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小菜圃的搜尋結果,共06

  • 讓人捨120坪豪宅 也要搬進的迷你小屋紅什麼?

    讓人捨120坪豪宅 也要搬進的迷你小屋紅什麼?

    120坪豪宅,與13.5坪小屋,你選擇哪一間房子過生活?現在許多人們的答案,超乎你的想像。 據美國住房建築商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Home Builders)調查,超過半數美國人考慮住在小於600平方英尺(約16.8坪)的小房子,其中千禧世代的意願更高達63%。 在網飛(Netflix)《小房子大天地》實境秀節目中,兩位小房子(Tiny House)專家旅行全美,為家庭打造客製化迷你屋,提供小巧生活解決方案,有些房子甚至只有5坪,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所謂小房子,指涉的不一定是坪數少,而是一種主動選擇、非受迫進入的簡化生活。 「只要讓你的生活更整潔,擁有的東西更簡單,不再控制你,那麼任何地方都能成為你的小家園。」《小房子:生活要小,夢想要大》作者布倫特.希夫納(Brent Heavener)接受《紐約時報》專訪時表示。 「無論露營車、貨櫃屋,還是翻新的垃圾箱,取決於你如何打造。」他在Instagram精選世界各地小房子美照,至今擁有80萬追蹤者。 場景轉到日本,日本也吹起小房子風。平面設計師柳本茜兩口之家選擇住在9坪小房子,過著少物生活。 她說,大多數人將寬敞視為優點,狹小視為缺點,「但我家並不是『即使小也很舒適』,而是『正因為小才這麼舒適』。」在《選擇住在小房子》一書中,作者加藤鄉子記錄這些屋主的小屋快樂哲學。 創意與策略的新選擇 從美國、日本到歐洲,小房子遍地開花,憑什麼紅? 希夫納歸結一個詞:自由。他分析,千禧一代思考,他們是否該像父母一樣,為房屋貸款,然後花費一生償還;空巢老人則考慮是否退休,以及什麼是最好的養老方式,「小房子是一個創意與策略性的替代選擇。」 在台灣,一批小房子住客也正在興起。 57歲的John(化名)是台南人,在台北打拚30年。2年前,他決定回南部退休,住進小琉球約13坪的小房子,與妹妹同住。 「我現在跟你講話,前面是大武山和台灣海峽,後面是山坡和小森林。」透過電話訪問,仍能感受到John的聲音盡是愜意。 對他來說,室內坪數不重要,有床鋪、簡單家具,夠用就好。「我賺到的是外面的view(景致),看著風景,可以坐好久。」他說。 住在台中石岡13.5坪小房子,自然紅屋創辦人謝東興擁有的則是一片田園,像住在都市郊區的陶淵明。 早晨,他被穿透木屋的陽光喚醒,起床採摘龍葵野菜,以薑拌炒,配著稀飯吃。 19歲,謝東興從家鄉台南至台北打拚,一待就是40年。從事家具外銷產業,站上台灣經濟起飛浪頭。56歲時,他坐擁深坑共約120坪豪宅,卻發現鄰居人情淡薄,驚覺自己「若老死台北,心有不甘。」 年輕人往台北闖,他卻決心出走。花費3年,在桃園、宜蘭與台南等地,遍尋心中的桃花源。 7年前,他看上大甲溪下游土地,落腳台中石岡。約1100坪土地,住進自己設計的13.5坪木屋。「空間小,生活更簡單;住在小屋,反而擁有大自然。」謝東興說。 他研究菌水農法,養成一座菜圃。屋子沒有冷氣,倚賴自然涼風,平常聽音樂、看書。一開始台北、台中兩頭跑,一週來住2天,逐漸變成3、4天,越住越喜歡、越自由。 半年後,他帶幾件輕裝入住,從此定居。深坑的家反而變成旅館和倉庫,不常住了。 「大房子對老年人來說,其實是體力和心靈負擔。房子那麼大,結果沒人住,最後是魔神仔住在裡面,」謝東興說,「所以從中年,就要開始練習簡化生活,才能輕裝,才能行動。」 我在小房子,看到格局的簡化,卻是功能的增加。例如整間房子只有一張桌子,卻長達240公分,是餐桌、書桌也是工作桌。 《選擇住在小房子》一書提及,上班族飯島寬與作家尚子10.5坪的小房子,一樓的餐廚空間兼具玄關,床可當沙發躺臥,就連垃圾桶,都可當作椅凳。每個設計,都具有多用途。 在選擇小房子生活前,先試試自己能否對物品與空間「斷捨離」,或先把生活空間縮小至現居房子一半,再決定是否徹底改變。 畢竟,連美國作家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在瓦爾登湖畔生活也只持續2年,還把衣服帶回家給媽媽洗,看來這不只是單純嚮往自由的心態問題。 拓展居住、生活的想像 無論是否能久住安居,小房子的出現,反而拓展我們對於居住空間的想像。 43歲、任職飯店管理顧問公司的黃溫良,目前在台北租房。在家鄉小琉球已有一塊地,一間小房子,或許退休後,和太太一起回鄉。 「大房子不能不維護,只有空間收斂,一切才會簡單,」他說,「而這就是我們理想的生活。」小房子的大天地,提供另一種生活方式的解答。 【延伸閱讀】

