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審理終結的搜尋結果,共10

  • 永和分屍案 審理終結 主嫌孫武生求處無期徒刑

    永和分屍案 審理終結 主嫌孫武生求處無期徒刑

    加拿大籍男子顏柏萊(Ramgahan Sanjay Ryan)去年8月在永和河濱公園遭殺害分屍,新北地院今天言詞辯論終結,雖然美籍嫌犯孫武生從案發後都否認殺人,但檢方偵查後以他主導殺人分屍、棄屍且犯後不認錯、不道歉、不賠償,建請法院判處無期徒刑,全案訂於2月15日宣判。 \n \n新北地檢署調查,孫武生效法顏柏萊經營毒品生意,並找來班特、何傑生與吳宣運毒,去年8月孫武生因懷疑顏柏萊成為警方線民,計畫將他殺害,孫武生指揮吳宣買武器、到案發地點對岸把風,與班特合力殺害、分屍顏柏萊,又命何傑生到附近施放煙火通報及拿汽油滅證。 \n \n全案在去年底偵結起訴,孫武生和班特被控殺人和毀棄屍體,何傑生與吳宣則被控幫助殺人,除吳宣去年8月底以新台幣30萬元交保外,3名外籍人士均因涉犯重罪在押。 \n \n新北地院今天開庭審理,吳宣庭訊時表示,孫武生告訴他因為自己和別人起糾紛,擔心有生命危險,請他協助購買刀具以防身,他按照孫武生給他的照片前往指定店家,購買2把刀、1條警棍、1副手套、鏈鋸和磨刀板,隨後拿至孫武生開設的刺青店給他。 \n \n吳宣表示,案發當天孫武生表示他要去永和河濱公園吸食大麻、放煙火,要他協助到河堤附近留意是否有警察經過,他當時不知道顏柏萊被殺害,是隔天看到新聞後,女友懷疑命案和孫武生有關,才起了疑心,詢問孫武生是否有參與命案。 \n \n吳宣也說,孫武生事後逼他串供,如果供出實情,就要說他也是共犯,要將他拖下水,他也坦承有協助孫武生運毒,案發後孫武生也要他把手機重置等語。 \n \n \n

  • 影》闖診所割頸殺牙醫傷2護士 兇手判囚終身

    影》闖診所割頸殺牙醫傷2護士 兇手判囚終身

    去年5月間,賴姓男子因與妹妹有嫌隙,不但持刀闖入台中市南區、妹妹工作的牙醫診所,砍傷護理人員、還砍死王姓牙醫師,台中地院審理終結,30日上午判處賴男無期徒刑、褫奪公權,且執行後須監護5年。家屬對此結果認為與理想尚有些許落差。 \n這起事件發生在去年5月24日,患有思覺失調症的賴男認為都是妹妹害他人生不順遂,中午時間持刀闖入妹妹工作的牙醫診所,先砍傷羅姓櫃台人員,之後又闖入診間砍傷翁姓護理人員、砍死王姓醫師。 \n台中地院指出,賴男因患有思覺失調症、曾於93年至103在多家醫院就診,之後因不想受藥物控制,自行停藥,考量他在犯案時心神狀態減弱,判他砍傷羅、翁等人刑責分別為10至13年不等,砍殺牙醫師部分為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且因賴男患病、有自行停藥紀錄,為維護大眾安全,他在執行後仍須接受監護5年。 \n牙醫師的妻子聽判後表示,此判決與心中、社會期待有些差距,但仍感謝法官還給丈夫正義,也希望丈夫的犧牲沒有白費,讓社會有更多正義。

