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島嶼仲裁的搜尋結果,共138

  • 南海形勢仍面臨一定干擾與挑戰

    南海形勢仍面臨一定干擾與挑戰

     中國南海研究院院長吳士存近日接受《旺報》專訪時表示,目前南海局勢降溫趨緩只是階段性的暫停,中國雖然將南海仲裁案結果看成一張廢紙,但相關國家並不甘心,時機一旦成熟又會拋出找中國麻煩。 \n 吳士存說,中國雖與東協展開《南海行為準則》(COC)磋商,但截至目前還沒涉及實質問題,其所適用的海域範圍都還未能界定,COC磋商一旦涉及適用範圍等實質問題,越南、馬來西亞肯定會將南海仲裁案結果,來主張中方島礁沒有一個是島嶼,就中方看來,COC磋商只能作爲南海爭端的危機管控機制,不涉及南海領土與海洋管轄權爭議,但可考慮在COC框架下設立漁業、海事等一般性的爭端解決機制。 \n 吳士存指出,中美博弈將成為影響未來南海發展的決定性因素,美國目前正以「印太戰略」包裹著原有的「亞太再平衡」戰略,但「印太戰略」目前還只是個構想,實質上會對中國及南海局勢造成什麼影響,現在還難以做出判斷。川普雖然不會像歐巴馬時期從政治、經濟、外交全方位地介入,但美軍的南海軍事航行行動仍會按計畫進行,每個月頻率預計將達2至3次,軍事博弈將成為南海的主線。 \n 中美博弈 決定性因素 \n 吳士存表示,日本、印度、澳洲則將成為南海局勢新的變數,日本在仲裁案後對南海態度遠比美國積極,今年5至8月還將「出雲號」直升機護衛艦派遣到南海進行軍事訪問及在馬拉巴爾軍演,日本有關方面向他透露,海上自衛隊往後在南海的軍事行動將常態化。且印度也不滿足於只做南亞的大國,正進行東向戰略以期讓影響力進入太平洋;澳洲則正在採取西進戰略,以讓影響力從南太進入印度洋及南海。 \n 島礁軍事化 南海常態 \n 此外,島礁軍事化將是未來南海區域的常態,吳士存指出,不只是中方,越南現階段正一直在進行島礁軍事化。因此中國除了會在吹填島礁建設向國際社會承諾的必要民用設施,未來也會在其上部署軍事設施,而中方一但進行部署,勢必會引起周邊國家新一輪的南海炒作,進而引發南海局勢升溫。

