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宋京華的搜尋結果,共05

  • 害京華城痛失百億 柯P擺爛愧對129萬股民

    害京華城痛失百億 柯P擺爛愧對129萬股民

    \n攸關129萬股民權益的京華城容積率爭議,最近引發熱議,監委也介入調查。京華城雖向台北市長柯文哲說明,指扁馬時期容積率原本是560%,後因郝市府惡整、建商介入,硬拗成392%,盼柯P昭雪「沉冤」,否則損失至少百億元;但市府開出「整體開發」等近乎刁難的條件,才願意「有條件支持」。多位律師看不下去,連馬市府的法規會主委陳清秀,都批評市府違反都市計畫規定,自打嘴巴。 \n \n 「哇,容積率怎麼突然縮水168%!」2010年全球最大球體商場京華城想要提升營收,台灣摩鐵龍頭、薇閣汽車旅館也有意進駐,雙方一拍即合,向當時的郝龍斌市府團隊申請放寬用途限制,結果不但被駁回,郝市府還指稱,京華城的容積率只有392%,並非申請書上所填寫560%。這縮水168%,價值可能上百億元,讓京華城129萬股民急得跳腳,一場「還我容積率」的陳情大戰,就此揭開序幕。 \n \n \n捐地3成 換容積560% \n \n本刊調查,緊鄰大巨蛋、松山菸廠、台北市營業面積最大的京華城購物中心,基地面積近5,000坪,前身為唐榮鐵工廠。1987年威京集團旗下的京都公司買下土地,1991年北市府公告,該工業區變更第三種商業區用地(簡稱商三)。1996年,京華城向京都公司買下土地,1997年把西南側占全區30%的土地,捐給北市府作為回饋,依目前市值估算,高達192億元。捐地30%前,該基地容積率392%;捐地之後,其餘70%土地的容積率則為560%(392%除以70%),全案限定只能作公共服務空間、國際購物中心、國際觀光旅館、辦公大樓、文化休閒設施、停車場共6種用途,住宅則不在核准範圍之列。 \n \n1998年市長陳水扁要求加碼回饋,京華城花2.2億元在捐出的土地上,建造台北偶戲館及地下停車場,市府才核發京華城建照,陳水扁及行政院長蕭萬長還參加動土典禮。 \n \n但2001年京華城開幕後,百貨商場營運不如預期,陷入虧損困境;2010年,薇閣汽車旅館擬承租京華城部分樓層,卻受限汽車旅館屬「一般旅館」,而非6種限定用途的「國際觀光旅館」,威京因此提細部計畫變更案,盼增加營業別。但北市府審查資料後,指容積率並非申請書所述的560%,而是原始未捐地前的392%,斷然予以退件,京華城的容積率風暴,就此展開。 \n \n「容積爭議,源自郝龍斌挾怨惡整,加上西北側土地有建商插旗,使問題複雜化,京華城及129萬廣大股東深受其害。」威京集團總管理處協理宋堃仁說,京華城提細計變更時,北市府正推出雙子星案,威京集團也參與競標。原本由郝龍斌最中意的「太極雙星」團隊得標,卻因為是空殼公司,最後無法履約,按理說該由第二名、威京集團旗下的中華工程遞補,但郝市府多方阻撓。 \n \n \n雙子星案 槓上郝市府 \n \n宋堃仁說,當時郝龍斌找人傳話給威京集團主席沈慶京,「雙子星(標案)或京華城(容積率560%)2擇1」,但沈堅持繼續投標雙子星,還花數百萬元刊報紙全版聲明質疑郝,郝不敢回應雙子星案,卻持續惡整京華城容積率,6度以不同理由退件細計變更案,還誤導成「京華城6度向郝市府申請提高容積且要蓋豪宅。」 \n \n容積率風波,除了官員惡整,還牽涉到其他建商的攪局。京華城興建時,原本威京集團依照市府要求,欲連同西北側多數為私地主的700坪基地「整體開發」,卻因整合困難,市府在1996年同意西北側列第二期開發。 \n \n威京集團法務經理陳俊源說,久揚建設約2011年起,以兆喆建設名義,購入京華城西北側約62%土地,再以陳姓小地主名義,結合民代向市府陳情,要求解除威京集團的整體開發權,後來都委會於2014年1月23日通過,當時威京曾提行政訴訟反對,被法院判敗訴。換句話說,北市府早在3年前,就因為久揚的運作,切斷了京華城與西北鄰地整體開發的關係。 \n \n「久揚介入軌跡非常清楚。」陳俊源說,2014年市府解除威京開發權之後,久揚透過各種方式,要求爭取62%土地作次分區先開發、解除6種用途限制,欲蓋豪宅皆未果。因久揚的土地不完整,又有建築高度限制,連392%容積都蓋不滿,在容積率爭議中,刻意主張392%,一方面給其他地主壓力,也把京華城拖下水。 \n \n京華城除了威京集團外,還有開發金、兆豐金等12家上市櫃公司,合計股東129萬人,為了容積爭議,組成了京華城股東自救會,2013、2015年兩度陳情監察院。