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寺院的搜尋結果,共84

  • 日本茨城縣雨引觀音 祈福除厄 繡球花開展希望

    日本茨城縣雨引觀音 祈福除厄 繡球花開展希望

    【旅遊經 洪書瑱報導】 夏季的日本,和台灣一樣努力抗疫,也依然美麗,此時茨城縣筑波連山的「雨引觀音」寺廟的繡球花正美麗綻放中,繡球花花語「希望」,若不是疫情之故,早就吸引大批遊客前往朝聖,每年6月~7月花團綻放,遊客無不大讚「散作千花簇作團,玲瓏如琢巧如攢」,人間也成了仙境美! 雨引觀音寺廟的繡球花美景聲名遠播,因為又被美稱為「繡球花寺」,寺廟坐落在茨城縣櫻川市筑波連山北部的雨引山中,是坂東觀音靈場第二十四番札所的名刹,祭祀以厄除、延命、安産、子育靈驗的延命觀世音菩薩,更是關東地方首屈一指受人們信仰的寺院,據說這裡厄除和求子最靈。 不僅展現花團錦簇之美,還放養著十幾隻孔雀,在寺院中悠然自得隨走動,而成為非常受人喜愛的拍照景點,前些日子還有日本網友拍到在空中飛翔的孔雀,神奇的畫面引起了很大的話題。 每年6月上旬至7月中旬,從寺院參道兩旁一直到院內,處處都是花團錦簇的繡球花,五彩繽紛。雨引觀音之所以被稱為繡球花寺,是在大約40年前,寺院抱著「希望在梅雨時期,也能讓來參拜的人有一個好心情」的想法下,開始廣植繡球花,現在寺內包含5種自生的野生繡球花、有大單朵花的日本繡球花、許多藍色小花的牧野繡球花,以及從歐洲進口的高原繡球花、西洋繡球花,另外還有由寺院命名的新品種「雨引之聖」繡球花在內,林林總總約莫百種品種、5000株的繡球花,讓參訪的民眾留下美麗的記憶。 每年的6月10日至7月20日期間,當地會舉辦繡球花祭,從2018年開始,院方開始在寺院的日華殿前長約6米、寬約8米的池塘裡舖滿了疏花作業時剪下的繡球花,形成夢幻般的「水中花」,晚上還會打燈,真的有如人間仙境,往年「水中花」的展示,大多是在7月上旬至中旬期間,點燈時間到晚上9點為止。 雖然現在全球疫情仍然吃緊,但這麼美的賞花點,以後有機會,並在對時節前往,慢慢欣賞這代表「希望」的繡球花,希望「希望」花開後,希望一切都會變好!

  • 日本京都醍醐寺投資人造衛星 擬2023設宇宙寺院

    日本京都醍醐寺投資人造衛星 擬2023設宇宙寺院

    日本京都醍醐寺投資開發人造衛星的新創公司Terra Space,預定2023年發射衛星。醍醐寺規劃在這距離地表500公里的衛星內部,設置「宇宙寺院」。 醍醐寺是日本佛教真言宗醍醐派的總寺(總本山),與京都、宇治、大津市的十多座建築共同以「古京都文化財」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入世界遺產名錄。去年2月,醍醐寺與民間企業共同出資成立Terra Space公司。 日本「讀賣新聞」、「京都新聞」等媒體報導,Terra Space設計的人造衛星,是長20公分、寬30公分、高10公分的箱型,軌道將在距離地表約500公里處,約一個半小時可環繞地球一周,並可傳回從宇宙拍攝的地球影像,預定2023年升空。 醍醐寺將在這顆人造衛星內部設置「宇宙寺院」,搭載小型佛像與佛教曼荼羅畫等法器,並為山間的寺院構築防災通訊網。 「宇宙寺院」的名稱定為「淨天院劫蘊寺」,「劫」與「蘊」都是佛教用語,意為時間的巨流,以及形成人類存在的要素。 醍醐寺表示,有必要建立一座寺院,從宇宙的宏觀視野,超越地域與國境的界線,祈求和平與安全。 除了設置「宇宙寺院」,醍醐寺未來也將定期舉行「宇宙法會」,祈求宇宙的和平與安全,首次法會將在本月8日舉行。

  • 守護歷史瑰寶 桃園消防辦理古蹟搶救演練

    守護歷史瑰寶 桃園消防辦理古蹟搶救演練

    近年來古蹟火災頻傳,桃園市消防局第四大隊在21日上午,於齋明寺舉辦搶救演練暨防火宣導,除了讓消防人員能熟稔古蹟火災搶救流程,更能讓寺院工作人員在災害發生時,能有效應變並安全的疏散參訪民眾。 這次搶救演練,模擬齋明寺藏經閣不慎起火燃燒,危及寺院內之經書、捲軸及各式極具歷史意義的文物,其中最珍貴的,當屬全台唯一宋版《磧砂藏經》影本。在火災搶救部分,採取高角度水霧射水方式,在不破壞古蹟主體建物原則下,進行滅火及周界防護作業;除此之外,消防人員更是多次進入寺院,積極搶救文物典藏,確保古物不會遭到火勢吞噬。 第四大隊大隊長戴明杉表示,古蹟與古物,代表著歷史的演變及文化的傳承,而古蹟大多為木造建築物,因此古蹟內的用火用電安全防範尤為重要,人員需隨時留意周遭有無遺留火種,並定時巡視園區及用火空間,以確保無危害之虞。」