  • 兩岸新視界:田士臣》 南海行為準則打臉仲裁案

    8月6日,中國和東盟外長在馬尼拉舉行的中國-東盟(10+1)外長會上,順利通過《南海行為準則》框架文件(COC)。這條新聞並未被媒體大加報導,但它卻代表了一個極為重要的演化。 \n \n南海會從此風平浪靜嗎?德國《焦點》週刊稱,中國與東盟國家簽署《南海行為準則》框架文件後,未來南海上的事情有了法律保障。周邊國家衝突可能性也將大大減少。菲外交部發言人也表示,該框架的通過標誌著創建一個「實質性的、有效的」承諾。菲方的這一表態,不禁讓人將一年前南海的形勢(2016年7月12日南海仲裁案裁決宣佈)進行對比。整個南海仲裁案看似中國被否定的一塌糊塗,但實際上本案帶來了什麼呢? \n \n「都是礁」的裁決衝擊多國 \n島嶼制度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下稱《公約》)裡面的一項重要制度,臨時仲裁庭關於「島礁」法律地位的裁決最引人關注,在沒有援引任何法律權威且不顧事實的基礎上,其對「島嶼」概念做出了自己獨特的狹隘解釋,從而認為南海不存在任何享有完全島嶼法律地位的海洋地物,這樣的結論為滿足菲律賓其他訴求提供了不可或缺的法律基礎。 \n \n為得出這一結論,仲裁庭不是將作為太平島主人的台灣提供的辯護意見作為證據基礎,也沒有派任何仲裁員或專家證人進行實地考察(按卡洛瑪法官的意見,從程序上來說,他們本該這樣做,而且台灣方面一再發出邀請),而是完全依據菲方提供的證據展開討論,這是不符合常理和程序的。 \n \n仲裁庭關於「島嶼」概念的新標準包括但不限於:要求島嶼擁有維持穩定人群的客觀能力(objective capacity which can sustain a stable community of people);官方人員不包括在維持穩定人群的能力範圍之內;經濟活動不依賴於外部資源(dependent on outside resources);等等。這些標準都超出了《公約》原有條款的規定。 \n \n引用美國佛吉尼亞大學教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評釋》主編邁倫‧諾德奎斯特的話說:「如果引用仲裁庭適用的標準,如此理解產生的結果就是,連香港和新加坡都可能是礁。」 \n \n「如果相同標準適用於美國,比如位於太平洋中間的美屬約翰斯頓島,現在擁有200海里專屬經濟區,但它的一些基本指標遠不及太平島,所以這對美屬島嶼也非常不利,根據這個標準它們都將不是島嶼。」塔爾蒙教授在接受德國媒體採訪時也強調,臨時仲裁庭對島嶼的狹義定義如果得到認可,那麼受影響的不僅是中國,美國、加拿大、法國、英國、日本等因島嶼獲得海洋區域或主權的國家都將受到影響。可見,臨時仲裁庭的裁決是對整個國際海洋法律秩序的衝擊。 \n \n臨時仲裁庭關於「島嶼」的「造法」行為,已經在現實中造成理解或適用上的衝突。日本政府發言人在回應有關將該標準適用於沖之鳥礁的問題時明確表示,裁決不適用於沖之鳥礁,沖之鳥礁擁有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在2016年7月13—14日例行記者會上回應關於太平島法律地位的提問時左躲右閃,甚至沒有直接面對問題,最後只能是答非所問地重複《公約》的條文。 \n \n裁決對現實世界造成的衝突才剛剛開始,隨著時間的推移,臨時仲裁庭關於「島嶼」的「造法」行為的危害性會越來越凸顯。而或許正是這一重要因素,在過去一年,幾乎沒有哪個西方國家主動炒作南海沖裁案。 \n \n \n菲律賓迅速意識到自己也是吃虧一方 \n \n \n需要回過頭看的第二個事態演變因素:歐洲中心主義。從南海仲裁案看,仲裁庭的組成、運行、後果和各方對仲裁裁決的態度等都說明,防止歐洲中心主義的抬頭仍然任重道遠。 \n \n近代國際法的一個突出特點,就是深受歐洲中心主義的影響,客觀上講,這與國際法的起源與殖民歷史有直接關係。在長久歷史時期內,包括中國在內的亞非拉國家的領土邊界,往往由殖民主義者來劃定、切割,這種不顧民族、文化對領土邊界的任意處置,到現在仍是非洲地區戰亂不斷的根源之一。 \n \n如果在21世紀的今天,仍有人抱這種殖民主義心態,企圖在在南海海域的海域劃界上對亞洲人指手畫腳,這當然應當是所有亞洲國家都應當齊心協力努力防止和避免的。 \n \n在南海仲裁案臨時仲裁庭的組成上,仲裁庭由四名歐洲籍和一名非洲籍仲裁員組成,不像國際法院、國際海洋法法庭等國際司法機構那樣在法官的組成方面,充分考慮世界不同地區和法系的代表性。儘管從表面程序和形式上很難對這樣的組成提出質疑,但能讓幾位持積極訴訟主義的少數意見法官湊在一起,並組成仲裁庭並非易事,這是菲律賓單方面指定仲裁員造成的結果。 \n \n這種菲律賓能夠單方面指定仲裁員的局面,不是出於偶然,作者有理由相信這是美菲處心積慮精心運作的結果。首先,中國不參加仲裁的立場美菲非常清楚,也就是說中國不會指定仲裁員,這在客觀上為美菲運作提供了機會。但如何保證所有仲裁員都能夠由菲方指定仍然需要運作。其次,菲方提起仲裁的時機很重要,選擇日本籍法官擔任國際海洋法法庭庭長時提起仲裁,為其進一步運作提供了重要抓手,日本籍法官對中國的態度顯而易見。第三,平托退出後,選擇門薩當仲裁員是美菲精心挑選的,因為門薩最開始不在仲裁員名單裡面,是為了這個仲裁案臨時匆忙加到仲裁員名單裡,這一點如果留心仲裁員名冊不難發現。這些方面加之其他因素,共同造成菲方單方面指定仲裁員的局面,為仲裁庭做出「一邊倒」裁決提供了可能,也為仲裁員在南海施加歐洲中心主義的影響提供了機會。 \n \n這種「一邊倒」的裁決從後果上講,明顯受到了歐洲中心主義的影響,特別是最終實現了美國對「航行自由」的地緣政治需要,根本沒有考慮亞洲國家的主權、安全和資源需求。在這一點上,菲律賓扮演的角色是非常可悲的,一方面在起訴中國上「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另一方面仲裁裁決如果有效,則對包括中國、菲律賓、越南在內的所有南海聲索國均產生不利影響。 \n \n延伸來講,目前的仲裁裁定南海的所有島礁沒有一處具有完全島嶼法律地位,這影響到不管任何一方佔領的所有島嶼——姑且不論主權歸屬,最終損害的是包括菲律賓、中國在內的南海所有聲索國在相關島礁的主權。而最大的受益方則是美國,因為從地緣政治角度講,南海海域沒有一處島嶼的情況下,美國所能主張的自由航行權利範圍是最大的。 \n \n如果反過來,由南海聲索國共同確定島嶼法律標準的地區規則,在不影響各自主權主張的情況,制定共同開發的法律文件,就不會出現目前這種只有美國佔到最大便宜,南海各方聲索國都因仲裁裁決吃虧的局面。這應當成為當前南海形勢驟然轉變的第二個原因。 \n \n \n對第三方解決機制形成打擊 \n \n \n回過頭看的最後一點:作為副產品,仲裁裁決打擊了包括中國在內的許多國家,對歐美主導的司法和仲裁機構的信心,這對《公約》第三方解決機制而言是一種失敗。 \n \n如果仲裁裁決認定的島嶼法律地位標準只適用於中國,美國、日本、英國、法國、澳大利亞等其他擁有相似海洋地物的國家都不承認這一標準,這很難說仲裁庭的裁決反映了國際社會的共同價值,以及普遍的國際法治原則。如果裁決最終成為只是意圖對中國南沙島礁產生影響的特殊和例外規則,而不能被整個國際社會所接受,更是說明仲裁庭實際上在歐洲中心主義影響下,成為國際政治的工具。 \n \n南海仲裁案之所以未達成定紛止爭的目的,反而成為地區和平穩定的負資產,正是因為這個案件受到太多的政治干預,許多學者對此提出了他們的批評意見。鄭永年教授在本案實體裁決發佈後說:「我一直強調,菲律賓這個案子是政治問題,是美國在背後操作的一個政治問題。」德國波恩大學教授、國際法和海洋法專家斯特凡‧塔爾蒙表示:「中立的觀察者會感覺到,國際法和臨時仲裁庭被菲律賓及其幕後操縱者『導演』成了一場『政治官司』,這導致所謂裁決結果不可能執行,從中期來看,將使國際法承受較大打擊。」 \n \n對於將南海問題作為遏制中國的工具,美國總統奧巴馬是直言不諱的。歐巴馬在2016年4月接受《大西洋》雜誌編輯傑弗裡‧戈德堡採訪時表示:「只需要看一看我們在南海是怎麼操作的,我們已經把絕大多數亞洲國家動員起來一起孤立中國,使中國措手不及,坦白講,這極好地服務於我們加強聯盟方面的利益。」結合歐巴馬的表態回顧近幾年南海形勢的發展,在美國推行亞太再平衡戰略之前,儘管相關國家之間存在領土主權爭議,南海一直是開放、和平、穩定的,一切變化始於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的開始。不過,時過境遷,特朗普上台後,東盟內部的反華聲音弱化,韓國《每日經濟》8月6日稱,當前的東盟峰會圍繞如何處理南海爭端,從會議結果看,中國在東盟內部的優勢正日漸穩固。 \n \n本案是中國被強迫作為南海仲裁案的爭端當事方,如果任由這種積極訴訟主義擴張,將來所有同中國一樣根據《公約》第298條提出聲明的國家都有可能站在被告席上,成為濫用第三方強製程序的受害者,他們提出的合法聲明也就會成為一紙空文。從這個角度講,中國堅持不參與、不承認的立場,起到了防止積極訴訟主義在國際海洋法領域氾濫成災。 \n \n \n(作者為英國諾丁漢大學國際公法碩士,武漢大學中國邊界與海洋研究院博士生。) \n

  • 杜特蒂:區域政局丕變 將擱置南海仲裁

    杜特蒂:區域政局丕變 將擱置南海仲裁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在昨天(17日)表示,雖然中國大陸在具爭議性的南海島嶼部署武器,但菲國不會以國際仲裁結果向其施壓。 \n \n綜合外電報導,杜特蒂在結束柬埔寨與新加坡的外訪後,於週六返抵國門。他在機場召開記者會,被媒體問到,對中國在南海七座人工島部署武器有何觀感?杜特蒂回答:「在當今政治運籌之下,我將把南海案仲裁結果擱置。」 \n \n杜特蒂進一步說:「我不會將一些事物強施於中國身上,為什麼?因為東南亞的政情正在發生改變。」 \n \n此外,杜特蒂也對美國將終止數億美元的援菲計劃表示憤怒,他威脅要廢止雙方於1998年簽署的《來訪部隊協定》(VFA),並說道:「再見!美國」。 \n \n杜特蒂強調,雖然友好的川普將任下屆美國總統,但菲律賓仍要逐步離開美國,因為中國未來能給得更多。 \n \n南海仲裁案仲裁庭於2016年7月公布實體問題裁決,認為中國大陸在南海所主張之「九段線」違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菲律賓與越南均附和此一裁決,但中國大陸與台灣對此不予承認。 \n \n \n \n

