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宣告破局的搜尋結果,共22

  • 文在寅不去東奧 韓日峰會破局

    文在寅不去東奧 韓日峰會破局

     日本、韓國希望藉東京奧運舉行峰會的努力宣告破局,《韓聯社》19日下午報導,韓國總統文在寅23日不會出席東奧開幕式,也不會與日本首相菅義偉見面。這讓法國總統馬克洪成了唯一參加東奧開幕式的外國元首。

  • 陳時中首揭輝瑞疫苗爭奪戰內幕 東洋才是晚出局的人

    陳時中首揭輝瑞疫苗爭奪戰內幕 東洋才是晚出局的人

    衛福部長陳時中今(9)日趕在農曆年前進行年度防疫報告,談到東洋和港商雅各臣爭取輝瑞/BNT疫苗代理權爭議,外傳東洋是因雅各臣介入才出局,陳時中強調,雅各臣因無取得原廠授權文件,因此早在去年10月26日就已宣告破局,反而與東洋談判至11月3日才因價格、劑量談不攏喊停,在時間上雅各臣比東洋還早出局。 陳時中強調,我國採購疫苗的原則很簡單,就是直接與疫苗原廠或具原廠直接授權的代理商洽談,且只會找進入臨床試驗2、3期並已有足夠科學文獻支持的產品進行談判。 針對外界頻頻傳出指揮中心與東洋談判破局是因某立委協助港商雅各臣介入接洽,陳時中也否認,強調雅各臣與指揮中心的接洽時間早於東洋,且對方根本沒有授權文件,因此早在10月26日就宣告合作破局,根本不可能影響與東洋的談判。 至於為何未採納東洋的方案,陳時中表示,主要還是因雙方在劑量、價格、到貨時間談不攏,最後只能無奈破局。 不過東洋曾在去年聲稱最快今年第一季可獲1000萬劑的疫苗,但陳時中今指出,如果當初就知道今年可以有1000萬劑,我們早就簽了,但他也指出,考量到冷鏈運輸等關鍵,輝瑞疫苗從來沒有想要買到千萬劑。 至於疫苗缺口該如何補足,陳時中表示,目標3000萬劑的採購沒有變,除目前AZ疫苗一千萬劑敲定外,還有COVAX平台的476萬劑,以及另一家藥廠的500萬劑近日將敲定,國內業者高端、聯亞也將合計採購至少1000萬劑,目前也啟動預採購的作業程序。

  • 談不攏 明春施打新冠疫苗落空

    談不攏 明春施打新冠疫苗落空

     台灣明年第一季最可能先取得的新冠肺炎疫苗宣告破局!台灣東洋原預定明年最高可取得3千萬劑德國BioNTech(BNT)新冠肺炎疫苗,供台灣民眾施打,但昨晚東洋發布新聞稿指出,與衛生福利部疾管署始終沒有共識,未能如期取得代理進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表示,東洋一直未能提供正式BNT授權文件及合約草案,才讓疾管署談不下去。  未提授權書疾管署煞車  台灣東洋10月12日宣布取得BNT新冠肺炎在台銷售的「有條件授權書」,可與台灣主管機關協商完成最多3千萬劑的疫苗,明年第一季可拿到1千萬劑,供500萬名民眾施打;日前傳出德國要求東洋必須至少要有500萬劑的訂單,但雙方數量一直談不妥。  莊人祥表示,雙方談合作以來,只要求東洋要拿出這2項文件,過程中他和東洋見過2次面,雙方也一直都有聯絡窗口,溝通管道順暢。至於價格和數量部分,指揮中心已經同意「某數量」的採購量了,台灣東洋也表示願意去談,但必須先把文件拿出來才能繼續談。  仍持續接洽國內外廠商  「現在破局不代表之後就不會再購買BNT!」莊人祥強調,後續規畫可能的話還是會盡量爭取,包含COVAX以及BNT疫苗,任何國際疫苗有適合的,時間上許可就會盡量爭取,「我們會嘗試多種和各個不同國際廠接洽、嘗試,包含國產疫苗也是。」盼讓民眾可在明年第一季有疫苗可打。  前疾管局局長蘇益仁表示,台灣與BNT談判破局,代表我國明年第一季取得新冠疫苗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恐打亂理想布局。  蘇益仁指出,理想的防疫規畫是今年12月底前先完成流感疫苗接種,明年1、2月就可以接著開打新冠疫苗,避免流感、新冠疫情同步爆發。但現在隨著BNT疫苗落空,台灣冬季防疫壓力就變得很大。  寄望明年中從COVAX取得  他分析,台灣與BNT疫苗談判破局後,接下來只能寄望從COVAX取得新冠疫苗,但依照疫苗量產時程表,可能明年6月台灣才有辦法拿到COVAX疫苗,屆時歐美各國早已打過一輪。  另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昨天公布國內新增4例境外移入新冠肺炎病例,分別自法國、英國、德國、菲律賓入境(案565至568),除了1名菲律賓籍10多歲女性是來台就學之外,其餘3人都是台灣人在國外求學回台,且其中法國返台學生留法期間4度採檢都是陰性,返台仍確診。

