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少數的搜尋結果,共527

  • 侯怡君怒撕小三「別再說謊」親謝康康:少數敢加油的人

    侯怡君怒撕小三「別再說謊」親謝康康:少數敢加油的人

    43歲女星侯怡君5月才證實與交往20年蕭大陸登記結婚,之後更承認試管成功懷孕,想不到近期傳出有第三者介入,氣得她在臉書暴走開罵、甚至曾直接衝到電視台找小三對質,引起外界譁然。對此,侯怡君昨(21日)再隔空嗆「妳們別再說謊了!」部分星友紛紛留言替她打氣,侯怡君特地感謝康康,稱「你是少數藝人朋友敢公開跟我說聲加油的人」。

  • 拉攏年輕族群 百貨業者Nordstrom買下時尚網站Asos少數股權

    美國名牌百貨公司Nordstrom宣布,它已買下英國時尚網站Asos旗下4大服飾品牌的少數股權,希望藉此擴大年輕族群市場。

  • 小S少數鬥不過的人 被她2句話嗆爆傻住:因果報應啊

    小S少數鬥不過的人 被她2句話嗆爆傻住:因果報應啊

    女星小S(徐熙娣)受疫情影響工作量大減,幾乎都待在家裡,但她積極地更新社群平台,今(11日)透露被女兒許老三笑「雙下巴好幾層」,本希望對方能改口誇她還是美,卻又被頂一句話,小S哭笑不得:「這孩子是我生的沒錯!」

  • 習倡多邊主義 民主非少數國專利

    習倡多邊主義 民主非少數國專利

     「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領導人峰會」6日晚間透過網路召開,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致詞時表示,國際規則不應由少數人來制定,不應以小集團政治謀求世界霸權;要共同反對以多邊主義之名行單邊主義之實,反對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他還稱,民主與發展不是少數國家專利,不可能千篇一律;任何阻撓他國發展的政治操弄都是不得人心,終將是徒勞。

  • 少數決罰中天 蘇煥智:NCC真敢ㄟ

    少數決罰中天 蘇煥智:NCC真敢ㄟ

     中天新聞2019年因台南立委補選的「鳳凰展翅雲」報導,遭NCC依《衛星廣播電視法》裁罰40萬元,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調查發現NCC當初開諮詢會議,16名委員中有12人認為不違法,NCC卻依另4人意見決議開罰,裁定中天抗告成功。

  • NCC用少數決裁罰中天被法院打臉 賴士葆:遲來的正義

    NCC用少數決裁罰中天被法院打臉 賴士葆:遲來的正義

    中天新聞台前年(2019年)報導台南立委補選選情,有關「鳳凰展翅雲」新聞,被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依《衛星廣播電視法》裁罰40萬元。中天提起訴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審理發現,NCC開諮詢會議,16名委員中有12人認為不違法,NCC卻置之不理,依另4名委員意見決議開罰。因此認定中天上訴有理,發回更審。

  • 遲來的公道換得回中天嗎

    遲來的公道換得回中天嗎

     2019年中天新聞台一則有關「鳳凰展翅雲」的新聞,遭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依《衛星廣播電視法》裁罰40萬元。中天提起訴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審理發現,NCC開諮詢會議時,16名委員中有12人認為不違法,NCC以少數否決多數,依另4名委員意見決議開罰,形同少數暴力。北高行以原審未就此部分調查釐清,認定中天上訴有理,發回更審。

  • 批英方對自身人權問題視而不見 趙立堅:熱衷充當教師爺

    批英方對自身人權問題視而不見 趙立堅:熱衷充當教師爺

    英國媒體報導,英國因新冠肺炎疫情,健康不平等情況加劇,少數族裔就醫遭受歧視現象更嚴重、失業率攀升,暴露積重難返的種族主義頑疾。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18日主持例行記者會表示,英方對自身人權問題視而不見,卻熱衷充當教師爺。 趙立堅說,英國的種族問題由來已久,世人皆知。根據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報告,近年英國種族主義愈演愈烈,針對少數族裔的系統性歧視、暴力挑釁和仇恨犯罪顯著上升。 疫情發生以來,英少數族裔就醫、就業境況進一步惡化。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報告顯示,英國少數族裔比白人面臨更大的染疫和病亡風險;英經濟智庫報告顯示,過去一年英非裔、亞裔年輕人失業率分別攀升至35%和24%,分別為同年齡段白人失業率的近三倍和近兩倍。 趙立堅指出,讓人意想不到的是,英方不僅不反躬自省,採取切實措施保護少數族裔人權,還企圖偷梁換柱,矇混過關。今年3月,英方發布有關種族問題報告,稱沒有充足證據表明英存在系統性、制度性種族歧視。這種掩耳盜鈴、欲蓋彌彰的做法,遭到英少數族裔強烈抗議和社會各界普遍質疑。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非洲人後裔專家工作組、當代形式種族主義和種族歧視問題特別報告員發表聯合聲明,對英方報告歪曲和捏造歷史事實、以美化種族等級制度的陳詞濫調為「白人至上」主義辯護進行了強烈譴責。 趙立堅強調,除種族問題外,英國其他人權問題層出不窮,可以說是對內漠視民眾生命健康,劣跡斑斑;對外欠下屠殺濫殺血債,罪行累累。英國迄今仍有1/3的5歲以下兒童家庭生活在貧困之中,許多兒童忍饑挨餓,大量難移民權利遭受嚴重侵犯。 在數百年殖民歷史中,英國在世界各地犯下無數屠殺罪行,在南非的世界上第一個集中營就打下了大英帝國的可恥烙印。英國軍隊在伊拉克、阿富汗等地濫殺無辜,實施酷刑,而肇事者卻受到政府包庇,依舊逍遙法外。 趙立堅結語稱,英方對自身人權問題視而不見,卻熱衷於充當「教師爺」,對他國人權狀況指手畫腳,其虛偽面目和雙重標準暴露無遺。英方沒有權利打著人權的幌子對他國進行干涉和施壓,應當認真檢視自身人權劣跡,切實糾正存在的問題,而不是憑空捏造,抹黑攻擊他國。

