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富良野的搜尋結果,共08

  • 不是幻覺!雪國北海道的誘惑

    不是幻覺!雪國北海道的誘惑

    冬季氛圍漸濃,雪地旅遊成為熱門行程。雪花飄舞之際,賞雪勝地之一的北海道早已舖上銀白色地毯。許多「熱」雪旅人不畏寒冷,也要感受令人上癮的滑行快感,就算是滑雪新手上路,也會被一幕幕的壯闊白色山景給擄獲,大、小朋友嗨翻白色北國! \n \n北海道四季各具風情,每年吸引數萬名觀光客朝聖。四面環海條件除了全年有1,200多個慶典活動,夏季有富良野薰衣草節以及漁港節等,冬季札幌冰雪節和紋別流冰節也是著名活動,從不同角度看冰層上的粉碎流冰,視覺效果魄力十足。 \n \n而北海道第二大城市旭川,也是北海道第二大雪祭的舉辦地點。旭川享有「藝術之城」美譽,當地傳統美術工藝村仿中世紀歐風城堡建造,那一瞬間,彷彿讓人有種身處於歐洲小鎮的夢幻錯覺。登上高處更能眺望大雪山風景,山頭染上皚皚白雪的綿延景緻相當雄偉壯麗。 \n \n還在羨慕別人、擔心自己不會滑雪嗎?日本北海道滑雪場除了有專業教練現場指導之外,現在亦有親子滑雪營教導,策劃多項豐富的冬季限定活動,由專業教練指導滑雪課程、蓋雪屋、雪地健行,還能學習日常實用的日本文化,營隊多元活動更包括親手製作日式國民美食蕎麥麵,讓人禁不起雪國北海道的夢幻誘惑! \n \n此外,北海道旭山動物園、北海道最大的旭川市科學館、及旭川市立博物館也是訪北海道最著名景點,能進一步了解北海道原住民愛奴人如何生活,以及探索天像儀到體驗360度旋轉的宇宙陀螺、月面跳躍、零下31度的低溫室等,認識自然與科學的奧妙,讓大、小朋友不只玩樂,亦可以樂在學習。 \n \n

  • 富良野哈密瓜 興航宅配到府

    富良野哈密瓜 興航宅配到府

     打破農產品不得攜回台灣限制,復興航空與北海道經濟產業局攜手,將富良野哈密瓜機上宅配到府,而且「有拿也有吃」,9月22日以前,搭乘來回北海道(旭川、函館、札幌)旅客,都能在機上品嘗原產地直送的「哈味」。 \n 除了打出水果牌,興航也透過航點調整,札幌、函館、旭川三個航點可不同點進出,提供每天飛往北海道航班,最大優勢是不走回頭路,對自由行及團體客都相當實用,提供更彈性的旅行規畫,不浪費時間在拉車上。 \n 興航走出窠臼,強化加值服務,也為轉型成為Hybrid Model(創新複合式航空商業模式)預作暖身,看好許多赴北海道民眾,都希望帶哈密瓜回家,但礙於法令規定無法如願,開發出有別於過往宅配服務的機上直送。 \n 興航這是首度試行機上生鮮宅配,透過與北海道經濟產業局合作,推出機上銷售宅配服務,拓展北海道農產品在台出口,另外在結合機上餐點體驗,自今天起至9月22日這段期間,指定航班全艙等的機上餐水果皆為富良野嚴選哈密瓜,提供旅客試吃。 \n 興航發言人陳逸潔說,來自富良野的哈密瓜因為得天獨厚的生長條件,從空氣、水源、土壤,加上長時間日照與溫差,孕育出品質優良、香甜多汁的頂級哈密瓜,依現行法令,台灣觀光客無法從海外帶哈密瓜回台,因而透過與日方合作,完成旅客心願。 \n 陳逸潔也分享當地農產達人秘訣,當瓜皮從綠色轉黃時,將哈密瓜倒過來按一下中心的「酒窩」,有點軟即代表已經成熟,正是絕佳品味時機,吃之前將哈密瓜放入塑膠袋內,以防水分蒸散,冰2到3個小時,再對半切開,就能享受來自北海道的甘甜「哈味」。

