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小魔花的搜尋結果,共06

  • 拍20次才過關 《小魔花》女星飆機車奪坎城影后

    拍20次才過關 《小魔花》女星飆機車奪坎城影后

    清明連假即將到來,但不少活動與強檔電影都受新冠肺炎影響而延期,新片《小魔花》則突破萬難如期4月1日上映,不僅片中高傳染力的疫情緊扣時事引發討論,英國女星艾蜜莉比查姆在電影當中神經質的演出也值得一看。她不僅通過導演一顆鏡頭連拍20次才過關的考驗,更在頒獎典禮當天從英國搭飛機再飆摩托車,風塵僕僕地趕回坎城奪下影后獎,讓《小魔花》這部難以定義的奇片更添傳奇性。

  • 戴口罩噴酒精防疫!坎城影后《小魔花》揭警世寓言

    戴口罩噴酒精防疫!坎城影后《小魔花》揭警世寓言

    新冠肺炎疫情依舊緊張,由奧地利鬼才導演潔西卡賀斯樂(Jessica Hausner)執導的《小魔花》,電影講述科學家培育出新品種植物,原本是要帶給人類福祉,卻意外發現這些花朵竟有超強傳染力的副作用,若要防疫絕對要口罩不離身,意外和現實狀況有些類似。片中飾演科學家主角的英國女星艾蜜莉比查姆(Emily Beecham)也憑藉此片拿下2019年坎城影后,內斂帶點神經質的演技替這部時事神作再添可看性。 \n《小魔花》是一部帶有科幻色彩的心理驚悚電影,劇情描述近未來的科學家們透過病毒細胞改造,培植出一種外形豔麗的新品種花卉「小小喬」,供觀賞之餘還能散發出令人感到快樂的神奇香氣。但這芳香的幸福滋味背後,卻隱藏了科學家無法預測的危險,而它的超高傳染力有可能改變這個世界。 \n首次執導英語電影的導演潔西卡賀斯樂一直是科幻迷,曾憑藉多部奇幻電影榮獲包含威尼斯影展等殊榮,此次在新作《小魔花》依然延續她超現實的主題,以科幻經典《天外魔花》、《異形奇花》作為靈感發想,捨棄了誇張驚悚的特效,改以冷冽的視覺設計、風格化的運鏡與日本作曲家伊藤貞司的配樂,營造了一部簡潔卻又詭異的末世寓言,完整了多種風格的「異形花宇宙」。 \n英國女演員艾蜜莉比查姆飾演片中魔花「小小喬」的研發主任,身為單親媽媽的她為了拉近親子關係,不僅私帶一盆小模花回家,還以兒子的名字喬命名她培育的新種,但她卻萬萬沒想到這個以心血打造的心頭肉,竟會掀起口罩也擋不住的危機。 \n比查姆接受訪問時表示,她在研究這個女科學家角色時,受到微生物學家卡彭蒂耶(Emmanuelle Charpentier)和動物行為學家珍古德(Jane Goodall)的啟發,尤其她倆都曾在訪談時提到家庭關係在研究中帶來的影響。「某些方面,她們都逼不得以將家庭放在第二順位,研究第一。」 \n比查姆試圖將這種兩難的痛苦放入角色裡,並放大了知識份子面對專業的瘋狂情緒,讓這個同時帶有母性與野心的角色活了起來。艾蜜莉比查姆更以《小魔花》一舉拿下本屆法國坎城影展最佳女主角,在致詞時也打趣地說:「我連牙刷都沒收就趕回來參加頒獎典禮,能榮獲影后我真的很驚喜!」《小魔花》4月1日在台上映。 \n \n \n \n

  • 澎湖魔豆小舖月餅 籲各界愛心訂購

    再過1個多月就是中秋佳節,澎湖庇護工場「魔豆小舖」,今天發表新產品及促銷活動,澎湖縣長陳光復力挺認購350盒,也呼籲各界踴躍購買,將愛心化為行動,支持身障者就業。 \n 陳光復為協助身障者行銷,今天穿上圍裙、戴廚師帽,化身烘焙師,與社會處長蘇啟昌、照顧服務協會理事長李豫花等人一起與小魔豆天使們一起體驗做月餅,希望藉此拉抬買氣,鼓勵全民認購行列。 \n 陳光復呼籲各界以行動支持身障朋友,除了在秋節認購月餅禮盒,平時更要多購買麵包、鳳梨酥等烘焙產品,鼓勵12位大小天使,讓庇護工場永續經營下去,提供身障者更多的就業機會。 \n 澎湖庇護工場魔豆小舖自即日起推出中秋月餅禮盒預購,產品有鳳凰酥、XO醬綠豆凸及烏豆麻吉酥3種口味,盒型則有3入、9入及15入禮盒,至9月1日前預購,即享9折優惠,大宗訂購另有優惠折扣,訂購滿新台幣5000元,可享縣內免費運送。1050804 \n

