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官派鄉鎮市長的搜尋結果,共32

  • 修國土計劃法、鄉鎮市長改官派 藍轟綠:趁防疫偷吃步

    修國土計劃法、鄉鎮市長改官派 藍轟綠:趁防疫偷吃步

    國民黨舉辦「共渡疫情.國土安居」研討會,邀請執政15縣市代表及立院黨團幹部、專家學者討論「國土規劃與地方治理」,針對「國土規劃法」修惡、修正「地方制度法」欲廢除鄉鎮市自治選舉等議題,智庫批判民進黨政府「防疫當前,卻在偷吃步」。與會發言代表主張國土計劃法不能授權給政院空白支票,也反對廢除鄉鎮市自治選舉,台中市副市長陳子敬甚至直言擔心「國民黨永遠沒辦法再執政」。

  • 林騰鷂》憲政沉淪下的青年苦難

     教育部日前公布本學年大專校院新生註冊率,全台科系所8847個,有198個新生註冊率掛零,比去年151個要多。另首次公布各校「全校註冊率」,有17校低於6成,其中8校學生不到3千人,瀕臨轉型退場輔導門檻。教育部預估八年內如60校退場,將有1.2萬名教授失業,占高教師資四分之一,嚴重影響青壯年教師生計! \n 這個青壯年生計災難,是教育部未依《憲法》第162條嚴格監督私校,造成今日教育結構雙重敗壞之苦果。除公私校30與70比例之畸形結構(美國是90比10;歐盟是98比2),破壞教育的公共性外,高等教育與技職教育結構之混淆,更造成社會上學術研究虛空與工藝技術能力不足的現象!部長則在總統以降,層層有權無責的憲政框架下,持續敗壞教育,讓青年博士沒有「教學相長 」謀生機會! \n 2016年民進黨再次執政後,恣意設立許多非《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的組織,任用許多要酬庸、要布建,以維續政權的政務人員。最近民進黨想修《地方制度法》,將鄉鎮市長改為官派,這是繼過去修改《地方制度法》,將直轄市、鄉鎮市全部局處首長及縣市二分之一局處首長,均由各該直轄市、鄉鎮市及縣市首長隨意任免後,更進一步破壞民主與文官體制;使沒有考試資格,但在選舉有功的人員,可以混入行政部門,啃食國家資源,也讓青年失去很多《憲法》保障「應考試、服公職」的謀生機會! \n 企業方面,由於政府管控失能,任由上市上櫃公司董事會,不論營業盈虧,依少數大股東操縱訂定之章程,自行決定報酬,嚴重傷害股東權益,造成青年員工無法公平分享公司獲利。如去年公司經營虧損,但仍發放董事酬勞的上市上櫃公司高達319家,其中190家公司之董事,更實發逾百萬元年薪;尤其是金衛-DR公司,股價在票面以下的5元左右,去年虧損33億元,但董事總酬金卻高達2.3億元,平均每位領取2585萬元,最為驚人。政府放任企業經理人將公司資源大量分配給自己的自肥行徑,也造成青年勞工普遍低薪之苦難! \n 12月25日是行憲70年紀念日,但因憲政依然是黨國體制、立法院失去閣揆人事任命同意權、缺乏完整調查權及良好的預、決算審議權,以致無力制衡總統及行政院;而多名監委被提名人,也因立法院九個多月來遲遲不行使同意權,至年終仍無法行使糾舉、糾正、彈劾官員的憲法權力。 \n 在這種憲政沉淪的情境下,青年苦無教學與應考試、服公職機會,而青年勞工在不良企業王國宰制下,也缺乏休息、休假、休閒人權,沒有時間可以與家人歡聚、參與文化活動及照顧教養小孩,而陷入低薪苦勞、人格不能良好發展的災難!(作者為經社法制學者)

  • 鄉鎮市長官派 問題未解

     執政黨立委提案修正《地方制度法》,擬將各縣所轄鄉、鎮、市長由民選改為官派。報載該提案立委是鑑於鄉鎮市長多由黑道出身,為端正選風,提高服務效能,並根除黑金政治,才提出此種減少「草根民主」,增加「民主赤字」的逆民主潮流政策主張。 \n 台灣自縣(市)合併改制或單獨改制直轄市後,鄉(鎮、市)已由319個基層自治團體,縮減為198個基層自治團體。該等鄉鎮市除彰化市人口達23萬人外,大多在5萬至5000人,甚至有面積多達1641平方公里,但人口只有15000餘人的鄉鎮;亦有土地面積不到2平方公里,人口亦只有6OO餘人的小小鄉。鄉鎮市行政區域自1950年9月以來,即未曾全盤調整,以致各種生態多所變遷,財政條件卻未見好轉。目前8成的鄉鎮市自有財源收入尚不及年度預算的20%,甚至有低於10%以下者。 \n 質言之,鄉鎮市目前的發展困境,固然有黑金政治作梗,但真正原因是其自治體質不健全。就地方自治團體的組織自主權、立法自主權及財政自主權等三項基本權而言,固已俱備,但財政自有財源極為匱乏,如企圖以地方首長從民選改官派來解決,不僅解決不了問題,且因官派鄉鎮市長看上不看下,可能只知逢迎縣長,以圖謀政治前途,卻完全忽略基層組織的本分,即在照顧居民,關懷鄉里。 \n 對於當前的鄉鎮市政治改革,最可行的途徑是盡早完成「行政區劃法」的立法,配合國土計畫將在明年5月前公告施行,而於地方進行各該轄區國土計畫之際,同時重畫行政區劃,以使鄉鎮市的體質健全。此外,也宜重新修正《財政收支劃分法》,尤其直轄市山地原住民自治區既已實施自治,卻因無法定財源,而使自治團體形同虛設。此項政治工程至為艱鉅,需要朝野合作,才能完成歷史任務。 \n 如果執政黨真以立法院多數強勢將鄉鎮市長改為官派,就必需搭配制度上的設計。因為鄉鎮市是最接近基層的「草根民主自治體」,鄉鎮市長對轄區應有深厚的「鄉土認同」觀念。因此,官派的鄉鎮市長固然可以政務職任命,卻須明定在各該鄉鎮市有住居的事實,且時間不宜太短,至少3年以上,以使其落實基層,了解基層,並且關懷基層,對左鄰右舍皆有「一家人」的情懷,相信生命共同體的社區意識,必可相對改善當前存在的鄉鎮市問題。此時財源問題或許就不那麼重要了。 \n (作者為銘傳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

