目 受指責 \n 有些具規模的盜墓集團,還會動用衛星定位儀和雷達,出入有專車;有的甚至會在墓地上方砌起高牆,建座煙囪偽裝成工廠,以便在裡面「安全」盜掘。 \n 前大陸國家文物局副局長張柏曾透露,據近幾十年來的初步統計,大陸被盜古墓有20萬座左右,其中王侯級墓葬的被盜率,更高達90%以上。 \n 李健民說,「盜墓、文物走私行為,已經嚴重損害了我們國家和民族在國際上的形象。」在國際市場上,大陸文物工作者的地位非常尷尬,因為他們不得不經常面對這樣的恥笑:「你們(大陸)現在自己被盜掘走私出去的文物,要比過去被劫掠和歷代走私出去的文物多得多。」 \n 另外,時下大陸一些主流媒體紛紛推出「鑑寶」、「收藏」節目,也被考古專家們指責掀起民間收藏熱,刺激一般民眾加入盜墓行列,根本是在變相鼓勵盜墓行為。 \n 其實,大陸的盜墓現象,在先秦時期就已十分常見。秦國丞相呂不韋主編的《呂氏春秋》中,便記載了大量墓地被盜的史實。 \n 曹操靠盜墓 養兵3年 \n 而盜墓史上最著名的2個盜墓者,就是曹操和孫殿英。當年,曹操盜墓斂取大量財物,用於軍隊的開銷,為提高盜墓效率,還在軍中設立盜墓史上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軍方盜墓機構。這個「盜墓辦公室」成立後,隨著曹軍不斷轉移「戰場」,走到哪裡便盜到哪裡。據史料記載,曹操用盜墓得來的財寶,養活了手下大軍近3年之久。 \n 而在大陸現代史上,最為猖狂的就是民國初年軍閥孫殿英破壞性盜掘清東陵。1928年6月,孫殿英派兵進駐清東陵,用炸藥炸開墓道口和墓門,將墓中隨葬品洗劫一空,還把慈禧的屍體搬到棺外,扒走所有衣服和飾物,就連一些房屋天花板上的木材都被卸下搬走。 \n 國際走私收藏 是推手 \n 計顯示,在全球47個國家、218家博物館的藏品中,有164萬件大陸文物,而這個數字僅是全世界所有私人收藏量的1/10。 \n 著名收藏家、作家吳樹在紀實文學《誰在收藏中國》一書中提到:在所有的流失文物中,盜墓的獲得比例接近百分之百,但在文物市場的商業鏈條中,盜墓者是處在最底層的,非理性、趨利性的文物收藏運動和國際走私,才是導致盜墓災難性猖獗的直接推手。 \n 由於收藏東方文物在海外是身分的象徵,因此,一件不起眼的文物,到了海外幾經轉手、炒作之後,都會產生意想不到的巨大升值。 \n 通常在盜取的文物到手後,盜墓者會盡快找到安全又出手大方的買家,而將文物走私出境,是他們最常用的做法。一般情況下,從古墓中盜出的文物,1小時就能出手,3天即能2次轉手,讓文物出境。 \n 走私出境 升值幅度大 \n 文物出境的路徑,一條是從廣州、深圳等地的海關運出;另一條是先將文物匯集到河南、陝西、甘肅等幾個文物集散地,之後取道香港、台灣,運往世界各地。 \n 《誰在收藏中國》一書中指出,這些文物被走私到外國後,文物販子或盜墓者會再想辦法把它們買回來。由於文物回流不必經過海關審查,再加上對回流到大陸的文物,進行買賣是合法的,使得被非法盜賣的文物最終披上了「合法的外衣」。 \n 當前全球文物收藏量達萬件以上的文物商約3000人,這些不同國籍的大老闆,掌握交易網絡。從各個國家盜掘出的地下文物,轉手4、5次後到達他們手上,然後被堂而皇之地炒作、拍賣,然後收藏,而盜墓者也將永遠逍遙法外。

