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尼安德塔人的搜尋結果,共20

  • 胳肢窩夾角看國籍?日本0度、美國45度

    胳肢窩夾角看國籍?日本0度、美國45度

    蘋果電腦、Facebook、Nike球鞋……那麼多新發明來自美國,機場卻連個wifi都沒有?國胖胖明明很多,老美卻永遠自信爆棚?關於美利堅合眾國,真的有太多令人不解之處。畢業於史丹佛大學管理科學碩士、交通大學機械工程系的Michelle Lin,從新竹的小鎮姑娘輾轉變成周遊美國各大城市的「波特蘭地方媽媽」,細膩又不太正經得觀察,暢所欲言揭露美式社會潛規則,直白點破美國何以為美國。 \n【精彩書摘】 \n我個人認為,一個男人的手臂和軀幹,在胳肢窩處所夾的角度,足以判斷一個人的國籍。 \n國中時在訓導處罰站呈現的九十度不算,如果你看到一個零度男人走在街上,那大概是個日本人,擠了十五年電車,胳肢窩壓力很大,胳肢窩不懂得自由的滋味,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如果你看到一個男人,角度奇大,胳肢窩夾約莫四十五度,在超市轉個身都會撞倒一整排口香糖,那大概是美國人無誤,全身發散出「我好愜意、我好舒適、我手臂上不管幾頭肌都好壯」的自在訊息。 \n直到後來我才明白,這樣的角度其實才是人體自然而然的角度,歷史課本裡面的尼安德塔人都是這樣的,寬寬鬆鬆、不假思索,未思考自己應該被分配到多少社會空間的狀態下,身體便懂得留原始的餘裕給自己。你總不曾看過尼安德塔人夾很緊吧? \n美國人之鬆,鬆如尼安德塔人。從小在台灣舉目所見的各種「緊繃」,跨海來到美國,都變成「哪有一定要怎樣」的事。 \n(本文摘自《人家有傘,我有美國》/時報出版 提供)

  • 東方哈比人 菲律賓發現神祕新人種

    東方哈比人 菲律賓發現神祕新人種

    奇幻文學名著《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中體型嬌小的哈比人或許不是幻想,而可能曾真正存在。一項新研究調查顯示,菲律賓呂宋島卡勞洞穴(Callao Cave)中發現的遠古骨骼和牙齒化石,或許和前所未知的神祕新人種有關。 \n據CNN新聞網和新科學家(NewScientist)網10日報導,這種名為「呂宋人」(Homo luzonensis)的新人種大約生存在5-6.7萬年前,而科學家所發現的骸骨化石屬於2名成人和1個小孩。 \n根據年代來推算,「呂宋人」生存的時間大約和尼安德塔人(Neanderthals)、丹尼索瓦人(Denisovans),智人和身材矮小的佛羅勒斯人(Homo floresiensis)相同。他們身高不到4英尺(約120公分),並會爬樹。 \n不過,他們就像其餘已絕種的類人般,是人類的近親,而不是直系祖先。目前他們是在菲律賓發現的最古老人類化石,先前在巴拉望(Palawan)島發現的智人化石約有3-4萬年的歷史。 \n而「呂宋人」與其他人種最大的差別,就是他們有與眾不同的前臼齒。他們的前臼齒和臼齒比其他人種小,也比較簡單。 \n之所以說「呂宋人」神祕,是因為他們和暱稱「哈比人」的印尼佛羅勒斯人一樣,使演化樹變得更複雜。若說非洲是直立人的生命搖籃,人種從當地外移後分化。那令人不解的是,佛羅勒斯人只出現在印尼附近的佛羅勒斯島(island of Flores)。他們身高3.5英尺(約107公分),腦子也只有現代人的1/3,但卻會用石頭打造工具,並獵殺大象。 \n一般認為,佛羅勒斯人之所以比較矮小,是由於島上資源有限所致。研究人員說,「呂宋人」可能也是如此,他們都住在唯有飄洋過海才能抵達的島上。有證據顯示,早在70萬年前,呂宋島就有動物被屠殺的遺跡,但研究人員還不確定,這是不是「呂宋人」所為。 \n

