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尾鰭的搜尋結果,共06

  • 漁網緊捆尾鰭 小鯨豚慘死基隆望海巷

    漁網緊捆尾鰭 小鯨豚慘死基隆望海巷

    27日早上10時,有民眾於基隆市望海巷潮間岩石上發現1隻鯨豚擱淺,連忙向海巡署第二岸巡隊報案,長潭安檢站人員抵達現場將其打撈上岸,但鯨豚已經死亡。市府表示,擱淺的長吻真海豚是罕見物種,疑為漁網纏繞尾鰭導致死亡,目前已帶回解剖,作為保育研究用途。 \n \n基隆市動保所、產發處海洋事務科及中華鯨豚協會人員到場檢查時,發現死亡約2到3天的鯨豚為海洋委員會公告保育類海洋野生動物名錄中列為二級保育類野生動物之長吻真海豚,體長為1.46公尺、約30公斤,性別為公,屬幼豚,屍體外觀尚完整。該鯨豚被發現時尾鰭遭漁網緊緊纏繞,疑為死亡原因,目前已交由中華鯨豚協會帶回解剖,做為保育研究用途。 \n \n本次擱淺之長吻真海豚,是基隆市第一次發現,是相當罕見的物種,主要食物為魚與烏賊。特徵是流線型,成熟雌性約2.3公尺,雄性約2.6公尺。體重通常落於70至110公斤。體側線紋交叉,乍看如橫放的沙漏,可作為與其他物種區分的明顯特徵。長吻真海豚普遍分布於全球的溫帶、亞熱帶與熱帶海域。台灣本島東北部的宜蘭海域也有紀錄。

