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密函的搜尋結果,共16

  • 取消北韓行不單純?這封密函讓川普急喊卡...

    取消北韓行不單純?這封密函讓川普急喊卡...

    總統川普上週匆忙取消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的北韓行,被爆料這與蓬佩奧收到北韓高階官員一封密函有關。 \n美國媒體根據不具名美國政府官員透露,蓬佩奧(Mike Pompeo)24 日上午收到來自北韓勞動黨中央委員會副委員長金英哲(Kim Yong Chol)的信函,然後呈交川普過目,據說雖然未具體透露確切文字,但其內容充滿挑釁、強勢意味,使得川普與蓬佩奧看完後,決定取消北韓行。官員拒絕透露這封密函如何送到蓬佩奧手上,不過川普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私下多次通信,有些是由蓬佩奧遞送。 \n川普 24 日宣布取消蓬佩奧的北韓行時在推特上表示,一旦美中貿易衝突趨緩、國務卿蓬佩奧仍將計畫訪問北韓,而川普本人也向金正恩(Kim Jong-un)釋出善意,表示自己期待與他「二次會面」。

  • 漫威總部送密函到台灣 蟻人、黃蜂女確定6月登台

    漫威總部送密函到台灣 蟻人、黃蜂女確定6月登台

    漫威最小英雄「蟻人」2015年上映吸金全球票房155億台幣,今日迪士尼影業以神秘快遞宣布這一令粉絲振奮的好消息,今日漫威發信給媒體,密件上蟻人及黃蜂女宣布:「大家好!我們在飛往台灣的路上了!6月見」。 \n \n《蟻人與黃蜂女》描述在《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後,「蟻人」史考特朗恩在美國隊長的劫獄下回到家中,卻因而再度淪為逃犯,帶上電子腳鐐,居家監禁,在父親和蟻人兩個角色中左支右絀。眼看刑期終於快服滿,皮姆博士和荷普又帶著危急的任務找上門。史考特不得不再次穿上裝束,與黃蜂女一起對抗來自過去的黑暗秘密。 \n \n《蟻人與黃蜂女》7月4日在台上映,漫威密函媒體確定導演派頓瑞德(Peyton Reed)、男主角「蟻人」保羅路德(Paul Rudd)、「黃蜂女」伊凡潔琳莉莉(Evangeline Lilly)將來台宣傳。 \n

  • 兩岸史話-曾致密函予國民政府?

    兩岸史話-曾致密函予國民政府?

