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封建思想的搜尋結果,共10

  • 三從四德過時 陸校外機構禁講授

    三從四德過時 陸校外機構禁講授

     大陸教育部日前印發《禁止妨礙義務教育實施的若干規定》,其中要求校外機構不得傳授三從四德,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大陸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馬小紅認為,三從四德是古代對女性的道德要求,只適用於當時社會的價值觀,有明顯的時代局限性。

  • 毛曾批示 封建思想才禁裸體模特

    裸模,常存在藝術與色情的灰色地帶。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裸體樣式的創作就被禁止了,只存在大學美術系的基本功練習中。後來有人主張全面禁止,毛澤東則批示:裸體模特,封建思想才要禁止。 \n人民政協網近日刊出一篇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陳醉的文章指出,當代中國百姓最早熟識「模特兒」一詞,是改革開放後服裝模特兒表演傳入大陸的時候。老百姓為了省事,竟刪去了規範翻譯的那個「兒」字乾脆就叫「模特」了。 \n報導說,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裸體樣式的創作就被禁止了。即便是世界藝術史中的傑出作品,也都一概視為黃色。 \n但中共又急需培養具有寫實能力的美術工作者為政治服務,所以全盤引進了蘇聯的教學體系,而人體模特兒的運用被嚴格限制在大學美術系的基本功練習中。 \n不過好景不常,1964年5月,「四清」運動初期,康生等人主張禁止模特兒寫生,8月,中共中央即發文廢除使用模特兒。 \n1965年7月18日,毛澤東批示:「此事應當改變。男女老少裸體模特兒,是繪畫和雕塑必須的基本功,不要不行。封建思想,加以禁止,是不妥的。即使有些壞事出現,也不要緊。為了藝術學科,不惜小有犧牲。」 \n一錘定音,豈料批示還未來得及落實,1966年「文革」爆發。不但真人模特兒不能畫,連石膏像全都砸爛了。直到「四人幫」倒台後,1978年才算撥亂反正。

  • 社論-背骨?貳臣?現代還需要封建思想?