  • 座頭鯨 赫連麼麼

    座頭鯨 赫連麼麼

     大怪物似乎察覺牠們的存在,不想再玩這種遊戲。尾鰭奮力一甩,銀鯧群感覺四周水流一陣徹底地翻攪…待牠們穩定身軀,朝前一看,怪物呢?銀鯧群剛剛遇上了一頭鯨魚。 \n 這團突如其來的水泡衝至海面時,擾亂了海鷗群的覓食。海鷗群無法看清魚群的位置。牠們被迫離開水面,滯留在天空憤怒地嗥叫。可是又捨不得離去,只好忍耐著,繼續空肚盤旋。好不容易等到氣泡消失,要俯衝下去了,漩渦卻跟著消失。海鷗群這回更加生氣,相互暴躁地威嚇,在空中鬧成一團。這次牠們學乖了,硬是不肯飛回岩礁,全部賴在海上盤飛。牠們飛得又累又倦,顧不得危險,全部飛下去休息,浮游在海上。結果,漩渦還是不見蹤影。牠們再次上當。 \n 寒風再度增強,牠們已無力生氣,連一聲鳴叫也懶得發出,紛紛拖著疲憊至極的身子,勉強拍翅,慢吞吞地飛回岩礁。 \n 漩渦再次出現時,海面上已無海鷗的蹤影。 \n 海裡也只剩一群巴掌大的銀鯧,約莫二、三十來隻,在牠們習知的這處河口,成群地到處逡巡、遊蕩。準備再迎合著月光,浮上較暖和的上層海域,尋找食物。 \n 牠們正要游升時,上層海域出現一團朦朧的陰影,像天空上的一團烏雲般濃密。慢慢漂過來,拓散、擴大,擋住銀鯧群眼前原本即非常微弱的月光。銀鯧群上空頓時漆黑如墨,等眼前再倏忽一亮時,那團黑影已緩緩漂過。 \n 銀鯧群像被雷電觸擊,全傻住了。銀鯧群從未見過這麼碩大,既不像船隻,又不盡然像魚身的黑色大怪物。霎時間,牠們似乎清醒過來,驚得四處逃散,過了好一陣子,才慢慢集聚一塊。大怪物仍舊大搖大擺,悠悠地向前漂航,絲毫未受牠們的影響。 \n 銀鯧們忘了原先上浮的目的,好奇地對著大怪物盯梢。大怪物動作相當遲緩,似乎不具有攻擊性。牠們的膽子漸漸壯大,悄悄游近,挨到其身邊,仔細嗅聞。 \n 月光將大怪物身軀分割成不規則、不斷流動的塊狀光影,使得大怪物看來更充滿神祕感。 \n 銀鯧群最先接觸到的是大怪物的尾鰭。牠的尾鰭跟銀鯧或其他魚類截然不同,魚的尾鰭豎立如船舵,牠的尾鰭卻像一對老鷹的羽翼攤開,平貼、橫擺。兩瓣尾鰭都有塊大白斑,附著一些硬物。近看時,原來是閃閃發亮的尖利貝殼,牠們又叫茗荷介,外殼堅硬如頑石,邊緣又銳利如鋼刀。牠們寄生在怪物身上,蟻聚成形。這些茗荷介的數量相當多,顯然附存有一段時候。 \n 有些銀鯧忍不住,張嘴咬食這些白色的茗荷介。茗荷介紛紛縮入硬殼內。這個輕微的動作引發了大怪物身體的一些不適,尾鰭微微地擺動。僅那麼一次輕擺,一股巨大的水流湧向銀鯧群,竟將牠們甩得好遠。所幸尾鰭擺動的速度緩慢。水流湧過來時,銀鯧心裡多半有所準備。等落後大怪物一段距離,牠們也未亂掉隊形。好像玩遊戲般,愈加興奮地溯游跟上。 \n 牠們再從尾鰭下方接近,好不容易翻繞過圓筒身的尾背。一連串如小丘的肉瘤後,眼前赫然有一座如駝峰的黑色背鰭突立。牠們有點畏怯,又翻游而下。 \n 背部之下是一片不同於上的外表。腹部至胸腔的造形十分宏觀,好幾條縱深白色胸腹的喉腹摺;每條喉腹摺的間隔相當平均。銀鯧們小心翼翼地再向前,胸部的喉腹摺邊端,有對巨大的胸鰭橫伸而出。 \n 跟一般魚類相較,這對胸鰭與身子的比例略嫌過長,倒像是鳥的羽翼。胸鰭的邊緣也寄生有許多閃著亮光的茗荷介。在這對胸鰭下,銀鯧群好像身處於章魚爪間,有著隨時會被捲噬的不安。牠們猶記得剛才尾鰭的揮動力量,於是心有餘悸地謹慎避開,再度努力翻游而上,上抵大怪物寬厚的背部。 \n 由上往下看,大怪物有一副臃腫的身子!牠們相信另一側應該也有一個胸鰭。果然,翻越背部分脊後,另一個從側翼緩緩揮擺而出。 \n 銀鯧群正處於背部中心。此時,駝峰般的背鰭落在後頭,像一座低矮的小山丘,隱約而模糊不清。 \n 這是銀鯧群所見過最大的動物身軀。牠們繼續向前,黑色背部突然出現海溝似的斷裂傷痕。一條白色的溝痕斜斜橫亙在背部上。很顯然,這是大怪物創傷的痕跡,或許曾遭到魚叉射傷過,也可能是與其他動物格鬥的結果。銀鯧群猜疑一陣,又繼續向前,黑色背部略略前傾,銀鯧群下方是一對像火山口的大噴孔,緊緊閉著。大概是這隻怪物呼氣的地方。銀鯧群機伶地從旁游過。 \n 越過噴氣孔之後,大概是頭部的位置了。愈往前行,如小火山錐般矗立的茗荷介又慢慢增多。頭部的嘴角,茗荷介更是聚如蜂巢。 \n 銀鯧群終於游完全程。翻抵嘴唇下,牠們吃驚地發現,下唇積聚的茗荷介益發驚人,像一片凹凸不平的岩礁海岸。剛才由腹部出現的喉腹摺,越過胸部後,似乎一直延伸到嘴唇附近。 \n 銀鯧群也被大怪物的嘴形所震懾。那大概是牠們所見過最大的嘴。大怪物如果張開來,一口即可將牠們輕易吞入。幸好大怪物嘴唇緊抿,唇線在眼睛前方轉個大彎,再和喉腹摺並行,向下迤邐而去。這使怪物的嘴唇看來永遠保持微笑的形容。 \n 很大的一個隱隱微笑。 \n 銀鯧群頓時產生不少安全感,慢慢沿著嘴縫邊向後游。 \n 然而,大怪物的眼睛呢?這個任何陌生物最重要的接觸點,到底在哪裡?銀鯧群有點困惑而不安。牠們繼續沿著嘴縫抵達嘴角時,一個月眉形比牠們任何一隻身體都大的眼睛終於出現。但相對於龐大的身子,又似乎小得有點滑稽。 \n 彼此的眼光相互接觸時,大怪物的眼睛絲毫未眨動,始終面無表情地瞪著銀鯧群,嚇得銀鯧群退避三四公尺遠,再慢慢靠上。大怪物仍沒有異樣的動作,連眼球也未隨牠們的游動而轉移,只是繼續朝前方瞪著,像尊石像般永遠看著一個方向。 \n 銀鯧群又渾然忘我了,繼續往前逼近,準備一探牠的眼睛部位。 \n 這回,大怪物似乎察覺牠們的存在,不想再玩這種遊戲。尾鰭奮力一甩。這次的擺盪力量遠大於上回,銀鯧群感覺四周水流一陣徹底地翻攪。牠們雖未被甩遠,大怪物卻藉力往上游走,待牠們穩定身軀,朝前一看,怪物呢?怪物又像一團烏雲般。這回仍是從牠們頭頂漂離而去,消失在灰濛濛的海水中,任憑銀鯧群再怎麼快的速度也追趕不上。 \n 銀鯧群剛剛遇上了一頭鯨魚。(2) \n (本文摘自《座頭鯨赫連麼麼》一書,遠流出版)

