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對外援助的搜尋結果,共45

  • 蔡政府「香港人道援助方案」難產 林飛帆:機制明確後會盡快宣布

    蔡政府「香港人道援助方案」難產 林飛帆:機制明確後會盡快宣布

    香港城邊青年、台灣公民陣線等民間團體今舉行「抗爭未完,台港同行」晚會,民進黨副秘書長林飛帆晚間7點到場,針對蔡政府何時公布「香港人道救援方案」,林飛帆受訪表示,5月27日蔡總統宣布會規畫「香港人道援助方案」,相關單位持續再討論,未來機制明確會盡快對外宣布。

  • 奔騰思潮:翁履中》防疫大外宣,真的讓世界看見台灣了嗎?

    奔騰思潮:翁履中》防疫大外宣,真的讓世界看見台灣了嗎?

    美國知名外交政策刊物《外交家雜誌》,在一個月之內連續出版兩篇由同一作者所撰述,讚揚蔡英文總統的評論文章。在新冠肺炎蔓延全球之際,台灣的對外宣傳,似乎也從國家層次宣揚台灣可以對世界做出貢獻,進一步升級到推廣個別政治領袖的國際聲量,全面展開台灣版的大外宣,打算跟中國政府的國際宣傳進行對抗。毫無疑問,台灣需要國際宣傳,不過,目標和預期效果不僅應該符合國家整體利益,更必須考慮長期影響,而不能只是想創造一時的高潮!

  • 短評/防疫急表功

    短評/防疫急表功

     為協助五一勞動節連假人潮疏散,交通部緊急在「1968」APP中列出景點警示,做為民眾出遊參考。

  • 美應對疫情張惶失措 陸乘機推進國際宣傳

    美應對疫情張惶失措 陸乘機推進國際宣傳

    新冠疫情全球蔓延,美國應對疫情張惶失措,出乎各國意料之外,而此時疫情已受控制的中國大陸則乘機進行國際援助和對外宣傳,塑造領導全球抗疫的負責任大國形象。英媒對此評論認為,這不只是宣傳攻勢而已,它的背後是中國大陸的實力增長。

  • 60噸呼吸器、口罩!俄助美抗疫 遭疑心懷鬼胎

    60噸呼吸器、口罩!俄助美抗疫 遭疑心懷鬼胎

     美國總統川普與俄羅斯總統普丁日前通電話後,俄方運送60噸的呼吸器、口罩等醫療物資到美國,協助美國抗疫。美媒和一些官員對俄國的援助產生疑慮,認為俄方帶有政治目的,讓普丁做了一次成功的公關,川普被批評迴避了美國領導全球角色。

  • 中美關係回不去 美緊追疫責

    中美關係回不去 美緊追疫責

     美中兩國近來就新冠肺炎的起源和傳播責任展開外交爭鬥,使得本因貿易戰交惡的雙邊關係進一步惡化。美國國會開始強力支持對中強硬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並提出議案要求國務院進一步採取措施追責中國。儘管美國總統川普方於28日與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通電話,但中美關係分析人士認為,這通電話並不會改變美中之間的戰略對抗關係,中美關係正螺旋式下降。 \n 美國之音報導,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首席共和黨議員麥克爾·麥考爾(Rep. Michael McCaul, R-TX)27日(當地時間)致函美國國務院,表示支持國務院打擊中共散播有關新冠病毒謠言的努力,敦促蓬佩奧考慮採取更多行動,包括與其他民主國家一同對北京當局掩蓋新冠病毒的行為展開多邊調查。 \n 參眾兩院提議國際調查 \n 麥考爾表示,他同意蓬佩奧「武漢病毒的爆發清楚展示中共對美國的健康和生活方式構成重大威脅」的說法;中共正將數百萬美國人的生命置於危險中,並正在進行一場不實資訊的宣傳運動,企圖將責任推到美國身上,整起事件將讓美國人清醒審視美國和中國的關係。 \n 美國對中疫情追責聲浪高漲。美國參眾兩院分別提出決議,呼籲行政部門對中共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初期隱瞞疫情擴散情況啟動國際調查,同時要求中國對受影響的世界各國進行賠償;還有一項決議案譴責中國政府對疫情的處理,全球會大流行歸因於中國的謊言和管理不善,呼籲北京公開承認新冠病毒起源於中國。 \n 美籲中提供無償援助 \n 美國國務院也順應此一潮流,其對外援助資源主任理查德森(Jim Richardson)26日就對外宣稱,美國歡迎世界上其他所有捐助者提供高質量、透明、無附加條件的援助,而「中國有特殊責任向世界提供不附帶任何條件的援助,為掩蓋武漢疫情負責」。 \n 在中美官員因疫情不斷互相謾罵時,川普雖與習近平通電話承諾合作對抗疫情,但曾擔任過白宮國安會中國、台灣和蒙古事務主任的何瑞安(Ryan Hass)認為,美中關係的前景並不樂觀,雙方難以恢復到此前進行危機協調的關係,新冠病毒的傳播已成當前中美雙邊關係的一面鏡子,目前兩國表現很不好看;雙方相互指責導致美中關係螺旋式下降,之前經過艱苦努力而建立的中美共同應對全球挑戰也被打破。

