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寫實人生的搜尋結果,共11

  • 《男人與他的海》集資拚上映〜黃嘉俊感性、寫實寫下每一篇人生旅程新扉頁!

    《男人與他的海》集資拚上映〜黃嘉俊感性、寫實寫下每一篇人生旅程新扉頁!

    近幾年台灣紀錄片的票房表現愈來愈亮眼,紀錄片的拍攝不再只是純為「紀錄」而已,愈來愈有質感和創意的內容,讓許多人看完影片之後開始自省並進一步思考其背後隱藏的深刻含義。 \n日前有媒體報導,預計於今(109)年4月上映的《男人與他的海》,寫下台灣紀錄片集資金額新高紀錄破新台幣1,000萬元,講述台灣海域鯨豚生態保育及海洋環境污染等問題,引來多家媒體關注報導;其實該部紀錄片導演、綽號「黑糖」的黃嘉俊在更早之前的作品已獲獎連連:《飛行少年》獲得台北電影節最佳紀錄片、《一首搖滾上月球》獲得台北電影節最佳觀眾票選獎和金馬獎最佳電影原創歌曲獎,其創作成績亮眼,有目共睹! \n其中,《一首搖滾上月球》是記者看過黃嘉俊的第一部作品,講述6名家有罕見疾病孩子的父親走過照護罕病兒悠悠歲月的熱血吶喊……,「很感人也很幽默,一點都不枯燥乏味,打破以往對紀錄片的刻板印象。」本周小花平台人物專訪以前所未有的導演為對象,同步介紹讓記者頗為激賞的《一首搖滾上月球》及即將上映《男人與他的海》,一起來看看究竟黃嘉俊有何真本事吧? \n \n《一首搖滾上月球》 \n一個超齡大叔樂團+一段不可能生命挑戰 \n近幾年台灣社會公益議題多元,黃嘉俊早在7年前即以《一首搖滾上月球》深入探討在國內能見度尚顯不足的罕見疾病相關議題,並獲得台北電影節最佳觀眾票選獎和金馬獎最佳電影原創歌曲獎的肯定;注意到別人沒有注意到的,用紀錄片將靈感化為行動,即便是相對冷門題材,同樣能脫穎而出……,這是記者訪談過後,對黃嘉俊留下的深刻印象! \n《一首搖滾上月球》該片透過6名罕見疾病孩子的父親走過照護罕病兒悠悠歲月的熱血吶喊:「難忘的、失去的,好多疼痛在胸口,撕裂我們的青春;遺忘的、愛過的,還是擦乾了眼眸,對抗浩瀚的人生……。」聽他們直白唱出了內心的釋放,與真實生活中的艱困處境相互呼應,並搭配以瞬間節奏的Rock搖滾樂風,形成了一種強烈的對比反差。 \n這6名平均年齡超過52歲、加起來超過300歲來自不同社經背景的父親,合組了一個「超齡」的大叔搖滾樂團「睏熊霸」,團名有其深入意涵:每天忙著照護家中罕見疾病的孩子,已經累到睡不飽還要擠出時間練團,可以說是「全世界最需要睡眠的樂團」,簡直就像是當年人類挑戰登月一樣困難,《一首搖滾上月球》片名也由此得來! \n黃嘉俊指出,台灣男性習慣隱藏自己的情緒,在他人面前總是表現得很堅強,默默吞下所有的喜怒哀樂、扛下所有的壓力,「一旦累積到了極限,相對於女性更容易情緒潰堤……」,黃嘉俊善於透過畫面發掘現實生活的「痛點」,從《一首搖滾上月球》一片的著眼點可見一斑,貼近真實的情感與況味,並進一步從中思索愛與家庭的深層意義。 \n《男人與他的海》 \n拍到抹香鯨、虎鯨「感覺像中樂透般幸運〜」 \n即將在今年4月上映的《男人與他的海》,由黃嘉俊費時3年、耗資近1,000萬元籌拍製作,貼身紀錄兩名投奔大海的父親-台灣文學作家廖鴻基與台灣第一位水下鯨豚攝影師金磊,看兩人在汪洋遨遊冒險創作的同時,一方面可以盡情地浸淫在自己的興趣之中,卻又與家人的關係愈來愈疏離,該如何拿捏好其中的分寸? \n黃嘉俊指出,這部名為《男人與他的海》的紀錄片,在片中沒有外表帥氣迷人的男主角,有的是長年漂流海上、皮膚黝黑飽經風霜的兩名中年大叔,更沒有美艷動人的女主角,只有兩名中年大叔身後滿懷憂慮與牽掛的妻子、兒女……,這種在現實與興趣之間的取捨拿捏,也是這部紀錄片所要傳達的另一個主軸,「就如同絕大多數台灣人面對大海是既期待又戒慎恐懼……。」 \n「台灣人是身處位置距離海洋很近、心理距離卻很遙遠的族群!」黃嘉俊述說此次拍攝以「大海」為主題紀錄片的最主要原因,運用本身電影拍攝專業領域,透過鏡頭要讓更多台灣人看到他眼中海洋的真實面貌,還有更重要的,同時也記錄下許多珍貴的鯨豚生態畫面,並進一步探討從中衍生出的生態與環境污染相關問題。 \n黃嘉俊指出,今天海洋之所以會有那麼多的「問題」,是因為太多人對於海洋的不了解、不認識進而導致的漠視,「台灣擁有豐富的海洋資源,我們應該身在福中要知福!」回憶此次的拍攝過程,令他感到最大的挫折和困難點是有太多的「不確定因素」,像是天氣可能說變就變,生物也不像人類會乖乖地等你來拍牠,需要花費更多時間去等待、追尋……。 \n不過,令黃嘉俊感到欣慰的是,這部耗時2年拍攝加上1年剪接,總計3年籌拍製作的《男人與他的海》,在等待、追尋鯨豚身影的過程中,很幸運地讓他拍攝到在台灣海域中較少見、尤其珍貴的抹香鯨和虎鯨,「感覺就像『中樂透』一樣,許多鯨豚研究專家可能在船上待了10年都見不到,我們卻很幸運可以親眼見到,真的太棒了!」 \n