  • 現代人基因2.6%來自尼安德塔人 左右疾病風險

    現代人基因2.6%來自尼安德塔人 左右疾病風險

    科學家重建一具5.2萬年前尼安德塔女性遺骨基因後發現,現代人身上約1.8%到2.6%的基因來自尼安德塔人,這些基因影響了現代人罹患心臟病、出現飲食失調或出現精神分裂症的風險。 \n \n東亞裔的人身上含有的尼安德塔人基因量最高,約2.3%到2.6%。但雖然尼安德塔人在歐洲和西亞居住了好幾十萬年才在4萬年前突然神秘消失,但歐亞大陸人身上只有1.8%到2.4%的尼安德塔人基因。考古學家相信,了現代人類的祖先幾萬年前剛遷徙出非洲後不久,就碰到尼安德塔人,因此現代的非洲裔人身上才只有很少的尼安德塔基因。 \n \n考古學家得到這個新發現,是基於對一具在克羅埃西亞文迪亞(Vindija)洞穴中的尼安德塔女性遺骨進行的基因檢測。她是該洞穴第4具尼安德塔人遺骨,也是世界上第2具被科學家完整基因重建的尼安德塔人遺骨。 \n \n這次基因重建發現尼安德塔人傳給現代人的基因,可影響現在人的精神、心理、免疫和皮膚等特徵。演化基因專家說,尼安德塔人遺傳給現代人類的基因顯示,其中一種新發現基因類別可影響壞膽固醇(LDL cholesterol)和腹部脂肪的增加、以及罹患風濕性關節炎的風險。這些基因可能對現代人類來說只會帶來苦難,但對早期智人來說,可能提供了生存、茁壯和擴張的能力。 \n

  • 摩洛哥新發現智人化石 顛覆人類源自東非說

    摩洛哥新發現智人化石 顛覆人類源自東非說

    最近從摩洛哥偏遠山區挖掘出人類遺骨,被發現的科學家譽為史上最早出現的人類,可能可以挑戰人類祖先源自20萬年前東非的說法。 \n \n考古學家最近在摩洛哥西南部馬拉喀什(Marrakesh)附近、著名的考古遺址Jebel Irhoud、找到屬於至少5人的遺骨以及石頭工具,經過檢驗後發現其中一牙齒和石頭工具有30萬年這麼古老。 \n \n在該處研究的科學家之一、馬克斯‧普朗克進化人類學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Evolutionary Anthropology)的胡伯林(Jean-Jacques Hublin)說,這些遺骨的年代使得他們有望成為現代人類最古老的標本,並挑戰過去認為人類源自20萬年前、東非的「伊甸花園」(Garden of Eden)的說法。 \n \n胡伯林認為人類有可能在30萬年前已經遍及非洲大陸,所謂的伊甸花園可能有一個洲這麼大。 \n \n科學家自1960年代起就在Jebel Irhoud挖掘出許多骨頭化石和石頭工具,一開始科學家認為這些東西源自4萬年前,並且和尼安德塔人有關,但自此考古學已有大幅轉變,過去尼安德塔人被視為是人類的祖先,現在被認為是現代人類祖先的分支而已。 \n \n考古學家新發現的遺骨包括頭骨殘骸、下顎骨、牙齒、四肢的骨頭,分別屬於一成人、一青少年和一名8歲的兒童。他們是在當地挖礦、摧毀一個石灰岩洞屋頂後被發現的,在這些骨頭的旁邊還有燧石工具、羚羊骨頭、幾塊煤炭等,可能是他們生火取暖所留下的痕跡。 \n \n過去被發現最古老的人類祖先遺骨出現在衣索比亞南部的Omo Kibish,遺骨年齡約19.5萬年,其他的化石和基因證據也指出現代人類的祖先都來自非洲。 \n \n這些新發現的遺骨和現代人種─智人(Homo Sapiens)有類似的下顎、但比較寬大,外型上最大的不同則是頭骨上半部比現代人狹長,胡伯林認為這表示現代人的腦袋是從智人演化而來的。他說這些新發現遺骨的主人除了可能更矮壯外,外表看起來就像會在倫敦地鐵站中遇見的人一樣。 \n \n其他科學家對此發現看法不一,紐約石溪大學(Stony Brook University)的考古學家John Shea認為,不應立即認定這些就是最古老的,他也不認同科學家將不同個人的化石遺骨拼湊在一起,因為有可能失真。但喬治亞州埃默里大學(Emory University)的Jessica Thompson說,人類化石在非洲的紀錄極端缺乏,這個極稀有的發現剛好能補足這點。 \n

