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實質經常性薪資的搜尋結果,共90

  • 《國際經濟》日7月實質薪資連7月下滑

    日本7月經通膨調整後實質薪資連續第7個月下滑,在全球成長放緩衝擊日本經濟之際,消費者支出能否維持動能的擔憂升高。

  • 今年前五月 總薪資年增率 近三年最低

     行政院主計總處10日表示,受景氣趨緩,廠商發放績效獎金、紅利等「非經常性薪資」動能不足的影響,今年1~5月每月總薪資年增率降至1.79%,創下近三年同期最低。此外,實質經常性薪資依舊不及15年前。 \n 國勢普查處副處長潘寧馨指出,雖然近期廠商調薪意願仍屬積極,經常性薪資(月薪)年增率依舊超過2%,但紅利、績效獎金等「非經常性薪資」1~5月的年增率僅0.56%,遠低於過去兩年4~6%的增幅。 \n 受紅利、績效獎金發放動能不如往年的影響,今年1~5月總薪資年增率僅1.79%,低於過去兩年3%以上的增幅,創下近三年同期最低。 \n 潘寧馨表示,總薪資由於內含「非經常性薪資」,因此與景氣的關聯度較高,近月總薪資成長趨緩,反映的正是今年以來景氣擴張力道不足的現象。 \n 這一波景氣趨緩明顯影響我國生產、外貿,也使得製造業加班工時連續八個月下滑(年減),1~5月平均每月年減1.4小時,至於餐飲、住宿、倉儲等部分服務業的加班工時也同呈下滑。 \n 至於長期為外界關注的「實質經常性薪資」倒退嚕的變化,依據本月最新調查,今年1~5月平均每月實質經常性薪資40,773元,仍低於93年同期的40,864元,依舊倒退嚕15年,顯示國人薪資增幅仍追不上物價漲幅。

  • Q1總薪資 年增幅跌破1%

     主計總處10日發布今年第一季薪資統計,首季總薪資平均年增率降至0.95%,為近三年同期最低,主因景氣擴張力道趨緩,廠商發放績效獎金態度轉趨保守所致。 \n 國勢普查處副處長潘寧馨表示,廠商都會在年初調薪,近三年首季都有調,去年最明顯,根據調查,今年同樣也有調薪的跡象,但要再多看幾個月才會明朗。 \n 3月經常性薪資年增率雖重返2%,但受到景氣擴張力道趨緩影響,首季總薪資(經常性加非經常性)年增率跌破1%,潘寧馨表示:「這是因為景氣趨緩,廠商發放績效獎金的態度轉趨保守,以致總薪資年增率降至0.95%,創下近三年同期最低。」 \n 依主計總處調查,這一波景氣趨緩已影響到僱用人數、加班工時、非經常性薪資(績效獎金)的走勢,潘寧馨表示,第一季全體僱用人數年增率1.18%,創近十年同期最低,非經常性薪資年減1.16%,近三年同期最大減幅,此外製造業加班工時年減1.7小時,也創下近七年最大減幅。 \n 對於第一季受僱人數增幅創十年最低,潘寧馨分析,這當中有多重的因素,包括少子化導致的人力供給下滑、總體景氣趨緩等因素,其中以紡織業、電子零組件業減幅較大,這與近期部份面板、太陽能業者大量解僱有關。 \n 至於外界關切的「實質經常性薪資」,主計總處官員表示,今年第一季平均每月40,785元,仍低於93年同期的40,935元,不過已從去年倒退17年,進步到今年僅倒退15年,倒退的情況略有改善。

  • 景氣走弱… 15個月首見 2月薪資增幅跌破2%

    景氣走弱… 15個月首見 2月薪資增幅跌破2%

     行政院主計總處12日發布薪資調查統計,2月經常性薪資年增率降至1.86%,為近15個月首度跌破2%,薪資成長已有趨緩的跡象。而年初各業發放的年終獎金平均1.69個月,也比去年略低,顯示這一波景氣走弱對勞動市場已帶來影響。 \n 我國經常性薪資自前年12月至今年1月,連續14個月年增率超過2%,惟今年2月未能保2。依據樣本廠商回卷資料,2月有加薪的廠商比例不論較上月、或上年同月皆呈減少。 \n 國勢普查處副處長潘寧馨表示,今年2月的工作天數與去年2月相同,因此經常性薪資增幅跌破2%,與工作天數變化無關,主要還是去年景氣不錯、基期較高,而近來景氣擴張力道趨緩所致。 \n 潘寧馨說:「在去年景氣好,加薪幅度較大的比較基礎下,今年薪資還能持續成長,顯示當前的情況,還算OK!」 \n 值得注意的是,在長期薪資增幅追不上物價漲幅下,今年1~2月「實質經常性薪資」平均40,673元,仍不及93年同期的40,796元,至於加計加班費、年終獎金的「實質總薪資」,近五年也只增加1,200元而已,顯示上班族購買力的成長非常有限。 \n 主計總處也估算了年初企業發放「年終獎金」的情況,平均每位受僱者領了1.69個月(1.69個月的經常性薪資),比去年的1.70個月略低。 \n 雖然平均年終獎金有1.69個月,但這是個平均數,潘寧馨表示:「事實上,只有製造業、出版影音製作傳播及資通訊服務業、金融保險業這三個大業別超過1.69個月,其餘業別都不到1.69個月。」 \n 依主計總處調查,以金融保險業3.49個月、製造業1.98個月、出版影音製作傳播及資通訊服務業1.72個月居前三名。