  • 雙性戀聾人女導演旅行遭性騷!可怕經歷躍上大銀幕

    雙性戀聾人女導演旅行遭性騷!可怕經歷躍上大銀幕

    跑遍亞洲各大同志影展,並在第4屆台灣國際聾人電影節淚目好評的日本聾人電影《直至虹色清晨降臨》,改編自雙性戀女導演今井Mika的自身經歷,講述聽障人華(長井惠里飾)和步(小林遥飾演),身為聾人社群中的性少數,相愛相惜的故事。全片畫面唯美清新,情節寫實感人,也是導演Mika獻給同志夥伴的真誠之作,期望在日本社會對同性戀的態度越趨友善的環境下,也能破除聾人性少數所遭受的不平等。 首次參演電影的2位女主角長井惠里與小林遥,即在有限的篇幅裡展現了初生之犢不畏虎的亮眼演出,「我跟男友分手了,如果你是男生,我真的會跟你交往」,片中華在經歷了家庭革命失敗之後,忍不住向心上人步哭訴,而步堅定的眼神和霸氣的回應:「女生跟女生就不能交往嗎?」更堅定了華面對自己、追求幸福的決定。飾演步的小林遙則希望這部同志電影能走入校園,從教育著手改變:「聾人同志的困境,很多人可能不理解,但我希望更多人明白,將聾人與同志這2個身份放在一起,要面對的正是更多困難。」 該片改編自雙性戀聾人導演今井Mika自身的成長故事。同為聽障性少數身分的導演Mika,不喜歡自己的漢字姓名「美香」,覺得太女性化了,於是希望使用Mika這樣中性的名字作為稱呼。她向家人出櫃的過程,比片中主角順利許多。19歲那年,她向父親坦承自己一直與女孩子談戀愛,父親聽聞後神情自若,指著Mika房間的同志電影光碟,表示自己早已猜到,但父親還是表示希望她能找到一位男子結婚生子,共組家庭。直到某年Mika擔任性少數攝影展模特兒的時候,父親前來觀展,並自豪地站在Mika照片前自拍,將照片傳送給她,當下她才確定父親真的接受她了,Mika感動地說「現在爸爸每年都問我何時才會有女朋友」。 在聾啞學校學習,卻看見同志遭保守環境壓迫,讓Mika只能把喜歡女生的一面深藏心底:「其他聾人都會歧視我們(同性戀者),令我有很大的壓抑,只能藏在心裏。聾人社群很小,很快所有聾人都會知道你的性向」,顯示聾人性取向的壓力,遠比健聽人壓來得大上許多。訪問中她分享了某次旅行,為了節省旅費,男女8人合租房間。她與女友躺著聊天,某男旅伴見狀上前詢問她們是否是情侶,並且好奇地問起女同志如何親吻與做愛,甚至面不改色地問:「如果喝了酒,能不能3人一起睡?」此舉令她難以接受,覺得被性騷擾。 電影中除了女女戀,也穿插了女跨男、男跨女、男男戀等多元性別的角色與情節在其中。飾演啟聰高中棒球隊投手翔的玉田宙,私底下也是1名棒球隊的捕手,他向心儀的學長告白後,性取向成為全校的八卦,導致他不想上學並與外界切斷聯繫。老師前來家裡關心時卻對翔說:「沒事吧?大家都很擔心你,我能理解喜歡一個人的心情,現今社會還無法接受你們這樣的關係,我懂你的痛苦,但我相信你未來一定會找到適合的女孩。」這段台詞讓玉田宙很有感觸,表示:「如果有吃了會聽得到的神奇藥丸,我會吃,因為想知道健聽人是怎麼看待聾人的,換位思考才能解決問題。」 該片講述在手語社團認識的聽障人「華」和「步」,二人情誼日漸升溫,首次被同性吸引的華,心中難免有些困惑,她決定鼓起勇氣向家人坦白情事,沒想到雙親卻無法接受,將她掃地出門。步提議一起到東京,參加聽障性少數聚會,在他們的陪伴下,愛的無聲竟變成生命的協奏曲。已在GagaOOLala同志電影線上平台上架。

  • 奔騰思潮》大國衰弱前少數「烏鴉」的無奈—從傅立民聯想尹壯圖(葉家興)

