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小乞丐的搜尋結果,共15

  • 聞杜拜當乞丐月收上百萬 陸男潛客機貨艙遭逮

    聞杜拜當乞丐月收上百萬 陸男潛客機貨艙遭逮

    全球經濟苦哈哈,物價齊漲就薪水不漲,若沒有富爸爸,只能靠自己打拚,拼死工作還是難買得起房。但日前的一則新聞又燃起小老百姓致富的一絲希望,內容報導杜拜警方逮捕一名乞丐,調查發現他的月收入居然高達27萬迪拉姆(約合台幣238萬元),瞬間引起民眾熱烈討論,紛紛想組團前往淘金。一名大陸16歲少年聞訊後,竟偷偷潛入飛機貨艙,但一抵達杜拜就被警方逮捕。 \n \n杜拜在中東打造沙漠奇蹟,街道上名車雲集不是雙B,不然就是保時捷、勞斯萊斯等,讓許多人抱著夢想要去杜拜淘金!再加上近期媒體皆報導,當地乞丐自備刷卡機,平均每天可以乞得9千迪拉姆(約合台幣7.9萬元),換算時薪高達1500迪拉姆(約合台幣1.3萬元),讓人萬分心動。 \n \n一名四川巴中市16歲徐姓少年,就是聽說在杜拜當乞丐可年入上百萬,萌生到杜拜闖一闖的想法,抱著致富夢的他打算偷渡前往杜拜賺錢,便在上周三晚間翻越上海機場圍欄,趁保安不注意,潛入阿聯酋航空EK303班機的貨艙。 \n \n少年熬過9個小時又30分鐘的漫長飛行,可惜一飛抵杜拜機場立刻就被當地警方逮捕,暫時關押在機場警察局,警方已與大陸駐杜拜總領事館聯繫,案件仍在處理中。 \n \n據當地檢察院人員表示,少年覺得貨艙內還算舒服,只是沒得吃沒得喝。且少年表示自己未成年,不怕被當地警察逮捕,也聽說杜拜監獄的待遇很好,被抓沒關係。案件審理結束後少年將被遣返大陸,並被列入入境黑名單,終身不能再入境杜拜。 \n \n民眾若欲從台灣飛往杜拜來趟奢華之旅,經濟艙來回機票約新台幣6萬元,加上辦理簽證5千元,總費用約6.5萬元。

  • 泰國乞丐身死異鄉留百萬遺產 廟方上FB尋親

    泰國乞丐身死異鄉留百萬遺產 廟方上FB尋親

    據泰國媒體報導,一名85歲的老乞丐本(5)月25日在泰國龍仔厝府一座佛寺內去世,寺方整理遺物時驚奇發現這名乞丐擁有多達200萬銖的存款,因此在臉書上貼文尋找死者家屬。據這名乞丐的身分證數據顯示,他來自普吉島。 \n泰國龍仔厝府果卡佛寺的工作人員,將死者資訊PO到臉書上,以尋找其親屬。這名男性老乞丐名叫「乃板.阿若瑪」,10多年來一直寄宿在這座佛寺裡,每天在當地小區或者商場遊逛乞討。直至本月25日,這名乞丐在寺中地板上一睡不起,發現他已死亡。寺方整理他身上遺物時,除了發現一些現金和私人物品以外,還發現3本存摺,戶頭上的存款累計多達200多萬銖。 \n寺方按照這名男子身分證上的資料,向龍仔厝府府署進行查詢,發現該男子原籍為普吉府,但原籍居住地查不到電話號碼,因此透過臉書尋找親人。如果沒有親人來認領和辦理後事,則將在100天後考慮是否火化。