  • 明年第一季打不到新冠疫苗了 指揮中心曝原因

    明年第一季打不到新冠疫苗了 指揮中心曝原因

    台灣明年第一季取得新冠肺炎疫苗破局!台灣東洋原預定明年第一季,最高可以取得三千萬劑德國BioNTech(BNT)新冠肺炎疫苗,供台灣民眾施打,但晚間東洋發布消息指出,未能如期取得。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表示,因東洋一直未能提供正式的BNT授權文件以及合約草案,「我們只有這兩個要求,不知道為何他們遲遲都不提供」,才因此合作宣告破局。 莊人祥表示,從兩方談合作以來,只要求東洋要拿出這兩樣文件,其中他本人就和東洋見面過兩次,雙方也一直都有聯絡窗口,溝通管道順暢。至於價格和數量部分,「沒有說不能接受」,但必須先把文件拿出來才能繼續談,但數量多少,他無法透露。 「現在破局不代表之後就不會再購買BNT」,莊人祥強調,後續規劃上可能的話還是會盡量爭取,包含COVAX以及BNT疫苗,任何國際疫苗有適合的,時間上許可就會盡量爭取,我們會嘗試多種和各個不同國際廠接洽、嘗試,包含國產疫苗也是,盼讓民眾可在明年第一季有疫苗可打。 東洋聲明: BNT與政府難有一致性共識 台灣東洋未能如期代理新冠疫苗 台灣東洋藥品公司於日前取得德國BioNTech(BNT)新冠疫苗在台銷售的「有條件授權書」後,經20多天密集地與BNT、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協商討論,雙方對數量及價格仍有落差、未能達成一致協議,台灣東洋今天(3日)宣布,無法如期代理該疫苗進口。 台灣東洋於10月12日宣布取得BNT授權,可就疫苗交貨數量、時間、價格與台灣主管機關協商,乃積極扮演BNT與政府間的溝通橋樑,分別就最新臨床數據、採購數量、價格、冷鏈運送方式等與政府進行討論。期間,雖然台灣東洋努力居中協調、拉近差距,然政府與BNT在採購數量及價格上仍有落差,截至授權協商期滿並未達成共識。 面對全球新冠疫情肆虐,台灣東洋重申,未來仍將配合政府防疫政策,持續在公司能力範圍內,善盡企業社會責任,為維護國人健康努力。