  • 觀念平台-薪資再創新高的虛幻與解方

     隨著杜鵑花盛開、鳳凰花待放,每年此時此刻是數以萬計青年學子即將步出校門、邁入社會的季節。在勞動市場結構急劇變化下,近十餘年以來這些年輕族群所面對的「低薪」就業困境,以及如何創造「高薪」就業機會,勢必再度成為社會各界所聚焦的議題。雖執政當局定期透過統計不斷指出,國內受僱員工每月薪資平均再創新高;但迄今社會各界並未因其所公布的亮麗數據而產生共鳴,許多民眾反而感覺日益淪為貧窮階級。 \n 溯及上述,政府每次提出薪資再創新高論述,為何始終難以獲致社會各界產生共鳴?究竟是統計方法的盲點,抑或是民眾認知的歧見,始終難以呈現交集。在此我們從「薪資十等分位」及「每月實質薪資平均」等兩項指標的變化進行解讀,或許可以釐清其事實真相。 \n 先從「薪資十等分位」來說,主計總處去年12月25日採取十等分位針對2017年756萬名受僱員工(不含軍警公教)薪資進行統計,整體年薪平均60萬元,代表中產階級的第5分位為47萬元,兩者差距從2012年的11萬元逐漸增加至2017年的13萬元。再者,此一期間代表高薪階級的第9分位以上之年薪成長9.76%,相對中產階級僅有成長7.81%,前者薪資所得為後者的2.32倍,是2012年採取十等分位薪資統計以來的最高差距。 \n 再就「每月實質薪資平均」而言,主計總處今年2月19日公布2018年國內受僱員工薪資統計,每月經常性薪資平均為新台幣4萬980元,年增2.57%,是近18年以來的最高增幅;如果加上年終獎金、加班及其他酬勞,每月薪資平均再創新高為5萬1,957元,年增3.94%。不過,上述每月經常性薪資平均扣除物價上揚幅度之後,受僱員工每月實質薪資平均僅有3萬8,235元,不及2001年水準,說明受僱員工實質薪資持續低盪。 \n 上述統計數據,不但釐清國內受僱員工薪資再創新高背後所呈現的虛幻,而且更加說明其因薪資逐漸M型化而淪為貧窮化,其實已意味著薪資成長空間難以追上物價上揚幅度,最後被迫陷入貧窮循環,已成為近十餘年以來國內受僱員工揮之不去之夢魘。 \n 無庸置疑,近年以來由於國內產業結構轉型緩慢,加上職業價值觀念修正,使得受僱員工年齡分布與就業型態呈現明顯的連動變化,許多年輕族群不願投入薪資較高、卻又辛苦的製造業,寧願選擇薪資偏低、樂活的服務業。此外,加上許多廠商為了降低勞動成本負擔,以及因應景氣惡化風險,在追求維穩經營考量下,採取「低底薪、高獎金」制度,無形之中也拉低了整體薪資水準。 \n 很顯然地,雖政府自2010年起頻繁透過調整基本工資,將「22K」送進歷史灰燼,或是利用時間序列統計,以薪資再創新高自我催眠;但這些文青模式政績宣傳,既蒼白又無力,更是與民眾的實際感覺不同。在此同時,政府唯有掌握「低薪」就業癥結,同時對症下藥加以解決,別無他途。 \n 首先,教育政策必須以培育學生技能為核心。亦即從國中時期起開始實施分流教育,協助其瞭解工作性向與建立職業價值,尤其面對少子來臨導致許多學校陷入經營危機之下,是整合教育資源重新定位的良機,尤其需要加強透過技職教育管道,疏導年輕族群投入製造領域相關產業。亦即與其在課綱調整上淪為意識型態糾葛,不如從培育學生技能的思維進行改革。 \n 其次,產業政策必須以創造高薪就業為前提。台灣屬於小規模開放經濟體系,在全球化潮流下,雖難以成為重要產業的主導者,但卻又勝任技術創新之先驅者。尤其面對美中貿易糾葛衍生國際產業供應鏈結重組,以及海外台商回台投資升溫之下,除了落實「5+2產業」之外,必須積極推動例如:高附加價值產品、關鍵性零組配件、國際供應鏈結關鍵產業、自有品牌國際行銷產業等,與創造高薪就業機會相關之重要產業。 \n 坦然言之,這些均是「猶言在耳、老生常談」,卻是最易忽略、未能落實之處。因此,政府在解決低薪就業上,除加速創新教育政策外,必須提出標本兼治政策,以防止受僱員工陷入貧窮之暈染。亦即如果貧窮現象不斷惡化,在重創台灣社會凝聚力量的同時,將會波及經濟成長動能。若我們再三迴避此一事實,則屆時恐將在台上演鄰國日本「失落20年」故事。