監委約詢當年擔任北市都發局長的行政院政委張景森、時任都市設科長的北市副市長林欽榮,以及現任都發局長林洲民等人,依他們證詞,在去年初發文糾正市府應認定基準容積率為560%;而京華城也在柯文哲上任後,再提送細部計畫變更案進市府,爭議似乎可望平息。 \n \n \n監院糾正 柯團隊唬弄 \n \n但去年6月,北市議員高嘉瑜突在臉書砲打張景森等人,質疑柯P要開後門,讓京華城提高容積,改建豪宅賺暴利。張景森立刻上高的臉書回嗆「別學下三濫政客」。儘管京華城一再聲明,改建豪宅根本是子虛烏有,而且從未要求提高容積,柯市府則使出「拖字訣」,發函請示內政部,內政部則函釋「依據監察院糾正文內容審慎處理」,形同確認容積率560%。京華城董事長陳玉坤也率高階幹部開記者會,呼籲柯市府儘速依內政部回函,遵循監察院糾正文,還京華城公道。 \n \n市議員應曉薇則在6月6日質詢柯P,直指當年提出將西北側劃出的陳姓小地主,其實是久揚建設利害關係人,如今久揚以蒐購約62%土地借貸高達13億元,根本就有陰謀;柯也同意「這個大有問題」。不料,市府在6月8日接受監委質問後,表面上公告「有條件支持560%」,卻附上全案須「整體開發」的條件,而且強硬表示,如京華城不認同,得以法律途徑處理,以打官司卸責的唬弄心態相當明顯。 \n \n對市府的決定,宋堃仁說,2014年久揚運作,由市府提案解除一、二期整體開發,如今市府又要一、二期綁在一起,不但自相矛盾,法令站不住腳,也不符威京、久揚及其他私地主的意願,就像當初夫妻經法院判離婚後各自婚嫁,現在法院又說兩人必須當夫妻,根本強人所難,「有條件支持560%」實為空頭支票,非常莫名其妙。 \n \n宋堃仁調出歷年文件舉證,1991年市府公告內容指「容積率依整個基地面積計算為 392%(70%×560%),但不應損及其原已申請執照之樓板面積(共120,284.39平方公尺,編按:約36,385坪)為標準」,就是表述捐地前整塊地的容積率為392%、捐地後剩下70%,容積率為560%;但部分市府官員硬拗,這個「表述」是「計算式」,連柯P也被矇蔽。其實都委會討論時,曾有市府官員質疑都發局,若392%是算式,那麼以捐地50%試算,容積率就是280%(50%×560%),天底下哪有捐地愈多(比京華城捐30%多),容積卻愈少,只剩280%的道理? \n \n京華城董事長陳玉坤也說,柯文哲在4月26日居住正義論壇曾指「京華城容積率一鬆手就是100億元」,意指京華城將獲得暴利,這絕非事實。當初京華城捐地加捐款,現在土地市值近192億元,但市府卻錯誤解讀容積率,因土地權益減損,京華城銀行的資產評等與信用評等都降低。民代以「改建」等謠傳抹黑,也衝擊廠商簽約進駐意願。柯市府若繼續擺爛,損害129萬股東及京華城權益,監院應糾正、彈劾或糾舉官員。 \n \n \n官員律師 皆挺京華城 \n \n曾在馬市府擔任法規會主委的法學教授陳清秀也表示,此案當時沒爭議,有歷年文件可查閱,監察院也約談承辦科長作證,因文字表達有點複雜,才用整體392%,再括弧寫70%土地為560%。如今市府將捐剩的70%地以392%看待,根本沒誠信;難道市府願退還捐地?此外,市府在2014年以「本區目前已無整體開發需求」自行提案,通過一、二期各自整體開發,如今又要求京華城必須整體開發,根本自打嘴巴,也違反都市計畫,「若我還在北市府,會主張無條件560%才有道理」。 \n \n名律師李永然則認為,當年捐地30%,變更為商三,容積就是560%,都市計畫書核定具行政處分性質,不能變卦;而且基於信賴利益保護,現在不應再附加整體開發,否則違反行政程序法信賴保護原則。 \n \n另一名律師陳修君也說,市府6月8日的說法已某種程度承認560%,間接否定392%。至於「整體開發」是政府賦予開發者的權利,不應視為支持560%的條件。此案有監察院調查,足以釐清真相,官員不應找理由推拖。 \n \n更關鍵的是,此案涉及人民對政府的信賴,若以 1997年捐地,價值近192億的約定,過了20年就一筆勾消,政府信譽豈不蕩然無存?北市府多位官員私下認同容積率560%,柯P卻為保護少數侵害京華城權益的官員,不願更正,如此公然與129萬股民為敵,不但聲望恐再創新低,連任之路也會格外艱辛。 \n \n \n更多精采內容,詳見本期《周刊王》,最新166期隨刊附贈「芭蕾舞嫩模 米樂兒」跨頁性感海報,值得珍藏。雜誌內還附超商折價券,幫您激省810元,粉絲切勿錯過,詳情請參看周刊內活動頁。 \n