  • 在新北看見富良野!秋日踏青來賞花海

    在新北看見富良野!秋日踏青來賞花海

    甭花大錢跑北海道看花海!新北三重幸福水漾公園花海繽紛好夢幻!晨光微曦,輕灑在二重疏洪道之幸福水漾公園上,彷如縷縷金沙,在橋下那一片姹紫嫣紅之間恣意流竄,此時微風輕拂,掀起層層綠浪,為繁忙的車陣帶來一股新鮮的氣息,沿著綠色視野眺望大漢溪畔的美景,原來新北市如此美麗。 \n \n為了營造出媲美日本北海道富良野的花海美景,新北市政府綠美化環境景觀處於今年10月上旬運用聖誕紅、天使花、孔雀草、矮牽牛、黃金露花及女貞等28萬盆植栽,打造一道綿延約200公尺的彩虹花海,如今於三重區幸福水漾公園繽紛綻放,壯闊奔放的花彩帶地景,萬紫千紅,難得一見。 \n \n在秋日天晴氣爽之餘,正是出外郊遊的好時機,家住三重的張小姐時常來此地騎單車,近來發現這片令人驚豔的彩虹花海,特別拍照留念,加上周邊新北大橋及桃機捷運站體建築地標,更令人駐足忘返。 \n \n綠美化環境景觀處代理處長鍾覺非表示,彩虹花海目前正值盛開的時節,但因花期短暫,約莫還有1個月左右,歡迎民眾把握這難得機會前往欣賞。 \n \n趁著秋高氣爽,不妨相約三五好友來趟新北之旅,看絢麗的彩虹、蔚藍的天空、片片的白雲,映在那清新的大漢溪,原來我們的新北市,處處皆美。

  • 薰衣草伴花田共舞 富良野驚豔印記

    我們剛剛看到,在介紹北海道的職人村的時候,不斷的提到的兩個字眼,一個是富良野,另外一個就是美瑛,那麼今天我們在這一段,為大家介紹,每一個人到北海道,一定要去看的,每個人都想看的,富良野裡頭的富田。而富田農場,它其實不是天然形成的。它是由一個在當地愛土地的一位民眾,他的名字叫做富田忠雄,他個人就是你所看到的,在當地最著名的富田農場的推手,因為他把薰衣草帶到這裡來,法國還給了他勳章。 \n小丁草,啤酒,大麥,罌粟花,薄荷,滿天星,薰衣草,果然<數大就是美>深淺不一的色澤,寬窄層次的編排,舒展大地的花布毯,虹彩一般是富良野最撩撥人心的視覺饗宴。大地當成畫布的創意,來自富田農場的創辦人-富田忠雄。 \n

  • 北海道富良野薰衣草田已進入最佳觀賞季

    日本的北海道,冬天可以看雪,夏天可以看薰衣草。北海道的薰衣草勝地「富良野」,最近已經進入了薰衣草的最佳觀賞期。 \n日本媒體報導說,富良野如同地毯一般的薰衣草田中,已經瀰漫著陣陣薰衣草的清香。覆蓋山坡斜面約十二公頃的花田裡,種植著四種薰衣草,其中包括香氣濃郁,與色彩鮮豔的品種。 \n有一些訪客說,雖然薰衣草是紫色,不過也有濃淡之別,一眼望去,十分美麗。 \n(圖:富良野薰衣草田,取自網路)

  • 複製富良野 高市執行花田計畫

    複製富良野 高市執行花田計畫

     日本北海道富良野的花海名聞遐邇,市府為讓高雄市明年農曆春節花團錦簇,像富良野一樣,已彙整閒置公、私有地及休耕農地,鼓勵撒種闢建花田,面積約二三八多公頃,相當於廿五座凹仔底公園大。 \n 市府昨天在市政會議通過「城市花田及綠美化(色彩)計畫」,未來私有空地配合綠美化施作將可獲地價稅最高千分之廿的補助,預計今年底全市約二三八點三公頃土地,將完成綠美化工程及城市花田造景。 \n 工務局長楊明州表示,清查之後,全市閒置私有地共有卅五公頃、公有地有四十二公頃,閒置的台糖及休耕土地面積有一六一公頃。今年度要投入四千萬元推動這項花田計畫,同時,以補助地價稅的方式,鼓勵民間響應花田計畫。 \n 這次綠美化工程主要以市轄道路、公園綠地及景點與節點為主,包括台一、高卅六、時代大道、旗山中山公園、黃埔公園、中都溼地、旗山老街、月世界、幸福川等地,將會陸續栽種五十萬株九重葛、馬纓丹、仙丹、扶桑等開花灌木及七十萬株花卉。 \n 範圍除農田休耕、台糖公司或地政局管轄大面積土地外,還擴及桃源、杉林、內門、旗山、美濃、燕巢、橋頭、大樹、大寮、鳳山、楠梓、鼓山、小港等十三區。 \n 同時,工務局也將於下旬舉辦景觀花藝競賽,廣邀園藝專業者及全國大專院校園藝職系參與,預計於今年底遴選出優秀作品,並放置在大高雄地區交通要道、節點及景點供民眾參觀。