  • 紀俊臣》鄉鎮市長官派 問題未解

    \n 執政黨立委提案修正《地方制度法》,擬將各縣所轄鄉、鎮、市長由民選改為官派。報載該提案立委是鑑於鄉鎮市長多由黑道出身,為端正選風,提高服務效能,並根除黑金政治,才提出此種減少「草根民主」,增加「民主赤字」的逆民主潮流政策主張。 \n 台灣自縣(市)合併改制或單獨改制直轄市後,鄉(鎮、市)已由319個基層自治團體,縮減為198個基層自治團體。該等鄉鎮市除彰化市人口達23萬人外,大多在5萬至5000人,甚至有面積多達1641平方公里,但人口只有15000餘人的鄉鎮;亦有土地面積不到2平方公里,人口亦只有6OO餘人的小小鄉。鄉鎮市行政區域自1950年9月以來,即未曾全盤調整,以致各種生態多所變遷,財政條件卻未見好轉。目前8成的鄉鎮市自有財源收入尚不及年度預算的20%,甚至有低於10%以下者。 \n 質言之,鄉鎮市目前的發展困境,固然有黑金政治作梗,但真正原因是其自治體質不健全。就地方自治團體的組織自主權、立法自主權及財政自主權等三項基本權而言,固已俱備,但財政自有財源極為匱乏,如企圖以地方首長從民選改官派來解決,不僅解決不了問題,且因官派鄉鎮市長看上不看下,可能只知逢迎縣長,以圖謀政治前途,卻完全忽略基層組織的本分,即在照顧居民,關懷鄉里。 \n 對於當前的鄉鎮市政治改革,最可行的途徑是盡早完成「行政區劃法」的立法,配合國土計畫將在明年5月前公告施行,而於地方進行各該轄區國土計畫之際,同時重畫行政區劃,以使鄉鎮市的體質健全。此外,也宜重新修正《財政收支劃分法》,尤其直轄市山地原住民自治區既已實施自治,卻因無法定財源,而使自治團體形同虛設。此項政治工程至為艱鉅,需要朝野合作,才能完成歷史任務。 \n 如果執政黨真以立法院多數強勢將鄉鎮市長改為官派,就必需搭配制度上的設計。因為鄉鎮市是最接近基層的「草根民主自治體」,鄉鎮市長對轄區應有深厚的「鄉土認同」觀念。因此,官派的鄉鎮市長固然可以政務職任命,卻須明定在各該鄉鎮市有住居的事實,且時間不宜太短,至少3年以上,以使其落實基層,了解基層,並且關懷基層,對左鄰右舍皆有「一家人」的情懷,相信生命共同體的社區意識,必可相對改善當前存在的鄉鎮市問題。此時財源問題或許就不那麼重要了。 \n(作者為銘傳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 \n

  • 陳劍賢》鄉鎮市長官派 欠缺共識

    立法委員鄭運鵬提出《地方制度法》修正案,若趕在明年8月地方選舉登記參選前完成修法,即可取消全台鄉鎮市長選舉。因為此修正案攸關縣議員明年的選舉,鄉鎮市長是否改官派成了目前各縣議會最夯的話題,許多縣議員耽心未來無法轉換跑道選鄉鎮市長,而改官派後無法續任的鄉鎮市長將可能轉移陣地,改選縣議員,造成基層政治的洗牌。 \n 筆者認為在未取得全民共識前,不宜貿然實施鄉鎮市長官派,理由如下: \n 一、現有198鄉鎮市其存在與六都及3個省轄市的區性質不同。《地方制度法》第3條規定,直轄市或省轄市以下劃為區,區長是官派,如台南市、台中市早期未升格改制前,市以下就是區;而升格或合併的五都,其原有的鄉鎮市自然改為區,是依法改制,也是心甘情願的。但《地方制度法》此次修法是為了消滅鄉鎮市長選舉,驟然為官派而修法,並不是為地方治理的發展而修法,自然會引起地方反彈。 \n 二、倉促修法,揠苗助長。若修法案趕在明年8月九合一選舉登記參選前完成,距現在也就只有8個月的時間,在《地方制度法》修正後,還有相關的配套措施,如「行政區劃法」、《地方稅收通則》、《財政收支劃分法》等相關法規來得及修正嗎?一般法律皆強調其穩定性,未召開公聽會,聽聽13個縣的相關代表及學者專家的意見,就逕由一位立法委員提案修法,然後藉由民進黨在國會的優勢強行通過執行,是否太過草率!難怪民眾會講:「法律萬萬條,要用自己喬」。如此倉促修法,是否將重蹈一例一休的覆轍,值得當局深思。 \n 三、在九合一大選前取消鄉鎮市長選舉,不讓人聯想到「政治算計」也難。以現今的政治氛圍,藍營希望維持現狀,綠營當家,民眾難免懷疑綠營是繼水利會會長官派後將手伸入基層的鄉鎮市,未來不只是鄉鎮市長官派,還可能改為機要職或政務職,拓展民進黨的政治版圖。 \n 民國85年在國民黨主政下,召開國家發展會議,有關地方自治的共識是精省及取消鄉鎮市的自治選舉,經過21年才完成精省,但取消鄉鎮市的自治選舉迄今未實施,顯然時機仍未成熟。筆者誠摯建議,明年不宜貿然實施鄉鎮市長官派,應有更多的時間討論,若全民能達成共識,最快也應該在下下屆選舉、民國111年再實施鄉鎮市長官派,才有足夠的緩衝時間。 \n (作者為台東縣議會祕書長)