     張式琦將軍接獲這封密函後分析,中共自一九六六年五月以來,毛澤東發起之「文化大革命」,正在大陸各地如野火般蔓延,對劉少奇的鬥爭面不斷擴大,高幹人人自危,判斷「林、陶在此情況下,思慮再三,認為只有與台灣蔣總統取得聯繫,為唯一途徑」。亦相信密函的真實性,於是向當時國家安全局局長夏季屏報告,經夏安排張將軍持函面報蔣經國先生請示。蔣經國未質疑來信真實性,但顯然存有疑惑,只指示:「研究!研究!」未作具體裁示。 \n 林彪為黃埔軍校四期學生,他十分恭敬稱呼蔣委員長為「校長」。蔣問:「你們共產黨還用這種稱呼嗎?」林彪回答:「我儘管身在共產黨內,將來校長一定曉得我能為國家做什麼事。」又說「毛這個人疑心太重」,表示他有一些「意見」想先與蔣身邊的人詳談。蔣因軍統局長戴笠將軍不在重慶,於是指示戴之副手鄭介民將軍與林彪詳談。林、鄭二人就在嘉陵江旁的一家小飯館吃了一頓飯(此點應該不可能,如林、鄭二人要密會密談,不會選擇此種公開場合),事後鄭介民寫了一份很長的報告給蔣委員長。韓培德的專訪,同時由中文《亞洲周刊》於一九九四年二月六日刊出。 \n 林彪陶鑄聯名密函 \n 張式琦將軍為國軍著名儒將,軍事與情報素養俱高,離開軍職後創辦淡江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並任所長。一九九四年夏天,張將軍電召筆者,面交其親筆抄謄的一封信件。這三份抄件,即林彪、陶鑄二人聯名信、國府回函及中間人蕭正儀來信。 \n 林彪與陶鑄為黃埔軍官學校第四及第五期先後期同學,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一日來信時,中華民國總統即為前黃埔軍校校長蔣介石。林、陶二人並非直接致函國府,而係託與林彪同為四期的同學蕭正儀密攜赴港,找到在香港的同期同學周遊將軍,請協助與國府聯絡。周遊曾任國軍華南補給區中將司令,中共建政後赴港定居,以「全不足觀閣主」筆名,為《春秋》等刊物撰稿,與國府間已無聯繫,但與滯港之前國軍將領有來往。 \n 周見信後即找到在港之保定軍校八期畢業之前輩鄧樹人將軍,研究如何處理。鄧將軍素得人望,深受當時滯港前國軍官兵敬重,曾在香港獲得國父孫中山先生「三民主義自序」原稿,送台北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典藏。鄧將軍之子鄧合龍先生與國防部前特情室關係密切。蕭、周、鄧三人研究後,決定將密函交鄧合龍送台,蕭正儀則留在香港等候國府回應。 \n 林彪、陶鑄二人聯名密函如下:「鐵兄:久未通信至念,回憶當年共硯黃埔,恍如隔世,兄天姿明敏,正應為國效力,乃退閒蟄處,殊為可惜。此因文灼兄南行之便,特修寸楮致候,祈加指示,吾人處危疑之局,遇多疑猜忌之主,朝榮夕枯,詭變莫測,因思校長愛護學生無微不至,苟有自拔之機,或不責已往之錯,肺腑之言唯乞代陳為感,此頌。道安。」 \n 周遊字「鐵梅」,林彪字「尤勇」,「文灼」是蕭正儀之字。這封信撰寫時,林彪、陶鑄二人甫於八月晉升為中共第二和第四號領導人物,林彪並被毛澤東欽定為接班人,地位崇高,似乎沒有任何理由讓二人背棄毛澤東,尋求與國府聯繫投誠。但因此信除陶鑄外,均使用各相關人的字號,只有親近人知悉,且中間人蕭正儀又同為黃埔同期同學,蕭正儀表明,林、陶二人地位越接近毛澤東,越是感到朝不保夕,陶鑄當前因批鬥劉少奇不力,遭到毛澤東和江青指責,地位岌岌可危。 \n 周遊因此肯定此信絕非虛構,認為林、陶二人亟謀與國府聯絡,必然面臨重大困境,尋求協助。另據情報局前退休高級幹部彭新有將軍回憶:「約在一九七四、五年期間,曾陪同時任國防部部長高魁元出席立法院秘密質詢會議,高部長答詢時,證實林、陶密函為林彪親筆。」高魁元與林彪同為黃埔四期同學,且同班同寢室,一九六六年任陸軍總司令,一九七三年出任國防部長。 \n 文革蔓延人人自危 \n 張式琦將軍接獲這封密函後分析,中共自一九六六年五月以來,毛澤東發起之「文化大革命」,正在大陸各地如野火般蔓延,對劉少奇的鬥爭面不斷擴大,高幹人人自危,判斷「林、陶在此情況下,思慮再三,認為只有與台灣蔣總統取得聯繫,為唯一途徑」。亦相信密函的真實性,於是向當時國家安全局局長夏季屏報告,經夏安排張將軍持函面報蔣經國先生請示。蔣經國未質疑來信真實性,但顯然存有疑惑,只指示:「研究!研究!」未作具體裁示。 \n 這時已接近一九六六年年底,陶鑄正面臨被鬥危機,蕭正儀急於返回大陸,瞭解實情。張將軍決定保持蕭正儀這條線,並為取信蕭正儀,以保證政府不會拿此信要挾林彪、陶鑄二人,而將原函送回香港交還蕭正儀。由於當時台灣公務機關尚無影印機,且為保密,不宜假手他人,故由張將軍親筆謄抄留下紀錄,及請周遊將軍先行回函林、陶,以穩住二人,並提示回函要點有三:嘉許二人來聯,但不宜貿然行事;鞏固現有地位,待機而動;台灣願予充分支援,然尚需進一步研究。(待續)

  • 林彪的忠與逆──曾致密函予國民政府?(二)