  • 茶煙清揚落花風

    茶煙清揚落花風

     秋夜的西湖邊,清冷露重。凌晨一點五十分,鬧鐘聲劃破子夜的幽寂,我們也從睡夢中醒來,準備三點抵達雷峰塔對面的淨慈寺,四點半拉開「靜心茶會」的序幕。  暗夜穿過濃綠掩映的園林步道,四周寂靜地只聽到自己的呼吸聲。跨越南山路,回望雷峰塔盤折在墨藍的天空下,夜風吹動塔周的樹群,正如張岱在《西湖夢尋》裏形容「雷鋒倚天如醉翁」,雷鋒真有幾分微醺,依舊英姿煥發。  黔藍的天際漸漸轉成藍灰色,四點左右茶席布妥,所有工作人員喝了一碗清粥暖胃,換上白淨的茶服。除了濟公殿內留一盞微光外,寺院內外沒有燈火,茶席上燭光點起,開始迎賓。  賓客們身著素淺衣裳,臉上沒有少睡的倦容,而是滿帶好奇愉悅的眼神,如晨霧般輕巧的穿梭茶席間,彷彿在找尋一處可以和自己心靈對話的空間。  清晨的風撫動樹梢,遊戲茶桌花間,客人款款入席,茶主人將席上燭光點點罩滅,寺院一片漆靜,我們起身離開,靜坐於焉開始。南屏山邊的天色藍灰中透著微光,在山巒、古剎、老樹圍繞下,心慢慢沈靜下來。  我們提著剛煮沸的水緩緩步入茶席,在曙光初露大地甦醒的那一刻開始泡茶。熱水注入壺內,水氣淹漫,看不清水位,只能憑藉經驗。我不確定是否可以泡好這一杯茶。  茶會舉辦前兩個多月,在台北的我們改於夜間上課練茶,以克服暗黑、濕氣和低溫對泡茶的影響。儘管如此,今日南屏山下的風、西湖邊上的水氣還是不一樣的。慶幸在茶道學習中培養出來的專注力,讓我面臨無常變化時,可以靜心穩定並泡出一定水平的茶湯。  生命的如實是在當下,我珍惜這個無法重來,唯一僅有的片刻。冰沁濕冷的空氣中,水溫燒至極高,不得不為,然而我泡的茶是嫩芽為主的東方美人,水溫不宜太高,注水力道也要輕柔,如壺中上揚的水氣將芽葉撐浮起來般的輕盈,水徐徐傾入,茶煙輕揚。客人喝下第一杯茶後,輕闔雙眼說:「好香,好甜。」朝著聲音的來向,我仰首看往夕照山的蒼芎,天色已魚肚白,流連西湖的弦月還掛在雲上捨不得離去。明月相伴,同沐朝霞,猶如夢境。  第二杯茶起泡後,寺院鐘聲乍響, 賓客盈盈笑道:「是南屏『曉』鐘喔!」看著她彎彎的眉眼,滿臉光潤,在晨曉中伴著鐘聲喝茶,我彷彿看到曾經坐在古遠溪畔的自己,聽著曠達悠長的琴聲,松風下茶香飄忽,心想,這是幾世牽的好緣份呀!  十年前剛和解老師學茶道不久,那是我第一次參加靜心茶會。是夜興奮地完全沒有睡意,兩百多位賓客集聚到台北近郊的山谷中,秉燭夜遊於目不暇給的茶席之間。萬籟俱寂,第一次那麼敏銳地感受到周遭自然的變化、光影的流動。  現在我可以泡茶和有緣的客人分享,六、七十人在天光未明時趕赴這場茶會,一起體驗從夜闇到黎明的過程。有人很好奇地問:這麼辛苦的茶會,你們怎麼會如此熱衷,一次又一次參與?  我的回答很簡單:做一件自己喜歡的事,每一刻都可以全然專注沒有他想,這是怡心,正如文震亨《長物志》所言:「弄花一歲,看花十日。」最讓人回味的是那一幕幕走過來的點點滴滴,怎會辛苦?

  • 劉以豪印尼天坑探底找神燈

    劉以豪印尼天坑探底找神燈

     李昇基、劉以豪主持的Netflix原創實境綜藝《Twogether:男神一起來看你》已於26日上線,兩位男神的旅遊首站印尼精彩片段曝光,劉以豪從一抵達印尼就受到當地粉絲喜愛,不僅與李昇基一起克服許多難關,最後完成任務抵達粉絲家時,更用印尼語深情看著粉絲說出:「我愛妳!」  兩人展開「豪基情」旅程的首站來到印尼日惹,為了去和推薦當地景點的粉絲相見,敬業的劉以豪克服怕高的恐懼,與李昇基一起在中岜朗天坑,從60公尺高的峭壁上藉吊繩往地底尋找神燈;他們還造訪普蘭巴南寺院,李昇基負責打陀螺,劉以豪則四處奔跑拍照、收集該寺院經典場景,過程中劉以豪還不顧王子形象,邊奔跑邊吶喊李昇基的名字。  劉以豪在印尼的人氣無法擋,從抵達機場開始就被當地人要求拍照留念,而指定這次觀光景點的幸運粉絲也是他的鐵粉,喜歡劉以豪已經邁入第6年,平常只能透過網路追尋偶像一舉一動,如今終於美夢成真。