  • 名家觀點-別殺了地方民主

     最近兩件有關台灣地方鄉鎮長選舉的爭議再度浮現,一件是民進黨立委再度提出廢除鄉鎮長選舉改為官派;另一件民進黨宜蘭縣黨部辦理鄉鎮市長參選登記,將宜蘭市及羅東鎮選舉列「特殊選區」延後登記,反對者痛斥黨部「屈服於某派系」。這不僅涉及地方民主、自治與治理的制度選擇問題,也涉及選舉遊戲規則的公平性問題。 \n 2000年民進黨執政時曾提《地方制度法》修正草案,主張廢直選改官派,但因立法院中朝小野大未獲通過。2016年民進黨贏得總統大選,並取得完全執政地位。民進黨立委再度倡議鄉鎮長官派,若當局有意便可能成為政治現實。 \n 首先,國、民兩黨在國發會議中皆曾主張鄉鎮市長官派,但兩黨的政策立場流於政治機會主義的黨派利益思考,而非可長可久的地方民主、自治及治理的制度選擇。鄉鎮長官派改變既有台灣地方自治傳統,從六都改制來說,原來鄉鎮市長成為區公所區長,這是地方治理的行政化趨勢的強化。其優點是落實地方自治與治理的完全責任,減少選舉經費及活化地方預算運用效益,降低不同黨派執政鄉鎮對縣市級地方治理的掣肘。支持者認為這可以提高行政效率,每年節省高達220億的人事經費、杜絕地方派系及黑金政治文化。 \n 其次,反論者以為,廢直選改官派降低民眾公共參與精神,不利地方民主發展。行政化的區公所與自治化鄉鎮公所,其鄉鎮市長權力合法性基礎不同,前者是縣長指派,後者是鄉鎮民眾直選。官派鄉鎮長固然利於暢通縣鄉兩級政府、強化行政效率、展現完全責任政治及統整資源運用效益,但鄉鎮市長直選可落實直接民主精神,提升公民意識及社區意識,強化民眾對地方事務的公共參與及關懷本地發展,利於地方民主、自治與治理。地方民主可以成為國家民主之基礎,民眾易產生參與感及建立社區連帶意識與認同。 \n 最後,國、民兩黨應建立公共論壇平台,強勢政黨主張往往以自身利益壟斷權力為重,欠缺理性制度的選擇。國民黨視官派鄉鎮長之舉是大開民主倒車,地方首長更難有民意基礎。民進黨則認為取消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選舉,仍有立委、縣市議員、村里長選舉,並無下情無法上達問題。若在平台討論中能納入學界及實務界意見,將可更理性。 \n 然而,廢直選改官派實有違地方自治傳統。當縣級政府的政策立場與鄉鎮一級不同時,官派鄉鎮首長在行政化的指令下,難以抗拒上級政府的政策措施,這將罔顧地方民意及阻礙社區共同體意識的凝聚。偏遠鄉鎮地位更可能趨於邊緣化,影響基層政治菁英甄補、公民意識提升、地方民主與治理深化。主政者不可不慎。(作者為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助理教授)

  • 官派如吃自助餐 立委批吃相難看

     民進黨立委鄭運鵬提案取消鄉、鎮、市長選舉,擬改官派,引起各界紛議。內政部長葉俊榮昨天被問及對此提案態度,未給予正面回覆,但他說從過去到現在,台灣選舉次數與幅度都是一直在合併、精簡,「基本上我們認為朝向政府精簡角度,也很多人支持往這方向走。」 \n 親民黨立委陳怡潔昨天在立法院內政委員會質詢葉俊榮,對於廢除鄉鎮市長選舉,改採官派,內政部是支持還反對?葉俊榮表示,不管是廢除或維持現狀,都各有利弊,因此各界有不同看法。不過從過去到現在,台灣選舉次數與幅度都是一直在合併、精簡,「基本上我們認為朝向政府精簡角度,也很多人支持往這方向走。」也希望社會有多一點溝通,對這議題有好的方向去處理。 \n 陳怡潔批評,許多民眾都認為六都區長官派後,行政效率沒提高,也沒有傾聽民意,只要奉承上意,就能保住官位。 \n 陳怡潔又說,繼三級機關首長政治任命、農田水利會長官派,現在連鄉鎮市長都要官派,看起來像是執政黨食髓知味,但吃相很難看,就像吃Buffet一樣,「民進黨完全執政變完全官派,看起來像開民主倒車。」地方人士都在說民進黨已經很多位置了,有這麼餓還吃不飽嗎? \n 對此,葉俊榮表示,廢除鄉鎮市長選舉的問題很嚴肅,他不傾向用政治版圖競爭算計來看待,但鄉鎮市長改為官派未必是反民主,過去廢除國大選舉,我們也沒反民主,選舉制度的重新調整不等於反民主,內政部一定是配合立法院,但也要對台灣整體未來,地方自治的版圖要有想像,「我們到底要幾級的政府?」 \n 民進黨立委吳琪銘則說,過去新北市改制前設立了鄉鎮市長退場機制,現任鄉鎮市長未滿兩屆改任區長,代表會則改為諮詢代表,這是重要的退場機制。葉俊榮也附和說,六都中有許多區原來都是鄉鎮市,要去了解實際執行狀況,運行是否順暢,這樣的意見對於推動選制改變相當重要。

  • 觀鑒談》鄉鎮市長要改為官派?