    奔騰思潮》大國衰弱前少數「烏鴉」的無奈—從傅立民聯想尹壯圖(葉家興)

    5月初,澳洲亞太事務研究機構「東亞論壇」(East Asia Forum)刊登美國前資深外交官傅立民(Charles W. Freeman Jr.)近作〈華盛頓正在與中國打一場必輸比賽〉(Washington is playing a losing game with China),批評美國對中國大陸的政策錯誤且失敗。他認為,華府選擇與中國對抗注定會輸,呼籲兩大國應該展開合作的道路。 傅立民在文章援引美國前總統川普對華發動貿易戰後的數據,美國農民失去了240億美元中國市場中的大部分;美國損失了24.5萬個就業機會,同時減少了約3200億美元的GDP;美國家庭平均每年要多花1277美元購買消費品。另一方面,中國的整體貿易順差反而在2020年達到5350億美元的新高。 與此同時,中國正通過消除貿易壁壘、與美國以外的國家達成自由貿易協議、發起貿易爭端解決機制等方法,提高國際地位。中國在教育方面的投資每年增加8%,在科研領域投資幾乎與美國持平,並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長,反觀美國的投資則在下降。目前,中國占全球製造業的30%,而美國僅占16%,且這一差距還在擴大。 傅立民現年78歲,正於美國布朗大學任職高級研究員。他曾經擔任美國助理國務卿、駐沙烏地阿拉伯大使、國防部助理部長等職。但他更重要的外交履歷,是與中國大陸的交集。1972年,傅立民以首席翻譯的身分,陪同時任美國總統尼克森訪華,從此打開了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交往的大門。 傅立民在文章中認為,中國對美國構成的挑戰主要是經濟和技術上的,而不是軍事上的,但美國目前顯然只著重所謂的「軍事威脅」。然而他深信,如果美國堅持與中國對抗,只會使自己越來越孤立。長遠來看,美國不可能在中國的地盤上打敗中國。 傅立民主張的和中路線,與目前華府主流的抗中路線顯然不同。而在最近的一篇訪問〈傅立民:現在中國有能力主動邁出第一步〉中,他也知道自己屬於華府對中路線的「少數派」。不過,他強調與年輕的知華派最大差異在於:「我初次接觸中國時,中國貧窮、脆弱、孤立。我目睹了中國在很大程度上解決了所有這些問題:國家變得強大,可以保護自己;經濟發展取得成功;在國際上不再孤立,成為全球經濟的核心組成部分。我當年認識的中國已經不存在了。我明白中國從哪裡來,走了多麼遠的路,我的看法自然與那些在中國富起來之後才接觸中國的人不同。」 此外,傅立民那一代的知華派喜歡從歷史背景和中國經典,去理解中國政府的行為邏輯,但年輕一代更傾向從權力競爭的角度來看中國。他說:「大多數時候,中國滿足於治理自己疆域內的事務,這種『疆域』來自於幾千年間形成的自然邊界。所以我認為中國不是窮兵黷武的國家,它和冷戰中的蘇聯不同,和近代以來的日本、德國不同,甚至和英國不同。但我想,那些沒有親歷過冷戰的年輕人,對這種差異的認知可能不那麼清楚。」 然而,無視「少數派」實話實說的忠告,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不久前通過《2021年戰略競爭法案》(Strategic Competition Act of 2021)。根據英國BBC報導,這是美國第一份跨黨派共同制訂對華戰略方針的重大法案,將動員外交、經濟等多種戰略工具,在「每一個維度上」抗衡中國。 顯然,目前美國政壇流行對中戰略像個「膽小鬼賽局」:合作是懦夫,對抗是英雄。不分黨派的政客,都怕自己成為被人嘲笑的膽小鬼。即使沒有對彼此眼前實力的客觀與正確認識,他們也都「輸人不輸陣」,不願在抗中狂潮下顯得軟弱。 2020年美國的傅立民,讓人想起大清1790年一樣孤獨的「言官」尹壯圖。 乾隆55年,1790年,大清文治武功和疆域都處於盛世頂峰。舉個例子:我在香港任教的一個留學生來自哈薩克,冰雪聰明,通曉英語、俄語、哈薩克語。她的家鄉是哈薩克第一大城「阿拉木圖」(Almaty),就曾在乾隆皇帝年間納入大清疆域(1755),直至百餘年後同治三年新疆回亂(1864)後被俄國併吞為止。 根據在張宏杰所著《飢餓的盛世:乾隆時代的得與失》書中所述,乾隆中前期,國勢穩定,政治清明,官僚體系效率極高。然而,在尹壯圖試圖諫言的乾隆55年(美國獨立後14年,法國大革命後一年),大清政局,已經滄海桑田,不復當年模樣。「十全老人」乾隆皇帝進入執政晚年,已經成為徹底的「洞穴人」。 何謂「洞穴人」?長期執政的人容易形成一種「權力幻覺」,也就是對權力無所不能的過分迷戀。此時,權力成為一個洞穴,而權勢人物就成為穴居人,也就是自己權力的俘虜。看到的、聽到的,都是支撐權力的正面資訊,負面的資訊都認定為假消息而清除了。在他的周圍形成了一個機制,自動地過濾掉錯誤的資訊,輸入正確的資訊。在此情況下,這個領袖往往無法正確地看待自己和世界。 尹壯圖於乾隆31年(1766年)高中進士,從偏遠的雲南遠赴京城任官,搭著大清國力蒸蒸日上的順風車,一直以為這個當時世界上最強大、最富庶的國家是國富民安,一片榮景。然而1787年尹父去世,他回老家雲南守孝,三年丁憂期滿後,又從雲南回京任職。來回往返數千里,穿越了大半個中國。沿路旅行使他發現,當時的大清王朝,已經快腐爛透了。一路上接觸到的人,無不在訴說當地官員如何貪污腐敗;一路上所見的民生,遠不如他想像的那麼富庶繁榮,而是貧民遍地,財政匱乏,幾乎各省都有財政虧空。 他所見所聞,寫在奏摺中,戳破了乾隆的想像,竟引發了老皇帝的怒火。《飢餓的盛世》書中「君臣賭局」一節,生動描述自認絕頂聰明的乾隆,像貓捉老鼠一樣,要尹壯圖查訪各省,一一「認錯」的荒謬過程。隔年,尹壯圖被貶官。逃過一死的他不敢再諫,不久便以侍奉老母為由,辭官還鄉。 失去了朝中尹壯圖這個少數「說實話」的烏鴉,乾隆及滿朝大臣更難從「洞穴人」陷阱中走出,清朝的衰敗也就從此注定。 而美國眼前問題叢生,也像是個「飢餓的霸權」:一成以上的美國人靠食物券過活。尤有甚者,財政赤字、產業空洞、貧富懸殊、種族衝突、黨派對立,內部結構問題俯拾皆是。2020年全球新冠疫情大爆發,更加深了結構問題的嚴重性。然而華府滿城高官個個都是當前制度的既得利益者,仗著美元的全球霸權優勢,看著股市與房市欣欣向榮,自信風景獨好,並排擠少數派的烏鴉。上層菁英只願為「穴居人」,寧可選擇對外強硬,把千絲萬縷問題卸責給中國,也不願正視國內盤根錯節、千瘡百孔的社會破洞。 選擇合作,美國有機會與各國共同解決全球問題,也可以更多資源解決國內各種基礎建設、就業機會、教育發展、分配不公等問題。厚積而薄發,傅立民等有識之士已多有論述。然而,高層菁英無視「少數派」的諫言,把他們當烏鴉一般嫌棄,選擇損人不利己的衝突對抗戰略。如今的拜登總統及華府高官會不會就像1790年乾隆及滿朝大臣一樣,在穴居的舒適圈中成為自己權力的俘虜,失去正確地看待自己和世界的能力,也就難以避免要墮入國力衰減的命運了呢?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 史話》研之有物:COVID-19抗疫作戰的關鍵少數──中研院P3實驗室,開箱!

