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官派區長的搜尋結果,共41

  • 贊成鄉鎮首長改為官派嗎? 最新民調結果一面倒

    贊成鄉鎮首長改為官派嗎? 最新民調結果一面倒

    蔡英文總統本月6日參加彰化縣民進黨黨務座談時,與會者提鄉鎮長應改為官派,農會也應如農田水利會不再選舉,避免派系、黑金介入等弊端。對此,蔡英文表示,將交付行政院研議、按程序來辦理。不過,根據一份最新民調顯示,絕大多數網友反對將鄉鎮長改為官派。 入口網站《YAHOO》以「民進黨員建請蔡總統將鄉鎮長改為「官派」,你贊成或反對?」為題,進行網路投票,投票時間為3月16日至21日,截至今(16)日下午點分,已有2千多名網友參與投票,結果顯示,投給贊成鄉鎮長改為官派,跟進六都區長官派政策的有284票;而投給反對鄉鎮長官派,並認為官派首長可能不解民意的則高達2058票。 贊成鄉鎮長改為官派的網友們表示,「建議各縣市及鄉鎮長,全都改為官派,有利政策貫徹執行,提升行政效率,解決台灣政治互相抵制,妨礙國家發展之亂象」、「贊成,跟進六都區長官派政策」、「贊成,希望連村里長也改成官派」、「現在的選舉太爛了,不要選了直接官派好了」。 反對鄉鎮長改為官派的網友們則表示,「都是官派那要民主制度有何意義?」、「民主國家不贊成官派」、「台獨民進黨禍害中華民國」、「之前不是說國民黨綁樁嗎?好意思改回來」、「官派的目的就是綁樁,沒有選票壓力不會認真做事,六都區長也該改為民選」。

  • 女力崛起 中市女性區長占比六都第一

    女力崛起 中市女性區長占比六都第一

    台中市長盧秀燕為六都唯一女性市長,女力發威,台中市28個官派區長,其中,西屯區、北區、南區、東區、龍井區、石岡區、新社區及東勢區等8區皆為女性區長,占比達29%,居六都之冠。 盧秀燕重視性別,還帶領所有團隊成員上性別課程,大力提拔優秀女性公務同仁擔任要職,除於一級機關任用多位重要女性管理幹部外,在基層同樣善用女性力量。 民政局長吳世瑋表示,女性區長在溝通、規畫和細節安排扮演重要角色,肩負推動區政的重責大任,也是市府與市民朋友間優秀的溝通橋樑,未來市府繼續晉用優秀女性人才擔任重職,而各機關首長及主管也要從自身做起、發揮領導力,落實推動性別平等觀念,由上而下達到真正的性別平等。 「市府在各項市政業務、生活中積極落實性別平權」,吳世瑋舉例,女性如廁時間通常是男性的2.5倍,女廁常大排長龍,雖然目前建築法規規範男女廁所比例為1:3,台中市調整為1:4、為全國最高,另也調整蹲、坐式馬桶比例,讓市民有所選擇。 民政局指出,為使女性兼顧職場與家庭平衡,市府推出各項友善措施,公設民營托嬰中心、公共托育家園、親子館等安心托育措施、鼓勵事業單位提供員工哺乳室與托兒設施,落實打造友善環境及提升女性經濟力的目標。

  • 鄉鎮市長改官派小英交政院研議 藥師嘆:開民主倒車

    鄉鎮市長改官派小英交政院研議 藥師嘆:開民主倒車

    蔡英文總統6日參加彰化縣民進黨黨務座談時,與會者提鄉鎮市長應改為官派,農會也應如農田水利會不再選舉,避免派系、黑金介入等弊端。對此,蔡英文表示,將交付行政院研議、按程序來辦理。不過,藥師林士峰認為,廢止鄉鎮市長選舉改成官派,是開民主的倒車,行政權過度擴張,非台灣人之福。 林士峰6日在臉書上表示,「總統,你們認為派系掌控的選舉,也是民主制度的表現」。他並指出,正常的思維,不是應該教育民眾,重視自己手中神聖的一票,每張選票都代表著民意,是能改變台灣的力量。 林士峰認為,廢止鄉鎮市長選舉改成官派,是走民主的倒車,過度擴張的行政權會走向極端的獨裁政權,絕非台灣人民之福。 此外,鄉鎮市長是否應該改為官派,也在PTT上引起網友熱議,有些網友反對官派,並開酸,「我看立法院乾脆也官派好了,選一個總統就好」、「官員國家隊」、「翻譯:拎北選不贏,直接官派贏」、「我支持偉大的黨直接稱帝」、「順便建議總統無限期好了,改成世襲」、「又能塞一堆缺給自己人了,以後側翼只會更多」。 但也有網友表示贊成將鄉鎮市長改為官派,「地方鄉鎮市長跟農會早該改官派了,這點我挺DPP」、「早該改官派」、「市的區長不就官派的,有怎樣嗎?」、「一旦官派,鄉鎮市民代表也消失,又省一堆錢」、「還好吧,六都不就是官派有很差嗎?至少也是高考過的」。

