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害鳥的搜尋結果,共03

  • 原民狩獵季 抓害鳥兼顧保育

    原民狩獵季 抓害鳥兼顧保育

     又到歲末年終,12月是花蓮各部落原住民的大月,花蓮市公所與吉安鄉公所8日各自在國福橋下、歌柳灣部落展開原住民狩獵祭活動。 \n 除有老獵人現場示範各種陷阱的製作方式外,公所也與族人玩認識保育鳥類的遊戲,呼籲阿美族人捕鳥慶傳承是重要祭典外,更應兼顧保育才具意義。 \n 狩獵祭就是阿美話的「米撒利流」,阿美族除了捕魚祭、豐年祭之外,年底還有一個重要的祭典─狩獵祭。該祭典流傳於族人利用農閒之時上山打獵,以補足生活所需的蛋白質、肉類等營養;也由於靠山吃山的智慧,狩獵時也有一套嚴格的標準以及追蹤獵物的技巧,祭典就由此代代相傳下來。 \n 昨日2地的狩獵祭吸引數百人參加,現場有趣味遊戲、射箭比賽與認識保育鳥類的遊戲,要讓年輕與老族人在寓教於樂的環境中,除了凝聚向心力、也不忘狩獵技能。 \n 住在嘎尼按部落的66歲老獵人陳金輝,更現場示範各種陷阱的製作方式,會做17種陷阱的他說,阿美族雖依環境有不同生活方式,但狩獵的方式大同小異。陳金輝說,他的陷阱都是就地取材,簡單的竹子與空樹幹都能當材料,曾抓過白鼻心、山豬、田鼠等獵物的他,希望將陷阱製作技術傳承給年輕族人,讓祖先的生活智慧永不失傳。 \n 「抓害鳥是好事,但保育類就不行!」吉安公所原民所長張小明指出,依野生動物保育法規定,麻雀、斑鳩、鵪鶉及竹雞等4種鳥類允許獵捕。張小明呼籲族人狩獵當中如有誤捕應立即放生。

  • 放鷹驅鳥護稻

    放鷹驅鳥護稻

     返鄉務農的33歲盧紀燁,有感農民稻收前,常下藥毒鳥危害生態,今年首次嘗試以飼養的栗翅鷹為大伯的農田驅鳥,成效極佳,盧紀燁希望藉此提供農民新思維,以生物防治替代毒鳥,以達到無藥管理,友善生態的目標。 \n 曾在台北擔任資訊工程師的盧紀燁,4年前為了照顧年邁父親返回壽豐鄉攻讀東華大學財金系博士班,同時接手父親農作,在務農過程中,他看見農民在稻收前,會對稻穀下藥,造成大量麻雀、鴿子死亡,而老鷹吃下毒鳥後,也跟著暴斃,讓他開始反思護稻與生態保育的問題。 \n 盧紀燁說,農民毒鳥短期間保障該期稻穗收成,但卻有更多害鳥天敵因此死亡,導致下期收成時,更大量的害鳥捲土重來,農民為了護稻持續毒鳥,造成惡性循環。 \n 去年透過台灣鷹獵文化暨猛禽保育協會友人轉讓,盧紀燁開始飼養進口栗翅鷹「兔王」,並在大伯農田實驗放鷹驅鳥,害鳥受鷹威懾後,嚇得數小時不敢返回農田,也讓大伯這期稻收增加約1成,特贈300斤米供試賣,盧紀燁將其命名「鷹獵米」,賣出所得10%將捐給猛禽保育協會做保育基金。 \n 盧紀燁說,「兔王」最初相當怕生,見人就四處躲竄,經過數天陪伴、餵食「馴鷹」,才慢慢與牠建立信任關係,現在放飛驅鳥,1小時後就會自動飛回主人手上,相當溫馴乖巧。 \n 盧紀燁表示,栗翅鷹屬進口非保育類猛禽,目前進口價格約7萬左右,恐難普及,但他希望透過這次驅鳥實驗,能讓農民重新思考毒鳥的危害,以另一種方式友善對待土地、生態。

  • 原民狩獵祭 吃害鳥求豐收

    原民狩獵祭 吃害鳥求豐收

     狩獵季節到來,原住民風味濃厚的吉安鄉太昌部落,舉辦狩獵祭慶祝。部落裡的阿美族人,會將這段時間所狩獵的鳥類進行烹煮與族人共享(見左上圖,簡浩正攝),在慶祝豐收之餘並祈求族人安康。 \n 十二月份對吉安鄉原住民而言,是非常重要的月份,因為會舉行狩獵祭典。「狩獵祭」又稱捕鳥祭,以阿美族話來說就是「米撒利六」。阿美族很注重敬老尊賢、團結合作的精神,因此農忙的時候,部落間會組成農耕隊,在每年秋收春耕之際,舉行米撒利六-也就是集體外出狩獵數周。阿美族的老人家相信,一定要把害鳥捕光,明年才會豐收,而狩獵完後舉辦祭典,烹煮獵到的害鳥,並由頭目帶領族人高聲歡呼、大聲唱歌,象徵今年害鳥已去、明年耕作順利,祭典十分熱鬧。 \n 七腳川部落文化發展協會總幹事陳春生指出,每年十一月底至十二月底是部落族人前往狩獵的時間,此時的鳥禽甚多,部落耆老會帶領著年輕族人製作捕獵器具共同狩獵,教導狩獵文化。 \n 陳春生也感嘆說,時代變化很快,原住民的外移造成人口出現斷層,導致現在的年輕族人幾乎都不狩獵了,幾乎只靠族裡中壯年及耆老進行該祭典。射箭與狩獵都是阿美族的傳統,他希望狩獵文化未來能繼續傳承下去。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