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審計官的搜尋結果,共17

  • 企業信用債連爆 中國證監會出手 立案調查永煤及相關審計機構

    針對近期大陸企業信用債接連踩雷,中國證監會27日晚間公告稱,根據相關金融管理部門移送的永城煤電及相關審計機構涉嫌違法違規的線索,證監會已對永煤控股和相關審計機構涉嫌違法行為立案調查。 香港經濟日報28日報導,發布在中國證監會官網的公告表示,下一步,證監會將與相關金融管理部門密切協同,按照中國國務院金融委「零容忍」的工作要求,依據證券法等法律法規「嚴肅查處」相關違法違規行為。 路透報導指出,中國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此前公告稱,永煤控股違法違規線索已移送中國證監會。此外,在調查過程中發現永煤控股母公司河南能源化工集團也涉嫌存在相關違規行為,已對其啟動自律調查。 報導稱,對於中國近期信用債市場的風險事件,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21日主持召開中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會議,指出監管部門和地方政府應督促各類市場主體嚴格履行主體責任,秉持「零容忍」態度,嚴厲處罰「逃廢債」行為。

  • 曾忠信:主管機關應盡速查明真相

     明棋公司前負責人曾忠信針對官田鋼買受明棋公司引發的連串爭議及疑涉不法,故意避重就輕且與事實完全不符的說法,表示十分遺憾,並希望主管機關能盡速查明真相,維護資本市場秩序及相關股東權益。  曾忠信表示,很高興官田鋼終於承認交易總價為6.2億元,但對於總價6.2億的交易,卻未經審計委員會與董事會討論決議,頗令人好奇官田鋼的內部控制程序何在?官田鋼的說明也恰好證明,此案是官田鋼榮譽董事長陳協同主導,無論是股份交易或資產買賣,整體價金都是6.2億元,但為何是由陳協同主導?且未經審計委員會與董事會同意?  另外,經官田鋼用印的契約書明文記載「履約保證」,既然涉及保證事項,為何沒有找律師出具關於保證效果之法律意見書?也未經審計委員會審議?這個交易若只是股份交易、沒有承受債務,為何官田鋼用印的契約書會白紙黑字記載履約保證「銀行貸款新台幣48,000萬元整由受讓人官田鋼、及保利都公司承受」?  而且官田鋼為何不提出「法律意見書」說明該契約記載之效力與可能效果?律師陳昭龍指出,依規定對明棋持股達55%後,官田鋼為應將明棋的財報合併編入財報中,官田鋼為閃避合併財報而轉售股份予許明德、胡君豪,此種作法及轉讓價格是否經過勤業眾信會計師認可?且轉讓明棋股份予第三人,為何官田鋼用印契約書所載「履約保證:銀行貸款新台幣48,000萬元整由受讓人承受」卻未併同由第三人承接此項義務?且官田鋼對於其委任律師楊偉聖所發律師函承認承受4.8億債務部分,為何未另請律師提出不同的法律意見書?  此外,107年8月明棋股權交易後,原經營團隊在8月3日至10月中即完整提供各項財報、帳冊、租約、建物權狀等,並經官田鋼承辦人員簽收在案,何來未提供資料以致官田鋼無法編制合併報表之說。此外,依債權銀行兆豐東台南分行在108年3月7日所發的公函,明白指出明棋自108年2月起即未依約償還本金及利息,才是導致明棋資產最後遭銀行申請拍賣的主因。

  • 編‧輯‧室‧報‧告-官田鋼的魔法石-消失的4.8億!