  • 寫實到新寫實現代美術館「劇.場人生」展

    寫實到新寫實現代美術館「劇.場人生」展

    讓藝術更生活化,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推出《劇‧場人生─從寫實主義到新寫實主義》展覽,展出法國印象派大師竇加知名作品「十四歲小舞者」,結合互動裝置影像,讓觀眾宛如置身劇院;展場中並展出「現代雕塑之父」奧古斯特‧羅丹及其情人卡蜜兒‧克勞戴作品,透過雕塑呈現兩人細膩情感。 \n踏進展場,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穿著硬底舞鞋與衣裙的十四歲小舞者,舞者後方透過浮空投影紗幕呈現光影秀,深深吸引觀眾目光。策展人翁淑英說,這次與木天寮團隊合作,藉由舞者後方的3層螢幕、長達4分鐘影像穿插,呈現出劇場空間與舞者從暖身、練習到上台演出等過程,觀眾宛如身歷其境般感受舞者的一日生活。 \n現代美術館館長李梅齡則說,小舞者是19世紀大師竇加生前唯一發表過的雕塑創作,其以蠟為媒材,透過按壓展現舞者結實的肌肉與肌理,呈現出栩栩如生的小舞者,而舞者昂首向前的姿態更深深撼動人心。 \n展場中另有以法國雕塑家羅丹、卡蜜兒創作為主軸的「男女之間」,李梅齡表示,羅丹的雕塑作品強調身體中屬於男性強壯的肌肉與特徵、呈現力之美,反觀他的學生兼情人卡蜜兒創作的「華爾滋」,則透過人體肌理線條傳達柔和的情感,展現男女間曖昧又親密的氛圍。 \n這場展覽定調為「從寫實主義到新寫實主義」,李梅齡以法國藝術家阿曼的作品「大提琴與維納斯的結合」為例,他說,創作呈現出女神形體與琴身交錯疊合,宛如令人心醉的協奏曲隨旋律舞動,是新寫實的代表。 \n《劇‧場人生》特展從11月2日展出至明年3月29日,展出作品包括羅丹作品「吻」、法國藝術家妮基‧桑法勒的「原力」等現代美術館典藏29件,另借展法國雕塑家凱薩‧巴爾達其尼的「安娜」等6件雕塑,帶領民眾暢遊19至20世紀的寫實與新寫實。