  • 史學家確認 安陽曹操高陵判斷正確

    河南安陽曹操高陵真偽激辯多時,3日,中國秦漢史研究會、中國魏晉南北朝史學會,召開兩會會長聯席會議,與會史學者們從西高穴2號大墓周邊地理環境及地望、墓葬形制、規格、刻銘石牌、出土遺物等證據認為,曹操高陵判斷正確、定性準確。 \n新華社報導,與會專家認為,墓葬中出土的「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魏武王常所用挌虎短矛」等刻銘石牌,是非常確切的考古依據。據《三國志.魏書.武帝紀》,在曹操「薄葬」遺令之後,明確記載「謚曰武王。二月丁卯,葬高陵」,而「挌虎」是體現當時風尚的行為。其中所謂「常所用」,是當時上層社會的習用語。以「常所用」兵器隨葬,與曹操要求「斂以時服」的原則一致。 \n專家認為,安陽曹操墓的發現,不僅有利於史學界對曹操作出客觀評價,證明文獻所載曹操生前節儉、死後薄葬、重武、尚武,以及政治廉潔、重民思想,還為研究漢魏歷史提供了難得的寶貴實物證據。 \n專家建議,儘快整理現有考古材料,出版發掘報告,以供歷史學者和考古學者進一步研究;同時對可能存在的陵園及陪葬墓等,展開考古調查勘探工作,在此基礎上,制定全面科學的保護規畫。

  • 復旦大學採集 曹操後裔DNA

    復旦大學欲以現代曹姓男子DNA(去氧核醣核酸),驗證河南省安陽縣曹操墓中男性遺骨身分是否為曹操,自1月發出徵集令後,有100多名曹姓男性赴實驗室接受DNA採驗。該校現代人類學教育部實驗室博士生導師、副教授李輝指出,僅這些不足以驗證曹操身分,未來總採集人數至少要達到上千人。 \n《瀋陽晚報》報導,隨著考古學者認定河南省安陽縣安豐鄉西高穴村西高穴墓為曹操高陵墓之後,陵墓真偽引起社會廣大關注。自稱「曹操七十代孫」的曹祖義3月8日遠赴上海捐獻DNA。他說,「我們都是曹髦的後代,曹髦是曹操的曾孫,曹操應該是我們的高祖。遼寧省東港市大孤山、岫岩等地,都有曹姓族人,僅東港市就有3、4千人,各地加起來上萬人。」 \n雖然已有百餘名曹姓男性捐獻DNA檢體,但李輝說,還不足以驗證曹操身分;原計畫提取800多位曹姓男性DNA,現有30多位有家譜的曹氏後人,從每個家譜所在地區再採集50人的DNA,總採集人數增至1000多人。 \n李輝指出,國際上已經能分析研究兩萬年內的骨骼DNA,曹操距今不過兩千多年,肯定能成。《北京晨報》報導,河南省文物部門曾多次表明並未委託任何單位進行DNA驗證,李輝表示,復旦確實沒和他們合作,這並不會影響他們的研究進度。