  • 想贏 就得死守談判破局的底線

    想贏 就得死守談判破局的底線

    把你的尖牙藏起來,態度越自然,看起來就越強 害羞、內向、沒自信?沒關係,你就「盡量做自己」。 這會成為你談判勝利的關鍵。辯才無礙者,漏洞反而多! 「讓對方多說一點」比你自己滔滔不絕還重要。 設法問出對方「究竟要什麼」,因為雙方不一定真的站在對立面。 約翰.藍儂1975年發行的專輯《搖滾》原被指控抄襲, 最後卻替雙方賺進了大筆鈔票,締造雙贏。 真正的對手,往往不在談判桌上。 因此除了緊張關係,建立信賴也很重要; 有時你得刻意做球,讓對方有東西回去向老闆稟報。 最後對手還會反過來替你說話,協助你達成目標。 不利己方的情報,對方若沒問,你就不要自己爆。 切記:儘管談判桌上鼓勵隱惡揚善,但絕不能說謊,說謊必敗。 【精彩書摘】 談判桌上的最強王牌就是「談判破局」。若以撲克牌來比喻,談判破局就如同鬼牌一樣,不論你打出什麼牌都無法贏過鬼牌,隨時都可能居於劣勢,必須戰戰兢兢地進行賽局;於此同時,你也會為了不讓對方使用這張牌,而被迫在不得已的情況下不斷讓步。換句話說,手上沒有王牌的人,就會受制於他人。 話雖如此,在撲克牌的賽局上,也不是只要握有好牌就一定會贏。假使你持有鬼牌,但毫無策略只會亂出牌,終將無法獲勝。交涉也是一樣的道理,談判破局這張王牌該怎麼使用,將會影響交涉的勝負。 談判破局的出牌方式,大致分成兩種。第一種是正面攻擊法,也就是誠心誠意和對方溝通後,發現無論如何都無法達到自己的目的,那就打出這張最強王牌、使出最後通牒。讓對方知道自己絕不讓步的底線:「如果這個條件你們仍然不接受的話,那只能宣告談判破局了。」逼迫對方選擇Yes或No。   刻意不打出王牌,或「假裝握有王牌」以牽制對方 當然,下了最後通牒給頑強的對手之後,對方也許會因此屈服,但如果你一心只想著要逼對方退讓,貿然地使用了這張王牌,且沒有事先預備好談判破局的後路,這一切就會變得非常危險。例如,對方聽完之後只淡淡地回應:「好的,我們這方就算交涉失敗也沒關係,就這麼辦吧。」這樣一來,反而會變成你沒有後路可逃。更糟糕的是,若你聽了對方這樣說之後立刻心慌意亂地放軟,改口說:「其實我也不是這個意思。」他們就會看出你的弱點,進而更強硬地要求你讓步。 所以,或許我們應該這麼思考:交涉其實是不斷試探對方何時會打出最終王牌的心理戰;這同時也代表,只要還沒有打出這張牌,你就有牽制對方的能力。更高階的做法是,你根本不打算讓談判破局,卻故意讓對方以為你握有這張王牌。 對方獅子大開口,別直接跟他殺價 第二種使用談判破局王牌的方式,是當對手虛張聲勢時,立刻使出這個絕招來嚇阻他。 在談判桌上,對手經常會大放厥詞地嚇唬人。為了獲利更多,他們可能會抱著「也許這局能讓我瞎貓碰上死耗子,隨便就讓我矇上了」的心態,故意製造假象以求利益。你若是不疑有他地照單全收,絕對會造成損失。像這種時候,必須在第一時間就打出談判破局的王牌,瓦解對手的虛張聲勢。 大家有在東南亞國家的路邊攤買過東西嗎?當時有一位店員獅子大開口地報給我一個明顯不實的超高天價,但我不認為他這樣做有什麼不對,畢竟身為商人,想從有錢的觀光客身上多撈點錢也不是不能理解。不過我也不想白白多花沒必要的錢。 此時的重點是,不要直接跟對方殺價。當報價遠遠超出原價時,有些人會直接在心裡打個7折左右就向店員殺價:「你這樣太貴了,這個價錢如何?」在這種狀況下,你大概只能殺到8~9折,而且正中店員下懷(意即就算給你殺到八折他還是有賺)。會有這樣的結果,問題出在我們根本不知道這個商品的市價是多少。 因此,碰到對方亂開價時,最好的方法就是從談判破局開始交涉。「開什麼玩笑啊!這麼貴誰要買?」你可以故意這樣大喊後,便轉身離開,大多數的店員都會「啊!請您稍等一下」並馬上拉住你,然後主動打個七折試探你。 但很有可能就算打了7折,對方仍能賺進相當大的利潤。為此,這時你得再搖搖頭,語帶不耐地表示:「算了,不用談了。」並再次假裝要離開。相信對方會再一次降價到一開始的5折左右。 綜合以上所述,在交涉場合中,一旦對方虛張聲勢,你至少要做到這個地步,否則無法駕馭整場談判。 事先打探行情,化劣勢為優勢 在規模更大的商業談判中也是同樣的道理。我曾經碰到一家日本公司被歐美企業提告損害賠償,仔細了解整個紛爭內容後,我研判客戶或許無法避免支付對方一定金額的損害賠償。接著我又調查了過去類似的案件,想知道若真的要進入交涉階段,需要拿出多少程度的賠償金才得以解決,而在我將調查結果(市價或行情價)和客戶取得共識之後,便和對方的代理人進行交涉。 這是一場對方處於優勢的談判,我在完全不知會被要求多少賠償金的情況下,戰戰兢兢地坐上談判桌。但一聽到對方律師開出的金額時,我不禁啞然失笑,因為那是相當過分的超高天價,很顯然是在虛張聲勢。 當然,這樣的情況也在我的預期之內。儘管一般的律師都會刻意丟出接近好球帶的壞球,但他的壞球已經明顯高過頭,是完全接不到的大暴投。由於律師的酬勞是按照賠償金額的比例來支付,我想他應該是想提高自己的報酬,所以才會如此煽動客戶,提出天價級的數字,真是愚蠢至極。 因為當下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對方頓時憤怒地站起來說:「你笑什麼?」我繼續帶著笑容,並馬上打出談判破局的王牌。「這個數字太誇張了,沒什麼好談的。如果你們一定要這個金額,那就法院見吧。」說完,我們就離開了現場。 正因為我們已事先調查過了類似案件的市價,得以立即識破對方粗糙製造出的假象,他們的立場反而顯得難堪。如同我預期,過了幾天,對方的律師再次提出大幅降低後的賠償金額,這次的球準確投進了好球帶,於是我們再次坐上談判桌。 本來應該是對他們有利的交涉,卻因太過狂妄的虛張聲勢,反而讓我們取得了優勢。這場交涉的最終結果是,我方順利取得讓客戶滿意的協議。 (本文摘自《交涉的武器:20個專業級的談判原則——辣腕交涉高手從不外流,精準談判的最強奧義,首度大公開!》/方舟出版) 【作者簡介】 萊恩.格斯登(Ryan Goldstein) 現任昆鷹律師事務所(Quinn Emanuel Urquhart Sullivan)外國法事務律師事務所東京辦公室總負責人。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律師。 1970年出生於芝加哥。1910年間,祖父移民美國,是來自於波蘭的猶太人移民。於達特茅斯學院就讀時,對日本產生興趣,曾於金澤有過寄宿家庭的生活體驗。1993~1995年,在早稻田大學研究所留學。 1998年畢業於哈佛大學法學研究所。由於成績優異,獲選僅哈佛成績前5%者才能錄取的聯邦法官見習生。1999年,進入美國法律雜誌票選出有「全世界最令人畏懼的律師事務所」稱號的昆鷹律師事務所。2005年升級為合夥人。於35歲時獲得加利福尼亞州40歲以下優秀律師「Top 20 under 40」殊榮。擅長領域為國際商業、智財權訴訟、國際訴訟等。為了達成「想成為日本的夥伴」的心願,頻繁往來於日本美國之間,一間一間公司慢慢建立關係,逐步增加日本企業客戶。2007年成功開設了東京辦公室。2010年,就任日本常駐代表與東京辦公室總負責人。 曾擔任東京大學法學研究所政治學組、法學院兼任講師,早稻田大學研究所、慶應義塾大學法學研究所、成蹊大學法學研究所、同志社大學法學院等學校之客座講師。2013年獲選《日本經濟新聞》「今年最活躍的律師」,現在亦為CNN國際新聞節目的常態來賓評論員。 【譯者簡介】 游心薇 現旅居日本。中學時接觸日本文化,就此結下不解之緣。2008年赴日工作,自此便和日本難分難捨。日本美食是生活必需;日本職棒是精神糧食。曾任日文網站新聞編輯,現為兼職譯者。譯有《沉默的銷售之神》、《零經驗卻能變頂尖的拼裝思考》、《夾心餅乾主管的問題地圖》。