    觀鑒談》鄉鎮市長要改為官派?

    我國與日本的地方自治體系相近,都為兩級地方自治體結構。在我國,直轄市與縣市為第一級計有22個、鄉鎮市為第二級地方自治法人計有198個;而在日本,都道府縣為「廣域自治體」計有47個、市町村為「基礎自治體」計有1718個。 \n 平成21年也就是2009年,「大阪府廳」規劃設計「大阪地方分權改革願景」。這個計畫乃是應對於諸如人口減少、少子高齡化等嚴峻情勢,研提對策,以應到來的挑戰。 \n 在這個願景方案中,根本理念為「自身城鎮的事務,自己城鎮來決定」;另一標語為「自己決定、自己責任、自己經營」。所以,以「市町村優先的原則」,導正長久以來「中央集權型的行政系統」,將其轉變為「地方分權的行政系統」。也就是說,先以「市町村」等基礎自治體為優先考量,再來考量廣域自治體的職權內容。這樣的設計乃是認為過去的地方自治,為國家對地方的「上對下」關係;展望未來應該要進行分權改革,使國家與地方政府為「對等、協力」的互動關係。而就大阪府與其所轄市町村的權限分配來說,與「住民貼身有關」的事務,應該由市町村自主治理。所以在近幾年,大阪地區的市町村,其任務執掌日益加重,扮演越來越多行政服務遞送的功能。 \n 而在我國近來情勢剛好相反。有立法委員在立法院提案擬修改《地方制度法》,將「民選鄉鎮市長」仿效直轄市區公所體制,改為「官派鄉鎮市長」,由「公務員」擔任首長。而若鄉鎮市改為非地方自治法人,其任務職權將會上移到「縣政府」;換言之,基層民眾將距離政府決策中心越來越遠,而且遠方的公務員將逕自決定自己身邊的公共事務。 \n 近來國際間興起「民主赤字」(democracy deficit)的討論,尤其用以描繪歐盟各個會員國自「馬斯垂克條約」(Maastricht Treaty)以來,其公共政策權力「上移」到歐盟層次,但是民主監督機制並未隨之移到歐盟;因而導致整個歐盟體制「有權而無責」,猶如剝奪了人民監督公共決策的權力。 \n 在台灣,我國因民國99年與103年的縣市合併及改制直轄市,最終形成6直轄市16縣市的行政區劃,在直轄市、縣市這一層級的地方自治法人,由25個減少為22個,僅少了3個;但在鄉鎮市這一個層級,就少了高達121個,並改行區公所體制。因區公所為直轄市政府的派出機關,因此就合併改制的直轄市,其權力流動也概為「向上流動」的情形,由原鄉鎮市職權上移到直轄市政府。正因如此,直轄市市民與其直轄市政府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而人民參與政府決策的機會,似乎也因改制為直轄市而遭到稀釋,民主赤字驟然高升。 \n 尤其這些新設的直轄市,因面積廣大,動輒超過兩千平方公里,以致端靠直轄市政府為中心的治理,將難以充分理解轄區內各地的情形,亦難以知悉偏鄉基層的差異訴求。 \n 再者,基層問題難以迅速上達。肇因直轄市的基層組織,並非民選機制,僅賴市政中心的單方判斷,因而導致公共問題拖延,無法在第一時間予以適切處理。 \n 這是誰的城市?誰是這個城市的主人?民意如何「涉入」公共事務的治理過程?國家公務員考試產生的文官如何取代民選鄉鎮市長?這個文官是貫徹市長的政策意志?還是會回應人民差異的公共訴求?以上是主張官派鄉鎮市長論者首先要回答的問題。 \n \n(作者觀鑒談為合作媒體、王皓平為國政基金會內政組副研究員)

  • 廢鄉鎮市長選舉? 葉俊榮:選舉要朝向政府精簡

    廢鄉鎮市長選舉? 葉俊榮:選舉要朝向政府精簡

    民進黨立委鄭運鵬提案取消鄉、鎮、市長選舉,擬改官派,引起各界紛議。內政部長葉俊榮今天在立法院內政委員會被詢問到對此提案的態度時表示,「從過去到現在,台灣選舉次數與幅度都是一直在合併、精簡,基本上我們認為朝向政府精簡角度,也很多人支持往這方向走。」 \n \n親民黨立委陳怡潔批評,許多民眾認為六都區長官派後,行政效率沒提高,很多縣市反應是區長改官派後都沒有傾聽民意,只奉承上意。 \n \n陳怡潔又說,繼三級機關首長政治任命、農田水利會長官配,現在連鄉鎮市長都要官派,現在看起來執政黨食髓知味,吃相很難看,就像吃Buffet一樣,「民進黨完全執政便完全官派,看起來像開民主倒車。」 \n \n對此,葉俊榮表示,他不傾向於政治版圖算計,這問題很嚴肅,鄉鎮市長改為官派未必是反民主,過去廢除國大選舉,我們也沒反民主,選舉制度的重新調整不等於反民主,內政部一定是配合立法院,但也要對台灣整體未來,地方自治的版圖要有想像,「我們到底要幾級的政府?」 \n \n民進黨立委張宏陸則指出,當下最重要問題是適當的行政區域調整,調整好再來討論鄉鎮市長要官派或選舉,現行行政區域劃分經過歷史累積,已經完全不合時宜。 \n \n葉俊榮贊同表示,從台中、台南合併與過去的台北縣提出升格,從此建立台灣許多縣市以升格作為發展的努力目標,也漸漸形成直轄市跟其他縣市兩組的現象,但我們必須思考,這到底是「終點」還是「中點」?這也是我們必須面對的課題。