    張式琦將軍接獲這封密函後分析,中共自一九六六年五月以來,毛澤東發起之「文化大革命」,正在大陸各地如野火般蔓延,對劉少奇的鬥爭面不斷擴大,高幹人人自危,判斷「林、陶在此情況下,思慮再三,認為只有與台灣蔣總統取得聯繫,為唯一途徑」。亦相信密函的真實性,於是向當時國家安全局局長夏季屏報告,經夏安排張將軍持函面報蔣經國先生請示。蔣經國未質疑來信真實性,但顯然存有疑惑,只指示:「研究!研究!」未作具體裁示。 \n林彪為黃埔軍校四期學生,他十分恭敬稱呼蔣委員長為「校長」。蔣問:「你們共產黨還用這種稱呼嗎?」林彪回答:「我儘管身在共產黨內,將來校長一定曉得我能為國家做什麼事。」又說「毛這個人疑心太重」,表示他有一些「意見」想先與蔣身邊的人詳談。蔣因軍統局長戴笠將軍不在重慶,於是指示戴之副手鄭介民將軍與林彪詳談。林、鄭二人就在嘉陵江旁的一家小飯館吃了一頓飯(此點應該不可能,如林、鄭二人要密會密談,不會選擇此種公開場合),事後鄭介民寫了一份很長的報告給蔣委員長。韓培德的專訪,同時由中文《亞洲周刊》於一九九四年二月六日刊出。 \n \n林彪陶鑄聯名密函 \n \n \n張式琦將軍為國軍著名儒將,軍事與情報素養俱高,離開軍職後創辦淡江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並任所長。一九九四年夏天,張將軍電召筆者,面交其親筆抄謄的一封信件。這三份抄件,即林彪、陶鑄二人聯名信、國府回函及中間人蕭正儀來信。 \n林彪與陶鑄為黃埔軍官學校第四及第五期先後期同學,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一日來信時,中華民國總統即為前黃埔軍校校長蔣介石。林、陶二人並非直接致函國府,而係託與林彪同為四期的同學蕭正儀密攜赴港,找到在香港的同期同學周遊將軍,請協助與國府聯絡。周遊曾任國軍華南補給區中將司令,中共建政後赴港定居,以「全不足觀閣主」筆名,為《春秋》等刊物撰稿,與國府間已無聯繫,但與滯港之前國軍將領有來往。 \n周見信後即找到在港之保定軍校八期畢業之前輩鄧樹人將軍,研究如何處理。鄧將軍素得人望,深受當時滯港前國軍官兵敬重,曾在香港獲得國父孫中山先生「三民主義自序」原稿,送台北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典藏。鄧將軍之子鄧合龍先生與國防部前特情室關係密切。蕭、周、鄧三人研究後,決定將密函交鄧合龍送台,蕭正儀則留在香港等候國府回應。 \n林彪、陶鑄二人聯名密函如下:「鐵兄:久未通信至念,回憶當年共硯黃埔,恍如隔世,兄天姿明敏,正應為國效力,乃退閒蟄處,殊為可惜。此因文灼兄南行之便,特修寸楮致候,祈加指示,吾人處危疑之局,遇多疑猜忌之主,朝榮夕枯,詭變莫測,因思校長愛護學生無微不至,苟有自拔之機,或不責已往之錯,肺腑之言唯乞代陳為感,此頌。道安。」 \n周遊字「鐵梅」,林彪字「尤勇」,「文灼」是蕭正儀之字。這封信撰寫時,林彪、陶鑄二人甫於八月晉升為中共第二和第四號領導人物,林彪並被毛澤東欽定為接班人,地位崇高,似乎沒有任何理由讓二人背棄毛澤東,尋求與國府聯繫投誠。但因此信除陶鑄外,均使用各相關人的字號,只有親近人知悉,且中間人蕭正儀又同為黃埔同期同學,蕭正儀表明,林、陶二人地位越接近毛澤東,越是感到朝不保夕,陶鑄當前因批鬥劉少奇不力,遭到毛澤東和江青指責,地位岌岌可危。 \n周遊因此肯定此信絕非虛構,認為林、陶二人亟謀與國府聯絡,必然面臨重大困境,尋求協助。另據情報局前退休高級幹部彭新有將軍回憶:「約在一九七四、五年期間,曾陪同時任國防部部長高魁元出席立法院秘密質詢會議,高部長答詢時,證實林、陶密函為林彪親筆。」高魁元與林彪同為黃埔四期同學,且同班同寢室,一九六六年任陸軍總司令,一九七三年出任國防部長。 \n \n文革蔓延人人自危 \n \n \n張式琦將軍接獲這封密函後分析,中共自一九六六年五月以來,毛澤東發起之「文化大革命」,正在大陸各地如野火般蔓延,對劉少奇的鬥爭面不斷擴大,高幹人人自危,判斷「林、陶在此情況下,思慮再三,認為只有與台灣蔣總統取得聯繫,為唯一途徑」。亦相信密函的真實性,於是向當時國家安全局局長夏季屏報告,經夏安排張將軍持函面報蔣經國先生請示。蔣經國未質疑來信真實性,但顯然存有疑惑,只指示:「研究!研究!」未作具體裁示。 \n這時已接近一九六六年年底,陶鑄正面臨被鬥危機,蕭正儀急於返回大陸,瞭解實情。張將軍決定保持蕭正儀這條線,並為取信蕭正儀,以保證政府不會拿此信要挾林彪、陶鑄二人,而將原函送回香港交還蕭正儀。由於當時台灣公務機關尚無影印機,且為保密,不宜假手他人,故由張將軍親筆謄抄留下紀錄,及請周遊將軍先行回函林、陶,以穩住二人,並提示回函要點有三:嘉許二人來聯,但不宜貿然行事;鞏固現有地位,待機而動;台灣願予充分支援,然尚需進一步研究。(待續) \n

