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宣傳官員們的搜尋結果,共03

  • 短評-和諧社會的國民教育

     香港的反國教運動在港府讓步下暫告一段落,但這場運動卻讓大陸精英開始反思內地國民教育的缺失。大陸小學語文(國文)課本裡一些樹立典範的課程也被翻了出來,例如《一面五星紅旗》、《劉胡蘭》等等,大陸民眾對這些課文的反諷,顯示官方希望建立的國民價值觀,已經愈來愈無法讓民眾接受。 \n 在大陸宣傳體系裡,最常使用的方法是樹立樣榜或是英雄人物成為國民典範,劉胡蘭就是大陸好幾代人熟悉的「在國民黨反動派鍘刀下英勇就義」的英雄,再如雷鋒、孔繁森,還有90後熟悉的「熱愛祖國的救火小英雄」賴寧等。 \n 愛國、愛黨與犧牲奉獻是這些樣榜的共同特徵,是大陸公民教育的主軸。公民教育裡應讓學生瞭解公民的權利和義務,理解個人與群體的關係,並培養正確的價值觀。但大陸樣榜人物原型在刻意美化及意識形態型塑之下,與現實相去甚遠,再加上中共大量官員的行為與犧牲奉獻精神相左,樣榜宣傳反令學生們的價值觀混淆。 \n 大陸經濟歷經30年高速成長,國民所得與素質已大幅提高,社會結構與運行變得更形複雜,需要公民自覺與自我管理才能真正建立「和諧社會」。目前大陸「富得只剩下拜金」,已經導致社會的信任與信心問題,這是國民教育所培養的價值觀與現實環境脫節結果。大陸的國民教育應當與時俱進,創造能真正長期維穩的教學內涵。

  • 什邡事件的官樣文章

     同以往一樣,發生在四川什邡的抗議事件先是在網路上以「謠言」的形象出現,然後其消息和圖片在微博、貼吧及QQ群迅速傳播,最終得到了官方確認:「警方使用催淚瓦斯和震爆彈驅散了抗議民眾。」門戶網站於7月3日開始在首頁推薦有關什邡的新聞,大都是來自四川新聞網或人民網的官方稿件,標題為「四川什邡群眾擔心鉬銅專案影響環境引群體事件」,得到突出展示的關鍵字卻是「特警」、「震爆彈」、「催淚瓦斯」。這種編輯技巧或許會讓什邡官員們不高興。 \n 什邡官方在網上發布消息,一直是通過官方認證的微博帳號「活力什邡」進行的。6月29日,宣傳官員們還沒意識到會有猛烈的抗爭風暴,當時該微博在第一時間公告了剛剛開始的宏達鉬銅專案開工典禮,「首個百億級投資專案」、「中國六個一流」等說法特別表明了此專案對重災區什邡有多麼重要和難得,發布者的欣喜之情也溢於言表。 \n 然而,7月2日零時剛過,「活力什邡」就不得不改變欣喜和自豪的語氣,宣布「昨晚,一些群眾聚集在市委門口,詢問宏達鉬銅專案有關環保的情況,相關市領導和部門負責人作了解釋。」此後,該微博轉發專案環境影響報告書批復和「如果環保問題不過關,絕不允許投產」的市長承諾,但依然沒能在跟貼中獲得多少認同。 \n 同時,官方網站「什邡之窗」於7月2日午後以「冷靜,是我們幸福的需要」為題發表了一篇公開信,其中幾段話引發了網路抗議:「別有用心的人包藏禍心、捕風捉影地宣傳該專案,鼓動不明真相的學生集訪中共什邡市委,引來群眾圍觀……不要迷信紙老虎,他們心狠手辣只會輸送動亂,給第三國反人類的法輪功、達賴分裂集團等提供資金。」 \n 什邡的宣傳官員們或許還不瞭解網路輿情的規律:只要官方通報中出現「別有用心」、「不明真相」等關鍵字眼,就必然會招致網民們的天然厭惡。發布這種語言的公開信,不僅不能起到平息事態的作用,反而會引發網民們的反感,會被網民們爭相嘲諷和猛烈抨擊。在這時,不能釋放足夠的誠意,卻通過冷漠的官樣文章指責民眾,勢必陷入更嚴重的危機。 \n 如今的宣傳官員們已經養成了一種習慣:對政府行為,不加思考地指令媒體進行擁護和讚美,而出現群體性事件時,發布詳細資訊則十分吝嗇,照搬官方通報,宣稱「不明真相的群眾被別有用心的境外敵對勢力利用」更是習慣性語言。最終,只有在越來越大的壓力下才披露真實情況。這套官樣文章已經被反復用過許多次了。 \n 在資訊傳播異常迅速的網路時代,民眾總能夠找到獲取真相的渠道,想蒙蔽、欺騙已經特別困難了。在這種情況下,刻板的官樣文章屢屢失靈,使得政府屢次遭遇公信力危機,也是很自然的了。 \n (作者為大陸媒體評論員)