  • 肖鼠立委 林岱樺上寺院參拜祈福 陳瑩「鼠」在家「陪吃陪睡陪家人」

    肖鼠立委 林岱樺上寺院參拜祈福 陳瑩「鼠」在家「陪吃陪睡陪家人」

    生肖屬鼠的立委,國民黨有江啟臣,民進黨有林岱樺和陳瑩,他們都是1972年生。江啟臣在過年期間思考要不要參選國民黨主席,而林岱樺會到寺廟參拜祈福,陳瑩則打算和小孩宅在家,陪吃陪睡,補償平常不在孩子身邊的遺憾。 明年適逢庚子鼠年,江啟臣、林岱樺及陳瑩都是「眾望所鼠」,連任成功。通常遇到本命年,很多人會去安太歲,但林岱樺說,她不打算這麼做,她會身體力行,存好心、說好話、做好事,如此福報自然會來。 林岱樺說,春節期間會到位於高雄仁武區鳳仁路的通法寺禮佛、參加祈福法會。該寺廟是淨土宗,以修持阿彌陀佛法為主,是鬧中取靜的寺院,推薦給想紓壓清淨的民眾一個過年的好去處。 陳瑩也表示,不曾去安太歲,遇到本命年也都以平常心看待。 陳瑩指出,原住民朋友很多都選在春節期間結婚,所以往年農曆年連假,常常都在跑婚宴行程,但花東過年期間交通又特別塞,有年甚至因此耽誤時間,結果在部落的路邊雜貨店吃泡麵過年。 陳瑩表示,大選剛選完,為了感謝辛苦了一整年的助理,所以今年過年原則上不跑行程,打算和孩子一起「鼠」在家,也會趁這個難得假期,好好休息宅在家裡,做個拿手的滷牛肉或是小孩想吃的食物,陪吃陪睡,補償家人。 江啟臣被視為具有實力參選國民黨主席的青壯派,他說,改革國民黨比改選更重要,自己不會缺席,至於是否參選黨主席,將在過年期間好好思考,再向外報告。

  • 祝福世界心升曙光  五百民眾元旦入寺迎新

    祝福世界心升曙光 五百民眾元旦入寺迎新

    近年來,民眾於新年元旦相約前往寺院,並隨著法師的引導,學習用感恩與祝福,將心中的智慧與慈悲與曙光相應,逐漸成為跨年迎新的選項。 法鼓山農禪寺自2014年起,結合彌陀佛七、跨年法會、元旦早課,漸次推動的「元氣迎新三部曲」,尤其迴響熱烈。對於寺院能提供一處寧靜、溫馨的跨年空間,參與過的民眾也往往都會向親友推薦。 元旦凌晨5點多,已有近5百位民眾在農禪寺大殿周圍靜候,預備參加6點的早課。專程從臺中北上的吳秀香說,她和先生還有8歲兒子都是首度參加農禪寺跨年,希望藉由讀誦《金剛經》開智慧;跨年夜後,他們也順著孩子心願,全家一起做新年早課,一同祈願世界和平,人心安定沒有紛擾。 就讀大一的范進軒、江家齊等熱血青年,決定通宵將跨年法會、迎新早課、報名菩薩戒一氣呵成,要送自己一份新年禮物。首次在寺院跨年迎新,對於在農禪寺隨緣抽取的「新年心功課」,以及方丈和尚果暉法師以「團體、團體」,詮釋「2020」(twenty、twenty),大眾當以和為貴的開示,他們都感到非常受用,也將之作為今年成長和許願的目標。 2020年元旦清晨,在法鼓山臺中寶雲寺、臺南分院舉行的「楞嚴早課」,同樣也是滿場信眾,他們年復一年用心念為世界祈福,氣氛十分感人;而在高雄紫雲寺、三峽天南寺、臺北安和分院進行的禪修迎新,更是在活動前一個月就已額滿後補,民眾對於身心安定成長的新年盼願,可見一斑。 新年除了以修行方式提昇自我外,法鼓山在桃園的齋明別苑,還將從1/1~1/5舉辦「墨寶迎新」書法作品展,適合民眾闔家蒞訪,親身體驗書法與禪結合的美感與智慧,現場並有春聯結緣,活動無須報名。 法鼓山表示,2020年歡迎社會大眾參與分寺院興辦的多項團體課程,例如兒童營、青年營、福田班、長青班、佛學班等等,共同來開發寶山、耕耘福田,在新的一年裡,大家能多為整體設想,立下關懷大眾、屬於精神層次的人生目標,一同把眼光放大,心胸放寬,散發生命的光和熱。