  • 法民眾爭睹巨人老二

    法民眾爭睹巨人老二

    逾2000名好奇的遊客6月30日在法國南特市植物園大排長龍,等候觀看一株被暱稱為「巨人老二」(Titan's Penis)的「巨花魔芋」開花。 \n巨花魔芋(Amorphophallus titanum)又名「 屍花」,每10年才開花一次。南特植物園這株巨花魔芋周日(6月29日)開始開花。魔芋開花後是全球最大的花朵,這種植物先開花後長葉,當花凋謝後,會由生長在地底的球莖上長出一片葉子,這片葉子很大,可以長到六米高,五米寬,近似於一棵小樹。不過,南特這朵只有1.6公尺。 \n原產於印尼蘇門答臘的巨花魔芋,每次開花時間只持續72小時,這種花的味道像腐肉一樣難聞,因此也被稱為「屍花」。

  • 金門花蛤季 辣模泳裝秀

     「夏艷金門海洋風-金湖海灘花蛤季」展開系列活動,今天傍晚辣模泳裝秀,讓金湖鎮成功出海口熱鬧滾滾。 \n 12名專業模特兒傍晚以比基尼表演沙灘泳裝秀,加上勁歌熱舞,讓民眾high翻天,現場配合舉辦花蛤食尚饗宴。特技空間表演團以現代特技與舞蹈融合現代新馬戲表演,「夢幻肢體馬戲」、「極限力量特技」及「3D炫光雷射科技」帶領民眾感受魔幻科技旅程。 \n 今晚進行花蛤小天使總決賽,小朋友在父母掌聲鼓勵下擺出最美的姿態,爭取評審青睞;多名歌手也演出。 \n 金門縣長李沃士邀請兩岸三地民眾一同放慢腳步暢遊金門海灘花蛤季,體驗金門獨特海灘風光。1020720 \n