     上周在上市櫃陸續公布半年報之際,南部上市公司官田鋼小股東的委任律師,具狀向主管機關檢舉經營階層涉及財報不實及特別背信罪,進一步揭開兩年來隱藏在檯面下的黑幕。此案最匪夷所思的地方,是官田鋼創造了一個魔法,讓原本需承受的4.8億債務憑空消失!而更可議的是,從官田鋼、勤業眾信簽證會計師、債權銀行兆豐銀到證交所,卻不約而同「選擇性失憶」,無視4.8億債務的存在,認定官田鋼能用1.4億(實際上僅支付6,500萬)巧取價值6.2億的資產,也因此成為罕見的股市奇案。  弔詭的是,這原本是一樁很簡單的商業交易,源自107年8月7日,官田鋼與關係企業保利都投資以總價6.2億,分別收購55%、45%之明棋公司股權,明棋主要資產與業務是經營位於臺南市長榮路「東方巨人」大樓的店面商場,每個月約有上百萬租金收益;雙方約定其中1.4億以現金分六期繳納,另明棋在兆豐銀的4.8億銀行貸款由受讓人(即買方)承受,而這也是商場中慣用的交易方式。  不過,官田鋼在支付兩期款項後,就以交易糾紛為由拒不付款,甚至否認買賣合約中約定概括承受的4.8億銀行債務。而自交易至今,官田鋼歷次財報中非但未曾充分揭露此一重大交易,對於契約中明列為「履約保證」的承受銀行貸款一事更隻字未提,讓4.8億債務就此人間蒸發。  不僅如此,官田鋼隨即在107年12月出售明棋公司36%股權給許明德與胡君豪,處分價款為5,040萬,處分損益為零,對明棋持股比例降至19%,不僅藉此撇清對明棋具有控制權,也避開20%須依權益法認列的門檻。值得一提的是,許明德是官田鋼關係企業致和證券與夏都國際開發的監察人,後更擔任明棋公司董事長;另胡君豪是官田鋼大股東保利都投資、嘉績百貨企業的董事,並非官田鋼財報中所稱的「非關係人」。  這樣一樁簡單交易,卻演變成4.8億銀行貸款無人負責的羅生門,關鍵原因可能是一開始的買賣方式與契約就埋下禍根。首先,當初應是基於節稅考量,未採取商場產權買賣的方式,而改以交易公司股權方式為之,倘若當初以房地產交易為之,就不會衍生之後官田鋼主張以1.4億即能取得6.2億資產、否認4.8億債務的模糊空間。其次,買賣契約疑似應官田鋼要求(藉此避開取處辦法達3億元需公告的規定),先登載1.4億元現金部分,至於4.8億銀行貸款則是在付款條件部分,以「履約保證」載明由受讓人(官田鋼及保利都)承受;由於兩筆金額分別書寫,沒有登載合計總價為6.2億,也給了官田鋼打烏賊戰的機會。  至於這是否為自始就精心規劃的設局不得而知,但出讓人不僅迄今僅取得6,500萬元價金,且因買方不願履行4.8億貸款義務,明棋資產恐遭拍賣,當初因擔任貸款連帶保證人,也被兆豐銀申請假扣押財產,意即在賣掉公司後不但拿不到錢,還必須為公司先前的貸款負責,將來更可能被銀行追債…,而這種離譜的情節,居然發生在台灣的上市公司身上。  不過,「履約保證」具備法律約束力,官田鋼、保利都當時承諾的履約保證有兩項,第一項一次開立支票指官田鋼保證付款,第二項保證則是官田鋼願意承受明棋的抵押債務;而這也是小股東委任律師向主管機關檢舉的主因,因為此交易案的主導者在未經官田鋼的審計委員會、董事會決議下,即簽署持股轉讓契約中的「履約保證」條款,且刻意隱瞞承受債務的履約保證未揭露,恐有導致公司及股東重大損害之虞。  然而,明棋公司前負責人在7月登報指控官田鋼與勤業眾信簽證會計師涉財報不實後,官田鋼發布重訊指稱「本公司107年8月7日以7,700萬取得明棋公司55%股權,對明棋而言僅係股東之變更,明棋公司在股東變更後,仍繼續按時分期償還4.8億抵押債務…」,此內容對照買賣契約中的「履約保證」無異公然說謊;此外,實際上明棋公司在易主之後,新團隊從未履行對4.8億債務的責任,兆豐銀也在108年4月申請拍賣明棋資產。  回頭來檢視明棋公司的資產價值,明棋在104年底向兆豐銀貸款時,當時鑑價超過8億元;而此次兆豐擬執行拍賣,鑑價金額也超過7億元;另官田鋼107年敲定的買賣總價為6.2億,足見明棋公司至少有6~8億元的價值。而一個價值6億以上的重大資產,官田鋼卻宣稱只用1.4億就取得(實際只付了6,500萬),更神奇的是,這樣的「魔法」居然能讓會計師、證交所與兆豐銀買單。  官田鋼如何說服勤業眾信簽證會計師,外界不得而知;相對之下,兆豐銀的態度就相當耐人尋味。兆豐身為債權銀行,不可能不知道明棋的股權買賣與經營權移轉,也非常清楚新團隊每月坐收大筆租金卻不支付本息,以致放款淪為呆帳恐步上拍賣的過程;兆豐銀若向明棋催討未果,理應依買賣契約載明的事實,積極向官田鋼交涉,但兆豐銀不做此圖,卻急著去扣押已賣掉公司的出讓人名下財產,箇中緣由令人好奇。  主管機關先前相繼重手處置大同、康友,被外界視為政府將積極提升公司治理的訊號;但對照官田鋼事件,以及上周包括總裁、總經理、董事、獨董集體落跑的晉泰,都可以看出只有事情鬧大時才能盼到政府展現魄力,否則只能自求多福,也印證在資本市場中,仍有許多陽光照不到的陰暗角落。

