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小坵的搜尋結果,共07

  • 小坵嶼島岸邊再傳豬屍 海巡署:從大陸漂來

    金門3日才確定田埔岸邊的海漂死豬染有非洲豬瘟,4日上午又傳出小坵嶼島發現一頭漂流豬屍。行政院農委會4日舉行非洲豬瘟災害應變中心跨部會議,海洋委員會副主委、海巡署署長李仲威在會中指出,小坵嶼島上頭並無養豬場,該豬屍明顯是從大陸漂過來,目前相關人員已在現場拉起封鎖線,相關單位正瞭解中。 \n \n李仲威指出,4日上午海巡接獲民眾通報,有一頭死亡豬隻漂至岸邊,卡在礁石上,由於該島上只有20多位居民,並未設有養豬場,研判應為從大陸漂流上岸,已將現場進行封鎖,等待防檢人員到場進行採樣。 \n \n農委會防檢局副局長杜文珍指出,由於小坵嶼交通較為不便,得應靠潮汐才能上岸,目前已盡快派出防檢人員乘船到場,待現場採樣後,隨即當場掩埋豬屍,但詳細檢測結果仍需一段時間判定。

  • 金門小坵也發發現水流豬屍 採樣送驗非洲豬瘟

    金門小坵也發發現水流豬屍 採樣送驗非洲豬瘟

    繼去年底金門田埔灘岸發現1頭漂流死豬確診「非洲豬瘟」後,距離金門本島72浬,由金門縣代管的烏坵鄉小坵岸際今(4)日也發現1頭漂流豬屍,金門縣防疫所派員協同海巡署趕往,已採樣送驗並就地焚燒掩埋。 \n \n今天上午8時40分許,小坵村民在北方灘岸的礁石岩縫,發現這頭漂流豬屍,岸巡安檢所據報封鎖現場,並消毒周界一帶。 \n \n因烏坵聯外交通僅靠每半個月1航班的軍船,為爭取在第一時間處理死豬和防疫,金門海巡隊緊急出動100噸巡防艇,搭載金門縣防疫所獸醫師施清文等人在中午12時出海,近5小時航程抵達烏坵後,再轉乘小艇趕往小坵。 \n \n現場檢驗這頭漂流死豬長約90公分、高約30公分,外觀腐爛有類似蛆隻的小蟲,且頭蓋骨也有遭啃食的跡象,左前肢更露出白骨,腹部內臟不見,肚皮凹扁,死亡時間研判已久。 \n \n由於小坵村並無養豬場,幾乎可以確定是從對岸大陸海漂過來,防疫人員在採取送驗檢體後,已就地焚燒和深埋。 \n \n另金門縣防疫所今天也兵分2路,針對田浦灘岸半徑5公里範圍內豬場進行訪視及採樣,完成金沙鎮2場、金湖鎮8場養豬場採樣工作,每場抽20頭,共採集血液檢體200件,已由專人送至農委會家畜衛生試驗所。 \n \n另各鄉鎮獸醫師也對轄內豬場進行訪視,已完成58場,剩餘7場將於明天繼續進行,現場臨床檢查,所有豬隻健康情形良好,並無異常現象。 \n \n另因酒糟為當地豬隻主食之一,金酒公司也對酒糟運送車輛進行消毒,強化防疫作為。縣府今天也邀集地區養豬業者研商,日內全縣禁用廚餘養豬,以封堵豬瘟病毒可能的感染途徑。

