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島鏈封鎖的搜尋結果,共22

  • 堵陸日第一島鏈部署大量飛彈

    堵陸日第一島鏈部署大量飛彈

     日本打造「西南諸島不沉航母」戰略未來能奏效嗎?據環球網報導,日本政府去年12月18日正式批准《防衛計畫大綱》,以及遵循大綱內容推進具體裝備採購的《中期防衛力整備計畫》,在第一島鏈上部署大量陸基反艦飛彈和空基反艦飛彈。國際間的看法是,這樣的做法完全是衝著大陸而來。

  • 習踏訪第一島鏈 打翻綠營算盤

    習踏訪第一島鏈 打翻綠營算盤

     朝鮮半島局勢、日本新天皇即位與舉辦G20,今年東北亞是世界外交的重頭戲場域。其中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擬於4月訪朝、5月訪韓、6月出席於大阪舉行的G20,再加上去年11月訪問菲律賓,習近平一年內完封第一島鏈重要國家。 \n 所謂第一島鏈是北起日本群島、琉球群島,中接台灣,南至菲律賓等廣泛海域,有時朝鮮半島南方的大韓民國也被視為第一島鏈一部分,外界認為,美國一直以第一島鏈封鎖大陸的軍事、外交上的進逼。習近平進行第一島鏈外交,讓想要借助美日的民進黨政府,將動彈不得。 \n 朝鮮半島 陸舉足輕重 \n 習近平曾經說過,太平洋夠大,容得下中美兩國,中美都是亞太地區具有重要影響的國家。以朝鮮半島局勢發展而言,大陸在決定半島前途上還是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從2018年3月、5月、6月到今年1月,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四訪大陸,並會晤習近平,雙方討論的議題不離中朝傳統友誼、朝鮮局勢與北韓經濟發展。事實上,一直也有習近平回訪的消息,而年初南韓執政黨共同民主黨黨魁李海瓚則有透露,習近平擬將於4月出訪北韓。 \n 至於南韓,近年來雙方因薩德問題引發關係緊張,但是南韓總統文在寅在2017年12月訪華,雙方領導人在會面時表達改善關係的意願,習並稱文在寅來訪是「重要契機」。而習近平何時回訪?來自南韓的消息指出,可能訂於5月訪韓。 \n 而日本今年外交重頭戲將有6月於大阪舉行的G20,以及習近平是否會在秋天回訪日本。就以G20集團來看,可以預期到時習近平將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有場邊會談。 \n 親中遠美 杜特蒂政策 \n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則在上台以來擁抱「親中遠美」的外交政策,擱置讓原本兩國關係歷經起起落落的南海爭議,希望換取經濟利益與基礎設施發展計畫。去年11月,習近平即訪問菲律賓與杜特蒂進行會談,這也是時隔13年有大陸國家主席訪問菲律賓。

  • 共軍專家:美軍再折騰也難鎖住島鏈

    共軍專家:美軍再折騰也難鎖住島鏈

    大陸海軍軍事專家李杰今在中共黨媒《環球時報》發表專文指出,日媒消息,美軍計畫今年演習把M142高機動性多管火箭系統,外加一款戰術導彈,部署到具有重要戰略地位的沖繩群島。由於最大射程可達300公里,理論上只要部署在宮古海峽任何一端,就能嚴密封鎖。然而,美軍若真的實踐這一新戰術,再折騰也難鎖住島鏈。 \n \n文章指出,自上世紀50年代初,美國糾集和拉攏亞太盟友,在大陸海上方向構築第一、第二島鏈封鎖,還一度叫囂哪怕「一隻飛鳥或一條游魚也難以穿越」,但是,局勢的變化並不以美國人的意志為轉移。 \n \n李杰指出,第一,大陸的綜合實力和國防力量早已今非昔比,不僅艦船飛機早已實現「常態化」穿越島鏈,自由進入太平洋,而且有信心、有能力、有手段應對任何海上來犯之敵。美國一些官員或智庫學者談到大陸的「反介入/區域拒止」戰略時,特別是解放軍中程多用途導彈東風-21D或東風-21B時,都會面色凝重。可見對美國艦艇已產生震懾作用。 \n \n李杰表示,第二,這次美國擬部署反艦武器到沖繩,心知肚明僅依靠日本等亞太軍事盟國,已很難對大陸發揮多大威懾作用。拿日本來說,原本美國慫恿日本在宮古海峽附近部署88式、12式機動型反艦導彈,但低於200公里的射程,對於寬度達260至280公里的宮古海峽來說,必須兩端部署,否則就顯得有點勉為其難。 \n \n李杰認為,第三,為了守住那幾條島鏈,美國只得大幅增加軍費,發展各種先進武器,並竭力盡早部署對陸海上前沿當面。如在日本、南韓等國部署先進隱形戰鬥機,在日本部署愛國者導彈及設置岸基神盾系統。但是,日韓等國不一定「心甘情願」。美國一方面要求在這些國家部署先進武器;另一方面又十分強硬地要求這些國家必須提高防務開支,更多地承擔美軍在當地駐紮的軍事花銷。這些國家內部早有不同聲音。長遠看,真心實意願意與美國一起守住島鏈的國家越來越少。 \n \n李杰強調,也正是當下這個階段,美國想竭盡全力做最後努力,因此未來島鏈穿越和反穿越的博弈,絕不會停止。