  • 仲裁太平島不是島 馬英九:反對到底

    前總統馬英九今天說,海牙國際常設仲裁法庭,把中華民國統治70年的太平島,認定為岩礁而不是島嶼,「我早就主張我們要反對到底」。 \n 馬英九今天出席「國立台灣海洋大學63週年校慶慶祝大會暨趙錫成先生與趙小蘭女士名譽博士學位頒授典禮」致詞表示,海牙國際常設仲裁法庭在今年7月12日,就南海爭議做出仲裁判斷,把太平島認定為岩礁而不是島嶼,不僅違背程序正義,同時也違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121條的規定。 \n 他說,中華國民國不能接受,「我早就主張我們要反對到底」,因為海洋法既然訂了,就要依法行事,不能別出心裁增加許多的條件,應繼續主張以和平方式解決爭端。 \n 另外,他表示,大學時期就參加保衛釣魚台運動,9年前競選總統時的政見之一就是「海洋興國,藍色革命」,希望在海洋方面能有新的進展,因此以行政院海洋委員會作為處理海洋事物的專責機構。 \n 馬英九說,他在2012年8月5日提出東海和平倡議,主要根據主權在民、擱置爭議、和平互惠、共同開發原則處理爭議,也因為這樣,8個月後和日本簽訂「台日漁業協議」,讓台灣漁民能在差不多兩個台灣大的優質漁場捕魚作業,不受到日本干擾,不僅讓台灣魚貨量增加3倍,雙方的漁業糾紛也從2012年的17件,到2013年降為零。 \n 他說, 2015年5月提出南海和平倡議,也在當年的11月簽訂「台菲漁業事務執法合作協定」,讓雙方漁業糾紛大幅減少。1051015 \n

  • 仲裁案讓美日自陷矛盾

     9月11日,中國大陸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接受央視訪問時表示:「仲裁案這一頁已經翻過去了」。他也指出,北京不承認、不接受南海仲裁案的立場獲得越來越多國家的認可。 \n 此被西方媒體稱為「世紀之審」的南海仲裁案,或被北京譏為「披著法律外衣的政治仲裁或鬧劇」,真的已被翻過?仲裁庭於7月12日所公布之裁決書真的是「一張廢紙」? \n 仲裁案公布當天,美、日、澳3國外交部門隨即發布聲明,要求本案兩造遵守仲裁結果。上周在寮國永珍召開的第11屆東亞峰會,美國總統歐巴馬與日本首相安倍再度呼籲中國大陸遵守仲裁結果。 \n 但在此之前,俄國總統在出席於杭州召開之G-20峰會時卻公開表態,支持中國大陸不接受裁決的立場。 \n 南海仲裁結果出爐後,聯合國祕書長辦公室發言人公開聲明本案與聯合國不相干,不予認可。此外,包括印度、德國、法國、義大利、英國、歐盟、和東協在內的國家或組織,也採取不贊同仲裁結果對中國大陸具有約束力的立場。以美國為首的國家集團對此發展感到相當失望。 \n 美國、日本,以及澳洲強力表態要求中國大陸遵守南海仲裁案結果,此包括仲裁庭所做無一南沙群島之海洋地物可被視為「全權島嶼」的認定。 \n 基此,南沙群島當中沒有任何一個海洋地物有權依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121條規定主張劃設兩百浬專屬經濟海域或大陸礁層。依此,美、日、澳三國面臨一個矛盾或雙重標準的法律問題。 \n 如果日本支持仲裁案結果,堅持要求中國大陸遵守仲裁庭所作南沙群島無一高潮地物可以主張專屬經濟海域此一見解的話,日本如何說服世界各國支持比太平島更小、自然與經濟條件更差的沖之鳥可被視為「全權島嶼」,因而有權主張專屬經濟海域? \n 同樣的,澳洲主張在南印度洋與珊瑚其屬海上地物(赫爾德島、麥當勞島,以及美利戌礁)有權劃設專屬經濟海域的主張與仲裁庭見解相違。 \n 美國主張位於太平洋上屬於美國之海洋地物(此包括中途島、貝克島、豪蘭島、金曼礁等)有權劃設專屬經濟海域。倘若美國堅持要求中國大陸遵守仲裁庭所作南沙群島無一高潮地物可以主張專屬經濟海域此一見解的話,美國必須修改或放棄自己的主張和實踐。 \n 中途島只有50位居民,是否構成「一個穩定人類社群」?其生活所需是依賴自己生產或靠外來運補?如果面積只有0.012平方公里、且無人居住、無淡水、無可耕農地或土壤的金曼礁有權主張專屬經濟海域的話,美國如何能夠要求台灣接受太平島是礁岩,而不是「全權島嶼」的主張? \n 如果美國與日本基於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121條第3項之解釋,允許主張遠距洋中地物有權主張劃設專屬經濟海域,大陸外交部副部長與之前王毅部長所稱南海仲裁案這一頁已經翻過的說法可能要被打一個大問號。 \n (作者為中央研究院歐美所研究員)

  • 宋燕輝》仲裁案讓美日自陷矛盾

    9月11日,中國大陸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接受央視訪問時表示:「仲裁案這一頁已經翻過去了」。他也指出,北京不承認、不接受南海仲裁案的立場獲得越來越多國家的認可。 \n此被西方媒體稱為「世紀之審」的南海仲裁案,或被北京譏為「披著法律外衣的政治仲裁或鬧劇」,真的已被翻過?仲裁庭於7月12日所公布之裁決書真的是「一張廢紙」? \n仲裁案公布當天,美、日、澳3國外交部門隨即發布聲明,要求本案兩造遵守仲裁結果。上周在寮國永珍召開的第11屆東亞峰會,美國總統歐巴馬與日本首相安倍再度呼籲中國大陸遵守仲裁結果。 \n但在此之前,俄國總統在出席於杭州召開之G-20峰會時卻公開表態,支持中國大陸不接受裁決的立場。 \n南海仲裁結果出爐後,聯合國祕書長辦公室發言人公開聲明本案與聯合國不相干,不予認可。此外,包括印度、德國、法國、義大利、英國、歐盟、和東協在內的國家或組織,也採取不贊同仲裁結果對中國大陸具有約束力的立場。以美國為首的國家集團對此發展感到相當失望。 \n美國、日本,以及澳洲強力表態要求中國大陸遵守南海仲裁案結果,此包括仲裁庭所做無一南沙群島之海洋地物可被視為「全權島嶼」的認定。 \n基此,南沙群島當中沒有任何一個海洋地物有權依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121條規定主張劃設兩百浬專屬經濟海域或大陸礁層。依此,美、日、澳三國面臨一個矛盾或雙重標準的法律問題。 \n如果日本支持仲裁案結果,堅持要求中國大陸遵守仲裁庭所作南沙群島無一高潮地物可以主張專屬經濟海域此一見解的話,日本如何說服世界各國支持比太平島更小、自然與經濟條件更差的沖之鳥可被視為「全權島嶼」,因而有權主張專屬經濟海域? \n同樣的,澳洲主張在南印度洋與珊瑚其屬海上地物(赫爾德島、麥當勞島,以及美利戌礁)有權劃設專屬經濟海域的主張與仲裁庭見解相違。 \n美國主張位於太平洋上屬於美國之海洋地物(此包括中途島、貝克島、豪蘭島、金曼礁等)有權劃設專屬經濟海域。倘若美國堅持要求中國大陸遵守仲裁庭所作南沙群島無一高潮地物可以主張專屬經濟海域此一見解的話,美國必須修改或放棄自己的主張和實踐。 \n中途島只有50位居民,是否構成「一個穩定人類社群」?其生活所需是依賴自己生產或靠外來運補?如果面積只有0.012平方公里、且無人居住、無淡水、無可耕農地或土壤的金曼礁有權主張專屬經濟海域的話,美國如何能夠要求台灣接受太平島是礁岩,而不是「全權島嶼」的主張? \n如果美國與日本基於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121條第3項之解釋,允許主張遠距洋中地物有權主張劃設專屬經濟海域,大陸外交部副部長與之前王毅部長所稱南海仲裁案這一頁已經翻過的說法可能要被打一個大問號。 \n(作者為中央研究院歐美所研究員)