  • 徵召洪國浩、劉櫂豪 小英給密函

    徵召洪國浩、劉櫂豪 小英給密函

     民進黨中執會昨通過徵召提名南投縣草屯鎮長洪國浩參選南投縣長、立委劉櫂豪參選台東縣長,身兼黨主席的蔡英文總統在會後偕同兩人召開記者會。蔡英文說,黨內對洪、劉兩位人選,有高度共識,一致支持。她各交給洪、劉一封信,「裏頭有我對兩位的期許」。 \n 昨天中執會後召開「翻轉南投 改變台東提名記者會」,蔡英文掏出兩信封時,竟說出「我們爭取『台南』」,蔡的口誤引發台下大笑。但總統的信到底寫什麼?據了解,蔡英文希望他們在地方造勢時再公開。 \n 蔡英文在記者會中表示,洪國浩曾擔任南投水利會的會長,那時水利會長選舉不透明,連會員是誰都不知道,洪帶著團隊克服萬難,順利當選,為民進黨在南投開疆拓土,得到難得的席次;在草屯鎮長任內,最有名的政績就是把鎮公所龐大的債務還清。 \n 劉櫂豪則是蔡英文在政大的學生,她說,「作為他的老師,我非常驕傲」,劉跑基層跑得很勤,也了解基層的困難,「全台東的人都看得到他、找得到他,而且也相信他。」 \n 蔡英文表示,洪、劉不只背負著民進黨的期許,更背負著南投、台東人民對未來的期待,「爭取南投、台東鄉親給兩位優秀的候選人一個執政的機會」,是民進黨共同的目標。 \n 洪國浩致詞時表示,公共資源再活化,是他擔任草屯鎮長以來重要的核心理念,他有足夠的能力改革南投縣停滯不前的現況。對於南投的願景,他提出南投躍起三部曲:1、活化中興新村;2、開創南投新農業;3、發展南投新觀光。 \n 劉櫂豪致詞期許自己成為台東夢的推手,讓有夢的人來台東實現理想。若當選台東縣長,他將改善台東基礎建設,發揮台東的自然優勢,打造台東成為新創事業、友善農業、深度旅遊、多元文化的好地方。

  • 黃金密運來台解謎 蔣中正這封手令曝關鍵內容

    黃金密運來台解謎 蔣中正這封手令曝關鍵內容

    前些時日黨產會積極追查國民黨黨產,曾有人提出1949年蔣中正運大批黃金來台的史實,辯護當年黨國一體,不應被無限上綱追討黨產。有關黃金運台的說法,其實大多來自口述歷史或日記,一直沒有第一手的證據,不過,近日一書法展將展出的蔣中正手令密函,出現重要關鍵內容,專家認為,那就是黃金運台最有力的文獻史料。 \n \n根據聯合報報導,兩岸史家多年研究認為,1949年前後,蔣中正曾下令將大批黃金從上海運到台灣,但缺乏相闗具體史料可以佐證,不過,何創時書法藝術基金會12日起舉辦的書法展,將曝光一封蔣中正寫給湯恩伯的手令密函,被認為是密運黃金的第一手檔案。這封手令提到,蔣要求湯將「上海重要物資」運台,千萬不要落入「匪手」。 \n \n報導指出,這封自民間徵作而來的手令,落款日為「五月十七日正午」,雖沒寫出確切年份,但信中蔣稱湯恩伯為「恩伯總司令」;因而研判該密函年代應為1949年,理由是蔣於1949年1月18日任命湯為京滬杭總備司令,且文中也談及上海各地的緊急戰況。 \n \n以當時當時國民黨政府在上海儲存的物資,「還有什麼比黃金更重要」?何創時書法藝術基金會董事長何國慶認為,「上海重要物資」指的就是黃金。 \n \n此外,大陸研究也發現,蔣中正發出這封手令署名日期的隔天,湯恩伯便從上海銀行領出國民黨政府儲存的第三批黃金,最後送到台灣。兩岸資料互相佐證,蔣中正這封密函等於是「密運黃金」的關鍵史料。 \n

  • 黃埔軍人北伐東征記——廖仲愷密函策反起義(五)