  • 業餘人生3之1 五線譜外-海鷗 小丑

    業餘人生3之1 五線譜外-海鷗 小丑

     若有機會再相見,我得好好謝謝當年朱老師唱那首「海鷗」給我們這些孩子聽。那真是清澈一若碧海藍天的歲月,我們都還沒見識過狂風巨浪是怎麼回事呢。 \n 一九八九年夏天,離大學聯考不到一個月。我們在畢業典禮結束之後回到教室,那是班導朱老師和我們相聚的最後一堂課。發完准考證,老師說了些叮嚀的話,然後十分動情地唱起孫儀作詞、劉家昌作曲的「海鷗」,作為贈別。那是我們第一次聽見老師唱歌: \n 海鷗飛在藍藍海上,不怕狂風巨浪/揮著翅膀看著前方,不會迷失方向 \n 飛得越高看得越遠,它在找尋理想/我願像海鷗一樣,那麼勇敢堅強 \n 朱老師的歌聲嘹亮而粗獷,一句句歌詞像砸在心口的磚瓦。唱著唱著他眼眶紅起來,淚水從近視鏡片後面淌下,懸在他瘦瘦的下巴。那年朱老師甫經父喪,又費許多力氣照管我們這班五十幾個算不上乖馴的大男生,使他看上去蒼老了不少。當時朱老師也不過三十幾歲吧,一頭長髮已經夾灰雜白,襯衫鬆鬆地套著瘦長的身子,彷彿背也駝了一點兒。 \n 我從未喜歡過那首老氣的勵志的歌,我想我的同學們也是──十七八歲的孩子,總該憧憬一些更複雜或者更黑暗的東西(我們並不知道未來的歲月裡那樣的東西不虞匱乏)。然而那天下午在三年三班的教室,我們都跟和朱老師一樣哭得眼淚鼻涕滿臉都是。 \n 數學名師下馬威 \n 朱老師教數學,是我們那所明星高中的明星老師。他在補教界更是赫赫有名,走闖江湖多年,事業遍佈南北。當然,這事不好張揚,朱老師在外面用的是化名。他總一本正經地說:那個在外面教數學的,是我雙胞胎弟弟。 \n 不知道為什麼,這位數學名師竟被分派擔任我們這班「社會組」文科班的導師──當年選讀文科的男生少之又少:我們那一屆三十三班只有四個文組班,總被嘲笑是「『自然』淘汰的『社會』渣滓」。朱老師以前帶的都是第三類組專攻醫科那種「超級菁英班」,升學戰績無比輝煌。讓他過來教「社會組數學」這種近乎兒戲的科目,對他簡直近乎羞辱。 \n 朱老師履任之初,毫不掩飾他一肚子「下放邊疆」的窩囊氣。開學第一堂課,只見這位長髮覆額、兩眼噴火的高瘦青年疾步踏進教室,開口就是「你們這些人渣!」然後他把全班同學吼到操場上去列隊,像教育班長操新兵那樣叫我們通通立正站好,腳跟併攏挺胸縮肛收下巴中指緊貼褲縫,洶洶罵了一整堂課。操場空蕩蕩的,只有我們班站在紅土跑道上捱罵,別班同學好奇地從教室窗口向我們探頭探腦,我們莫名其妙又羞又氣,有一種要幹什麼壞事都還沒決定就被抓去判刑的錯愕。 \n 高中生嘛,好不容易脫離了愚騃的少年,總是自以為開了竅,個個都急著長大,偏偏還是得天天穿制服揹書包去學校報到,香菸不許抽,摩托車不准騎,限制級電影不准看,大好光陰都被隔成一格一格的課表。孩子們在那樣的壓抑中摸索出口,到了高二,各自也多少活出幾分自己的模樣了。朱老師那樣的「下馬威」,在這所多年來始終充滿散漫「自牧」氣氛的學校,自然是行不通的。幸而證諸後來的日子,我們相識那一天算是彼此關係的谷底,後來,朱老師竟變成了我們的哥們兒。 \n 打電動當另類教材 \n 朱老師實在很「出格」,怎麼看都不符合「為人師表」的模型,正因如此,我們很難討厭他。他會在課堂上跟我們這些剛冒出喉結鬍渣的十七歲男生大談房中術,順便恐嚇我們打手槍自慰務須節制。他會約班上最不乖馴的那位「大哥」放學後換上便服跟他去植物園荷池畔抽菸談心,解決一下彼此的歧見。此外,朱老師帶了我們兩年,從來沒有提過哪怕只是一句暗示跟他去外面補數學的話,而他竟然在高三那年教會了我們這些社會組「人渣」做微積分,那是壓根兒不存在於「社會組數學」的一門課。 \n 當時恰逢「後解嚴時代」第一波股市狂飆,朱老師的補教事業如日中天,賺了很多錢。他南北奔波趕場上課,比連續劇軋戲的演員還忙,常得打「補針」強撐身體。賺來的錢除了養家,也沒有什麼花用的心思。有一陣子朱老師居然瘋魔賭博電玩「小馬利」──那是一種構造相當簡單的遊戲機:木箱嵌著塑膠面板,棋盤格印著蘑菇、金幣、烏龜、食人花、小公主等等「馬利兄弟」寶物角色圖樣,燈號輪轉,每回輸贏不過幾把銅板。為了研究致勝之道,他不知道從哪裡專程弄來一部「小馬利」放在家裡熬夜瘋玩,之後花了整整一堂課分享心得,他說,這算是「機率」那一章的課外補充教材。 \n 有天傍晚,我們班長揹著書包路過南昌街雜貨鋪,見到店門口板凳坐著朱老師,他瞇眼看著閃爍的燈號,左手夾著燒了一大截的菸,右手嘁喳摁著「小馬利」的下注鍵,機台上面擺了一疊又一疊的銅板,不知道是剛剛贏來的抑或等會兒打算輸掉的。我們班長是個好孩子,站在他身後大聲說了句「老師好!」,把老師的魂都嚇飛了。店老闆、路人、騎樓下吃麵的顧客、還有坐在隔壁板凳也在打「小馬利」的阿伯都回頭看著他,露出「堂堂明星高中老師混到這裡打賭博電玩是怎樣」的表情。朱老師第二天在課堂上嚴正聲明:「以後你們只要是穿著制服,在外面碰到老師在打電動,或者做什麼為人師表不該做的事,通通不許跟我打招呼,全部給我假裝不認識,否則一定把你當掉聽到了沒有!」 \n 歌聲中回想當年 \n 高中畢業之後,再也沒見過朱老師,聽說他後來離開台北,全職投入補教事業。聽說他頭髮已經全白,仍然會在每年臨別時唱首歌給孩子們聽。聽說他最愛唱的歌,除了「海鷗」,還有如今的孩子們怕是壓根兒沒聽過的,同樣是孫儀、劉家昌合作的「小丑」: \n 掌聲在歡呼之中響起/眼淚已湧在笑容裡 \n 啟幕時歡樂送到你眼前/落幕時孤獨留給自己 \n 如今我已不只朱老師當年的歲數,許多事情點點滴滴存在心裡,慢慢和記憶疊印起來,漸漸也明白了。若有機會再相見,我得好好謝謝當年他唱那首「海鷗」給我們這些孩子聽。那真是清澈一若碧海藍天的歲月,我們都還沒見識過狂風巨浪是怎麼回事呢。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