  • 日媒曝美國研究 由日本防衛第一島鏈

    日媒曝美國研究 由日本防衛第一島鏈

    共同社16日報導,去年7月離任日本陸上自衛隊幕僚長的岩田清文15日在華盛頓的研討會上透露稱,美國正在研究若在南海和東海與中國發生軍事衝突,美軍將暫時轉移至美屬關島,而連接沖繩、台灣和菲律賓的海上軍事戰略線「第一島鏈」的防衛任務則委託給日本等同盟國。 \n \n這是為了應對不允許美軍靠近本國近海的中國「反介入╱拒止」戰略,避免中國開發、被稱為「航母殺手」的反艦彈道飛彈「東風-21D」擊沉航母。如果該方案被實際採用,自衛隊必然會被要求在支援美軍方面發揮更大作用。 \n \n據岩田介紹,在軍事衝突的初期,美軍將暫時退居中國反艦彈道飛彈射程之外、由日本伊豆諸島-關島-巴布亞新幾內亞構成的「第二島鏈」。據悉,美方設想的是使用潛艦和神盾艦搭載的飛彈進行遠程攻擊並實施海上封鎖。 \n \n岩田表示,如果美軍會暫時退出第一島鏈,那麼日本就有必要加強從沖繩至台灣之間南西諸島的防衛。

  • 共軍突破第一島鏈 宮古海峽成關鍵點

    共軍突破第一島鏈 宮古海峽成關鍵點

    中國大陸的軍機、軍艦近年頻繁借道宮古海峽進入西太平洋地區訓練,頗有宣示共軍已突破第一島鏈封鎖的意圖,也顯現宮古海峽在整體戰略上的地位重要性。 \n \n國防部今日表示,中共空軍於昨上午出動轟6、運8電偵機及運8遠干機等型機,實施計畫性遠海飛訓任務;國防部全程掌握中共軍機動態,籲請國人放心。共軍13日執行轟炸機訓練任務,期間飛越宮古海峽,並表示今後將繼續從事類似遠海訓練,「有關方面不必大驚小怪、過度解讀,習慣就好。」 \n \n第一島鏈是指北起日本群島、琉球群島,中接台灣島,南至菲律賓、大巽他群島的鏈形島嶼帶。其中,最為關鍵就是台灣,曾被美國將領麥克阿瑟喻為「不沉的航空母艦」,成為美國利用第一島鏈阻止中共勢力擴張的重要據點之一。宮古海峽則位於沖繩本島及宮古島之間,寬約300公里,是連接中國大陸進海與西太平洋的重要航道,共軍欲直接穿越第一島鏈,就須要經過此水道。 \n \n自2013年5月起,共軍遠海訓練編隊就有穿過宮古海峽的紀錄;並在2016年9月至12月初多次穿越宮古海峽海域或上空,並在12月25日遼寧號與5艘護衛艦艇編隊取道宮古海峽穿出第一島鏈,隨後沿台灣東部外海南下南海訓練,接著取道台灣海峽北返,完成首次順時針繞行台灣一周。結束任務後,環球時報發表社評表示遼寧號編隊「應該有能力、有勇氣往遠處走」,不僅要出第一島鏈,還應當出第二島鏈,而且共軍艦隊「早晚是要去東太平洋巡航的」。