  • 區長都官派了 鄉鎮市等甚麼

    區長都官派了 鄉鎮市等甚麼

     本屆屏東縣鄉鎮市長選後,已有來義、崁頂鄉、恆春鎮3名首長涉弊遭解除職務,其中來義鄉已重新補選,崁頂鄉及恆春鎮將舉辦補選。鄉鎮市長是否改派官派問題討論已久,日前多名民進黨立委提案擬廢除鄉鎮市長選舉,再度引發熱議。  其實上屆屏東縣鄉鎮市長,包括屏東市、長治鄉、麟洛鄉、里港鄉、鹽埔鄉、琉球鄉、三地門鄉、獅子鄉、牡丹鄉9個鄉鎮市、11名首長,因涉貪或賄選等遭停職,已創下屏東地方自治史上最難堪紀錄。  鄉鎮市是否由民選改官派討論已久,之所以遲遲未有定論,主要還是地方政治現實。台灣的地方自治目前仍存在著「一國兩制」,六都直轄市區長由首長任命,縣的鄉鎮市長則還是民選,也選出鄉鎮市民代表會來監督。  眾所周知,鄉鎮市公所及代表會因選舉文化不佳,早就成為黑金政治、地方派系溫床,為人所詬病,造成的行政資源浪費、分配不公,及地方民主素質低落,嚴重影響國家進步及競爭力。  直轄市由市長全權負責,「一條鞭」的政策推行更有效率;相較之下,縣的鄉鎮市長未改官派,除了花費可觀的人事費用,繼續「分贓式」的地方民主運作,施政處遭掣肘加上資源稀釋,更將落後於直轄市,造成更大城鄉差距,鄉鎮市長改官派已是刻不容緩。

  • 那瑪夏區長涉收賄 遭羈押停職

    那瑪夏區長涉收賄 遭羈押停職

     那瑪夏區58歲區長白樣涉嫌利用職務上督管區公所公共工程機會,向廠商收取賄款,不法所得超過500萬元,橋頭地檢署依貪汙治罪條例等罪蒐證與偵訊後,24日向橋頭地院聲請羈押獲准,高市府民政局25日表示,已對白樣處以停職,並派人代理。  白樣是高雄縣、市合併後首屆官派區長,2014年敗選,2017年又被官派回鍋代理。檢警日前收到情資,指他等人疑似向廠商收賄。橋頭地檢署與法務部廉政署南部地區調查組、高雄市調查處等單位,組成專案小組偵辦。  經動員近百名廉政官、調查官搜索那瑪夏區公所等35處,並通知區長、承辦公務員及廠商等28人到案說明。專案小組調查,白樣等人涉嫌於第1屆及第3屆任期間,利用職務上權責,向廠商收取賄款,以及泄漏底價協助特定廠商得標,不法所得超過500萬元。  經漏夜偵訊,檢方向法官聲押白樣獲准;陳姓廠商以20萬元交保、林姓廠商以10萬元交保,後續由專案小組擴大偵辦。  高市府民政局表示,對於所有市府官員,都一再強調要清廉及一切依法行事,不可有違法情事,此案目前已進入司法調查程序,靜待司法結果,一切依法處理。即起除已停止白樣職務,也核派人員代理。

  • 高雄區長涉收賄 遭收押禁見

    高雄區長涉收賄 遭收押禁見

    高雄市山區的58歲白區長等人涉犯貪汙治罪條例等案件,疑似利用職務上督管區公所公共工程的機會,向收取廠商賄款,不法所得超過500萬元新台幣。檢方蒐證與偵訊後向法官聲請羈押白區長獲准。  檢警日前收到情資,指白區長等人疑似向廠商收賄,於是橋頭地檢署與法務部廉政署南部地區調查組、高雄市調查處等單位,組合專案小組全力偵辦。  經動員近百名廉政官、調查官搜索高雄市此區公所等35處,並通知區長、承辦公務員及廠商等28人到案說明。專案小組調查,白區長等人涉嫌於第1屆及第3屆任期間,利用職務上的權責,向廠商收取賄款,以及泄漏底價協助特定廠商得標,不法所得超過500萬元。 白區長是高雄縣、市合併後首屆官派區長,2014年敗選,2017年又被官派回鍋代理。