  • 作家談心-親子之木

    作家談心-親子之木

     唉!他不只長得比我高了,他已經從一個親愛的寶貝,長成整天對我吐槽的「青少年」!站在連天草原上,遙遙望著那三棵「親子之木」,「媽媽,現在妳是中間那一棵了!」我心中一震。如電,亦如露。 \n 攝影家前田真三鏡頭下的「親子之木」,襯在飄著幾朵白雲的碧藍天幕下;今天我的鏡頭裡,綠原上的三棵樹,背後是一片白。事實上稍早還下過雨,雨停了,灰青天色褪去,三棵手拉手的樹站在那裡,一如兩年前。北海道當地人經常修剪它們嗎?若是中間那棵小樹長高了是否要將它剪矮一點,以保持「The Wood Family」──兩棵大樹中間夾著一棵小樹的家庭模樣?正思索著,兒子忽然說:「媽媽,現在妳是中間那一棵了!」 \n 約定的全家旅行 \n 這次來,有點像是還願。兩年前的夏天我們來到這裡,天氣晴好,面對一樣的三棵樹,但就像現代攝影棚裡的沙龍照,可以在電腦上隨意更換布景──天空從澄藍換成了瓷白。那一天,走過美瑛的拼布之路、富良野的彩色花田,心被薰衣草香輕輕吹拂,夜晚在旭川吃毛蟹、談天時,孩子忽然沉默不語,紅了眼眶。追問他怎麼了?他說,害怕有一天,不能再這樣快樂地一家人在一起吃飯、聊天。「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好俗的一句話,然而看見孩子在快樂中忽然生出這體會,卻教人悵惘又欣悅。我知道這一刻他的感受是深邃的,才會在快樂中有感傷。那時我沒說什麼,只約定「明年我們再來」!第二年夏天,我們卻去了那個熱死人不償命的死亡谷。今年再來,是一種「非如此不可」的心情,那時許了願的。 \n 但這次我們玩法不同。兩年前連國際駕照在日本都不管用,只能搭乘大眾運輸工具,轉換城市時得搬運行李頗麻煩,我們只玩道央札幌、小樽、旭川一帶,最遠就是富良野了。這一次,台灣駕照在日本行得通了,我們先從札幌轉小飛機到道東女滿別機場租車,從網走、釧路、帶廣、富良野,由東往西一路玩回札幌,回國前在千歲機場還車,有點像我們在北美地區的玩法,最方便的是,車裡的導航系統會講英文呢! \n 說像在北美的玩法,不只是因為有一個會說英語的導航系統,更因為道東多溼原、田野、麥浪,山間行走,三不五時轉出一隻狐狸,遇上一隻蝦夷鹿,令人興奮不已。 \n 蝦夷鹿(Yezo shika)跟台灣梅花鹿外型相似,但體型稍大一點,身上白色斑點較不明顯,雄鹿的鹿角端比較圓,很優雅。 \n 遇見小王子的狐狸 \n 北海道狐狸不過是有個大尾巴的狗吧,根本不怕人。在溼原上的釧路川畔,我們下車拍溼原小火車經過,回車時一隻狐狸走來,在我們車子附近坐了下來,默默注視著車裡的我。我心裡說:你好漂亮!你就像小王子的那隻狐狸,你走來是要我馴養你嗎?我們對視良久,一艘小船泊進河邊,船上下來了十幾人,有人指著這兒興奮大喊了一聲,我聽不懂,大概是說「狐狸」吧!