  • 拐女童照傳遍微信 浙男嚇到還人

    拐女童照傳遍微信 浙男嚇到還人

     通訊軟體微信在大陸已形成新的力量,不但可用來發布重要消息,還能讓歹徒「主動投降」。最近浙江就有一名男子騎機車拐走10歲女童,但全程被監視器拍下,警方將照片發上微信,透過網路快速轉發,歹徒在手機看到自己,嚇得趕緊通知女孩家人把小孩帶走。 \n 陸媒報導,10歲的小芳(化名),15日下午3點多放學後,被一陌生男子騎機車載走。家人驚覺小孩失蹤,報案後由警方調出周邊監視錄影,找到嫌犯騎摩托車載著小芳的畫面。 \n 警掌握資料 逮捕嫌犯 \n 警察擔心有立即的危險,也等不及透過警方系統發布查緝,先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發布照片和案情,並號召大家提供線索。於是警察的朋友、朋友的朋友一路轉發出去,沒多久,嫌犯竟也在朋友圈內看到自己照片,知道東窗事發,嚇個半死,急忙將女童送回。但警方也掌握資料,將他逮捕。 \n 在大陸,透過微信轉發而破案的案件越來越多。2015年7到9月,山東東營市大王鎮連續多輛電動車失竊,有網友提供嫌疑人偷車的照片,還說明地點。警方按圖索驥趕到現場,對方正準備騎走剛偷到手的電動車。 \n 微信警務室 粉絲不少 \n 近年極獲社會關注的尋找拐賣兒童案件,讓許多人在路邊見到可疑的小乞丐就拍照轉發,因此找到過被拐走的孩子。現在「偷拍小乞丐」也成為微信朋友圈的常見訊息。 \n 瀋陽皇姑區北塔派出所副所長郭占軍,3年前在微信成立「占軍微信警務室」,有2000多名「鐵桿粉絲」。3年多來,透過微信收集120多條線索,直接或間接偵破78起案件。 \n 小 靈 通 \n 微信 \n 大陸騰訊公司2011年開發的通訊軟體,至今全球用戶數量超過6億。覆蓋20種語言、200個國家和地區。台灣也是微信的用戶熱區。微信除文字、語音的即時通訊功能,還有「搖一搖」等交友功能。朋友圈的分享功能類似臉書,因為一開始就設定是手機使用(也有電腦版),低頭族轉發速度更快。 \n (李鋅銅)

  • 陸年20萬兒童失蹤 僅1%能尋獲

    陸年20萬兒童失蹤 僅1%能尋獲

     大陸作為人口大國,過去拐賣兒童的犯罪行為相當嚴重,在每年平均逾20萬名失蹤兒童中,僅1%的幸運兒能重回父母懷抱。 \n 由於此現象深受關注,相關題材多次躍上大螢幕,不只有香港天王劉德華領銜主演的電影《失孤》,由大陸藝人趙薇與黃渤主演的《親愛的》,也因此成為話題電影。 \n 《南方日報》指出,深圳一名27歲的林姓男子,聲稱對幼時被拐的畫面仍有記憶,去年4月申請DNA檢驗,發現親生父母竟是雲南的一對潘姓老夫妻,經警方協助,雙方在闊別21年後重逢。 \n 他的父親潘先生回憶過往時指出,21年前,在朋友的邀約下,帶著妻兒前往昆明旅遊,未料兒子被歹徒騙上火車,從此失蹤,後來經過打聽,雖獲知兒子可能在廣東,但多次尋人未果,直到去年年底兩人相逢時,含淚相擁。 \n 另一名來自浙江的蔡媽媽,女兒失蹤已25年,透過警方多年協助找人,2014年5月底兩人終於重逢,在深圳相會時,蔡母實在無法認出女兒,泛著淚光全身發抖地問:「孩子,真的是你嗎?」 \n 並非所有的失蹤兒童,都能重回雙親懷抱。據悉,多數失蹤幼童除了可能被不孕症夫妻買走,另有不少人遭人蛇集團控制而流落街頭,成為乞兒,否則就是被賣到礦場做苦工。 \n 大陸網路流傳一則故事,江西女子在廣州街頭遇一男童乞丐,泣不成聲直抱著她的腿哭,兩人似有心靈感應。後來她懷疑兩年前失蹤的弟弟,被乞丐集團弄啞了放出來乞討,但她回頭再去找,偷偷觀察兩天,對方似有所警覺,立刻用車將小乞丐載走。

  • 《超人爸》三胞胎萌扮小乞丐

    《超人爸》三胞胎萌扮小乞丐

     韓星宋一國9月開拍韓國歷史大戲《蔣英實》後,承諾繼續帶著三胞胎錄製親子節目《我的超人爸爸》;但隨拍戲進展,他卻日漸分身乏術,KBS電視台則想出妙招,讓三胞胎到老爸拍片現場客串一角。KBS在18日公布拍攝花絮照,在粉絲間造成轟動,因為三胞胎的扮相實在太可愛。 \n 《超人爸》過去曾讓三胞胎大韓、民國、萬歲,透過遊戲體驗各種職業,但他們對爸爸的工作內容始終不了解;這回三胞胎粉墨登場,分別換上古裝和假髮,扮演朝鮮時代的小乞丐,除了讓他們了解演員生態,也能為宋一國省下往返兩邊劇組的時間。 \n 三胞胎上戲後捧著碗坐在路邊,津津有味吃著劇組準備好的點心,工作人員讚他們「演技自然」,觀眾則笑三胞胎「白白胖胖不像乞丐」。 \n 這次合作順利讓《蔣英實》達到宣傳效果,《超人爸》也可望藉此衝高收視率。 \n 另一萌娃秋小愛,日前隨爸爸秋成勳去看BIGBANG演唱會,小愛和偶像在後台合照,還收到BIGBANG團員G-DRAGON送的禮物,讓BIGBANG粉絲羨慕不已。《我的超人爸爸》每周日晚間8點,在中天綜合台播出。

