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尤瑪達陸的搜尋結果,共09

  • 竹籐編織家張憲平 泰雅染織師尤瑪達陸 人間國寶得主

    竹籐編織家張憲平 泰雅染織師尤瑪達陸 人間國寶得主

     苗栗縣竹籐編織工藝家張憲平與泰雅染織工藝師尤瑪‧達陸,日前獲得文化部授證為重要傳統藝術保存者「人間國寶」殊榮,苗栗縣長徐耀昌5日頒贈獎牌恭賀,期盼透過認證保留,讓面臨失傳的技藝得以繼續傳承。 \n 今年全國獲得文化部指定重要傳統藝術暨文化資產保存技術保存者僅10人,苗栗縣就有2人獲得認證。家住竹南的竹籐編織藝師張憲平現年73歲,接觸竹籐編織超過50年,以獨特的生漆髹塗讓作品生命得以延長;泰雅族的尤瑪‧達陸則是以科學化、系統化的方式傳承泰雅染織給年輕一代,讓傳統染織能夠被學習,也是今年「人間國寶」中最年輕的獲獎者。 \n 尤瑪‧達陸將出國參展,昨天委由先生弗耐‧瓦旦出席,他強調,這次獲文化部肯定的是傳統泰雅族祖先留下的智慧,而不是尤瑪‧達陸的成就,尤瑪只是將原本泰雅染織用現代科學及學術方式來研究、訂定完整染織工序及知識,讓傳統文化不會受到語言或是時空的限制,年輕一代較容易入門學習。 \n 張憲平出生藺草世家,他戲稱自己是在藺草堆裡長大,從小跟著父親熟悉藺編技術,手工編織業沒落時,他花2年改良調整機器改走竹藤編器,因為當時傳統工藝師手藝不外傳,他自學之餘,自行買古老編器加以研究,並融合漢族、賽夏族及其他各地竹籐編特色加以創新,並以獨有的竹編器生漆髹塗,讓細竹編藝品得到最佳保護、且更為優雅。 \n 徐耀昌表示,2名工藝師對於推廣傳統藝術不遺餘力,為苗栗縣文化資產的保存傳習,貢獻卓著,希望縣內其他的傳統藝術保存者持續努力,為文化的保存共盡心力,讓苗栗縣有更多傳統文化藝術被看見。

  • 泰雅族人尤瑪.達陸 榮獲國寶美譽

    (中央社記者余曉涵台北2日電)文化部日前公告指定「泰雅染織」為重要傳統藝術,保存者尤瑪.達陸也成為新科的人間國寶。 \n 今年5月,文化部將「泰雅染織」公告指定為重要傳統藝術。「泰雅染織」保存者尤瑪‧達陸廣泛收集佚失長老記憶與國內、外博物館典藏資料,致力重建泰雅染織技藝工序與知識體系,為瀕臨失傳泰雅染織續命,兼顧傳統與創新,也成為新科國寶。 \n 尤瑪.達陸是苗栗縣泰安鄉泰雅族人,其染織技法承續泰雅族傳統,且形制豐富,表現兼具藝術性與現代學術知識能力。 \n 原住民族委員會說,原住民族是台灣歷史與文化的重要根源,也是構成台灣多元文化的重要元素。未來將持續與文化部在保存原住民族文化資產工作上加強配合,以提升原住民族整體文化資產保存、維護與推廣工作。1050702 \n