  • 張愛玲晚年不寒酸 坐擁近千萬遺產

    張愛玲晚年不寒酸 坐擁近千萬遺產

    民初文人宋淇之子宋以朗在《宋家客廳——從錢鍾書到張愛玲》一書中記述,張愛玲的遺囑執行人林式同,在張愛玲去世後整理其遺物品時有列有一張清單,上頭註明瞭張愛玲擁有花旗銀行、美國銀行等有六個銀行戶頭,而林式同在洛杉磯市遺產承辦法庭辦理完手續後,共取出約2.8萬美金(約台幣86萬),並按張愛玲在遺囑上的要求,把這筆現金全部匯給了宋淇夫婦。 \n \n《京華時報》指出,張愛玲的喪葬費及清理費、遺物運費共花了1.168703萬美金(約35萬台幣),由宋淇夫婦另付給林式同。 \n \n「這筆錢在當時不算多也不算少」,宋以朗表示,張愛玲的晚年生活並非外界所說的那麼寒酸,他查閱了張愛玲與父母的通信,信中曾提及財務報告,宋淇也曾在香港幫張愛玲買過一些外幣並存款,且母親鄺文美也為張愛玲開立過銀行戶頭,其中有一張鄺文美寫的字條,寫著E.Chang的銀行外幣存款為32萬多美金,這在1995年相當於248萬港幣(約992萬台幣),是一筆相當可觀的數目。若將兩筆帳務加在一起,張愛玲共擁有近270萬元港幣(約1080萬台幣)的存款。 \n \n書評人曹亞瑟在《京華時報》提到,張愛玲在遺囑中對這筆錢的用途如下要求:(一)是要請宋淇夫婦買些東西做紀念(其實就是作為一種補償,給宋淇夫婦照顧身體),(二)是請高手翻譯她的作品。 \n \n曹亞瑟指出,在張愛玲去世沒幾年,宋淇夫婦也相繼離開了人世。他夫婦二人雖也不富裕,但絕對不會動用張愛玲的遺產來做自己的花銷。 \n \n至於翻譯,除了張愛玲的英文作品《雷峰塔》、《易經》、《少帥》是由宋以朗邀請的譯者、用張愛玲版稅入息支付的之外,其餘翻譯成英文、法文、德文、義大利文、捷克文、日文、韓文、越南文的,都是由國外出版社自行支付翻譯費。 \n \n張愛玲遺留下來的這筆錢,宋以朗先生在她曾就讀的香港大學設立了「張愛玲紀念獎學金」,從2009年開始,每年頒給一位來自大陸或臺灣的就讀文學及人文學科的女學生,額度為5萬元港幣(約20萬台幣)的獎學金。 \n \n另外香港大學也設立了「張愛玲五年研究計畫」,2011年起,每年針對論文、紀錄片等不同形式的創作,給予資助,而論文的補助費用為5萬元人民幣(25萬台幣),紀錄片為10萬元人民幣(50萬台幣);其他還資助了在香港和北京舉行的張愛玲學術研討會。