    史話》研之有物:COVID-19抗疫作戰的關鍵少數──中研院P3實驗室,開箱!

    「我這輩子,從沒這麼努力工作過!」生醫轉譯中心新興傳染病專題中心執行長、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研究員林宜玲苦笑地說。 2020 年中研院抗疫大仗,她負責領軍生醫所 P3 實驗室,研發定量病毒的方法,以協助驗證院內各項的檢驗試劑、藥物、疫苗的有效性。2020 年 11 月中研講堂,林宜玲走出實驗室來到嘉義女中,與民眾分享近一年與病毒日夜短兵相接的心路歷程。 「今年的 COVID-19 是百年大疫,所有原本不是研究病毒的都變成病毒學家了。」話鋒一轉,林宜玲隨即向聽眾發出靈魂拷問:「但大家真的認識病毒嗎?」 新冠病毒大小約100 奈米,大約是一根頭髮的直徑再小一萬倍,必須用電子顯微鏡才能觀察,「我們做病毒的,都說自己在做奈米科技。」林宜玲打趣地說。冠狀病毒雖這麼小,家族卻很龐大,其中有七隻會感染人類──四隻是普通感冒病毒,其他三隻是 SARS、MERS、以及引起 COVID-19 的 SARS-CoV-2 三種致命病毒。 冠狀病毒如何感染人類?關鍵是:病毒表面突起的棘蛋白(spike protein),它們會與細胞表面的受體結合,主要的受體為 ACE2(Angiotensin-converting enzyme 2)。一旦棘蛋白結合 ACE2 ,就像鑰匙開對門鎖,病毒即可長驅直入、感染細胞,在細胞內大量複製。 重點來囉!如果能夠「斷開」棘蛋白和 ACE2 的「連結」,即可能防止病毒感染細胞,這也是許多疫苗和藥物的重要標靶!疫苗與藥物研發後,需進行細胞、動物等測試確認有效性……不過,新冠病毒這麼「毒」,一般實驗室承擔不起,必須在大名鼎鼎的 P3 實驗室進行。 在好萊塢災難片「全境擴散」中,穿著宛如太空裝的研究人員,在密閉實驗室小心翼翼操作致命病毒,場面凶險非常。現實世界中, P3 實驗室的研究人員真的必須穿著密不透風的實驗衣,才能處理危險病毒。 生物實驗室依照危險程度分成 P1~P4 四個等級,操作病原菌一級比一級凶險。 P1~P4 實驗室差別在哪?P1 實驗室最單純,只有洗手台、工作區、實驗衣,如大學的生物實驗室。P2 實驗室加上生物安全櫃,比較危險的生物、怕被汙染的樣品,統統必須在安全櫃裡進行。 P3 實驗室像是把整個實驗室變成安全櫃!實驗室內是負壓(相比於室外壓力較小),氣流只能從室外往室內吹,不能由室內往外吹,避免病原菌外洩。另外還有雙門滅菌鍋,實驗用品必須經過高溫高壓、蒸氣滅菌之後才能由外部取出。 最神秘的 P4 與 P3 大同小異,但人員必須穿著連身供氣正壓防護衣,衣服外面是負壓、內部是正壓,作用是防止病原菌隨氣流竄進防護衣內。 時間回到 2003 年 ,臺灣爆發 SARS 疫情,中研院隨即新建兩間 P3 負壓實驗室。2019 年底,新冠肺炎疫情爆發,2020 年 1 月林宜玲臨危受命,負責中研院生醫所 P3 實驗室。2020 年 3 月,林宜玲從疾管署小心翼翼捧回分讓的第一株新冠病毒,立即開始「養」病毒,提供新冠病毒來測試院內研發的藥物、治療性抗體等,看看藥物作用後的病毒殘存量,藉此估算藥物的抑制能力。 「但病毒這麼小,不可能放在顯微鏡下一個個數,必須研究適當的定量方法。」林宜玲打趣地說:「不過,每隻病毒都很有個性,定量方法必須量身打造。」因此除了使用傳統的 PCR 核酸檢測(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也研發出幾項重要定量法。 「確診 34 要不要隔離治療?」新聞常聽見有關確診與否的 CT 值,就是指 PCR 複製的次數。