  • 鳥骨刻痕等距 尼安德塔人可能也有美感

    法國研究團隊發現,4萬年前的一塊烏鴉骨頭碎片上的刻痕,可能意味尼安德塔人具有美感,甚至有象徵主義的意識。 \n 這項研究結果刊登在美國公共科學圖書館期刊(PLOS ONE)。 \n 「費加洛報」(Le Figaro)報導,這塊骨頭碎片只有1.5公分長,是在烏克蘭的克里米亞(Crimea)考古遺址出土,上面有8道用燧石製造出來的規律刻痕。 \n 法國波爾多大學古生物學者戴瑞哥(Francesco d’Errico)對媒體解釋,研究員透過顯微鏡分析發現,尼安德塔人本來只製造了6道刻痕,然後覺得有些刻痕之間的間距太大,於是又加了兩道刻痕,而且有意讓所有刻痕之間的間距相等。 \n 研究團隊接著要求一組志願者在一塊同樣大小的火雞骨頭碎片上刻8道等距刻痕,這些志願者製造刻痕的方式與尼安德塔人一樣。 \n 研究團隊認為,這顯示尼安德塔人確實刻意製造一個視覺上看來和諧或帶有象徵意義的圖案,規律的刻痕意味他們至少有美學上的目的。 \n 報導表示,在歐洲的尼安德塔人遺址發現的一些鳥骨上的刻痕,讓許多研究人員認為這些骨片有裝飾功能,應該不僅是切肉時無意間留下。 \n 戴瑞哥說,這項研究結果是第一次有直接跡象,可進一步證明尼安德塔人在鳥骨上製造刻痕是具有象徵意義的假設。 \n 他還表示,過去幾年,專家已意識到,尼安德塔人的文化比大家原本想得還要複雜,例如尼安德塔人對鳥有興趣,會收集大型禽類的爪子和羽毛,可能是用來裝飾。 \n 尼安德塔人約於4萬年前消失,現代人有2%到4%的基因來自尼安德塔人,被認為是現代人類的遠親。1060405 \n

  • 研究新觀點 尼安德塔人不愚鈍會治牙痛

    最新研究今天顯示,1名年輕尼安德塔人牙齒經過分析,發現距離盤尼西林(青黴素)發明將近5萬年前,這名受牙膿腫折磨的尼安德塔人曾吃含有天然抗生素和止痛成分的綠色植物。 \n 法新社報導,這項最新研究以更正面的觀點,重新定位我們滅絕已久的遠親尼安德塔人,外界長久以來認為尼安德塔人較為愚鈍。 \n 研究人員表示,這名住在西班牙艾爾席卓恩(El Sidron)的男子曾吃一種名為青黴菌屬的抗菌,並咀嚼含有水楊酸的楊樹木,水楊酸是現代阿斯匹靈的活性成分。 \n 他們在期刊「自然」(Nature)中寫道,這名年輕尼安德塔人的頜骨化石顯示曾遭膿腫肆虐,他的牙菌斑含有一種會導致急性腹瀉的腸寄生蟲殘體,「因此顯然他相當不適」。 \n 阿得雷德大學(University of Adelaide)澳洲古DNA中心(ACAD)的研究共同作者古柏(Alan Cooper)說:「看來,尼安德塔人很熟悉藥用植物及其各種抗炎和止痛性質,且似乎會自我藥療。」 \n 英國廣播公司(BBC)也報導,遠在現代發明藥物之前,尼安德塔人甚至可能也會使用抗生素。古柏說:「抗生素使用行為將會非常令人驚訝,因為這是在我們研發盤尼西林(penicillin,青黴素)的4萬多年前。」 \n 他說:「當然,我們的研究發現,與一般想像中對我們古代遠親過分簡單化的看法,形成強烈對比。」(譯者:中央社盧映孜)1060309 \n

  • 考古發現 中國人可能是尼安德塔人後代

    科學雜誌今天專文指稱,10多萬年前生活在河南省許昌縣靈井遺址的許昌人,可能是中國境內古老人類與歐洲尼安德塔人後代。這項研究為人類演化取得重大突破,終結中國人起源自非洲的假說。 \n 這篇題為「中國許昌出土晚更新世古人類頭骨研究」的論文第一作者、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員李占揚接受新華社訪問時表示,許昌人上承周口店北京猿人,下連中國北方早期現代人,終結中國北方現代人來自非洲的假說。 \n 報導指出,2005到2016年,李占揚帶領的考古隊對靈井許昌人遺址進行挖掘,發現45件距今12.5萬年到10.5萬年的古人類頭骨化石。僅管化石出土時已經裂成碎片,但其中1號年輕男性頭骨和2號成年人頭骨保存相對完整。 \n 研究發現,許昌人具有周口店北京猿人、和縣猿人等中國北方古老人類的原始與共同特徵,同時也呈現向早期現代人過渡的重要特徵,像是腦容量增大、頭骨變薄、眉脊較纖細、骨頭結構纖細化等。李占揚說,科學家沒有發現許昌人與非洲古人類的相似性。 \n 論文通訊作者、中國科學院古脊髓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吳秀杰指出,研究表明,許昌人頭骨具有中國境內古老人類、歐洲尼安德塔人和早期現代人三位一體的混合特徵,可能是中國北方古老人類與歐洲尼安德塔人基因交流的結果。 \n 研究顯示,許昌人頭骨上有結構性凹窩、顳骨內耳迷路模式,和尼安德塔人類似。吳秀杰表示,這是尼安德塔人活動區域以外地一次集中發現,暗示兩個人群之間基因交流的可能性。許昌人混合型特質特徵,可能是東西方兩大人群基因交流或雜交的結果。1060303 \n