  • 攜手抗疫 陸向全球89國提供緊急援助

    攜手抗疫 陸向全球89國提供緊急援助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今日上午舉行新聞發布會。針對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肆虐,大陸積極與各國攜手抗疫,大陸國際發展合作署副署長鄧波清稱,大陸目前已分4批組織實施對89個國家和4個國際組織的抗疫援助,現正在制訂第5批援助實施方案,從地域分布看,大陸向28個亞洲國家、16個歐洲國家、26個非洲國家、9個美洲國家、10個南太國家提供緊急援助。 \n \n鄧波清指出,對外抗疫援助是國際聯防聯控合作的重要組成部分。積極對外提供力所能及的抗疫援助,是大陸作為一個負責任大國應有的擔當,是一個曾在艱難時刻受人幫助的國家義不容辭的責任。開展對外抗疫援助,也有利於大陸控制和降低境外疫情輸入的風險。 \n \n鄧波清表示,大陸目前已分4批組織實施對89個國家和4個國際組織的抗疫援助,現正在制訂第5批援助實施方案。包括回應世界衛生組織籌資呼籲,向其提供2000萬美元捐款,用於增強有關國家防疫能力、加強公共衛生體系建設等指定用途。 \n \n鄧波清說,從地域分佈看,我們向28個亞洲國家、16個歐洲國家、26個非洲國家、9個美洲國家、10個南太國家提供緊急援助。從援助方式看,包括醫療物資援助和醫療技術援助兩種形式。此外,許多大陸地方政府、企業、民間機構和個人也參與到對外援助行動中來。

  • 陸已對89個國家和4個國際組織實施抗疫援助

    陸已對89個國家和4個國際組織實施抗疫援助

    大陸國家國際發展合作署副署長鄧波清26日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說,目前已分4批組織實施對89個國家和4個國際組織的抗疫援助,現正在制訂第5批援助實施方案。此次對外抗疫援助是新中國成立以來,援助時間最集中,涉及範圍最廣的一次緊急人道主義行動。 \n \n鄧波清表示,從援助物件看,既包括疫情較為嚴重的國家,也包括公共衛生體系和防疫能力較為薄弱的國家,還包括歐盟、非盟、東盟等國際組織;從地域分布看,中方向28個亞洲國家、16個歐洲國家、26個非洲國家、9個美洲國家、10個南太國家提供緊急援助;從援助方式看,包括醫療物資援助和醫療技術援助兩種形式。 \n \n鄧波清表示,大陸在確定提供抗疫援助方案時,主要考慮以下幾個方面的因素:第一,當地疫情的嚴重程度、當地醫療衛生條件和醫療物資缺乏程度。第二,有關國家向中方提出的具體援助需求。第三,大陸政府自身所具備的能力。 \n \n他表示,中方在充分保障國內抗疫工作需要的前提下,本著量力而行、盡力而為的原則,妥善制訂援助工作方案。具體援助方案,包括物資的品種、數量、雙方職責、任務分工等,由兩國政府協商確定。 \n \n新冠肺炎,大陸,非洲,喀麥隆,國家國際發展合作署,鄧波清,抗疫援助,亞洲國家,歐洲,非洲國家,美洲國家

