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宋代的搜尋結果,共90

  • 兩岸史話-開封拉麵「口吹飄飛」

    兩岸史話-開封拉麵「口吹飄飛」

     在沒有空調的漫長時代,古人的乘涼憨態可人。忽然我就想起了古人的涼麵,他們是如何做撈麵條的呢?一定是手擀麵了,地鍋煮熟,井水過一遍,澆入不同的滷,吃起來一定風味獨特。

  • 兩岸史話-宋代梅花湯餅 色香味朵朵清絕

    兩岸史話-宋代梅花湯餅 色香味朵朵清絕

     到宋代,麵條正式稱作麵條,而且品種更為豐富,出現了「索麵」和「溼麵」,麵條開始有了地方風味之別。當時北宋東京城內,北食店有「罨生軟羊麵」、「寄爐麵飯」之類,南食店有「桐皮熟燴麵」,川飯店有「大燠麵」,寺院則有「菜麵」;南宋臨安城內,有北味、南味之分,如北味「三鮮麵」,南味「鵝麵」,山東風味的「百合麵」。

  • 大宋上菜──宋代梅花湯餅 色香味朵朵清絕(七)

    在我個人的記憶中,麵條就像鄉村麻雀一樣平常,無論冬夏皆可遇。父親愛吃麵條,一天三頓麵條都不不煩。

  • 兩岸史話-宋代貢茶哪裡尋?

    兩岸史話-宋代貢茶哪裡尋?

     何種茶賜何等人有具體規定,如龍茶僅賜二府大臣、親王、長主,餘皇族、學士、將帥僅得鳳茶。不是有錢就可以任性,想喝?級別達不到喝不成。宋廷對中高級官員在其升遷、退職、病休、覲見時,派中使專賜茶藥合成的銀盒並伴以聖旨,以示皇恩浩蕩,收到者皆須上表謝恩。

  • 大宋上菜──宋代貢茶哪裡尋?(二)

    觀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發現汴河兩岸,茶樓林立,寫著茶字的幌子隨風飄揚。城中多茶坊,市民愛飲茶。

  • 重慶釣魚城遺址發現宋代鐵火雷殘片

    重慶釣魚城遺址發現宋代鐵火雷殘片

    重慶市合川釣魚城範家堰遺址發掘出土了一枚有700餘年歷史的鐵火雷殘片。釣魚城位於重慶市合川區東城半島的釣魚山上,西距合川城區約5千公米,在13世紀宋蒙(元)戰爭中,釣魚城曾是宋廷川渝山城防禦體系中重要的組成部分之一。

  • 開片青釉陶香爐 哥窯珍品現江西

    開片青釉陶香爐 哥窯珍品現江西

     哥窯是宋代五大名窯之一,以其獨特的「紫口鐵足、金絲鐵線」而著稱。然而,傳世的哥窯瓷器主要收藏在北京故宮博物院、台北故宮博物院和上海博物館,總數不過百件左右,以至於哥窯瓷器破損的殘片也被視之為珍稀之物,民間完整器物更是寥寥無幾。

  • 宋代帽子「長耳朵」是為了防止交頭接耳?誤會大了!

    宋代帽子「長耳朵」是為了防止交頭接耳?誤會大了!

    一提到經典電視劇《包青天》,金超群飾演的「黑臉包拯」鐵面無私的形象便深植人心,除此之外,或許會有人好奇,他配戴的宋朝「官帽」為何左右兩邊都長了「耳朵」?是為了防止朝臣在上朝的時候,交頭接耳,品論朝政嗎?