  • 鄉鎮市長改官派 江聰淵樂觀其成

     繼水利會會長改為官派後,民進黨立委鄭運鵬等人又推動修法,欲將鄉鎮市長全面改為官派,如放棄爭取縣長寶座,極可能回到原點爭取連任的宜蘭市長江聰淵13日表示,如果能夠在「提高行政效率」,又能提供民眾政治參與適當途徑的前提下,他個人樂觀其成。 \n 宜蘭縣的鄉鎮市長有一半以上已連任2屆必須卸任,其餘的才要爭取連任,宜蘭縣的「大房」宜蘭市更是兵家必爭之地,不排除爭取連任的市長江聰淵表示,鄉鎮市長改成官派各有優缺點,在優點方面可以提升行政效率及減少地方派系色彩,但改為官派也有缺點,包括政治責任難以釐清、以及基層民眾政治參與的權利恐將被剝奪等。 \n 江聰淵說,如果能夠在提高行政效率又能提供民眾政治參與適當途徑的前提,且考慮距離選舉時程已近,如能夠訂定落日條款的情形下,他個人對鄉鎮市長改官派的政策推動樂觀其成。 \n 曾參選宜蘭市長失利、前縣議員賴瑞鼎說,雖然他已預定將在下周一前往民進黨宜蘭縣黨部辦理參選登記,但個人仍表示同意,因為鄉鎮市長改為官派後,變為二級政府可更有效率,有限的地方資源也能更集中,但這是否還牽涉到修憲層次,恐有待政黨間做一番辯論、研究,讓台灣的百姓都認為可以接受。 \n 至於同樣要爭取連任的頭城鎮長曹乾舜僅低調表示,將會配合中央決策,他個人沒有意見。

  • 極權主義的鄉鎮長官派

     民進黨繼提議修法將農田水利會會長改官派後,綠委再提《地方制度法》修正案,要將鄉鎮市長改為官派,認為官派可瓦解地方派系操控地方政經資源,亦即明年11月舉行九合一選舉時,擬取消全台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選舉,目前法案已在立法院付委待審查。 \n 全台13個縣市共有198個鄉鎮市,占全台總人口數1/4;地方選舉不僅有縣長、議員,還有鄉鎮市長及代表,存有參選人參差不齊的問題,所以民進黨立委主張官派得以簡化行政層級,提高行政效率。問題是,修法將鄉鎮市長改為縣政府的「派出機關」,就能解決行政效率不彰嗎? \n 地方基層選舉是擺脫極權統治的良方。過去修改《地方制度法》將六都官派區長資格定為「以機要人員方式或依法任用」,已大開方便之門,可以想見,未來鄉鎮市長若改官派,不僅違背了主權在民,更撕裂了文官體制。 \n 真正的關鍵應是行政首長人選,官派與否並無絕對的關係。執政者不應把基層地方選舉「汙名化」或「惡質化」!如果真有實驗的必要,也應該從非法人或非自治團體的村、里長做起,因為其功能已由「社區發展協會」取代。 \n 台灣鄉鎮市長及代表中,出身派系、黑道者的確存在。然而,難道官派就能完全避免嗎?這應是制度不健全所致,如果為此而取消選舉,無異是本末倒置,甚至可能使派系與黑金轉戰更上的層級。貿然寄望官派解決問題,反而應擔心,極權主義的官僚體系會不會藉此滋長,皇民化的集權思想會不會捲土重來? \n 另外,鄉鎮市自治選舉得否取消,仍須合於憲法上的民主原則。大法官釋字第498號理由書已詳述,「地方自治為憲法所保障之制度,旨在使地方自治團體對於自治區域內之事務,具有得依其意思及責任實施自治之權。」再者,《地方制度法》第20條規定鄉鎮自治事項尚有9大項,如此與民息息相關,理應行政效率與民意基礎兼備。 \n 我們應思考的是,既然《地方制度法》第58條後段能予六都官派區長,明定不得進用或免職的6個款項,為何不能在鄉鎮市長民選的第57條規定上加入。其實只要擴大淘汰人選的適用範圍,便能在基本條件上落實選賢與能。而且《選罷法》也該區分「行政首長選舉罷免法」與「民意代表選舉罷免法」,針對行政首長不可只重民意而已,理應設定應選條件、學歷與經驗,加重選前行政能力的檢覈,及任內績效的考核;有意連任者,宜公布該區的家庭國民所得、外移人口、外資投資、出生率等的客觀數據作為篩選依據或連任參考。 \n 可想而知,官派鄉鎮市長在施政上的首要考量,必然是配合上級政府的要求,如此並不利民眾參與公共事務、培養地方認同,更違反憲法地方自治之初衷。民主政治本是民意政治、選舉政治,無論官派的理由多麼「冠冕堂皇」,接受民眾的監督與民意的洗禮,是現代法治國家的根本價值!(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