  • 陸伸援手 塞國總統:歐盟團結是童話

    陸伸援手 塞國總統:歐盟團結是童話

     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爆發後,大陸以仗義的對外援助,悄悄扭轉國際形象。中東歐國家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15日表示,歐洲團結是紙上的童話,只有中國可以幫助塞國對抗疫情,並公開向大陸求援。隔天,大陸馬上提供防疫物資送到塞國,大陸外交部並稱兩國有著牢不可破的「鐵桿情誼」。 \n 無獨有偶,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16日與義大利總理孔特通電話,承諾攜手抗擊疫情;孔特盛讚中國政府採取堅決舉措有效控制疫情,對義大利是巨大鼓舞,也提供了借鑒。 \n 武契奇15日在電視談話中表示,對歐盟禁止向非歐盟國家出口醫療物資,感到極度失望;他語帶哽咽表示,「我現在不會做出政治結論,但我們知道,歐洲團結是不存在的,這都是紙上的童話。」他還說,「在這種情況下,只有中國可以幫助我們。在抗擊疫情方面,中國的經驗和技術都值得學習。」 \n 武契奇話說完的隔天,大陸的物資就送抵塞爾維亞,捐贈了核酸檢測試劑盒。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耿爽17日表示,兩國有著牢不可破的「鐵桿情誼」,是「好兄弟、好夥伴、好同志」;他承諾,願向塞方提供口罩、防護服、呼吸機等緊急物資援助,派遣醫療專家組赴塞,及時向塞方分享疫情防控和診療方面的經驗。 \n 另據大陸外交部官網消息,習近平16日晚應約與孔特通電話,習近平表示,將急義方之所急,向義方增派醫療專家組,並盡力提供醫療物資等方面的援助。孔特盛讚中國政府有效控制住疫情,對義大利等國是巨大鼓舞,也提供了借鑒,感謝中方在義方處在艱難時刻給予的寶貴支持和援助,再次印證了兩國人民的深厚友誼。 \n 西班牙外相岡薩雷斯15日致電大陸外長王毅表示,該國面臨醫療物資短缺等困難,希望中國能提供醫療物資支持。同日,菲律賓外長洛欽也和王毅通電話,希望中方伸出援手。 \n 大陸近日已採「一省幫一國」的方式,向伊朗、伊拉克、義大利派出醫療隊,協助當地抗疫,並向南韓捐贈了醫療物資。