  • 金門小坵島又發現海漂豬屍 現場緊急封鎖

    金門小坵島又發現海漂豬屍 現場緊急封鎖

    行政院長賴清德今(4)日參加非洲豬瘟中央災害應變中心參加第2次會議,聽取相關部會工作報告。海巡署長李仲威在會議上表示,今早金門小坵島又發現豬屍,依海象來看,應該也是海漂而來,現場已緊急封鎖,並通知相關單位。 \n \n賴揆指出,中央在去年12月18日已成立災害應變中心,目前地方縣市有的成立、有的還沒有,步調不一致。他並透過視訊垂詢各縣市成立應變中心後的運作狀況,要求尚未成立的縣市今天就要設置應變中心,並儘快安排演習,把計劃內容報到農委會。 \n \n防檢局長馮海東表示,去年底已要求各地開設應變中心並安排演習,其中10個縣市已成立,「4」個縣市準備成立、10個尚未告知時成立。 \n \n各縣市中以新北市腳步最快,去年11月22日即成立應變中心,本月30日會在板橋區華江橋頭進行演習。南投縣腳步也很快,11月27日已成立應變中心,且已開過一次會議,賴揆要求趕快第2次會議,還要把演習日期、計劃想定報知中央。 \n \n苗栗縣說19日才要成立,賴揆覺得太慢,要求於今天成立,並把演習計劃報中央。高雄市表示要等市長韓國瑜批核,賴揆同樣要求高雄市今天就要成立應變中心,並把演習的規劃內容報到農委會。 \n \n關於這一議題,農委會代理主委陳吉仲表示,請尚未成立應變中心的縣市今天就成立,並把演習日期通知農委會。 \n \n此外,馮海東也說,委外製作的宣導影片會在月中完成,交由相關單位加強播放。而在縮短通報流程方面,已請地方政府就近向各縣市防疫機構通報。 \n \n海巡署長李仲威表示,今天早上金門小坵島又發現豬屍,依海象來看,應該也是海漂來的,現場已緊急封鎖,並通知相關單位。

  • 金門小坵島又現海漂死豬 半徑5公里內養豬場全面檢驗

    金門小坵島又現海漂死豬 半徑5公里內養豬場全面檢驗

    金門田浦海灘去年底發現1頭從大陸漂來的死豬,被驗出「非洲豬瘟」病毒,縣府4日上午對確診病例周界半徑5公里內9戶養豬場豬隻抽血檢驗,另要求現有28戶餵食廚餘的養豬場改餵飼料。另烏坵的小坵島今天上午又發現海漂死豬,海巡除已拉起警戒線封鎖,金門縣防疫所也將立即派員前往了解。 \n \n去年12月31日金門田浦灘岸發現1頭病死豬,金門縣防疫所次日採樣送驗後焚燒處理,並先訪視半徑3公里範圍內、位於碧山的1戶養豬場飼養190頭豬隻中,僅2日有1隻因腦膜炎死亡,並非異常死亡,確定與疫情無關。 \n \n為了範疫情蔓延,金門縣府採取最高規格防疫標準,今日上午10時半起擴大至周界半徑5公里範圍內9戶養豬場,並派員到各養豬場抽血採樣20頭,檢體送請農委會家畜衛生試驗所檢驗。 \n \n縣府表示,金門目前有68戶養豬場、共飼養1萬1000頭豬,其中28戶有餵食廚餘,今天將召集養豬戶溝通,擬由縣府動用災害防治準備金補助改吃飼料,封堵可能的防疫缺口,減少豬隻感染罹病機會,並嚴禁再用廚餘餵食豬隻。 \n \n另在今日上午烏坵的小坵島又發現一頭海漂死豬,由於當地並無養豬戶,確定為大陸海漂死豬,金門縣防疫所除已派員前往了解並採集檢體,海巡單位也將發現死豬的地點拉起封鎖線。

  • 《中時晚間快報》小坵島也發現一隻死豬 賴揆:各縣市今日成立應變中心

    《中時晚間快報》小坵島也發現一隻死豬 賴揆:各縣市今日成立應變中心

    ◎小坵島也發現一隻死豬 賴揆:各縣市今日成立應變中心 \n \n今早8點40分在金門縣烏坵鄉小坵島上發現一隻死豬,島上沒人養豬,農委會研判應是大陸海漂過來。行政院長賴清德今(4)日參加非洲豬瘟中央災害應變中心參加第2次會議指出,中央在去年12月18日成立災害應變中心,目前地方縣市有的成立、有的還沒有,他要求尚未成立的縣市今天就要設置應變中心,並儘快安排演習。 \n \n \n \n◎民進黨主席政見發表 卓榮泰游盈隆針鋒相對 \n \n民進黨主席選舉候選人第二場政見發表會,交互詰問時,前行政院秘書長卓榮泰質疑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對蔡總統沒有一天停止批評,主觀意識太強;游盈隆表示,不要在那小地方抓小辮子、無中生有。 \n \n \n \n◎加拿大:孟晚舟事件後有13名公民被中國扣留 \n \n大陸科技巨頭華為副董事長兼首席財務官孟晚舟上月初在加拿大被扣留後,引發陸加外交風波。加國政府聲明指出,自孟晚舟事件後,共有13名加國公民在中國大陸被扣留,最少8人已獲釋。 \n \n \n \n◎林依晨已準備好要當媽媽 \n \n去年世界盃足球賽期間,林依晨受邀和謝霆鋒一起拍攝他的美食節目《鋒味》,兩人同遊俄羅斯聖彼得堡,享受當地美食之外,林依晨也在節目中展現廚藝,用台灣豆瓣醬與當地土豆做出美味的炸醬麵,讓處女座嘴刁的謝霆鋒稱讚不已,也讓林依晨的隱藏版才藝,終於有機會表現。 \n \n \n