  • 年增逾2% 1月實薪仍倒退15年

     主計總處昨公布1月全體受雇員工總薪資為9萬4152元,大幅增加是受廠商集中發放年終獎金所致;不過,扣除物價因素後,實質經常性薪資平均為4萬1142元,仍低於2005年實質經常性薪資4萬1218元水準,等於仍較15年前倒退嚕。 \n 主計總處指出,未計物價,1月經常性薪資平均為4萬1714 元,年增率2.36%,是自2017年12月以來,連續14個月增幅超過2%,顯示廠商調薪穩定,讓薪資呈溫和成長。 \n 值得留意的是,1月經常性薪資年增逾2%,但受雇員工的加班工時年減0.5小時,連3個月下滑,製造業加班工時更是減少2小時,國勢普查處副處長潘寧馨坦言,景氣擴張力道趨緩,已波及到勞動市場。 \n 國發會日前發布1月景氣燈號重返「黃藍燈」,潘寧馨進一步解讀,雖然景氣領先、同時指標仍持續下跌,但累計跌幅已有稍微縮小,且勞動市場與景氣有連動的受雇員工人數、薪資,都還呈現穩定成長,簡單來說,勞動市場有受到不景氣影響,但至少影響程度沒有擴大。

  • 不景氣!元月加班工時連三月下滑

    不景氣!元月加班工時連三月下滑

    主計總處今(14)日發布受僱員工調查,1月經常性薪資年增率雖仍逾2%,但各平均加班工時卻連續3個月下滑,其中製造業更連續4個月下滑,顯示不景氣已波及勞動市場。 \n \n 國勢普查處副處長潘寧馨表示,1月經常性薪資年增率2.36%,連續14個月逾2%,廠商調薪的情況仍穩定,惟加班工時年減0.5小時,連3個月下滑,製造業加班工時年減2.0小時,連4個月下滑,顯示景氣擴張力道趨緩確實已影響勞動市場。 \n \n 1月經常性薪資雖連續14個月年增2%以上,但經物價指數平減後的「實質經常性薪資」4.1萬元,仍不及民國91年的水準,依舊倒退17年。

  • 受惠廠商加薪及基本工資調升 去年平均月薪 首度升破4萬元

    受惠廠商加薪及基本工資調升 去年平均月薪 首度升破4萬元

     主計總處19日發布去年全年薪資統計,受惠於廠商加薪顯著及基本工資調升,去年12月經常性薪資(月薪)年增率連續13個月逾2%,惟衡量國人購買力的「實質經常薪資」依舊倒退17年,不及民國90年的水準。 \n 主計總處官員指出,去年廠商調薪很明顯,加上基本工資調升,因此全年平均每月「經常性薪資」首度升破4萬元,達40,980元,年增率2.57%更創下近18年最大增幅。 \n 不過,據樣本廠商回卷的資料,12月有加薪的廠商比例已低於11月,這是否代表景氣趨緩已影響廠商調薪意願?國勢普查處副處長潘寧馨表示:「這只是單月的樣本資料,還不足以代表母體,因此無法做出這樣的推論。」 \n 雖然去年經常性薪資首度升破4萬元,成長率也創下近18年最高,但由於長期以來,薪資增幅追不上物價漲幅,去年經物價平減後的「實質經常性薪資」僅38,235元,仍不及民國90年的38,398元。 \n 至於加計加班費、年終獎金的總薪資於去年也升至51,957元(平均每月),也首度升逾5萬元,惟經物價平減後僅48,476元,只比17年前多出1,700元。 \n 這一波全球景氣降溫已影響我國出口、生產等經濟活動,是否已衝擊到勞動市場?潘寧馨表示,企業僱用人數、薪資兩項指標仍持續升高,還看不出影響,不過,製造業加班工時自去年10月起已連續3個月下滑。 \n 國發會經濟發展處長吳明蕙表示,加班工時過去是景氣的領先指標,近年雖領先性轉弱,但仍是景氣的同時指標。對此,潘寧馨指出,近三個月(10~12月)製造業加班工時分別年減0.2小時、1.0小時、1.1小時,這明顯是受到景氣趨緩的影響。