  • 古剎戴金冠 千年銀杏照過來

    古剎戴金冠 千年銀杏照過來

     大陸網友最近發現,位於西安市的古觀音禪寺突然在海外的社交平台上走紅。原來是一名網友發布了一系列照片,照片中,一顆巨大的銀杏樹座落在一座大陸古寺裡,銀杏樹通體金黃,金燦燦的落葉鋪滿整個庭院,場面十分壯觀。在網路上爆紅瘋傳。  照片的拍攝者叫「Han Fei」,拍攝地點在陝西省西安市古觀音禪寺。推文作者寫道:「1400年的古銀杏樹。中外網友紛紛讚歎,『太美了』、『好想去看看』,讓人想起那句『滿地翻黃銀杏葉,忽驚天地告成功』」。更有眼尖的網友發現並評論道:「這不就是傳說中李世民親手種的千年老樹嗎?」  參觀要排4至5小時  進入深秋後,這棵千年古銀杏樹葉子開始全部變黃,樹冠又高又大,枝繁葉茂,掉落下來的樹葉鋪滿整個庭院,遠遠看去從上到下通體連成一片金色,十足的皇家氣派,銀杏樹下還放上了一尊鍍金的觀音聖像,端坐樹下,慈眉善目。許多攝影愛好者慕名前來,捕捉這醉人的一幕。  千年古銀杏樹的美被人發現後,每年到了11月,古觀音禪寺就出現「遊客旺季」。有網友反映:「古觀音禪寺位於長安區東大街羅漢洞村,從西安市內開車過來要一個多小時,到了寺院外面,停車和排隊非常麻煩」。甚至在參觀高峰階段,每日參觀銀杏樹須排隊4至5個小時。由於來賞銀杏的人太多,古觀音禪寺從去年開始實施網上預約限流。  今年10月28日,古觀音禪寺的官方微信公眾號也發布了網上預約的公告,公告顯示,預約於10月29日正式啟動,最早可預約10月30日入寺。每日入寺賞樹時間從8:30開始,17:00結束,每30分鐘為一個預約時段,日接待總量為3000人。預約開放以來,幾乎天天爆滿,開放時間到11月20日為止,預約賞樹不額外收取費用,進入寺院也不收取門票費。  持專業相機須登記  古觀音禪寺表示,由於接待能力有限,銀杏季期間,未預約者寺院不予接待。在公告中的「遊客須知」中,禪寺也提出了許多要求,例如「嚴禁航拍」、「勿拍攝寺院出家師父」、「勿觸摸、敲擊寺院法器」等等。其中有一條是「持專業相機攝影,需在『相機登記處』登記並領取『攝影許可』」。  有網友反映,所謂的「登記」就是要簽署一份「古觀音禪寺攝影、攝像知情承諾書」,主要內容是要求簽署者不能將拍攝的照片和內容進行炒作和應用於商業用途。同時,拍攝者不能將拍攝的作品上傳到頭條號、企鵝號、大魚號、微博、微信公眾平台等新媒體平台。古觀音禪寺在承諾書上說明是:「寺廟屬於宗教活動場所,並非旅遊景點」。  對於嚴格的要求,有網友評論:「期待了一年,特別想去看滿地金黃的銀杏,可是聽說人特別多,去了要排隊,千年銀杏只能看十分鐘就要換下一波人了……」但也有人認為只有這樣做,才能保留住寺院最美的原味。  小靈通 古觀音禪寺與銀杏  陝西省西安市的古觀音禪寺始建於唐貞觀二年(西元628年),距今約有1400年歷史,為終南山千年古剎之一。據史料記載,唐貞觀年間,古觀音禪寺已頗具規模,山門、大殿、鐘鼓樓,雲水寮一應俱全,佔地300餘畝,氣勢宏大,香火旺盛。  古觀音禪寺名氣雖然比不上西安境內的大慈恩寺、大興善寺、青龍寺、臥龍寺等寺廟來得大,但每年進入11月,古觀音禪寺都會在網路上興起一波「熱搜」,原因就是這顆千年古銀杏樹。當地人相傳,這顆銀杏樹與禪寺年齡相同,也有1400多年的歷史,是當年唐太宗李世民親手栽種,已被大陸列入古樹名木保護名錄。  (李鋅銅)

  • 廖科溢轉經祈福 自封掃地僧

    廖科溢轉經祈福 自封掃地僧

    亞洲旅遊台《溢遊未盡2》主持人廖科溢上一集結束蓮寶葉則景點的行程後,自駕遊到青海省的中心地帶,他與團隊離開德馬高速路,駛上連接北京與西藏的京藏高速路,探訪具有歷史及宗教信仰意義的「班禪香日德寺院」、品飲當地人稱為聖水的「崑崙聖泉」,還走訪世界唯一的「水上雅丹」及世界第二大的「察爾汗鹽湖」等地,開啟另一段旅遊新篇章。 廖科溢與團隊第一個落腳處來到都蘭縣香日德鄉鎮的「班禪香日德寺院」,又稱「班禪行轅」,在過去為歷代西藏政教領袖往返西藏與內地之間的駐錫地,在歷史上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寺院占地約50餘畝,是組「回」字形的建築,廖科溢還沒將這古色古香之地好好地導覽一番,就往寺院裡的轉經長廊衝去! 轉經長廊共有252個轉經筒,藏族人民將經文放置在轉經筒內,每轉動一次就相當於念誦經文一次。走廊上的壁畫繪有1108尊佛像,因佛像手勢各異,故又稱為千佛廊,這裡已成為遠近馳名的歷史文化遺跡和旅遊景點,廖科溢在這裡用虔誠的心轉動轉經輪,完成既莊嚴又神聖的巡禮。 廖科溢漫步於寺內,看到園區內有一把掃帚便隨意拿起,打趣地說:「我是掃地僧,掃地是種修行,呼吸也是一種修行,日常起居都是種修行,修得驚人的臂力!」他還遇上從西藏來參觀的僧人,並與他們一同席地而坐野餐,僧人們侃侃而談分享日常生活及佛法,為廖科溢的旅程注入滿滿的正能量! 接著他一路往南朝著道教聖地崑崙派的起源處前進,來到了青海格爾木市的「納赤台」,這裡有一眼泉水噴涌不息,即便冬天四處冰天雪地,唯獨這泉水不會結冰,被當地人稱為「聖水」。廖科溢啜飲一口讚嘆地說:「甘甜醇美,半點雜質都沒有。」在地嚮導建議要帶上些水拿來泡茶、喝喝它的仙氣,廖科溢附和著說:「這樣喝完可以增加一甲子的功力!」 自駕遊的樂趣就是行駛於公路上,還能巧遇國寶級動物青羊(又稱岩羊),看著青羊在陡峭岩石上走跳,廖科溢興奮地直喊:「實在太幸運了。」接著走訪擁有夢幻之名「翡翠湖」的大柴旦湖,在這裡天氣好時,放眼望去宛若鏡面般的湖面,倒影著藍天白雲和皚皚雪峰,彷彿置身於畫中。更多精采旅程,請鎖定亞洲旅遊台10月12日周六晚上9點播出的《溢遊未盡2》。