  • 命子

    命子

     作者/董啟章出版社/聯經 \n 寫給爸爸、寫給兒子、寫給自己,建構三代人,一個完美,有溫度,香港人的故事三稜鏡。《命子》以父親的角度,進入存在或不存在的兒女之人生。透過寫實、虛構、再虛構的書寫策略和角度,熔散文和小說於一爐,讓父與子在最想不到的地方接通。 \n 書分為三部分,〈命子:果〉以回憶錄、生活散文形式,寫父子的相處日常和兩人之間的相互「忍讓」,讀來生動幽默。〈笛卡兒的女兒〉則是沒有女兒的作者,想像一個有女兒的人生。第三部分〈命子:花〉則虛構另一個不存在的兒子花的書信。

  • 癡情男「為耶穌服務」竟身受重傷 被迫換臉狠遭女友悔婚

    癡情男「為耶穌服務」竟身受重傷 被迫換臉狠遭女友悔婚

    《B面人生》此部甫獲得柏林影展評審團大獎之作即將在台上映,主角為一熱愛重金屬音樂的怪咖,「為耶穌服務」興建基督像竟遭到劇變,身受重傷被迫進行換臉手術之外,還狠遭女友悔婚?波蘭台北辦事處也派出美麗的波蘭大使團熱血替本部波蘭片站台,觀賞完後紛紛驚呼魔幻精彩程度超出所有想像,宛如一則優美寫實的當代寓言! \n \n改編自波蘭真實新聞事件電影《B面人生》,來自一鄉村小鎮特立獨行的魯蛇男,熱愛重金屬搖滾樂、總是奇裝異服、不按常理出牌,為全家族最困擾的異類。因「為耶穌服務」修建一座全球最大的基督像,突如其來地遭受意想不到的意外事故,讓他身受重傷被迫進行換臉手術,還遭到心愛的女友狠心悔婚? \n \n該片9 月14日全台上映,預售票已於網上熱售,雙人套票可獲由KukuButik提供之波蘭琺瑯杯或電影特別魔幻版絕美明信片乙套。保留票根還可上網抽中具有波蘭獨特花紋之杯墊,一組六入,整組波蘭風飲茶組即可入手。