  • 吉安市民活動中心綠屋頂 孩童水泥叢林中的小農夢

    吉安市民活動中心綠屋頂 孩童水泥叢林中的小農夢

    瑞芳區吉安市民活動中心設置綠屋頂,種植冬瓜、小白菜、番茄等作物,栽種方式使用無農藥、化肥的有機農法,收成後的作物也是吉安里老人共餐與幼兒園的安全食材,從播種到收成更有里內學童全程參與,讓在水泥叢林中成長的孩子一圓小農夢想。   「里長伯伯,我也要像農夫一樣有自己的菜園!」吉安里長謝永昌回憶,當初就是這句話讓他有了在活動中心設置小菜圃的構想,為了讓這些在都市叢林中成長的小孩有電玩之外的休閒娛樂,同時體驗收穫的成就感,因此綠屋頂中的部分作物是開放附近學校的學童照顧,也意外讓活動中心成為小朋友的小農基地。   「我種的番茄特別受歡迎,每天都有好多昆蟲要吃!」就讀吉慶國小的連品柔說,因為沒有使用農藥,所以每天都可以在菜園看到很多不同的小昆蟲,像是白粉蝶、紅腳仙及瓢蟲,而且收成後看到阿公阿嬤吃到自己種下的蔬菜水果,內心還會有滿滿的幸福跟成就感。   瑞芳區長陳奇正表示,在市府的協助下,公所與里長合力在東和、爪峰與吉安市民活動中心設置三處綠屋頂,由里長帶領志工與里民共同維護,除了提供活動中心老人共餐及公托幼兒園補充食材,綠屋頂也成為附近學校的教學場地,讓小朋友能夠直接接觸這些食材原貌。   民政局地方自治科長陳耀川說,近年市府鼓勵市民活動中心設置綠屋頂,除了建物表面溫度可以降低10度以上,室內溫度也可降低3到5度,目前瑞芳區的3處綠屋頂總面積超過150坪,在夏季用電高峰可以節省超過1萬度電,全年更可吸收1.7公噸二氧化碳, 不僅兼顧美觀也成功節能。

  • 幼稚園菜圃採收 城市小農夫體驗農耕樂

    幼稚園菜圃採收 城市小農夫體驗農耕樂

    「我的青菜長大了!」鎮平國小附設幼稚園的「心心菜圃」今天採收,60名小朋友興高采烈地摘採親手栽種的無毒菜葉,中午還用來煮火鍋加菜,享受小小農夫的樂趣。  鎮平國小校長黃翠琴表示,今年7月期間校方將圍牆旁近10坪雜草叢生的空地,整地成為「心心菜圃」,還開設「好玩的葉子」主題課程,指導小朋友以無毒農法栽種青菜,親自澆水、除草及抓害蟲,還種植薄荷及香茅來趕走蚊蠅;種辣椒製作辣椒水防治害蟲。  黃翠琴說,菜圃首次種植的蔬菜,收成前遭颱風破壞全損,10月間再重新栽種,利用種植蔬菜教導小孩觀察植物的成長,鼓勵多吃蔬菜、學習有機種植,並培養責任感及團體合作的好機會。  「心心菜圃」今天正式開幕並採收,邀請市議員何文海、劉士州及學生家長會長柳榮俊等人共襄盛舉。「大陸妹」、「地瓜葉」、「番茄」,小朋友們如數家珍地將對菜圃裡的各式青菜介紹給與會貴賓,興高采烈地拿小竹籃小心翼翼地栽採菜葉。  菜圃葉菜類蔬菜全數採收,並在中午煮火鍋加菜,讓小朋友高興的品嚐自己的收成,體驗「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的道理,更加珍惜食物。

  • 台糖食育小學堂菜圃豐收

    台糖食育小學堂菜圃豐收

     食安問題層出不窮,加深民眾對食品安全及衛生的重視,台糖公司為從教育方面著手,推廣台灣食農教育,日前舉辦「台糖食育小學堂」,在南市永華國小開設「感恩菜圃」,讓學童體驗栽種蔬菜,7日歡喜慶豐收,並交給廚師烹調,學童們看到辛苦成果成盤中美食,個個開心不已。  台糖副總經理王國禧表示,台糖希望從教育方面著手,加強下一代對食品安全的認識與重視;這次在校園內舉辦食農教育,讓學童從農事和飲食製作上親手勞動而學習,並強調環境友善式的農耕方式,提高對農業、環境關懷。  在數月種植期間,學童學習在栽種過程不用化學肥料、農藥、除草劑,僅用蔗渣有機肥料,親手拔草抓蟲,期間還遭逢颱風大雨,一度讓辛苦種植的蔬菜付諸流水,但也因此更能體會農夫靠天吃飯的艱辛。