  • 《我的超人爸爸》三胞胎萌扮小乞丐

    《我的超人爸爸》三胞胎萌扮小乞丐

    韓星宋一國9月開拍韓國歷史大戲《蔣英實》後,承諾繼續帶著三胞胎錄製親子節目《我的超人爸爸》;但隨拍戲進展,他卻日漸分身乏術,KBS電視台則想出妙招,讓三胞胎到老爸拍片現場客串一角。KBS在18日公布拍攝花絮照,在粉絲間造成轟動,因為三胞胎的扮相實在太可愛。 \n《我的超人爸爸》過去曾讓三胞胎大韓、民國、萬歲,透過遊戲體驗各種職業,但他們對爸爸的工作內容始終不了解;這回三胞胎粉墨登場,分別換上古裝和假髮,扮演朝鮮時代的小乞丐,除了讓他們了解演員生態,也能為宋一國省下往返兩邊劇組的時間。三胞胎上戲後捧著碗坐在路邊,津津有味吃著劇組準備好的點心,工作人員讚他們「演技自然」,觀眾則笑三胞胎「白白胖胖不像乞丐」。這次合作順利讓《蔣英實》達到宣傳效果,《我的超人爸爸》也可望藉此衝高收視率。 \n另一萌娃秋小愛,日前隨爸爸秋成勳去看BIGBANG演唱會,小愛和偶像在後台合照,還收到BIGBANG團員G-DRAGON送的禮物,讓BIGBANG粉絲羨慕不已。《我的超人爸爸》每周日晚間8點,在中天綜合台播出。by李姿瑩 \n

  • 乞丐王子

    乞丐王子

    中時電子報製作的廣播節目《寶貝.晚安》,由中天主播劉盈秀姐姐,和小朋友們說故事。這集要和大家說的故事是:「乞丐王子」。王子有兩個,要怎麼辨別真的王子呢?快來聽聽主播姊姊為我們唸「乞丐王子」的故事吧。 \n在英國倫敦有個小男孩叫做湯姆,他家裡非常的貧窮,每天湯姆都必須到外面乞討,向路人要食物或是零錢,然後拿回家去,如果那天要到的東西很少,還會被壞脾氣的父親修理一頓,幸好湯姆的媽媽非常的疼愛他,每天都會鼓勵他,有時還會偷偷塞一塊麵包給他吃,讓他感到無比的溫暖。 \n有一天湯姆在外面乞討,不知不覺走到了皇宮的大門外,他望著華麗的宮殿心裡想:「要是我可以住在這裡面該有多好呀!」守門的侍衛看到這個全身髒兮兮穿得破破爛爛的小乞丐,馬上大聲斥喝要他走開。這時愛德華王子剛好經過,他看到湯姆跟他年紀差不多,同情心油然生起,便要守衛讓他進來。湯姆看到王子有點緊張,不過因為王子相當親切,便與他聊了起來。他告訴愛德華王子,雖然不管颳風下雪每天都得到外面討食物,三餐也常吃不飽,可是他有媽媽的愛,還有一群好朋友陪伴,生活得很快樂。愛德華王子非常好奇外面的世界,他從小在皇宮長大,過著衣食無虞的生活,每天還要學習許多事物,有時甚至覺得生活有點無趣。聊著聊著,他們最後發現彼此竟然是同年同月同日生!而且兩個人的外貌與身形也非常相像。愛德華腦海突然閃過一個念頭:「湯姆,我們兩個來互換身分吧!你來當王子,我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湯姆覺得這個建議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一口就答應了。於是他們倆個人交換了衣服,各自展開不同的生活。 \n湯姆在皇宮受到無比尊貴的待遇,每天穿得光鮮亮麗,吃得是又是山珍海味,他生平第一次吃飯吃得好飽啊,簡直就像生活在天堂般。另一方面,愛德華也開始前所未有的人生經歷,他在黑暗的巷弄看到許多跟他一樣的小乞丐,每天伸出枯瘦的雙手向路人乞討。他也第一次嚐到飢餓的感受,偶爾有路人還會在他乞討時辱罵他或是欺負他;天氣寒冷時,穿得單薄的衣服走在外面更是苦不堪言。這樣的生活讓愛德華吃足了苦頭,他終於體會到皇宮以外人民過的生活,也開始懷念起在皇宮裡的日子。 \n在一個因緣際會的巧合裡,愛德華遇見貴族麥爾斯,他希望麥爾斯可以幫助他回到皇宮,便告訴他事情的經過。起初麥爾斯根本不相信眼前這位衣衫襤褸的少年是王子,後來愛德華拿出身上的玉璽,麥爾斯才相信這位談吐不凡的少年真的是愛德華王子。這段時間亨利國王正好駕崩,按照規定愛德華是繼任的國王,但在皇宮假扮王子的湯姆,根本不想登上王位,每天過著沒有媽媽以及朋友的奢華生活,讓他漸漸感到孤單,他好希望愛德華可以快點回來。 \n新國王準備要登基的那天,在麥爾斯的幫助下,愛德華終於再度回到皇宮,他拿出玉璽向眾人說明自己才是真正的愛德華王子,湯姆也在此時鬆了一口氣。歷經波折,兩個人都恢復以往的身分。愛德華把幫助他的麥爾斯晉升為伯爵,而湯姆也受封為國王護衛,脫離以往貧窮的日子。愛德華當上國王後,因為先前的親身體驗,有感於民間疾苦,廢除許多不合理的法律條文,並努力改善人民的生活,成為了深受全民愛戴的好國王。