  • 重啟規畫說來簡單 實則浪費

    重啟規畫說來簡單 實則浪費

     錯誤的決策很可怕!籌備多年的國家漫畫博物館建設案宣告破局,不但讓台中市政府大感驚訝、也使得許多動漫迷大呼失望。回顧此建設案,歷經兩任市長,卻在硬體設施蓋到一半時突然喊卡,除理由讓人難以接受,「重啟規畫」這句話說來很簡單,卻是大大浪費人力、公帑與時間。  國漫館由現任交通部長、前台中市長林佳龍在市長任內爭取,據了解,當初市府規畫中台灣電影中心時,盼擴充內部設計與展示環境,向文化部爭取國漫館,而中央基於「幫助地方」的考量,也允諾結合電影中心、國漫館規畫,同意補助11.5億元經費。  歡欣鼓舞準備迎接國漫館,文化部卻在電影中心蓋到一半時,宣告動漫館案破局,理由是「館內空間不符合博物館需求」,令人不禁想問,難道當初簽訂的MOU只是廢紙一張?文化部允諾補助經費時,難道不知道電影中心硬體規畫情況?!  其實,從台中市府爭取國漫館、到文化部宣布此案破局,前後數年時間,中央、地方前後共有30多次協調,若國漫館不適合結合電影中心,早該另尋場址、另做規畫,而非突然喊卡,留下一堆爛帳待他人收拾。

  • 結婚9個月急喊卡!麥莉宣告與交往9年「雷神弟」破局

    結婚9個月急喊卡!麥莉宣告與交往9年「雷神弟」破局

    又一對好萊塢明星夫妻宣布離婚!美國歌手麥莉希拉(Miley Cyrus)和「雷神弟」連恩漢斯沃(Liam Hemsworth)愛情長跑9年,去年聖誕假期間,在家人陪伴下低調舉行結婚派對,但今女方透過發言人對外發表聲明,宣布2人選擇分道揚鑣。 內容表示:「連恩和麥莉在此時協議分手。2人在伴侶或個人身份上都持續發展變化中,為能兼顧專注於自己和事業,認為這是最好決定。但即使分開了,他們仍是所有寵物的共同雙親,希望外界能尊重他們的進程和隱私。」 2人目前尚未在社交網頁發表私人想法,但有網友憤怒在麥莉IG照片下留言:「妳又推開這個男人嗎?妳配不上他!」可能是因2人過去分合不斷,據傳是麥莉事業心較重,但連恩急著想當爸,對人生規劃有歧異,女方始終沒「婚」頭,直到去年經歷一場加州大火,讓麥莉改變想法,未料撐不到9個月就結束短命婚。

  • 京城銀併安泰銀 宣告破局

     京城銀行下周五將召開股東臨時會補選獨立董事,由任職京城銀多年、之後創業的前行員姜宏亮出任獨立董事。另據了解,京城銀併安泰銀一案,因為雙方在價格上看法的落差太大,已宣告破局。  姜宏亮在京城銀任職10多年,且包括風管、資訊等幾乎大部分部室的主管都當過,也當過審查部經理,離開銀行後也有創業、經商的經驗,這些資歷使京城銀決策高層評估他是適合的專業董事人選。  京城銀與安泰銀雙方在今年5、6月間就在洽談合併案,一路談到本月初,終於宣告破局。  根據安泰銀的今年第二季季報,每股淨值為15.92元,知情人士透露,京城銀在今年7月時願給的價格大約每股13元。  時隔3個月,雙方歷經多次的價格拉鋸,京城銀在本月初最後一次由董事長戴誠志指派總經理張日政出面議價時,願給的最高價格僅在每股14.5元左右,和安泰銀最大外資大股東隆力集團以及另一大股東宏泰集團的期待,仍有相當的落差,因此使得這宗原本受金管會高度期待的「民民併」,最終仍宣告破局。  據指出,京城銀雖未進入安泰銀進行實地查核,但已廣搜多項資料D.D,光是商譽攤提、遞延所得稅及員工資遣等費用開銷就得先從淨值裡扣除,再加上對於放款等主要業務提存需求,京城銀的評估更為嚴謹,綜合考量後,京城銀願開給安泰銀的價格,距離其最新淨值還有超過1元的落差,使雙方無法在價格上取得共識。