  • 我見我思-廢除鄉鎮市 無法解決黑金 只會加速集權

     3月6日部分執政黨立委提出〈地方制度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內容包括取消鄉鎮市級自治選舉,引發強烈爭議、各鄉鎮市長與代表們反彈不斷,本案在立法院會處理時,國民黨團認為有高度爭議性且現在應以防疫為重,提議退回程委會重提,最終未能夠付委審查。提案立委舉民國85年底國家發展會議共識為由,以「達成縮減政府層級、提升行政效能為目的,並期藉以防止派系、黑金介入基層政治」訴求其正當性。  然而這樣的訴求,始終存在著「目的與手段不一致」的問題,以管理方便、節省經費為訴求雖引起不少民粹迴響支持「廢除鄉鎮市」,對於政府制度的調整卻需要更細緻的思考與檢驗。  自台灣打破「北高二都」,走向五、六都的過程中,許多(被)升格的縣區「鄉鎮市」都改制為「區」,原本的自治選舉被取消,區長官派、沒有代表會。區長施政的民意基礎從原本民選賦予,改為市長的授權與分享,成為實質的「政務官」;而區長施政過程,也不再受到監督,權力只對來源負責─區長既是官派而非民選,負責的對象自然是首長而非人民。若將民選鄉鎮市長改為官派區、廢除代表會,更會實質壓縮青年參與地方自治選舉和歷練的空間。  誠如主張廢除鄉鎮市者所言之利,區長官派能夠確保各區(原鄉鎮市)與市府步調一致,但民主政治之所以強調「制衡」,從來都是去思考弊害可能出現之處、計算風險,所以才會有「制度防弊」的原則;進一步論,讓區(鄉鎮市)保留與市府、縣府「意見相左」的權力是重要的,事實上就是得讓地方能夠擁有一定程度上「對抗中央」的權力。  真要消滅黑金,選制就要革新,執政黨應著眼於從嚴去限制對於犯過傷害公共利益者的參政資格,同時降低公民投入政治的門檻,讓民主的市場機制可以在趨於公平的前提下運作,如「降低保證金的門檻,避免形成參政權階級壟斷」、「降低參選年齡的門檻,加速政治的新陳代謝」、「降低投票年齡門檻,讓市場湧入更多新世代的消費者,透過改變需求去刺激政治整體產業的升級」;單薄喊出廢除鄉鎮市,不過是落入「洗澡水髒了就連嬰兒一起倒掉」的因噎廢食迷思,甚至是「以提升行政效率之名行權力集中之實」,是實質的行政權力擴張。  更重要的是,若吾人能接受以「節省薪資支出、選舉經費」為由廢除鄉鎮市,便無異於就在價值面上確立了「金錢高於民主」的原則;若能夠默許為了「行政效率」為由廢除鄉鎮市,與為集權添磚又有何異?是而,廢除、剝奪鄉鎮市自治權即是打著民主反民主,若真比照直轄市取消鄉鎮市改為區,將是台灣基層民主全面倒退。

  • 台中市官派區長異動 「唯一」換人做引發地方臆測

    台中市官派區長異動 「唯一」換人做引發地方臆測

    台中市28區官派區長傳出「唯一」調動,原大雅區長馬宗佑調任建設局正工程司,由養護工程處路燈養護科長李修齊接任。這波人事調整,僅大雅區長異動,引發地方「做不好」臆測,民政局長吳世瑋肯定馬宗佑1年多任內的表現,僅表示「任務需求進行人事調整」。  台中市共有29行政區,其中原住民自治區「和平區長」為民選產生,其餘均為市長任免。市府6日「低調」更新區長名冊,僅大雅區調動,原區長馬宗佑9職等調任8至9職等建設局正工程師。馬宗佑表示「市長怎麼派我就去哪,上月27日收到派令,今日到新單位報到。」  綠營議員肯定馬前區長認真推動區政,稱讚他「不求表現,實實在在做事,配合度也很OK,沒有做得不好啦!」不過有地方人士表示,只動一個區長,有點奇怪,可能是馬的資歷鎮不住,喊不動公所主管,擔任區長比較吃力。議員助理則說,馬為人太過「古意」了。  新任大雅區長李修齊為台灣大學土木工程研究所碩士,曾任養護工程處路燈養護科科長、建設局管線管理科股長及公園管理科股長。調任建設局正工程師的馬宗佑,是中央大學土木工程系碩士,曾任龍井區公所農建、公建課長。

  • 安定民心 全力幫市民過好日子

    安定民心 全力幫市民過好日子

     新北市民政局長柯慶忠出身警界,曾是刑事局首位駐美警察聯絡官,從警界轉任行政官員,再從地方區長做到民政局長,基層資歷完整;柯慶忠說,過去追查犯人常做白工,進入行政體系後,發現只要努力就有回報,民政局業務首重「安定民心」,將會全力幫助市民過好日子。  柯慶忠說,民政工作包羅萬象,從宗教、殯葬、戶政都有,與市民生老病死最息息相關、最直接與民眾接觸的工作,如何「簡政便民」便是民政局重要任務,只要把這些事做好,就能讓市民安心,讓民眾安居樂業。  「民選怎麼做,你就怎麼做」柯慶忠說,要讓民政業務順利推動,各區長扮演重要角色,以前民選的鄉鎮市長必須通過選舉考驗,現今官派區長不用選舉就能坐上這樣的位子,怎能不努力?  柯慶忠說,區長應該積極加強與地方里長合作,里長獲得區長支持不僅贏得面子,里長有地方市政問題也能即時反映給區長,讓市府掌握,創造雙贏局面。  柯慶忠也說,新北市城鄉差距大,有都會區,也有山區農村和海岸漁村,若要訂定通則一體適用並不容易,他認為市府在未來施政要更有彈性,依照個別差異改變,才能提供最好的服務。