  • 南海島嶼主權全沒了 陸學者:南海仲裁影響更甚清朝不平等條約

    「2016年海峽兩岸南海問題」學術研討會今登場。大陸國家海洋局海洋發展戰略研究所所長高之國指出,仲裁案的法律影響難以消除,剝奪主權、侵犯領土,比清朝簽的不平等條約還超過,所有南海島嶼主權都沒有了。 \n \n談及南海仲裁對兩岸關係影響,高之國稱,南海問題為兩岸提供了一個不可多得的對話和合作話題和領域。兩岸在南海問題上應該是命運共同體,一榮俱榮,兄弟同心、一致對外。 \n \n不過,高之國也坦言,擔心台灣當局在南海政策上倒退。

  • 廖世傑投書墨媒 重申台對南海仲裁立場

    中華民國駐墨西哥代表廖世傑再投書拉美最大報系「墨西哥出版集團」所屬太陽報,重申中華民國對南海仲裁案立場。 \n 廖世傑是以「台灣主張南海共同開發合作(Taiwan, Cooperacion Conjunta en el Mar de China Meridional)」為題說明: \n (一)太平島面積0.51平方公里,是南沙群島中最大天然島嶼,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所規範島嶼的條件,基於歷史文件及實踐事實,中華民國擁有太平島主權及其專屬經濟海域的權利。 \n (二)海牙國際常設仲裁庭針對菲律賓所提中國南海仲裁案的判斷,不僅擴權踰越菲方所提仲裁目標,且本案仲裁庭於審理過程中,並未正式邀請中華民國參與仲裁程序,也從未徵請中華民國提出答辯意見,尤其仲裁判斷將太平島由「島嶼」降格為「岩礁」,已經嚴重損及中華民國南海諸島及其相關海域的權利,中華民國不能接受,也主張此仲裁判斷對中華民國不具法律拘束力。 \n (三)關於南海爭議,中華民國政府堅持應該透過多邊協商,依據「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精神和平解決;中華民國也願在平等協商的基礎上,以合作代替對抗,與相關國家共同開發合作,以促進南海區域的和平與穩定。 \n 「太陽報」隸屬拉美最大報系「墨西哥出版集團」,於墨國首都及全國各州擁有最多發行量;又駐處上個月已洽獲多家媒體代為報導,包括墨西哥國家通訊社、二十分鐘日報、消息報及政治脈動報等媒體,分別以「台灣不接受本次海牙法庭針對太平島之仲裁判斷(Rechaza Taiwan fallo de Corte de La Haya sobre Isla Taiping)」為題刊登中華民國政府立場。1050809 \n

  • 南海仲裁 學者:視台為特殊實體

    南海仲裁 學者:視台為特殊實體

     曾經被前總統馬英九暗批「太平島沒水說法」的台大法律系教授姜皇池6日說,馬明明知道仲裁前提是「台灣是中國一部分、太平島是中國的島嶼,卻一句話都不說」;不過,師大教授王冠雄表示,這說法對馬「有失公允」,考量當時問題急迫性,優先處理太平島,政府也較施得上力。 \n 新台灣國策智庫副執行長林廷輝6日指出,台灣擁有太平島對新政府推行新南向政策是籌碼與基礎;他建議,既然仲裁庭已經解散,可邀請仲裁員到太平島上走一走,「這時間總不會又成中國抗議而無法成行」;但王冠雄指出,當初仲裁員拒絕登太平島,是基於「一個中國」原則,考慮中國態度,這是兩碼子事。 \n 衝擊台灣國際地位 \n 台灣國際法學會6日舉辦「南海仲裁案與台灣」研討會,理事長顏慶章表示,常設仲裁法院(PCA)成立超過100年,是專業的國際仲裁機制;因此有些人質疑PCA中立性感到很訝異,「這意見似乎與中國的意見很類似,值得大家思索。」 \n 不過,政大法律學系副教授陳貞如質疑,「仲裁庭的法官雖然是當界權威,但仲裁的拘束力還需要更多國家實踐,仲裁結果的執行,終究還是要看國家本身意願。」;她還說,仲裁庭為南海仲裁案的管轄權,故意否定中國在島礁的軍事建設。 \n 就仲裁書內容部分,姜皇池指出,凡提及台灣皆為中國一部分,凡提及我國都為「中國台灣當局」,這不僅衝擊太平島法律定位,更衝擊台灣整體國際法地位問題;他說,「這是我對馬前總統最不滿的地方,明明知道這麼多事情,你一句話都不說;你前提要搞清楚,台灣是中國一部分,太平島是中國的島嶼,即使爭取到太平島是島嶼,也是中國的太平島島嶼」。 \n 堅持太平島島嶼地位 \n 不過,台大政治系助理教授蔡季廷表示,仲裁庭對於「中國的台灣當局」法律地位,是採取比菲國相關更為充分的國際人格看法;再者,從菲律賓的主張來看,似乎也隱含將台灣視情況當作一個法律上的「特殊實體」。 \n 王冠雄則認為,選擇處理太平島議題跟國家稱呼空泛問題上,兩者權衡處理前者較為容易,若先處理台灣國際法地位,則又是另一個傳統國際法論證。 \n 英國牛津大學博士候選人宋承恩則建議,政府部分接受仲裁判斷;他也替政府擬定聲明稱,「南海是大家的,太平島是我們的;公海自由;堅持太平島的島嶼地位。」

  • 駐南非代表處抨擊南海仲裁案

    中華民國駐南非代表陳忠日前在本地主流媒體「公民報」上,對常設仲裁法院就南海議題所做出的不恰當結論,做出抨擊。 \n 南非媒體「公民報」(The Citizen)日前以大篇幅引述陳忠報導,中華民國無視常設仲裁法院最近就菲律賓提出南海仲裁案所作的裁決。 \n 陳忠對記者表示,常設仲裁法院的裁定不具任何法律拘束力。他說:「我國政府完全無法接受本案判斷。」 \n 他進一步指出,台灣並未參與仲裁,常設仲裁法院擅自擴權,裁決並不屬於菲律賓所提仲裁標的物的太平島法律地位。 \n 他說:「常設仲裁法院擅自擴權,以重新定義島嶼、礁石來誤導國際社會,暗示太平島與其他諸島僅為礁石,僅能在太平島周圍產生12海浬的領海,而非200海浬的專屬經濟區」。 \n 常設仲裁法院於審理過程中,從未邀請台灣參與仲裁程序,也未徵詢台灣意見。「常設仲裁法院僅片面採用菲律賓所提的證據,其裁定係資訊不齊全、毫無根據的。」 \n 陳忠並說,常設仲裁法院「並非聯合國機構,無法律效力,不應與聯合國國際法院相混淆」。 \n 報導引述陳忠表示,台灣如未納入,相關的爭端解決機制均無法發揮功能。「中華民國將持續固守南海諸島,捍衛主權,對任何可能損及我國利益之情勢毫不退讓」。1050806 \n