  • 科學家探索洞穴 竟發現恐怖原始人

    在比利時戈耶洞穴(Goyet Cave)深處,研究人員發現了令人悚然的證據,研究顯示,尼安德塔人(Homo neanderthalensis)不但吃馬肉或馴鹿肉,也會彼此相食。據法新社報導,洞穴中有1名新生兒、1名孩童和4名成年人的尼安德塔人骨骸,身上竟出現明顯的切痕和斷痕,以利取出裡面的骨髓。 \n比利時考古學家卡賽亞斯(Christian Casseyas)表示:「不可否認,這裡過去曾有同類相食的行為。」戈耶洞穴出土的骨骸,可以追溯到尼安德塔人末期,尚未被智人取代之前。據悉,尼安德塔人已經是高度發展的人種,會處理亡者骨骸,舉行葬禮儀式。不過,有越來越多證據顯示,他們也會吃下死亡的同類。 \n卡賽亞斯表示,這些人類骨頭有切痕,他表示,尼安德塔人弄斷這些骨頭的方式,和弄斷洞穴口發現的馬匹和馴鹿骨頭的方式一樣,以利取出骨髓。而加州州立大學北嶺分校人類學者路基爾(Helene Rougier)率領的團隊,研究戈耶洞穴出土的骨頭,也證明尼安德塔人是食人族。 \n

  • 比利時尼安德塔人是食人族 原因仍成謎

    在比利時戈耶洞穴的深處,研究人員發現令人毛骨悚然的證據顯示,尼安德塔人不但吃馬肉或馴鹿肉,也會彼此相食。 \n 法新社報導,研究人員表示,1名新生兒、1名孩童和4名成年人或青少年等生活在大約4萬年前的尼安德塔人骨骸,出現明顯的切痕和斷痕,以利取出裡面的骨髓。 \n 比利時考古學家卡賽亞斯(Christian Casseyas)望著阿登森林山谷的戈耶(Goyet)洞穴內說:「不可否認,這裡過去曾有同類相食的行為。」 \n 戈耶洞穴出土的骨骸,可以追溯到地球上尼安德塔人末期,尚未被智人取代以前。 \n 研究發現,尼安德塔人事實上已經是高度發展的人種,會處理亡者骨骸,舉行葬禮儀式。不過有越來越多證據顯示,他們也會吃下死亡的同類。 \n 帶領大眾參觀洞穴的卡賽亞斯表示,這些骨頭有切痕。他指出,尼安德塔人弄斷這些骨頭的方式,和弄斷洞穴口發現的馬匹和馴鹿骨頭的方式一樣,以利取出骨髓。 \n 加州州立大學北嶺分校人類學者路基爾(Helene Rougier)率領的國際團隊,研究戈耶洞穴出土的骨頭,證明尼安德塔人是食人族。 \n 路基爾告訴法新社,「是的,我們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有些尼安德塔人死了,在這裡被吃掉。」這是歐洲北部地區首次發現這種現象。 \n 但是尼安德塔人同類相食的原因,以及相食的程度為何,至今仍是個謎。 \n 路基爾問道:「是系統性?還是只在特定時刻?」「我不知道如何解讀同類相食背後的原因。有可能是單純為了食物,也可能是象徵性的...原因仍不得而知。」1051230 \n