  • 12月經常性薪資增逾2% 但全年38,235元仍倒退17年

    主計總處19日發布去(107)年12月薪資統計,經常性薪資(月薪)年增率連續第13個月逾2%,惟去年全年平均「實質經常薪資」38,235元,依舊倒退17年,不及民國90年的水準。 \n \n國勢普查處副處長潘寧馨指出,去年廠商調薪很明顯,因此全年平均每月「經常性薪資」40,980元,年增率2.57%,為近18年來最大增幅。 \n \n加計加班費、年終獎金等非經常薪資後的每月「總薪資」升至51,957元,也成長3.94%。 \n \n然而,經物價指數平減後的「實質經常性薪資」(反映實質購買力)僅38,235元,仍不及民國90年的38,398元。 \n \n潘寧馨表示,受全球景氣擴張趨緩影響,去年12月加班工時年減1.1小時,連續三個月下滑,由此可出不景氣對勞動市場造成影響,不過,受僱人數、薪資仍持續成長,尚未反應這一波不景氣。

  • 加薪積極 經常性薪資年增率 連10月逾2%

     行政院主計總處昨(12)日發布薪資統計,在景氣持續復甦下,9月國人的經常性薪資年增率2.48%,連續第10個月超過2%,顯示今年以來廠商加薪較往年來得積極。 \n 主計總處官員表示,根據受訪樣本廠商的加薪情況,9月有加薪的廠商比率比上年同月高,但比8月來得少,但整體看來,加薪的情況還是比去年好。 \n 主計總處指出,9月經常性薪資(月薪)41,110元,年增率2.48%,這已是連續第10個月超過2%了,加計加班費等非經常性薪資之後的總薪資達47,577元。 \n 今年9月部分工時受僱者總薪資17,962元,主計總處官員表示,長期以來,部分工時的總薪資大約是全體平均總薪資的4成,本月也是如此。 \n 主計總處指出,由於今年物價漲幅較高,經物價平減後的「實質經常性薪資」,1~9月平均為38,137元,年增率只有0.93%,仍然不及民國90年同期的38,362元,依舊倒退17年。不過,1~9月平均「實質總薪資」49,852元,已比90年同期高出2,000元,已是歷年同期新高。

  • 8月經常性薪資年增率2.95% 創近103個月新高

    行政院主計總處今(11)日下午發布8月薪資調查,受景氣復甦影響,8月「經常性薪資」年增率2.95%,連九個月超過2%,也創下近103個月新高,顯示廠商今年加薪較積極,惟經物價平減後的「實質經常性薪資」,依舊倒退17年。 \n \n 國勢普查處副處長潘寧馨表示,今年以來廠商加薪確實比較積極,加上景氣復甦,廠商按月發放的獎金也提高(按月發放獎金算在月薪裡),因此經常性薪資年增率比較高,1~8月2.61%,也是近18年同期最高。 \n \n 不過,經物價指數平減後的「實質經常性薪資」年增率僅0.95%,表現並不好,主要是今年以來物價高漲,通膨率抵消了薪資增幅,而今年1~8月的每月「實質經常性薪資」38,134元,依舊倒退17年,不及民國90年的水準。

  • 7月薪資 連8月年增逾2%

     行政院主計總處於昨(10)日發布最新薪資調查報告,隨著景氣復甦,7月經常性薪資年增率2.65%,創下近19年同月最高,並且連續第8個月超過2%,有加薪的樣本廠商比率比上月來得多,顯示廠商調薪意願尚未受到美中貿易戰的影響。 \n 主計總處每月訪查1萬家廠商(工業及服務業),以推估國內廠商僱用、給薪、離退及加班的情況。國勢普查處副處長潘寧馨表示,受景氣穩健成長,廠商調薪的影響,7月經常性薪資年增率持續在2%以上。 \n 7月經常性薪資年增率2.65%,為連續8個月超過2%,並且是近19年同月最高,主計總處官員表示:「我國自民國90年以來經常性薪資增幅很少超過2%,近期薪資增幅確實優於過去幾年。」 \n 例如,7月不動產業、電腦電子產品製造業、食品製造業、印刷及資料儲存業的「經常性薪資」年增率都超過4%,表現極佳。而飲料菸草業、皮革及毛皮業、紙槳及紙製品業、石油及煤製品業、住宿餐飲業、金融保險業、運輸倉儲業、藝術娛樂及休閒服務業也都在3%以上。這些行業的薪資增幅都在平均水準以上。 \n 值得注意的是,1~7月平均每月經常性薪資40,769元,雖有成長,惟扣除物價後的「實質經常性薪資」降至38,105元,仍低於民國90年的水準,主計總處官員表示:「這顯示長期以來,薪資雖有成長,但由於薪資增幅追不上物價漲幅,以致購買力反而不如昔日。」 \n 至於美中貿易戰導致全球景氣降溫,是否已影響廠商加薪的意願?潘寧馨表示:「從7月有加薪的樣本廠商比率高於前一個月,且高於去年同月看來,廠商調薪尚未受美中貿易戰的影響,但主計總處將會密切觀察後續發展。」 \n 主計總處官員表示,7月受僱員工總人數768萬,其中部分工時37萬,全時工作者731萬,外勞工作者44萬(含藍、白領),平均部分工時者領的經常性薪資17,795元,約全體平均水準的43%。