  • 森林之心泰雅服裝秀 12月14日登場

    森林之心泰雅服裝秀 12月14日登場

     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與野桐工坊合作,將於14日在雪見遊憩區舉辦泰雅服裝秀,以森林土地作為伸展台,展現台灣泰雅族染織工藝,也邀請民眾深入大自然,體驗原民文化。 \n 雪管處長陳貞蓉表示,協助推廣泰雅文化,繼2011年舉辦色舞繞服裝秀大獲好評,今年再次於雪見遊憩區舉辦2014森林之心泰雅服裝秀,集結服裝設計師、纖維藝術家及原住民駐村藝術家,共同創作時尚工藝。 \n 野桐工坊創辦人尤瑪‧達陸指出,這次將展出130套泰雅工藝新服飾,今年也和台東史博館合作,商界早期泰雅服飾典藏品,同時也邀請屏東魯凱族、排灣族等,一起穿著傳統服飾,讓會場有如族群融合大會師。 \n 尤瑪‧達陸擅長將傳統染織工藝,發揮在現代服裝設計上,整場服裝秀將有系統的展示泰雅服裝的圖案、織紋、色彩和材質,展現她為研究泰雅文化,走遍國內外調查,搜尋在外的泰雅服飾元素,帶回台灣整理重製出的年輕一輩早已淡忘的泰雅文化。

  • 新年好特展 松山文創看年節美學

    新年好特展 松山文創看年節美學

     更有年味的舊曆新年將到,台灣設計館為呈現當代別具風味的年節生活藝術,即日起特別推出「新年好」年節生活美學特展,邀請12組跨領域創意達人以各色作品參與展出,以趣味設計聯手呈現另類年節生活美學。 \n 本次參展的藝術家有:蕭青陽、黃子佼、尤瑪‧達陸、李根在、可樂王、鄒駿昇、劉耕名、劉國滄、CNFlower、好樣本事、品家家品、美可特品牌企劃設計,共推出12種櫥窗作品。 \n 以奇幻畫風著稱的插畫家「可樂王」詹振興作品是「可樂王新年百科大全」。他表示各式各樣的兒時蒐藏品象徵「過去的回憶具體化」,發想概念是過年時家庭都會除舊布新,這個想法若應用在整理回憶,每年都能再三回味。他的怪誕收藏包含許多現在相當罕見的古早卡通人物,如同一座充滿時空交疊感的魔幻城。 \n 旅美9年的新生代動態圖像導演劉耕名擔任本次主視覺設計,作品為《6+6大順》實驗動畫影片」,將中國古代因紀年需求而創建的12生肖,轉化成簡單的幾何圖形,以最拿手的「圖像動態」(motion graphic)手法,呈現時間的「流動」與「變化」,象徵光陰延續生生不息。 \n 國際知名平面設計師李根在由「春」字雙關語,聯想到春色無邊的情慾意象,展出結合安全性行為以及防治愛滋病的保險套藝術,切入社會議題,展現手法大膽。 \n 原住民藝術家尤瑪‧達陸取材泰雅族傳統編織技法,以「生命 織‧圓」為題,傳達泰雅織布文化中,視生命為織圓的獨特觀點,盼望在新年過節之際,令人感到分外溫馨。 \n 「新年好」年節生活美學特展展場設在松山文創園區台灣設計館,內容涵括平面設計、包裝設計、花藝設計、動畫、插畫、建築、當代藝術、原住民藝術等12領域,藉由藝術家的設計巧思,大櫥窗鋪陳各式情境,祈願新年能激盪出更精采的創意火花。