  • 烏來區長周守信涉賄交保40萬 檢抗告遭高院駁回

    烏來區長周守信涉賄交保40萬 檢抗告遭高院駁回

    檢調偵辦新北市烏來區選舉賄選案,懷疑當選烏來區區長的周守信涉嫌以每票5000元至1萬元代價買票,搜索、約談周守信等人,北檢檢察官訊後,以周守信違反選罷法罪嫌重大,有串滅證之虞,向北院聲請羈押禁見,但北院裁定周以40萬元交保,檢方不服向高院提抗告,高院裁定駁回,周以40萬元交保確定。 烏來區是新北市唯一原住民自治區,今年共有4人角逐區長寶座,區民代表有13人競爭7席,選情十分緊繃。其中周守信為前官派的烏來區長,是首屆民選區長高富貫的親戚,在烏來區為知名的政治家族,今年周守信僅以1460票險勝對手19票。周守信在開票日當晚在臉書發表感言,「絕不會讓鄉親失望!」,沒想到因涉賄選遭偵辦。 檢調接獲檢舉,指參選新北市烏來區長的周守信、區民代表的林洋山及忠治里里長的高建章3人,涉嫌在選舉期間,透過樁腳以每票5000元至1萬元代價,向2、30位選民買票,事後,周、林2人順利當選,僅高落選。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郭耿誠17日指揮新北市調查處70名調查官、新店警分局30名員警上山,兵分10路搜索,共約談周、林、高及6名樁腳、20名選民及證人6人共30人。據了解,有選民已坦承收錢,並繳回賄選不法所得。 檢察官訊後,18日凌晨諭令周守信、林洋山3人聲押禁見,另8名被告獲3萬至10萬元不等金額交保。但北院裁定周以40萬元交保。

  • 烏來賄選案 區長周守信遭聲押禁見 代表主席10萬交保

    烏來賄選案 區長周守信遭聲押禁見 代表主席10萬交保

    檢調偵辦新北市烏來區選舉賄選案,續有斬獲。台北地檢署繼上月偵辦烏來區民代表朱鴻益、吳真3人賄選案後,再獲檢舉指當選烏來區區長的周守信、區民代表林洋山、忠治里長落選人高建章3人涉嫌以每票5000票至1萬元代價買票,昨兵分10路搜索,約談周守信等30人,檢察官今凌晨訊後,以林洋山、周守信及楊姓樁腳3人違反選罷法罪嫌重大,有串滅證之虞,向法院聲請羈押禁見。 另同案被告、現任烏來區民代表會主席簡建成以10萬元、忠治里里長落選人高建章3萬元、蔡姓、何姓、張姓、林姓、蔡姓及布落等6名樁腳,各以3萬元、5萬元、10萬元交保。 烏來區是新北市唯一原住民自治區,今年共有4人角逐區長寶座,區民代表有13人競爭7席,選情十分緊繃。其中涉賄遭聲押禁見的周守信為前官派的烏來區長,是首屆民選區長高富貫的親戚,在烏來區為知名的政治家族,今年周守信僅以1460票險勝對手19票。周守信在開票日當晚在臉書發表感言,「絕不會讓鄉親失望!」,沒想到因涉賄選遭聲押禁見,檢調這次查賄,造成烏來區長及代表會主席雙雙淪成被告,相當罕見。 北檢表示,本案是繼北檢上月26日查獲烏來區民代表朱鴻益、吳真,以及忠信里里長黃忠信3人,涉嫌以每票5000至1萬2000元代價買票案,該案創下北檢查賄紀錄以及今年9合1選舉涉賄案的最高賄選行情,之後第2起查獲的烏來選舉賄選案。其中吳真等6人已遭收押。 據調查,今年9合1選舉,新北市烏來區區長、區民代表選情十分緊繃。檢調接獲檢舉,指參選新北市烏來區長的周守信、區民代表的林洋山及忠治里里長的高建章3人,涉嫌在選舉期間,透過樁腳以每票5000至1萬元代價,向2、30位選民買票,事後,周、林2人順利當選,僅高落選。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郭耿誠昨早指揮新北市調查處70名調查官、新店警分局30名員警上山,兵分10路搜索,共約談周、林、高及6名樁腳、20名選民及證人6人共30人。據了解,有選民已坦承收錢,並繳回賄選不法所得。 由於涉案的被告、證人多達30人,北檢特別指派主任檢察官王鑫健及檢察官共7人親赴新北市調處、新店警分局進行初訊,其中周、林、高及樁腳、選民共24名被告,晚間移送北檢複訊。檢察官訊後,諭令周守信、林洋山3人聲押禁見,另8名被告獲3萬至10萬元不等金額交保。