以新冠病毒來說,會使用 RT-PCR(反轉錄 PCR),就是讓病毒 RNA 反轉錄後的 cDNA 可以 2 倍、4 倍、8 倍、16 倍……每次以 2 倍數複製,直到機器偵測到 cDNA,那個次數就稱為 CT 值。 如果樣本中病毒量非常少,RT-PCR 必須進行多次複製,機器才會偵測到, CT 值就會非常高。目前臺灣以 CT = 40 作為確診標準,意思就是如果樣本經過 40 次 RT-PCR 複製,仍未測到病毒訊號,受測者才可算為陰性。 此外,林宜玲團隊也開發病毒斑定量法、細胞病變定量法,免疫螢光抗體染色偵測法等等,協助院內研究人員偵測研發藥物、疫苗、中和抗體的有效性。 以病毒斑定量法為例,研究者把病毒樣本稀釋成不同濃度,然後感染培養皿中的細胞。幾天之後,如果細胞被感染、凋亡,會在原本位置附近擴散成一個斑點。從病毒斑的數量,參考原本稀釋的倍數,即可反推原本樣本中病毒的數量。 林宜玲團隊以病毒斑檢測法,協助中研院吳漢忠特聘研究員篩選有效抑制新冠病毒的治療性單株抗體。 此外,P3 實驗室也協助抗體、抗原檢測試劑的多項開發。去年初,中研院基因體研究中心楊安綏團隊,19 日內成功製備出適合檢測病毒抗原的單株抗體,也有賴林宜玲 P3 實驗室提供「真.病毒感染細胞」的萃取物進行測試。 不過,林宜玲主責的 P3 實驗室只能進行細胞實驗,但藥物能夠在細胞抑制病毒生長,不代表能夠在活跳跳的動物、甚至人體發揮功能。因此 P3 有兩種,動物實驗也必須有相應的 P3 實驗室。 鏡頭轉向中研院基因體研究中心的 P3 實驗室,裡面風景大不同,一籠籠嘰嘰喳喳的小鼠身負抗疫重責大任。 但有老鼠遠遠不夠,因為正常的小鼠不會感染新冠病毒。如果老鼠不生病,怎麼測試藥物的有效性?所以研究員通常會以基因轉殖的方法,改變老鼠的基因,表現關鍵結構或蛋白質,例如:使老鼠的細胞上表現新冠病毒的關鍵受體──ACE2。 但基因轉殖鼠需要好幾個月的製備,還不一定成功,面對瞬息萬變的疫情,顯然緩不濟急。所幸,中研院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陶秘華研究員以一個病毒載體,將人體有關 ACE2 的基因送進小鼠體內,成功使小鼠細胞表現人類的 ACE2,變得可以感染新冠病毒。這些實驗小鼠,已經成為院內評估藥物、疫苗的重要工具。 演講最後,林宜玲感性回顧過去歷史,事實上,人類每隔一段時期就會經歷一次重大瘟疫,新冠肺炎只是其中之一。而每次大瘟疫的結束都不會是單一的原因,不管是疾病傳播知識的增加、公共衛生與醫療保健宣導、新療法和疫苗的開發等都會有所助益,新冠肺炎的控制也一樣,勢必會是多重因素作用的結果。 「但疫情一定會過去,而且一定不會像過去這麼慘烈,」林宜玲肯定的說。截至 2021 年 2 月,已有幾支疫苗問世,有效性更達到九成以上,這場全球競賽的疫苗進度打破史上所有紀錄。與病毒共存的漫漫長夜,已露曙光。下一步怎麼走?林宜玲語重心長的提醒:「台灣不可能一直封鎖國門,未來必須視國際疫情靈活改變策略,才能跟上全球復甦的趨勢。」 以下是林宜玲研究員演講當天的影片精華: 本文為中央研究院「研之有物」,以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4.0國際授權條款釋出。授權刊登於中時新聞網「言論」頻道之「史話」。原標題為──COVID-19 抗疫作戰的關鍵少數──中研院 P3 實驗室,開箱!。未經同意,請勿轉載。本文僅反映專家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 貴州天河潭公園升級改造 助力當地少數民族脫貧