  • 元旦到故宮賞鳥    看宋代國寶級寫生畫黃鳥飛翔

    元旦到故宮賞鳥 看宋代國寶級寫生畫黃鳥飛翔

    元旦假期來故宮看畫、賞鳥!國立故宮博物院將推出新一季書畫特展「來禽圖—翎毛與花果的和諧奏鳴」,包括〈宋 崔愨 杞實鵪鶉〉、〈宋人桑枝黃鳥〉等國寶級展品,讓春之使者禽鳥飛翔於展廳。 \n \n故宮典藏禽鳥作品逾2,000件,古代畫家習慣將禽鳥稱為「翎毛」,歷代著名畫家,如五代畫家黃筌、宋代畫家徐崇嗣、惠崇、崔白、崔愨、李安忠、李迪、馬麟、吳炳等,均善畫翎毛,並有形神兼備的傑作傳世,為禽鳥百態留下了最佳的翦影。 \n \n「來禽圖」特展精選31組件,作品時代囊括宋、元、明、清至近代,型態可區分為「果熟來禽」與「鳥語花香」兩類,分別於202及212陳列展出。同時搭配禽鳥寫真照片一併陳列,觀眾可以透過繪畫與照片的詳細比對,具體理解歷代畫家對於禽鳥生態縝密的觀察力,以及當想要突破侷限時,如何藉助筆墨與萬物對話,抒發內心情感的創作力。 \n \n本次展出有數件國寶級展品,其中〈宋 崔愨 杞實鵪鶉〉畫中的鵪鶉與螻蛄,均不先勾勒輪廓,直接以水墨點染,感覺格外古樸典雅。這種「落墨」畫法,在宋畫中罕見難得。另一幅〈宋人桑枝黃鳥〉畫一隻站立桑樹枝頭的黃鸝,仰頭銜住桑椹果實,神態怡然自得。無論樹或禽,敷色皆極細膩,線條隨著物象而變化,未有定法,感覺格外生動自然,堪稱典型的宋代寫生佳作。

  • 蘇東坡《木石圖》以18.3億台幣成交

    蘇東坡《木石圖》以18.3億台幣成交

    宋代文壇巨擘蘇軾(蘇東坡)的傳奇作品《木石圖》,今(26)夜在佳士得香港以4.64億港元(18.3億台幣)成交。 \n \n《木石圖》描繪一株枯木莊嚴屹立於形狀怪 異的石頭一旁,藝評家曾形容它們猶如在驚濤駭浪中若隱若現的龐然生物與巨龍。此畫作裱成手卷,其後有題跋四首,包括同代著名畫家兼書法大師米芾。蘇氏與米氏均名列宋代四大書法名家。 \n \n佳士得亞洲區副主席暨亞洲藝術部主席石俊生(Jonathan Stone)表示,希望藉此拍賣機會,開啟一場古今藝術對話,既展示文人美學的演變,同時激發想像和鼓勵探討宋代美學之傳承。

  • 宋代造幣廠好進步 元豐錢監採翻砂工藝

    大陸廣西梧州元豐錢監遺址被確認為目前所知中國唯一經過系統考古發掘,且地點、年代明確,保存完好的宋代翻砂鑄錢遺址,研究專家從科技角度確認元豐錢監鑄錢工藝採用翻砂工藝技術。翻砂工藝的發明是中國傳統鑄造業革命性的技術突破,對世界工業文明產生重大影響,尤以元豐錢監遺址的發掘與保護價值重大。 \n \n錢監是古代政府設置的鑄幣機構,元豐錢監始建於北宋神宗熙寧年間,為北宋時期江南六大錢監之一,產量居全國第九位。文物部門分別於1956年、2014年兩次對梧州元豐錢監遺址進行考古發掘。 \n \n1981年,元豐錢監遺址成為廣西壯族自治區文物保護單位。遺址主要位於梧州市區桂江東岸的中船桂江造船有限公司內,面積約5萬平方公尺。 \n \n據新華社9月30日報導,由中國錢幣學會、中國錢幣博物館、廣西梧州市政府等機構組織的《廣西梧州元豐錢監翻砂鑄錢工藝研究》課題近日在北京結題,課題組負責人、中國科學院大學副教授羅武乾及其團隊吸收前兩次考古挖掘成果,結合歷史文獻,對元豐錢監出土與收集的文物進行科技分析,從科技角度確認元豐錢監鑄錢工藝採用翻砂工藝技術。 \n \n中國著名冶金史及錢幣學家、中國錢幣博物館館長周衛榮認為,翻砂工藝的發明是中國傳統鑄造業革命性的技術突破。砂型鑄錢大大節省了成本,提高了鑄幣的效率和標準化程度。