  • 莫讓猜忌病毒摧毀人類

    莫讓猜忌病毒摧毀人類

     新冠肺炎疫情引起全球對非傳統安全的重視,隨著防控布局逐步展開,多個國家紛紛與「戰疫最前線」的中國大陸攜手應對。但美國的角色和舉動卻備受爭議,引發陸美「再脫鉤」的擔憂。 \n 其一,美國秉持本國利益至上原則,對大陸的競爭定位和遏制措施並未因疫情而舒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8日向各州州長發表講話,強化與大陸進行全方位競爭的邏輯,顯示美方有意收緊聯邦制度下的開放性,將遏制思維從華府全面下沉到地方。與此同時,美國新年度財政預算案在軍費、太空、對外援助等方面著墨很深,意在壓制俄羅斯和大陸全球影響力。商務部長羅斯遭廣泛批評的「疫情有助工作機會回流美國」說法,正反映出華盛頓的零和心態。 \n 其二,從物資支持到專家「智」援,美國和大陸持續上演「羅生門」。一邊不斷宣稱已提供「巨大幫助」,一邊表示期待早日看到實際行動;一邊宣稱專家時刻待命,一邊始終只說歡迎;一邊宣稱限制措施旨在保護本國民眾安全,一邊認為是過激反應製造散播恐慌,帶了很壞的頭。雙方各說各話、各執一詞,猜忌有餘,互通不足。 \n 其三,「陰謀論」伺機傳播,意欲加深對立。美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參議員湯姆‧科頓公開稱,病毒可能來自大陸生物戰計畫,引發輿論譁然。與此同時,大陸網路亦有「病毒來自美軍生物實驗室」的傳言。對此,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在美受訪時,形容「陰謀論」是「瘋狂至極」,並指捕風捉影、造謠傳謠是極其危險和有害的。不但會引起恐慌,還會助長種族歧視和排外情緒,破壞抗擊疫情的共同努力。中美關係本已緊繃,疫情當前,亟需理性平和的立場看待彼此,管控分歧,維持基本的合作互信。 \n 坦率的說,大陸遭遇疫情「黑天鵝」,美國的表現或許不合時宜,但所謂落井下石、趁火打劫之說並不適合。須知大國博弈有其現實性和殘酷性,美國對中國採取所謂「新圍堵主義」,率先帶起唱衰和遏制節奏,在大選年極盡遏制大陸之能事,本就是政客們最大的政治正確。以大陸如今的全球影響力,外界援助與否、援助多少,完全無須認真,尤其要看到,美國社會和企業的援助力度仍冠絕全球。大陸面對疫情,能否有效防控、經濟是否反彈,決定因素仍在本身的能力。 \n 對美國而言,有輿論調侃式預言,貿易戰未能實現與大陸「脫鉤」,可能在疫情中得償所願。但包括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克魯格曼等在內的專業人士已多次駁斥「脫鉤論」。大陸不斷優化的營商環境、高素質的工人以及升級中的產業,塑造了其在全球價值鏈中不可替代的地位,美國理應客觀看待,關稅與疫情均不會讓美國再次偉大。美國應思考的是,大陸以雷霆手段對傳染源進行隔離時,如何降低戰略互疑,助其迅速撲滅疫情?大陸製造業大面積停產勢必為包括美國企業在內的全球經濟帶去衝擊,應如何攜手應對? \n 與此同時,對雙方而言,災難處置的討論,不應上升到對制度的攻擊。疫情面前,輿論關於中美應急治理能力與體系高下的討論無處不在。然而,兩相比較的目的,並不在判定高下,而在於互鑒。無論是美國應對颶風時的狼狽,還是大陸應對疫情時的不足,都無法反證對方體制的完美,更不應被用來幸災樂禍、沾沾自喜。互相尊重,取長補短才是應有態度。 \n 事實上,沿著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路徑,雙方完全能轉危為機,將疫情下的暗自角力變為檯面上的互利共贏。擴大與美醫療衛生貿易,既可為大陸民眾提供更優質的醫療產品服務,倒逼大陸醫藥衛生行業競爭力提升,從而彌補疫情暴露的不足,也有助於響應美方關切,優化雙邊貿易結構,從而改善雙邊關係。 \n 比爾‧蓋茲曾預言,未來摧毀人類的不是導彈,而是病毒,他所謂的「病毒」應該是一幣兩面,一面是生物學意義上的病毒,另一面則是猜忌帶來的病毒。中美作為全球前兩大經濟體,都具備強大的綜合實力,雙方應以人類福祉為根本,以更廣闊的胸襟帶領全球合作,推動經濟復甦。否則,各自為戰,全球或將「疫」無所有。

  • 美推新非洲戰略 強調美國優先 加強經貿合作

    新華社報導,美國白宮13日(當地時間)公布新非洲戰略,強調美國利益優先,稱將加強與非洲經貿合作,並會有選擇性地提供對外資金援助。 \n \n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波頓當日在華盛頓表示,爲滿足美國在非的核心利益訴求,新戰略將重點關注三個領域,包括加強與非洲國家經貿合作,以應對其他大國在該地區日益增強的影響力;繼續打擊伊斯蘭”等極端組織在非活動;更加有效利用美國援非資金。 \n \n波頓說,美國將推出「繁榮非洲」計畫,推動與非洲國家簽訂更爲廣泛的雙邊經貿協定,並支持美國企業對非投資。他表示,該計畫在幫助非洲國家實現可持續發展的同時,也有助於提升美國就業及擴大美國出口市場。 \n \n在談及對外援助時,波頓表示,美國將不會再「無選擇性」地進行對非援助,而將設定「優先」國家。他同時透露,美國正在制定一項適用於全球範圍的對外援助戰略,以確保每一筆援助資金都能強化美國利益。 \n \n波頓說,那些在國際場合不斷投票反對美國的國家,或是在行動上違背美國利益的國家,都不應該獲得美國慷慨的援助。 \n \n波頓還表示,美國將重新評估對聯合國維和部隊在非洲行動的支援。他表示,今後美國只支援「高效」的維和行動,將精簡甚至終止那些無法達成使命的行動。 \n \n過去兩年,美國政府對非洲事務關注度有限,並有意大幅削減對非援助。美國防部日前表示,計畫在未來數年削減在非打擊極端組織的美軍人數。