    貴州天河潭公園升級改造 助力當地少數民族脫貧

    大陸貴州貴陽市的天河潭公園以典型喀斯特地形出名,近年升級改造後,不僅強化當地旅遊資源,也助力周邊四個少數民族寨子「脫貧」,許多村民在景區內謀得工作,不用再遠赴外地打工。 天河潭公園具有河谷曲拐,溝壑險峻的地貌特徵,融山、水、洞、潭、瀑布、天生橋、峽谷為一體,有「貴州山水濃縮盆景」的美稱,被譽為「黔中一絕」,許多人特為鐘乳石洞而來。 天河潭公園近年經過升級改造後,現增貴陽故事街、濱水休閒區、五色花海等區域,並配套文化娛樂、餐飲購物、休閒度假等多元化服務。隨著大陸疫情趨緩,今年五一假期,天河潭旅遊度假區每天接待遊客約4萬人次。 景區導覽員伍傘表示,天河潭公園周圍有四個少數民族的寨子,少數民族相對漢族發展落後一點,但天河潭「升級改造」後,確實幫助當地少數民族「脫貧」。 伍傘為當地少數民族其一的布依族,她說,此前住在天河潭周圍四個寨子的村民要回家,只能從景區通過,若遊客多時回家不方邊,也不利於景區的管理,如今,景區升級後,為四個寨子修了四條路,方便當地人回家。 她又指,不僅公園的許多攤位優先保留給附近寨子,許多寨子的民眾也都在公園內謀得保安或清潔員的工作,解決村子裡「空巢老人」的問題,而她自己也是大學畢業後就來到公園擔任解說員,工作地點離家近外,更讓家人安心。

  • 人口專家分析 大陸少數民族為何增長這麼快

    人口專家分析 大陸少數民族為何增長這麼快

    南開大學經濟學院人口與發展研究所教授、中國人口學會副會長原新26日在大陸《環球時報》撰文指出,2020年第七次人口普查資料顯示,大陸少數民族人口總數1.25億,占全大陸總人口比重為8.89%,較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少數民族人口數量、占總人口比重均有增加。縱觀歷次人口普查資料,大陸人口民族結構還有人口增長速度加快;少數民族人口集中省區人口增長速度普遍較快;不同少數民族人口的增長速度差異巨大,朝鮮族最低、維吾爾族最高等新特徵。 原新分析,大陸人口民族結構最新特徵:一是,少數民族人口總量和占總人口的比重持續上升。中共建政以來,從1953年第一次人口普查到2020年第七次人口普查,少數民族人口數量持續增長,占全大陸人口比重穩定上升。1953年大陸少數民族人口總量為3532萬人,占總人口比重為6.06%;新世紀以來,2020年人口數量增至1.25億,比重升至8.89%。 少數民族人口與漢族人口變動相比較,1953-2020年67年間,少數民族人口規模基數小但增長快,人口總量擴大2.57倍;漢族人口基數大但增長慢,人口總數擴大1.35倍,少數民族人口的增幅比漢族人口增幅高90%。 二是,少數民族人口增長速度加快。2010-2020年大陸少數民族人口從1.14億增加到1.25億,年均增長率為0.98%,同期總人口和漢族人口年均增長率分別為0.53%和0.48%,少數民族人口年均增長速度比漢族快1倍以上。 在全大陸步入穩定的低生育率水準後,漢族人口增長率穩步持續下降,少數民族人口增長率則表現為先降後升,但始終快於漢族人口增速。這主要源於少數民族生育意願仍然較高,傳統生育觀念沒有根本性改變。 三是,少數民族地區和不同少數民族的人口增長差異顯著。 第一,少數民族人口集中省區人口增長速度普遍較快。和六普比較,七普時大陸5個自治區和3個少數民族省區中,西藏、新疆、寧夏、貴州和廣西5省區的總人口增加幅度快於全大陸平均水準,其中,人口總量增幅最大的是西藏、新疆和寧夏,分別為21.52%、18.50%和14.30%,高於全大陸平均值2.6-1.4倍,列居全大陸第1位、第4位和第6位。青海、雲南和內蒙古的人口增長幅度低於全大陸平均值。 各省區總人口增減,一方面是因為人口自然增長率差異,如西藏和新疆的生育政策是全大陸各省自治區中最寬鬆的,人口自然增長率依然較高;另一方面是人口遷移流動,尤其在實施脫貧攻堅戰略期間,邊疆少數民族地區的人口遷移和流動更加活躍。 第二,不同少數民族人口的增長速度差異巨大。朝鮮族是大陸少數民族中最早實現低生育率水準的民族,它在上世紀90年代初期幾乎與全大陸人口同步達到生育率更替水準。生育率相對較高的民族,以維吾爾族為例,主要定居在新疆,2008-2018年期間,新疆總人口從2131萬增加到2284萬,年均增長率為0.69%,其中,少數民族人口從1295萬增加到1498萬,年均增長率為1.46%;維吾爾族人口從983萬增加到1168萬,年均增長率為1.72%。