    此時,大本營已遷移河南,李福林軍扼守河沿南岸待機出動。四日,叛軍侵踞粵長官公署等機關。十一日拂曉陳先生即率留校學生一部協同海軍向石牌村(按:在廣州東珠江北岸,廣九鐵路經此。)車站施行砲擊,以威脅敵之側背。校部及黨軍第一旅向龍眼洞攻擊,陳繼承首先率其入伍生第一營帶頭由赤江塔臘德村(按:即臘德汎,在廣州東,為船舶入省之總路),第二、三兩營跟進,同向東山應援,十一時,黨軍攻占龍眼洞,敵人退至大妲嶺,憑險頑抗。 \n擊敗桂軍乘勝直追 \n十二日拂曉,各路軍開始總攻擊,陳先生率其入伍生第一營在海空軍及砲兵火力掩護下,果敢冒險,於敵前強行搶渡,導引二、三兩營及河南各部隊相繼渡畢,分向白雲山各高地,及河北市區進攻。戰鬥進行,異常激烈,入伍生第一營勇敢直前衝擊敵陣,敵咸避易,適滇軍第一師長趙成樑被砲彈轟幣,敵心動搖,十時瘦狗嶺之桂軍亦被擊潰,敗退城中,各路乘勝猛追,楊、劉見大勢已去,即潛往沙面租界,革命政府內部之大患,乃完全消滅。 \n民國十三年十二月底,畢業考試,全校學生共有五百人,考試結果,我是名列第四十六名,並不難看。有很多同學,邀請我去某軍服務,邀請的人多,使我左右為難。但卻因此知道滇軍缺乏下級幹部。我將這種情形,報告廖黨代表,廖仲愷先生說:既有人邀你,你就該去。這個假革命的軍隊,需要革命的同志去改造。 \n我說:我是中央直轄第一軍軍長朱培德保送的,仍要回原部隊,否則對不起朱培德。廖先生說:這個容易,我向朱培德說明好了。廖先生當時贈我兩百塊錢,作為治裝費用。並說:你到滇軍,多做宣傳工作,先要激發他們革命的情緒,將來能為本黨效忠,就是你的工作成果。 \n畢業的當天,接奉校命,將我分發滇三軍,充見習官。我同蘇子聞等約卅餘人,乘火車到增城,向滇三軍報到,軍長胡思舜訓話畢,派我到楊團第二營充見習代理排長。得識旅部參謀長周嘯潮,他是江西豐城人,對我很好。他說:待我見習三個月期滿,調我到旅部,任上尉參謀,我很高興,也憂慮越級升官,不易做到。後來見習期滿,旅部果有公文來團調我,被團長反對不准。 \n翌日楊團長,請我去團部安慰我說:「旅部有公文來調你,我希望你帶兵,不久我保你做中尉排長,這樣順序做去始有前途,你好好幹吧。」我回連暗忖,團長如此安慰,這是畫餅充饑,心中正在苦悶。數日後,忽有素不認識的廣東人李某來會我,心中想了很久,沒有這個朋友,我去營外會他,他輕輕地問我:你是帥先生嗎?我點頭承認。他又說:廖仲愷先生有信給你,請你跟我去取,他引我走到田野無人之處,取出廖先生致我的密函。拆閱後,心裡非常緊張,李君又輕輕問我有無回信,我隨口說出照辦,請回覆廖黨代表吧! \n我奉廖黨代表密函云:滇軍謀叛,速做策反,如能帶槍來歸,加官升級等語。是夜在床,反覆不能入睡,如果做得不密,必有殺身之禍。於是著手細密計畫,先邀請數位最可靠的同學,借故請他們吃狗肉為由,在僻靜之處,試探他們意願,徵得他們贊同,並共同策畫。下周輪我接充北門外高地排哨,由幾位同學代邀可靠同學,到我排哨位置,以偵察地形為由,超越步哨線,在前方山谷開會,共同宣誓,服從廖黨代表命令,如敢洩密,將來作戰,均不得好死。 \n各人分別進行各人私交最好之人,密謀策反,不到一周,本軍奉命增援廣州,因鐵路工人罷工,火車停缺,只得步行。於是連夜急行軍,走了兩天兩晚,都沒有休息。可憐官兵疲倦不堪,一邊行軍,一邊瞌睡。第三天早上,才趕到廣州白雲山腳。在瘦狗嶺,遭遇吳鐵城的警衛軍,經不起我們前衛一衝即潰,我內心非常焦急。 \n滇軍喪失鬥志繳械 \n繼續前進,到了兵工廠附近,我將本連帶至其他村莊,以煮飯吃為由,不理戰場戰鬥關係,我營何營長,一再吹號調我歸隊,我偽裝沒有聽到,待全體士兵餐畢,再上前線歸隊時,得聞駐在廣州滇一軍,戰敗了,並聞滇一師師長趙成樑戰死,此刻軍心,業已動搖,我等乘機宣傳,大勢已去,官兵已無鬥志,何必再戰,結果上級無奈,決定投降繳槍。 \n我這次被俘,自認對黨有功,頗為高興,隨同被俘官兵,被湘軍押送,行至廣州市馬路上,我乘機溜走,到附近華寧里雲南館吃米粉,我做學生時,也是此館常客,因此與該店伙計很熟,向他們借了便衣穿上,僱車跑回榮利新街潘毅然家中,潘母是我乾媽,我去軍中工作,行李衣箱寄存他家,此次被俘歸來,洗淨塵土,換上西裝,不敢出街,聞說流散官兵,凡說雲南話者,曾被市民加害不少。 \n(待續) \n