  • 參觀館藏族服 原民好想帶回家

     高雄市那瑪夏區達卡努瓦里幾名卡那卡那富族人,日前長途跋涉、歷經十小時車程到台北,走一趟台灣博物館及台大人類學博物館。看著部落目前已不復見的卡那卡那富傳統服飾,如今被展示或收藏在異地,族人們又激動又感慨:「我們的族服為何在外頭流浪,可以帶回去嗎?」 \n 同時,泰雅族染織工藝家尤瑪.達陸,引領一批「織女」,丈量或記錄服飾的尺寸、顏色和材質等,未來將重現卡那卡那富族的傳統服裝。 \n 僅存四百多人的卡那卡那富族,被歸類為南鄒族,自身的傳統文化長期「隱形」或流失。加上三年前的八八風災重創那瑪夏,讓族人相當憂心,卡那卡那富族會不會就此消逝? \n 在至善基金會與紅十字會總會的協助下,達卡努瓦於八八風災後踏上重建之路,並開啟文化復振的工作,其中一項就是重現傳統服飾。 \n 至善基金會達卡努瓦工作站督導、卡那卡那富族人阿布 說,日據時代禁止祭儀,族服逐漸消失於部落,少數僅存下來的衣服,外借給外人做田野調查,無奈一去不回。現在族裡上了年紀的長輩,都還不一定穿過純正的卡那卡那富族服飾。 \n 八十多歲的耆老翁坤及多位族人,日前特地北上到可能收藏卡那卡那富文物的台灣博物館、台大人類學博物館。至善基金會工作人員印象很深刻,「長輩們等不及導覽人員說明,無法停下腳步,用焦急而期待的眼神,一一掃過玻璃櫃裡展示的東西」,當發現屬於族群的東西時,感動得難以言語。 \n 「男生的上衣、頭飾和鞋子還沒找到,你們年輕人,一定要把它們通通找回來啊!」翁坤希望有生之年能穿回屬於他父母年代的傳統服飾,也要讓部落裡年輕的孩子穿上。阿布 說,肩負著長輩深重的期許,這條尋根之路,他們不會懈怠。

  • 外婆留下織布機 孫女重現原民嫁衣

    外婆留下織布機 孫女重現原民嫁衣

     泰雅族外婆過世,留給孫女Siwa Yumin一台傳統織布機,從來沒學過織布的她,向部落長輩自學,找尋記憶中外婆編織的身影,八年前遇上辭去公職、回部落重建泰雅工藝的尤瑪‧達陸,一頭栽入泰雅傳統編織世界,重現織工精美的新娘嫁衣,傳承幾乎消失的泰雅工藝。 \n 台中市葫蘆墩文化中心即日起展出一系列泰雅編織藝品館藏,並邀請製作電影《賽德克‧巴萊》戲服的苗栗縣象鼻部落野桐工坊,展現復原泰雅族傳統織布工藝廿年來的成果。 \n 捧著人人稱羨的公務鐵飯碗,工坊負責人尤瑪‧達陸卻為了重建泰雅工藝,毅然決然辭去公職,她說,相較於其他原住民部落,泰雅族工藝文化幾乎消失,原因是在日據時代,泰雅族為保衛領土,和日軍發生兩百多起戰役,耳熟能詳的霧社事件僅是其中一戰。 \n 戰役頻繁,進而影響泰雅部落工藝傳承,年僅廿九歲的尤瑪‧達陸決定找回失落的泰雅文化,並找尋自己的價值,耗費廿年時間,走訪國外蒐集、拼湊遺失的部落文化,更重返部落種植苧麻、取纖製線,學習祖先傳統織布手藝,同時傳承給年輕一代族人Siwa Yumin。