  • 協助萬華防疫專案 北市少數消防員快篩陽性隔離中

    協助萬華防疫專案 北市少數消防員快篩陽性隔離中

    台北市萬華區疫情嚴峻,至今已累積299例,市府設下5快篩站努力防堵,平時負責協助後送快篩陽性者的消防分隊,昨傳出有數名人員快篩陽性,第一時間送集中檢疫所隔離,所幸相關接觸者皆為陰性,勤務懸缺則由其他分隊支援。北市府將在下午疫情記者會中說明,包括核酸檢測(PCR)結果、確診人數及感染情況等。 自萬華專案快篩站設立以來,每日都有快篩陽性者須前往集中檢疫所、大型防疫旅館隔離,協助他們搭上防疫巴士的消防弟兄,多為萬華或周邊的分隊,由於勤務本身染疫風險高,消防局要求同仁施打疫苗,加強病毒防護力,同時也協助進行快篩確認身體情況。 據悉,快篩結果出來後,有少數幾名成員呈陽性反應,照北市衛生局標準作業模式,這群人急前往檢疫所隔離,等待PCR結果中,勤務則調派其他分隊支援。據了解,衛生局已匡列數名相關接觸者,快篩結果全為陰性,須自主健康管理但照常出勤。 北市府表示,市長柯文哲將在今日下午15時30分的疫情記者會中,說明消防分隊確診人數、在什麼情況下感染,市府後續如何處理,以及目前人力調度狀況,PCR檢測結果則會在今明2天出爐。

  • 談諾富特、華航群聚案 李秉穎:不排除社區仍有少數未被發現的病毒

    談諾富特、華航群聚案 李秉穎:不排除社區仍有少數未被發現的病毒

    諾富特、華航群聚共累計28名確診案例(含飛澳確診機師),確診個案足跡擴及台北、新北、嘉義、雲林等,引發社區感染疑慮。專家認為,目前不排除社區仍有少數未被發現的病毒,也不排除沒有少數未被發現的病毒存在,去年國內有10個無明顯感染源本土案例,但都沒有擴散出去。此次的群聚有破口,但會不會大規模社區感染,還需要觀察。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專家小組諮詢委員李秉穎今接受專訪表示,我們不排除社區仍有少數未被發現的病毒,也不排除社區沒有少數未被發現的病毒,去年有10個無明顯感染源的本土案例,包括郵輪下船趴趴走的民眾、澳洲音樂家、敦睦艦隊等,明顯是社區感染,但沒有擴散出去,表示民眾戴口罩的行為很落實。 李秉穎表示,去年雖然有出現社區感染,但只有小規模群聚,沒有演變為大規模社區感染,這次有沒有社區感染是日後要觀察的事情。此次諾富特、華航事件有破口,會傳出去,但會不會大規模社區感染,還需要觀察。若真的有, 我們的規範就要更嚴格,包括大型活動要停止,戴口罩規範更嚴格等等。 對於諾富特、華航群聚與桃園醫院群聚的比較,李秉穎表示,其實要看的不只是人數,桃園醫院很多都是病人,而醫護人員要照顧病人,旅館人員則是三不五時才接觸到一個人。身體弱的人,染疫後重症、死亡率較高。對比下來,桃園醫院疫情的傷害性較大,而流行的規模則與諾富特、華航群聚差不多。事後來看,桃園醫院的感染一直限制在密切接觸者,沒有散出去,此次則仍待觀察,若至少2個禮拜連續+0,就表示事件已經告一段落。

  • 餐廳遭灑蟑螂 蘇貞昌絕不容忍:極少數警察不要當害群之馬

    餐廳遭灑蟑螂 蘇貞昌絕不容忍:極少數警察不要當害群之馬

    台北市警察局局長陳嘉昌、新北市警察局局長黃宗仁及多位民代昨(3)日出席義警餐敘,卻遭2名黑衣人鬧場,朝餐廳大廳潑灑上千隻蟑螂,引發社會譁然。行政院長蘇貞昌今日受訪時表示,黑道丟蟑螂到餐廳,不論對警察或對餐廳都絕不能容忍,也希望極少數警察不要當害群之馬,破壞人民對警察的好感與信任。 蘇貞昌上午出席臺大醫院「掌握關鍵 攜手防疫」手部衛生日活動,接受媒體聯訪時,他表示,我們知道人民需要安定的社會,安居樂業是政府對人民最起碼的責任,所以看到黑道丟蟑螂到餐廳,不論對警察或對餐廳都絕不能容忍。 對於內政部長徐國勇第一時間下令,要嚴格掃黑、嚴懲不法,蘇貞昌說,絕對大力支持,也希望全國同胞支持警察、給警察加油,也希望極少數警察不要做不好、當害群之馬,破壞人民多年來對警察的好感和信任。 針對民進黨宣示排黑,蘇貞昌說,蔡總統對清廉勤政的宣示和改革決心,大家不用懷疑,但改革也不是那麼簡單,就像自己只是革掉幾個人,就被扭曲成霸道,所以改革需要大家支持,大家支持越大,道長魔消;如果不支持改革力量,就會道消魔長。