  • 宋慶齡基金會 吸金炒地皮卅億

     十二日是國父誕辰、也是蒙羞日,大陸以國母為名成立的河南省宋慶齡基金會,疑似在農村以「公益醫保」名義吸金,再拿到城市投資放貸搞房地產,聚斂財富近卅億元人民幣(下同),卻很少做慈善,要不是最近自籌資金四億元,在省會鄭州黃金地段炒地皮,弄了一尊超大宋慶齡頭像,引人側目,此一「慈善大怪獸」不斷膨脹,不知伊於胡底。 \n 《京華時報》報導,近三年來,河南宋基會淨資產呈倍數成長,從○八年十五.四億元,到一○年已達廿九.七億元,居慈善機構榜首,去年總收入十.三億元,但公益支出只有一.三九億元。 \n 河南財經政法大學某教授分析,宋基會主要資金沒有用在慈善事業,財務常年存在高達八成的巨額應收應付款項,又有大量長期投資和債權投資,並不正常。 \n 媒體調查,宋基會成立多家企業生財,業務範圍有房地產開發、擔保、教育、保險代理等,主要由「河南省宋基投資有限公司」掌握,宋基會秘書長張悍東並兼任法人代表。 \n 《京華時報》的報導指出,宋基會旗下的「河南省公益醫保發展管理中心」,幾乎在全省都設立了「公益醫保」分支機構,農民每年繳一萬元可獲得比銀行更高的利息四百元、承辦人抽成八十元,除了一紙《公益醫保證》、還有意外傷害保單,光是漯河市臨潁縣一個村,每年可上繳一八○萬元。 \n 《京華時報》表示,宋基投資公司募款放高利貸,已是業內公開祕密。但因特殊背景,吸金容易,在當地民間借貸市場也幾乎從無損失。 \n 《京華時報》同時表示,向鄭州工商局查詢,發現宋基會若干子公司帳目不清、倒帳,財務複雜,最終流向又不得而知,令人擔心。

  • 強摟宋祖英官員遭免職拘留

     曾在台灣小巨蛋開過萬人演唱會的大陸民歌天后宋祖英,日前參加河南濮陽舉辦的演唱會時,遭當地一名鄉鎮官員王留聚強摟肩膀合影。該官員已被證實遭免職及行政拘留。有網友同情他,認為「王留聚可以被嘲笑,但他有甚麼罪?」 \n 網友反應兩極 \n 《京華時報》報導,事情發生在6月21日,宋祖英參加濮陽舉辦的「愛國歌曲大家唱」演出活動,她在演唱歌曲時,一位中年男子突然奔上台,先站在宋祖英背後,聞歌搖擺,後來就跑到宋祖英左邊,開始摟住她的肩膀。 \n 當場,宋祖英表現鎮靜,保持微笑繼續演唱。主持人曾勸男子下台,但他完全不聽,繼續在宋祖英身旁起舞,非常陶醉。大陸網友「王南方」透露,有了這意外插曲後,後面有男演員上台演出時,也被女觀眾強行擁抱。 \n 事發後,有大陸網友將現場照片傳到網上,引發網友熱議。有網民對強摟宋祖英的官員發起「人肉搜索」,最後發現上台「非禮」宋祖英的是濮陽市高新區胡村鄉政府辦公室主任王留聚,今年38歲,稍早前才被提拔為鄉黨委委員。有網友透露,王留聚在辦公室也經常愛拍抱女同事的肩膀,被曝素質低下,稱其「拍哥」。 \n 針對王的行為,網友分為兩派。有網友表示對此感到非常生氣,「我覺得宋祖英老師當時穿的是軍衣,軍人是神聖不可侵犯的,難道這位王主任不知道這個道理嗎?公然與宋祖英摟肩膀,你還真把她當哥兒們了呀!我鄙視這個沒素質的男人!」另有濮陽網民,怒指「王丟了濮陽人的臉」。 \n 建黨90周年節目播出 \n 但也有網友認為事情沒那麼嚴重,為王留聚抱不平。河南網友說:「擁抱宋祖英說明濮陽人熱情,要是沒人上去和你合影甚麼的你又該說濮陽人不熱情了!一個全國的大明星讓自己的粉絲擁抱一下,這都受不了算甚麼是氣度?」 \n 據濮陽市一政府工作人員稱,當天王留聚的行為令現場很尷尬,宋祖英原本計畫唱3首歌,但當天只唱了2首。坐在台下的眾領導也對王留聚的舉動「很不滿意」。 \n 據報導,這場演出由大陸中央主辦,是慶祝中共建黨90周年的特別節目,將於7月初在中央電視台播出。