  • 雲縣社福負擔重 審計室建議排富

    雲縣社福負擔重 審計室建議排富

     雲林縣社會福利項目有重陽敬老金、免費公車、生育津貼等,審計部雲林縣審計室審核縣府108年決算,認為社會福利支出的自籌財源較前一年減8209萬元,是歷史新低,建議應訂定排富條款。  不虛列預算 為各縣市楷模  審計室提出108年雲林縣總決算審核結果,108年度縣府減債8億6000多萬元;108年、109年不再虛列預算,也足為各縣市編列預算楷模。  審計室指出,雲林縣府雖開源節流,但自籌財源仍不足支應人事費,人事費占自籌財源比率203.46%,應積極開拓財源。  另外,縣府2018年社會福利支出占自籌財源的17.65%,創5年來新低,而2020年仍編列老人重陽敬老金、老人及身心障礙者暨陪伴者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免費、生育津貼預算1億4681萬元,其中生育津貼從2019年1月起提高補助。  長期財源不足 需中央補助  審計室建議,雲林縣的長債還有174億9760萬元未償還,縣府應審慎實施自辦社會福利措施,適度訂定排富條款。  審計官兼主任王文助表示,雲林縣是個老年化又少子化的縣,縣府推出比中央更大的給付,雖樂見看到扶助弱勢,但也造成財務負擔。  縣長張麗善表示,雲林縣長期財源不足,但她上任後也打破慣例不再虛列歲入預算,獲財政部考核第4名及2500萬元獎勵金,但雲林縣的財政仰賴中央補助占61.33%。  張麗善將訪蘇揆 爭取協助  她說,雲林縣是高汙染的縣分,石化區每年上繳中央400至500億元稅金,行政院有6%特別統籌分配稅款的分配權,她將拜訪行政院長拜託給予更寬裕的財政協助。

  • 雲林縣財政考核第四名但很窮 張麗善:拜託行政院長幫忙

    雲林縣財政考核第四名但很窮 張麗善:拜託行政院長幫忙

     審計部雲林審計室今(4日)受邀到縣議會報告108年雲林縣總決算審核結果,多名縣議員提及前瞻建設計畫需負擔配合款,雲林縣財政困窘,統籌分配稅款又少,審計室提醒「應妥謀財源因應」,避免舉債;縣長張麗善表示,將拜訪行政院長。  雲林縣政府四月間送出108年雲林縣總決算暨附屬單位決算至雲林縣審計室,審計室完成審核提出報告,審計官兼主任王文助4日受邀到雲林縣議會臨時會報告。  縣議員李明哲、陳俊龍、林建鴻指出,雲林縣財政不再虛列預算,減債成果獲得得到中央的認可,但對雲林縣財政負擔更重,要不要爭取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是兩難,因為縣府拿不出那麼多配合款  李明哲表示,如果地方配合款比例能夠縮小, 或中央負擔全額,對偏鄉或財政不佳的弱勢縣份才有實質幫助,否則前瞻計畫對六都而言是大者恆大,其他縣市弱者恆弱。  雲林縣審計室主任王文助表示,雲林縣108年度減債8億6000多萬元,長債占比降到32.68%,獲得中央肯定;108年、109年不再虛列預算,也足為各縣市編列預算的楷模,雲林縣目前比較困難的是中央推動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必須編列相對配合款,雲林縣的自主財源相當不足,如果繼續推動,除獲中央補助之外,後續必須依賴舉債,財政負擔相當沉重。  王文助建議,縣府應加強財政管理,持續進行財政改革的措施,包括自籌經費、自籌規費。對能有獲益的建設例如立體停車場,非常樂見增加營運廠商的甄選,以增加現有財源。  縣長張麗善表示,雲林縣長期以來財源不足,但她上任後打破慣例,不再浮編、虛列歲入預算,今年獲得財政部考核第四名,得到2500萬元獎勵金,但全縣的財政高度仰賴中央補助,占61.33%。  她表示,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第二期已展開,地方自籌款至少11%,雲林真的是有困難,行政院擁有6%特別統籌分配稅款的分配權,她打算拜訪行政院長拜託給予更寬裕的財政協助。    她說,雲林縣是高汙染的縣市,石化區每年上繳中央400至500 億元,行政院應該能夠給予雲林更多專款補助,或降低配合款。  李明哲表示,行政院動則補助3000億、4000億元弭平特定縣市的財政缺口,雲林縣只要求30億元就好,不要說雨露均霑,給一點毛毛雨就心滿意足了。