  • 警紀頻出包  蘇貞昌:不容少數害群之馬

    警紀頻出包 蘇貞昌:不容少數害群之馬

    近期警紀頻頻出包,包括松山分局派出所所長涉嫌湮滅證據等事情,引發民眾不滿,對此,行政院院長蘇貞昌表示,今天早上裁示要內政部要督導警政署,針對近期三案例包括執法未依規定等要加強訓練,至於松山分局黑衣人破壞卻不移送,絕對要撤查到底、不容包庇,不要因少數害群之馬減少民眾對警察的信任。 蘇貞昌強調,相信內政部警政署會盡速追查,法務部也有檢察官在辦理。 針對民進黨高層之子趙介祐涉嫌販毒一事,蘇貞昌指出,擔任民進黨主席時、總統蔡英文連任時都再再宣誓不容受到貪腐或其他不法侵蝕,若有民進黨黨員違法亂紀、不法現象,各黨部都會迅速處理。

  • 緬甸兩座空軍基地遭火箭攻擊 未造成損害

    緬甸軍方表示,兩座空軍基地今天早上遭火箭攻擊,但未造成損害。緬甸軍方2月1日發動政變後,軍警對和平示威者暴力鎮壓,局勢陷入動盪。 法新社報導,緬甸民選政府領導人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和其他政府高官遭拘捕後,由武裝部隊總司令敏昂萊(Min Aung Hlaing)掌權,幾乎每天都有民眾上街頭抗議,要求恢復民主。 根據記錄傷亡和逮捕人數的維權組織說法,緬甸軍政府部隊為了鎮壓反政變抗議,已殺害超過750名平民。 緬甸軍方和數個少數族裔武裝團體激烈交戰,部分少數族裔武裝團體支持抗議運動,並提供逃亡的運動人士避難所。 一名軍方發言人說,位於緬甸中部城市馬圭(Magway)和密鐵拉(Meiktila)的空軍基地,今天早上遭火箭攻擊,但未造成損害。 目前還不清楚誰要為這些攻擊負責,但近幾週緬甸軍方對控制緬甸東部山區的武裝少數族裔克倫民族聯盟(Karen National Union)發動空襲。 克倫民族聯盟27日攻擊一處緬甸軍方據點,促使軍方發動空襲回應。 緬甸軍方和少數族裔武裝團體間的衝突激增,使聯合國等一些觀察組織警告,緬甸危機恐演變成更廣泛衝突。

  • 緬甸少數民族武裝團體攻擊警局 10名員警喪生

    緬甸少數民族武裝團體攻擊警局 10名員警喪生

    緬甸媒體報導,反對軍政府暴力鎮壓示威民眾的少數民族武裝團體聯盟今天攻擊東部一間警局,造成至少10名員警死亡。 有媒體報導,位於撣邦(Shan State)的一間警局今天清晨,遭若開軍(Arakan Army)、塔安民族解放軍(Ta'ang National Liberation Army)和緬甸民族民主同盟軍(Myanmar 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 Army)等組織聯盟攻擊。 緬甸軍方麾下的米瓦迪電視台(Myawaddy TV)昨天報導,有19人因涉嫌殺害一名軍官副手,遭判處死刑。這是緬甸自2月1日發生政變並鎮壓抗議者以來,首次公開宣布死刑判決。 報導指出,這起事件發生在3月27日,地點在緬甸最大城仰光的北奧卡拉帕(North Okkalapa)區。軍政府宣布這個地區進入戒嚴,軍事法庭做出判決。 推翻民選政府的軍事領袖昨天表示,對抗政權的抗爭活動漸漸減少,因為民眾想要和平,軍政府將在兩年之內舉行大選。這是軍方首次為重返民主提出時間表。 目擊者及新聞報導指出,緬甸軍隊昨天在仰光附近的勃固(Bago)對反政變抗爭者發射槍榴彈。至少有10 人遭殺害,他們的屍體被堆疊在一座佛塔內。 緬甸獨立英文媒體「今日緬甸」(Myanmar Now)及線上新聞雜誌Mawkun則指出,至少有20人死亡及多人受傷。他們表示無法取得精確的死傷統計,因為軍方封鎖了佛塔附近的區域。 根據人權團體統計,已有600多人遭到鎮壓抗議行動的安全部隊殺害。反軍事統治的抗爭及大規模的罷工,使緬甸全國陷入停擺。 緬甸軍政府發言人紹敏通(Zaw Min Tun)說,自政變以來,軍方記錄有248人死亡,16名警察被殺,否認軍方有向示威者使用自動武器。 但人權團體緬甸援助政治犯協會(AAPP)表示,自政變至8日晚間,安全部隊共殺害614人,其中包括48名孩童,另有2800多人被拘捕。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