  • 高雄》政治素人朱莎威投入最激烈那瑪夏區長選戰

    高雄》政治素人朱莎威投入最激烈那瑪夏區長選戰

    高雄市那瑪夏區長選戰年底出現史上最激烈5人角逐,其中朱莎葳以政治素人之姿參選,她表示,數十年來那瑪夏區農產業發展停滯不前,農民收入僅能勉強溫飽,年輕人不願返鄉,要改變那瑪夏首先要從農業著手,她期望當選後以自己農業知識與服務農民的經驗,讓廣大農民受益。 朱莎葳說,考上農會後20年來一直在農會服務,她發現,那瑪夏數十年來一成不變,尤其是農業一直發展不起來,長期處在生產階段的初級農業,農產價格長期由中盤商控制、居低不上,她說:「身為區長就應該努力的幫農民找市場、找出路,不能再拖了!」 朱莎葳表示,此次出來參選就是要以在農會服務的歷鍊,專業知識,對於現況的深入了解及與農民長期相處經驗來提昇那瑪夏的農產業發展。 朱莎葳以無黨籍參選,這次挑戰對象有林民傑、白樣.伊斯里鍛、李秀花及孔賢傑。林民傑曾任高市議員,現擔任那瑪夏代理區長,白樣曾任縣市合併後第一屆官派區長,現職高市府原民會主祕,另李秀花是公衛護士,在那瑪夏衛生所服務超過30年,孔賢傑是田寮區公所主秘,為此次參選人中最年輕,5名參選人各有家族支持,使得這次選情更顯激烈。

  • 和平區長林建堂 可能改披無黨戰袍

    和平區長林建堂 可能改披無黨戰袍

     台中縣市合併後和平區長改為官派,地方制度法部分條文修正後,又改為民選,歷來民選鄉長、官派區長、民選區長都是泰雅族人。2016年首屆和平區長選舉,3位候選人皆是國民黨籍,林建堂獲2566票,得票率37.47%,擊敗吳萬福、陳文書,勝負在300票內。  林建堂歷任農會代表、理事及三屆和平鄉民代表!台中縣市合併前曾任兩屆縣議員,他執政3年多以來,與林佳龍團隊的「和平專案」密切配合,無論成果或效率,地方皆有目共睹,被譽為「最認真區長」。  林建堂聲望水漲船高,目前挑戰者仍處於「潛水」運作,還未公開表態。但退休校長江世大近1年來勤跑紅白帖,可能披掛國民黨戰袍上陣;檯面下還有1到2人,包括上屆落敗的陳文書私下有表達意願。  林建堂雖是國民黨籍,但他與林佳龍合作無間,預料年底將以無黨籍身分競選連任。綠營人士表示,市府為協助和平區發展投入大量經費補助,希望綠色執政能在和平區代表會佔有更重要席次,區長人選傾向支持有默契的友軍。  和平區農會去年進行總幹事選舉,林建堂多次公開力挺改革派的李順冬,市長林佳龍發動側翼相助李順冬順利當選;地方人士預料,年底區長選舉,林建堂尋求連任幾成定局,農會系統勢必動員聲援,加上有執政優勢,選情相當穩定看好。  對於捲入賣官疑雲,林建堂坦然表示「人在做天在看,哪有20萬賣官的?」相信司法會還他清白。

  • 極權主義的鄉鎮長官派

     民進黨繼提議修法將農田水利會會長改官派後,綠委再提《地方制度法》修正案,要將鄉鎮市長改為官派,認為官派可瓦解地方派系操控地方政經資源,亦即明年11月舉行九合一選舉時,擬取消全台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選舉,目前法案已在立法院付委待審查。  全台13個縣市共有198個鄉鎮市,占全台總人口數1/4;地方選舉不僅有縣長、議員,還有鄉鎮市長及代表,存有參選人參差不齊的問題,所以民進黨立委主張官派得以簡化行政層級,提高行政效率。問題是,修法將鄉鎮市長改為縣政府的「派出機關」,就能解決行政效率不彰嗎?  地方基層選舉是擺脫極權統治的良方。過去修改《地方制度法》將六都官派區長資格定為「以機要人員方式或依法任用」,已大開方便之門,可以想見,未來鄉鎮市長若改官派,不僅違背了主權在民,更撕裂了文官體制。  真正的關鍵應是行政首長人選,官派與否並無絕對的關係。執政者不應把基層地方選舉「汙名化」或「惡質化」!如果真有實驗的必要,也應該從非法人或非自治團體的村、里長做起,因為其功能已由「社區發展協會」取代。  台灣鄉鎮市長及代表中,出身派系、黑道者的確存在。然而,難道官派就能完全避免嗎?這應是制度不健全所致,如果為此而取消選舉,無異是本末倒置,甚至可能使派系與黑金轉戰更上的層級。貿然寄望官派解決問題,反而應擔心,極權主義的官僚體系會不會藉此滋長,皇民化的集權思想會不會捲土重來?  另外,鄉鎮市自治選舉得否取消,仍須合於憲法上的民主原則。大法官釋字第498號理由書已詳述,「地方自治為憲法所保障之制度,旨在使地方自治團體對於自治區域內之事務,具有得依其意思及責任實施自治之權。」再者,《地方制度法》第20條規定鄉鎮自治事項尚有9大項,如此與民息息相關,理應行政效率與民意基礎兼備。  我們應思考的是,既然《地方制度法》第58條後段能予六都官派區長,明定不得進用或免職的6個款項,為何不能在鄉鎮市長民選的第57條規定上加入。其實只要擴大淘汰人選的適用範圍,便能在基本條件上落實選賢與能。而且《選罷法》也該區分「行政首長選舉罷免法」與「民意代表選舉罷免法」,針對行政首長不可只重民意而已,理應設定應選條件、學歷與經驗,加重選前行政能力的檢覈,及任內績效的考核;有意連任者,宜公布該區的家庭國民所得、外移人口、外資投資、出生率等的客觀數據作為篩選依據或連任參考。  可想而知,官派鄉鎮市長在施政上的首要考量,必然是配合上級政府的要求,如此並不利民眾參與公共事務、培養地方認同,更違反憲法地方自治之初衷。民主政治本是民意政治、選舉政治,無論官派的理由多麼「冠冕堂皇」,接受民眾的監督與民意的洗禮,是現代法治國家的根本價值!(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