  • 蔡英文提名陳瑞敏為審計長

    蔡英文提名陳瑞敏為審計長

    總統蔡英文今日提名陳瑞敏為審計部審計長,並提交咨文至立法院秘書處。 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表示,審計部審計長林慶隆任期於108年10月1日屆滿,為使任期順利銜接,發揮審計功能,總統依據《憲法》第104條之規定,提名陳瑞敏先生為審計部審計長。 黃重諺指出,審計長須具備《審計部組織法》第2條各款規定資格之一。被提名人陳瑞敏先生現年63歲,逢甲大學會計學系學士,國立交通大學經營管理所碩士。現任行政院主計總處政務副主計長。歷任行政院海岸巡防署會計長、行政院主計處第一局局長、行政院主計總處常務副主計長等職,學、經歷俱優,實務工作與管理經驗豐富。符合《審計部組織法》第2條第4款:「曾任高級簡任官六年以上,聲譽卓著,並富有會計、審計學識經驗者」資格款項。

  • 美國防部被曝出糊塗賬8億美元 說不清去哪

    外媒報導,有審計報告顯示,美國國防部一部門無法為8億多美元(台幣逾234.7億元)的資金提供審計憑證。而隨著全面審計的來臨,國防部財務管理上這塊蓋了多時的「遮羞布」也將被揭開。 據美國「政客」(Politico)報導,在去年12月中旬完成初步審計後,安永會計師事務所發現美國國防後勤局(Defense Logistics Agency)在為美國陸軍工兵部隊及其他機構提供的建設項目中謊報了4.65億美元。同時,後勤局以計畫「仍在進行中」為由拒絕提供另外3.84億美元的財務證明。此外,後勤局也無法為價值1億美元的電腦系統提供審計證據,而另有4600萬美元「記錄不當」。 報告中寫道,「一些審計所必要的工作記錄,比如可以顯示資金已經過測試和接受的證據,沒有保留下來」。報告還警告,後勤局與財政部在總賬上對賬不清。 然而,後勤局對審計結果並不驚訝,甚至覺得理所當然。該局聲明,「國防後勤局是國防部內規模最大、結構最複雜的部門,因此我們沒有期待在初步審計中得到一個清晰的結果」。 國防後勤局被稱為「美軍的沃爾瑪」,平均一年向外流出資金400億美元,每天要處理來自海陸空三軍以及其他聯邦機構約10萬宗訂單,用於購買家禽肉、藥物、稀有金屬、飛機零件等必需品。 一些法律人士表示,國防後勤局的賬目實在過於混亂,從而影響到了審計工作順利進行。報告說,「我們無法預估缺乏足夠的審計證據將給國防後勤局財務系統造成怎樣的影響」。安永還表示,初步審計結果顯示後勤局的財務管理中可能存在更多疏漏。 此外,審計報告的起草人強調,這些「糊塗賬」讓人不得不質疑五角大廈是否具有正確支配7000多億美元預算的能力。此前,國防部長馬提斯證實,總統川普計劃於2019財年向國會申請7160億美元用於國防支出,比2018年預算上升7%。 對此,國防後勤局表示將解決財務問題,並配合完成透明化審計工作。後勤局局長威廉斯說,「初步審計為我們的財務管理提供了寶貴意見。我們將解決實際問題,加強部門運作和內部管理」。 來自美國國防部官網的消息顯示,國防部於去年12月展開歷史上首次全面審計,涉及五角大廈的方方面面,共有近2400名審計人員對2.4兆美元資產進行審計。事實上,儘管國防部每年都享有美國財政預算的最大份額,但在審計方面卻十分寬鬆。審計機構人士丹吉納羅,「過去20年,五角大廈從未向國會兌現過完成審計的承諾,但與此同時,國會給五角大樓的預算卻增加了不止一倍」。 此前,國防部曾發生過多起「審計醜聞」。據CNN報導,國防部總監察長辦公室2016年曾發布報告稱,美軍在2015年共有6.5兆美元存在審計問題,無法提供票據證明資金去向。而據《華盛頓郵報》2016年底的一項調查顯示,自1996年以來,國防部「下落不明」的資金高達10兆美元。   美國預算和財政委員會(Budget and Finance committees)高級官員、愛荷華州共和黨議員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曾多次指責國防部花錢大手大腳,財務系統一團糟,“不記錄納稅人的錢流向何處是國防部的一貫作風”。   為此,特朗普政府正致力於加大對國防部的審計監管力度。國防部高級預算官大衛·諾奎斯特(David Norquist)上月曾向國會承諾,“自2018年起,每年11月15日發布財政預算報告後,都會展開審計工作”。據悉,國防部的首次全面審計將耗資10億美元,其中3.67億將用於開展審計工作,包括聘請像安永這樣的獨立審計公司;另外5.51億則將用於修補現有審計系統漏洞,幫助完善財務管理。“重要的是,國會和美國人民要對國防部如何管理納稅人的每一分錢有信心,”諾奎斯特說。   但不少人對此仍表示擔憂,認為國防部的財務漏洞短期內很難被堵上。“如果無法追踪資金去向,就沒有辦法進行審計,”格拉斯利說,“我認為未來國防部成功完成審計的機率為零。如果財務系統無法提供數據,在審計尚未開始前就注定是失敗的結果。”