  • 沒受貿易戰影響 7月薪資增幅連8月逾2%

    行政院主計總處於今(10)日下午發布最新薪資調查報告,在廠商調薪較普遍下,7月經常性薪資年增率2.65%,連續第8個月超過2%,廠商調薪情況仍在水準以上,尚未受美中貿易戰的影響。 \n \n 主計總處每月訪查1萬家廠商(服務業及工業),以推估137萬家廠商僱用、給薪、離退及加班的情況。國勢普查處副處長潘寧馨表示,受景氣穩健成長,廠商調薪的影響,經常性薪資年增率持續在2%以上。 \n \n 1~7月平均每月經常性薪資40,769元,惟經物價平減後的「實質經常性薪資」降至38,105元,仍低於民國90年,還是倒退17年。 \n \n 至於美中貿易戰導致全球景氣降溫,是否已影響到廠商加薪的意願?潘寧馨表示:「目前看來並未受到影響,廠商調薪仍較去年普遍,但主計總處將密切觀察後續發展。」

  • 快評》真假?「薪資漲幅」18年新高!? 蔡政府「數字魔術」玩不膩?

    快評》真假?「薪資漲幅」18年新高!? 蔡政府「數字魔術」玩不膩?

    主計總處公布上半年「經常性薪資」為4萬745元、年增率2.55%,由於長期以來薪資增幅追不上物價漲幅,「實質經常性薪資」僅3萬8122元,仍不及民國90年的3萬8208元,倒退17年。這就是蔡總統所謂的「台灣經濟目前處在過去20年來的最好狀態」?

  • 台灣實質薪資停滯18年 逼百萬人赴陸賺高薪

    台灣實質薪資停滯18年 逼百萬人赴陸賺高薪

    台灣人才真的在逐漸流失?根據行政院主計處總處最新推算,台灣人選擇到海外工作的第一名為大陸,再來才是東南亞、美國,主要是大陸薪資持續成長、台灣薪資停滯,兩岸薪資差距逐漸縮小,且台灣目前的實質薪資更是退回到18年前,根本沒有成長,促使更多台灣人才願意赴陸發展。 \n \n根據蘋果報導,人力銀行業者推估,若包含出國後再轉往大陸工作者,國人在大陸發展的人約有100萬人,且這些外派大陸的人才普遍認為「赴陸發展」最大加分是「增廣見聞、增加人脈」,且大陸企業也相當歡迎無工作經驗的台籍菜鳥西進,可以方便溝通、培養幹部。 \n \n根據行政院主計處最新推估,2016年國人到海外工作約有72萬8千人,8年增加1萬6千人,以每年增加1.4%速度成長。而海外工作的國人中,到大陸工作的有40萬7千多人,接著是東南亞的11萬1千多人,美國的9萬9千人。 \n \n另外,主計處統計,去年調薪廠商比例創下17年來新高,勞工薪資也節節上升,但考遇到物價因素,勞工的實質經常性薪資卻仍不入2000年的水準,勞動部也發現,去年全體新鮮人平均2萬7055元,創下調查以來新高,但大學以上起薪卻長期低於1998年水準,直到去年回升至2萬9922元,才終止倒退20年的低薪。 \n \n勞團則是認為,台灣人才持續外流主因為,國內就業環境不佳、長期低薪是主因,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舉例,政府制定吸引白領外國人來台的薪資門檻為4萬7971元,但這個門檻仍停滯在2004年,更別提國內實質經常性薪資長期倒退。 \n \n