  • 千年墨寶11月競拍 宋代蘇東坡《木石圖》估價破15億

    千年墨寶11月競拍 宋代蘇東坡《木石圖》估價破15億

    佳士得香港(Christie’s)秋季拍賣會,將於11月23至28日舉行,以中國古代書畫、瓷器及藝術品為主題的拍賣盛會上,今年度將迎來重量級的展品:出自唐宋八大家之一、宋代著名的文人蘇軾之手,擁有千年歷史的墨寶真跡《木石圖》,也將領銜這次的秋季競拍行列。這幅保存狀態良好、被裱成手卷、且包含有同時代著名畫家米芾的題跋,讓《木石圖》的估價上看4億港幣(約15.63億台幣),勢必成為各方買家極力爭取的項目之一。 \n \n佳士得專家表示,史冊中有《木石圖》存在的紀錄,但真跡卻消失了近百年的時間,最終是在日本尋獲,由收藏的家族同意釋出拍賣。《木石圖》為水墨紙本,描繪一株枯木,莊嚴屹立於形狀怪異的石頭旁,後人形容其猶有魚龍起伏之勢。考據後發現,《木石圖》創作時間應在蘇東坡中年被貶官時期,畫作上雖無蘇東坡本人題字、但卻有同時代名家劉良佐、米芾、俞希魯和郭淐4人的墨寶,被視為極其稀有珍貴之水墨畫。 \n \n在散文、詩、詞、賦均有成就,且善書法和繪畫、被視為「通才」的蘇軾,今四川省眉山市人,因為又號東坡居士,故後世多以其號稱之。與父親蘇洵、弟蘇轍合稱「三蘇」,父子三人同列唐宋八大家,並與北宋當代諸多文人大家交好,但文學造詣卻無法幫助他那坎坷的仕途。多次因為在變法和新舊黨爭中兩面不討好,最遠遭貶謫至儋州(今海南島)。最後在宋徽宗建中靖國元年(1101)病逝,後入南宋後、由孝宗追諡為「文忠」。 \n \n蘇東坡留下畫作與墨寶甚多,像是現藏於台北故宮內、知名的〈黃州寒食詩帖〉、《前赤壁賦》與《後赤壁賦》,都能清楚地看出他的風格與心境。而這幅《木石圖》中,除了因蘇軾真跡而珍貴,從畫作上亦能清楚地看到,宋代4大書法家之一米芾的題字,「四十誰云是,三年不製衣;貧如世路險,老學道心微。已是致身晚,何妨知我稀;欣逢風雅伴,歲晏未言歸。」讓這幅山水畫的珍稀程度更高,有望打破當前的估價4億港幣(約15.63億台幣)。 \n

  • 宋代名窯珍瓷亮相廣州 展期至本月28日

    「玉凝天青——宋代名窯珍瓷展」,於今(18)日到28日在廣州二沙島嶺南會展覽館展出,為廣州的觀眾呈上底蘊深厚的傳統文化盛宴。 \n \n 中國工藝美物大師孔相卿、大陸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李廷懷、河南省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北宋官窯燒制技藝)代表性傳承人何浩莊,帶來瓷器藝術珍品,生動詮釋宋代名窯的傳承與發展之路。 \n \n 宋瓷是中華瓷器藝術的高峰,不論是種類、樣式或燒造工藝,各方面都十分成熟,並創造極高的審美格調和品位,成為後人追慕的典範。 \n \n 宋代的美學風格具有沉靜雅素的特點,當時人們將自然樸素作為理想之美的極致。因此,宋代瓷器無論是官瓷、汝瓷還是鈞瓷,都展現極高的藝術品位與技術含量,蘊涵著那個時代深厚的文化資訊。

  • 舊房改建挖到寶 30萬枚宋代古錢重現

    舊房改建挖到寶 30萬枚宋代古錢重現

    大陸江西省景德鎮市浮梁縣查村一村民近日在舊房改造打地基時,挖出許多古錢幣,初步估計約30萬枚宋代古錢,重達5.6噸,古錢幣多屬南宋及北宋時代鑄造,距今800多年。 \n 目前考古人員已經完成現場發掘勘探和清理工作,三個古錢地窖也已經被保護性回填,接下來將進行後期整理工作,對近30萬枚古錢幣除鏽、歸類、稱重,並對其歷史背景進行專業研究,預計將耗時二至三年。