  • 和解不成 傷害罪起訴34人

     信義區夜店殺警案,造成信義分局刑警一死一傷,受傷的信義分局偵查佐莊瑞源,日前控告涉案富少曾威豪、女友劉芯彤和主嫌蕭叡鴻共34人涉嫌傷害,台北地檢署因雙方和解不成,昨依傷害罪嫌起訴曾威豪34人。 \n 至於刑警薛貞國遭圍毆致死部分,台北地院去年辯論終結,全案60名被告中,蕭叡鴻等19人,以約共1000萬元賠償金與薛家和解,薛家另提出附帶民事賠償,向未和解的主嫌曾威豪等41人連帶求償4000萬元,全案訂於4月19日宣判。 \n 檢方表示,本案與夜店殺警案有關,原本要以追加起訴方式併案北院審理,但因北院審理前案已辯論終結,檢方以另案起訴方式處理。 \n 起訴指出,富少曾威豪與女友劉芯彤,在前年9月13日凌晨,與Spark夜店安管衝突,劉打電話邀約竹聯幫分子蕭叡鴻至金朝酒店商討尋釁事宜,蕭用微信在「中山聯盟」通訊群組留言糾集60多人到夜店。 \n 休假中的信義分局刑警薛貞國接獲同事莊瑞源通知到場,遭60多人圍毆致死,案發時莊瑞源也被蕭叡鴻等人打傷,事後莊對動手的曾威豪及劉芯彤、蕭叡鴻、萬少丞等34人提出傷害告訴。

  • 求生!鄭捷律師聲請停審、釋憲

     台北捷運隨機殺人案,最高法院昨日開生死辯之準備庭,律師除了聲請被告鄭捷到庭陳述外,還要求停止審理及釋憲,但法官則表示有無必要會再審酌;檢辯爭論2小時後,由法官整理出爭點,包括原審有無侵犯鄭的訴訟權、鄭的精神狀況可否減刑、判死有無違法等3項爭點,下次辯論庭由檢辯進行法律攻防。 \n 鄭捷在台北捷運隨機殺人釀成4死24傷慘案,在高院審理辯論終結前,怕死突然改口道歉,但高院認為鄭捷內心是否想悔改,只有神知道,且抱歉是假的,不是出於真誠,其行為惡性重大至極,人神共憤,且難以教化,將他判處4個死刑,殺人未遂罪部分判刑145年,執行死刑。 \n 全案上訴後,最高法院經分案由前宜蘭地院院長黃瑞華擔任受命法官,她於昨日開庭進行生死辯前的準備程序,鄭捷律師具狀要求停止審理,並主張死刑違憲欲聲請大法官會議解釋,法官聽到後反問,應不應停止審理,屬於法官的職權,合議庭會自行審酌。 \n 此外,針對律師聲請生死辯時提訊鄭捷,蒞庭檢察官朱朝亮表示,希望也能讓被害人及死者家屬到庭陳述意見,至於鄭捷有無須要到庭,檢方尊重合議庭決定;法官隨即表示,生死辯是否應提訊被告,最高法院有正反不同見解,過去從未提訊被告,但合議庭會去面對這樣的難題。 \n 鄭的律師對於高院未讓他們詰問鄭捷在看守所的彭姓心理師相當在意,屢屢指摘高院違法判決,並稱台大醫院是讓鄭服用藥物後進行精神鑑定,該份報告沒有證據能力,檢方則駁斥,高院判決並未採用彭姓心理師的意見,且台大醫院是經鄭捷同意施以藥物,並無不妥。 \n 法官見檢辯雙方爭執不下連忙出面緩頰,經協調後同意將這些爭執,做為判死有無違法及不當的法律辯論爭點;庭訊2小時後結束,法官諭知將再通知辯論庭時間,要不要提訊鄭捷也會另行通知。