  • 午後的存在

     風穿過身體,帶走了煩憂,污穢,執著。我自身彷彿可以是相互拍擊的樹葉,搖曳的咸豐草,飽滿的茄子木瓜,就在此時此刻,在這裡,存在。  山路轉彎處,恰好是一山坳缺口,有幾塊平坦大石頭,四周的相思樹,樟樹,桐油樹,形成一處可坐可蔭涼的地方。午後我散步到此,常站上大石塊,眺望遠山,層峰疊巒透著遠古荒遼的色彩。碧綠的新店溪在此打了個折彎,像是在流程途中歇個腳,靜靜的水面便向新店方向流去。樹下日影閃爍,我看山看水看樹,沉湎在小風裡。  若坐下來,面對著是一個菜圃。入春後,黃白粉蝶在菜圃左右飛舞,園子裡辣椒紅,茄子紫,小黃瓜的黃花,木瓜肥碩,加上外圍咸豐草的白花,在大片層疊的綠意中醒目地跳躍。稍遠處有棵台灣蝴蝶戲珠花,樹上開著一簇簇白花,彷彿一群群斂翅棲息的蝴蝶,與菜圃裡的粉蝶相呼應。看著蝴蝶曼妙輕舞,我忽焉省覺自己之於寫作與文學,正像因遲到而跑得氣喘噓噓的懶惰小學童,補做功課,閱讀經典,恰像蝴蝶吸花蜜般,為路旁的美麗所迷而停留在各色花朵上。  也有那美麗的毛毛蟲,拱背蠕蠕爬行在圍籬上,碰到障礙便試探著轉彎;它一路掙扎,彷彿一籌莫展,帶著誰也不明白的,古怪的,小小的意義活動著,笨拙的動作,讓人看了要發笑。然而,我此刻不也像它一樣一籌莫展。不知是自己太淺薄,還是人性太深邃,在應付世事人情時我總顯得太笨拙,以往我所相信的美好信念,如今卻一再被考驗,被顛覆,為此而時時刻刻不知如何是好。毛毛蟲時而停下來歪歪頭,似乎不能理解我何苦來哉。  不經意聽見燕子的啾啁,樹葉深處的斑鳩貓頭鷹叫聲,同時,今年第一聲蟬鳴響了。時響時停,蟬不太確定似地試探著,在潮潤的空氣中鳴聲顯得凝重了。恰似遙遠的呼喚,蟬鳴鼓盪了屬於夏季的家鄉記憶。在島的南端,想必此時空氣裡已瀰漫芒果熟甜的香氣,和蒸煮月桃葉包粽子的味道了。許久,蟬聲忽然又起,嘶叫著,隨即又啞了,終究停止了。  路上一位老婦,提了個沉重袋子,拄著雨傘搖搖晃走來。原來她要到山間一處廟宇,與同好聚餐。這一段路老婦走來相當吃力,我接過袋子,陪她走上一段。老人健談,喘著氣說年輕時常來這一帶挖竹筍哩。我曾兩次在路上遇見她,替她提袋子,聽她說挖筍的故事。我一向願意接近老人,欣賞他們垂老的安詳,也懷想家鄉的老父母。抬頭看,藍天古老永恆,群山遠古荒遼卻又如新,蜻蜓上下翻飛,有人掛在檳榔樹上採檳榔,有人在菜圃裡弓腰勞作,天地運行如斯,世間煙火如此。  我坐回石頭上,依然沉湎在小風裡,感覺風穿過身體,帶走了煩憂,污穢,執著。我自身彷彿可以是相互拍擊的樹葉,搖曳的咸豐草,飽滿的茄子木瓜,就在此時此刻,在這裡,存在。

  • 亞大開心農場 學生種菜玩真的

    「正港的開心農場在這啦!」為了引導師生腳踏實地體驗農民生活,亞洲大學昨天挪出校園閒置空間,規畫一八○塊菜圃,讓全校師生認養種菜,社工系率先響應,師生們放下書本,拿起鋤頭、鏟子種下茄子等蔬果,大家相約天天要澆水,不噴農藥,幫忙捉菜蟲,保護愛苗長大,彼此分享播種成果。 亞大三品書院執行長朱界陽說,社群網站Facebook的「開心農場」虛擬遊戲,夯到連警察也下田「種菜」、「偷菜」;連一般上班族、學生都瘋狂,儘管「偷菜」非實際犯罪行為,但卻誤導民眾守法觀念。 亞洲大學師生 認養一八○菜圃 學校利用閒置近兩百坪土地,規畫一八○塊菜圃,提供給全校師生認養種菜,由學校免費提供水和菜苗、肥料,昨天由社工系主任李美玲、助理教授侯念祖率領六十位同學,認養六十塊小菜圃。 李俊儒、廖家祥等同學開心的說,他們拒絕「不開心農場」,因為沒時間守著電腦,菜被偷光了,當然不開心。還是腳踏實地認養學校的菜圃,親手種下番茄、高麗菜、茄子等菜苗,只要給予一點愛心,定時澆水、施肥、鋤草、捉蟲,蔬果一定會順利長大。 施肥、鋤草 收成後要孝敬父母 李俊儒說,學校提供有機肥,又相約不噴農藥,種出來的菜一定很安全又好吃。收成後,除了要和老師、同學一起分享外,也要帶回家孝敬父母親,讓他們知道在亞大,除了讀書,還學會種植有機蔬果。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