  • 海怪現身了?有兩個頭和尾鰭

    海怪現身了?有兩個頭和尾鰭

    經過那麼多年的猜測和質疑,水怪終於現身了?有漁民在墨西哥海岸發現一個有著兩個頭和尾鰭的生物,經過辨認確定是一對已死亡的連體幼鯨,但這可能是第一次有記載的連體雙胞胎灰鯨,據科學家推測,這對鯨魚幼仔可能是由於早產導致畸形。 \n其實在此之前其他種類的鯨魚也出現過連體雙胞胎,如大須鯨、小須鯨等,但灰鯨並未發現過類似情況。這對連體鯨魚只有200多公分長,而正常出生的鯨魚長度一般為360到480公分,目前這對連體鯨魚已被保存起來,用於科學研究。有關專家表示,這對幼鯨的母親很可能也因難產而死亡。 \n灰鯨在每年冬季會從北冰洋南下至墨西哥,大多數鯨魚會在12月的最後一周及1月的前兩周出生,這對幼鯨可能正是在此期間誕生的,根據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表示,目前灰鯨的總數約有2.1萬頭。 \n

  • 台中福野日料開新館 赫見黑鮪尾鰭呷澎湃

    台中福野日料開新館 赫見黑鮪尾鰭呷澎湃

    又到黑鮪魚產季,但是你可曾嚐過用黑鮪魚尾鰭紅燒作出的菜餚? \n \n 即將在本周五在台中市南屯區永春路正式開幕的台中〈福野日式活海鮮餐廳〉永春店,菜單上的〈黑鮪魚划水〉,就是用黑鮪魚尾鰭部份以日式醬燒方式烹調料理的菜餚。直直挺立在盤中的黑鮪尾鰭,像帆船上的風帆,膠質豐厚、口感彈Q,與近年價格飛漲的花膠相比毫不遜色,真是一道罕見的美餚。 \n \n \n〈福野〉是台中老字號的日本料理與宴會餐飲品牌,創辦人葉振興年幼時父親意外去世,家道中落的他為了幫忙家計而先到修車廠當學徒,後來在開餐廳的舅舅介紹下轉而到兼賣日本料理與酒家菜的餐廳當學徒,如此一來他可以幫酒家小姐跑腿賺小費。 \n \n 葉振興什麼苦都能吃,什麼都活都能幹,學完了日本料理,他又跑去中餐館學粵菜,學過了中餐又去學西餐,當兵前就當上了〈別府〉日本料理的主廚。只是葉振興不想老替別人打工,所以退伍後他押了房契、當了結婚時金飾,與朋友集資合夥開餐廳。只是,合夥事業問題多,最後他把股份退了,又到日本料理餐廳幫人打工,直到民國72年他才又在台中公益路上開〈福野日本料理〉。 \n \n 為了與市場區隔,葉振興跑去日本到殺河豚執照,早年台灣有殺河豚執照的廚師不多,有了這張「牌」,〈福野日本料理〉生意大好,攢了錢的葉振興在民國76年又投資開設〈吉野海鮮大辦桌餐廳〉。10多年前並又開了〈台中空廚〉,使〈福野〉成了一餐飲集團。如今新開的〈福野日式活海鮮餐廳〉則與〈福野臻愛婚宴館〉為大型複合式餐廳,共構於外觀像美術館的建築內。 \n \n 〈福野〉系列餐廳的生意一直都很好,台中人說,一個星期中〈福野〉和〈吉野〉有5天都可作到婚宴或宴會生意,且每天午晚都有。究其原因,80年代股市起暢旺、進入台灣錢淹腳目年代固然是主因,真正關鍵是葉振興帶領的廚藝團隊廚藝好,且善於掌握消費心理,敢給也願於給。同時會作多國料理的葉振興非常會「找食材」,並結合廚藝創作其它餐廳不易吃到的菜餚,故能在宴會與大型餐廳市場一支獨秀、獨領風騷多年不墜。 \n \n 例如,國人開始懂得欣賞品嚐黑鮪魚的美味後,每年黑鮪魚祭一開鑼,福野一定不惜斥巨資搶標第一尾上岸的黑鮪,並在餐廳表演「切魚秀」給客人嚐鮮。因為是整尾整尾買進,所以食客才能吃到別的地方不易嚐到的特殊部位。 \n \n 又例如台灣牛因是溫體屠宰,肉質較進口牛柔嫩鮮甜,葉振興索性投資牧場,掌握一手貨源,並研發將牛身上不同部位作成不同菜餚,總是能嘗新試奇的客人,自然留下深刻印象。 \n \n 如今〈福野〉再開日式活海鮮餐廳,繼續維持過去經營策略,食客來到裝潢時尚現代的「大餐廳」消費,依舊可以吃到別的地方不易嚐到的特殊菜餚,而且這些菜都很「澎湃」,以現在流行的說法就是CP值很高。 \n \n 〈黑鮪魚划水〉只是眾多澎湃菜式中的一道,食客在〈福野日式活海鮮〉的「海派日本料理」還包括:用生菜包捲著日本毛蟹壽司並用蟹膏提味的〈毛蟹生菜壽司〉,以粵菜手法烹調日本高級食材的〈蔥燒星鰻〉,以及將石鯛、鮭魚、鮪魚與花枝生魚片捲成玫瑰花型呈盤的〈綜合生魚片〉等。 \n \n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海派日料」,〈福野〉新餐廳還可以嚐到諸如〈紅燒牛小腿〉、〈帶皮牛肉鍋〉,以及〈片皮鵝肉〉、〈生菜鵝鬆〉、〈蔥燒鵝骨〉等「一鵝多吃」的中式口味菜餚。這些菜餚也是以難得食材烹調料理,且都份量十足、澎湃海派。