  • 鄉鎮市長也要官派!藍批吃相難看 總統乾脆也官派

    鄉鎮市長也要官派!藍批吃相難看 總統乾脆也官派

     繼行政院要將農田水利會長改官派,綠委又提案要將鄉鎮市長也改成官派。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昨在約詢立委時明確表達反對的立場。黨中央臉書也PO文痛批,基層選舉是地方自治的基石,民進黨全面執政,不只背叛勞工,也背叛民眾,更背叛民主,民進黨的作法是走向獨裁。 \n 綠委鄭運鵬昨強調,這項修法是他從第6屆立委就堅持至今,也是民進黨行動綱領的改革事項,但目前這只是他的個人提案,尚未有黨團共識;他無意逼蔡英文總統或行政院長賴清德,但據他了解,包含國民黨籍的縣長應該都會支持。 \n 吳敦義昨天逐一與黨籍立委交換意見,馬文君談到水利會長與鄉鎮市長改為官派,完全是選舉的政治考量,國民黨必須妥為因應,吳敦義也表示反對,黨中央臉書隨後發文表達反對立場。 \n 國民黨批評,我國民主走到今天,從來沒想過街頭起家的民進黨,竟然要走向獨裁,縣市長官派、農田水利會官派、鄉鎮市長也要官派! \n 國民黨立法院黨團昨召開記者會怒批民進黨「吃相難看」,大開民主倒車,黨團將全力反對,捍衛民主制度。國民黨團總召林德福表示,民進黨天天都在想如何永遠執政,想利用國會多數暴力改官派,根本就是「完全獨裁」。 \n 國民黨團首席副書記長李彥秀則痛批,民進黨想將鄉鎮市長改官派,就是為了明年選舉綁樁,民進黨雖提出一堆理由,包括行政效率不佳、自主財源率偏低,但民進黨不去思考中央財源分配如何更公平,竟用廢除選舉方式解決問題,嘴巴說民主,做法卻是威權復辟,呼籲民進黨懸崖勒馬,國民黨也會全力捍衛地方選舉。 \n 國民黨團副書記長曾銘宗諷刺,如果民進黨為了政治或選舉理由,把很多民主政治重要的一環都改為官派,那不如把22縣市首長、甚至總統都改為官派更直接。

  • 快評》台灣奇蹟官官相生

    快評》台灣奇蹟官官相生

    繼農田水利會會長行政院擬改為官派後,又有民進黨立委提案進一步將鄉鎮市長都改為官派。這種想打鐵趁熱、加碼修法,以全面官派控制基層,進而貫徹永久執政的意圖,雖表面上已被民進黨中央否認,但卻正惡質地蔓延開來,為台灣民主政治投下不安的陰影。 \n 行政院院會宣布將農田水利會由法人改制為公務機關,會長將由直選改為官派,此舉已引發基層農民反彈,一向是綠營大票倉的台南農民首先發出反官派的第一槍。農田水利會會長早年曾由中央政府指定官派,民進黨2000年執政後開始推動會長直選,2002年首次進行選舉,如今才實施4屆16年,卻要開民主倒車,改回官派,其實完全都是從如何對執政黨自己有利的角度著眼。 \n 農田水利會的官派爭議正在延燒,不料又有綠委進一步加碼提出修法,連鄉鎮市長也乾脆改為官派,而且希望在明年底縣市長地方大選前就實施。在民進黨中央執政不力、不少地方縣市紛傳可能翻盤易主之際,黨內是否會藉行政權以「一統」基層、收編派系、籠絡綁樁,連續穩住2018、2020兩項大選,以保民進黨永久執政的基盤,令人不做此想也難! \n 官派或選舉,當然各有利弊考量,但民主政治就是民意和選舉的政治,基層民主更需要透過選舉來扎根。無論官派的理由多麼冠冕堂皇,接受民意的監督與選舉的洗禮,才是民主法治真正的體現;更何況現在民進黨想推動的「官派文化」,許多理由經不起事實的檢驗,更充滿權力運作的鑿痕。 \n 一向訴求民主、以選舉起家的民進黨,如果為了永久執政,真的如此不擇手段,台灣的民主恐怕也要蒙羞不起了!

  • 影》民主倒車鄉鎮市長改官派 藍委疑機關算盡為選舉

    影》民主倒車鄉鎮市長改官派 藍委疑機關算盡為選舉

    繼農田水利會會長改官派後,民進黨醞釀更進一步將鄉鎮市長都改為官派。明年11月將舉行9合1地方選舉,綠委鄭運鵬提出《地方制度法》修正案,擬取消全台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選舉,目前法案已付委待審查。熟悉選務的官員指出,行政院只要趕在明年8月「9合1」登記參選前修法,即可取消鄉鎮市長選舉,全面改成官派。 \n \n民進黨立委拋出的地方制度法修正案,目前全台6都加上基隆、新竹、嘉義3個省轄市,已經佔了全國3/4的人口,共1719萬人,這些地方已無鄉鎮市長選舉,鄉鎮市公所改成縣市政府的派出機關;反倒是剩下1/4人口的其餘13個縣、198個鄉鎮市,竟還要選舉鄉鎮市長及代表,鄭運鵬直言「人口少的民意代表反而多,現象很畸形」。 \n \n此舉引發地方反彈,現任鄉鎮市長擔心民意難上達,更怕的是講好聽是官派,但實際為綁樁,機關算盡恐怕還是為了拚選舉。有國民黨立委也大罵:「要不要乾脆連總統都官派就好了!」少了一層選舉粗估省下30億元,但如果明修棧道暗渡陳倉,機關算盡下鄉鎮長改官派等於由執政黨全面掌控,在野黨恐怕更沒有生存空間。 \n

  • 綠委提案鄉鎮市長改官派 網批:民進黨只想搞獨裁綁樁!

    綠委提案鄉鎮市長改官派 網批:民進黨只想搞獨裁綁樁!