  • 尼安德塔人繁衍不成功 Y染色體揭謎底

    今天公布的研究指出,首度檢測滅絕已久的尼安德塔人Y染色體,結果顯示生育力或許導致尼安德塔人男性無法順利與現代人女性繁衍下一代。 \n 法新社報導,這份刊登在美國人類遺傳學期刊的研究是根據西班牙艾爾席卓恩(El Sidron)出土1名4萬9000年前的尼安德塔人遺骸。 \n 在這之前,研究人員只排列出女尼安德塔人化石的基因序列,他們發現有1-4%歐洲及亞洲人的基因可追溯到尼安德塔人。 \n 但史丹佛大學研究員發現,尼安德塔人的Y染色體在現代男性身上完全不見蹤影。 \n Y染色體是人類性染色體X與Y其中之一,只由父親遺傳給兒子。 \n 這些發現顯示,尼安德塔人的Y染色體在他們約5萬年前與人類同住並交配時,或許從未傳給下一代。 \n 這可能是因為女性或許懷了尼安德塔人的兒子但流產,或者很少生下健康的男嬰可把這個Y染色體傳下去。(譯者:中央社林仟懿)1050408 \n

  • 揭曉!義大利確認15萬年前洞窟野人屍骸真實身份

    1993年,一具嵌在洞窟牆壁裡的屍骸在義大利南部重現人世,直到近日科學家才確認了該遺體的身份。據英國《鏡報》4月20日報導,科學家稱遺體的真實身份為尼安德塔人,屬於一個已經滅絕的人種。15萬年前他掉入了一個污水池,然後不幸餓死,最終與牆壁融為一體。 \n據了解,義大利的專家在阿爾塔穆爾附近的拉馬蘭格地區發現了該遺體,其屍骸與牆壁黏合在一起。這個消息引起了科學家的熱議,他們紛紛討論屍骸生前到底是什麼。專家認為該遺體傷勢嚴重,並猜測他可能死於飢餓。 \n專家提取遺體的部分肩骨進行研究後,已經找到問題的答案。紐卡斯爾等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遺體的DNA與其它尼安德塔人的屍骸匹配。主持該研究的古人類學家喬吉奧•曼齊(Giorgio Manzi)表示:「我們希望這具化石遺體成為推動科學研究良性發展的關鍵因素,促進文化遺產保護,並推動其發展和完善。」 \n

  • 破解遺骨DNA 揭智人遷徙年代

     科學家今天表示已破解目前從智人骨頭裡取回最古老的DNA,這項成就有助瞭解智人從前如何拓墾這個星球。 \n 科學家表示,2008年在西西伯利亞河岸偶然發現的股骨,屬於約4萬5000年前死亡的1名男子。 \n 從這塊古代人骨的膠原發現,其基因組包含可溯自尼安德塔人的基因。尼安德塔人曾與智人一起住在歐亞大陸,而後神祕消失。 \n 先前研究發現,尼安德塔人和智人雜交,因此今天的人類身上約有2%尼安德塔人留下的痕跡,除了非洲人。 \n 這項發現與所謂「出自非洲」理論有關。這項理論認為智人約20萬年前在東非演化,後來出走非洲大陸。 \n 若追溯尼安德塔人和智人雜交的時間點,將指出智人何時展開這項長途跋涉的關鍵階段,即離開歐亞並先後進入南亞和東南亞。 \n 這項新研究刊登在「自然」期刊(Nature),由德國萊比錫知名基因學者帕博(Svante Paabo)領銜。帕博效力馬克斯普朗克演化人類學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Evolutionary Anthropology),是尼安德塔人研究先驅。 \n 研究團隊發現,這塊在額爾濟斯河發現的骨頭,比今天的非非洲人帶有更多一點尼安德塔人DNA。 \n 研究團隊比較骨頭和當今人類的DNA,估計尼安德塔人和智人雜交的時間點,約發生在骨頭主人生活年代約7000年至1萬3000年前,因此不早於6萬年前。 \n 英國自然史博物館教授史特林格(Chris Stringer)說,這有助粗略估計智人前往南亞的時間點。1031023 \n