  • 離譜涉毒淫僧 三年前就「有事」被輦出寺院

    離譜涉毒淫僧 三年前就「有事」被輦出寺院

    僧人開泓,被爆出破壞佛門清規,在佛寺內吸毒、打砲自拍性愛影片,中國佛教會理事長淨耀法師今天發聲明表示,開泓破大戒已喪失僧人資格,但依國家法令並未授權佛教界可強行脫去其袈裟。淨耀法師強調,開泓早在104年就因為「屢犯寺規」,經勸導無效,由寺院給以「不共住」的「遷單」處罰。 宗教教條與戒律,並沒有法律據有強制執行的力量,只能在宗教圈內各自約束遵守。由於出家人是共同在寺院道場裡生活的,出家人受了具足戒,成為僧團的一員,過著共同的生活才算具有僧人的身分。僧眾們彼此有著同樣的約束(戒律)與生活(食、衣、住、行等)。在寺院若僧眾中有人犯了錯,寺院懲罰違會依據所犯過失輕重區別對待,輕者被罰油、罰香、跪香等,重者則被逐出寺院,永世不得再入佛門。 而這位被慈法禪寺處以「不共住」、「遷單」趕出去的僧人,如果依照寺院的規矩來看,他可能早在104年就犯了很嚴重的過失如偷盜、鬥毆、酗酒、吸毒、破了殺生戒、色戒等其中的重罪,而「遷單」這樣的處罰稱為「擯罰」、「擯出」也就是強迫他離開寺院。但最嚴重嚴厲的處罰稱為「滅擯」,又叫「擊鼓遷單」,就是把該人從寺院除名還要燒燬其衣鉢戒牒,貼擯條(公告)于山門,鳴大鼓,以杖將其從寺院偏門驅逐出去,以維護佛門的尊嚴與聖潔。   

  • 慶九九重陽 法鼓山九座分寺院將辦聯合祝壽

    慶九九重陽 法鼓山九座分寺院將辦聯合祝壽

    為迎接象徵團圓的中秋、敬老的重陽,法鼓山邀請全台65歲以上長者,在重陽節前透過環保、簡約的聯合祝壽,歡喜接受社會大眾的祝福,敬賀長者多福多壽、歲歲平安。 法鼓山表示,10月7日至10月14日將在全台九個分寺院,邀請65歲以上長者參與「佛化聯合祝壽」,僧團並提供「家中寶隨身水壺」等結緣品,祈願長者們日日是好日、天天都開心 ,善用佛法的智慧與慈悲,凝聚家族和樂、維繫人心安定。 法鼓山創辦人聖嚴法師預見社會、家庭的結構變遷與心靈需求,25年前開始推動「佛化聯合祝壽」,倡導以環保、簡約且溫馨的方式,傳承尊親敬老的美德。 此外,並透過法會、奉茶等儀式,為民眾營造闔家為長輩祈福拜壽的感動體驗,匯聚歡喜和感恩的心念,建設樂齡、安心的人間淨土。 法鼓山指出,2018年法鼓山「家中寶佛化聯合祝壽」的日期、地點為,10月7日高雄紫雲寺、金山法鼓山世界佛教教育園區、法鼓山蘭陽分院;10月10日法鼓山安和分院、台南雲集寺;10月13日台中寶雲寺、北投農禪寺、法鼓山中山精舍;10月14日台東信行寺。

  • 惡男寺院殺2僧人焚屍 引火上身炸死自己

    惡男寺院殺2僧人焚屍 引火上身炸死自己

    惡有惡報!江西南昌長壽寺日前發生一起慘絕人寰命案,無業的秦姓男子與寺院2名僧人產生過節,將2人殺死後打算引燃汽油毀屍滅跡,反而引火上身,當場炸死自己。 據澎湃新聞報導,50歲秦姓男子是地方惡名昭彰的地痞流氓,2年前住進長壽寺,據悉秦男看準法師慈悲為懷,強行住進供奉觀音娘娘佛像的空房。秦男入住之後不僅白吃白喝,向師父伸手索討金錢,還對信眾惡言相向,不時辱罵、毆打僧人,在寺中胡作非為。 本月15日,秦男殺死2位僧人後,在大雄寶殿燒屍滅跡,豈料受到火勢波及,他手上的汽油桶也隨之引爆,秦男迅速嘗到現世報,被自己炸死。警方獲報,趕到現場只見3具焦屍,知情民眾在網上指出,受害2名法師生前曾對外尋求援助,但仍未阻止悲劇發生,其中一名法師燒到只剩一隻手,另一名則「肚子都燒出來了」,寺廟宛若人間煉獄。

  • 工時過長 日本高野山僧人罹患憂鬱症

    工作時間過長不僅是所有勞工的惡夢,就連出家的僧侶也不能倖免。日本共同社7日報導,和歌山縣高野山寺院的1名男性僧人,因在寺院宿舍長時間工作而罹患憂鬱症。橋本勞動基準監督署也確認,他的憂鬱症是因「工傷」所造成。 據僧人的律師表示,該名40多歲的僧人自2008年開始在寺院工作。他每天早上5時前就必須開始準備進行寺院投宿人士的誦經活動,還要照顧投訴者並處理寺院的日常事務,在繁忙季節時,工作時間可能會持續至晚上9時。 該名僧人曾於2015年4、5、10月期間連續工作,連1天都沒辦法休息,同年12月,他被確診罹患憂鬱症,被迫暫停工作。去年5月,他向勞基署申請工傷認定,勞基署於去年10月發現他連續工作至少1個月,認定是工傷。 僧人的代表律師認為,此項判例深具意義,因為它是迄今首宗「承認僧侶修行亦屬於勞動工作」的案例。寺院的代表律師則對案件不予置評。 世界遺產高野山有117座寺院,近10年來寺院的投宿人數維持在20萬至40萬人左右。2015年是高野山開創1200周年紀念,當年共吸引了逾44萬人投宿。