    在農田水利會改官派後,民進黨立委鄭運鵬再提出地方制度法修正草案,擬取消全台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選舉,目前法案已付委待審查。消息一出,立刻引起熱烈討論。有網友痛批,民進黨上台後吃相難看,大搞獨裁綁樁! \n \n明年11月,全國將舉行9合1地方選舉,行政院會卻日前通過《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待送到立法院審議。如今,綠委鄭運鵬也提案《地方制度法》修正案,擬取消全台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選舉,目前法案已付委待審查。內政部民政司長林清淇雖在受訪時表示,鄉鎮市長官派與否牽涉重大,現尚無修法打算,但還是引起不少批評。 \n \n國民黨立委張麗善痛批民進黨大開民主倒車,農田水利會長改官派,連鄉鎮市長也想要官派,依照這邏輯,是否總統也直接民進黨指派?據《中央社》報導,有內政部官員表示,反對廢除民選者認為,官派不具民意基礎,無法充分反映民意,恐淪為政治酬庸;政府若擔心選風不佳,其實可從積極查賄著手。 \n \n對此,網友在PPT上熱烈討論,留言說道「改成綁樁制度法?」、「民選大於官派,好民主啊!」、「看看陳金德,你會覺得官派的好嗎?」、「民選的縣市長管得動官派的鄉鎮長嗎?」、「原來,只有KMT是獨裁綁樁,DPP才是進步價值」。 \n

  • 吳威志》極權主義的鄉鎮長官派

    吳威志》極權主義的鄉鎮長官派

    民進黨繼提議修法將農田水利會會長改官派後,綠委再提《地方制度法》修正案,要將鄉鎮市長改為官派,認為官派可瓦解地方派系操控地方政經資源,亦即明年11月舉行九合一選舉時,擬取消全台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選舉,目前法案已在立法院付委待審查。 \n 全台13個縣市共有198個鄉鎮市,占全台總人口數1/4;地方選舉不僅有縣長、議員,還有鄉鎮市長及代表,存有參選人參差不齊的問題,所以民進黨立委主張官派得以簡化行政層級,提高行政效率。問題是,修法將鄉鎮市長改為縣政府的「派出機關」,就能解決行政效率不彰嗎? \n 地方基層選舉是擺脫極權統治的良方。過去修改《地方制度法》將六都官派區長資格定為「以機要人員方式或依法任用」,已大開方便之門,可以想見,未來鄉鎮市長若改官派,不僅違背了主權在民,更撕裂了文官體制。 \n 真正的關鍵應是行政首長人選,官派與否並無絕對的關係。執政者不應把基層地方選舉「汙名化」或「惡質化」!如果真有實驗的必要,也應該從非法人或非自治團體的村、里長做起,因為其功能已由「社區發展協會」取代。 \n 台灣鄉鎮市長及代表中,出身派系、黑道者的確存在。然而,難道官派就能完全避免嗎?這應是制度不健全所致,如果為此而取消選舉,無異是本末倒置,甚至可能使派系與黑金轉戰更上的層級。貿然寄望官派解決問題,反而應擔心,極權主義的官僚體系會不會藉此滋長,皇民化的集權思想會不會捲土重來? \n 另外,鄉鎮市自治選舉得否取消,仍須合於憲法上的民主原則。大法官釋字第498號理由書已詳述,「地方自治為憲法所保障之制度,旨在使地方自治團體對於自治區域內之事務,具有得依其意思及責任實施自治之權。」再者,《地方制度法》第20條規定鄉鎮自治事項尚有9大項,如此與民息息相關,理應行政效率與民意基礎兼備。 \n 我們應思考的是,既然《地方制度法》第58條後段能予六都官派區長,明定不得進用或免職的6個款項,為何不能在鄉鎮市長民選的第57條規定上加入。其實只要擴大淘汰人選的適用範圍,便能在基本條件上落實選賢與能。而且《選罷法》也該區分「行政首長選舉罷免法」與「民意代表選舉罷免法」,針對行政首長不可只重民意而已,理應設定應選條件、學歷與經驗,加重選前行政能力的檢覈,及任內績效的考核;有意連任者,宜公布該區的家庭國民所得、外移人口、外資投資、出生率等的客觀數據作為篩選依據或連任參考。 \n 可想而知,官派鄉鎮市長在施政上的首要考量,必然是配合上級政府的要求,如此並不利民眾參與公共事務、培養地方認同,更違反憲法地方自治之初衷。民主政治本是民意政治、選舉政治,無論官派的理由多麼「冠冕堂皇」,接受民眾的監督與民意的洗禮,是現代法治國家的根本價值! \n(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

  • 現任鄉鎮市長擔心「民意難上達」

     繼行政院會日前通過《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部分條文修正草案,要將目前農田水利會組織人事由選舉改為官派,引發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在臉書貼文提出5個質疑後,如今又傳出有民進黨立委要求鄉鎮市長官派,對此雲林縣國民黨籍斗六市長謝淑亞雖表示贊同,但憂心底層民意無法被聽見;草屯鎮長洪國浩則持保留態度,並認為行政制度的變革,得多聽各方意見,審慎評估。 \n 「畢竟台灣不大,縣市長都是民選,鄉鎮市長又民選,重疊性太高!」謝淑亞認為,台灣幅員並不大,在行政區畫架構上沒有必要畫分那麼多級,況且縣市與鄉鎮市都是《地方制度法》規範的自治單位,此兩級首長都民選,難免疊床架屋。 \n 謝淑亞贊成鄉鎮市長官派,她表示這樣可以將人力和財政的資源進行整體的整合;例如6都成立後,區長也改官派,而目前縣市轄下的鄉鎮市財政都相當困窘,如果能重整做合理分配,對地方建設與發展應該較有幫助。不過,謝淑亞也憂心鄉鎮市長改官派後,底層民意無法被聽見;他舉例像村里巷弄排水溝清理這種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卻是居民的大事,官派鄉鎮市長會在乎嗎?會一聽到陳情就馬上處理嗎?因此,他也建議應該要有配套措施,建立基層民情可以上達的管道。 \n 洪國浩表示,鄉鎮市長民選可以擴大民主參與,讓更多人參與政治,投入鄉鎮長及代表選舉;官派區長則有利於縣長對建設統籌調度,還可以減少人事費用支出,各有利弊。 \n 此外,透過選舉可以讓鄉鎮市長和代表更貼近民意,並且建立長期良好的互動;改為官派後,縣長指派區長,與選民的關係就沒有那麼密切了。再者,如果改為區長官派,就沒有代表會,可以減少人事費用支出,也不再有所會和諧與否的問題,可提升行政效率。但畢竟鄉鎮市長及代表選舉已有很長的歷史,如果不選,也可能被質疑不夠民主、區長沒有民意基礎等問題。 \n 蘇煥智也強調,對於改革買票及地方黑金系統他當然支持,但也認為水利會長改官派,不但可能違憲,還會讓水利會原有功能弱化,就算藉此消滅國民黨的地方派系,相對也有可能產生新的執政黨派系問題,實在值得深思。