  • 李登輝氣死蔣經國?陳立夫媳婦握密函指控

    李登輝氣死蔣經國?陳立夫媳婦握密函指控

    國民黨大老陳立夫的兒媳林穎曾,不滿前總統李登輝近日不斷發表媚日言論,找出當年陳立夫的2份私人密函,提及前總統蔣經國對李的行逕,有所不滿,「吐血而亡」,認為李是加速蔣經國病情惡化死亡的原凶,今天發新聞稿,指她今天下午到台北地檢署告發李登輝涉嫌業務過失致死罪。 \n \n不過,林穎曾下午在北檢發表一番言論後,並沒有提告,林女律師表示,林將與律師研究後,再決定告發事宜。 \n \n林穎曾到北檢時,向媒體拿出陳立夫與其他黨國大老的書信,批李登輝一直不願兩岸和平統一,強調她是看不下去,決定挺身出面揭發這起歷史。 \n \n林穎曾說,她認為蔣經國根本是被李登輝氣死的,陳立夫當年就看出李意圖不軌,直指在蔣經國先生的晚年,李登輝的行徑根本就是讓蔣難以接受,感覺選錯人,但又換不了,因此李登輝可以說是加速蔣病情惡化的原兇,所做所為讓蔣經國先生氣到吐血,可以說是間接殺死了蔣。 \n \n林穎曾在新聞稿中呼籲馬英九總統順應民意,尤其馬總統這麼尊敬蔣經國總統,更該將日籍秦檜李登輝驅逐出境,以慰蔣經國及為抗日保衛國土的英雄們的在天之靈。

  • 胡適曾密函蔣介石 要他下台

    胡適曾密函蔣介石 要他下台

     作為新文化運動的旗手,自由派文化人代表,胡適曾於1951年給蔣介石一封密信,以「諍友」之姿表達出對蔣介石及其領導的國民黨有相當程度不滿。然而從蔣介石客氣又冷淡的回應,大陸社科院研究員雷頤認為,胡適的境遇正凸顯了近代中國自由主義者的悲劇。 \n 大陸「歷史百人會」微信公眾號近日發文《1951年胡適給蔣介石的一封密信》被頻頻轉發,信中胡適將國共之爭的勝敗作了分析,他認為共產黨的勝利無疑是鬥爭策略的勝利,因此首先「盼我公多讀一點中共近年出版的書報」並建議了毛澤東的《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史達林《論中國革命》等書。 \n 其次胡適尖銳地批評了國民黨自身的原因,並明確提出要蔣介石辭去國民黨總裁的職務。他主張國民黨應自由分化成獨立的政黨,認為若在「黨政軍大權集於一身」的政權下暗鬥,國民黨的改革除了多幾篇「黨八股」外將別無成績可望。 \n 蔣介石的回信先對胡適的60壽辰表示祝賀,然後對他對共產黨的策略分析大表讚賞,至於國民黨的改組問題,則回應:「尊函所言憲法問題、黨派問題,以及研究匪情、了解敵人等問題,均為目前急務,然非面談不能盡道其詳。」 \n 胡適在收信當天的日記中便寫道:「這是很客氣的話。」在第二天的日記中他又寫道:「黨派問題,我的見解似不是國民黨人所能了解。」 \n 胡適對蔣介石的不滿於雷震案到最高點,胡適曾無奈地表示:「大失望」。雷頤感慨胡適在大陸被批為「套著美國項圈的走狗」卻又被「彼岸」的台灣視為「此岸」的幫兇,可說是自由派學者的悲歌。

  • 殷琪密函陳冲:高層逼我交出高鐵

    殷琪密函陳冲:高層逼我交出高鐵

    高鐵財改案爭議風波未息,前高鐵董事長殷琪炮轟葉匡時是高鐵破產的凶手。今日再爆殷琪2013年曾密函當時行政院長陳冲,痛斥某「行政院高層」脅迫交出高鐵經營權。 \n \n根據《自由時報》報導,殷琪向陳冲反映,高鐵早在2007年就規劃融資清償,但2008年被交通部以政黨輪替為由擱置,2009年交通部另提債務重組案。 \n \n殷琪在信上表示,當時為挽救高鐵找上交通部,當時的交通部長毛治國承諾解決,條件是要她辭職,高鐵改由政府主導。毛治國遭指嗆聲:「我們都希望高鐵活著、但不能在你(民間股東)手上活著。」