  • 大陸投資南太島國受批評 陸媒:混淆視聽,換不來島國尊重

    隨著大陸近年加大投資太平洋島國,開始引起傳統勢力注意。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海外版評論稱,為何別的國家可以在南太平洋投資,大陸就不可以呢?說到底,炒作「債務陷阱」論調的澳洲人士有自己的政治意圖。自身缺乏幫助南太島國發展的能力與意願,又想繼續維持對南太平洋島國的壟斷地位,甚至稱霸南太平洋。於是在國際上混淆視聽,這既換不來島國的尊重,也阻擋不了大陸與南太島國的合作。 \n \n 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海外版刊登「同樣投資南太島國,西方是『餡餅』,中國就是『陷阱』?」文章指出,南太平洋島國地小人少,在大陸之前,澳洲、紐西蘭、美國、日本和印度等國就已在該地區進行投資。從2005到2015年,澳洲是最大的援助國,資金援助達68.31億美元,美國以17.7億美元位列第二,相比之下,大陸對該地區的資金援助金額為14億美元。 \n \n 文章稱,然而某些澳洲人士卻稱,大陸用貸款「誘惑」南太平洋島國,到處建設「無用的」設施,使南太平洋島國陷入「債務陷阱」,甚至威脅到它們的主權。「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別的國家可以在南太平洋投資,中國就不可以呢?」 \n \n 文章指出,這不過又是一個抹黑的手段。作為傳統的援助來源國,澳洲近10年來對該地區的援助有所減少,尤其缺乏基礎建設投資。同時,澳洲謀求南太地區的領導地位,在對外援助中往往會附加政治條件以控制別國政府,面對小國時頤指氣使,以「主人」自居。 \n \n 文章稱,而今南太島國逐漸意識到長期依賴澳洲援助的弊端,試圖擺脫對澳援助的嚴重依賴,尋求更多樣化的投資方式。 \n \n 文章強調,大陸不附加任何政治條、不干涉內政的原則是許多西方國家做不到的。同時也並非盲目投資,都會通過債務立法、控制風險與債務規模等程序,這些國家對大陸的整體債務水準處於國際公認的警戒線之內,沒有出現危機。「在國際上混淆視聽,這既換不來島國的尊重,也阻擋不了大陸與南太島國的合作。」

  • 環時:對陸ODA援助 中日都是受益者

    大陸《環球時報》今天發表中國國際貿易學會理事、日本靜岡文化藝術大學名譽教授馬成三文章,肯定日本政府約40年來對中國大陸提供的政府開發援助(ODA),在過去40年裡,大陸經濟取得舉世矚目的發展,大陸不忘記日本對中國現代化的幫助,既符和「人之有德於我也,不可忘也」的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也顯示了在復興中華之路上取得輝煌成果的中國人越來越自信。 \n \n  馬成三指出,鄧小平1989年11月會見日本友人時曾說:「講歷史要全面,既要講日本侵華的歷史,也要講日本人民、日本眾多友好人士為中日友好奮鬥的歷史。」積極實現中日邦交正常化的前首相田中角榮和盟友大平正芳,都是這樣的友好人士。 \n \n  大平在擔任首相期間開啟了對陸ODA援助,這一方針為後來多屆內閣繼承。據統計,自1979年到2008年,累計承諾提供日元貸款約3兆3165億日元(約合人民幣2051億元)。截至2016年底,實際利用日元貸款3兆499億日元,用於255個專案的建設。截至2011年底,累計接受日本無償援助1423億日元,用於涉及環保、教育、扶貧、醫療等領域的148個專案的建設。 \n  另外,在大陸接受的開發援助中,由世界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等國際金融機構提供的優惠貸款占相當大比重,日本則是這些國際金融機構的重要出資者之一。 \n  除了資金和技術方面的援助外,在改革開放初期,大陸最需要的是其他國家在發展經濟和對外合作、出口領域的經驗。這方面日本給了非常大幫助。 \n  此外,日本的對陸ODA援助一開始就把運輸、通信、電力等基礎設施的建設作為重點,這有助於大陸克服經濟發展瓶頸。 \n  文章指出,日本對陸提供ODA與大陸放棄戰爭賠償有關,也給日本帶來了巨大的經濟利益。一般認為,日本對陸提供ODA是在這一競爭中維持其地位的有力手段,對日本企業的對陸出口和投資有不容忽視的促進作用。此外,對華ODA援助對改善日本在陸形象也有不可忽視的作用。 \n  另一方面,大陸在償還貸款問題上「守合同、講信用」,被稱為是償還日元貸款的「優等生」。自2003年度以來,每年償還本息1000億日元左右,截至2016年底累計償還本息2兆1962億日元,相當於使用總額的72%。大陸政府對於日本援助也一直給予高度評價,在1998年11月簽署的《中日關於建立致力於和平與發展的友好合作夥伴關係的聯合宣言》中,明確寫入「中方對日方迄今向中國提供的經濟合作表示感謝」。