     前高雄縣長楊秋興出任新內閣政務委員,昔日民進黨戰友痛批他「背骨」;可以說,綠營有濃厚「背骨」情結: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相對的,藍營則有微妙的「貳臣」情結,這是封建時代的忠君思想;只要這兩種情結還在,台灣就難有理性問政的一天。 \n 正如楊秋興所說,政治人物轉換政黨並非新鮮事。在國外,從邱吉爾到日本的小澤一郎,在台灣,從前總統李登輝以下,到黃昆輝、陳明文、張花冠等人,政壇中轉換政黨者比比皆是,事實上,現代民主國家中,國家高於政黨,政黨是志願性社團,合則來、不合則去,應該是常態;相反的,當有人將政黨、意識形態無限上綱、動輒抬出「背骨」、「貳臣」如此封建的觀念時,則不啻是以黨害國、心中完全沒有國家的存在。 \n 大選才剛結束,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當時的承諾言猶在耳:如果民進黨執政,競選團隊不代表執政團隊,不但用人要超越黨派,甚至還要組成大聯合政府;何謂超黨派、何謂「聯合」,不就是要能與不同黨派溝通合作、跨黨派拔擢最適人才嗎?總不能民進黨任用他黨人才就是菁英,但被國民黨重用的民進黨人士,就成了「背骨」吧! \n 事實上,民進黨過去缺乏執政經驗,治國團隊嚴重不足,確實需要跨黨派用人,這些人才也都在關鍵時刻發揮作用。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唐飛,他在二千年台灣首次政黨輪替時,毅然抱病出任閣揆,即使當時民進黨政府不同意國民黨中央「黨進黨出」的做法,讓唐飛隻身入閣一百四十天後,就被當成絆腳石、匆匆下台;但是唐飛在台灣首次政黨輪替時,發揮的穩定民心、甚至軍心的關鍵力量,未來的歷史必然要記上一筆。 \n 另一個例子是副總統蕭萬長,民進黨執政時,蕭萬長雖未進入政府,但是他之所以願意出任陳水扁政府的經濟顧問,念茲在茲的還是台灣的經濟大局。另外,民進黨政府當時任用新黨藉的郝龍斌出任環保署長,他不畏地方勢力整治二仁溪等作為,讓其民意支持度一度飆到最高,也是民進黨跨黨派用人的成功典範。 \n 民進黨必須從黨外尋覓人才,國民黨何嘗不是如此?台灣在選舉時也許是一個五十對五十的國家,但馬總統治國,卻不能只做一位百分之五十的總統,因此新政府新內閣,用人除了要適才適所外,若能兼容各黨派,當然有助政府施政。確實,即使國民黨是百年政黨,新閣的國民黨屬性並不強,除了楊秋興曾是民進黨外,內政部長李鴻源、陸委會副主委張顯耀是親民藉,而內政部長江宜樺則和多數剛入閣的學者一樣,都是無黨藉。 \n 當然,總統馬英九的跨黨派用人,也曾在黨內面臨重重阻力,二○○八年他上任後不久,提名屬性偏綠的沈富雄、陳耀昌擔任監委時,就硬生生被國民黨立委否決;唐飛即使對穩定政局有貢獻,國民黨仍有大老對其有微詞;這樣的「貳臣」情結,和現代政治完全脫節,過去是改朝換代,一臣不事二主;但現在是民主國家的政黨輪替,人才不屬於任何黨派,因為他們是為人民服務。 \n 相較起來,民進黨的「背骨」情結更嚴重。政黨政治是本諸不同理念、公平競爭,但溝通協商也是政黨要務,只是,很多綠營人士卻將政黨競爭視為敵我、善惡之爭,因此毫無中間地帶,國民黨形同敵人,和國民黨溝通合作的就是「叛徒」、「背骨」;可悲的是,政黨可以用意識形態來檢驗對手,同樣也可以用來鬥爭同志,當政黨走上這樣黨同伐異的道路,也就離多數民意愈來愈遠。 \n 楊秋興任高雄縣長時,多次得到施政第一的肯定,號稱五星級縣長,馬政府重用這樣的幹才,民進黨何妨祝福;更重要的是,假如有一天民進黨重新執政,屆時勢必也要借重國民黨的人才,他們現在該深思的是,當背骨、貳臣這樣的封建觀念揮之不去,民進黨恐伯無法組成像樣的治國團隊!