  • 泰國3000隻猴群洗劫2座村落與寺院

    泰國3000隻猴群洗劫2座村落與寺院

    泰國四色菊府(Sisaket Province)的兩座村莊遭到3000多隻飢餓猴子的洗劫,這些猴子肆無忌憚的侵入民宅與寺院中尋找食物。 大陸的英文媒體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報導,這些野生的長尾猴完全不怕人,非常積極的入侵民宅當戶中尋找食物,即使屋主關上門窗,也不一定能把他們擋在外面。因為許多猴子還能找到屋頂的通風設備進入房屋,幾乎是防不勝防。 當地村長說,早在村落建立以來,部落野猴子就沒有離開過,只是在以前猴子數量還並不高,當時猴子以野生水果和其他天然食物為食,侵入人類聚落的情況還不多。但是隨著村落擴大,村落更接近森林,猴子遇到人類的情況就變多,使得猴子向當地人民的家中覓食。 另外泰國是個佛教國家,所以寺院特別多,也不主張殺生,飢餓的猴子也就選擇幾乎不設防的寺院,尋找供佛的祭品來食用。有些寺院也很堅持善心看待一切,僧人代表說,雖然猴子入侵了他們的寺院,但僧侶從來沒有毆打過猴子,因為保護動物是很重要的,他認為這個地區可以成為一個旅遊景點。 也因為猴子沒有天敵,所以這些猴子愈來愈膽大,有些猴子甚至直接住在寺廟裡。 然而,一些居民的生活就受到猴兒的破壞,要是忘記關閉窗戶,房屋幾乎必定遭到洗劫,食物會被偷走,猴兒在翻找時也會把許多人們的家當掃到地上或是自己帶走,有些猴子甚至學會打開冰箱,把冰箱翻的一團亂。 甚至猴子們之間的爭鬥也在人們的地盤上開打,猴子們在民宅屋頂上爭奪食物、相互追逐,要是戰鬥的很激烈,屋頂也會被猴子打壞。 泰國地方政府通常每年撥出3萬5千泰銖購買食物來餵養猴子,並且每年舉行一次自助晚會,但不管給了多少食物,猴子問題是愈來愈嚴重。

  • 一口氣貴6成 日本寺院參觀費掀漲價潮

    國人遊日必訪的京都景點清水寺,在前年調漲參觀門票後,而奈良世界文化遺產的東大寺今年元月也調整門票費用,調漲幅度達2成,是17年來首次調漲;另日本國寶級的長崎大浦天主堂,是日本現存的最古老的基督教建築物,今年參觀門票也將再有一波漲價,大幅度調漲逾6成。 近年日本寺院參觀費調漲不斷,根據「日經」報導,2015年起日本陸續多處寺院門票喊漲,包括日本首座被列為世界遺產的奈良法隆寺、日本第1城的兵庫縣姬路城、國寶級的長崎大浦天主堂、滋賀縣彥根城等,這幾年都有調漲過門票收費。 今年元月,奈良東大寺也宣布調整門票費用,從500日圓漲為600日圓,漲幅有2成;而2015年曾調漲過1次票價的長崎大浦天主堂,預計今年4月將再有一波漲價,短短3年時間,收費就從300日圓、600日圓,將再提升到1000日圓。 至於為何漲幅如此大?除了日本各地寺院湧入大批人潮,導致不少人為破壞需要修繕成本之外;另日本少子化也影響寺院校外教學的收入減少,讓寺院為了保護文化遺產傳承為由,不得不喊漲。

  • 小常識!日本神社、神宮、寺院這樣分辨

    台灣人愛赴日旅遊,參拜日本的神社、神宮和寺院更是必備行程。然而這三者皆能祈願、買御守,稱呼方式卻不相同,到底該如何分辨?根據《Match》日本線上旅遊觀光雜誌報導,神社、神宮和寺院不僅外觀不同,所祭祀的對象也有差別。 ●\t神社 神社為日本祭祀神明普遍的設施,日本人認為自然界萬物皆可敬拜,因此神社供奉的對象眾多。在神社入口處皆設有鳥居,為神聖地帶與塵俗世界的界線。 「大社」原為島根縣初雲大社所使用的稱呼,但19世紀末後,以大社所稱呼的神社逐漸增加。通常大型神社便可稱為大社。 ●\t神宮 當神社祭祀的對象為日本皇室的祖先,或與皇族有深厚淵源的神社則稱為「神宮」。神宮的規模通常比一般神社來得大,如東京明治神宮、京都平安神宮等。由於同樣屬於神社,因此神宮內也有鳥居。 ●\t宮 一般而言,宮也是和皇族關係深遠的神社,所祭祀的對象為被稱為「親王」的天皇家族男性。若是祭祀重要歷史人物的神社也會附有「宮」名,如東照宮為祭祀德川家康、天滿宮為祭祀菅原道真。 ●\t寺院 寺院為信仰佛教的地方,供奉的對象為佛教神祇,信眾可拈香參拜,寺院內也會有信仰佛教的修行者。而寺院通常設有被稱為「山門」的門,若是規模較大的寺院,如奈良東大寺、東京淺草寺等,則會在山門上蓋有壯觀的屋頂。 進一步瞭解其中差異後,未來參拜神社、寺院便更能感受其中不同的氣氛,享受日本道地文化之旅。