  • 《中國青年報》-看房奴與二奶發生什麼故事

    評論解讀《蝸居》被譽為2009年最好看的電視劇,它直面大陸社會三大熱點:房奴、第三者和反腐,引發觀眾共鳴。《中國青年報》刊出的評論,從男女主角的心態剖析,點出正是眾多「房奴」被掠奪,才成就了官員「二奶」們的幸福生活。 \n《蝸居》未經高調宣傳也沒有大牌明星,能夠紅遍網路內外,恐怕連該劇的製作方都沒有料到,以至他們面對網民自發的炒作顯得有些措手不及。 \n《蝸居》以高房價下都市人的住房夢想為主題,而該劇濃墨重彩之篇章,則是政府官員宋思明與平民女子郭海藻的婚外戀情。郭海藻成長於書香門第,畢業於名牌大學,有感情篤深的男朋友,且看上去不像那種很物質的女孩,然而,一步一步地,郭海藻最終成了「職業二奶」。 \n宋思明與郭海藻的戀情,算得上是你情我願,只不過,他們之間到底是怎樣的一種戀情?我個人的看法是:宋思明作為政府官員,又是做秘書的,平日裡在領導面前察言觀色、低眉順眼,各種慾望長期被壓抑著。但慾望總得有一個突破口,以顯示自己的身分、地位、權力以及富有,而郭海藻正好是這個突破口。不管是借錢給郭海藻、幫郭海藻輕鬆擺平一切,還是擁有一個年輕貌美的「二奶」,過著「家裡紅旗不倒、家外彩旗飄飄」的日子,以及試圖讓郭海藻給自己生個兒子,這些都是宋思明宣洩慾望、展現權力的方式。而對於平民女子郭海藻來說,一個風度翩翩、呼風喚雨、從來不為錢發愁、似乎沒有什麼事情擺不平的男人,當然是有魅力的,投入這種男人的懷抱也是順理成章的──儘管開始時郭海藻並沒有做「職業二奶」的主觀故意。 \n「職業二奶」郭海藻是一個悲劇人物,但她也過了一段短暫而幸福的「二奶」生活,住在寬大的房子裡,再也不用為錢發愁。可是,宋思明的錢從何而來?不是來自他的正當收入,而是來自他收受的賄賂,連郭海藻住的房子也是房地產開發商陳寺福「進貢」的。陳寺福的「進貢」又從何而來?是通過野蠻拆遷、低價補償、高房價、低品質等方式巧取豪奪來的,是無數個像李阿婆這樣的被拆遷者、無數個像郭海萍(郭海藻的姐姐)這樣的「房奴」,讓陳寺福這樣的開發商賺得盆滿缽滿,讓宋思明這樣的官員有賄可受,說到底,正是無數個平民百姓被盤剝、被掠奪,才有了眾多官員「二奶」的幸福生活。 \n郭海藻或許從來沒有想到,自己做著幸福的「二奶」,她姐姐郭海萍做著痛苦的「房奴」,這是一枚硬幣的兩面。不止郭海藻,所有做官員「二奶」的女子或許從來沒有意識到,當自己花錢如流水時,並不是官員們在為此埋單,而是無數個平民百姓在為此埋單。將「房奴」與「二奶」放在一部電視劇裡做精彩演繹,或許正是《蝸居》匠心獨具之處。 \n(摘錄自《中國青年報》2009-12-1,作者晏揚在解放軍第二軍醫大學人文社科部工作,現役軍人,中校軍銜。)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