  • 大陸出口信用保險公司 首席審計官受查

    香港信報引述中共中紀委網誌公布,經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黨委批准,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首席審計官、審計部總經理、監事會辦公室主任馬侖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

  • 審計監理機關國際論壇年會 今年台北登場

    第十五屆審計監理機關國際論壇(IFIAR)年會,將首次選在台北市舉辦,金管會主委曾銘宗已發函邀請所有IFIAR會員國監理官,及DELOITTE、KPMG、PWC、EY等全球四大會計師事務所負責人與會。  據指出,金管會已委請君悅飯店,籌辦在本月21日即將舉行的第十五屆審計監理機關國際論壇(IFIAR)年會晚宴,席開18桌。屆時,全世界IFIAR會員國監理官將齊聚一堂,共襄盛舉。  由於,審計監理機關國際論壇(IFIAR)年會,是一項監理專業的行政官聚會,主要針對會務事項進行討論,各工作小組、國際審計準則制定機構及相關國際組織報告其近期審計相關進展,並討論IFIAR未來工作規畫。 另據悉,由於中國大陸並非IFIAR會員,因此,將不會有大陸的審計監理官受邀與會。

  • 華爾街就業人數增 4年首見

     根據紐約州審計官辦公室資料,去年華爾街就業人數出現2011年來首次增加,而且紐約市的交易商與銀行家所獲獎金也成長。  華爾街就業人數去年增加2,300人,來到16萬7,800人水準,是2011年以來首見人數增加。  紐約州審計官迪那玻利(Thomas DiNapoli)指出,雖然證券業的就業人數回升,對紐約的經濟來說是好兆頭,但仍要視乎這個回升趨勢能否持續下去。  雖然在2011年到2012年間,華爾街持續大裁員的同時,其他行業卻增聘人手,讓紐約市的勞動市場出現好轉,但問題是這些行業的薪資不如投資銀行業,對紐約的稅收貢獻遠不如華爾街。因此華爾街增聘人手,對紐約經濟確實是好事。  根據審計處資料,雖然已萎縮的證券業,占紐約市民間就業市場不到5%,但卻占紐約市薪金支付的21%。去年紐約州約19%稅收是來自與證券相關的行業,因此是紐約州財政預的重要財源。  華爾街去年平均獎金增2%至17萬2,860美元,是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最高,但增幅低於過去2年。  華爾街平均獎金,在2006年達19萬1,360美元最高峰,但金融危機期間腰斬至10萬850美元。若以現金和股票來計算去年華爾街總獎金額,是增加3%至285億美元,為2007年來最高。

  • 台中市BRT路網 審計官認進度落後

    台中市BRT路網6線,原預定105年全部完工,目前以藍線為優先路段,工程實際比預定進度落後;大眾捷運烏日文心北屯線,仍比預定進度落4.19%。審計官認為,預算執行績效欠佳,要求市府提昇施政效能。  台中市議會今天召開第1屆第8次定期會,審計官兼處長林勝堯審核簡報時說,中市BRT路網規畫藍、橘、棕、紫、金及黃等6線,預計完工年期為105年,路線總長度約281.1公里,總建設經費276.42億元。 BRT以藍線為優先,東起台中火車站前廣場,西至靜宜大學,工程進度約落後18.4%。林勝堯說,藍線優先路段土建水環及機電工程進度落後,應依契約期程趕工,並落實土地取得作業時效,期使路網興建計畫依期程辦理。  台中都會區大眾捷運系統烏日文心北屯線,包括用地取得、土木及機電工程等,預定進度51.35%,實際進度才47.16%,落後原因是土地取得延宕。  林勝堯指出,北捷為應工程進度落後,擬議修正期程從105年底,配合預算調整到109年底;工程延宕除增加土地徵收成本外,相關建社成本亦相對隨之增加。延後通車營運期程,將影響整體聯外運輸系統的整合與發展。

  • 陸審計署:問題資金達3578億人幣

    大陸審計署官網公布2014年第1號公告《關於2012年度中央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審計查出問題的整改情況》顯示,截至2013年10月底,各被審計單位通過上繳國庫、歸還原資金渠道、補徵稅款、收回貸(借)款、調整帳目等方式整改問題金額3578.52億元(人民幣,下同),通過補辦手續、清退土地等方式整改違規征地用地51.97萬畝,挽回和避免損失389.64億元。 審計署公告稱,審計發現的175起案件線索及其他問題移送有關部門查處後,已有1204人被依法依紀處理。