  • 兩岸新視界-南向或西進超級比一比

     南海仲裁案紅紅火火地喧騰了一陣子,仲裁結果卻沒能對既有形勢產生什麼影響,大陸依然屹立在各個人工島嶼之上,堅持著九段線的領土主權。美國和日本曾經想要透過東協外長會議,將南海仲裁案納入共同聲明裡,最後不了了之。「打贏了」仲裁案的菲律賓,則是一付急著與大陸和解的姿態。難怪有評論認為,真正的輸家就是只想緊巴著美國隔山觀虎鬥,卻被美國狠甩一巴掌的蔡英文政府。 \n 值得注意的是,南海仲裁案的後續演進告訴我們,中國大陸在東南亞已經有了足夠的影響力,可以抗衡任何挑釁的舉措。蔡英文的「新南向政策」如果被解讀為對大陸的挑釁,將會落入什麼樣的後果?蔡英文總統在就職演說中明白表示,推動「新南向政策」是為了「告別以往過於依賴單一經濟體的現象」,也就是說,「西進」是無益、危險的,「南向」才是有益、安全的,然而,真的如此嗎? \n 作為一個有需要從事境外投資的企業經營者,在「南向」和「西進」之間,會如何比較兩者的優劣?不外乎基礎設施、制度安排和社會網絡三個層面,且讓我們來超級比一比。 \n 首先,談到基礎設施。水、電、運輸、通訊是基礎設施的基本配備,更進步的規畫還會考慮生活機能與循環經濟的配套。中國大陸近年來在基礎設施上的突飛猛進是人盡皆知的事實,高速鐵路和互聯網的拓展,更躋身先進的行列;相對來說,無論是東南亞或者印度,除了新加坡之外,相應的基礎設施恐怕都落後給大陸相當一段距離。基礎設施的差異,會影響到運輸和生產過程的成本,就此而言,我們看不到「南向」會比「西進」更具有吸引力。 \n 其次,談到制度安排。制度安排牽涉到國際規則、國內規則、政府效能和做事習慣等環節,這些環節都影響到交易成本的高低。台灣和大陸之間已經有ECFA(雖然後續的服務和貨品貿易協議被卡住),但和東協國家及印度之間卻沒有系統性的貿易協議(除了新加坡和紐西蘭),優劣立判。如果再考慮政府效能和做事習慣,「南向」更不如「西進」了。 \n 最後,談到社會網絡。任何的經濟活動都鑲嵌在由利害相關者串聯而成的社會網絡中,其中的言語溝通、建立互信和達成交易,都有其相應的交易成本。海峽兩岸同文同種,有著各種血緣和地緣的連結,再加上台商在大陸多年經營所開拓的人脈網絡,「南向」和「西進」之間,何者的交易成本或經營風險比較低,稍微有點腦筋的人會分不出來嗎? \n 當然,大陸的投資環境也在變,工資上漲、環保要求提高、在地競爭力提升、紅色供應鏈崛起等等,都讓「西進」的門檻更高、挑戰更大,不適合沒有競爭優勢的人投入。有些產業或企業可能更適合「南向」,以找尋可以發揮比較優勢的新天地。 \n 問題是,明明有些產業或企業更適合與大陸市場連結,或者大膽西進,或者引進對岸的資源,形成優勢互補的組合,開拓包括東南亞和印度在內的國際市場,兩岸攜手一起賺全世界的錢。然而,蔡政府卻卡東卡西,任由機會流逝,任令台灣邁向邊緣化。我們實在無法理解,這種政策導向如何許台灣一個更美好的明天? \n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國家發展與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

  • 蒙古媒體刊登駐處南海仲裁案投書

    蒙古唯一英文日報UB POST 29日在該報社論版以半版篇幅刊載中華民國駐蒙古代表黃國榮具名的投書,闡明中華民國對「南海仲裁案」的立場。 \n 黃國榮在這篇題為「中華民國政府無法接受南海仲裁案的不公裁決」(The Unjust Ruling on the SouthChina Sea Arbitration is Unacceptable to the Republic of China)的專文,首先提出呼籲,由於蒙古人民日前在慶祝「納達慕」,政府也忙於籌備第11屆「亞歐峰會」,所以常設仲裁法院於7月12日就南海爭端做成的仲裁決定,未在蒙古引起太多媒體關注。 \n 如今「亞歐峰會」已落幕且蒙古新內閣已成立,黃國榮希望蒙古民眾可以把注意力稍微轉向7月12日的仲裁決定,以及包括當事方之一的中華民國就此仲裁所做的回應。 \n 黃國榮指出,菲律賓所提此項仲裁案的裁決結果侵犯中華民國的主權與海洋權利,已激發台灣朝野展開ㄧ連串言辭及行動抗議。中華民國總統府與外交、內政及國防在內的相關政府部會立即發表強烈聲明駁斥該項裁決,並重申中華民國對南海諸島享有的主權。 \n 專文強調,中華民國政府完全無法接受本案仲裁庭的不公判斷,並對此事堅持以下立場: \n 1.本案「判斷」(award)本文以「中國台灣當局」稱呼中華民國,貶抑中華民國的主權國家地位,極為不當。 \n 2.太平島原非屬菲律賓請求裁判之標的,仲裁庭卻自行擴權,將太平島與南沙群島其他島嶼,全數宣布為「岩礁」(rocks),不得擁有專屬經濟海域,嚴重損害中華民國享有主權的南海諸島的法律地位及其相關海域權利。 \n 3.本案仲裁庭於審理過程中,未曾徵詢中華民國政府的意見,也未邀其參與仲裁程序,因此本案判斷對中華民國不具有任何法律拘束力。中華民國政府將續採堅定行動捍衛南海諸島這片國家領土及相關海域權利。 \n 4.中華民國敦促各方應依據「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精神,並基於公正與平等,以多邊協商方式和平解決南海爭議,並將台灣納入解決爭端的多邊對話與合作機制。 \n 5.中華民國政府盼就南海環境保護、災害救援、人道援助、科學研究與打擊海上犯罪等非傳統安全議題,與相關各方建立協調及合作機制,共同為區域和平與穩定而努力。 \n 該專文並呼籲各當事方避免採取任何升高緊張情勢的單邊措施;透過對話協商和平解決爭端;共同維護南海地區海、空域航行及飛越的自由與安全;確保各當事方均納入有助南海和平與繁榮的機制與措施等。諸如和平解決爭端及自由與安全近用(access)國際通衢等價值理念,海洋國家與內陸國家應ㄧ體適用,因為該等價值理念可促進國家之間更多的相互理解。 \n 該專文最後強調,一小群海牙仲裁法官的自由心證已使ㄧ處原即不平靜的區域,再掀騷動,並且可能使當地的不穩定情勢外溢至鄰近區域,甚或世界各地。有鑒於此,身為重要利害關係者及和平締造者的中華民國呼籲,相關各方透過將台灣也納入的多邊協商機制,公正與平等地和平解決爭端。此種做法將使台灣得以繼續與「有志ㄧ同」(like-minded)的國家,共同促進區域的和平、穩定與繁榮。1050729 \n