  • 身繫另四件洩密案 葉盛茂吐實求脫身

     前調查局長葉盛茂昨天假釋出獄,但仍是官司纏身,身繫四起洩密案。除洩漏艾格蒙、澤西島洗錢情資給扁,正由法院審理,另台北地檢署亦針對葉涉嫌將吳淑珍國務機要費洗錢資料及新瑞都案、李登輝國安密帳「鞏案」給扁的兩起洩密案,分案調查。據了解,這四件案子,葉盛茂已分別向檢方坦承是受扁指示,交付機密資料給扁,或是在審理中向法官認罪。 \n 其中,高院更審中的洩漏開曼群島金融情報中心提供陳致中、黃睿靚夫婦海外洗錢情資給前總統陳水扁案,因葉當庭認罪,公訴檢察官為此請求合議庭,能夠考量他確有不得已苦衷,依刑法五十九條「情堪憫恕減刑規定」,從輕量刑。 \n 本件洩漏開曼群島致靚海外洗錢資案,使扁家即時匯出一百九十一萬八千多元美金到吳澧培提供的帳戶;一審葉被判八年六月重刑,目前由高院更一審審理中。 \n 高檢署公訴檢察官鄭鑫宏在更一審言詞辯論庭,特別為深表後悔的葉盛茂「法內求情」。檢察官認為,葉行為當時,有對國家元首盡情資報告的義務,且調查局長又身兼犯罪偵查的義務,在兩個義務重疊下,葉當時是否需要向身為國家總統職務,及單位單位最高首長的陳水扁作報告,應該是有兩難的情況。 \n 檢察官表示,以葉盛茂的職務,在決定要不要去向總統報告之前,內心是有經過一番掙扎和思考的,再加上中華民國的總統,除了扁之外,先前的總統都沒有人涉及貪汙、洗錢刑事案件,在當時的時空下,葉盛茂確實有不得已的苦衷而情堪憫恕,希望高院更審能夠審酌,並適當引用刑法五十九條規定,給葉盛茂從輕量刑,全案已辯論終結,定本月廿日宣判。 \n 至於另件由法院審理中的官司,則是開啟扁家「海角七億」大洗錢的「澤西島金融中心」情資洩密案,台北地院將在本月十九日下午開言詞辯論庭,葉也已向法官認罪。 \n 另二件檢方偵查的洩密案,一是在九十五年查黑中心偵辦吳淑珍涉及國務費貪汙案期間,葉盛茂將檢察官周士榆向調查局洗錢防制中心調閱資料傳真到總統府給扁,涉嫌洩密,北檢偵辦中。 \n 此外,北檢發現葉盛茂曾將劉泰英及李登輝前隨扈陳國勝在新瑞都案的筆錄、移送書、鞏案資料交付扁,涉嫌洩密,亦分案調查。 \n 據指出,台北地檢署主任檢察官戴東麗已訊問過葉盛茂。葉供稱,他是依扁指示針對李登輝相關案件,提供劉泰英及陳國勝調查筆錄、移送書,且扁都要求看最原始的調查筆錄。

  • 葉小妹案開庭 親友促速審速決

    葉小妹案開庭 親友促速審速決

     今年春震驚社會的莿桐葉小妹遭性侵殺害案,雲林地方法院廿四日開庭審理;葉家親友陳情盼速審速決,也希望《性侵害防治條例》修正案今日在立法院三讀通過,對加害人監控更嚴密,避免悲劇再發生。法院預計下月八日辯論終結,定期宣判。 \n 國二生葉小妹今年三月十三日騎腳踏車外出向同學借書,不幸遇到因性侵案甫出獄未久的嫌犯林國政,林將葉女騙回住處性侵後殺害棄屍。 \n 林嫌被檢察官求處死刑,案子昨日進入首次審理庭,廿多位葉家親友到法院關切,並向院方陳情,訴求速審速決。葉父說,女兒遇害七個多月,案情經檢警蒐證調查明朗,希望法官盡快還女兒公道,告慰芳魂。 \n 雲林地院發言人黃一馨庭長表示,葉案眾所矚目,院方自受理後即緊湊地完成準備庭,已排定十二次審理庭,十一月八日辯論終結,估計今年就能宣判,絕不會拖延。 \n 葉家除對加害人提刑事附帶民事賠償外,也對台中監獄及雲林縣政府各提出一千萬元國家賠償,但國賠都遭駁回。