  • 官派區長沒壓力 行政效率差多了

    官派區長沒壓力 行政效率差多了

     「升格根本是一大敗筆!」縣市合併升格,原本民選的鄉鎮市長,變成官派區長,只要奉承上面就能保住官位,何必勤走基層;「行政效率差多了!」服務品質差異民眾都看在眼底,有人直到如今,還不清楚住家所在地的區長是誰,也有人說區公所沒自主財源,資源比以前不足,連報修壞掉路燈,處理速度似乎也變慢了。  新北市樹林區中山里長簡炎輝直言,鄉鎮市長變區長後,「行政效率差多了!」他指出,未升格前鄉鎮市長由民眾投票選出,地方也有鄉鎮市民代表會,不但能自行編列預算,也可就近監督各科室,地方建設腳步快,行政效率也高;升格後,區公所官派區長無選票壓力,跟以往戰戰兢兢的辦事態度差很多,預算也都掌握在新北市政府,地方建設經費完全看市府臉色,各區公所權力遭架空,形同虛設,若遇到不積極爭取經費的議員,地方建設等同於零。  前淡水鎮長、現任新北市議員蔡葉偉也表示,光是拔草,到底是民政局負責,還是環保局業務,初期就扯不清了!蔡葉偉說,鄉鎮市公所時期,首長可以指派清潔隊員執行,一通電話就解決;升格後,區長屬於民政局管轄,清潔隊長屬於環保局,光是電話往返,就耗去許多時間。  住在高雄市仁武區的張家福說,縣市鄉鎮市長民選的時代,因有選票壓力,才能落實地方建設及選民服務,改成官派,只要奉承上面就能保住官位,何必勤走基層、傾聽民意?  張家福不諱言,以前民選鄉長,感覺鄉長無所不在,比較親民,現在一般民眾根本搞不清楚自己家的區長叫什麼名字。  鳳山區楊嘉偉則認為,地方鄉親不會同意鄉鎮市長官派,因為根本不會有選民服務,可去問看現在六都官派的區長,有誰會傾聽民聲,不就是只要聽命上層辦事就好,「乖乖聽話不出事,上層交辦做得好,永保官位椅安穩!」  台中市清水區從事汽車銷售的林先生表示,現在到區公所洽公辦事,因為文件還要往市府各局處上呈,一來一往時間冗長,感覺較不便民。至於官派是否能杜絕地方派系及黑金文化,林先生覺得不容易,他說,地方派系乃根深蒂固,不是改為官派就能消滅的。

  • 現任鄉鎮市長擔心「民意難上達」

     繼行政院會日前通過《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部分條文修正草案,要將目前農田水利會組織人事由選舉改為官派,引發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在臉書貼文提出5個質疑後,如今又傳出有民進黨立委要求鄉鎮市長官派,對此雲林縣國民黨籍斗六市長謝淑亞雖表示贊同,但憂心底層民意無法被聽見;草屯鎮長洪國浩則持保留態度,並認為行政制度的變革,得多聽各方意見,審慎評估。  「畢竟台灣不大,縣市長都是民選,鄉鎮市長又民選,重疊性太高!」謝淑亞認為,台灣幅員並不大,在行政區畫架構上沒有必要畫分那麼多級,況且縣市與鄉鎮市都是《地方制度法》規範的自治單位,此兩級首長都民選,難免疊床架屋。  謝淑亞贊成鄉鎮市長官派,她表示這樣可以將人力和財政的資源進行整體的整合;例如6都成立後,區長也改官派,而目前縣市轄下的鄉鎮市財政都相當困窘,如果能重整做合理分配,對地方建設與發展應該較有幫助。不過,謝淑亞也憂心鄉鎮市長改官派後,底層民意無法被聽見;他舉例像村里巷弄排水溝清理這種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卻是居民的大事,官派鄉鎮市長會在乎嗎?會一聽到陳情就馬上處理嗎?因此,他也建議應該要有配套措施,建立基層民情可以上達的管道。  洪國浩表示,鄉鎮市長民選可以擴大民主參與,讓更多人參與政治,投入鄉鎮長及代表選舉;官派區長則有利於縣長對建設統籌調度,還可以減少人事費用支出,各有利弊。  此外,透過選舉可以讓鄉鎮市長和代表更貼近民意,並且建立長期良好的互動;改為官派後,縣長指派區長,與選民的關係就沒有那麼密切了。再者,如果改為區長官派,就沒有代表會,可以減少人事費用支出,也不再有所會和諧與否的問題,可提升行政效率。但畢竟鄉鎮市長及代表選舉已有很長的歷史,如果不選,也可能被質疑不夠民主、區長沒有民意基礎等問題。  蘇煥智也強調,對於改革買票及地方黑金系統他當然支持,但也認為水利會長改官派,不但可能違憲,還會讓水利會原有功能弱化,就算藉此消滅國民黨的地方派系,相對也有可能產生新的執政黨派系問題,實在值得深思。