  • 兩岸史話-還原光復乞丐兵真相

    兩岸史話-還原光復乞丐兵真相

     編者按從台灣光復那一刻開始,一直傳聞,1945年10月派來接收台灣的70軍與62軍,尤其是登陸基隆港的70軍,是支裝備落後且紀律敗壞的「乞丐兵」或者「土匪兵」,所謂「本土陣營」更以此作為祖國不重視台灣的證據。然而,歷史真相有那麼簡單嗎?作者奔走兩岸,造訪了70軍倖存老兵,口述經歷佐證史實,娓娓還原真相。 \n 無論從出生背景還是戰後際遇來看,隨政府遷台的林精武,與負傷留在大陸老家的陳小華兩人,幾乎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 \n 當年負責接收台灣北部地區的70軍真的是「乞丐兵」與「土匪兵」嗎?根據美國國家檔案館內典藏的照片來看,70軍或許不如被派往東北接收的新1軍、或者新6軍那麼精良,但卻遠遠沒有大家所想像的那麼不堪。 \n 當然,照片或許能夠呈現出70軍的服裝儀容,但是該部隊的紀律如何?與台灣民眾相處的是否融洽?關於這兩個問題,現在或許是時候去聽聽國軍官兵們的看法了。 \n 抗日游擊小戰士 \n 由於參與過接收台灣任務的國民革命軍70軍,在1947年的魯西南戰役中,遭到中國人民解放軍全殲,許多老兵流散於大陸各地,加上中共建立政權後,發起的包括鎮壓反革命、反右運動、與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等種種政治清洗,要想在海峽兩岸找尋曾經親身經歷過這段歷史的70軍官兵,尤其是基層老兵,本身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n 所幸在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與大陸關愛抗戰老兵網的幫助下,我先後在台北與寧海採訪了林精武與陳小華兩位70軍的老兵,希望能從一個全新的角度,去詮釋這一段長期為獨派所壟斷、共產黨與國民黨所漠視的歷史,相信絕對能讓同屬中華兒女的兩岸子民,感受到光榮與驕傲。 \n 無論從出生背景還是戰後際遇來看,隨政府遷台的林精武,與負傷留在大陸老家的陳小華兩人,幾乎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但是一段屬於全體中華民族所共同擁有的歷史記憶,卻又讓彼此不認識的兩人,命運一度緊密地聯繫在一塊,那就是八年對日抗戰。 \n 似乎命中就是註定要見證台灣光復的陳小華,於1925年農曆10月25日出生於浙江省寧海縣龍宮村的貧苦家庭,父親在村子裡當裁縫,母親在上海當保母。 \n 抗戰爆發後,陳小華依照國民政府要求,每一個家庭必須出一個男丁當兵的規定,參加了由寧波警察局局長俞濟民所組建的鄞奉游擊隊,投入了與侵略者的戰鬥。 \n 年幼的陳小華,被賦予一個很重要的任務,就是透過假扮牧童、乞丐還有小學生方式,將鄞奉游擊隊司令部的情報,傳遞給前線部隊,偶爾也會參與搜捕漢奸任務。 \n 由於抗日戰爭是一場地不分東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少都參與的民族聖戰,陳小華表示,鄞奉游擊隊在地方上廣泛受到地方民眾的支持,不只許多中小學老師協助游擊隊傳遞情報,農民也會主動協助他們搬運物資,或者提供房子給官兵們居住。 \n 老先生指出,其實鄞奉游擊隊的士兵絕大多數都是來自於農家的老百姓,平時就是耕田勞動,只有在日軍鄉下掃蕩,或者上面要求出任務的時候才會拿起槍桿子戰鬥。 \n 根據老人家的回憶,當時日軍只管理寧波與奉化等中型與大型城鎮,比較少下鄉對付他們這些活躍在郊區的游擊隊,所以負責傳遞訊息的陳小華表示自己沒有什麼上戰場與日本人交戰的機會。 \n 儘管如此,陳小華仍指出在部隊的日子是非常辛苦的,往往是衣服破了要自己補,草鞋壞了要自己打,身上還經常長痔瘡,由此可見即便是沒有上戰場與侵略者拚命,抗日游擊隊的日子仍然是讓在和平環境下長大的我們所難以體會的。 \n 林精武於1926年農曆11月17日,來自福建惠安的自耕農家庭,父親受聘於南洋華僑,在海外做勞工,家裡面一切大小事基本上由母親負責管理。雖然惠安在抗戰期間始終不是中日兩國軍隊廝殺的主要戰場,然而作為日軍航空部隊練習攔截盟軍飛機的據點,林先生指出,日本人還是會經常駕駛戰鬥機飛到老家上空,只要一看到老百姓走在路上,就會低空俯衝、掃射,甚至就連野狗都不放過。 \n 志願加入青年軍 \n 所以就跟那個時代大多數中國人一樣,林精武對日本人有著咬牙切齒的仇恨,他還記得自己在培元高中讀書時幾乎天天躲警報,搞到連課都不能上了,但是學生們士氣還是非常高昂,天天練習唱軍歌,期待有一天能夠上戰場趕走侵略者。 \n 隨著戰局吃緊,國民政府對兵源需求越來越強烈,在林精武唯一的哥哥被拉伕到江西參加58軍後,老先生本人也還是難以避免地成為保長徵召的目標。幸運的是,當時政府也在招募知識青年從軍,讀過高中的林精武心想與其被強拉到部隊吃苦,不如志願參加青年軍,待遇比較好,於是主動向團管區報名參軍。 \n 身為第1期青年軍的林精武,本來安排進入福建省西北方邵武的209師服役,然而共產黨游擊隊盤據於武夷山,擋住去路,急於上戰場的老先生也只好轉往在漳州整補的70軍。(待續)

  • 湖北奇觀:小乞丐業績不好 老乞丐經驗傳承

    網路上什麼資訊都有。大陸湖北武漢最近就有一個網友說,她之前在等公車的時候,偶然聽到兩個乞丐,在交換乞討心得。年紀大的乞丐,也會對剛入行的乞丐,進行「經驗傳承」。 \n年紀稍大,入行較久的乞丐,知道新入行的乞丐,每天只能乞討到十多塊人民幣之後,就教給他「乞討心法」,說「做乞丐別挑剔,別人給錢最好,就算是給飯,也要打躬作揖,不停道謝,假裝拭淚,以顯示誠意」。 \n老乞丐也強調,要當乞丐就要認命,當個徹底,要把自己弄得髒髒的,也要挑選適當的客戶,才能博取同情,成功達陣。這些「經驗傳承」,都讓在一旁聽到的網友深感驚奇,認為就算是當乞丐,其中也有大學問。