  • 搶救傳統工藝 棄公職返鄉 尤瑪樂當織女20年

    搶救傳統工藝 棄公職返鄉 尤瑪樂當織女20年

     「我希望能用五十年完成夢想!」尤瑪.達陸曾是部落少數有高學歷的女孩,卻放棄公務員的鐵飯碗,返回部落傳承泰雅族染織工藝,成立野桐工坊,帶領一群「織女」編織夢想,發展社區產業。一個女人的二十年青春歲月,每天穿梭在經緯交錯的織線中,沒有停止,「我停不下來,因為工作都做不完啊。」 \n 尤瑪是當前泰雅族染織工藝的重要傳承者之一,她來自於原漢通婚的家庭,父親是湖南人,母親是泰雅族女子。母親原本期待她大學畢業後,在都市找份穩定工作,沒想到,她卻選擇返鄉傳承泰雅族織布。這段堅持返鄉的過程,還鬧了一場家庭革命,尤瑪說:「母親當時氣了整整一年,都不跟我講話,也不去參加親友喜宴,怕女兒丟人現眼。儘管過了二十年,到現在還是反對,只要她接到邀請我演講的電話,她都會很生氣。」 \n 為織布鬧革命 母親至今都反對 \n 織布對於泰雅族女人而言,其實就是一輩子的生命連結,從出生到死亡,永遠纏繞著一片布。泰雅族傳說中,女子必須具備織布技巧,才能在臉上紋面,死後才能通過彩虹橋,進入祖靈應許的安息地。 \n 「泰雅女子一出生,身上包著襁褓布,到了十三、四歲的少女時期,就開始織裙子;十七、八歲時長大成人,必須學會編織高級新娘服裝。」尤瑪說,泰雅族女人直到結婚,有了家庭,都還要勞碌一家大小的衣服,手腳要夠勤快,才能編織一家人所需。「女人老了,累了,走向死亡時,最後還得開始編織自己的裹屍布,完成泰雅女人一生的編織生命史。」 \n 一片布纏一生 泰雅族女人宿命 \n 尤瑪一邊述說,一邊餵奶,語調輕柔如同哼唱一首傳唱已久的搖籃曲,襁褓中的小女兒,此刻安詳地睡在母親的懷抱。她的傳承工作,其實就是為了下一代。從小就離開部落求學,尤瑪在中興大學中文系畢業後,曾經任職於台中縣立文化中心地方編織館,擁有令人稱羨的鐵飯碗工作,但盤旋在尤瑪心中的,卻不是安穩優渥的工作,她想找到更有價值的人生。 \n 因為策畫「編織技藝重現」活動,尤瑪的生命出現轉彎。她意外發現,自己的外婆還保有快要失傳的泰雅族織染技藝,讓她見識到泰雅編織的文化之美。一九九一年,二十九歲的尤瑪毅然決然辭掉公職,之後和一群年輕人籌組文化協會,因為是唯一的女性,就分派調查記錄泰雅族的編織文化。「我當時也很不願意,我從小就不會織布,這個工作太娘了,我連求學時的家政作品都找母親代勞,不過,愈研究卻愈發現樂趣。」個性直爽的尤瑪笑談這段意外的選擇。 \n 籌組文化協會 愈鑽研愈有樂趣 \n 泰雅族的編織技法是不傳之秘,尤瑪和丈夫弗耐.瓦旦花了三年,調查與保存泰雅族八大支系、兩百多個部落的編織記憶。為了更加精進,尤瑪還念了輔大織品服飾研究所,結合染織的理論與實務。 \n 尤瑪在摸索中跌跌撞撞,有一天,外婆告訴她,「你們沒有種苧麻,根本不算是真正的織布。」就此,尤瑪開始尋找傳說中的「紅苧麻」,因為從日治時期以降,日本人推廣改種青苧麻。泰雅族傳統的紅苧麻品種快消失了,最後,才在新竹縣五峰鄉看到了一處紅苧麻園。 \n 八十幾歲的老阿嬤,一生守著紅苧麻園,早年還有客家村落的老人買來做麻繩,後來連買麻纖的老人都過世了,但老阿嬤還是不捨荒廢田園,直到尤瑪找上她,「老人家跟我說,她願意給我,只要我答應繼續種下去。」 \n 喜見紅苧麻園 重現傳統織布風 \n 在象鼻部落的野桐工坊旁,如今依舊種著紅苧麻,守著對老阿嬤的承諾。工坊的婦女們從耕種、採收、抽絲、染色到織布,「泰雅族的染織並非只是工藝,或是藝術創作,這是文化的載體,承載源流不斷的文化生命與故事。」 \n 尤瑪說,織布的人必須瞭解,苧麻的生長時節與服飾形式的關係,瞭解祖先選擇材料的依據,這些背後隱含著傳統的生態智慧與無形規範。她以泰雅族傳統的圖騰為例,人類學家口中的「菱形紋」,對泰雅族人則是代表「有角的太陽」,這是源於射日的傳說故事。「泰雅族沒有文字,老人家把神話故事,織在自己的衣服身上,不斷傳承給下一代。」 \n 想建編織學校 終將點滴匯成河 \n 尤瑪在部落的前十年工作,著重田野調查,搶救即將消失的染織記憶與技法;第二個十年,成立工坊,培養人才,尤其遇到中部的九二一大地震,她也開始組織社區婦女,發展泰雅染織的社區產業,工坊最高曾有二十人,目前還有十五人,多是弱勢家庭婦女。 \n 至於未來的三十年,尤瑪許下另一個願望,希望能帶著她們繼續築夢,建立台灣首座泰雅族編織學校。尤瑪始終不氣餒,她說:「我一直都在部落,我相信可以一點一滴匯流成河。這是我的家,是我的夢想,也是我的生活。」