  • 洪秀柱申請登太平島 軍方打太極

    洪秀柱申請登太平島 軍方打太極

     前總統馬英九26日投書美國《華爾街日報》,重砲抨擊日前由常設仲裁法院宣布的南海仲裁結果存在嚴重瑕疵。馬前總統說,仲裁法院並未實地登島勘查,僅聽信菲律賓片面的一家之言,如此欠缺登島調查與親眼證詞的「遠距」仲裁結果,未有任何說服力;仲裁結果不僅沒有解決問題,反為南海聲索各方製造更多問題,且結果也未能指出和平解決之路,反而增加更多阻礙。另外,國民黨向國防部申請登太平島,被賞了軟釘子。 \n 南海仲裁結果認定太平島是礁非島,國民黨中常委劉大貝日前曾建議黨主席洪秀柱率副主席、中常委登太平島,捍衛主權。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胡文琦27日表示,洪秀柱上周已向國防部申請搭機登太平島,但國防部回應事情複雜,要請國安單位評估。 \n 國防部回應 形同婉拒 \n 胡文琦在中常會後轉述,國民黨中常委沈慶光27日也在國民黨中常會呼籲,應該以國民黨名義向國防部提出包機,申請前往太平島宣示主權,並邀請民進黨一同前往。胡文琦說,國防部的回應虛與委蛇,基本上就是婉拒洪秀柱登島申請。 \n 「判決結果對台灣並不公平,顯然也不合理。」馬前總統以〈南海仲裁結果有瑕疵〉為題投書《華爾街日報》,駁斥南海裁決結果相關內容,批評仲裁欠缺正當法律程序。他說,仲裁員不但兩度拒絕執政時期登島勘查的邀約,仲裁庭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121條有關「無法維持人類生存與自身經濟生活」的標準,也超出原有的法律要求。 \n 南海仲裁 未登島調查 \n 馬指出,中華民國政府已有效統治太平島達70年,然而當仲裁庭討論太平島地位時,台灣卻未獲邀請參加;國際法學會當時也邀請仲裁員與菲方官員親自登訪太平島,但皆被拒;馬表示,這使裁決奠基在不足、過時且不精確的資訊上。 \n 「台灣人都感到很氣憤」,馬英九表示,立法院不分朝野也通過決議譴責仲裁結果,並要求蔡英文總統登訪太平島;他同時指出,蔡英文總統與他兩人都拒絕這項不公平、更欠缺台灣參與的仲裁結果。裁決既未能說服台灣,對於其他島嶼權利受到潛在威脅的國家而言,更是沒有說服力。

  • 投書外媒 馬:南海仲裁 只聽菲片面之詞

    投書外媒 馬:南海仲裁 只聽菲片面之詞

     馬英九26日投書美國華爾街日報指出,海牙常設仲裁法庭未實地到太平島調查,只聽信菲律賓片面之詞,「欠缺蒐證和目擊證人的遠距裁決,無法令人信服。」馬強調,這項裁決非但無法指出和平解決之路,反增加阻礙。 \n 他指出,仲裁庭將我國太平島降格為岩礁,無視於太平島是南沙群島中最大的自然生成島嶼,且是南沙唯一蘊含淡水的事實。這個判決對台灣不公平也不合理。 \n 首先,是欠缺正當法律程序,他說,中華民國政府已有效統治太平島達70年,然而當仲裁庭討論太平島地位時,台灣卻未獲邀請參加,更未被徵詢意見。 \n 馬英九說,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向仲裁庭遞交一份長達400頁的法庭之友意見書。以科學證據敘明太平島具有充沛淡水、豐富農作物,以及自1950年代起,就有超過200位居民在島上生活的歷史。同時公開邀請仲裁員與菲方官員親自登島,卻被斷然拒絕。讓此單方仲裁結果,奠基在不足、過時且不精確的資訊上。 \n 其次,判決邏輯也不合理,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121條,「無法維持人類生存與自身經濟生活的岩礁,不得享有專屬經濟區或大陸礁層權益。」馬表示,裁定地物須有「維持一個穩定人類社群的客觀承載」,難道「政府人員」就不是第121條所謂的「人類」嗎? \n 此外,仲裁庭沒有解釋所謂「經濟活動」,不該依賴於外來資源。他說,現今世上有哪個島嶼或城市是完全自給自足,完全不需依賴任何外來資源嗎?舉例來說,新加坡就向外進口大量民生用水、食物與能源,難道新加坡就不配享有專屬經濟區或大陸礁層權益嗎?

  • 馬英九投書:南海仲裁結果 台灣人氣憤

    前總統馬英九投書華爾街日報說,南海仲裁結果,台灣人感到氣憤,立院朝野也通過譴責,並要求總統蔡英文登訪太平島;蔡總統與他均拒絕這項不公平,更欠缺台灣參與的仲裁結果。 \n 「菲律賓對中國」南海仲裁案,常設仲裁法院12日公布結果,稱中國大陸在9段線範圍內主張的歷史權利沒有法律依據,而南沙群島的所有海上地物,均為礁岩,包括太平島在內。 \n 馬英九投書華爾街日報指出,仲裁結果對台灣並不公平,顯然也不合理。首先是欠缺正當法律程序,中華民國政府已有效統治太平島達70年,當仲裁庭討論太平島地位時,台灣卻未獲邀請參加,更未被徵詢意見。 \n 馬英九說,這項判決邏輯也不合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121條指出「無法維持人類生存與自身經濟生活的岩礁,不得享有專屬經濟區或大陸礁層的權益」。仲裁庭卻修改這項標準,裁定地物須有「維持一個穩定人類社群的客觀承載力」,這不僅是「公約」原先用語未曾出現過的額外要求,甚至還加上排除政府人員的適用。 \n 他表示,難道「政府人員」就不是「公約」第121條所說的「人類」嗎?仲裁庭沒有解釋。仲裁員也認為所謂「經濟活動」,並不該依賴於外來資源。不過現今世上可有任一島嶼或城市,竟會是完全自給自足,完全不需依賴任何外來資源嗎?仲裁庭也沒有解釋。 \n 馬英九舉例,新加坡就向外進口大量民生用水、食物與能源,難道新加坡因此就不配享有專屬經濟區或大陸礁層權益嗎? \n 他說,台灣人現在都感到很氣憤,立法院不分朝野黨派也通過決議譴責仲裁結果,並要求總統蔡英文登訪太平島,重申台灣主權與海洋權益的主張。蔡總統與他均拒絕這項不公平,更欠缺台灣參與的仲裁結果。 \n 馬英九說,從去年12月到今年5月,他以中華民國總統身份,邀請超過150位重要人士登訪太平島,並已盡其所能地提供仲裁庭,關於太平島最新、最精確的資訊。 \n 他指出,他在今年1月28日親自登訪太平島,當晚與3月間分別舉行國際記者會,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與新加坡海峽時報專訪談太平島,並在美國華爾街日報發表太平島專論,都是為了讓仲裁庭了解這項事實—太平島是島不是礁。 \n 馬英九指出,然而結果顯示,仲裁庭漠視他以上所有努力。依據「公約」規定,仲裁員可以登島調查,而他相信這正是關鍵所在,因為仲裁員並未親自登訪太平島,最後才會相信菲方代表的片面之詞。 \n 他指出,一項欠缺登島調查與親眼證詞的遠距仲裁結果,豈能具備任何說服力呢?不僅不能說服台灣,對於其他島嶼權利受到潛在威脅的國家而言,更是沒有說服力。 \n 馬英九說,這項仲裁結果不僅沒有解決問題,反為南海聲索各方製造更多問題。不僅沒能指出和平解決之路,反而為此增加阻礙。1050727 \n