  • 傳美密函伊朗共抗IS 白宮撇清

     《華爾街日報》6日披露,美國總統歐巴馬發密函給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米尼,表明打敗敘利亞與伊拉克境內「伊斯蘭國」(IS)聖戰組織,符合雙方的共同利益。白宮當局7日則澄清,美國現行對伊朗政策並未改變,不會在軍事上聯手對付IS。 \n 《華爾街日報》指出,歐巴馬上月給哈米尼的密函強調,伊朗在對付IS的作戰,角色愈來愈重要。歐巴馬2009年上台後至少4度致函哈米尼,也曾在去年秋季與哈米尼通電話,是美伊兩國領袖1979年以來首次直接對話。 \n 外交消息人士說,華府當局正透過伊拉克軍方與伊朗當局進行非正式的個案接觸,試圖就對付IS的戰爭,開啟雙方溝通管道。對於沒有邦交、各自對IS採取軍事行動的美伊兩國,彼此溝通以避免意外軍事衝突是必要的。 \n 不過,美伊兩國間接對話並未觸及軍事合作、聯手對付IS的相關問題。美方並重申不會在戰略上與伊方協調,兩造也不會彼此交流情報。 \n 已掌握美國國會兩院多數優勢的共和黨,對民主黨籍的歐巴馬致函伊朗領袖表示憂慮。聯邦眾議院議長貝納說,他不信任伊朗領導人,也不認為有必要與伊朗聯手對付IS。

  • 習籲鞏固一中 吳稱未轉馬密函

     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昨在會見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時,對進一步發展兩岸關係提出「四個堅持」:其中他特別強調,核心就是要在鞏固和維護一個中國框架這一原則問題上形成更為清晰的共同認知和一致立場。 \n 習近平在談到兩岸面臨的重要機遇,引用美國總統歐巴馬在「莊園峰會」對中美關係所言「機遇太重要」,呼籲兩岸掌握契機,因應形勢變化,堅定不移走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道路,他特別強調,「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n 「吳習會」昨天下午三時卅分登場。據轉述,吳伯雄說,會中的發言稿是馬英九主席親自核定,他受人之託,必須完整表達;習也表示,他的發言稿也是經黨中央核定的。兩人在對話過程,還頻頻「脫稿」補充說明立場。 \n 「吳習會」原訂一小時,會談結束後,習吳繼續「闢室密談」長達五十分鐘,內容並未公開。會後問及是否轉交馬英九密函,吳說「沒有信函」。據悉,這是國共兩黨慣例,連戰、吳伯雄過去與胡錦濤都曾有私密的溝通對話。 \n 習近平強調,「兩岸形式的統一,更需心靈的整合,大陸對發展兩岸關係有耐心、更有堅定的信念與信心。」 \n 馬英九對兩岸互設辦事機構的定位,以及闡述兩岸並非「國與國」關係的說法,吳伯雄曾詮釋說,這是依據現行憲法的論述,「馬英九是中華民國總統,他必須忠於憲法。」據稱,習當場回應說,這對馬主席有更深刻的了解。 \n 習近平提出的「四項堅持」是:堅持從中華民族整體利益的高度把握兩岸關係大局;堅持在認清歷史發展趨勢中把握兩岸關係前途;堅持增進互信、良性互動、求同存異、務實進取;堅持穩步推進兩岸關係全面發展。 \n 在談到兩岸關係進入鞏固和深化新階段所面臨的問題時,習近平強調,更需要雙方保持積極進取精神,以更大勇氣和決心面對和克服困難。希望雙方共同努力,促進兩岸發展取得更多成果,不斷拓寬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道路。

  • 美台密函北京先駭光

    歐習會將在加州時間7日下午4時登場,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6日長篇報導了中國駭客在美的攻擊行動。據美國情報官員說法,2008年美國大選期間,兩黨陣營都遭中國駭客大舉侵入,總統候選人麥肯給馬英九總統的信函還未發出,北京當局已取得全部內容。美國政府已表示,歐習會必談網路駭客問題。新聞刊A2-A3