  • 兩岸史話-新聞老兵看世紀大審奸

     綜其一生,周作人就是這樣冷漠孤傲,動搖多變、沒有定性、隨波逐流。 \n 周二先生離開老家後,1901年考入南京水師學堂,學的全是理工,5年後到日本留學,與魯迅同住在六席小房之內,從此,作人不僅日常生活全由魯迅照管,即讀書寫作也嚴受魯迅督促。 \n 及作人於1908年與房東女兒羽太信子結婚,在日生活也多靠回國工作的長兄接濟。這種情形,魯迅老友許壽裳在〈亡友魯迅印象記〉中便說過:「魯迅對於兩弟(三弟為建人)非常友愛,因為居長,所有家務由他自己一人主持,不忍去麻煩兩弟。他對於作人的事,比自己的還要重要,不惜犧牲自已的名利統統來讓給他……」事實上,據許先生回憶,魯迅原準備在東京繼續從事研究,但因作人那時在立教大學還未畢業,便和羽太結婚,費用不夠了,須由阿哥資助,所以魯迅只得犧牲自己的研究,回到浙江兩級師範學堂擔任生理學化學教員。 \n 1911年,魯迅更把作人夫婦接回國去,一同住在北京八道溝的房子,並繼續負擔家庭大部分開支,這情況一直維持到1923年因羽太挑撥,兩兄弟吵架分手為止。 \n 文藝大家動搖多變 \n 周作人的多變、動搖與疏懶的性格,也反應在他從事文藝的經歷上。本來,魯迅、作人兩兄弟一個習醫、一個研究理工,可是,魯迅與稍後的郭沫若一樣,放棄醫學轉而從事文藝,而作人到了日本之後,也把興趣轉向文學。初時,他致力的還是西洋文學,回北大後,教的也還是歐洲文學史和希臘羅馬文學史一類課程,及胡適、陳獨秀發動文學革命,而辮帥張勳又發動了復辟事件,方才促使他進而深思,認為光是文學革命不夠,必須還要有思想革命才行,於是暫時脫離了文學的象牙之塔,在《新青年》上連續發表了〈人的文學〉、〈平民的文學〉和〈思想革命〉等為這場革命推波助瀾的文章,主張尊重人性和實行人道主義,並由此出發,勾勒出人類的「理想社會」。他的這種主張,把胡適、陳獨秀發動的文學革命大幅度向前推動,真正觸及了文學革命的實質,而胡、陳等也都給予他以極高的評價。 \n 轉而強調文學無用 \n 稍後,他更因參觀了日本的「新村」,遂從人道主義出發,從而接受了朦朧的空想社會主義潮流。他的這極不清不楚、夾雜著人道主義與左傾思想的趨向,一直到1902年代依然持續,本文前述的〈日本人的好意〉,與他同期在《語絲》上發表的〈偶感〉、〈怎麼說才好〉、〈咀咒〉、〈功臣〉及〈人力車與斬立決〉……諸文之中都強調人道,對黨爭與殺戮大表不滿。 \n 他的散文與魯迅的雜文,同時被人稱譽,文壇人士不是說他的散文「平淡自然,富有知識性,而很少無病呻吟」,便是說他的著作「在激昂的抗爭中也平和而少激烈,溫婉而不執著。但是,這種平和溫婉的藝術色調,並未掩蓋其反封建、反禮教的民主主義的思想光芒。」 \n 可是五四運動高潮一過,兩兄弟也因婦人之言而致分手。一時,周二先生冷漠孤傲的老脾氣重又發作,遂由真的入世,轉向虛象的出世,對一切改而採取了懷疑和否定的態度,甚至強調「文學無用」論,認為文藝「實在是可有可無的不關緊要的東西,表現出來聊以寬慰消遣罷了」。 \n 托庇日妻名下自保 \n 文學既然只為消遣,他的新作也就變成了在苦茶齋中聽人談鬼、試學畫蛇和玩弄骨董的無病呻吟之作。一時,諸如談茶道、述酒令、談菱角、記鳥聲、賦草木、寫蟲魚……也充滿了他的著作。這時,在寫到中、日關係時,也開始祟日而抑華,認為日本之於中國,一若羅馬之於希臘,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了! \n 終其一生,周作人就是這樣冷漠孤傲,動搖多變、沒有定性、隨波逐流,及七七事變起,留日前輩之娶有日婦者,凜於國難,多有大義別親之舉,若吳鼎昌之遣婦歸寧,束裝追隨政府西遷,與乎郭沫若之別婦拋雛,自日潛返、參與抗戰……一時均傳為美談,只有周二先生不唯不走,反而一俟日軍進占北平,便在寓所門前貼上「羽太寓」牌子,托庇於日本老婆名下以求自保,認真說,多變而無定性的他,這時已種下失足下水的因子了。 \n (待續)