  • 查無不法 薛石民特別費案簽結

     攸關特別費除罪化的會計法修正案,昨天未能在立法院進入二讀程序,但特偵組偵辦腳步並未停滯,昨天再簽結前國安局長薛石民特別費案,目前仍有前副總統連戰、行政院長吳敦義、前台北市長陳水扁等一百四十三位被告,持續調查中。 \n 特偵組表示,薛石民遭檢舉在九十三年四月至九十六年二月擔任國安局長期間,支用特別費涉及不法,經檢方比對報支單據,發現薛的特別費,絕大部分用於奠儀、禮金、輓聯及喜幛、花籃,占了百分之九十六。 \n 特偵組在今年四月十三日下午傳喚薛石民,昨天以查無具體不法,予以簽結。 \n 另外,因特別費被起訴的被告目前案件審理進度不一,其中呂秀蓮已審理完畢,台北地院合議庭認為要等游錫堃、陳唐山辯論終結後,再訂宣判庭期,游錫堃案訂六月密集開庭,陳唐山案則還未排庭期;游錫堃已請律師遞狀表示希望等待修法後再審理。 \n 另台北地院審理施茂林、杜正勝、李逸洋、林嘉誠、朱武獻五人部分,已全部辯論終結,合議庭訂七月廿九日宣判。

  • 周占春再裁定 蔡光治等三人交保

     涉貪瀆案的法官蔡光治等三人獲交保後,檢方不服抗告成功。台北地院昨天更裁,檢方在庭上說:「涉貪被羈押的公務員,沒有人能在一審辯論終結前走出看守所。」但審判長周占春審理後,仍認定蔡光治等人沒有勾串、滅證之虞,依然維持原交保裁定。 \n 得知北院維持原裁定後,北檢襄閱主任王文德表示,將等收到裁定書後,再與特偵組研究是否提出抗告。 \n 蔡光治、陳榮和及黃賴瑞珍等人因涉及收受或協助潛逃中的前立委何智輝行賄,在「銅鑼徵地弊案」二審中,改判何智輝無罪。去年七月十三日被特偵組查獲蔡光治、陳榮和、李春地等高院法官涉嫌收賄,去年十一月起訴後,蔡光治、陳榮和、黃賴瑞珍繼續被羈押到今年一月廿七日獲得交保。 \n 檢方對蔡光治等三人獲交保提起抗告,高等法院更裁。蒞庭的特偵組檢察官郭永發重申蔡光治等人有羈押的必要,並強調「中華民國涉貪被羈押的公務員,沒有人能在一審辯論終結前走出看守所」他更直批「合議庭可以再忽略這一點」。 \n 合議庭最後仍諭令維持原裁定,理由是蔡光治、陳榮和、黃賴瑞珍等人雖有逃亡及重罪的羈押理由,但三人並沒有逃亡的事實存在,也沒有證據認定三人有勾串、滅證的疑慮,已無羈押的必要性。