  • 王心凌科技新歡傳劈腿 與空姐婚約宣告破局

    「甜蜜教主」王心凌2月時和交往4年的姚元浩分手,內褲床照外流更讓兩人反目成仇,就在此時傳出一名科技新貴對她展開追求,噓寒問暖下讓王心凌打開心房,不過男方卻遭爆料曾與一名空姐論及婚嫁,最後劈腿導致婚約解除。 王心凌踏入歌壇十四年,和范植偉、姚元浩兩段戀情談得轟轟烈烈,不過分手後都扯入私密照風波,讓外界對她備感不捨,分手期間雖與航運小開Derek、袁艾菲前男友林冠百傳出緋聞,但都遭她予以否認,不過根據《壹週刊》報導,目前追求她的科技新貴Justin,曾與華航空姐陳姿螢有過一段情,當年陳姿螢參加三立《超偶》比賽時,Justin更是愛相隨陪伴錄影,在台下當啦啦隊的畫面也曾被鏡頭捕捉到,不過論及婚嫁的兩人,卻因男方偷吃被抓包才導致分手。 針對爆料,《壹週刊》透過臉書聯繫到陳姿瑩,她對陳年往事似乎不願多談,僅在臉書發文「各位好友,實在不想再被一些過去的事情打擾我現在美好的生活,謝謝你們關心,就不再多做回覆囉」,而Justin和王心凌所屬的天晴音樂則不予回應。

  • IU 4年情宣告破局 1周前分手「音樂才子」張基河

    南韓當紅的歌手「國民妹妹」IU,近年來深受海內外粉絲歡迎,她在2015年承認死會,透露自2013年就與大11歲的樂團主唱張基河交往,沒想到這段長達4年的穩定戀情,卻在近日走到終點。 IU與張基河在2013年認識,因交流音樂而互有好感,交往兩年多才向外界公開交往消息,而後也受到祝福,不過據韓媒報導,在大約一周前這段戀情已經悄悄結束,相關人員透露兩人多次分合,最終還是決定分開。 結束為期4年的戀情,兩人將關係整理好後,未來將以前後輩的關係相處,男方的經紀公司也證實這項說法,表示「確實是最近剛分手的,兩人現在重新回到了要好的前後輩關係」,隨後IU的經紀公司也承認了兩人分手事實。

  • 入股力成宣告破局 紫光三大併購案告終

    入股力成宣告破局 紫光三大併購案告終

    記憶體封測廠力成今天表示,與中國大陸紫光集團、西藏拓展創芯投資擬合意終止認股協議。 力成於今(13)日晚發布重大訊息表示,「本公司105年私募普通股案自105年1月15日股東臨時會通過後,至106年1月14日將經過一年。應募人西藏拓展創芯投資有限公司(為紫光集團有限公司實質控制之公司)迄今未能取得主管機關許可,本次私募已無法於一年期限內完成。本公 司與紫光集團有限公司、西藏拓展創芯投資有限公司擬合意終止認股協議。 (106/01/14為本私募案失效日,將擇日簽署終止協議書) 根據中央社報導,力成去年1月15日召開股東臨時會,通過中國大陸紫光參與私募案。力成指出,股東臨時會授權董事會於1年內以私募方式、就紫光集團可實質控制的公司,洽定應募人,完成現金增資。去年1月25日力成董事會洽定西藏拓展創芯投資為此私募案的應募人。 力成表示,105年私募普通股案自去年1月15日股東臨時會通過後,到今年1月14日將經過1年。應募人西藏拓展創芯投資(為紫光集團實質控制公司),迄今未能取得主管機關投審會核准許可。 力成指出,衡酌此情,董事會審認此次私募案應無可能於股東會授權的 1年期限內完成,因此決議通過不繼續此私募案,也將再就此私募案的終止,與紫光集團、西藏拓展創芯投資簽定終止認股協議書。 至此,紫光集團入股力成、矽品、南茂三大案均正式宣告破局。

  •  公平會中止審議!日月光二次收購矽品宣告破局

    公平會中止審議!日月光二次收購矽品宣告破局

    公平會今天(23日)表示,日月光二次公開收購矽品一案,由於公開收購期限至3月17日止,此案已經沒有審理的必要,客觀上已無實施可能,決議中止本結合案的審議。 公平會表示,該案仍有諸多爭議尚待釐清,因此,一直沒有做出決定,如果日月光未來還要啟動第三次公開收購,或找矽品合組控股公司,還是要向公平會申報。