  • 安徽古剎出土佛牙舍利 初判宋代皇室所賜

    佛陀涅槃後,留下四顆牙齒不壞成為佛牙舍利,一顆由切利天帝迎至天庭,另外三顆舍利遺留人間。其中,一顆佛牙舍利近日在大陸安徽三祖寺出土,三祖寺是在重建大雄寶殿開挖殿基時,意外發現寺中藏有一個地宮佛牙舍利,宮內有一顆佛牙舍利。經有關文物部門初步認證,指舍利是宋仁宗時期皇室所賜。 \n \n 據了解,這顆佛牙舍利重約78克,收藏在四層結構的寶匣內,由金絲織錦包裹住,被放置在青磚地宮內。同時出土的還有兩塊疑似金絲抹泥燒製的青磚碑,但由於年代久遠,風化嚴重,碑上只有部分文字依稀可辨。器物上鏤刻的紋飾,以及寶匣內壁銘文來,均顯示相關出土文物有極高的文物和宗教價值。 \n \n 三祖寺是佛教是禪宗六大祖庭之一,始建於南北朝梁武帝時期。隋代初期,禪宗三祖僧璨到來弘法教學,並傳衣缽給四祖道信。僧璨後來在寺中立化。及至唐代,寺廟獲唐肅宗賜名「三祖山谷乾元禪寺」,故亦稱三祖寺。 \n \n 據資料顯示,一顆佛牙舍利於南朝劉宋元徽年間,由法獻法師帶回中國,歷經一千多年,幾度兵荒戰亂,現在被供奉在北京西山靈光寺佛牙舍利塔中。而今安徽三祖寺再現佛牙舍利,真偽如何有待考古專家考證調查。

  • 宋代古蓮復活 今夏有望開花

    宋代古蓮復活 今夏有望開花

     最近由宋代古蓮子培育的蓮葉,將移植浙江杭州市西湖的承香堂;千年古蓮的種植者更表示,若移植順利,6、7月時千年古蓮子,將再綻荷花。對於蓮子千年再植,台灣農委會專家解釋,蓮子外殼堅硬,能阻絕空氣、水分,相較於其他植物,容易保存。 \n 7日中國美術學院陶藝系博士李崢嶸,將已長出蓮葉的宋代古蓮,移植杭州市柳浪聞鶯公園,希望讓更多遊客,欣賞千年古蓮。李崢嶸說:「如果古蓮生長順利,6、7月分時,就會開出荷花。」 \n 原本打算做成手串 \n 針對蓮子千年後仍現生機,農委會農試所作物種原組組長溫英杰說:「因為蓮子外殼堅硬,可阻絕空氣、水分;因此能夠存活2、3千年。」溫英杰補充,水稻、麥、小米等硬殼作物,也因外殼能存活較久。 \n 李崢嶸位於杭州市的中國術學院學習陶藝,平日多與民間考古愛好者交流。會種植古蓮,李崢嶸表示,僅是因緣際會。他說:「3年前,山東濟寧市有位考古愛好者與我聯繫,並告知當地有挖掘出宋代遺存,其中包含陶瓷碎片及500顆古蓮子。」 \n 原先擬製成手串的古蓮子,因為李崢嶸鑽孔時,意外發現綠白色粉末,驚覺仍可栽植,才讓它能再現生機。李崢嶸說:「因為我有種蓮子的經驗,認為這批古蓮子有培育、存活的可能性。」他解釋,長期埋在土裡的蓮子,會出現碳化,鑽出的粉末應和外殼相同,呈咖啡色。 \n 直播觀察古蓮生長 \n 前年3月,李崢嶸將古蓮子種植於水瓶,耗時1年,僅有3顆古蓮子存活、抽芽,此後便將它們移到盆栽種植。對於古蓮的栽植,李崢嶸說:「現今除了將古蓮移植到西湖,也在網路開直播,讓民眾可用網路觀察古蓮的生長。」 \n 台灣鮮少有古植物催醒事件,除了歷史發展較晚,氣候和大陸不同,也是一大主因;溫英傑表示,台灣多屬副熱帶季風氣候,相較於大陸,台灣植物種原保存不易。