  • 揚之》中美明爭暗鬥 愈演愈烈

    海底資源與漁業糾紛固然是南海問題被激化的重要因素,但問題之所以複雜,主要是因為域外大國的介入。如果我們把南海問題放到世界格局和地緣政治的框架下去觀察和分析,應該不難發現這裡折射出來的其實是中美兩個大國的博弈和較量。 \n仲裁案只是南海問題的一個組成部分,而南海問題又是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的一個組成部分。中國的崛起顯然讓美國感到自己獨霸世界的天枰在傾斜,華盛頓全球戰略重心的東移正是為應對這一「失衡」新局面而設置。從這個意義上說,北京現在的處境是國家復興過程中早晚要遇到的。而且,遇到的阻力越大,說明你給對方構成的挑戰越大。 \n習近平上台後的新大國謀略概括為「東固、西進、北聯、南躍」。關於「東固」部分,中國在其東部和東南部(特別在南海)的態勢看似頗具進攻性,實質上卻是在奉行「以攻為守」的策略。北京知道,要突破美國在那裡處心積慮布下的島鏈,非一日之功所能及。在東海設立防空識別區、在釣魚台海域巡航、在南海快速填海造島等舉措一方面是宣示主權,更重要的動機是在島鏈之內建立可以互為接應的據點,形成進可攻退可守的「鏈中鏈」防衛體系。 \n北京的策略是:既然你設島鏈封鎖我,我也可以在島鏈之內扼住你的命脈。日本這次在仲裁問題上表現得特別「活躍」,正是因為南海被東京視為有關國家興亡的「生命線」。 \n美國看到了中國這個反制策略,於是竭力設法攪渾南海之水,先派軍艦飛機巡視南海,蔑視中國的主權存在;繼而鼓動菲律賓狀告中國,通過仲裁從法理上剝奪中國對南海水域的主權要求;誘使中國做出強烈反彈,給南海周邊國家造成以大欺小的印象;之後再為那些覺得受到「威脅」的小國提供安全保護,最終實現在東亞建立新的軍事同盟的目標。 \n為確保自己繼續引領世界的霸主地位,華盛頓針對中俄兩國採取「雙管」策略;在歐洲,它通過北約(NATO)來實行軍事控制,同時力促《跨大西洋貿易及投資夥伴協議》(TTIP)的成立,在經濟上占據先機;在亞太地區,它已與其他十一國在今年初達成《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在軍事方面則試圖在美日韓聯盟的基礎上組建範圍更廣的類似「北約」的機構。在這樣的戰略背景下,中美之間明著暗著的交鋒不可避免,而且會愈演愈烈。 \n美國在贏得仲裁這一回合的博弈之後,依然會繼續做手腳,南海的波濤會掀多高,很大程度取決於中美的角力。(作者為時政專欄作家) \n