  • 〈原鄉文創〉-九二一重生尋回泰雅編織夢

    〈原鄉文創〉-九二一重生尋回泰雅編織夢

     她原本只是一個公務員,卻因為接觸編織,從中發現自己一生的使命,就是要將已經失落的泰雅傳統編織藝術再找回來,從自己學習傳統編織,到建立染織文化園區,提供部落就業機會,這樣的故事,真實地發生在尤瑪‧達陸身上。 \n 尤瑪‧達陸從1989年開始接觸原住民織品後,發現當時幾乎所有的織品古法都已消失,便興起找回泰雅族編織的念頭。她說:「就是真的是你因為已經失去了,已經從你的生活、從你的族群的生命消失掉了,所以你才會知道它的重要性跟它的珍貴。」在外婆以及部落中其他年長女性的教導下,重新將幾乎失傳的泰雅編織找尋回來。 \n 編織技藝在部落重生, \n 創造文化核心價值 \n 在這10年當中,主要是做文化的追尋與發掘,從各國不同的博物館、國外部落、國內收藏家,尋找已經失落的傳統服裝與織品,並且重新整理與學習傳統編織與技法。 \n 在921地震的重創下,接下來的10年,尤瑪想的是「可不可以用文化給族人重新站起來的力量?」因此訓練與培育人才,是最主要的工作。她積極推動部落教室,推廣織品研究與教育,將這些織品技藝用書面方式紀錄下來,並且於2002年在苗栗縣泰安鄉成立「野桐工坊」、「泰雅染織文化園區」,成為保存與推動部落文化創意產業的實踐園地。 \n 尤瑪認為傳統編織必須從種苧麻、製麻線、染色、編織等流程,全部用古法手工完成,一步步重新營造一個「泰雅的」織布環境。她說「必須長期與土地生活在一起,傳統的東西才會流回我們的生命」,也因為這樣的堅持,使幾乎消失的泰雅編織技藝,重新在部落復活,也讓族群重新找回自己最美好的根源。 \n 在這10年中,尤瑪除了在編織技術上將傳統技法概念與西方技術和藝術相結合,來做原住民傳統織品,更將編織藝術做成大型公共藝術,於台東史前館、高雄捷運、與工研院展出,讓編織成為一種藝術品,也讓一般大眾能夠欣賞編織藝術。 \n 在文化創意產業上,尤瑪走的是極端路線,她不走一般流行趨勢,而是走兩個極端,一個是傳統,一個是藝術,從中發展出一套文化核心價值的概念,讓傳統與藝術達到一個最完美的結合。 \n 設計生態環保產品, \n 了解原住民傳統與藝術 \n 在這一次的「2010南島民族國際會議」圓桌論壇中,尤瑪將以影片介紹最新創作作品,是與設計師一同設計有關生態環保概念的產品,強調循環再利用,重點是要「將傳統的創新放到生活當中,將複雜的傳統簡化」,並且重新思考其內涵,藉由產品來傳達意念,讓一般大眾更容易了解原住民的傳統與藝術。 \n 在未來的10年中,尤瑪希望回歸到文化面,替自己的族群培養人才,她走遍各國,看到其他國家如何培養人才,思考如何藉由工坊與學校的密切結合,將理論與實做相結合,讓文化創意能夠傳承下去,她強調「腳踏實地去做,大刀闊斧投入」,物色可繼承傳統的下一代,希望將這個傳統傳承下去。 \n 現在尤瑪除了保存泰雅編織傳統,也思考泰雅編織的創新,她讓泰雅圖紋不僅在傳統服飾上發揮,也能夠融合在現代服飾用品上,成為現代生活美學的一部分,希望能夠在日常生活中,以不同的面貌展現泰雅的傳統與故事。 \n 她說她還有很多計畫,會一直做下去,1個10年、2個10年、3個10年…,因為這是值得花一輩子去做的事情。 \n (本文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 泰雅族編織 海外發光