  • 日傳統年味難維持 撞鐘及搗年糕擬停辦

    特派員看世界專欄日本人過新年跨年時,傳統上有些寺院會舉辦撞鐘儀式,但今年有些寺院被周邊居民嫌吵,在網路上引起熱議。而今年的搗年糕活動也因怕民眾食物中毒,可能會停辦。 很多日本人過年,傳統的習俗是在除夕吃碗象徵延年益壽的蕎麥麵(過年麵),之後與親友到神社迎接新年。有的寺院像是東京鐵塔旁的增上寺,會有敲「除夜之鐘」(除夕鐘)的儀式,凌晨0時之前敲響107下,代表去除一整年的煩惱,凌晨0時一到,再敲響第108下,代表一切重新來過。 寺院除夕敲響梵鐘108下,據說源自於中國宋代的習俗。為何是敲響108下,有多種說法。一般的說法是,佛家說世間人有108種煩惱,這些煩惱都是因為慾念所起。 今年日媒報導,位於東京的小金市一座逾100年歷史的寺院「千手院」,因遭到鄰近居民指除夕鐘聲太吵,因此決定不舉行敲除夕鐘的儀式。千手院的第7代住持足利正尊表示,知道有些人全家等著聽除夕鐘聲,但既然有人嫌吵,只好取消。敲除夕鐘習俗在他這一代中斷,讓他感到很難過。 位於靜岡縣牧之原市、擁有逾450年歷史的大澤寺也曾因鄰居嫌除夕鐘聲太吵,曾停止敲除夕鐘,但後來決定白天就敲除夕鐘。 對於寺院自我節制不撞除夕鐘或提早在白天撞的作法,網路上熱烈討論。有人說:「日本人缺乏感性」、「別讓日本變成令人覺得遺憾的國家」、「寺院不應退縮,應好好向抱怨的民眾說明除夕鐘的意義」。但也有網友說:「禁止撞鐘也好,否則大響聲,寺院周邊居民真值得同情」。 有日本民眾在迎接新年時,家人或社區民眾一起搗年糕的習俗。日本的年糕稱為「鏡餅」,就像日本古代祭祀的3種神器當中有「八咫鏡」,這鏡(鏡餅,年糕)象徵神明。家長將年糕分成小糰發給家人,就是「年玉」的由來,而現在「年玉」已成壓歲錢的意思。 雖然市面上有很多現成的鏡餅,甚至裝飾得很可愛,像是裝飾著小雞、招財貓、橙橘等吉祥物。但有些學校、社區、大樓等為了維護傳統文化、促進交流,會舉辦搗年糕活動。 但是今年有些地方搗年糕的活動停止或必須特別注意衛生,主要諾羅病毒等引起的腸胃炎罹患率是10年罕見的嚴重情況,直逼過去最嚴重的2012年紀錄。今年包括東京都在內有13都縣拉警報,雖然無法斷言搗年糕活動易感染到諾羅病毒,但有些小學或社區決定停辦。 不過,有的小鎮乾脆訂出防止感染諾羅病毒等食物中毒的注意事項。包括,搗年糕的地方要在避免灰塵黏附、附近有水龍頭設備的地方。限定搗年糕或煮年糕的人,要用肥皂洗手,用流水洗手,洗1次至少30秒,要洗2次。接觸年糕的手,一定要戴上手套。此外,搗年糕的道具一定要消毒。提供的年糕食品須加熱煮過,並當場食用,不得帶走。 要保持傳統年味,愈來愈難。日本的年味有時可從郵局、超商、文具行販售的賀年卡可感受到。很多人期待元旦當天可收到厚厚一疊的賀年卡。 有1項針對15至39歲共300人所實施的民調顯示,認為賀年卡較受歡迎的民眾占75%、遠勝推特(Twitter)、臉書(Facebook),但隨著電子郵件、社群網路賀年的人增多,寄賀年卡的人變少了。 日本郵局於1949年發行1950年用的賀年卡,當時發行量1億8000萬張,之後隨著日本經濟起飛、人口增加,1964年發行量10億張、1973年逾20億張。賀年卡銷售顛峰期是2003年發行約44億6000萬張。但後來遞減,今年8月初步估計(2017年用的)賀年卡是28億5329萬6000張。 11月1日起開始販售2017年用的賀年卡,還重金禮聘偶像男子團體「嵐」的成員當廣告代言人,並增加賀年卡設計的款式、附有年玉(紅包)可抽獎的賀年卡的獎賞價值提升。 12月27日,日本郵局還特別對媒體公開東京新宿郵局處理賀年卡作業的情形。每小時可處理5萬張賀年卡的機器有5台,配合職員的手工作業,這個郵局預定處理約1500萬張賀年卡。民眾如果在12月26日之前投遞,預定元旦可寄達。 日本郵局決定新年1月2日不遞送郵件,這樣可節省約10億日圓(約新台幣2億8000萬元)的人事費。日本郵局也決定自2017年6月起,明信片、信件等的郵遞費調漲,總計年收可增300億日圓,以避免郵政事業出現虧損。 年味也可從大排長龍購買「年終巨無霸彩券」的景象感受到。今年的年終巨無霸彩券一等獎及一等獎前後的獎總計10億日圓。獎落誰家,將在除夕這天揭曉。1051231