  • 宋代清官包公 腐敗時代下產物

    宋代清官包公 腐敗時代下產物

     近日大陸因反腐劇熱播而使得清官、貪官等相關話題再度在網上洗版,中國歷史上最知名的清官之一,相傳能「日斷陽,夜斷陰」的包公包拯,實則從黑臉外型,到他動輒在戲台上將犯人開鍘,都是虛構的。在大陸青年學者李開周看來,一個「包青天」,反映了百姓在不公正時代懲治惡人的心願與想像。 \n 世人津津樂道的〈貍貓換太子〉、〈鍘美案〉、〈烏盆記〉等故事,李開周在《包公哪有那麼黑》一書中便指出並非史實,真實歷史中的包拯,其實是白面書生而非黑臉大漢,從安徽合肥包公祠的塑像,可發現與歷史文獻中描述包公「面白皙,有豐儀」十分吻合。 \n 輕徭薄賦 熟知民情 \n 從白臉變黑臉,李開周耙梳史料發現,自明代萬曆年間包公故事集《新刊京本通俗演義全像百家公案全傳》,是最早將包公變成黑臉大漢的作品,文藝作品之所以讓他變黑,是古人相信「異人必有異相」的心態所致,如相傳舜的眼睛有兩個瞳仁,劉備的手臂奇長,漢光武帝額上凸骨如犀牛角等。把平凡人包拯刻畫得愈是醜怪,愈符合觀眾對大人物的心懷期許。 \n 戲曲小說中的包公最知名的便是為民申冤,除暴安良,但歷史中的包拯,較長時間擔任的是宋人稱之為「計相」的三司使,相當於今日的財政部長,主張輕徭薄賦,罷去不合理的苛斂,講求官方節流開支等,相較於只做了1年半的開封府尹,包公更多的時間是在管財政,可說是宋朝的理財高手。 \n 從愛民的角度出發,包拯上書建議取消河北地區的官方食鹽專賣,讓河北百姓自由以較便宜的價格向「敵國」遼國買鹽。李開周指出,從取消食鹽專賣可看出,包公可說是宋朝的自由主義經濟學派,他熟知民情,懂得經濟的變法,卻不是王安石那樣的理想主義者。 \n 會徇私 辦案不用鍘刀 \n 戲劇中包公問案總離不開鍘刀,但李開周指出,按宋朝法律,死刑僅絞刑、斬首、凌遲。用鍘刀在宋朝則屬於非法用刑,且「宋朝可能尚未出現鍘刀」,鍘刀很可能是蒙古人發明的,包公用銅鍘懲治罪犯的形象,首先出自元代劇作家之手。而民眾喜歡看當堂鍘掉犯人的腦袋,則是身處特別專制、腐敗的時代,「現實中得不到懲治惡人的機會,只能透過一個半真半假的清官和一些虛構的刑具來發洩。」 \n 真實的包公審案時也曾有徇私的一面,如「章惇通姦案」,照當時例法來看,男女通姦應判徒刑,各打一百大板,但包公因與章惇之父章俞關係良好,僅判罰金了事。李開周指出,以今日角度看來確實是徇私,但宋人實則更重儒教甚於法律,家醜不可外揚的禮俗,應讓包拯認為自己仍是鐵面無私,因為他維護的是儒家的正義。

  • 開基二大帝 宋代雕刻迄今800年

    開基二大帝 宋代雕刻迄今800年

     學甲慈濟宮上白礁謁祖祭典的主角是「保生二大帝神像」,有800多年歷史,是宋朝年間雕刻的開基祖廟神像。本來在宋代有三尊,結果大大帝、三大帝在文革遭破壞殆盡,僅存的二大帝本尊,幸賴350多年前,李氏先祖隨鄭成功軍隊攜來台,才獲得完整保存迄今。 \n 國寶級開基二大帝神像,為何叫二大帝?慈濟宮董事長王文宗指出,保生大帝昇天後神靈顯赫,宋代匠師為保生大帝雕刻了三尊神像,分別為大大帝、二大帝、三大帝。 \n 二大帝能獲完整保存供奉在學甲慈濟宮,要感謝學甲庄李氏先祖,當年攜帶二大帝神像,跟隨鄭成功軍隊登陸頭前寮溪,然後建廟供奉迄今,這尊神像已成為全球僅存的最原始、古老的保生大帝神像,珍貴不可言喻。 \n 廟內匾額有清咸豐的「真人所居」、「濟世曰生」,同治年間的「帝德同天」、「帝德協天」,光緒年間的「帝前無欺」,也都彌足珍貴。