  • 周錫瑋「畫語花」 松山文創園區創作回顧

    周錫瑋「畫語花」 松山文創園區創作回顧

    前台北縣長周錫瑋9月22日起於松山文創園區四號倉庫,以「畫語花」為主題,分享過去近七年油畫創作回顧。此次集結50幅作品精萃,包括2017年「興采飛揚」、「春花滿庭香」等六幅最新創作也首度公開,同時還將龍吐珠、黃金葛、紫蟬、黃蟬、口紅花及聖蕨等近年來親手培育的各式花卉植物搬到展場,讓展出空間變成小型花園。 \n \n 畫與花的結合,透過畫筆,周錫瑋盡情創作出心中的桃花源,每一幅畫訴說著從政壇裸退後的花裡人生和畫裡人生,也赤裸呈現近七年來面對挫折、學習捨得與放下及感恩的生活點滴,透過畫作,更期待生長的土地有著繁花似錦及永續的未來。 \n \n 2000年開始握筆畫畫,從水彩、壓克力到油畫,其作品橫跨抽象、印象、寫實各派畫風。一路畫來歷經人生的高低起伏,悲歡喜捨,每次作畫好似撥雲見日,從無心的塗抹刮擦開始,畫筆順隨心走,創新捨舊之間,不肯安逸於熟悉技法和主題,跳脫固有形式,不斷挑戰並大膽嘗試。 \n \n 近年周錫瑋深愛油畫,其勾勒出肌理的力量與深度;躍上畫紙展現顏料厚、薄、乾、濕不同的層次感;盡情享受於大幅畫布上淋漓盡致揮灑的暢快,透過不同顏料、線條展現心的境界,激烈的配色與筆觸,更展現周錫瑋挑戰與創新的生命態度。 \n \n 昔日曾努力打造低碳城市、花園城市的周錫瑋,卸下縣長職務後,依舊把美的人生當創作舞台,生活重心除了繪畫,還化身為園丁,於新竹關西闢建台灣首座平地溫帶花園,除引進日本傲步全球特色花卉品種,也努力培育出具國際競爭力本土花卉植物,透過親手實作,創造出心中「畫」與「花」的藝想世界,更期待台灣能永續經營、循環、再生、新生…有著具生命力的美麗環境。 \n \n 2010年底卸下公職,周錫瑋歸隱山林,過著全心全意繪畫,於花園中彎腰耕種的生活。回歸平凡,親近土地,讓僵硬的四肢變得柔軟,向來拘謹的言行也慢慢得到解放,逐漸地把過往的束縛一一拿掉,彷彿回到純真的童年,找到與世無爭的童心。拋開書本上及傳統的技巧和邏輯,將過往一切包袱斷捨離,才發覺破除我執的框限,就有無窮的想像。用心做畫,更用赤子之心畫出真實的自己和個性,無拘無束自創一格。 \n \n 畫畫的孤獨路,周錫瑋藉此看清並重新認識自己。於花園中靜心創作,觀察光影流動間的花姿找出創作靈感,放緩心境,遠眺山林感受四季遞嬗,更珍惜大自然所賜予的一切。於花園中揮汗農作,每株花卉從種子培育發芽,其成長過程必須細心呵護,歷經天候、蟲害、溫度、濕度及土壤等種種考驗,花種在馴化的過程屢屢挫折,都需要時間和毅力,才能夠抗逆外在環境,繁衍具生命力的嬌艷。 \n \n 生生不息的花草們傳遞著花語,彷彿告訴世人只要努力就值得。這些年花農和繪畫的生活,花和畫讓周錫瑋的生命和生活重新學習,領悟到人和花一樣,花不剪不成簇,人不磨不成材。畫畫種花磨練心性,修剪過往的習氣,看盡花開花謝,結束又重新開始,人生亦是如此。自由自在地畫畫、種花,把心找回來,找回了平凡的自己,開啓了智慧,開展了更寬闊的人生路。 \n \n 周錫瑋的油畫有不少幅巨大的畫作,過往曾於北京、上海、香港、東京、台中文創園區、佛光山、台北中正紀念堂、高雄展覽館等地,舉辦多場個人油畫展,應新北市鄉親邀約,2017年首度於新北市土城、蘆洲、中和、永和、林口等地,巡迴展出個人油畫展。 \n \n 周錫瑋認為,文化藝術應融入生活,市井小民的日常生活中也應添加一些美的元素和趣味。一幅賞心悅目的畫,可以改變心境,影響氛圍,也會讓人生更美好。此次於松山文創園區四號倉庫「畫語花」周錫瑋油畫展,從9月22日(五)起至10月3日(二)展出12天,邀請大家自由參觀,分享他人生體悟、對美的心領神會與具生命力創作的純粹喜悅。

  • 符宏征《離家不遠》 詩意搬演寫實人生

     過年期間的家族聚會,圓桌上的澎湃饗宴,在看似平和圓滿的對話之間,卻因幾個敏感話題的啟動,搞得家族聚餐走樣。十幾口人的本性漸露,吵著算遺產分家、互相推託照護老人的任務,還扯出女人流產的祕密。這是動見体導演符宏征的新作《離家不遠》,透過詩意緩慢的畫面調度,大段大段的獨白,引爆了這個藏在大家族下的地雷。 \n 兩年前的農曆年節前,符宏征回到馬來西亞的家,因為姑姑過世,家族所有人聚集到一家餐廳吃飯,席間卻因繁瑣的後事、分產的爭議,讓親密的家人們變了模樣,也讓他很有感觸。 \n 他說,後來與演員交換一下心得,發現這樣的狀況好像每個家庭裡都有。於是,透過集體即興的方式,大夥發展出《離家不遠》,搬演寫實人生,情節通俗熟悉到宛如當今的台灣八點檔。 \n 符宏征透過慢節奏、長篇幅的獨白方式表現故事發展,取代激烈的對話,點出華人家庭常見的那種不好說、不可說又以和為貴的家庭關係處理方式。劇中演出了許多家庭的辛酸爭吵,像是家中長輩生病需要照護,家人卻藉口推託的嘴臉,還有搶著賣房子、分家產的爭執,以及血緣關係的親疏認定等,惹人流淚,心生感慨。符宏征笑說,這可能是自己畢生導演過的最寫實的作品,「但那通俗性正是真實人生。」 \n 《離家不遠》自即日起至十二月二日在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廳演出。