  • 返鄉太難 烏坵爭取不在籍投票

     金門縣代管的烏坵鄉交通不便,民眾抱怨返鄉投票比「出國」還困難,來回可能要花半個月時間。縣長李沃士建議讓烏坵鄉先行推動「不在籍投票」,中選會主委張博雅允諾與內政部討論,希望有解決的好辦法。 \n 張博雅昨由祕書長鄧天佑等人陪同抵金宣導「五合一」地方選舉事務,並聽取地方需求。李沃士指出,距離金門七十二浬的烏坵鄉,仰賴軍方每半個月從台中開出的軍艦運補,連民眾返鄉投票也是搭乘軍艦,而且要用小船接駁才能登島,尤其是住在小坵村,還要再多搭一次船,等於投一次票要坐六趟船。 \n 烏坵鄉現有四百餘名選舉人,大都住在台灣本島,李沃士建議基於方便、安全,可將設籍小坵村的民眾併入大坵村投票,或乾脆在台中市設立投票所。 \n 張博雅則說,中選會是獨立選務機構,相關事宜權責屬於內政部,但中選會願與內政部研議修法解決的可行性。

  • 建國一百年昇恒昌文學競賽系列活動-橋仔夕色

     有人說馬祖是上天撒在閩江口的一串珍珠,那麼橋仔這海角一隅的小漁村,應該是樸實無華,但握在手裡總會很溫暖的那粒。 \n 綴網的手黝黑枯瘦,手裡纏著網線的竹梭卻若有靈性,優雅而輕盈的飛舞在鑲滿海草的漁網中。老者像一個熟練的樂師,撥弄指掌間的絃。而那網,便似音符般自指縫流瀉。垂暮時分的漁港,拂岸的浪外,還有一種沉靜、安詳的樂音。 \n 當橋仔村最後一朵金紅色的夕陽,終於凋落在趙元帥廟封火山狀的簷角,漁家才紛紛返航。熄了馬達,繫妥船,槳起一葉扁舟悠悠著岸。趙元帥為玄天上帝部將,授正乙玄壇公。相傳民國38年,橋仔村漂來一尊玄壇元帥的神像,常顯靈驗,漁民出海收獲甚豐,乃為廟祀之。 \n 老人那海風蝕刻的額上,皺起疲憊而滿足的痕──這一趟,趙元帥肯定又沒讓漁人失望。夜裡,村子靜得如一口深井;港外,喧囂的海泛過細沙,擊著堤。 \n 滿月圓,今晚是大潮。 \n 繁華盡落舊時港 \n 丑時方過,幾個矯健輕健的漢子快步竄至港口,一把掄起輕舟盪入海中。酣睡的引擎猛然被扭醒,咆哮一發,便見它迅速而有力的排開浪,闖進月光照不到的黑色大海。駛至大坵、中島、高登一帶,潮水正在退去。載浮載沉的白色浮球下,懸著一座巨大的迷宮:垣網橫在狹長而流急的大坵水道中遮斷去路,側邊則佈下層層囊網。隨著大潮湧,魚群自然被誘導入天羅地網之中,並順著水勢遊進迷宮。潮水一退,網口的浮球浮上水面,囊網尾端下沉,一收口,這座沒有出路的迷宮,成了最可怕的陷阱。 \n 漁獲滿艙。 \n 橋仔港一天能收網兩回,大潮時三回。位於馬祖北竿島北端的小漁村,因有雷山、風山的庇護,阻住凜冽的東北季風,依山傍海,形成良好的天然避風港。這方被雨水切出溝壑縱橫的谷地,隨處可見小橋流水。馬祖方言裡「仔」就是「小」,因而得名。往來大坵、高登外,更是與大陸貿易的轉口港。昔日曾是北竿人口最多的村落,數百戶人家忙於打魚、海上貿易,繁華熱鬧,商號林立,更足足有八座廟宇。 \n 不過隨著漁業沒落,自民國60年始,大批人口遷徙台灣。民國70、71年,蝦皮大豐收,漁民個個口袋滿囊。但有了錢後,竟造就更多人到台灣買下房子,離開橋仔。曾經有三千多人聚居的村莊,如今只餘二百許,且青壯年人多半都渡海至台灣求學或就業。繁華盡落,稀無人語,這光景有人就笑說,橋仔八間廟裡有主祀神、陪祀左右的諸神、再加上部將宮女馬伕等,神,都要比人多了。青石、黃石砌成的大屋空留斷垣殘壁,斑駁之中或還能發現刻劃其上、見證了戰地歷史的軍事標語。華髮老者邊說邊指:這幢是以前最大的雜貨鋪、那棟是過去北竿唯一的公立酒廠…… \n 討海人生存哲學 \n 還守在村子裡打魚的,多是年過半百的老漁夫,儘管身手依舊不含糊,可鬢已星星也。關於海,老漁民可以說上三天三夜。他滔滔不絕的分享著:打白帶要在哪個時令、哪個季節的白鯧最肥、釣鱸魚得用哪種餌、哪張網最適合捕蝦蛄……小時候每天傍晚都跟鄰居的叔公、叔伯們交談、學習捕魚知識與技巧。老人的腦中有一幅自己的橋仔近海圖,哪塊礁石險、哪股水流急、哪處適合下網,他爛熟於胸。他還說,橋仔的海岸是彩色的:風拂過湛藍色的海洋,柔波抵岸,打起白色的浪花,暗青色的潮溼海礁上生著粉紅色海藻,之後,是黃棕色的細沙。不過他說:「唸二、三十年書,就可以成為博士。但打魚打了六十幾年,卻都還不敢說對大海已經了解透了。」以海為田的橋仔人,對於賜與生活一切的大海充滿了崇敬與感激。在這片藍色的寶藏裡,長輩們傳下了生存的方式與哲學。 \n 可是沒有人願意打魚了。 \n 「那大夥都別吃魚,改吃素罷。」老漁夫的笑裡有著藏不住的滄桑。雖然衣食無缺──豐年時,一張網一年網入百萬以上。但討海日子掙的沒有半分溢利,全是辛苦血汗錢。濃霧大雨或是低溫,他們仍舊隨著潮汐出港。對岸漁船在競爭,越界竊取漁網及漁獲事件層出;環境在變遷,兩岸在這片海域共同捕伐,漁產一直在減少;過去使勁鼓足一口氣便能拉起的網,現在纏上多點海草便得幾人合力才能拖上船。守著老祖宗的智慧的結晶,橋仔人苦等著願意延續這段香火的子嗣。 \n 夕陽溫柔寬闊 \n 逢年過節,家家團圓,小村難得熱鬧。聽見個女孩說,在外地工作辛苦疲敝、沮喪失意時,她總會想起家鄉的夕陽。橋仔的夕陽有一種寬闊的溫柔,火輪將滾入海平線時,滄海共長天一色──它彷彿炫耀似的,每分每秒都要換上一套新裳,金黃、紫紅、淺棕、黛青……從岸上望去,背光的船隻、漁人、石墩、觀海哨的輪廓,純粹、自然、沒有一絲矯情藻飾,彷彿詩人信手拈來的一線靈感。而浪子,又何能不思鄉? \n 有人說馬祖是上天撒在閩江口的一串珍珠,那麼橋仔這海角一隅的小漁村,應該是樸實無華,但握在手裡總會很溫暖的那粒。 \n 「終究,會有人回來的。」沒有人割捨的了橋仔的黃昏,我說。 \n 漁父莞爾而笑,鼓枻而去。隨波起伏的小舟,滿載一船夕色。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