  • 駐印度代表投書印媒 說明南海立場

    中華民國駐印度代表田中光近日投書印度「外交廣場」雜誌,說明中華民國南海立場,重申南海群島是中華民國領土一部分,將會採取果斷行動,維護國家領土和相關海洋權益。 \n 在投書中,田中光首先說明南海仲裁結果對中華民國沒有約束力的原因,包括以「中國的台灣當局」貶低中華民國作為主權國家的地位。 \n 投書又指出,菲律賓提交仲裁內容原未納入太平島,但仲裁庭自行擴張,把包括太平島在內所有島嶼都稱為礁,嚴重損害中華民國的主權和島嶼的海洋地位。 \n 田中光表示,仲裁庭並未邀請中華民國參加,也未徵詢中華民國對這項仲裁的看法,因此仲裁結果對中華民國不具法律約束力。 \n 投書也重申中華民國外交部的聲明,強調南海島嶼是中華民國領土的一部分,中華民國將會採取果斷行動,維護國家領土和相關海洋權益。 \n 田中光也代表中華民國外交部提出呼籲,爭議各方都應按照國際法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以和平方式解決問題;中華民國必須納入南海議題多邊爭端解決機制內;相關各方有義務維護南海航空和航海自由;各方應擱置爭議,透過聯合開發解決糾紛,繼續促進區域穩定和保護海洋資源。 \n 投書說,中華民國將根據四項原則採取行動,首先是會加緊在南海巡邏以保障台灣漁民在南海作業的權利與安全;其次是在合作與共識下,外交部指示要加強與有關各方進行多邊對話。 \n 中華民國政府也將邀請國際學者到太平島進行氣候變遷、地震、地質和氣象科學研究;外交部會與國際組織合作,把太平島發展為提供人道援助和物資供應的基地。政府也將鼓勵國內人才研究海事法,加強國家應對國際法問題的準備。1050727 \n

  • 南海仲裁 馬英九:判決瑕疵衍生問題

    前總統馬英九投書「華爾街日報」指出,常設仲裁法院南海仲裁結果是有瑕疵的,判決不僅對台灣不公平,而且明顯不合理,不僅沒有找到答案,反而衍生更多問題。 \n 常設仲裁法院否決中國大陸「九段線」論點,同時不顧太平島是南海諸島中最大、且具有天然新鮮水源事實,將其法律地位降格。 \n 馬前總統投書華爾街日報評論欄表達不同意觀點。首先他說,仲裁缺乏正當法律過程。中華民國有效治理太平島(Itu Aba)已近70年,常設仲裁法院討論時,未曾邀請台灣參與。 \n 這篇名為「有瑕疵的南海仲裁判決」投書提及,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曾提交一份400頁報告,證據顯示太平島具有充沛水源、豐富農業生產,自1950年代迄今,島上住有200名居民。 \n 學會同時要求參與觀察、見證,並邀請仲裁法官及菲律賓官員登島瞭解,皆被婉拒。 \n 馬英九批評,仲裁法院以不夠充分、過時和不正確資訊做出單方面判決。此外,仲裁法院甚至修改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 第121條有關島嶼(Island)或岩礁(rock)的定義標準,邏輯上不合理。 \n 馬英九反問,難道官方人員不算是海洋法公約所規範的人類?當今全世界所有島嶼或那個城市可以完全自給自足,不需要外來資源?並舉新加坡為例,是否不應擁有專屬經濟海域(EEZ)或大陸礁層?仲裁法院皆未做出解釋。 \n 馬英九提到台灣人民對仲裁結果相當憤怒。立法院做出跨黨派譴責聲明並要求總統蔡英文登島宣示主權,他及蔡總統皆對仲裁法院把台灣摒除在外,完全無法接受此一判決。 \n 他還提及在任時,先後邀請150貴賓見證參訪太平島,他個人也曾登島視察並召開國際記者會,引起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等國際媒體關注,多達430篇報導台灣的主張。 \n 投書提及,太平島每日出水總量達65公噸淡水,可供給1500人一日飲用所需,島上可維持200人及其自有經濟生活。 \n 馬前總統說,他竭盡所有提供仲裁法院最新、最正確資訊,證明太平島是島不是礁。可惜法院判決漠視這項努力,他同時認為法官缺乏在地調查,片面接受菲國論點。 \n 投書指出,遠距離的裁決,缺乏實地證據和目擊者證詞,完全無法令人信服。不只為了台灣,也對其他任何具有島嶼利害關係存在的國家構成潛在威脅。 \n 馬英九認為,仲裁結果不僅沒有替南海聲索國找到答案,反而製造更多問題;沒有替和平解決南海問題找到途徑,反而創造了障礙。1050727 \n

  • 投書華爾街日報 馬英九:南海仲裁不公 台人深感氣憤

    投書華爾街日報 馬英九:南海仲裁不公 台人深感氣憤

    海牙常設仲裁法院12日就陸菲南海仲裁案公布結果,做出對菲律賓有利的判決,並將我國太平島的法律地位降格為岩礁。前總統馬英九以「A Flawed Verdict in the South China Sea(南海仲裁結果有瑕疵)」為題投書《華爾街日報》指出,台灣人對南海仲裁結果感到氣憤,蔡總統和他均拒絕這項不公平,更欠缺台灣參與的仲裁結果。並指南海仲裁後不僅未解決問題,反為南海聲索各方製造更多問題。 \n \n南海仲裁結果稱中國大陸在9段線範圍內主張的歷史權利沒有法律依據,而南沙群島的所有海上地物,均為礁岩,包括太平島在內。馬英九指出,這項仲裁結果對台灣並不公平,顯然也不合理。首先是欠缺正當法律程序,中華民國政府已有效統治太平島達70年,當仲裁庭討論太平島地位時,台灣卻未獲邀請參加,更未被徵詢意見。 \n \n馬英九說,台灣一個非官方的頂尖學術組織──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向仲裁庭遞交一份長達400頁的法庭之友意見書。其中以科學證據詳細說明,太平島在重大人為修建前的自然狀態,證實島上具有充沛淡水、豐富農作物,以及自1950年代起,就有超過200位居民在島上生活的歷史證據。國際法學會希望成為觀察員或擔任證人,並公開邀請仲裁員與菲方官員親自登訪太平島,然而兩項要求都被斷然拒絕,因此讓此單方仲裁結果,奠基在不足、過時且不精確的資訊上。 \n \n馬英九表示,這項裁決邏輯也不合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121條指出「無法維持人類生存與自身經濟生活的巖礁,不得享有專屬經濟區或大陸礁層的權益。」現在仲裁庭卻修改了這項標準,裁定地物須有「維持一個穩定人類社群的客觀承載力」,這不僅是《公約》原先用語未曾出現過的額外要求,甚至還加上排除政府人員的適用。難道「政府人員」就不是《公約》第121條所說的「人類」嗎?仲裁庭未解釋。仲裁員也認為所謂「經濟活動」,並不該依賴於外來資源。 \n \n馬英九點出,不過,現今世上可有任一島嶼或城市,會是完全自給自足、完全不需依賴任何外來資源嗎?仲裁庭也未解釋。舉例來說,新加坡就向外進口大量民生用水、食物與能源,難道新加坡因此就不配享有專屬經濟區或大陸礁層權益嗎? \n \n馬英九強調,台灣人現在都感到很氣憤,立法院不分朝野黨派也通過決議譴責仲裁結果,並要求蔡英文登訪太平島,重申台灣主權與海洋權益的主張。蔡英文與本人均拒絕這項不公平,更欠缺台灣參與的仲裁結果。 \n \n馬英九表示,他從去年12月到今年5月,以中華民國總統身分邀請超過150位重要人士登訪太平島,訪賓們都親眼見證太平島在南沙群島中,享有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包括每天可抽取65噸的淡水,足以提供1500人飲用,並可維持約200人在島上居住與其經濟生活。 \n \n 馬英九也說自己已盡其所能地提供仲裁庭關於太平島最新最精確的資訊。1月28日親自登訪太平島,當日晚間與3月間分別舉行國際記者會,接受CNN與新加坡《海峽時報》專訪談太平島,並在美國《華爾街日報》發表太平島專論,都是為了讓仲裁庭了解這項事實──太平島是島,不是礁。然而結果顯示,仲裁庭漠視他以上所有的努力。 \n \n馬英九更強調,依據《公約》規定,仲裁員是可以登島調查的,而這也正是關鍵所在,因仲裁員未親自登訪太平島,他們最後才會相信菲方代表的片面之詞。一項欠缺登島調查與親眼證詞的遠距仲裁結果,豈能具備任何說服力呢?不僅不能說服台灣,對其他島嶼權利受潛在威脅的國家而言,更是沒有說服力。 \n