  • 

     阿發伯被無毒山麓蛇到,整隻左手紅腫,他每次與人閒聊嘆說「看,彼尾蛇嘴涎那麼毒,咬一口害汝父腫那麼久!」三個星期後,他又在廟口向人抱怨那隻紅腫左手,一名歐吉桑聽煩了,整理一下皮帶說,「彼尾蛇算什麼,汝父卅年前吐一口痰,阮某就腫十個月」。 \n 另外,一名歐吉桑的小兒子留美,取得管理學博士,回國後不斷吹噓美國都是「一貫作業」,蘆筍放在輸送檯上,大中小馬上被分級包裝,幾十萬隻雞也只要一個人操縱,飼料和飲水馬上被送到每隻雞面前。 \n 有天晚上,全家人正吃晚餐,媽媽端出一盤香腸,博士兒子又大發議論,美國吃香腸只要把豬趕進機器,一根根香腸馬上跑出來。這時歐吉桑放下筷子說,這哪有台灣進步,卅多年前,我一根「香腸」伸進你老娘的機器內,就生出你這隻「笨豬」,削減兒子的氣焰。 \n 中國時報記者周敏煌以多年採訪經歷,將發生在周遭的生活小故事,以故事、童話的方式呈現,結集出版《山苦瓜味》,這些故事苦中帶甘,像是山苦瓜的味道,剛咬下去感覺苦澀,咀嚼之後卻轉為甘甜,值得細細品嘗。他說,當記者可以與各行各業的人聊是非,他喜歡聽故事,也學習他們的生活閒情與智慧,《山苦瓜味》就是從上述類似的生活對話中,所採擷、鋪陳、演化而來。 \n 中國時報執行副總編輯張瑞昌說,讀敏煌的故事,讓我們嗅到這塊土地的芬芳與人民的美麗、哀愁、歡笑與淚水,還有在那陰翳幽深處,瞬間一抹的、淡淡的人生況味,像一首首人生的歌。 \n 「毛毛蟲哲學基金會」創辦人楊茂秀說,周敏煌的故事短短的,保留「不完整性」,讓人咀嚼起來,心思更活潑,文字故事將影像內化,有引人生圖入味,看了讓人笑得想哭,彰顯的是馬克吐溫式的幽默。 \n 現任台南應用科大文學教授也是周敏煌當時的成大中文系老師吳達芸說,他的作品真似柳莊和伊索寓言,或志怪或博物,行雲流水,收放自如,例如書中的〈倉鼠〉,娓娓道來真實生動又寫實,處處機鋒有如寓言,發人省思。 \n 全書分為政治童話、人生童話、動物童話三大章節,全書以全彩印刷,充滿插圖及插畫,一張相片一幅插畫,都代表一個故事,十四日正式上架販售。

  • 我見我思-漫畫不是洪水猛獸

     李家同教授最近警告小學生戒掉漫畫,用心良苦擔憂學生沒辦法「思考性閱讀」。但一來戒漫畫跟戒網路一樣困難,二來漫畫往往可以豐富人生,青澀歲月與成人世界同樣受用,曾經因為漫畫而馳騁想像、拓展視野的人,恐怕都會覺得李教授實在多慮了。 \n 四年前,好友的小孩升國中後變得鬱鬱寡歡,我自告奮勇在部落格上開了張漫畫書單,鼓勵這位同學開啟多元思考,藉由漫畫沉澱、轉化現實世界的困頓。或許如此,讓我在李教授開炮後格外感到罪惡感,因為我不僅從小愛看漫畫至今,更大力推廣這項李教授眼中的洪水猛獸。 \n 當時開書單的理由,還包括有些大人說看不懂漫畫,不知道上下左右從何看起,但我認為,這些大人連談話性節目裡那些胡說八道都看得懂了,怎麼可能看不懂漫畫?漫畫中自有充滿想像力與創造力的迷人世界,不看漫畫的人真是可惜了。 \n 那份漫畫書單洋洋灑灑,從我小時候喜歡的《娃娃看天下》瑪法達到《惡女》的田中麻里鈴,從運動類的《天才小釣手》、《青少棒揚威記》、《野球狂之詩》到深具教育意義的《家栽之人》、《夏子的酒》、《光之島》,再從勵志類的《將太的壽司》到手塚治蟲經典《怪醫黑傑克》(小時候它叫做「怪醫秦博士」),以及看似搞笑實則嚴肅寫實的《去吧!稻中桌球社》。 \n 除此之外,我還超齡介紹刻畫人生百態的《人間交叉點》、歷史故事《墨攻》、政治漫畫《政治最前線》、剖析菜鳥醫生掙扎的《醫界風雲》、記者本行的《新聞英雄》、《真相夜線》,以及近年我最激賞的浦澤直樹作品《危險調查員》、《怪物》、《二十世紀少年》、《冥王》,並提醒莫忘從《漫畫台灣史》了解這片土地。 \n 現在看來,這份開給國中生的漫畫書單真是太貪心、也太一廂情願了,部分限制級漫畫更須成年後再來欣賞。而且,當前國中生根本不需要我推薦,應該早已看過更精彩、更多元的漫畫了。 \n 至於我自己,小時候書架上的《好小子》、《小拳王》,只是換成了時報出版社的「認識」系列(包括尼采、傅柯、卡夫卡)、立緒出版社的「思潮與大師」系列(包括佛洛伊德、馬克思、凱因斯)等知識性漫畫及大師作品。好看的漫畫太多,能夠看漫畫的時間卻太少,如此而已。 \n 而那位我希望她能夠快樂的國中生,據她媽媽形容,如今已是樂觀成性的高中生了。我不知道漫畫在她的血液裡埋下了什麼因子,我只知道,《二十世紀少年》等漫畫對我的影響不會消失,在人生某些重要時刻,我的耳畔還是會響起「讓我們一起把旗幟奪回來吧」的聲音!