  • 薪資長期停滯是結構性問題

     日前,主計總處宣布台灣1至3月的平均薪資達到59852元,是18年來的新高,結果立即被政府大量引用,認為台灣薪資已經大幅成長,似乎政府在提高國人薪資方面有很大的貢獻。其實大家都知道台灣的薪資成長很慢,導致台灣薪資水準與國際水準脫節,也成為大多數國人最在意的問題之一,但是即使政府很在意國人的想法,也不應該為了討好民眾而故意拿出一些似是而非的數據來誤導國人。 \n 以這一次主計總處公布台灣今年第1季的實質總薪資達到59852元來說,它指的是說今年前3個月,每個月人們拿到的經常性薪資和非經常性薪資(包括年終獎金)加總,再除以3個月,得到每個月的平均薪資為59852元。相信大家的反應是,年終獎金是一年發一次,所以應該把它平均到12個月,而不應該用3個月來平均呀!也就是說,59852這個數據是完全沒有意義的。如果真的要看這樣的一個數據,也應該拿它和同樣的數據來比較。依主計總處公布的資料顯示,在2015年時,此一數據就已經達到59078元,在3年後的今天增加到59852元,也只增加了774元。 \n 其實要顯示總薪資的變化,有兩個比較好的指標都是主計總處常常用的,一個是全年平均下的每月實資總薪資,也就是全年的經常薪資和非經常性薪資加總,再除以12個月,去年此一數據為47271元,這是比較正確的全年總薪資的月平均。另外一個是實質經常性薪資,也就是只計算每一個月的經常性薪資,而不計算年終獎金的數字,去年此一數據為37781。如果再拿今年第1季的實質經常性薪資達到38132元來看,也只比去年全年多出351元,並沒有高出多少。 \n 另一方面,政府也說未來可能會再調整最低薪資,把最低時薪由140元提高到150元,我們認為提高最低時薪的確可以協助弱勢的工作者,因此合理的調升最低時薪政策應該是要鼓勵的。但是我們要特別說明的是,雖然調高最低工資對於弱勢工作者有利,但是並無法解決台灣薪資全面偏低的問題,這其中包括了一般工作者的薪資以外,也包括高端技術者的薪資,都呈現偏低的情況;另一方面,由於台灣薪資成長停滯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所以台灣薪資停滯和低薪的問題是一個結構性的問題,並不容易在短期內解決。 \n 導致台灣薪資長期停滯的原因很多,此處列出幾項較重要的部分,供大家參考:第一,近年來,台灣經商與投資環境不斷的惡化,企業缺乏投資誘因,導致勞動需求疲弱,也因此無法提供較好的薪資。比方說,企業長期對於「缺水、缺電、缺地、缺技術勞工和缺技術」等的要求,政府都無法滿足,導致企業在台灣的投資不振。這兩年國內投資成長接近零,就是最好的寫照。第二,由於國內市場規模不夠大,無法提供較多高薪的工作,即使國內員工有很高的知識與技術,但是由於市場較小,產值有限,因此高端技術人才也不容易拿到較高的薪水。第三,長期以來,國內大學生的數目雖然增加很多,但是學用配合的情況則相對很差,因為勞動市場勞資雙方的訊息有差異,使得許多勞工無法找到合適的工作或有興趣的工作,也因此使得其薪資不易增加。在學用無法配合的情況下,大學畢業生的薪資並不容易提高。 \n 因此,想解決台灣薪資長期偏低的問題,必需採取結構調整的長期策略來解決:首先,政府一定要加速改善國內投資環境的問題,一方面要盡速解決五缺的問題,另一方面,對於各項法規的鬆綁和執行上的透明,也是吸引企業投資的重要因素。其次,長期來看,各種形式的大幅開放是一定要的,包括與各國洽簽自由貿易協議,爭取更大的市場;同時,國內也可藉此機會鬆綁法規,來吸引更多的外資進來投資。第三,政府一方面要協助勞動市場買賣雙方都有充分的資訊,讓勞資雙方容易找到最合適的另一方。最後,政府也應該透過在職訓練,協助各種勞動者提高工作能力,長期之下才比較容易提高他們的薪資。(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經濟系教授)