  • 國票金併三信 宣告破局

     國票金控公開收購三信商銀案,收購期間至8月17日下午5時截止,實際總應賣數量(收購股數)為8,301萬54股,未達公開收購案下限的2億5,666萬7,322股,國票金宣布,這次三信商銀股票公開收購案未成功,對於這次三信商銀大股東未能把握應賣機會甚表遺憾。  三信銀董事長廖松岳認為,該行對此案結果以平常心看待,畢竟與國票金都是金融同業,未來雙方還是朋友,期許各自努力。  國票金表示,本案未成的關鍵在於公開收購價格與三信商銀大股東的期待有落差,根據三信商銀今年股東會年報顯示,近6萬6,000名股東中,前120名大股東持股即占49%,但部分大股東一再希望提高收購價格,甚至提出每股20元以上的要求。  國票金指出,國票金所訂每股17.8元含權息的公開收購價格,不但接近會計師評估合理價值區間上限,且股價淨值比1.32倍比目前上市的9家銀行都高,國票金收購價格是合理且很有誠意。  國票金說明,根據惠譽信用評等公司7月31日發布訊息,認為「三信商銀的獲利能力及資本水準皆較國票金低,國票金控若成功收購三信商銀,可能對國票金控之信用評等產生負面影響,造成信評調降壓力」;且國票金收購三信商銀完成後須忍受短期內對財務的衝擊,這也是國票金難再調高收購價格的另一原因。  國票金強調,在這樣的雙重因素下,國票金為不影響全部13萬股東的權益,決定不再調高公開收購價格,也因此多數三信商銀大股東最後並未參加賣股,國票金對此甚表遺憾。  國票金針對公開收購案,除對賣股的三信商銀股東表達誠摯謝意,尤其感謝主管機關對收購案的支持;國票金重申,未來的投資策略,將持續尋求合適併購標的,包括商業銀行或產險、壽險等都是選項,期能達到業務互補及提升競爭力,和發揮經營綜效提高獲利等目的。

  • 過不了法令這關 雲遊入股《神魔之塔》宣告破局

    過不了法令這關 雲遊入股《神魔之塔》宣告破局

    礙於台灣有關法令規定,中國大陸網頁遊戲開發商雲遊控股(簡稱:雲遊)宣布放棄收購《神魔之塔》開發商 Magic Feature股權一案,改以子公司 Foga Tech與Magic Feature 合作開發手機遊戲。 《神魔之塔》(Tower of Saviors)是港台地區最夯的手機游戲之一,自2013年上線以來,長期在App Store及Google Play排行榜中佔據前3名地位,其中更有7成營收來自台灣。 看好《神魔之塔》發展潛力,雲遊今年3月宣佈斥資7000萬美元(折合新台幣約21億元),收購《神魔之塔》開發商Magic Feature Inc. 的21%股權。如果收購成功,2名遊戲創辦人、科大畢業生曾建中及曾建豪兄弟將一夕致富。 不過,雲遊在5月收到賣方通知,現行法令禁止大陸投資台灣線上及手機遊戲產業,雖然雲遊一直尋求經濟部工業局進一步說明及法律意見,並進行風險評估,但收購案終究告吹。

  • 台泥10億美元聯貸案 喊停

     今年以來最大規模美元聯貸案宣告破局。金融圈人士指出,由於台泥收購香港子公司股權一案,最後因為價格未談攏,未獲相關股東同意,該收購案已確定停擺,使得先前由澳盛銀行出任管理銀行召集的10億美元聯貸案也宣告破局。  銀行主管指出,該案不論是規模或是利率水準,都堪稱今年以來最佳,其中總利率將上看2.8%,在美元聯貸案中可說上選,對利差幫助很大。  但銀行主管指出,現在既然併購案中止,即使未來併購案有重啟談判的契機,聯貸案也要再重新來過,因此可說該聯貸案已破局。  台泥集團這筆10億美元聯貸案停擺之後,目前金額規模較大的,就屬台塑集團出面募集近百億元新台幣的美元、人民幣混搭聯貸案,其中,人民幣部位為6.5億人民幣,美元部位則約1.86億美元,目前總利率水準分別在4%及2.5%左右。  台塑集團去年以六輕廠房作為擔保品,出面籌組830億新台幣聯貸案,其中約有一部分的金額將用於越南河靜鋼廠的新增投資,不過在越南排華暴動之後,台塑已對外宣布將停止對越南鋼廠的投資。  對此,銀行團主管表示,由於當初聯貸案籌組時,對於資金用途就是採取統包式的作法,有相當的彈性,倘若僅其中一項用途有變更,銀行團不致因此要求回收相關的聯貸資金,銀行團所應允的條件尚不會發生任何變動。