  • 美援外政策髮夾彎 共和黨議員:是中國改變了川普

    美援外政策髮夾彎 共和黨議員:是中國改變了川普

    曾經在競選時猛批美國援外政策的現任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後卻有了重大的逆轉。川普最近簽署了一項法案,創立了一個大型對外援助機構,給了它600億美元(台幣1.87兆元)的貸款擔保權限,用以對外國各項基礎建設提供資金。其目的只有一個:反擊中國在全球日益增長的地緣政治影響力。共和黨國會議員說:「川普已經改變了,這完全是因為中國。」 \n \n《紐約時報》報導說,川普在競選總統一開始就先拿美國的援外政策開刀,上任以後也陸續削減了30億美元的海外援助項目,取消資助海外私人企業投資貸款,同時準備把國務院每年撥款227億美元進行對外援助的國際開發署(United State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裁撤掉。 \n \n報導說,川普的政策逆轉不是對外援政策觀念改變,而是要對抗北京在全球的經濟、技術與政治攻勢。中國花了將近5年的時間,為亞洲、東歐和非洲的大型項目提供融資,獲得了全球性的影響力。 \n \n現在,川普想要「以火攻火」。 \n \n美國佛羅里達州共和黨議員約霍(Ted Yoho)表示,「我改變了想法,我認為川普也已經改變,這完全是因為中國。」約霍向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事務小組的同黨議員推銷這份計劃,並獲得支持。他說,「我過去向來不支持外援,但如果重新制訂外援的方針,你說是為了人道主義,很好!我認為是為了國家安全,一樣很好!」 \n \n報導指出,這項努力是川普政府全面反擊中國經濟與政治攻勢的一部分。美國已經對 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上週川普政府更制訂一份計劃,掐緊在美國的外國企業,防止中國藉此獲得美國的技術與商業機密。 \n \n援外計劃其實從歐巴馬政府時期就開始推動,只是現在被掛上「對抗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牌子,中國的「一帶一路」預備向100多個國家提供高達1兆美元的基礎建設投資基金。其中最大的目標是巴基斯坦和奈及利亞等國家,目標除了擴大北京的地緣政治影響力,也能獲得礦產與石油等自然資源。北京也在小國身上花費數十億美元,這些經費不會轉變成金錢或政治利益。上個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才表示,中國將向非洲提供600億美元,做為信貸額度、援助和投資。 \n \n報導說,這些投資讓部份人擔憂,小而貧窮的國家如吉布地和斯里蘭卡,可能會因為還不起貸款而只好將國內資產拱手讓給北京。不過,有些付不出貸款的國家,並沒有落入北京的財務陷阱,而是轉化成中國對這些國家實質的影響力。 \n \n報導指出,華盛頓新的做法沒有北京那麼雄心勃勃,但至少可以參與競爭。新的600億美元計劃有明顯的兩黨合作色彩,會取代過去一些援外機構的工作。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的民主黨參議員庫恩斯(Chris Coons)說,「自2015年以來,我們一直在努力解決這個問題,很難相信竟然也完成了。這與歐巴馬政府提出的建議相同,現在只是重新將重點放在中國。」 \n \n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科克爾(Bob Corker)參議員強調,「這代表著一場戰略轉變,川普似乎了解到,單靠軍事力量是無法與中國競爭的。」「我們現在的外交政策主要是制衡中國,特別是當他們來勢洶洶的時候。」 \n \n報導說,這筆基金如何運作仍然是重大問題,而更大的問題是:它是否真能減少中國不斷擴增的全球影響力?研究中國與印度的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學者西瑟斯(Derek M. Scissors)表示,「我很懷疑。現在整個概念是把資金給那些在當地賺錢的美國企業,這只能算是解決公共關係問題,完全沒有解決與中國人競爭的問題。」 \n \n