  • 廈門要蓋小台北 昨座談論證

    廈門要蓋小台北 昨座談論證

     廈門市提出「深化兩岸交流合作綜合配套改革試驗總體方案」,廈門台商會隨之提出建設「小台北」概念,獲市委方面支持,台商會昨天下午召開座談會,與會人士紛紛稱讚這個想法,認為以廈門的地域經濟優勢,最適合發展這個理念。 \n 台商會長黃如旭昨天邀請市台辦副主任林延勛、市人大、民革與台灣同胞聯誼會、金門同胞聯誼會座談,了解大家對「小台北」的看法。他個人則傾向於廈門島外,創建一個新區,導入台北城市建設理念,創造一個「台北家園」,即可符合台灣人民居住需求,也可以增添城市觀光景點。 \n 黃如旭指出,如果引進一個造鎮的概念,像歐洲城市有個大廣場,再輻射出多條特色街道,例如迪化街的南北貨、大型百貨美食街、仿古老街等等,打造一個漂亮乾淨的城區,絕對可以成為廈門特色,吸引大陸全國觀光客前來。 \n 廈門民革委員馬明炬指出,他去過台北,對街頭的乾淨與人民的有禮貌特別感興趣,與之對比,廈門的機動車管理、城市管理實在有向台北學習的空間,但「小台北」應學習台北的精神,而不只是賣賣東西而已。 \n 台胞家屬王光國去過台北多次,他認為台北的精神在書店,去幾趟書店就能了解台灣的歷史和台灣人的想法,台灣街頭很少有垃圾跟乞丐,必然有其治理的一套好方法,創建「小台北」就要走這條路。 \n 但也有人持不同意見,認為廈門已經很像台北,過去曾建立過「台灣街」、「台灣小吃夜市」、「台灣水果批發城」,甚至有過「台南小吃一條街」,皆似是而非,廈門應該要把全市的台灣特色作一統籌規畫,才能打造一個宜居城市,自然而然成為一個進步的城市。

  • 酒店保安 連刺乞丐、小學生13刀斃命

     廣東一名酒店保安員曾是死緩嫌犯,在刑釋出獄後於年初再作案,1個月內先後殺害一名乞丐和一名小學生,兩人身上均遭連刺13刀,死狀悽慘。全案於11日在韶關市中級人民法院法庭開庭,面對法官詢問作案動機,嫌犯始終沈默不語,僅說「當時到底捅了多少刀,記不清了」。 \n 公訴機關的起訴書顯示,被告人何枚繁1970年4月27日出生,廣東省南雄人。早在l990年12月就因犯強姦罪、故意殺人罪被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2009年12月14日,他因減刑6次後被刑滿釋放。 \n 今年2月18日凌晨,何枚繁走到解放路郵局自動櫃員機房門口時,發現一名乞討人員躺在裡面睡覺,見四周無人,他便戴上手套,進入機房內,抽出隨身攜帶的水果刀,對乞討人員的眼部、臉部、耳部、下頜、手臂、手腕等部位連續捅刺13刀致死。 \n 3月2日11時,何枚繁又將一名小學生誘騙到韶關市第一人民醫院旁拆遷空地的一間空房內後,再次用水果刀連刺其13刀,然後逃離現場,小學生當場死亡。 \n 公訴機關指控認為,被告人的行為已構成故意殺人罪。其在刑滿釋放後5年內再犯應當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之罪,為累犯,應當依法從重處罰。此案韶關市中級人民法院正在進一步審理中,將擇日宣判。

  • 乞蘿莉北京地下道賣唱

     一名在北京地下道賣唱的女孩,近期在網路上爆紅。因為有一對大大的眼睛、神似小S徐熙娣,被大陸網友稱為「乞蘿莉」、「最美乞丐」。 \n 網友日前在大陸論壇上發布了《最美乞丐小蘿莉街頭賣唱,山楂樹之戀女主角真人版》文章和數張照片,引來數十萬網友關注。照片中,女孩只穿著單薄衣服,拿著一把吉他,清秀模樣讓很多網友看過後都驚為天人,有網友說:「這輪廓,這眼神,讓我想起了林黛玉。」 \n 文章說,這個小姑娘看起來14、15歲的樣子,身上穿的不多也不厚,或許因為臉皮薄,她用帽衫上的帽子遮住臉,地上則放著一塊牌子,上面說父親早亡,母親染重疾,需要用錢治病,「一元錢(人民幣)一首歌。」刻意用筆描黑。「北京已經很冷的天,她也就這樣坐在冰冷的地上,抱著吉他,手指都已經凍得泛紅。」「地上用來裝錢的盒子,一看就知道是從垃圾箱裡翻出來的,感覺確實是因為家裡需要用錢所以出來唱歌,這讓我不僅一下子對這個小姑娘多了一份可憐,也覺得小姑娘很懂事。」 \n 文章中並說,她略帶哭腔的演唱真能把人融化了,「還有是那雙大眼睛,讓人真不忍心這樣的女孩子,過早的背負著家庭的重任,而以賣唱的方式乞討。」