  • 中時專欄:林祖嘉》薪資長期停滯是結構性問題

    中時專欄:林祖嘉》薪資長期停滯是結構性問題

    日前,主計總處宣布台灣1至3月的平均薪資達到59852元,是18年來的新高,結果立即被政府大量引用,認為台灣薪資已經大幅成長,似乎政府在提高國人薪資方面有很大的貢獻。其實大家都知道台灣的薪資成長很慢,導致台灣薪資水準與國際水準脫節,也成為大多數國人最在意的問題之一,但是即使政府很在意國人的想法,也不應該為了討好民眾而故意拿出一些似是而非的數據來誤導國人。 \n 以這一次主計總處公布台灣今年第1季的實質總薪資達到59852元來說,它指的是說今年前3個月,每個月人們拿到的經常性薪資和非經常性薪資(包括年終獎金)加總,再除以3個月,得到每個月的平均薪資為59852元。相信大家的反應是,年終獎金是一年發一次,所以應該把它平均到12個月,而不應該用3個月來平均呀!也就是說,59852這個數據是完全沒有意義的。如果真的要看這樣的一個數據,也應該拿它和同樣的數據來比較。依主計總處公布的資料顯示,在2015年時,此一數據就已經達到59078元,在3年後的今天增加到59852元,也只增加了774元。 \n 其實要顯示總薪資的變化,有兩個比較好的指標都是主計總處常常用的,一個是全年平均下的每月實資總薪資,也就是全年的經常薪資和非經常性薪資加總,再除以12個月,去年此一數據為47271元,這是比較正確的全年總薪資的月平均。另外一個是實質經常性薪資,也就是只計算每一個月的經常性薪資,而不計算年終獎金的數字,去年此一數據為37781。如果再拿今年第1季的實質經常性薪資達到38132元來看,也只比去年全年多出351元,並沒有高出多少。 \n 另一方面,政府也說未來可能會再調整最低薪資,把最低時薪由140元提高到150元,我們認為提高最低時薪的確可以協助弱勢的工作者,因此合理的調升最低時薪政策應該是要鼓勵的。但是我們要特別說明的是,雖然調高最低工資對於弱勢工作者有利,但是並無法解決台灣薪資全面偏低的問題,這其中包括了一般工作者的薪資以外,也包括高端技術者的薪資,都呈現偏低的情況;另一方面,由於台灣薪資成長停滯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所以台灣薪資停滯和低薪的問題是一個結構性的問題,並不容易在短期內解決。 \n 導致台灣薪資長期停滯的原因很多,此處列出幾項較重要的部分,供大家參考:第一,近年來,台灣經商與投資環境不斷的惡化,企業缺乏投資誘因,導致勞動需求疲弱,也因此無法提供較好的薪資。比方說,企業長期對於「缺水、缺電、缺地、缺技術勞工和缺技術」等的要求,政府都無法滿足,導致企業在台灣的投資不振。這兩年國內投資成長接近零,就是最好的寫照。第二,由於國內市場規模不夠大,無法提供較多高薪的工作,即使國內員工有很高的知識與技術,但是由於市場較小,產值有限,因此高端技術人才也不容易拿到較高的薪水。第三,長期以來,國內大學生的數目雖然增加很多,但是學用配合的情況則相對很差,因為勞動市場勞資雙方的訊息有差異,使得許多勞工無法找到合適的工作或有興趣的工作,也因此使得其薪資不易增加。在學用無法配合的情況下,大學畢業生的薪資並不容易提高。 \n 因此,想解決台灣薪資長期偏低的問題,必需採取結構調整的長期策略來解決:首先,政府一定要加速改善國內投資環境的問題,一方面要盡速解決五缺的問題,另一方面,對於各項法規的鬆綁和執行上的透明,也是吸引企業投資的重要因素。其次,長期來看,各種形式的大幅開放是一定要的,包括與各國洽簽自由貿易協議,爭取更大的市場;同時,國內也可藉此機會鬆綁法規,來吸引更多的外資進來投資。第三,政府一方面要協助勞動市場買賣雙方都有充分的資訊,讓勞資雙方容易找到最合適的另一方。最後,政府也應該透過在職訓練,協助各種勞動者提高工作能力,長期之下才比較容易提高他們的薪資。 \n(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經濟系教授) \n

  • 創新高 實質總薪資每月近6萬

    創新高 實質總薪資每月近6萬

     行政院認為,台灣薪資偏低現象已大有改善。行政院副院長施俊吉昨表示,台灣在今(2018)年第1季平均每月實質總薪資已經高到5萬9852元。他分析指出,低薪首因與兩岸經貿關係密切有關,甚至還說外勞拉低平均薪資。 \n 兩岸經貿和外勞 拉低薪資 \n 施俊吉在報告時指出,2018年第1季「名目經常性薪資」年增率2.71%,為18年來同期最高,加入「非經常性薪資」且剔除物價因素後,實質總薪資每月達5萬9852元,續創歷年同期新高,他坦言,「第1季會這麼高是包含了年終獎金」。 \n 行政院報告並引述主計總處統計,從2000年到2016年,台灣受網路泡沫、金融海嘯及歐債危機影響,經濟成長趨緩,實質總薪資不成長,2016年的實質總薪資不及2000年的水準;但2017年實質總薪資創歷史新高,擺脫多年以來實質薪資倒退情形。 \n 施俊吉說,依國外研究發現,美國企業若外移至低所得國家,對薪資會有負面影響;若外移至高所得國家,則有正向影響;研究亦發現,台灣與大陸雙邊貿易與投資關係使雙方實質薪資差距縮小。 \n 施俊吉進一步解釋,過去台灣薪資不成長,跟台灣與大陸經貿關係非常緊密有關,彼此實質薪資差異縮小,「2001年起,台灣薪資與大陸薪資逐漸趨同,都在最低水準」,而南韓、新加坡的薪資則維持成長,與兩岸愈離愈遠,所以才造成台灣2000年到2016年間薪資停滯現象。 \n 學歷貶值同儕效應 也是原因 \n 施俊吉也說,薪資不成長也與統計有關,由於1991年時,外勞不到1萬人,但2016年外勞已到62萬5000人,以前計算薪資都把外勞計算在裡面,但外勞很多是領法定最低工薪,「多增加62萬人當然就使得平均數下跌」。 \n 此外,政院報告中其他薪資不成長的可能原因,還包括過度教育讓學歷貶值、同儕效應使薪資定錨;雇主有加薪,勞方卻無感等等。