  • 王毅:太平島被判為礁 錯誤明顯

    中國大陸外交部長王毅今天在寮國永珍說,南海仲裁案裁決「錯誤明顯、漏洞百出」,尤其是把南沙最大島嶼太平島判定為「礁」。如果這一判定正當合法,當今世界海洋版圖將會被改寫。 \n 新華社報導,東亞合作系列外長會議(包括東亞峰會外長會議)日前在永珍舉行,王毅與會時針對個別國家外長提及南海仲裁案,在宣傳北京立場時,作上述表示。 \n 王毅說,儘管仲裁事項都經過各種包裝,但實際上都直接涉及領土主權和海洋劃界,完全超出「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範圍和臨時仲裁庭的管轄,是「典型的擴權、越權,也是對仲裁爭端機制的濫用」。 \n 他表示,南海仲裁案裁決「錯誤明顯、漏洞百出」,公然以自創標準否定當事方「合法、合理」的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尤其是把南沙最大島嶼、有50萬平方公尺的太平島判定為「礁」,不能具有海洋權利。如果這一判定正當合法,當今世界海洋版圖將會被改寫。 \n 中華民國主張對包括太平島在內的南沙群島,以及東沙、西沙、中沙群島等南海諸島及其相關海域擁有主權。政府並在裁決後聲明,對太平島的認定已嚴重損及中華民國對南海諸島及其相關海域的權利,政府絕不接受,並主張這一仲裁判斷對中華民國不具法律拘束力。1050726 \n

  • 南海仲裁案 處處破綻

    對於菲律賓提起的南海仲裁案,以門薩(Thomas A. Mensah)為庭長的臨時仲裁庭(以下簡稱門薩仲裁庭)是否有管轄權(jurisdiction),各方存在不同的認知。但學界的普遍反映是,裁決存在明顯法律缺陷,主要表現在以下幾點。 \n ——事前溝通缺乏。菲律賓提出的15項仲裁訴求(submissions)沒有與中國事前進行溝通,更不用說溝通無效。中國是在菲律賓送來仲裁文書時才知道。這就像兩個人因為A事爭吵,其中一方以B理由到法院告對方,同時告訴法院說雙方已經大爭吵,沒法解決,請法院判決。 \n ——關於法律審慎原則。眾所周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是眾多國家歷時九年談判的結果,體現了全球絕大部分國家的意願,被稱為「海洋憲法」。但條款不夠清晰是常事,這有效避免了許多爭端,是審慎原則在國際法制定過程中的體現。在國際司法與仲裁實踐中,審慎原則體現為:判決或裁決體現現有國際規約條款的精神,可判(裁)可不判(裁)的不判(裁),避免「清晰化」的判(裁)決違反一些成員國或締約方的意願與引發新的爭端。 \n 臨時仲裁庭的做法顯然與此不符合,對公約第121條「島嶼制度」進行了多方面的清晰化。問題是:一個臨時仲裁庭的5個仲裁員,有權利做出明顯違反許多締約國意願的裁決麼?仲裁庭的做法是在「平息爭端」還是「製造爭端」呢?這種法律激進主義與擴張主義的做法,確實不是國際法的主流。 \n ——裁決的公平性。臨時仲裁庭在較短時間內做出裁決,接受了菲律賓15項仲裁訴求中的14項。而通常的做法是:歷時經年後判(裁)決一方獲勝時,會判(裁)定另外一方享有某些權利,以便體現法律的公平,也利於判(裁)決的落實。這也是各界對門薩仲裁庭的期盼。而仲裁庭一邊倒的裁決明顯出乎絕大多數研究者的意料,更引發了人們對仲裁結果公正性的擔憂。 \n 更重要的是,仲裁庭認定中國對七個島礁的陸域吹填活動不具有軍事性質,不構成軍事活動。可是,在菲律賓、馬來西亞與越南都駐軍南沙的情況下,中國原先有駐軍的島礁會在擴建後轉為純民用麼?那如何確保自己在南沙的存在?以及如何確保民用設施的安全?須知,南海已經出現軍備競賽的苗頭,中國反對在南沙搞軍事化,但也不能自廢武功。這些都是依據常識就能做出的判斷,經驗豐富的仲裁員卻偏偏做出了有違常識的判斷。 \n ——太平島的法律地位。門薩仲裁庭裁決所有的南沙島礁都不能主張專屬經濟區。這明顯違反國際法學界與南海研究圈的普遍認知。一般認為至少有幾個可以算島。臨時仲裁庭依據菲律賓提交的8點理由做出了出乎絕大多數人的意料。其最主要的論點是太平島上沒有可飲用的淡水。 \n 這並非事實。研究者都知道,太平島有淡水,單單是五號井的水質就接近礦泉水,每天出水量3噸,可供給1500人一日飲用。臨時仲裁庭的行為已不僅是法律激進與擴張,而是明顯的偏見與武斷了。 \n ——南海歷史性權利。仲裁庭把公約直接等同於海洋法,認定中國不擁有超過公約規定的任何權利,中國不能以此來享有「石油或者礦業資源」,無視一些國家(如印度與斯里蘭卡)已經在劃界中使用了歷史性權利的概念,忽略國際習慣的作用,排除了各方通過談判以公約未規定的方式(如非排他性管理權)解決爭端的可能。試圖以此施壓中國放棄九段線與歷史性權利。明知道這在政治上不可行而執意為之,這除了激化矛盾還能有什麼作用呢?很難讓人相信此仲裁應有的專業性。 \n 總之,這個最終裁決存在諸多缺陷,不能代表國際法學界與南海研究圈的主流認知。(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戰略研究室主任)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