  • 新進調查官 學歷嚇嚇叫

    新進調查官 學歷嚇嚇叫

     調查局昨天舉行50期調查班結業典禮,104名結業學員中,女學員李玟錡、林易萱為了一圓當調查官的夢想,李自願放棄高薪的會計師,林則放棄美國籍及美國大學博士班資格,2人成為這期結訓學員中的風雲人物。  這期調查班127人受訓,僅104人結業,男生68人、女生36人,國立大學畢業高達7成,台大畢業13人,碩士65人、博士3人,有13人曾赴國外留學進修;另10人有律師資格、會計師1人。  其中,政大會計研究所畢業、具有會計師證照的李玟錡說,大學時曾研讀過博達案等經濟犯罪弊案,對犯罪者深惡痛絕,立下擔任調查官的志願。  她表示,4年前考取會計師證照,後來進入知名會計師事務所擔任審計員,月薪3萬7000元,但想為國家盡一份心力,決定投考調查官;雖然現在調查官月薪7萬7000元,若繼續從事會計師工作,15年後月薪將有2、30萬元,但她不覺得可惜。  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食品科技系畢業的林易萱,具有跆拳道黑帶實力,為了返台報考調查官,放棄了美國籍及俄大博士班入學許可,希望以她食品科學專業,為民生食安盡一己之力。  林易萱說,調查官是她小時候的夢想,為了圓夢,放棄美國籍及博士班都沒有關係。  另曾是科技工程師的楊奇峻,服役時原為義務役士官,因夢想成為蛙人,不畏受訓艱辛,選擇重新入伍,自願接受蛙人訓練,成為海龍蛙兵,在金馬服役。  楊奇峻表示,報考調查官跟蛙人一樣都非常有挑戰性,遇到任何困難挑戰,都不輕言放棄。  調查局昨天舉行結業典禮,馬英九總統訓勉這些未來新尖兵依法行政、保障人民權益,除不能洩密外,表示監聽雖是偵辦案件蒐集不法的利器,但也是侵犯人民隱私權最嚴重的作法,必須注意其合法性及必要性。  典禮也表揚結訓成績前3名學員蘇冠彰、江珮琪和張育誠,他們異口同聲表示,想藉調查官的身分,追求社會公平正義,貢獻自己力量。

  • 中國紅十字會急凍商業紅會

     因網友「郭美美Baby」自稱「紅十字會商業總經理」,在微博中炫耀名車、名包等奢侈品,引爆大陸民眾對中國紅十字會的不信任危機。為平息各界爭議,中國紅十字會7月1日晚上10點45分在官網上發布緊急聲明,表示將邀請審計機構對中國商業系統紅十字會成立以來的財務收支進行審計,在此之前,暫停商業紅會的一切活動。  聲明中並表示,在審計商業紅會帳務收支的同時,也將商請中國商業聯合會成立調查小組,調查媒體所反映的商業紅會運作方式問題,將及時向社會公布審計和調查結果。  半個月3度發聲明  《新京報》報導,這已是「郭美美」事件爆發以來,中國紅十字會第3度發表聲明。在前2次的聲明中,中國紅十字會強調商業紅會是由中國商業聯合會於2000年11月15日向中國紅十字會提出申請,經過中國紅十字會批准後才成立的行業紅十字會組織,屬非法人性質。  在聲明中,中國紅十字會也澄清,組織中沒有「紅十字會商會」和「商業總經理」的頭銜,更不認識網友「郭美美Baby」,並針對「郭美美Baby」造謠中傷事件向公安機關報案,這也迫使真正發表炫富微博的網友郭美美到北京接受調查。  不過,大陸網友與媒體緊咬此事不放,連日來不斷爆料,指稱商業紅會成立以來,曾展開多項公益活動,與諸多企業有合作,涉嫌統籌安排部分募集款項,商業紅會的主要負責人甚至就是企業的創始人或法人代表。  中紅博愛被指撈錢  此外,也有網友踢爆「博愛服務站」、「博愛之窗」等多項商業系統紅十字會和企業合作的專案,商業紅會涉嫌利用公益之名,實則商業操作獲取利潤,且該活動與保險公司、廣告公司亦產生了合作關係。  對此,中國紅十字會秘書長王汝鵬表示,中國紅十字會與商業紅會之間,只屬業務指導關係,前者不參與商紅會的行政、人事和帳戶管理工作。  負責調查商業紅會的中國商業聯合會,工作人員則避談此事,只表示相關事宜統一由中國紅十字會解釋。  對外界的檢視,商業紅會則顯得信心滿滿,副秘書長李慶一日前曾說:「我可以拍著胸脯說我們的帳目是沒有問題的,是公開透明的。」