  • 扁入監後 首次小平頭出庭

     高院審理前總統陳水扁被控侵占機密外交款案,廿一日從台北監獄提訊扁出庭,這是扁入獄廿天後首次以小平頭造型公開亮相。他步下囚車時,還向媒體揮手致意,心情似乎不錯。扁強調他絕對沒有侵占機密外交款,請合議庭駁回檢方上訴。全案辯論終結,定明年一月十八日上午十點宣判。 \n 一百多位挺扁的支持者,昨天上午八點多即到高院大門口,拉起布條抗議法院對陳水扁重判應執行有期徒刑十七年半。但在高院層層的安全隔離下,扁看不到聲援群眾,只有在下車時聽到聲援的喊音;因案情涉及外交機密,不得公開審理,群眾也無法進入法庭旁聽。 \n 扁被控在八十九年八月、至九十五年九月間,利用「鴻祥」、「泰安」、「紀航」等專案,進行十一次外交出訪友邦的機會,將外交部每次提供十萬美元零用金的「外交機密費」公款,每次侵占三萬元美金,匯到美國供兒子陳致中留學私用,侵占公款卅三萬元美金。 \n 本案在一審獲判無罪,檢方上訴二審,昨天的審理進行最後一次的證據調查及辯論,扣除中午休息兩小時,庭訊到晚上七點才辯論終結,總計進行約七個半小時。 \n 據了解,扁仍強調,他使用外交零用金都是依外交往例辦理,並沒有規定需檢據核銷及剩餘繳回,而檢方也未查到有任何剩餘及未因公支用的事實,不能僅憑臆測、懷疑,就認定陳致中的留美費用是來自機密外交款。

  • 法官裁判評議 隱藏問題多

     高等法院又傳出一起肇事逃逸案在一審判決有罪後,經二審改判無罪,而因被告乃最高法院法官之子,且審判長與之有同學情誼下,可能強勢主導評議過程的疑雲。真相如何仍待司法院調查釐清,惟在一個月內,相繼發生的幾起司法風紀事件中,凸顯出目前評議過程,實在問題多多。 \n 我國的刑案審理在合議庭於言詞辯論終結後,即會進入評議程序。雖然評議過程不公開,但由於法官意見必須記載於評議簿上,且於判決確定後,當事人或辯護人等,亦可聲請閱覽,在某種程度,也算是一種事後監督。所以在如此規範,且票票等值下,審判長或外力似乎難以干擾,惟這只是應然面如此,就實然面而言,恐有落差。 \n 我國的合議庭常見者為三人,審判長、受命法官與陪席法官;由於每位法官負責的案件繁多,根本無暇顧及他人的案件,所以於正式審理時,審判長與陪席法官翻閱卷證的時間,恐多過於證據調查與人證的訊問,整個審理重任自然落於負責準備程序的受命法官上。而於言詞辯論終結後,原本應是先為評議,再由受命法官為判決書的撰寫,但於大多數的情況,卻是由受命法官先寫好判決書後,再交由合議庭為討論,基於同事間的相互尊重,其他法官恐不會有太多意見。 \n 即便落實評議程序,也不保證評議過程的公正性,因在人數僅有三位法官下,人數實在太少,此即陷入容易收買與關說的情境,若再加以我國一直未落實集中審理,而使審理期間漫長,等同讓有心者可以有相當多的時間去運作,甚至行賄。而就合議庭內部而言,也由於人數太少,審判長若欲干預,在僅需要掌握兩票,且強調司法倫理的圈子裡,實也無庸強勢即可為主導。凡此種種,已經凸顯出所謂評議程序,早已形式重於實質。 \n 對比日本於二○○九年所實施的裁判員制度,由於在裁判員審理的案件裡,必須由三位法官與隨機選出的六位平民裁判員參與,在僅有三日的審理時間下,不僅難以關說,更遑論收買。同時在言詞辯論後,立即進入評議過程,由於裁判員並非法律專家,所以評議過程一定得表達個人的意見,法官更應以最簡易的方式,向裁判員為相關法律的解說並討論,評議過程即不可能只是形式。而其評決即採取附條件的過半數決,即欲判被告有罪或者量刑,必須是兼含有法官與裁判員的過半數決。一方面防止外行領導內行之弊,另一方面也可藉由平民參與來抑制法官的專斷性。 \n 我國十年司改的結果,卻因幾起司法弊案,換來人民對於司法的更不信任。相對於日、韓兩國,同樣的十年司改,藉由國民參與刑事審判來抑制法官的專斷,以獲取人民的信任。而必須深思的是,若司法改革的重心仍是以司法為本位的菁英所主導,而非以人為本的思考,即便再改十年,亦屬枉然。 \n (作者為真理大學財經法律系助理教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