  • 吳威志》極權主義的鄉鎮長官派

    吳威志》極權主義的鄉鎮長官派

    民進黨繼提議修法將農田水利會會長改官派後,綠委再提《地方制度法》修正案,要將鄉鎮市長改為官派,認為官派可瓦解地方派系操控地方政經資源,亦即明年11月舉行九合一選舉時,擬取消全台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選舉,目前法案已在立法院付委待審查。  全台13個縣市共有198個鄉鎮市,占全台總人口數1/4;地方選舉不僅有縣長、議員,還有鄉鎮市長及代表,存有參選人參差不齊的問題,所以民進黨立委主張官派得以簡化行政層級,提高行政效率。問題是,修法將鄉鎮市長改為縣政府的「派出機關」,就能解決行政效率不彰嗎? 地方基層選舉是擺脫極權統治的良方。過去修改《地方制度法》將六都官派區長資格定為「以機要人員方式或依法任用」,已大開方便之門,可以想見,未來鄉鎮市長若改官派,不僅違背了主權在民,更撕裂了文官體制。 真正的關鍵應是行政首長人選,官派與否並無絕對的關係。執政者不應把基層地方選舉「汙名化」或「惡質化」!如果真有實驗的必要,也應該從非法人或非自治團體的村、里長做起,因為其功能已由「社區發展協會」取代。 台灣鄉鎮市長及代表中,出身派系、黑道者的確存在。然而,難道官派就能完全避免嗎?這應是制度不健全所致,如果為此而取消選舉,無異是本末倒置,甚至可能使派系與黑金轉戰更上的層級。貿然寄望官派解決問題,反而應擔心,極權主義的官僚體系會不會藉此滋長,皇民化的集權思想會不會捲土重來? 另外,鄉鎮市自治選舉得否取消,仍須合於憲法上的民主原則。大法官釋字第498號理由書已詳述,「地方自治為憲法所保障之制度,旨在使地方自治團體對於自治區域內之事務,具有得依其意思及責任實施自治之權。」再者,《地方制度法》第20條規定鄉鎮自治事項尚有9大項,如此與民息息相關,理應行政效率與民意基礎兼備。 我們應思考的是,既然《地方制度法》第58條後段能予六都官派區長,明定不得進用或免職的6個款項,為何不能在鄉鎮市長民選的第57條規定上加入。其實只要擴大淘汰人選的適用範圍,便能在基本條件上落實選賢與能。而且《選罷法》也該區分「行政首長選舉罷免法」與「民意代表選舉罷免法」,針對行政首長不可只重民意而已,理應設定應選條件、學歷與經驗,加重選前行政能力的檢覈,及任內績效的考核;有意連任者,宜公布該區的家庭國民所得、外移人口、外資投資、出生率等的客觀數據作為篩選依據或連任參考。 可想而知,官派鄉鎮市長在施政上的首要考量,必然是配合上級政府的要求,如此並不利民眾參與公共事務、培養地方認同,更違反憲法地方自治之初衷。民主政治本是民意政治、選舉政治,無論官派的理由多麼「冠冕堂皇」,接受民眾的監督與民意的洗禮,是現代法治國家的根本價值! (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

  • 斗六市長謝淑亞 贊成鄉鎮市長官派

    斗六市長謝淑亞 贊成鄉鎮市長官派

    對於鄉鎮市長官派,雲林縣國民黨籍斗六市長謝淑亞表示贊同,然而強調需有相對的配套措施,讓基層民意可以上達天聽,尤其官派鄉鎮市長人選很重要,一定要有足夠的服務熱忱。  「畢竟台灣不大,縣市長都是民選,鄉鎮市長又民選,重疊性太高!」謝淑亞認為,台灣幅員並不大,在行政區畫架構上沒有必要畫分那麼多級,況且縣市與鄉鎮市都是《地方制度法》規範的自治單位,此兩級首長都民選,難免疊床架屋。  謝淑亞贊成鄉鎮市長官派,他表示這樣可以將人力和財政的資源進行整體的整合,例如六都成立後,區長也改官派,而目前縣市轄下的鄉鎮市財政都相當困窘,如果能重整做合理分配,對地方建設與發展應該較有幫助。  然而,謝淑亞也憂心鄉鎮市長改官派後,底層民意無法被聽見,他舉例像村里巷弄排水溝清理這種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卻是居民的大事,官派鄉鎮市長會在乎嗎?會一聽到陳情就馬上處理嗎?  因此,他建議應該要有配套措施,建立基層民情可以上達的管道,尤其是人選,一定要挑選負責任又有為民服務熱忱的人,讓民瘼可以公開透明被聽見、看見,進而獲得處理。