  • 米其林指南發首爾版 寺院素齋入選

    「米其林指南」(Michelin Guide)今天首度發行南韓首爾版,兩家高檔韓式料理餐廳獲得令人夢寐以求的三星等級,還有1家提供寺院素齋的餐廳被評鑑為一星。 法新社報導,南韓首都首爾共24家餐廳獲得米其林星級,一方面反映首爾躋身美食中心的野心,同時也凸顯在中國菜和日本料理根深柢固的陰影之下,韓式料理漸漸浮上檯面。 米其林指南國際總監艾里斯(Michael Ellis)說:「我想,外界普遍視之為世界美食隱藏版瑰寶之一。」 兩家米其林三星餐廳中,位在首爾高級住宅區江南區(Gangnam)的Gaon餐廳,根據李氏朝鮮(西元1392至1910年)王朝宮廷御膳提供兩種多道菜式的菜單,價格介於18萬韓元(約新台幣5350元)到25萬韓元(新台幣7430元)之間。 另1家米其林三星餐廳是新羅酒店(Hotel Shilla)的「羅宴」(La Yeon),米其林稱讚其主廚在傳統韓式料理加入現代觸感。 「米其林指南」2007年出版東京版,首度進軍亞洲,現在還有上海版、香港版、新加坡版和首爾版。 值得注意的是,在首爾的一星餐廳中,還包括提供南韓寺院素齋的餐廳「缽孟供養」(Balwoo Gongyang)。(譯者:中央社何宏儒)1051107

  • 寺院素菜奪一星 米其林推首爾版指南

    聞名遐邇的《米其林餐廳指南》(Michelin food guide)首次推出首爾(Seoul)版,其中最具特色的是,收入兩間被評為三星級的高檔韓式料理餐廳,以及一間奪下一星推薦的寺院素菜餐廳。本次收入推薦名單共有24間位於首爾的餐廳,替韓國向更多外國遊客推廣其自身料理。 據法新社(AFP)報導,聞名世界的《米其林餐廳指南》第一次推出首爾版本,共收入24間星級餐廳,其中包含兩間最高等級- 三星級的韓式料理,以及一間一星級的素菜料理最受矚目。兩間三星級餐廳分別是位於首爾江南區(Gangnam area)的Gaon高級料理,以兩種李氏朝鮮(Joseon era)時代的王宮菜單聞名,每客要價18萬韓圜(約5,092台幣)或25萬韓圜(約7,073台幣);另外則是新羅酒店(Hotel Shilla)的羅宴(La Yeon)餐廳,也是高價的傳統韓國料理。至於一星名單中,則以一間知名的「缽盂供養」(Balwoo Gongyang)的寺院素菜最受矚目。 米其林指南自從2007年推出東京推薦名單後,陸續在上海、香港和新加坡等各大城市推出專屬版本,但韓國首爾直到今日才出刊第一個版本。然而本次首批名單中,首爾能有2間餐廳登上三星級推薦,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畢竟在全球入選米其林推薦的2萬多間餐廳,僅有100間能獲得這項最高榮譽。 入選三顆星的Gaon料理主廚金榮真(Kim Byoung-Jin,音譯)表示,「能被評選為三星級,對他與其團隊都是莫大的殊榮,(他)希望米其林的這份推薦與榮譽,能讓更多人了解並喜愛韓國料理。」米其林的高知名度和信任度,往往能為其推薦的城市與餐廳帶來人潮和錢潮,此番開啟韓國版的名單,就如同其執行長麥可埃利斯(Michael Ellis)所說,「(首爾)這裡是世界料理中被埋沒的一塊寶石。」將與既有的日本與中華料理展開挑戰。

  • 僧侶變紅娘 日興起寺院相親風潮

    佛教僧侶在台灣是有禁止結婚的戒律,但在日本,僧侶是被允許娶妻生子的。如今為促進青年男女的相識機會,僧侶新增了一項紅娘的業務,舉辦在寺院內的相親會更成為流行,因為在過去的日本傳統文化中,青年男女在婚前經常會前往寺院,向被視為道德標準的僧人,諮詢婚姻大事。 據日本時報(Japan Times)報導,面臨低落的結婚率與生產率,加上網路經濟和宅文化衝擊,讓許多日本青年男女在認識異性上出現瓶頸,此時,各地寺院與僧侶就成為他們相親的新選擇。在本月初,東京都台東區一間臨濟宗(Rinzai)寺院舉辦相親活動,邀請60位20至40歲的男女,利用心經的講解,該寺住持更勉勵參加相親的男女們,「不要錯過身邊的彼此,因為今天過去將不再回頭。」這種相親僅收報名費3,000日圓(約1,000元台幣),比目前的線上交友網站的50萬日圓(約17萬台幣)便宜太多。 此類相親會如今在東京許多寺院也開始流行,而報名參與的男女比例呈現失衡狀態,竟高達3名女子對1名男生,報名者的平均年齡約為34歲。許多女性表示自己的同事們紛紛結婚生子,自己卻一直單身沒有對象,家裡面更是不斷給自己施加壓力。而且這類相親活動不但省錢,更能避免網路交友許多潛在的許多安全問題。即使仍找不到好對象,定期的聚會和新增的成員,也能讓自己的交友圈更廣。 寺廟方面也很聰明,引入這種相親活動,其主要想法是想藉由相親會拉攏更多信眾回籠,讓傳統中20至40歲民眾重新回到寺院內。但日本的未婚比例確實成為國家憂慮的重大議題之一,1970年代50歲以前未婚的男女比例不到百分之4,可是在2010年的統計,男性未婚比例飆高至百分之20、女性則有10.6%。至於寺廟相親會成效如何呢?7千多位成員中,一共成功媒合了95對夫妻。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