  • 王毅:大陸不會成為美國 也不會取代美國

    外界大多認為中美貿易戰的起因,在於美國將大陸視為全球霸權的競爭者。大陸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於當地時間28日在紐約表示,擔心大陸取代美國在國際舞臺的地位是「錯誤的預判」。大陸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不會成為美國,不會挑戰美國,也幾乎不可能取代美國。」 \n \n 大陸觀察者網報導指出,王毅於當地時間28日在美國外交關係協會發表講話,並與協會主席、美國前財長魯賓進行對談。面對美國退休外交官群體,王毅對多方面問題進行闡釋並回答提問。 \n \n 針對美國一些觀點認為大陸即將在未來尋求霸權,甚至挑戰或取代美國的領導地位,王毅在演講中表示,「這是一個嚴重的戰略誤判,對美國的利益和未來極為不利。」而「這種想像出來的懷疑正在蔓延」。 \n \n 王毅強調,大陸尋求的是國際社會的和諧共處。大陸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不會成為美國,不會挑戰美國,也幾乎不可能取代美國。」 \n \n 王毅表示,美中關係凝聚兩國幾代人心血,應當被「精心呵護,倍加珍惜」;他還列舉現場一個玻璃杯,表示「(中美關係)就像這只杯子,打碎容易,但要復原就很困難」。美中關係如今走到了十字路口,需要兩國積極包容看待彼此,拓展深化合作,妥善管控分歧和矛盾,「邁過這道坎」。 \n \n 至於此前有外媒稱大陸對外援助是「新殖民」、「債務陷阱」,王毅則表示,「作為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中國正在密切關注我們的發展夥伴。通過經驗分享,援助和人員培訓,支持其他發展中國家的脫貧事業。中國的對外援助從未附帶政治條件。我們尊重受援國的需要,?明他們提升獨立和可持續發展的能力。」

  • 名家:胡勇》大陸對非援助不吃虧

    除了來自西方的責難,大陸內部對於中非合作也不乏非議。特別是習近平宣布向非洲提供600億美元支援後,社交網路上掀起了新一輪質疑:中國大陸自己還在扶貧攻堅,為什麼要大手筆援助非洲? \n    \n印度也在援助非洲 \n事實勝於雄辯。即使不談「中非命運共同體」這樣的大道理,以及非洲兄弟將大陸抬進聯合國這樣的陳年舊事,以下幾點也值得注意。第一,世界上並不是只有中國大陸在援助非洲。美國等發達國家、聯合國等國際組織,甚至印度等比中國大陸更不發達的新興經濟體都在以各種方式支援非洲發展。比如,在2015年10月的印非論壇峰會上,印度承諾未來5年內向非洲的發展項目提供100億美元信貸額度,並出資6億美元設立印非發展基金。中國大陸和印度居然競相做起虧本買賣,這難道是巧合嗎? \n第二,正如印度以提供融資支援為主,中國大陸此番貢獻的600億美元支持中,援助也只是一小部分。根據習近平的原話,屬於官方援助性質的無償援助、無息貸款和優惠貸款加起來是150億美元,只占四分之一。按照大陸發展專家唐麗霞的統計,傳統發達國家對外援助占國民總收入的比重,平均為0.3%,而目前中國大陸對外援助僅占國民總收入的0.062%左右。雖然從總額上來看,中國大陸的援助額的確要高於其他發展中國家,但從結構上講,中國大陸無償援助只占到國民總收入的0.0225%,比巴西的0.03%還要略低一些。大陸商務部部長助理李成鋼在今年5月聯合國發展合作論壇上也強調,大陸還有3000多萬農村貧困人口,大陸向其他發展中國家提供的是「力所能及的幫助」。 \n第三,除了無償援助屬於單方面的付出,無息貸款和優惠貸款這些援助方式其實都帶有較強的互利合作的色彩。大陸雖然一向主張對外援助中不附加政治條件,但並不迴避經濟利益。比如,大陸在提供優惠貸款時,就要求項目由中方企業負責承建,專案所需的設備等原則上由中方企業負責採購,由此帶動大陸的資金、產品和服務走出去,拉動中非貿易額和投資額,從而使雙方都獲益。 \n \n搭上非洲發展快車 \n印度亦如此,透過對非遠端醫療計畫一方面服務非洲病患,一方面助力印度相關企業打入非洲醫療市場。因此,目前國際發展援助理論界和實務界越來越傾向於用「發展合作」的概念替代「援助」,大陸今年4月剛掛牌的對外援助專門機構也命名為「國際發展合作署」。 \n第四,既然中非合作的主體是經貿合作,援助也並不都是白給,一些義憤填膺的大陸網友就大可不必斤斤計較了。更重要的是,用一位前大陸駐非洲外交官的話來說,非洲很像改革開放之初的中國大陸,經濟不發達,民眾生活水準低,但是地大物博,人口眾多,且勞動力年輕,市場潛力十分驚人!習近平本人也在峰會開幕式上感歎:非洲發展不可限量,非洲未來充滿希望!因此,大陸增加對非援助,擴大對非經貿合作在很大程度上是為了搭上非洲發展的快車。 \n最後,為大陸對非援助辯護並不代表否認問題的存在。隨著大陸民眾權利意識的覺醒,相關部門也要做好溝通工作,特別在涉及對財政資金使用時,應當盡量保持透明,給廣大納稅人一個交待。(作者為美國喬治城大學訪問學者) \n