  • 記者村折射官場痼疾

    中國大陸幅員遼闊,在改革30年發展歷程中,湧現出不少畸形的村落產業。譬如,福建安溪魁斗鎮有不少的短信詐騙村,利用自製短信群發器騙取錢財;甘肅省岷縣小寨村則是著名的「中國第一乞丐村」,專門靠乞討致富;廣西天等縣上映鄉,成為深圳等地「砍手黨」的最大出產地,那些流落都市的農民弟子以殘忍的搶劫方式名噪一時。 \n如今,在山西產煤大市忻州又湧現出好幾個「記者村」。那些大字不識幾個的農民,印有自製的記者證,上面是大頭照,標明某某報、某某網、某某頻道的站長、主任之類的頭銜,下面還煞有介事的列個編號,有的甚至自稱是「處級調研員」──這級別可不小,和縣長同一級別。他們的工作很簡單,就是去一些不規範的小煤礦「採訪」,以負面報導相要脅,從怕事的礦主那裡詐取錢財。據報導,最初每個「記者」可以拿到1000元(人民幣,下同)「車馬費」,但後來因「記者」 越來越多,行情下跌到只有3、5百元。 \n官商勾結的黑暗地帶 \n「記者村」經由媒體曝光後,引起國家新聞出版總署注意,相關調查也展開。3月25日一天,忻州就查處假新聞採訪車牌24副,假新聞工作證、採訪證、記者證件10件,也有假記者因此被行政拘留。 \n「記者村」出現在山西忻州,和當地存在大量非法開採的小煤礦有關。山西是中國第一產煤大省,也是礦難最頻繁之地,數年前,中央開始整頓小煤礦,但那些礦主常常能在整肅風暴過後再度照常營業。小煤礦之所以能夠在灰色地帶重生,是因為背後有罩著他們的黨政官員。通常,這些官員在小煤礦中持有乾股──即不需注入資金就可分紅。 \n這樣的官商交易,當然只能在黑暗中進行,無法見光。記者的採訪報導,無疑對他們具有相當大的殺傷力。所以,花錢買災成為現實選擇。有時候,在煤礦主和「記者」就「車馬費」數額協商無果的情況下,還有地方政府官員出面擺平。 \n記者真偽分辨難度高 \n中國大陸幾年前已經強制性地由國家新聞出版署統一發放記者證,任何媒體都沒有權力自行印製記者證,但煤礦主並不完全知曉這一點。擁有記者證的部分媒體記者並不安心做報導,反而想盡辦法利用記者身分謀取不義之財。而且,因為沒有媒體敢監督國家新聞出版署,所以這個腐敗機構對記者證的發放堪稱蝸牛速度,我的很多同事甚至工作3、4年都拿不到一本記者證──亦即,真記者有時也沒有貨真價實的記者證。這給煤礦主辨認真偽記者增加難度,更何況有些假記者背後可能還有真記者撐腰。 \n這樣的混亂局面,成為「記者村」濫觴的現實土壤。對這些發煤礦財的真假記者,打擊當然不要手軟,但「記者村」折射出的官商勾結痼疾,是不是也應借此機會整肅一番?(作者為北京資深媒體人)