  • 尼安德塔人 為現代人祖先

    尼安德塔人 為現代人祖先

     台大地質系教授沈川洲參與跨國合作,使用放射性定年技術,找出人類共同祖先之一的尼安德塔人已至少存在超過43萬年,並推論其可能是從200萬年前離開非洲的古人類演化而來,「解開了尼安德塔人之謎」,研究成果刊登在國際知名的《Science》期刊。 \n 沈川洲說明,過去科學界對於尼安德塔人的身世一直爭議不斷,沒有定論,有些科學家主張,起源於60萬年前的海德堡人,是尼安德塔人的祖先,到了2至3萬年前,尼安德塔人因寒冷氣候、現代人的入侵而絕種。 \n 不過,在2010年德國科學家帶領的56人跨國團隊,發表尼安德塔人基因序列報告,指出非洲以外的現代人基因至少有1%至4%源自於尼安德塔人,因而推論現代人與尼安德塔人相遇混血,然後再擴散到各大洲,因此推論,尼安德塔人是現代人的祖先。 \n 為了解開謎團,台、美、法、澳洲、西班牙等17個單位組成的跨國團隊,針對西班牙胡瑟裂谷的尼安德塔人化石進行研究。 \n 沈川洲指出,台大地質系發展的鈾釷定年法,精準度極高,而且測量極限可逼近100萬年,在台灣團隊加入後,藉由測量尼安德塔人頭顱外殼殘留的碳酸鈣年齡,得知尼安德塔人的出現迄今超過43萬年,接著又分析遺骸堆積下方的碳酸鈣,研判最早生存年代可到8、90萬年之間。 \n 沈川洲指出,這個最新的研究結果,推翻了教科書對古人類起源過程的描述,顯示尼安德塔人不是從海德堡人演化而來,而是共同存在於歐亞不同分支的人種,並進一步推論尼安德塔人可能是直立人約200萬年前出現在非洲,之後部分離開非洲,在歐洲與西亞地區演化而來。 \n 至於留在非洲並且進化而成的現代人,在數萬年前出走非洲,與尼安德塔人相遇混血後,再遷徙到世界各個角落,征服各大洲。 \n 沈川洲強調,這項解開尼安德塔人身世之謎的成果,是重建人類演化史進展上極為重要且關鍵的一大步。

  • 台大教授測尼安德塔人生存年代

     台大教授沈川洲應邀協助測量尼安德塔人生存年代,研究成果刊載於科學期刊,被視為了解人類演進的一大進步。 \n 尼安德塔人是一群生存於舊石器時代的史前人類,西元1856年其遺跡首先在德國尼安德河谷被發現。 \n 在2010年以前的科學界認為,部分現代人約5到10萬年前離開非洲後,迅速擴散到各大洲。而在2到3萬年前,生活在最後一次冰期的尼安德塔人,因寒冷氣候與現代人入侵而絕種。 \n 2010年德國人類學科學家發表一份尼安德塔人的基因序列報告,內容指出非洲以外的現代人基因至少有1-4%源自尼安德塔人,因此推論現代人出非洲後與尼安德塔人相遇混血,然後再擴散到各大洲。 \n 之後便有「我們都是尼安德塔人的後代,尼安德塔人就是我們的祖先」說法,但仍有學者持不同看法,因此探討尼安德塔人,成為當代科學界重要的研究課題之一。 \n 台灣大學地質科學系教授沈川洲,應邀協助測量尼安德塔人的生存年代。 \n 來自5個國家 (西班牙、澳洲、美國、法國與台灣)共 31名人類學與地質學研究人員在6月20日於「科學」(Science)期刊中,共同發表最新人類演化研究成果。 \n 沈川洲率領團隊使用放射性定年技術,估計西班牙胡瑟裂谷 (Sima de los Huesos) 的尼安德塔人存在時間至少已有43萬年,最早生存年代可到80、90萬年前,推論出尼安德塔人有可能從約200萬年前出現的古人類離開非洲後演化而來的。 \n 綜合以上發現及前人研究,可以推論尼安德塔人可能是直立人 (Homo erectus) 約200萬年前出現在非洲,之後部分離開非洲在歐洲與西亞地區演化而來。而留在非洲進化成的現代人,在數萬年前出走非洲,與尼安德塔人相遇混血後,再遷徙到世界各角落,征服各大洲。 \n 台大表示,這個重大成果可能推翻教科書對古人類起源過程的描述,是人類演化研究上的一大卓越成就。1030620 \n