  • 百戰將軍被跟監 白先勇為父抱屈

     「那時,台灣正處於白色恐怖時期,風聲鶴唳。國民黨敗退台灣,防衛心過當,無端製造假想敵,杯弓蛇影,草木皆兵。以父親這樣一位功在黨國的百戰將軍,最後竟需動用情治人員,監控跟蹤,豈不可悲?」白先勇在最新出版的《父親與民國─白崇禧將軍身影集》,提到他的父親白崇禧來台後與蔣中正發生矛盾的關鍵就是被情治單位跟監控制。 \n 白先勇披露白崇禧在民國四十五年致蔣中正的密函。白崇禧密函中直言自己遭特務跟監的憤慨。這封密函收錄在《父親與民國》下冊〈台灣歲月〉篇「父親生前重要信函」單元,對研究蔣中正與高級將領來台後的情結,極具史料價值。 \n 白先勇說,白崇禧當年南下狩獵,發覺被吉普車跟蹤。無論走到哪裡,那部吉普如影隨形。白崇禧判斷自己受到情治監控,於是親筆寫下密函致蔣中正,信中陳述自己忠於黨國的歷史,並詢問遣情治人員監控的原由。 \n 白先勇認為,他的父親在國軍將領中,若論戰功名列前茅,從北伐到抗戰都對國家有重大貢獻。大陸失陷,父親入台,抱著與國府共存亡之決心,未料一片赤忱卻遭疑忌,堂堂四星上將,當局竟暗地派特務跟蹤,父親心中憤慨可想而知。 \n 白先勇說,父親從未做過損害國家利益之事,遭此待遇,難以釋懷,這就是父親在台生活極不愉快的癥結。他的父親治理廣西時,嚴禁特務活動,曾批評明朝皇帝仰仗東廠、錦衣衛,宦官監軍乃明朝敗亡原因之一。沒想到父親晚年卻遭特務騷擾,是絕大諷刺。 \n 白先勇表示,他父親來台後與海外桂系沒有聯絡,對當局並不構成威脅。二二八事件後,蔣中正派他父親入台宣撫,善後措施得宜,搭救不少臨刑台籍人士,在台灣民眾間有一定聲望,入台後仍有不少台籍人士與父親來往,這恐怕才是父親招忌的主要原因。 \n 當年白崇禧致蔣中正密函,由總統府秘書長張群轉呈,副本遞送給副總統陳誠。陳誠曾向白崇禧解釋:「便衣人員是保護你的,我也有人跟隨。」不過那輛吉普車仍緊隨白崇禧,到他逝世。

  • 熱門話題-參加國際組織 說清楚講明白

     一個民進黨立委口中的WHO「密函」風波,又將馬政府的選情與選前行情打入谷底!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對方的選戰策略?不過馬政府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或者說WTO架構下的「中華台北」(台澎金馬政治實體),這些名稱在密函的「中國台灣省」政治框架之下,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n 最讓人心痛的是○九年前衛生署長葉金川還攜帶美金五百萬元,似乎是「入場券」與門票,讓其能在世界衛生大會(WHA)擔任「觀察員」?也分到可以「說話」的一杯羹?看在國人眼裡,馬政府這種忍辱負重、戒急用忍的精神,不知是該稱讚還是該責備呢?中共在「一個中國為原則」的操作下,不變地處理兩岸關係與外交政策,台灣政府近年來吃暗虧、被暗槓的情事並不少見。然而馬政府好像也沒提出甚麼具體的、強有力的台灣主權操作與國際確認好辦法。 \n 政策適度講清楚、透明化,比一昧掩飾要好,兩岸形勢雖對方大、我方小,但台灣擁有精神文明與軟實力,沒必要將「中華民國」國家主權踐踏成如此地步!

  • WHO密函爭議 衛生署:會抗議

     針對世界衛生組織(WHO)密函將台灣列為中國一省。外交部次長沈呂巡昨日在立院答詢時回應,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後,台灣就被稱為中國的一省,變成常態,但我方不能接受。衛生署長邱文達也說,5月的世界衛生大會(WHA),我方不缺席,並會適時發聲抗議。 \n 對於WHO的密函爭議,成為昨日立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的火爆話題,立委還質疑外交部「喪權辱國」。 \n 沈呂巡並不否認「那是內部文件」,民進黨立委蔡煌瑯質疑此說是馬政府另外拿Chinese Taipei來騙台灣,沈呂巡堅持,名稱是Chinese Taipei。 \n WHO文件 非我能掌握 \n 沈呂巡表示,國際上很多例子將台灣列為中國的一省,但外交部都有抗議,沒有出賣台灣主權;05年傳出WHO祕書處與大陸簽訂祕密諒解備忘錄,有損台灣權益,他當時在瑞士日內瓦馬上抗議,現在台灣在WHA中也與其他觀察員平起平坐。 \n 他說,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後,聯合國將台灣定位為中國的一省,這是常態,但我方並不接受。WHO內部的文件要怎麼寫,不是我方能掌握,但他們給台灣的東西,也都是用Chinese Taipei來稱呼。 \n 台灣不會接受這份文件 \n 沈呂巡透露,馬總統上任後,與台灣建立聯繫的聯合國專門機構「一隻手都數不完」;他曾於08年11月在日內瓦與某聯合國專門機構,以「中華台北」名義簽訂合作協定,以前從沒有過,但他不能宣布。 \n 沈呂巡說,雖然並不滿意以「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的名稱參與,但其中「Taipei」是依照台灣、而非大陸的拼法;去年台灣在WHA發言15次,爭回台灣健康權益,不開會的時候,也可直接與日內瓦總部通聯,不需經過北京。 \n 新聞局長楊永明回應,台灣不會接受這份文件,衛生署長邱文達下周率團參加大會時,會表達抗議。邱文達也說,他將如期參加WHA,堅持專業參與,並適時發生表達抗議。 \n 衛生署副署長蕭美玲則拿出世衛今年寄給邱文達的邀請函,她強調,世衛邀請的就是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衛生部門(department of health)首長(minister),這是非常清楚的。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