  • 在九份看見唐朝和宋代

     旅行的種類會隨旅途的伴侶不同而發生性質的變化。畢業旅行是窩在一個教室三四年的大幫人馬傾巢而出,擇一處近郊原野田園之類易於到達之地,以紀念青春的名義發展幾對未來的情侶;蜜月旅行要跑遠一點,遠離現實瑣碎的生活圈,兩個人到海角天邊做一個繾綣美麗的夢。和朋友出去會一直談論問題抒發見解——本來朋友就是自己選擇的、用來說話聊天的;和家人出門,說什麼倒不重要,親情最可貴,倘若接下來面對分離,相處的時光就愈值得珍惜。 \n 只有一個人去旅行的時候,社會性的目的可以被無限弱化,旅行就是旅行,坐車,走路,看風景,暗暗期待一次憂傷的豔遇。有時候我也會奇怪,為什麼最美好的景觀呈現在面前的時候,總是不巧只有一個人呢?現在明白了,倘若有別人在,你的重點就是別人,而浪費了美景。 \n 走進侯孝賢電影裡 \n 凡提起九份,去過的人都會略帶激動地跟你說:「噢,九份很不錯耶!」我到過的地方不少了,究竟是何方仙境如此引人入勝,我好奇得很,有點想念在大陸的家又回不去。選一個睡到飽的星期日,背上包帶上一瓶水,一個人出發去九份。 \n 行走在路上,思想可以進入玄妙的境界,有些超常發揮的部分,不是獨坐斗室坐擁書城可以企及的,我猜唐代山水田園詩派的王維,不會是在家裡想出「蟬噪林逾靜」的境界來。那些能征善戰的「馬背上的詩人」,也偏好在輕微的身體震顫中打磨語言斟酌字句,順便打下了個江山。 \n 現當代的散文家,記憶像鐵軌一樣長,火車之戀從來不是文學上陌生的主題。去九份的時候,我會有時間安靜地回憶來台灣半年發生的一切,默默為得到的一切欣喜,又惋惜失去的東西——患得患失也無妨,暫時的選擇是做個大凡人。 \n 公車開出台北城,島嶼東北部潮溼的山水裡散落著彷彿是被人類遺棄的房子,世界的色彩頓時退回侯孝賢電影裡那種深沉的憂傷。 \n 九份是座山城,遠遠看去,山的一邊是房屋和道路,另一邊是密密麻麻的墓地。公車盤桓而上,太陽漸漸出來,雲霧散去了,天空變藍海水變藍,上下一片,彷彿自己也被融化在這藍色裡面。下車進了老街以後,只看到細細黑黑的巷子擠滿人,讓我被人潮推著走。小攤販面前,北京口音上海口音和台灣腔混在一起,被悶熱潮溼的空氣蒸騰到密不透光的巷子頂——眾生平等的前胸貼後背,讓那些政治議題的爭議、意識形態的分歧暫時全想不起。 \n 老街的盡頭,倏忽一下子安靜下來,整條街就剩下我一個人,影子孤零零曝露在陽光下。這時候總算舒了一口氣,可以好好看看有日式遺風的家屋。他們的外表不過是水泥砌成,卻因為造型別緻,顯得精緻可愛。往小巷子裡向上爬,看到一陣階梯再往上,就是九份國小了。趴在大鐵門上往裡面看,雖然知道不過是教室球場種種建設,卻也因為山城的獨特面貌而別有風情。有人在旁邊說:「好懷念喔。」我咬著嘴裡的口笛糖,卻想不起來自己念小學的情境。 \n 不知道走到哪裡了,盤繞在村莊里小路豁然開朗起來,面前是夾在兩山之間的海,山勢陡然變化劃破天空,海卻平靜湛藍波瀾不驚。海就是這樣一種東西,自己本身並沒有顏色和波濤,要映襯天空被風捲起,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n 它從來沒有紛繁複雜的情緒變化,那些熱烈與冷靜都是詩人和水手賦予的——卻偏偏令人著迷使人心嚮往之,可見實在是奇觀。九份的海平靜而有力地試圖把這些全告訴我。 \n 走累了,坐下來在山坡上休憩,在亭子裡吹夏天熱熱的海風。右手邊的山谷裡是金瓜石小鎮,昔日淘金潮激起的喧鬧已經不見蹤影,剩下黃金博物館園區。逛完九份才中午,就坐車沿盤桓的山路一直往下,去看看那個演出《悲情城市》的廢棄礦區今天的樣子。 \n 沒有什麼比貨真價實的金子本身更吸引遊客了,黃金博物館園區的日式家屋、礦井遊覽、紅糖水豆花都寥落無人,至於那些礦工留下來的安全帽、舊衣服,就更是走馬觀花式遊覽的典型受害者。一塊被稱作「鎮館之寶」的金塊放在博物館二樓中央,像所有鎮館之寶一樣,保持有用幾個「最」字修飾的記錄。 \n 淘金遺事已成記憶 \n 人們對它趨之若鶩的時候,有沒有想想那樣亮麗的金屬是怎樣得來的呢?如果知道了,會不會在與它合影留念的時候於心不忍呢?小時候看過一部礦工題材的台灣電影,大致就是男主角因為礦道坍塌而失去雙腿,妻兒兩人如何勉強維生的故事,那種用台灣腔演繹的倫理悲情感深深印在我兒時的記憶裡,而導致後來每次聽到有關礦工的訊息都感到它們背後所蘊含的生活的殘酷。因此我願意花更多時間在這些苦難的勞工用過的生活物品前面追思往事,而不是忙著和大金塊一起照相。 \n 園區內保留了日本建築,因為材料是木質,看得出為了保存它們,承包商是費了一番功夫的。最有趣的遊覽項目莫過於到屋子裡去看室內空間的擺設。在一處起居室的門口,導覽員停下來只給我們看台日室內空間的對比。左邊是高腳胡凳長腿桌椅,右邊是矮矮的榻榻米和低低的案頭茶几。對學歷史的人來說,這哪裡是日本和台灣的區別,分明一個是唐朝,一個是宋代!就這樣,寫在史書裡的時間的嬗變,和現實中所能體會到的地域差別,完美地結合在了一起。 \n 繁華散去的採礦業 \n 礦區後山上的日本神社毀於國民黨統治的白色恐怖時期,現在用水泥重修了幾根水泥立柱,就算又新添了一個景點。在山下遠遠看上去,還擁有幾分明治維新以後神道教立國的勵精圖治色彩。 \n 歷史的偶然把它們帶到了國境之南的島嶼台灣,和這裡淳樸的人民一起度過了並不平靜的五十年。 \n 爬到山上的時候,金瓜石和九份盡收眼底,除了遠處蔚藍而平靜的海面,兩座小鎮清晰的輪廓彷彿試圖向每一個遊人訴說它們的過去。侯孝賢的電影鏡頭裡,二二八的陰影已不復纏繞在這兩座山城的上空,繁華散去的採礦業,也早已把那個不幸年代的家庭所發生的悲歡離合遺忘殆盡,我想起在九份國小圍牆外一剎那,若隱若現的童年時光剎那間消失的感覺,大概就是九份之所以為九份的原因吧。