  • 財管漏洞大 三峽集團爆弊端

     大陸接連大旱讓三峽大壩工程缺陷浮上檯面後,大陸國家審計署更發現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涉及會計核算、財務管理、對外投資、招投標管理和內部管理等31個財務問題,除了投資失誤造成鉅額虧損,員工福利也亂七八糟,大陸官方更直言「央企的管理水準和國際一流企業相比,還有較大差距」,三峽集團表示已進行整改。  三峽大壩號稱全世界最大的水電工程,在大陸政府間接承認「出了問題」後,這個大壩國有運營商也出了問題,大陸審計署在官網發布「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2009年度財務收支審計結果」,表示在2006年至2009年,三峽集團在可行性研究不充分的情況下,投入10.68億元(人民幣,下同)建設兩座抽水蓄能電站,不過這兩項目都處於停滯狀態,面臨損失風險。  三峽集團所屬三峽財務公司也違規向不符合貸款條件的企業累計發放貸款11.17億元,2009年在整體上市過程中,資金安排不當,也導致部分貸款資金投向低收益理財產品,增加了集團整體財務費用1.21億元。  國資委抨擊管理水準  大陸審計署也表示,2007年,三峽集團為職工購買經濟適用房墊款約2.25億元,因部分房屋未售出,截至2009年底尚有7001.33萬元墊款未收回,而且三峽集團領導人職務消費管理標準也不具體。  當天發布的17戶大陸中央企業財務收支審計結果顯示,包括三峽集團、中國遠洋運輸、中國南方電網、中國核工業集團和中國交通建設集團等多家企業都有相關的職工薪酬福利管理問題。  大陸國務院國資委也重砲表示,目前中央企業體量非常龐大,集團公司下二、三級子公司非常多,導致集團公司在管控上確實存在漏洞,儘管近年來中央企業在加強內部管理、強化風險管控、履行社會責任等方面做了一些工作,但顯而易見的是,中央企業的管理水平還和國際一流企業距離很大。  10項已整改或糾正  國資委也要求企業領導要帶頭厲行節約,反對鋪張浪費,嚴格控制非生產性支出,把有限的資金和資源用在企業的改革發展上,國資委也將規範企業職務消費行為,加強薪酬福利管理,增強透明度,並接受社會公眾監督。  三峽集團副總經理沙先華表示,這次審計報告指出的31個問題中10項已整改或糾正,正在整改的14項,其他則屬於「汲取教訓、加強防範」的問題,已擬定整改措施。

  • 鄉鎮快速開發 造就土皇帝

     (文接C2版)中新社報導,西安市雁塔區檢察院王豔文認為,村幹部涉「土」型犯罪,多集中在土地徵用、占用和租賃領域,「村官」貪腐的發生地,大多是城市化建設步調較快的城鄉交接地區,劉懷寅的案例即是典型案例。  合肥市的廬陽區海棠街道藕塘村在「村改居」的過程中,土地價格飆升,可謂寸土寸金。劉懷寅在藕塘村負責的工作,包括協助政府經營和管理藕塘村的國有土地、宅基地分配、重大工程事項、經營和管理藕塘村的集體土地等,相關土地徵用補償款的補償標準、支付時間和方法也需要經過他同意,並由他負責和相關購地單位商定。  換言之,若建商想在藕塘村買地蓋房子,非得透過劉懷寅打通關節,否則動不了;因此,建商紛紛捧著大筆賄款上門。  補償款發放無明細  土地徵用款管理發放制度的缺陷,也成為「村官」斂財管道。目前大陸土地補償款有兩種主要類型,其一,正常報批徵地補償款,由財政部門發放到村辦公室,再由村幹部造冊發給村民;其次,土坡、灘塗等「邊角餘料」之類的非報批用地補償款,由「村官」和建商協議,可不經上級部門審批,直接從建商撥發到村裡的公庫。  不過,正常報批的徵地補償款,雖然有明確補償標準和發放程序,但農村收到款項後是否列報收支明細,怎麼使用、何時發放、發放多少等,少有單位核查,「村官」想上下其手,相當容易。  例如武漢蔡甸區大集街某村有塊土地被徵用,村委會主任黃某與村理財小組組長楊某共謀,以土地補償款缺少為由,向上級再次請領,名單中列的2個人頭戶,一是黃某兒子的名義、楊某是用自己別名,重復領取土地補償款6.5萬元後,黃某再編列不同支出項目報銷,將這筆款項侵吞。  4不知款項 入口袋  至於不必報批、向建商直接索取的土地補償款,稱為「4不知」款項,即「土地管理部門不知、街鄉等上級主管單位不知、財政部門不知、村民不知」,所以「村官」可利用作廢的發票和其他收據給建商作帳,直接納入私人口袋。  武漢法院去年9月審理的一樁貪汙案,即是「村官」利用土地徵用款管理發放制度的漏洞,侵吞建商款項。起訴書中表示,鴻亞公司大洋彼岸二期工程,需占用武漢蔡甸區大集街塔爾山村擁有的一塊灘塗公有地,該村支部書記張紅兵指派村主任趙為華為協調窗口。  趙為華與鴻亞公司工程項目部達成補償30萬元的協定,但款項發放後,張紅兵、趙為華只把8萬元撥入公款,其餘22萬元由2人平分。  三資清理行動揭弊案  村務公開是村民自治的核心和關鍵環節。但部分村幹部因熟悉地方,看準村民單純不爭的個性,成了「土皇帝」,大搞一言堂。以劉懷寅的事件為例,若非安徽省合肥市在2009年下半年展開村級集體「三資」(資金、資源、資產)清理行動,藕塘村的弊案不會爆發。  相同的狀況,也發生在其它地區,包括長豐縣雙墩鎮花園社區居委會幹部黃梅生涉嫌貪汙受賄130萬元;包河區淝河鎮平塘王村幹部劉家貴涉嫌受賄81萬元;廬陽區杏花村街道五裡社區居委會幹部邵修貴、鄭文斌分別涉嫌貪汙受賄83萬元、33萬元,社區居委會10年招待費花了614萬元等。  似官非官的「村官」貪腐案件已打破數千年來中國官場慣例:「官員腐敗程度往往和手中握有的權力成正比」。  審計監督 防微杜漸  要防堵「村官」貪腐,學者專家表示:建立鎖鏈型責任追究制度,健全基層群眾自治組織領導幹部任期、離任審計制度,完善立法,減少號召性法律條文,增加必要的制裁性法律條文,都是防微杜漸的好方法。  而偵辦「村官」貪腐案件多年的專案組人員分析,村幹部職務犯罪誘因是多方面的,一是少數村幹部法制觀念淡薄,把當幹部作為發家致富的敲門磚;二是村級財務管理混亂,收支帳目不公開,村幹部大權獨攬;三是對基層幹部缺乏有效管理監督,村幹部權力越來越大,但相應的監督制約缺乏,導致「村官」成了誰也不敢管的「地頭蛇」。