  • 百年歷史洪流-華僑華人的歷史定位

     「記憶是時空渡口的舟楫,它將歷史的秋月春風、激越年華、英雄浩氣、兒女情長,統統擺渡到那幅鋪陳著轟轟烈烈史詩般巨幅畫面的彼岸」。本書橫跨亞、歐、北美,歷經20個城市,行程10萬公里,專訪200多個僑領、辛亥後人、專家學者等重點人物,搜集了大量海外一手史料。從文化學、心理學、社會學、歷史學、移民學的視角,深入揭示了華僑華人在波瀾壯闊的中國近現代史中的心路歷程。 \n 普列漢諾夫說過,每個時代都有它自己中心的一環,都有這種為時代所規定的特色所在。中國近代是一個動盪的變革的時代,隨著政治、經濟、軍事、文化各方面劇烈的震盪和變革,中國近代思想在短短幾十年內,從封建主義一躍跨入社會主義,似雷鳴電閃般,越過了歐洲思想發生發展的數百年歷程。在這個風起雲湧的歷程中,「起共和而終帝制」成為不可迴避的中心環節。由於中國近代處在古今中外大聚匯、大變革的交錯點上,各種思想、新舊觀念劇烈碰撞,進而按照歷史自身規律選擇更適合中國發展的道路,真可謂「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則昌,逆之則亡」。 \n 這段歷史,承載著中華民族的傳統輜重,在一個生死抉擇的十字路口搭起了舞台。各色人物粉墨登場,長袖善舞者、韜光養晦者,抑或捉襟見肘者,都在演繹著自己的歷史觀。其中的迂迴曲折、蕩氣迴腸、英雄情長、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直追當下,幾成這個民族行走千年累積國民性的「集大成者」。 \n 歷史的必然總是通過事件和人物的偶然來展現,太平天國農民起義、改良派的戊戌變法、資產階級的辛亥革命大體如是,洪秀全、康有為、孫中山亦如是。《夢回東方》試圖在「浩浩蕩蕩」的「世界潮流」中,追尋這個歷史的偶然,並通過這個偶然將讀者擺渡到百轉千迴、跌宕起伏的時代彼岸。所謂偶然,是事物發展過程中的不確定性。華僑華人之於辛亥革命,正是不確定性的生動體現。道理很簡單,辛亥革命發生在國內,革命的主導力量原本應在國內產生,令人稱奇的是,海外恰恰成為這種力量產生的重要母體。所以,孫中山說「華僑是革命之母」。 \n 近百年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中,華僑華人曾是被誤讀、甚至被遺忘的群體,他們沉寂在歷史深處,淹沒在革命的光環背後。《夢回東方》拭去歷史的浮塵,把溫暖的目光投向這個群體,尋覓華僑華人海外遷徙的血淚、創業、革命歷程,聆聽他們來自心靈深處的歎息和吶喊,一個個鮮活的形象躍然紙上。(摘自本書序)

  • 蘇蔡發紅包 呂諷封建

     農曆年節前夕,民進黨眾天王全台跑透透發紅包、拚人氣,但日前因總統初選方式與黨中央互摃的前副總統呂秀蓮,昨日又接續火力抨擊說,發紅包文化隱含封建思想,因此,「我對政治明星準備紅包發送給民眾不以為然」。 \n 農曆年後,民進黨即將展開總統初選作業,包括黨主席蔡英文、前行政院長蘇貞昌等人,都已安排在過年期間北、中、南走透透,藉由上香、祈福、發紅包的行程測試人氣。昨日呂秀蓮辦公室也發布公開行程,足跡一路從台北到台南,同樣頗有為二O一二備戰的味道。 \n 面對外界揣測是否也有意角逐總統大位的問題,昨日上午前往北市龍山寺發送抗寒睡袋給街友的呂秀蓮態度低調,不願表示意見。但她話鋒一轉表示,貧富差距是當前台灣社會最嚴峻的問題,為改善這項情況,農曆年後將展開「脫貧計畫」,親自向全台各地的企業家募款,以幫助六十萬失業人口脫離貧窮。 \n 但儘管自己和蔡英文、蘇貞昌於過年期間都有拜年行程,但面對蔡、蘇兩人選擇大手筆製作紅包袋,呂秀蓮不以為然的說,發紅包是封建思想下的產物,在當今社會已是過時文化,她不會像許多政治明星一樣忙著發紅包。

  • 社會研究所-拆了立 立了拆 名人何其辜

     高9.5公尺的孔子青銅雕像,11日在中國國家博物館北廣場、天安門廣場東側落成。有趣的是,雕像隔著北京主要道路面向紫禁城,對著天安門城牆上的毛澤東畫像。在上世紀毛澤東時代,孔子被視為落後及倒退的封建象徵,打倒儒家思想成為全民運動,許多廟堂被拆毀,孔子後代子孫的墳墓也遭挖掘。然而,儒家思想現在又獲得中國高層認可,孔子因此重拾地位。 \n 在台灣,2007年民進黨打著所謂「轉型正義」口號,將各地大大小小的蔣介石銅像都撤了,「中正紀念堂」被改成「自由廣場」。2008年國民黨重新執政,部分「蔣公銅像」又陸續放回。 \n 其實,豎立銅像或掛匾額雖是威權象徵,放在歷史的長河當中看來,都是人類記憶及文化刻痕的一部分,被作為政治工具或手段,歷史人物何其辜。