  • 高雄市區長調動 35區微幅調動6區

    高雄市38區扣除3個原住民自治區,共有35個區長由市府官派,10日市府發布新一波人事異動,強調配合區政業務推動,加上楠梓區長王嘉東近日退休,進行人事調動,35區中包括前鎮、田寮、阿蓮、新興、大樹、楠梓區長均換人,其中,前新興區長薛米惠調任8職等前金區戶政事務所主任,薪給仍維持9職等,民政局強調,這是因為她原本即是戶政人員出身,調至戶政事務所服務,將更可發揮所長。 高市民政局去年2月大幅度調動區長,相較之下,這次35區只動6區,算是微幅調整。 這波人事調動,包括前鎮區公所袁德明區長調任市府參議、田寮區公所王昌文區長調陛前鎮區公所區長、三民區公所李堂賓副區長調陞田寮區公所區長、阿蓮區公所鄭美華區長調任三民區公所副區長、市府環保局陳恭府視察調陞阿蓮區公所區長、新興區公所薛米惠區長調任前金區戶政事務所主任、大樹區公所黃伯雄區長調任新興區公所區長、美濃區公所楊孝治主任秘書調陞大樹區公所區長、市府農業局黃順成專門委員調任楠梓區公所區長,將自7月16日生效。 市府強調,區長異動是考量民政及區政業務推動上實際需要,並就人員平日服務績效、個人學經歷專長加以綜合考量,時間點配合原楠梓區長王嘉東6月退休,將部分區長一併輪動調整,盼為市政推動注入更多活力。 其中,原前鎮區長袁德明調任市府參議,市府希望藉重他豐富的行政歷練,及對民政業務的熟稔大力協助各區公所;另外,戶政人員出身的前新興區長薛米惠,調任前金區戶政事務所主任,仍維持9職等,市府強調是考量她的專業,希望她更能發揮所長。

  • 綠委提案修地制法 機要可任區長 藍批變相綁樁

    綠委提案修地制法 機要可任區長 藍批變相綁樁

     民進黨立委羅致政提案修法《地方制度法》,要把直轄市官派區長改成可採機要人員任用,未來不必具備常任文官身分,也能被市長欽點、出任區長。國民黨立院黨團質疑,若修法通過,民選市長除了既有的局處首長或幕僚可採政治任命外,等於將多出152個「位置」可採安插自己人,明顯是綁樁行為。  不須具常任文官資格  民進黨立委羅致政、陳其邁、陳亭妃、陳賴素美等人提出《地方制度法》修正草案,已在院會一讀,交付內政委員會待審,該法案擬將區長改為市長機要任命,引發外界質疑有綁樁嫌疑。  國民黨團昨舉行記者會痛批,副書記長李彥秀表示,民進黨完全執政後大開民主倒車,根本是「酬庸酬庸再酬庸,綁樁綁樁再綁樁」,李指出,這樣的修法不僅破壞文官體制,還會破壞原來文官應該有的升遷制度,也違反區長職位的專業,「狼吞虎嚥吃相難看。」  李彥秀也說,民進黨在野時大批鄉鎮市長選舉,說這叫黑金政治,還要求鄉鎮首長改文官派任,結果民進黨完全執政後,把手完全伸進去。國民黨團首席副書記長王育敏也說,機要人員就是縣市首長的親信,若以此聘用將來就會以政治服務為取向。  藍委憂心成派閥政治  藍委林德福說,若此法真的通過,地方建設將來就得分藍綠,若是綠營執政,藍營的地方里長要做建設就不容易,建設做不出來就會被選民唾棄,無法獲得支持,等於變相在綁樁地方選舉。  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胡文琦也抨擊,民進黨滿腦子就只想著將權力整碗捧去,這種明顯只是為了選舉綁樁、成為派閥的政治考量修法,根本就是吃相難看,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其實,綠營內也有人反對此修正案。綠委管碧玲說,「區長並非隨政策進退之職務,不宜以機要任用」。管以高雄市為例,表示現在各局處的主任祕書已經被改成可機要職任用,如果區長再改,馬上再少35個10職等缺,對常任文官體系衝擊太大,也會影響常任文官人才培育。  綠委趙天麟則說,區長是否要機要職有兩派說法,一派人認為既然是民主選出的縣市長,就應該要給他最大的權力,好比是子公司的負責人,才能讓貫徹首長意志;但另一派就認為破壞文官制度,甚至權力太大,導致市長變成太上首長,民意機關難制衡。趙認為,可在沒有選舉的這兩年多進行政策辯論,否則到選舉年也很難改革。  羅致政:更貼近民意  提案人之一的羅致政昨回應,現直轄市區長本來就是官派,沒有選舉與綁樁的問題,更沒有酬庸問題。羅說,現行區長多由文官派任,從執政團隊的角度思考,貼近民意、創造更有效能的政府才是重點。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