  • 大陸人在台灣》在九份看見唐朝和宋代

    大陸人在台灣》在九份看見唐朝和宋代

    旅行的種類會隨旅途的伴侶不同而發生性質的變化。畢業旅行是窩在一個教室三四年的大幫人馬傾巢而出,擇一處近郊原野田園之類易於到達之地,以紀念青春的名義發展幾對未來的情侶;蜜月旅行要跑遠一點,遠離現實瑣碎的生活圈,兩個人到海角天邊做一個繾綣美麗的夢。和朋友出去會一直談論問題抒發見解——本來朋友就是自己選擇的、用來說話聊天的;和家人出門,說什麼倒不重要,親情最可貴,倘若接下來面對分離,相處的時光就愈值得珍惜。 \n只有一個人去旅行的時候,社會性的目的可以被無限弱化,旅行就是旅行,坐車,走路,看風景,暗暗期待一次憂傷的豔遇。有時候我也會奇怪,為什麼最美好的景觀呈現在面前的時候,總是不巧只有一個人呢?現在明白了,倘若有別人在,你的重點就是別人,而浪費了美景。 \n \n走進侯孝賢電影裡 \n凡提起九份,去過的人都會略帶激動地跟你說:「噢,九份很不錯耶!」我到過的地方不少了,究竟是何方仙境如此引人入勝,我好奇得很,有點想念在大陸的家又回不去。選一個睡到飽的星期日,背上包帶上一瓶水,一個人出發去九份。 \n行走在路上,思想可以進入玄妙的境界,有些超常發揮的部分,不是獨坐斗室坐擁書城可以企及的,我猜唐代山水田園詩派的王維,不會是在家裡想出「蟬噪林逾靜」的境界來。那些能征善戰的「馬背上的詩人」,也偏好在輕微的身體震顫中打磨語言斟酌字句,順便打下了個江山。 \n現當代的散文家,記憶像鐵軌一樣長,火車之戀從來不是文學上陌生的主題。去九份的時候,我會有時間安靜地回憶來台灣半年發生的一切,默默為得到的一切欣喜,又惋惜失去的東西——患得患失也無妨,暫時的選擇是做個大凡人。 \n公車開出台北城,島嶼東北部潮溼的山水裡散落著彷彿是被人類遺棄的房子,世界的色彩頓時退回侯孝賢電影裡那種深沉的憂傷。 \n九份是座山城,遠遠看去,山的一邊是房屋和道路,另一邊是密密麻麻的墓地。公車盤桓而上,太陽漸漸出來,雲霧散去了,天空變藍海水變藍,上下一片,彷彿自己也被融化在這藍色裡面。下車進了老街以後,只看到細細黑黑的巷子擠滿人,讓我被人潮推著走。小攤販面前,北京口音上海口音和台灣腔混在一起,被悶熱潮溼的空氣蒸騰到密不透光的巷子頂——眾生平等的前胸貼後背,讓那些政治議題的爭議、意識形態的分歧暫時全想不起。 \n老街的盡頭,倏忽一下子安靜下來,整條街就剩下我一個人,影子孤零零曝露在陽光下。這時候總算舒了一口氣,可以好好看看有日式遺風的家屋。他們的外表不過是水泥砌成,卻因為造型別緻,顯得精緻可愛。往小巷子裡向上爬,看到一陣階梯再往上,就是九份國小了。趴在大鐵門上往裡面看,雖然知道不過是教室球場種種建設,卻也因為山城的獨特面貌而別有風情。有人在旁邊說:「好懷念喔。」我咬著嘴裡的口笛糖,卻想不起來自己念小學的情境。 \n不知道走到哪裡了,盤繞在村莊里小路豁然開朗起來,面前是夾在兩山之間的海,山勢陡然變化劃破天空,海卻平靜湛藍波瀾不驚。