  • 連體鯨墨國現蹤 雙頭雙尾鰭

     墨西哥官員表示,漁夫在下加利福尼亞州(Baja California)的潟湖發現一對非常罕見的「連體鯨」。 \n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生物學家白穆德斯(Benito Bermudez)表示,在兔眼潟湖(Ojo de Liebre)找到這對連體鯨,品種是灰鯨,但出生不久後便死亡。 \n 白穆德斯表示,這兩條灰鯨魚身相連,有兩顆完整的頭和2個尾鰭。 \n 每年都有數千條灰鯨自美國阿拉斯加州,向南游向較溫暖的墨西哥海域,產下小鯨魚。 \n 墨西哥全國自然保護區委員會(National NaturalProtected Areas Commission)的專家白穆德斯表示,連體鯨「超級罕見」。 \n 白穆德斯告訴EFE通訊社:「這是我們自1985年統計鯨魚數量以來,第一次發現連體鯨。」 \n 他說,科學家為了進一步研究,採集連體鯨的魚皮、鯨鬚及魚肉樣本。(譯者:中央社林亭儀)1030109 \n

  • 如魚得水 魚龍的趨同演化

    「咦!這不是海豚嗎?」乍看魚龍的復原模型,常讓人誤以為是熟悉的海豚,其實魚龍並非魚類,也不是哺乳類,而是生活在中生代,距今兩億五千萬至九千三百萬年前的海生爬行動物。 \n魚龍的祖先原為陸棲爬行類,在三疊紀早期重返水域後,到了侏羅紀,魚龍類更演化出提高泳速的秘密武器,那就是三角形背鰭和新月形的垂直尾鰭,而這些構造是直到一八九○年代,在德國侯茨瑪登地區出土了保存背鰭和新月形尾鰭印痕的魚龍化石,才將其外形完整地勾勒出來。由於擁有和魚十分相像的外形,所以魚龍的英文名ichthyosaur原意就是「魚形的蜥蜴」。 \n其實,在現生海洋動物中,鯨豚類也有類似的演化模式,牠們的祖先本為陸棲的哺乳類,下水之後,才演化成現在的模樣。不論是魚類或是重返水域的爬行類或哺乳類,牠們雖來自不同的祖先,但為了適應水中的環境,產生了外形及功能相似的身體構造,例如流線形體型、背鰭、尾鰭和鰭狀的前後肢,這樣的演化模式,稱之為「趨同演化」。 \n科學家推論,魚龍像魚一般的體型適合快速游泳,游速可達每小時四十公里,主要動力來自像鯊魚般的垂直尾鰭左右擺動推進,而軟骨形成的背鰭,則是具有穩定用途的掌舵構造,至於鰭狀四肢,可能具備穩定和控制轉向的作用。 \n魚龍雖然不是魚類,卻如魚得水。「水中蛟龍」特展現場,精彩的內容將讓您不虛此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