  • 再創新高 施俊吉:今年第一季實質總薪資59852元

    行政院說明低薪解決方案,交出漂亮成績單,行政院副院長施俊吉表示,2018年第1季,1到3月實質總薪資數字已經高到5萬9852元。 \n \n行政院賴清德日前提及實質總薪資平均月薪逼近5萬元,讓網友紛紛道歉,但施俊吉最新的說明,刷新紀錄,讓網友大嘆這下要下跪了。 \n \n政院報告中指出,2018年第1季名目經常性薪資年增2.71%,為18年來同期最高,加入非經常性薪資且剔除物價因素後,實質總薪資每月達5萬9852元,續創歷年同期新高。施俊吉補充說,第1季會這麼高是包含了年終獎金。 \n \n依照主計總處統計,2000年到2016年,受網路泡沫、金融海嘯及歐債危機影響,經濟成長趨緩,實質總薪資不成長,2016年的實質總薪資不及2000年的水準;但2017年實質總薪資創歷史新高,擺脫多年以來實質薪資倒退情形。 \n \n施俊吉並分析,過去台灣薪資不成長的原因,包括統計問題,由於1991年時,外勞不到1萬人,但2016年外勞已到62萬5000人,以前計算薪資都把外勞計算在裡面,但外勞很多是領法定最低工薪,「多增加62萬人當然就使得平均數下跌」。 \n \n政院報告中其他薪資不成長的可能原因,還包括全球化使然;過度教育讓學歷貶值、同儕效應使薪資定錨;雇主有加薪,勞方卻無感等等。

  • 《中時晚間快報》Q1實質總薪資59852元? 網友大嘆「要下跪」

    《中時晚間快報》Q1實質總薪資59852元? 網友大嘆「要下跪」

    ◎Q1實質總薪資59852元?網友大嘆「要下跪」 \n \n行政院說明低薪解決方案,交出漂亮成績單,行政院副院長施俊吉表示,2018年第1季,1到3月實質總薪資數字已經高到5萬9852元。行政院賴清德日前提及實質總薪資平均月薪逼近5萬元,讓網友紛紛道歉,但施俊吉最新的說明,刷新紀錄,讓網友大嘆這下要下跪了。 \n \n政院報告中指出,2018年第1季名目經常性薪資年增2.71%,為18年來同期最高,加入非經常性薪資且剔除物價因素後,實質總薪資每月達5萬9852元,續創歷年同期新高。施俊吉補充說,第1季會這麼高是包含了年終獎金。 \n \n \n◎拯救青年低薪勞 團喊基本工資28K \n \n政院擬將基本工資的時薪從現行140元升至150元,勞動部長許銘春今表示,提高基本工資是大家的共識,調升案會交由今年8月召開的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討論。勞團則認為,政府應將基本工資的月薪從現行22K調升至28K才能救低薪,而非只調升時薪。 \n \n \n◎解除制裁中興通訊 川普「正在設法」 \n \n美陸貿易談判本周將在華府登場,在此關鍵時刻,美國總統川普13日發推文說,他和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正在共同努力,讓大陸電信大廠中興通訊恢復營運。隨後白宮證實,美國官員正在與北京方面接觸,商討中興通訊的問題。 \n \n \n◎周董中分頭一樣帥 周媽美食探班補元氣 \n \n樂壇天王周杰倫今年生日推出單曲「等你下課」,一上架就在各大數位排行榜創下佳績,而他即將於5月15日再推出單曲「不愛我就拉倒」,也是未上架先轟動。他日前在IG預告這首歌曲,旋即在粉絲圈掀起高熱度,歌迷更創造出不少「不××就拉倒」的造詞,演唱會點歌時段更有成群歌迷高喊「不點我就拉倒」,果然成功吸引周天王注意!歌曲還沒推出,歌名就成為流行用語,粉絲期待的程度可見一斑。而周杰倫也在馬不停蹄的工作行程中完成這首歌的錄製、Mix(混音),更花了兩天的時間拍攝MV,再忙也要給歌迷新作品。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