海就是這樣一種東西,自己本身並沒有顏色和波濤,要映襯天空被風捲起,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n它從來沒有紛繁複雜的情緒變化,那些熱烈與冷靜都是詩人和水手賦予的——卻偏偏令人著迷使人心嚮往之,可見實在是奇觀。九份的海平靜而有力地試圖把這些全告訴我。 \n走累了,坐下來在山坡上休憩,在亭子裡吹夏天熱熱的海風。右手邊的山谷裡是金瓜石小鎮,昔日淘金潮激起的喧鬧已經不見蹤影,剩下黃金博物館園區。逛完九份才中午,就坐車沿盤桓的山路一直往下,去看看那個演出《悲情城市》的廢棄礦區今天的樣子。 \n沒有什麼比貨真價實的金子本身更吸引遊客了,黃金博物館園區的日式家屋、礦井遊覽、紅糖水豆花都寥落無人,至於那些礦工留下來的安全帽、舊衣服,就更是走馬觀花式遊覽的典型受害者。一塊被稱作「鎮館之寶」的金塊放在博物館二樓中央,像所有鎮館之寶一樣,保持有用幾個「最」字修飾的記錄。 \n \n淘金遺事已成記憶 \n人們對它趨之若鶩的時候,有沒有想想那樣亮麗的金屬是怎樣得來的呢?如果知道了,會不會在與它合影留念的時候於心不忍呢?小時候看過一部礦工題材的台灣電影,大致就是男主角因為礦道坍塌而失去雙腿,妻兒兩人如何勉強維生的故事,那種用台灣腔演繹的倫理悲情感深深印在我兒時的記憶裡,而導致後來每次聽到有關礦工的訊息都感到它們背後所蘊含的生活的殘酷。因此我願意花更多時間在這些苦難的勞工用過的生活物品前面追思往事,而不是忙著和大金塊一起照相。 \n園區內保留了日本建築,因為材料是木質,看得出為了保存它們,承包商是費了一番功夫的。最有趣的遊覽項目莫過於到屋子裡去看室內空間的擺設。在一處起居室的門口,導覽員停下來只給我們看台日室內空間的對比。左邊是高腳胡凳長腿桌椅,右邊是矮矮的榻榻米和低低的案頭茶几。對學歷史的人來說,這哪裡是日本和台灣的區別,分明一個是唐朝,一個是宋代!就這樣,寫在史書裡的時間的嬗變,和現實中所能體會到的地域差別,完美地結合在了一起。 \n \n繁華散去的採礦業 \n礦區後山上的日本神社毀於國民黨統治的白色恐怖時期,現在用水泥重修了幾根水泥立柱,就算又新添了一個景點。在山下遠遠看上去,還擁有幾分明治維新以後神道教立國的勵精圖治色彩。 \n歷史的偶然把它們帶到了國境之南的島嶼台灣,和這裡淳樸的人民一起度過了並不平靜的五十年。 \n爬到山上的時候,金瓜石和九份盡收眼底,除了遠處蔚藍而平靜的海面,兩座小鎮清晰的輪廓彷彿試圖向每一個遊人訴說它們的過去。侯孝賢的電影鏡頭裡,二二八的陰影已不復纏繞在這兩座山城的上空,繁華散去的採礦業,也早已把那個不幸年代的家庭所發生的悲歡離合遺忘殆盡,我想起在九份國小圍牆外一剎那,若隱若現的童年時光剎那間消失的感覺,大概就是九份之所以為九份的原因吧。 \n(Sasha/台灣大學陸生)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