那狐狸一驚鑽進了蘆葦叢。狐狸被嚇走了,我們失望地發動車子,開車才轉上公路,又見狐狸。我細看牠,「是剛剛那一隻!」牠從蘆葦叢鑽到路的這一邊來了,仍舊默默注視著車窗裡的我。唉!你真的要我馴養你,然後道別嗎? \n 我開始想念我的狗。這是我們第一次丟下牠去旅行,才八個月大的牠,會不會以為自己被遺棄了?牠每晚我就寢時總來到我床邊,默默看著我,確定我要睡,不會再理牠了,便到我床邊置雜物的木架子上臥下,看著我睡。那是牠自己把東西移開,清出來的一個小窩。 \n 蹲坐下來默默望著你。我第一次知道童話裡壞狐狸的眼神,其實跟忠誠的狗非常相似。 \n 旅行中的親子情 \n 釧路溼原是此行最重要的目的地,也因此我們租了車,方便隨時停下來觀察。若是冬天來可見到雪中飛舞的丹頂鶴,令人神往,但夏天的溼原一片濃綠,動植物生態更豐富,黃色貓眼草、粉紅色風露草、花忍、大櫻草、蕗薹、小雛菊和許多我不知道名字的花草……六千年前,這裡還是一片汪洋吧。滄海桑田,又一個通俗的成語在我眼前演示。 \n 孩子與日本有緣,他第一次出國便是到京都,那時他才十一個月大。我們連娃娃車都帶出國,他卻不大肯坐,就黏我抱。我那時體重約四十,用揹巾把九點五公斤的他抱在胸前,走遍京都、大阪古寺,想想真是壯舉!在大阪時孩子卻發燒了,那是他出生以來第一次感冒,看的卻是異國大夫。從那時起,每年至少帶他出國旅行兩趟。比起許多守候在孩子身邊,每天親送便當、接送上下學、補習、學才藝的母親,我工作太忙,閒下來還要閱讀、寫作。課業的事,孩子大半自己應付;三餐的事,小孩中午吃學校營養午餐,晚餐在他舅媽家搭伙。我們兩個大人各吃各的,只有早餐三個人一塊兒吃,這種家庭模式,我常在朋友面前自嘲:「很像室友!」但我這個「母職」若有什麼可向人說嘴之處,就是對於「玩」從未怠忽職守吧。先生太忙,通常出國計畫,從研究路線、飯店機票到行李打點,都我一手包辦,因為一切自助,那其實甚為繁瑣。 \n 「媽是中間那一棵了!」 \n 有回跟孩子聊作文。許多人以為我一定常「教」孩子作文,其實我根本無能為力。小孩閱讀有些偏食,他喜歡歷史、自然科學知識,從小對王子公主之類的故事書一點興趣都沒有,拿為少年改寫的《紅樓夢》給他看,他覺得很無聊。他早就聲明:「我不要當作家!」但我偶爾也想表現一下,對他說:「作文,一定不要寫那些老生常談,比如老師要你們寫『我的母親』,大部分小朋友一定寫他媽媽怎麼慈愛,每天洗衣服、打掃、煮飯……」孩子很稀奇的看著我:「我怎麼可能寫那些事!」 \n 我不放棄「建言」:「你可以寫我怎麼樣帶你到處去玩啊……」 \n 「我會寫妳連在餐廳裡,去上個洗手間回來都會迷路的事!」 \n 唉!他不只長得比我高了,他已經從一個親愛的寶貝,長成整天對我吐槽的「青少年」!站在連天草原上,遙遙望著那三棵「親子之木」,「媽媽,現在妳是中間那一棵了!」我心中一震。如電,亦如露。