  • 因俄前特工中毒事件 美對俄新一輪制裁今生效

    據俄國衛星通訊社27日引述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的話報導,美國因俄國前特工在英國中毒事件而對俄實施的制裁在當天正式生效。美國國務院表示,俄國針對本國公民違反國際法使用了化學武器;而俄國對此一直堅決否認,並表示美方制裁毫無依據。 \n \n據俄國衛星通訊社報導指出,根據制裁,美國將停止按照1961年《對外援助法》對俄國的任何援助,緊急人道主義援助、食品和其他農業產品除外。美國國務院還預計停止發放向俄國國營公司出口美國武器和軍民兩用產品的許可,太空合作和商業航太發射所需以及確保民航飛行安全所需產品除外。美國機構被禁止向俄國提供任何信貸、信貸擔保和其他財政支持。 \n \n對於美方的制裁決定,俄國外交部發言人紮哈羅娃曾表示,美國以涉嫌使用生化武器為藉口對俄實施制裁是毫無依據。俄國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說,俄國將從國家利益出發,對美國計畫採取的新一輪制裁進行回應。俄國總統普京22日也表示,美國對俄國的制裁只會適得其反。 \n美因俄前特工中毒事件制裁俄國

  • 陸組建國際發展合作署 學者:全面擴大國際影響力

    大陸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13日公布,將組建國家國際發展合作署,服務外交總體布局、一帶一路以及對外援助協調等職能。對此,台灣學者分析,組建新機構可視為大陸為推動一帶一路的新制度安排,將化解過往部委多頭馬車的缺陷,有效整合人力與資源,對推廣大陸自身國際影響力更加如虎添翼。 \n \n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13日舉行第四次全體會議,大陸國務委員王勇表示,為充分發揮對外援助作為大國外交的重要手段作用、加強對外援助的戰略謀劃和統籌協調,將組建國家國際發展合作署,整合商務部對外援助工作與外交部對外援助協調等職能。 \n \n中國文化大學國家發展與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兼代理所長龐建國受訪表示,美國1950年代成立國際開發總署(USAID),當時背景是透過援外計畫擴大自身影響力,包括對台灣美援計畫;如今大陸組建新機構,意味透過一帶一路來發揮國際政治、經濟等層面的影響力,因此成立類似USAID單位整合、調配、運用政府資源,更有利於全面佈局一帶一路與大國外交戰略,也可視為大陸對推動一帶一路的制度安排。 \n \n龐建國說,過去大陸推動援外計畫行之有年,但功能分散在不同部委,如同多頭馬車;但成立新機關後,降低橫向協調的溝通成本,「盤子變大、餅更容易切」,對大陸參與國際事務是如虎添翼;當然未來該署的任務也不限於一帶一路,大陸也會透過該機關加大對外援助,將資源和影響力更廣地延伸至國際。 \n \n然而,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指出,在中央政府層級設立專職政策機構,固然可以統一事權,但能否真正發揮行政效力,產生如臂使指靈活運作功能,端賴地方政府職能機構能否順利磨合,建立業務執行分工與考核關係。 \n \n張競表示,就推動國際發展合作業務來說,其不但涉及中央各部會間之事權統合,更要仰賴地方能夠貫徹中央意志與政策;因此透過體制改革,雖然是新人新政,但能否產生具體作為與績效的新氣象,變數還很多。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