  • 章魚哥的美麗人生

     章魚保羅總讓我想起電影《美麗人生》裡的那輛坦克車。沒有人想到,群集全世界最多運動明星的這場賽事,最讓人驚奇的不是上屆冠亞軍的提早出局,甚至也不是南美華麗球風的全軍覆沒,而是一隻章魚串起了所有人的心;在保羅面前,專家退位、球星褪色,二○一○年,全世界彷彿《美麗人生》裡的那對義大利父子,共同演出了一場鬧劇,為的,是對苦情人生的集體遺忘。 \n 值得也需要忘記的事情很多。世界盃開打前,南非人民說,這一個月將是個短暫的逃避。世界盃本來就是粗礪現實的租界區,每四年一次,人們來到這裡躲避現實世界的槍林彈雨,你懂不懂足球不要緊,你是不是四年發作一次的足球愛國主義者也沒關係;重要的是,在這裡,你可以義正詞嚴地讓生活等你,正如德國估計,世足期間,因為上班族無心工作,讓德國經濟損失了相當於台幣二五○○億元產值,但老闆沒輒。人生太辛苦,我們需要世界盃,每四年一次,就這一個月,喘口氣,理直氣壯地活他個無法無天。 \n 一切的瘋狂在章魚哥進入聚光燈下後到達了最高點。全世界最夯的料理叫做章魚十八吃,台灣因此有了句新的諺語叫「人怕出名魚怕準」;西班牙因此有了新的保全大隊叫「保羅禁衛軍」。人們說的口沫橫飛,跟真的一樣。世界盃本身就已經很超現實,來自相同球會的球星們換上國家球衣,敵友之間,互放光亮,彷彿一台戲;如今因為一隻章魚更讓整個世界如同一場魔幻寫實秀。原來人生真的太辛苦,單單世界盃已經不夠,我們還需要保羅來提升整件事情的救贖高度。 \n 我們與章魚哥相忘江湖卻並未弄假成真。我們一方面是《美麗人生》裡那個相信坦克車是禮物的兒子,另一方面,我們也同時是那位最後在集中營裡挨了一槍的父親。我們很清楚,世界盃一個月的賞味期就要到了,明天過後,沒有人會原諒我們上班脫線,連我們自己也不能;不能熬夜的、足球只知哪隊帥哥多的、夢想台灣會變成足球大國的…將一一被打回原形。 \n 我們的天真與世故交織,交纏,進退的分際,這回我們卻拿捏的超乎想像的好──章魚哥的加入模糊了專業球迷與非專業球迷界線,也讓勝負輸贏少了許多嚴峻;它的荒謬性讓世人從競爭的對立中昇華:「玩笑,具有一種爆炸性的力量,把我們從世界抽離出來。」這是米蘭‧昆德拉在《笑忘書》裡說的。 \n 章魚哥讓世人歡喜讓世人憂。不論世界盃你能記得多少驚心動魄的時刻,但你將不會忘記與章魚哥共處的這十五分鐘。或許,這十五分鐘的溫存,已提供給我們足夠面對並不怎麼美麗的人生的能量,讓我們得以繼續奮戰下去,直到四年之後,我們再一次相聚。 \n (作者為部落客)