  • 陸學者:曹操非夏侯氏後裔

    大陸用DNA技術查驗曹操墓真偽的研究,有新進展,研究人員指出,曹操並非夏侯氏後裔,曹家譜系也真的存在,推翻了歷史上的說法,春節後將根據譜系確認的重點區域,進行曹姓男子的DNA採樣。 \n曹操的祖父是大宦官曹騰,歷史傳說曹操的父親曹嵩是曹騰的養子,本姓夏侯。對此,復旦大學歷史系教授韓昇表示,多項歷史考證顯示,曹操並非夏侯氏後裔,的確是曹氏家族後人。如果這一歷史考證能得到DNA檢測結果的科學驗證,那麼,史學界將不再會有任何爭議。 \n古人都從宗族過繼養子 \n韓教授說,古人過繼原則,都是從宗族中其他家的孩子過繼。根據歷史考證,曹氏家族其他人也都是從宗族中過繼養子作為子嗣,因此,曹騰不可能從其他家族過繼一個養子。另一方面,根據歷史考證,曹騰雖然是宦官,但他也有兄弟,因此,可以排除曹操源于夏侯氏。 \n韓教授指出,西晉政權取代曹魏時,曾對曹操家族進行族誅,一般人以為那曹操家就沒人了啊。然而,西晉的開國功臣都是來自曹魏政權,使得他不能對曹操政權進行非常血腥的殘殺,這就讓人相信,曹操家族並沒有滅門,留傳下來的曹氏族譜和傳承不是沒有根據的。 \n據悉,大陸的曹家族譜共285件,上海圖書館收藏了118件。透過家譜的調查,可發現「曹操後裔」可能出現的區域以及歷史上「曹操後裔」可能遷移的路線。 \n復旦大學已大致確定了三處最接近曹操後裔的DNA採樣地點。其中最重要的地點是漢代的沛郡(現為江蘇北部、安徽、河南交界的地方等),因為這裡曾是曹操主要的活動區域。其次是長江沿岸流域包括浙江、湖南、江蘇、上海等地。根據現有族譜分析,曹操後裔大量遷移至此地區。此外,山東靠近江蘇地區也有不少曹氏人自稱是曹操後裔,也將作為接下來DNA採樣地點之一。 \n三處DNA採樣 比對骨骸真偽 \n研究人員指出,目前已有50個曹姓男性志願者參加DNA採樣,但也坦言,僅這些人,要找到曹操後代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為全大陸姓曹的有770萬人,扣除西北等和曹操生活的領域不大相關的區域,至少還有200多萬的曹姓人群。 \n據了解,春節後展開的DNA採樣工程,將在三處採樣地點各取30至50人的曹氏男性樣本,在完成研究之後,再去亳州曹氏宗族墓提取曹氏古DNA樣本進行比對,最後再與安陽方面接觸,得到疑似曹操骨骸古DNA。只要測出該骨骸主人是來自曹氏,那就能確定他就是曹操,因為除了曹操這樣的王,沒有人能擁有這座墓。

  • 中國青年報-地方政府的掘墓熱情為何高漲

    今日有兩則新聞,比較起來閱讀甚為有趣:一是1月27日《揚子晚報》消息說,南京高淳縣固城鎮10餘座漢墓被毀,盜墓賊系使用挖土機挖開墓坑,考古人員表示,開挖土機盜挖古墓群,是盜墓史上第一次出現,性質相當惡劣;二是同日的《重慶晚報》消息說,繼河南安陽於去年12月27日宣布發現曹操墓之後,彭山、成都、奉節三地就開始為劉備墓的地址爭執不下。 \n都是受了曹魏高陵的刺激,都想在古墓經濟裡分一杯羹,所不同的,只是盜墓賊開的是挖土機、地方政府爭的是合法開採權而已。 \n挖墳熙熙皆為利來,掘墓往往皆為利往。毋庸諱言,曹魏高陵被高估的經濟價值和被放大的眼球效應已讓很多地方艷羨不已。古墓經濟的優勢是明顯的:環保生態,獨家專利,又能賺錢又立牌坊,還無須招商引資。坐地生財的買賣,很有蠱惑性。 \n如果把掘墓比作一個網游,則很多地方政府已然上了「網癮」,病得不輕。但問題是,就算個個挖得盆滿缽滿,沒有實體經濟支撐,大家都挖墳掘墓去了,滿世界的珠寶古董又能兌換什麼呢? \n盜墓的自有公安司法部門去解決。當然,誰也不能壞了地方政府的好事。眼下,地方兩會正如火如荼,這些掘墓遊戲裡趕進度的花活兒,都拿出來討論晾曬過了嗎? \n(摘錄自《中國青年報》2010-1-28,作者宋桂芳)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