    去年起,泰雅編織名家尤瑪達陸帶著她所設計的桌巾、裝置布料、提袋等,開始進軍美、韓等地的授權展和文創展,在外國人面前展現台灣文創結合現代手法與民族元素的成果。 \n去年12月,在廈門所舉辦的第二屆海峽兩岸文化產業博覽交易會中,她的部落工作坊所生產的編織提袋,被香港遊客搶購一空,成為焦點話題之一。 \n泰雅編織不遜西方精品 \n「我已經花了10年時間,把泰雅族編織藝術的技巧、內容,做了一次整理,接下來10年,該是朝另一個階段邁進了。」尤瑪達陸說:「我會透過各種活動,彰顯原住民文化、傳統與生活、自然、環保的一體理念。」 \n在雪霸國家公園管理局的支持下,今年中旬,尤瑪達陸將在雪霸公園舉行一場森林服裝秀,並在當地籌設一個編織學校,進一步擴大工作坊的累積成果。十年來,她在象鼻部落成立的工作坊「野桐工坊」,從原本乏人問津,到現在有20多位學員和工作人員,工作坊範圍也不斷擴大。她們重整了泰雅編織藝術,並賦予現代設計新意,不但生產服裝、提袋、桌巾、裝飾布料等織品,在國立台灣史前文化博物館支持下出版了「重現泰雅──泛泰雅傳統服飾重製圖錄」等專書,涉足裝置藝術、公共藝術領域。 \n和大陸原住民工藝品相比,尤瑪達陸的產品,具體而微地呈現了台灣文創的優勢,把原住民文化與現代時尚進行了巧妙的融合。象鼻部落工作坊生產的原住民服裝,採用苧麻、牛角、野豬牙、牛皮等材料,乍看並不特別,但不論剪裁、圖案設計、編織等工法,均屬於西方精品等級。去年底大受歡迎的提袋為例,每個提袋要用一個人力,花費一個月以上的時間才能製作完成,因此就算每個賣價台幣25000元以上,還是讓香港遊客忍不住掏出荷包。 \n籌設學校辦森林服裝秀 \n有趣的是,原住民文化在台灣被視為文創重要資產,但這個看法對大陸市場而言並不成立。尤瑪達陸笑著說:「大陸自己就有一大堆少數民族文化,因此他們看台灣的原住民文化,並不覺得有什麼特別的。」只有受過西方現代設計洗禮的歐、美、港、日、韓民眾,才能分辨出「野桐工坊」產品和大陸民族工藝品的差距。 \n今年中旬的森林服裝秀以及擘劃中的編織學校,尤瑪達陸準備把生產範圍擴大到所有生活織品,選擇落腳於雪霸公園,主要因為該處是泰雅族祖居地。「我們本來就是森林的守護者。」尤瑪達陸說。所有他們整理出來的編織圖案、花樣,背後都有原住民的故事和傳說,文創就是要把這些文化連同商品帶到海外,然後回饋給族群驕傲與信心,「台灣文創業者大都是微型產業,我從來都沒想過要賺錢,只要能把同胞的生活照顧好,就很滿足了。」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