  • 中信金併台壽 幾乎宣告破局

    中信金併台壽 幾乎宣告破局

     中信金控併台灣人壽案幾乎宣告「破局」。台灣人壽昨(9)日再度完成馬拉松式的董事會,龍邦及台灣銀行方面的律師全數認為當初合併契約有「瑕疵」,董事會最後以7票對3票,通過台壽保將儘速通知中信金,進行「修約」動作,但修約之後仍要經各自董事會通過等,恐難在6月底前完成換股動作。  昨日董事會一開始即由龍邦及台銀董事代表各自陳述看法,接著由雙方律師分別進入董事會,提供各董事法律意見諮詢,兩位律師一致認為中信金與台壽保訂定的合併換股契約有瑕疵,造成後續動作無法再進行下去。  所謂合約瑕疵即契約明訂,雙方必須先取得金管會核准此合併案、證期局同意中信金為換股進行普通股或特別股現增案、證交所要同意中信金的現增案(就會包含台壽保的下市)、公平會不反對兩家公司合併,共4項同意書,接著中信金及台壽保才能在取得4項同意書後的10個營業日內,共同議定股份轉換基準日。  目前金管會及公平會都已同意,剩下證期局及證交所的程序,但台壽董事會最後確認所謂瑕疵,即證期局及證交所等申請必須要有合併基準日,但合約又明訂必須先取得核准,才能訂合併基準日,造成此案陷入該先有雞、還是該先有蛋的死胡同裡。  董事會主席許舒博提出依合約第14條精神,因事實需要而有變更之必要者,應由雙方董事會或其授權之人,儘速與中信金協商修約事宜,最後3席獨董及4席龍邦董事都贊成,台銀3席董事反對下,通過儘速與中信金修約。  許舒博表示,最快下周一(12日)發函給中信金要求約時間進行修約,但台銀方面堅持若修約,一定要在下周一展開談判;許舒博表示,現在要看中信金時間,修約確定後還要經各自董事會通過,至於要不要再送股東會重新討論,則還要徵詢律師意見。  由於雙方完成修約後,還要再確定合併基準日、送證期局及證交所,這些至少30~40天以上,中間又卡台壽保股東會,目前幾乎已確定,無法在6月底前完成換股動作。  昨日董事會中,龍邦董事周國端也質疑台銀立場,為何偏向中信金?台銀表示,身為台壽保第2大股東,必須保障股東權益,絕對沒有偏向中信金,展延合併案是台壽保自己提出,但現有變卦,使台壽保股價下跌,嚴重影響股東權益。  中信金控總經理吳一揆則表示,尊重台壽保董事會決議,未來合併事宜仍會全力配合。

  • 中石化台中港投資案 宣告破局

     中石化(1314)原先規畫承租台中港石化工業專業區,擴充營運規模,惟因無法承擔水源供應時程不明之風險,加上台中港變動權利金等條件,昨(5)日公告審查委員認為恐無法達成主辦機關預期效益,綜合評選未達合格標準,審查結果不通過。  中石化表示,台中港務分公司提出待水期間繳交地租及2年後得終止合約、變動權利金額度、碼頭保證運量等須承諾事項。  目前臺中港石化工業專區水源匱乏,因水資源開發非公司專業,無能力自行籌措水源,因此無法承擔水源供應時程不明風險。  此外,變動權利金額度及碼頭保證運量之提高皆造成本投資案財務計畫不可行,故無法允諾台中港務分公司提出須承諾事項,投資計畫無法獲得通過支持,宣告破局。

  • 中移動入股遠傳 宣告破局

    中移動入股遠傳 宣告破局

     受到政策不開放中資投資國內第一類電信業務影響,遠傳(4904)、中移動昨(18)日宣布,雙方已改簽業務框架合作協議,以取代4年前簽訂的戰略合作協議,而中移動入股遠傳的協議也隨之終止,新簽訂的協議則將擴大雙方的業務合作面。  中移動、遠傳在2009年4月底共同宣布戰略合作協議,雙方將聯合採購、漫遊、資料與增值服務,中移動並將以每股40元、認購遠傳12%股權,並取得遠傳一席董事。此外,雙方也計畫在大陸合資成立新公司,中移動將占新公司股權51%、遠傳則佔49%。  不過,簽約4年後,即使金管會同意已中資投資台灣金融業,但終究沒有開放中資投資第一類電信業務。由於遠傳在去年股東會當中所通過的私募案,將於今年6月12日屆滿,受限台灣法令限制,遠傳在2009年4月29日簽署的股份認購協定、戰略合作協議都將於屆滿日失效。  另外,中移動當初是以溢價13.6%的價位入股遠傳股權,但遠傳近年來股價緩步墊高、至昨日的收盤價已達70.4元,相較於雙方當初簽約的35.2元價位,剛好是翻了一倍。  為了因應時空環境變遷與法令限制,遠傳、中移動共同宣布,昨日已由遠傳董事長徐旭東、中移動董事長奚國華共同簽訂業務合作框架協議,以取代4年前簽訂戰略合作協議。  遠傳表示,目前的時空背景及商業條件皆與4年前不同,加上政府法令仍未通過開放第一類電信投資,「雙方股權認購暫告一段落」,以昨日簽署的業務合作框架協議,取代原有的戰略合作協議。  遠傳與中移動合作關係密切,雙方除了共同推進兩岸無線城巿產業合作試點,為成都市量身打造的無線城市,遠傳也在3年前於中國移動應用商場(MobileMarket)設立S市集店中店。  遠傳表示,雙方希望兩岸投資項目繼續增加,業務合作框架協議較原協議涵蓋範圍更廣,數據服務、零售通路、雲端物聯、智慧運輸等。