  • 台大參與跨國研究 解開尼安德塔人身世之謎

    台大地質科學系教授沈川洲與西班牙、澳洲、美國、法國等17個研究單位,共31位人類學與地質學研究人員,使用精準的放射性定年技術,估計西班牙胡瑟裂谷的尼安德塔人存在時間至少已經有43萬年,最早可到80、90萬年前,推論尼安德塔人有可能是從約200萬年前出現的古人類離開非洲後演化而來的,這項研究結果今天刊登在國際著名的《Science》期刊。 \n \n這個重大成果推翻了教科書對古人類起源過程的描述,是人類演化研究上的一大卓越成就。 \n \n研究團體說明,西元2010年以前,科學界普遍認為部分現代人約5到10萬年前離開非洲後,席捲全球,迅速擴散到各大洲。 \n \n然而,2010年德國人類學科學家帶領的56人跨國團隊發表了一份完整的尼安德塔人基因序列報告,研究指出,非洲以外的現代人基因至少有1%至4%是源自於尼安德塔人。研究推論,現代人出非洲後,與尼安德塔人相遇混血,然後再擴散到各大洲。也就是說,我們都是尼安德塔人的後代,但當時仍有爭論。 \n \n由於沈川洲主持的台大地質系HISPEC實驗室發展出一種精準度極高的鈾釷定年法,測量極限逼近100萬年,這是「定年學」前所未有的技術。他應邀加入西班牙胡瑟裂谷的研究,分析遺骸堆積下方的碳酸鈣,得到最早生存年代可到80、90萬年之間。 \n \n這個最新的結果顯示,尼安德塔人不是原先所主張的約60萬至30萬年前,由生活在相同地區的海德堡人演化而來,推論尼安德塔人可能是約200萬年前出現在非洲的直立人,之後部分離開非洲,在歐洲與西亞地區演化而來。至於留在非洲進化成的現代人,在數萬年前出走非洲,與尼安德塔人相遇混血後,再遷徙到世界各角落,征服各大洲。 \n \n台大強調,這項解開尼安德塔人身世之謎的成果,是重建人類演化史進展上極為重要且關鍵的一大步。

  • 原始人、尼安德塔人雜交 孕育現代人類

    原始人、尼安德塔人雜交 孕育現代人類

    據美國僑報網4日報導,日前,科學家們表示,過去人類和尼安德塔人發生的幾次雜交孕育了現在的我們,影響了我們的外貌,也使我們在面對某些疾病時不堪一擊。但尼安德塔人留給我們的基因也強調了我們與其他姐妹物種之間的差別。 \n報導指出,2010年,基因學家發現尼安德塔人與我們的祖先──現代人類是非常親密的鄰居。他們對尼安德塔人的基因進行了測序,結果發現他們攜帶的基因也出現在歐洲人和亞洲人後裔的基因組裡。這表明我們的祖先一定與尼安德塔人雜交過。 \n哈佛醫學院的Sriram Sankararaman和David Reich等人研究發現,尼安德塔人的DNA在具有最大遺傳變異性的基因組區域裡最為常見,這使得它們成為自然選擇的主要目標。 \n西雅圖華盛頓大學的Joshua Akey和Ben Vernot的另一項研究,則進一步分析了665名人類身上的尼安德塔人DNA。其中一個基因BNC2涉及皮膚色素的沉著。這暗示著歐亞人白皙的皮膚部分歸因於尼安德塔人。亮色皮膚在高緯度地區更為有利,因為它能夠更有效的利用陽光產生維生素D,因此尼安德塔人的DNA可能幫助現代人類更好地適應非洲以外的生活。 \n但並非所有的尼安德塔人的基因都是有益的。Sankararaman和Reich發現,我們從尼安德塔人身上,繼承了好幾種導致我們容易受到疾病影響的基因,這些疾病包括糖尿病、狼瘡和克羅恩病,同時有些基因似乎會導致不育症等生育問題。

  • 英國最新發現!80萬年前的人類足跡

    英國最新發現!80萬年前的人類足跡

    英國大英博物館的考古學家在當地時間周五宣布,他們在英格蘭地區發現了距離現今至少80萬年到100萬年前的人類足跡,這是在非洲以外的最新發現,也是人類生活在歐洲北部的最早年代新佐證。 \n大英博物館的考古學家尼克愛許頓(Nick Ashton)表示,在英國東岸哈比斯堡(Happisburgh)古河口淤泥層,發現數個細長凹陷的腳印,經過精密研究比對後,發現可能是「與最早期人類祖先有具體關聯」(a tangible link to our earliest human relatives)的重要證據。考古學家分析,足跡顯示至少兩名兒童及一名成年男性曾經在此地活動。 \n研究者認為,留下的足跡可能屬於前人(Homo antecessor)、又名先驅人(pioneer man)的族群,考古研究認為先驅人是現代人與尼安德塔人的共同祖先,在80萬年前滅絕,其化石遺骸曾在西班牙被發現。 \n這項最新發現的相關論文已經刊登在「公共科學圖書館期刊」(PLOS ONE)當中。 \n