  • 跑部錢進 駐京辦錢權糾葛

    即使最初設立「駐京辦」有其合理性,但時至今日,「跑部錢進」卻成為形容駐京辦的一句通俗又極傳神的形容;這項特性是駐京辦眾多「職能」之一,但往往也是它神秘而低調的理由。 由於駐京辦具有現代性、逐步異化而來的「跑部錢進」特質,從而令其成為大陸現代小說的典型之一「官場小說」最豐富的題材來源。 隱性功能 捨不得丟 大陸的審計署近年審計各部委違規挪用金錢時,多數和駐京辦脫不了干係;中央控制了資源,但是地方透過駐京辦的鬼使神差,在財政集權的政府體制下,「跑」出一片天,讓資源的分配,在隱諱的、地下化的、不公開的管道中流動。 過去大陸計畫經濟時代,此需求在地方政府「呷好逗相報」下衍生無數駐京辦,市場經濟的此際,招商引資成為檯面上的職能之一,但過去積累的隱性功能,諸多駐京辦卻捨不得棄它而去。 王曉方《駐京辦主任》及系列官場小說,透過對東州市政府駐京辦主任丁能通的深入刻畫,層層揭開駐京辦的神秘面紗,塑造了一批從改革精英蛻變為腐敗分子的罪惡過程,生動刻畫了深處政治漩渦的主角詭譎圓滑又精明幹練的人物性格。表面上是一個陷害與反陷害的故事,實際上是對現實的滑稽模仿。 2006年1月,時任國家審計署審計長李金華在談到對預算資金審計監督時,開啟整頓駐京辦的先聲。 不少人認為,過去的3年,應該是駐京辦半個世紀以來最大的一次生存危機。但目前種種跡象表明,中央出爐4兆元人民幣經濟刺激計畫以來,駐京辦比往常還活躍。 土壤太肥沃 難裁撤 「駐京辦問題非常複雜,背後利益糾葛涉及到中央部委、各地方政府以及北京市等方方面面。」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研究所研究員尹韻公說,「裁撤駐京辦難度大,主要是駐京辦生存的深層土壤太肥沃。」 「有些項目資金,在條件相當的情況下,給誰都可以。這個時候,就看哪個駐京辦的能量大了。跑得勤和會暗箱運作的,就能獲得最大的那塊蛋糕,其背後難免有權與錢的干預與運作。」湖南省某市一位駐京辦主任說。 文學史上還未能定義清楚的「官場小說」,在大陸已是汗牛充棟,而現實中的駐京辦主任,到底是逐漸退位或是頑強存活,暫時,連專家都不敢定論。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