  • 鄉鎮縣市長改官派 藍委批開民主倒車

    民進黨立委鄭運鵬提出「地方制度法」修正草案,擬取消全台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選舉,法案已付委待審查。國民黨立法院黨團今天舉行記者會,批評鄉鎮市長改官派,是「酬庸綁樁」,民進黨吃相難看。 \n \n黨團總召林德福指出,民進黨完全執政後在想如何永遠執政,不僅水利會長要改為官派,連鄉鎮市長也要改為官派,未來可能連農漁會都要改官派,民進黨完全執政,變成「完全獨裁」。 \n \n藍委李彥秀表示,基層選舉是民主政治中的重要制度、地方自治的重要基石,鄉鎮市長改官派是大開民主倒車,民進黨為的只是明年的選舉,吃相難看。藍委曾銘宗表示,六都改制後許多區長行政效率變差,也無法反映民意,黨團強力反對,他也說,乾脆把各縣市長及總統都改為官派。

  • 繼水利會長後……打鐵趁熱?綠委提案 鄉鎮市長改官派

    繼水利會長後……打鐵趁熱?綠委提案 鄉鎮市長改官派

     繼農田水利會會長改官派後,民進黨醞釀更進一步將鄉鎮市長都改為官派。明年11月將舉行9合1地方選舉,綠委鄭運鵬提出《地方制度法》修正案,擬取消全台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選舉,目前法案已付委待審查。熟悉選務官員指出,行政院只要趕在明年8月「9合1」登記參選前修法,即可取消鄉鎮市長選舉,全面改成官派。 \n 趕在明年9合1選前修法 \n 民進黨力推官派文化,內政部民政司長林清淇受訪時雖說,鄉鎮市長官派與否牽涉重大,現尚無修法打算。但鄭運鵬已提案《地方制度法》修正案,擬取消全台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選舉。 \n 鄭運鵬表示,扣除六都和省轄市,其餘13個縣共有198個鄉鎮市,人口僅624萬,占全台總人口數四分之一;地方選舉不僅有縣長、議員,還有鄉鎮市長及代表,造成人口少、民意代表反而多的畸形現象,更遑論部分鄉鎮市參選人有「操守問題」。 \n 鄭運鵬日前在立院總質詢時,再度向行政院長賴清德提及鄉鎮市長官派,強調這是比憲改更容易的國家改革。雖然賴揆未明確答覆,但鄭運鵬說,賴清德在擔任台南市長時,曾表示支持鄭的修法提案,「不確定是否會列入優先法案,但應該有放在心上」。 \n 鄭運鵬說,希望可比照2010年改制成五都時的模式,全面取消鄉鎮市長,若真有需要,可比照過去經驗連任一屆並設置落日條款。 \n 綠委鍾佳濱說,若考量簡化行政層級、提高行政效率,是有官派的必要性;草根民主可用社區委員會方式落實,至於鄉鎮市公所改制則可參考六都經驗。 \n 藍諷:以後總統也改指派 \n 民進黨團幹事長劉櫂豪說,水利會因長期執行公務預算,「取之於民所以改成公務機關」;長期來講他也支持鄉鎮市長改官派,但因牽涉政府組織改造,可能還需時間討論。 \n 藍委張麗善則痛批這是大開民主倒車,民進黨執政就大權一把抓,水利會長官派,鄉鎮市長也官派,依照這邏輯,以後總統是否也直接民進黨指派?藍委王惠美說,鄉鎮市長民選有它的意義,現在部分官派區長,已有地方反應愈來愈官僚,地方服務比過去慢很多。

  • 《大政治大爆卦》弊案多 行政效率差!改官派?綠委削足適履?

    《大政治大爆卦》弊案多 行政效率差!改官派?綠委削足適履?

    繼農田水利會後,現在連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也要官派?有地有人有錢還不夠?還要有權有票!都是為了鞏固政權而布局?全面官派對地方人民真有好處?行政效率會提升?賄選也會減少!資深媒體人康仁俊:『全面改成官派,會讓地方變得更好?還是就變成酬庸?最後政治生態和資源都將被壟斷。』這對於政黨政治的發展並不是好事!只會變一黨獨大。想得到資源的人只會走向大黨,小黨只會更難生存。 \n過去媒體曾質疑過立委鄭運鵬為何提此案,鄭運鵬:『因為部分鄉鎮市的參選人有操守的問題,所以現在廢除,如有好的人選想從政可從市議員起步。』資深媒體人康仁俊質疑:『這個理由非常不足,因為議員出事的一大堆。如果用這個理由來作為提案的原因。略嫌不足。』應該要持平的來看,且用更好方式去說服大眾。不然未來政治資源只會大黨獨拿,西瓜偎大邊!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