  • 台灣金接管國華人壽 破局

    台灣金接管國華人壽 破局

     金管會「欽點」台灣金控迎娶國華人壽的親事,昨(16)日正式宣告破局。金管會副主委李紀珠表示,由於台灣金與安定基金雙方差距過大,難達成共識,已同步召開董事會決不再進行此案;金管會也要求安定基金找財顧重新設計「多元方案」,5月底前重新公開招標。  保險安定基金在民國98年8月4日接管國華人壽,2年6個月後回到原點,安定基金董事長朱雲鵬表示,會先由財顧評估如何彰顯國華人壽真正價值,考慮將「高利率保單」切割處理,以不同補貼方式,讓潛在買方就國華人壽獲利的保單及員工、據點部分先出價,高利率保額虧損部位則由安定基金補貼。  截至去年第3季底,國華人壽淨值缺口擴大到721億元,去年前3季投資報酬率3.8%,是1,000億元以上中大型壽險公司投報率第一名,但前3季稅後仍虧損42.12億元,朱雲鵬說,高利率保單、人事成本等,是吃掉投資報酬率的主因。  國華人壽去年第3季止仍有754萬多張有效契約,保戶數逾120萬人,在政府保證下,去年全年新契約保費仍有50億元,續期保費更有314億元持續進帳,去年新增保單件數達58萬多件,保戶人數也持續成長。  李紀珠強調,金管會接管國華人壽時就公開承諾:「保戶權益依保險契約約定內容不受影響」,這項承諾在台灣金與國華人壽破局後,仍會維持,未來再次標售時,也會要求得標者不能更動舊保單內容。  據了解,先前二次公開標售都流標後,金管會99年7月底指示台灣金評估接管國華人壽的可能性,保險局長黃天牧曾表示,這是站在保障國華人壽保戶權益、壯大國家行局的雙贏立場設計,金管會內部更多次召開專案小組會議,並邀請財政部次長曾銘宗、國庫署長凌忠嫄等參加,財政部也表示會尊重台灣金的評估。  台灣金員工大多具有公務人員資格,但由於金管會承諾保障國華人壽員工的工作權,引起台灣金員工反彈;同時台灣金堅持安定基金應彌補金額近2,000億元,安定基金與金管會則評估是600~700億元,兩者認知金額差距過大,讓這宗合併案宣告破局。(相關新聞見A2)

  • 蔡蘇配破局 馬連任減壓不少

    蔡蘇配破局 馬連任減壓不少

     在國民黨陷入維基解密的茶壺風暴之際,絕地重生的「蔡蘇(貞昌)配」,被綠營視為扭轉選情的強力深水炸彈。只是,在蔡、蘇都「太有個性」的情況下,雙方一次又一次的拖過最佳整合時機,最後加上派系角力的臨門一腳,終讓綠營「夢幻組合」宣告破局,某種程度來看,此舉也形同幫馬英九減輕不少連任壓力。  蔡英文與蘇貞昌在黨內初選的競爭,被視為黨史上實力最接近的對決,無論誰勝出,多數綠營支持者咸認兩人搭配參選才是最佳組合。不可否認,這兩位形象迥異卻又互補的對手,其實都不可能在缺乏對方的支持下還能贏得最後的大選,所以「蔡蘇配」一度被形容是民進黨的「金鋼合體」。  但要促成蔡、蘇合作絕非易事,首要面對的課題,是蘇貞昌在總統初選期間,就表明「不當副手」的承諾;因為在政治上,把話講死雖能證明決心,卻也是將自己逼入零和困境,而政治歷練深厚的蘇貞昌,堅持信守承諾的結果,就是阻斷未來搭檔參選的想像空間。  問題是,「蔡蘇配」始終是各項民調最高的組合,蔡英文的目標若是勝選,就得動手拆解兩人心結,並且想方設法鋪陳可能實現的條件。  然而,相對於○八年馬英九「三顧茅廬」蕭萬長,兩人促膝長談至凌晨,其間展現的誠意與耐力,最終換來了重返執政的果實。但回過頭看蔡英文,她雖親邀蘇貞昌,但當對方婉拒時卻只透過第三者傳話「挽回」;事後,對方試圖與自己對話時,卻透過層層關卡還不得其門而入,雙方性格硬碰硬的結果就是兩敗俱傷。  尤其,就時機點來看,蔡英文在挑選副手初期即視彭淮南為首選,反將蘇貞昌擺在不分區立委,並委以輔選之責。等待歷經長兩個月拉鋸,「蔡彭配」確定觸礁,此時再回頭找政治份量不亞於彭的蘇貞昌,就算蘇對副手有過一絲動念,也不免感到心灰意冷。  換言之,蔡英文是真的親訪蘇貞昌,也當面提出邀請,但僅待了半個鐘頭,事後也只由幕僚傳話,蔡、蘇兩人卻未能真正對話,與馬當年力邀老蕭的過程相比,天差地別。  領導人的責任,就是要面對自己,對局勢發展深具信心,並據以採取行動,否則危機將接二連三地發生。當國民黨因維基解密陷入大老心結、焦頭爛額之際,民進黨卻是放棄足以乘勝追擊,製造國民黨更大風暴的機會,眼睜睜看著「蔡蘇配」的破局,為對手解除了可能出現的危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