  • 投書-天不生仲尼—從孔子談起

    據說因為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對《孔子》一片大加讚賞,因此票房冠全球的電影《阿凡達》只好提前下檔。聽到這樣的消息,筆者雖對孔子在中國地位的「重生」感到高興,心底卻也同時有著無比的感慨。 \n不過短短40多年前,孔子在文化大革命風聲鶴唳的批判浪潮中,處境不折不扣就是他曾經自嘲的「喪家之狗」。極左派分子對他扣上「反革命」的帽子,說他是阻礙中國進步的毒瘤、思想充滿封建貴族的奴隸制偏見,知名作家巴金還曾寫了一篇長文《孔老二罪惡的一生》揶揄他、批判他,連「蠢傢伙」、「寄生蟲」、「過街老鼠」、「可恥」等難堪字眼都用上了。 \n萬萬沒想到,如今隨著中國經濟的興盛,這位一生落魄、為了理想周遊列國卻差點餓死的老頭,忽然鹹魚大翻身,幾乎成了全球最知名的中國偉人。不但負責傳播並教育洋人華語文化的機構叫作「孔子學院」。中共更斥鉅資為他拍攝史詩般的電影;官方最大的中央電視台製播的年度卡通大戲《孔子》也正準備風光上檔;北京師範大學教授于丹寫的《孔子心得》竟然狂賣了四百多萬冊,「尊孔」在大陸儼然已是「全民運動」。孔夫子眼下地位之崇高,恐怕不遜於「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漢武時代。 \n相信多數人都樂見畢生以建構仁義社會為職志的孔子受到官方如此重視,但若我們稍稍回顧一下他在歷史上浮浮沉沉的際遇,不免感慨,同時也對統治者百般利用他的作為鄙夷萬分。說穿了,推崇他的君主不過是希望藉用儒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倫理觀念鞏固統治秩序;而醜化他的霸主則僅僅是為社會的失序破敗找個替罪羔羊、讓新政權的流血革命有個合理的藉口罷了。成也孔子,敗也孔子;有錢了需要孔子思想維繫社會秩序、讓生活更安全,沒錢則用力「譙」他出氣,孔夫子呀孔夫子,中國豈可沒有你?唐代大文豪韓愈說:「天不生仲尼,萬古如長夜」,真是「寓意」深遠。 \n或許有人會納悶,仲尼先生在地下若有知,會不會對自己一下子被捧、一下子被罵感到委屈?他曾說過:「求仁而得仁,又何怨乎?」或許正是這般「直道而行」、「君子不怨」的襟懷與器度,才使得他的思想即使歷經2000多年的社會變遷與異端挑戰,仍得以默默獲得多數知識分子認同的主因吧?「德不孤,必有鄰」,孔子的理念不會從此不再受到任何攻訐,但他那種凡事先為別人設想的主張,肯定禁得起千錘百鍊,也無疑是社會安祥進步的礎石。這一點,從如今彼岸為了使中國真正成為「富而好禮」的泱泱大國,一改過去「批孔揚秦」的粗暴態度,轉向推崇孔子的積極作為來看,就可一目瞭然了。台灣呢?隨著經濟的發達,我們卻似乎愈來愈忘了孔子的存在……。