  • 乞丐奇人輩出 有才兄欲擺攤賣詩

    在被網友稱為「寧波強尼戴普」的犀利哥爆紅之後,近期,大陸乞丐界奇人輩出,如愛到書店看數學書籍的吉林「高數哥」,以及廣東欲擺攤賣詩的「有才兄」。近日,「有才兄」向大陸媒體大爆內幕,並對不文明甚至行騙的乞討行為表示憤慨。 \n「有才兄」本名李書閣,總是穿著一身樸素整潔的衣裳,兩手的指甲剪得乾乾淨淨,如果不是手中拿著裝滿零錢的鐵罐,恐怕沒人會把李書閣與「乞丐」連在一起。自幼喜愛讀書的李書閣說,他正準備找一個行動方便的幫手,一起擺攤寫詩賣文。 \n早年殘疾無奈行乞 \n今年42歲的李書閣是河南人,罹患僵直性脊椎炎已經27年,因殘疾而在廣東富華車站的候車室裡向乘客討錢,「我從來不說『可憐可憐我』這樣的話,只述說自己身體殘疾,希望得到幫助。」李書閣第一次行乞,是在一位理髮店師傅的勸說下開始的,當時,他已經窮困潦倒。這位理髮師傅的父親、祖父都曾當過乞丐,看到李書閣身體殘疾生活窘迫,便勸說他行乞以謀生計,就這樣,李書閣開始了乞討生涯,輾轉到過武漢、北京、廈門,而珠三角是他「工作」最多的地方,「這裡是中國最富裕的地區,而且氣候暖和,冬天不那麼難熬。」 \n看不慣裝可憐行騙者 \n李書閣說,「乞丐分為三個層次,我是屬於下層。」在李書閣看來,上層的乞丐有兩種,一種是「賣藝的」,一種是「行騙的」。他身體殘疾,無法賣藝,而行騙雖然收入頗豐,他卻不願意這麼做。 \n在大陸曾有傳言,河南有的農村全村村民會集體到珠三角乞討,甚至因此致富,回村蓋房子,而甘肅省岷縣小寨村,還因為大批村民外出乞討,而有大陸「第一乞丐村」的惡名。 \n對此,李書閣表示確有人乞討致富,有些乞丐日收入約人民幣二、三百元(人民幣,下同),收入堪比白領,通常他們會選擇在菜市場、公園、酒店等地行乞,特別針對家庭主婦,「他們為什麼能致富?就是靠死纏爛打和裝可憐。」 \n李書閣透露,乞丐裡面收入最高、甚至能過著中產階級生活的就是那些行騙者,有些甚至組成大型的詐騙集團,他說,不能太相信乞丐自述的故事,要親眼看到乞丐確實有殘疾,沒有勞動能力再施捨,而那些「求兩塊錢坐車」、「要三塊錢吃飯」、「太餓了」、「沒錢治病」,然後放一堆文件證明的,99%都是騙子。 \n行乞收入 大不如前 \n「有才兄」表示,如今的行乞收入是「大不如前了」,他舉例說,「2006年我第一次去深圳,東門步行街那裡的乞丐不會少於100人,光天橋下面就住了二、三十個乞丐。2007年時隔一年以後我再去,那裡的乞丐只剩下幾個了。」 \n他分析,這是因為乞丐越來越多,人們見怪不怪、越來越冷漠麻木了,加上騙子們大行其道,加劇了人們對整個乞討人群的反感和憎惡。

  • 靠乞討致富 小寨村要洗刷汙名

    有大陸「第一乞丐村」之稱的甘肅省岷縣小寨村,大陸媒體紛紛報導乞丐搭飛機衣錦返鄉、乞討致富等神話,其實外出打工或乞討只是在嚴重地域與貧富差距下的產物,小寨村也積極洗心革面,要求村民:「別跪了,站起來」。 \n小寨村村支書楊金忠回憶,一九八○年代初,小寨人尚未解決溫飽,村裡出現最早一批外出討飯的人。背井離鄉的初衷,再現實不過:沒飯吃。從這時起,小寨外出乞討現象漸成規模。一個村子,「六十戶村民僅四戶沒去乞討」。楊金忠將小寨貧窮的原因歸結為「人多地少,靠天吃飯」。 \n據楊金忠觀察,大致從一九九九年前後開始,小寨人外出乞討開始從討米麵,朝討錢、謀利轉型。進入廿一世紀,確實有一些當地農民將外出乞討視作快速致富的捷徑。 \n他也證實,村裡第一批富起來的人是乞討的人。中寨鎮民政站長楊維科承認,是有村民不是生活困難去乞討,而是認為乞討來得容易,背後有利益驅動。 \n現年卅六歲的李玉平是小寨村第一位大學生,每當憶及七歲時在冬天,伸出凍紅的小手向行人乞討,眼淚就忍不住潰堤。幾年前,他在小寨初中校報上發表一篇題為《致全鄉中小學生的一封信—別跪了,小寨人,站起來》的文章。他還在村內辦起免費的文化補習班,給孩子談人生的理想。李玉平說,他不斷把家醜外揚,是因看不下去了。 \n現今,一些小寨村當地商人的誠信因此受到異樣眼光的質疑;年輕人娶外鄉媳婦也被媒人投以不信任的目光,在媒體和網路交織的世界中,諸如「好吃懶做」、「不知羞恥」、「假乞丐」的標籤貼在小寨人的身上,更離譜的是,一些其他省市流浪到外地的乞丐,都自稱是小寨村人。 \n小寨村其實與大陸西部貧困城鎮的命運一樣,只能外出尋求機會,乞丐下所折射的是大陸農村的貧困,從另一角度而言,小寨村很像曾經被妖魔化的河南。汙名化的過程很容易完成,而為其正名的過程卻相當漫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