  • 國際專欄-倉本聰的生命禮頌

    「我很想知道,為什麼最近從台灣去北海道旅遊的人數減少了?」再度來訪的佐藤千歲不解地詢問,「金融海嘯的影響,應該不是問題了,是不是台灣人對北海道的熱度已消退?究竟原因出在哪呢?」她一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姿態(見圖,美聯社)。 \n黑白琴鍵交錯的歌聲,在昏黃的燈光下緩緩流洩,眼前的佐藤迫不及待地想完成她此行的主要任務。截稿前夕,從東京捎來的一封信,只約略表達希望能在台北見面的要求,待落地約好時間,她開門見山就談:「除了旅遊問題,我們還計畫探討北海道與亞洲的關係,台灣當然是重點之一」。 \n我沒能解開友人的疑惑,但嘗試提供她另一個觀察點,「妳不妨從日劇的角度切入,因為那是許多台灣人認識或了解日本文化、思惟的窗口,例如被視為『北海道代言人』的劇作家倉本聰,他一系列以富良野為背景的電視劇,在此地就擁有不少粉絲。」 \n我向佐藤提及《來自北國》,這部前後橫跨二十一年之久的戲劇影集,堪稱是倉本聰的代表作。以婚姻失敗的父親,帶著一對稚兒幼女返鄉起頭,倉本聰那平易近人的風格,細膩寫實的筆觸,以及對大地之母的禮讚、對自然萬物的觀照,充滿著濃厚的人文省思和生命疼惜,使得《來自北國》成為日劇迷心中的經典作品。 \n導演柯一正有回在偶像劇宣傳的現場,與我聊起《來自北國》的心得,他說:「每天都想看,卻又只想一天一集慢慢的看,就怕太快看完」,一語道出他的喜愛程度。另一位導演吳念真也有相同感受,他從不諱言,倉本聰是他的偶像,因為倉本在劇作上的深厚功力,著實令他心嚮往之。 \n其實,柯導、吳導那種愛到心坎裡的心情,是多數倉本迷都有過的深刻經驗,但令人意外的是,來自東京的佐藤,卻沒有看過這齣看似小品實則宛若史詩般壯麗的日劇,可能她太過年輕了,不過佐藤倒是知道富士電視台去年慶祝開台五十周年的大作《風之花園》,這部對生命死亡展現豁達、對親情包容刻畫動人、對鄉土關懷表露無遺的作品,故事拍攝地點也是在富良野。 \n前述兩部日劇,連同描寫父子情的《溫柔時刻》在內,構成了倉本聰的「富良野三部曲」。我告訴佐藤,富良野並不是只有薰衣草而已,透過戲劇的拍攝與影集的放送,人們還可看見富良野四季更迭之美,假使能夠結合日劇的景點,或許更可吸引粉絲去體會旅遊的深度與精緻。 \n今年五月底,位在富良野市王子酒店內的「風之花園」對外開放,就是具體的例子。這座佔地七百坪、與日劇同名的庭園,即是白鳥琉衣(黑木美紗飾演)和白鳥岳(神木隆之介飾演)姐弟攜手守護的花園,現實世界裡,日劇舞台則成了觀光景點。園內有三百六十多種、為數約二萬株的花草,開放期從春天到秋天均勻分布,一如劇中爺爺白鳥貞三(緒形拳飾演)創作的花語,隨著四季時序轉變的各式各樣花草,不僅象徵人生百態,也呼應生命循環與大地輪迴。 \n佐藤贊同我的論點,事實上,就在她抵台當天一早,我剛好和韓教授聊到倉本聰,而《來自北國》理所當然地成為我向他推薦的日劇。曾經負笈東洋的韓教授,對日本政經、社會及文化都極為熟稔,我跟他詳述倉本聰作品的內涵,有著台灣電視劇看不到的人文素養、生活哲學和鄉土情懷。「就像吳念真常說的,我們只重視劇情,卻忽略細節」,我下了一個這樣的註腳。 \n當晚佐藤還問了其他問題,而我也一如過去盡力為她解說,但儘管如此,我卻滿腦子停留在倉本聰的腳本上,那個以黑板五郎(田中邦衛飾演)一家的成長為主軸的感人故事,在編劇生動細膩的描繪下,土地如同母親一般,以寬容接納了受傷返鄉的孩子,而「家」則成了家人受到挫折或者疲憊時的避風港。 \n與佐藤道別後,我忽然想起自己整晚像個倉本迷,向一個任職於《北海道新聞》的友人推薦一齣以北海道為經緯的電視劇。何其有趣的安排,她來問我台灣事,而我回說北國情,在台灣與北海道之間,除了旅遊人數的消長之外,應該還有更深層的東西蘊藏其中。 \n這是倉本聰的魅力,因為他對生命的禮頌、對土地的歌詠、對情義的闡釋,深深地感動了我,在他決定封筆的此刻,我竟成了「北海道之歌」的追隨者與「富良野之美」的傳教士。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