  • 婚姻法反映家庭觀變化

    中國大陸的《婚姻法》隨著時代的發展幾度變遷。1950年第1部《婚姻法》體現了那個年代「反對封建包辦」、「爭取婚姻自由」的思想與現實要求,1980年的第2版提倡晚婚晚育、優生優育,以及21世紀的第3版注重婚姻家庭關係的平等、和睦、文明,婚姻法的修改歷程,反映出中國大陸家庭倫理觀、國家政策發展史。 \n反對封建婚姻 \n1950年5月1日,中國大陸頒布第1部《婚姻法》,其核心內容是廢除包辦強迫、男尊女卑、漠視子女利益的傳統封建婚姻制度惡習,實行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平等、保護婦女和兒童權益,還明確規定禁止重婚、納妾、收童養媳、干涉寡婦婚姻自由、買賣婚姻等。 \n規定結婚年齡 \n1980年修訂的《婚姻法》,最大的改變在於規定了結婚年齡,以配合大陸「計畫生育」的基本國策,男性與女性分別年滿22、20周歲才能結婚。另外,雖然未在《婚姻法》中規定,但公職人員(國家幹部及職工)還須遵守25、23周歲才能結婚的晚婚年齡。而台灣則規定年滿18、16歲即可結婚,但20周歲以下需法定代理人同意。 \n另外,大陸這次的《婚姻法》也首次明確規定「感情確已破裂,調解無效,即准予離婚」,這點與台灣的法律規定有極大不同。 \n關注夫妻財產 \n大陸民眾的婚姻到了21世紀出現了許多的新問題,現在的年輕人更關心的是婚姻品質、夫妻財產等等新問題。 \n原來的婚姻法規定夫妻婚前個人財產經過一定期限可以轉化為夫妻共同財產,其中重大財產經過8年、一般財產經過4年,新法取消了這個轉化。新法公布當時,大陸社會上也掀起了要不要去做婚前財產公證的討論。

  • 《南方都市報》-溫和腐敗論的思想探源

    評論解讀近期一位雲南省官員趙仕永對自身貪腐行為辯解,聲稱自己為「溫和腐敗」。對此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學者張曙光於《南方都市報》發表評論,指出「溫和腐敗論」背後的荒謬與失當。 \n最近貪官趙仕永(原雲南省麻栗坡縣委書記)一番「見解」令人深思。他解釋說:根據現實的情況,那些不給錢就不辦事的人是「暴力腐敗」;而像他這樣,在為人辦好事的情況下收點錢,是「溫和腐敗」,「是正常的」。 \n其實,這種「溫和腐敗」論也不惟趙仕永所獨有,異聲同氣者頗有人在,「溫和腐敗」論思想根源至少有三: \n一是把市場交換規則運用到權力場中。趙仕永所論是這方面的典型詮釋。在他看來,我為人家辦事,就是一種勞動,收一點錢就是勞動的回報,難道不合理嗎? \n這一套看似公平的「生意經」,為不少貪官所信奉。可是他們忘了,權力場不是生意場,市場規則不適用權力的運用,運用權力事後收錢實質就是出賣權力,是權錢交易。當權力與金錢發生交易時,它已經失去了公器的性質而異化為個別人謀利的工具,這將在社會上造成極大的不公平。 \n二是一些封建特權思想的陰魂不散。在幾千年的中國歷史上,統治階級集團為了加強內部團結,一般賦予統治階級內部的一定人員犯罪後的刑罰減免特權。中國現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一些封建特權思想還沒有徹底肅清,一些「官老爺」、「父母官」總是自矜有功,在「好處」方面多占一點,在「壞處」方面少攤一點。 \n三是「官本位」思想的遺毒。「官本位」思想有很多表現,其中一種就是根據是否為官或官階的大小來衡量社會地位和人生價值。具有這種思想的官員,通常不能具有正確的政績觀,通常把萬人的事業當做一人所為,把自己的本職工作看做是莫大的功績,忘記了人民群眾才是真正的英雄。 \n誠然,趙仕永在任幾年,其所在縣財政收入由倒數第二名躍居第三名。但是,如果趙仕永之流把這看做其一個政績、可以用來獲取額外的「好處」,那麼,該縣其他十幾萬幹部群眾跟隨其勤奮努力、流血流汗,又找誰來確認自己的「功績」? \n「溫和腐敗」論及其現象不是什麼新課題、新事物,而只是當下一些庸俗和錯誤思想與現實土壤結合的產物,有一定的「普遍性」,趙仕永只不過進行了「系統總結」。對此,僅僅對個別人的嚴刑峻法和 簡單的、嚴厲的道德批判是不夠的,從思想上解決趙仕永之流及其後繼者的「迷途」才是根本的。 \n(摘錄自《南方都市報》2009-10-05,作者張曙光為北京天則經濟學研究所學術委員會主席)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