  • 四萬多年前笛子 最古老樂器現身

     考古學家最近在德國南部蓋森克羅斯特勒(Geissenkloesterle)洞穴發現兩支笛子,約有四萬兩千至四萬三千年歷史,這是目前已知人類最古老的樂器。 \n 這些笛子是用鳥類骨頭和長毛象象牙製成,在德國南部施瓦畢恩朱拉地區出土。牛津大學海厄姆教授帶領的團隊使用碳十四測年法鑑定,這些笛子製作年代距今已有四萬兩千至四萬三千年。 \n 帶隊挖掘這些笛子的德國杜賓根大學康納德教授說:「這項發現符合我們數年前的假設:多瑙河是四萬年至四萬五千年前,人類和科技創新進入中歐的重要走廊。」相關論文刊登於《人類演化期刊》(Journal of Human Evolution)。 \n 專家說,當時樂器可能用於娛樂或宗教儀式。一些研究人員認為,三萬年前尼安德塔人在歐洲大部分地區滅絕,音樂可能是幫助現代人類(智人)擁有比尼安德塔人更多生存優勢的一種行為表現。音樂有助拓展社交網絡,可能促使現代人類擴大分布範圍,行為較為保守的尼安德塔人遂被淘汰。 \n 研究人員表示,蓋森克羅斯特勒洞穴發現的證據顯示,現代人類可能是在距今大約三萬九千至四萬年極度寒冷氣候時期發生前,進入了多瑙河上游地區。

  • 法國卡斯塔內壁畫 世界最古老

     美國紐約大學考古學教授懷特領銜發表《國家科學院學報》的研究報告指稱,二○○七年在法國西南部著名考古遺址卡斯塔內避難所出土的一片巨大石灰岩,上頭刻畫的圖像(見圖,取自網路),經科學鑑定已有三萬七千年歷史,比之前法國東南部出土的肖維岩洞壁畫還古老,是目前最古老的牆壁刻畫藝術。 \n 這片石灰岩重一.五噸,經考證是當時馴鹿獵人住家天花板的一部份,距地板高一˙五至二公尺之間,刻畫馬匹和代表女性生殖器官的卵形圖像。 \n 之前出土的肖維岩洞壁畫年代經鑑定在三萬年至三萬六千年前,所畫的動物圖像比較精緻,但地點較為偏僻。卡斯塔內天花板刻畫的圖像比較粗糙原始,可能是一般人的作品。 \n 懷特表示,碳年代測定法顯示,卡斯塔內天花板刻畫距今約三萬七千年,比肖維岩洞壁畫稍微古老。肖維岩洞壁畫位於地底深處,遠離人類生活,卡斯塔天花板刻畫就在古人使用工具、壁爐附近,與日常生活相關,可能作為室內裝飾。 \n 儘管兩者的風格迥然不同,考古學家相信,兩者的畫家同屬奧瑞納文化(Aurignacian culture),是歐洲在尼安德塔人後的第一批現代人類,年代距今約四萬年至二萬八千年。懷特說,他們已有相對複雜的社會認同,並具備刻畫技巧。

  • X女性可能改寫人類演化史

    X女性可能改寫人類演化史

    二○○八年,考古學家在俄羅斯東北部西伯利亞的阿爾泰山脈「丹尼索瓦洞穴」中,挖掘出一塊疑似史前孩童的小指指骨化石。經過德國萊比錫「蒲朗克演化人類學研究院」進行DNA比對後發現,這塊年代溯及三萬至四萬八千年前的指骨,與現代人、尼安德塔人人種不同,極可能是前所未見的新人種。此一重大發現,可望重新改寫人類演化史。 \n不屬於任何已知古人種 \n跨國考古團隊把這個研究成果發表於最新一期《自然》(Nature)周刊。他們起初認為,指骨屬於尼安德塔人。但把化石送往德國萃取出粒線體DNA並定序,然後再與尼安德塔人及現代人進行比對後,發現存在數百項遺傳差異,意味它不屬於現代人和任何已知古人種,而是人屬(Homo)動物中的獨特分支。 \n與現代人生存年代相仿 \n科學家暫時把此人種命名為「X女性」(Woman X),它和現代人及尼古德塔人的生存年代相仿,且在一百萬年前有共同的祖先,意味這三種人很可能在多年前,曾經同時在西伯利亞南部生活。 \n研究團隊共同領導人「蒲朗克演化人類學研究院」的帕伯(Svante Paabo)表示,無論是誰帶著這個DNA在百萬年從非洲出走,並前往西伯利亞,它都是前所未見的新物種。 \n不過帕伯說,在該指骨化石細胞核DNA排序完成之前,不能確認「X女性」是未知古人種,儘管不少證據都顯示它是。另一位共同領導人人類學家克勞瑟(Johannes Krause)表示,研究團隊在「丹尼索瓦洞穴」還找到手環、工具等與現代人類考古學密不可分的物品。 \n靠DNA定序驗明正身 \n如果證實,「X女性」的確為新人種,除了人類出走非洲的歷史將重新改寫,它也將是史上第一個僅靠DNA定序,就驗明正身的新人種。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