  • 大陸人看台灣-音樂融合兩岸

     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大陸有許多人在大街小巷隨口哼唱鄭智化的歌曲,多少首耳熟能詳的歌曲為兩岸之間複雜的情感架起了橋梁。 \n 鄭智化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往往是身殘志堅的形象,至少在大陸是如此。我瘋狂收集他的專輯,甚至可以唱他所有的歌,記住大部分歌的歌詞。那時候家裡的放音機是爸媽結婚時候的隨嫁家電,用了十來年變得破爛不堪,他的配套卻是20幾盤鄭智化的磁帶,慶幸那年代還沒有盜版,音樂卻因為放音機的緣故毫無美感可言。有時候為不小心按到錄音鍵,而想怒摔放音機,但是不捨得,因為磁帶比放音機更重要。 \n 反映社會實況 \n 鄭智化的歌就像一股暖流湧向心頭,帶來一陣與時尚不是那麼同步的台灣風,頹廢的歌聲卻帶著上進:《水手》、《星星點燈》解剖自我,歌頌人類自強不息的精神,催人奮進。還有那感人肺腑的《你的生日》、躁動不安的《年輕時代》、還有那嘲諷寫實的《大國民》。對台灣的印象就隨著鄭智化的歌而建立起來,那個時代雖然四大天王已經崛起,鄭智化不像四大天王那樣把歌曲充斥著情和愛,反映出很多台灣的社會現狀,將寫實的歌曲和抒情的情歌融合在了一起。 \n 鄭智化的一首《蝸牛的家》,很不幸的是,這首歌裡所描繪的圖景成為了我們的現實。早些年,我們還可以隔岸觀火的說這正是資本主義的悲慘現狀。然而現在,我們只能對此發出共鳴。 \n 針砭人生哲理 \n 嘲諷寫實的《大國民》使我對鄭智化肅然起敬,讓我想起針砭社會的魯迅,敢於揭露社會的醜惡的一面,對現實嗤之以鼻。也瞭解到台灣原來可以這麼的開放和民主。在最後的歌詞最令人為之震撼,「偉大的祖國揮揮手,中國中國一定強」,讓大陸人覺得心裡很溫暖。後來,鄭智化有7年銷聲匿跡。傳言說鄭智化因為創作《大國民》,而遭到台灣當局的禁閉,我想,一個殘疾人怎麼經得起這樣的折磨,直到最近鄭智化復出,才澄清說這只是傳言。 \n 鄭智化,注定是一個不會被歷史忘記的另類歌手,他用那支銳利的筆和他那副沙啞而磁性的嗓音記下了他對社會、對人生和對自我的理解。 \n 台灣社會的開放使鄭智化獲得了用流行歌曲來關注現實政治的權利,他的歌曲一向是關注現實的社會,而政治,本就是社會現實之一種。

  • 愛吃愛喝酒 作風洋派時髦

    從十來歲開始玩相機,之後又留學日本、前往上海,張才接觸到的都是新潮的事物,在那個「一部徠卡相機等於一棟洋樓」的年代,張才不僅擁有多部相機,家裡還珍藏留聲機與黑膠唱片。張才之女張姈姈回憶父親:「他是很洋派的人,走在時代的尖端。」 \n「張才攝影紀念展」除了展出兩百餘件黑白攝影,還展出了張才生前用來收藏底片的茶葉罐,還有他的徠卡相機、留聲機與黑膠唱片。展出中也見到張才的日常生活照片,可以見到張才那充滿活力、裝扮時髦的身影。當年他的住所是文學、音樂等藝文人士留連相聚之處。 \n「我父親的攝影觀念是寫實的,他也過著真實、不造作的『寫實人生』。」張才育有二子三女,張姈姈說,父親很愛喝酒,「喝了酒就會跳舞,有時頭上還會綁毛巾跳,不喝酒時很嚴肅。」除了喝酒,張姈姈還揭露張才很愛吃,「家裡從不缺食物,他下班後就是去買吃的回家,半夜我們睡著了,還會叫我們起來吃。」作風洋派的張才,最喜愛的是咖哩飯,還會動手做生菜沙拉的美乃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