  • 陸瘋狂殺人魔連殘害9女 伏法

     大陸一名殺人魔宋京華和哥哥搶劫殺人被捕判刑獲釋後,懷疑女友出賣自己準備復仇,因遍尋不著,結果連續下手殺害8名自認與女友相像的無辜年輕女子以及1名鄰居,北京最高人民法院已宣判宋京華死刑,並已執行死刑。 \n 大陸媒體報導指出,宋京華是內蒙古人,1978年生,初中畢業,宋京華父母在北京做生意,家裡經濟狀況良好,他和哥哥兩人都不急於工作,每天無所事事。1996年宋京華夥同兄長搶劫一名計程車司機並將其殺害。 \n 為被槍斃哥哥報仇 \n 宋京華和兄長被捕後,宋京華的哥哥被判死刑,宋京華因犯案時年僅17歲,尚未成年,法院僅判刑8年,2002年宋京華假釋出獄後,宋京華一想到哥哥「心裡就疼」,他經常到哥哥墳前大哭。 \n 宋京華認為,他和哥哥搶劫殺人時,他有個女友,女友離開第2天,他和哥哥就被抓,而且女友還在出庭時,當過證人,他懷疑是女友出賣他們兄弟,決定替被槍斃的哥哥報仇。 \n 宋京華說,「我就想一定把她殺了,並且碎屍。」可是經過長時間的尋找,宋京華都沒有找到前女友的蹤影,他開始仇恨女性,特別是和前女友長得像的女性,他開始找和前女友相似的年輕女子,想透過殺死這些女子來達到報復的目的。 \n 宋京華為此準備斧子、刀、手套、塑膠布等,並找了一個幫手閻金光。2005年2月,他和閻金光首次作案。此後,他們多次半夜開車出去,先後在北京市豐台、朝陽、平谷、海澱等地區作案。 \n 殺人碎屍手段殘忍 \n 起初,宋京華只是簡單殺人,到了中後期,他還特地在平谷區租了一間平房,專門用來殺人碎屍。由於被害女子的交際圈均很小,有些女子失蹤之後都沒有人知道,直到2007年9月26日下午,宋京華劫殺了與他熟識的杜姓女鄰居,才得以破案。 \n 受害者家屬向警方說,受害人沒有抽菸的嗜好。警方判斷,這條香菸很可能是犯人留下,對此進行偵查後,一家菸店老闆認出這條菸,警方因此將宋京華逮捕歸案。 \n 宋京華被捕後坦言,他心裏也想過,肯定早晚有這麼一天。他對檢察官說,讓警方破案的那條菸,是他故意留下的,他自己也想趕緊了結這個事情。他還說,被他殺死的杜女,和他關係其實不錯。只是有一次,他作案後把其中一個被害人的頭顱帶回了家,沒有來得及處理,結果被杜女看見了。雖然當時解釋說是猴頭,但擔心被舉報,他就和閻金光商議殺掉杜某。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