  • 向B-2A看齊 陸將造新轟炸機

    向B-2A看齊 陸將造新轟炸機

    在美、日等國聯手,企圖打造包圍圈,以島鏈封鎖中國,遏制其海洋戰略擴張的狀況下,中國對戰略轟炸機存有現實需求。 \n而目前解放軍轟-6系列轟炸機雖不斷進行現代化改裝,但不可否認的是,即使是最先進的轟-6K型轟炸機,潛力也已挖掘殆盡。《環球時報》指出,與當今世界最先進的轟炸機相比,轟-6K在作戰半徑、載彈量,以及突防性能、隱形性能等已全面落後,無法滿足中國打造戰略空軍的需要。 \n而對中國來說,研製戰略轟炸機所需的實際需求、技術與資金等三大要件,基本上都已滿足,《環球時報》透露,或許在不久的未來,中國新型戰略轟炸機將揭下神秘面紗,出現在公眾面前。 \n有輿論認為,如B-2這種飛翼隱形轟炸機是中國的目標,但是最終決定中國研發方向的,還是本身的戰略需求。從作戰需求來看,中國戰略轟炸機主要肩負著突破第一、第二島鏈,對敵國在太平洋,以及印度洋上的主要軍事據點執行戰略打擊的任務。 \n因此,中國的新戰略轟炸機應當具備以下特點:首先是作戰半徑要覆蓋第二島鏈,這意味著作戰半徑必須超過4000公里。其次是必須具備較大的武器載荷,而這可以參照美國B-2隱形轟炸機,攜帶約16枚巡航導彈,或者60-80枚小直徑炸彈(SDB)。 \n此外,中國還在試驗空射彈道導彈的發射方式,這也應該成為中國未來戰略轟炸機的選項。 \n目前國際上戰略轟炸機的氣動構型主要是B-1、圖-160式的傳統構型,以及如B-2的飛翼式構型。從未來的作戰需求來看,傳統構型轟炸機已無法滿足隱形的要求;因此,飛翼構型應當成為中國未來戰略轟炸機的主要選項。 \n飛翼式佈局的優點在於隱形性能好,飛機表面光滑,機翼與機身融為一體,沒有明顯的界限,加上沒有垂尾和平尾,因此飛翼式佈局的隱形性能卓越。此外,飛翼式還有結構重量輕、升阻比大,載荷大、航程遠等優點,各國隱身轟炸機、攻擊機都採用飛翼式就是這個道理。 \n然而,飛翼式的缺點在於機動性較低,飛機的飛行包線比較狹窄,不適合對機動性能要求高的戰鬥機。不過,對隱形戰略轟炸機來說,它的主要任務就是利用隱形性能,突襲敵營打擊重要目標,因此這個缺點還是可以接受。此外,飛行包線狹窄也有它的好處,那就是對發動機的要求隨之降低,像B-2A的發動機,就是將戰鬥機渦扇發動機去掉,加力燃燒室研製而成。 \n以美國B-2A轟炸機為例,該機長21米、高5.2米、翼展達52.5米,最大起飛重量約170噸,而最大載彈量約為23噸。B-2A配備了四台F-118-GE-100型渦扇發動機,單台發動機推力約為8噸,作戰半徑高達6000公里,如果進行一次空中加油的話,可連續飛行18000公里,雷達反射介面不足0.1平方米,具備良好的突防性能與打擊能力。 \n《環球時報》指出,參考B-2的資料指標,以及中國轟炸機的性能需求,未來中國戰略轟炸機應當接近B-2A。然而,這並不是說,中國新轟炸機的技術水準要低於B-2A,而是以滿足中國實際需求為優先考量,並非飛得越遠,載彈量越大越好,性能與需求達到平衡,才是最佳選擇。 \n從指標上看,新型轟炸機的起飛重量勢必會超過100噸,是名副其實的大飛機,中國目前正在研製三款大飛機,應當具備相當的實際經驗,但考慮到圖-160與B-2在研製過程中,美俄都曾傾舉國之力,統籌各部門進行各子系統的研發與製造,而這對中國航空工業來說,想必會有相當的挑戰。 \n從客觀上來說,目前的轟-6K雖能發射核武,但它只是一款中型轟炸機,並非合格的戰略轟炸機。因此,中國在研製新型轟炸機方面,可供利用的經驗並不多。然而,這並非無法克服的難題,按中國目前的航空工業水準來說,設計一款戰略轟炸機並不困難,關鍵仍在於發動機與材料工藝水準。 \n在使用需求上,仿製俄羅斯D-30KP-2發動機的渦扇-18發動機,已足夠滿足所需,關鍵還是材料工藝水準是否能滿足轟炸機航空大型零組件的製造。 \n最後就是資金問題,據統計,美國在B-2轟炸機從1981年到1992年的研發過程中,費用共達205億美元(約6700億台幣)。而考慮到中國物價水準與購買力平價優勢,可以確定的是,中國新戰略轟炸機的造價不會像B-2這麼高,1000億人民幣左右(約5000億台幣)應該比較合理。根據裝備數量的不同,採購研發總費用想必還會提高,但按照戰略轟炸機緩慢的生產速度來看,平均分攤到每個會計年度的撥款還是負擔得起。 \n中國研製戰略轟炸機並不缺少發動機,但是在飛翼式氣動佈局,以及飛控等分面,還需要積累經驗。 \n美國《國家利益》近日指出,中國沒有開發戰略轟炸機,是由於缺少合適的發動機。但騰訊網的分析認為,中國研製戰略轟炸機最不缺的就是發動機,中國在戰略轟炸機的研製中,難度最小可能就是發動機,而氣動、結構、材料等挑戰才更大。 \n以美國目前最先進的B-2A戰略轟炸機為例,它配備的是F118-GE-100渦扇發動機,這種發動機是以F110-GE-100為基礎研製的無加力渦扇發動機。由此可知,F118的技術難度顯然要低於F110-GE-100,它與戰鬥機所用的小涵道比加力渦扇發動機相比,去掉了加力燃燒室,結構更加簡單。而與運輸機採用的大涵道比渦扇發動機相較,它沒有採用大直徑風扇,這樣對材料及工藝要求更小,因此在戰略轟炸機的研製當中,發動機的難度是最小的。 \n

  • 陸二代破冰船服役 打破美日島鏈封鎖

    陸二代破冰船服役 打破美日島鏈封鎖

    中國大陸自主設計、建造的第二代破冰船「海冰722」,日前在遼寧葫蘆島某軍港舉行入列及命名儀式,正式入列人民海軍,主要負責黃渤海的冰情調查、破冰和海上冰區搜救任務。專家分析指出,新一代破冰船加強了破冰能力及武器防禦能力,旨在打破日美島鏈封鎖,亦可促進大陸的「北極戰略」。 \n \n據東網報導,海冰722自2013年開始建造,去年3月下水,滿載排水量4860噸,最大航速18節,可抗風力12級,續航力達7000海裡。海冰722具備資訊化程度高,破冰能力強的特點,同時設有直升機平台,可起降一架直-8直升機。

  • 封鎖東海 日建無縫第一島鏈

    封鎖東海 日建無縫第一島鏈

     英媒引述日本軍方與政府消息人士說,日本正在東海的離島上部署飛彈設施,建成一條長達1400公里的「無縫島鏈」,以制衡中國海軍出海。一旦東海有事,大陸海軍就要面對第一島鏈上的密集飛彈火力交叉網。 \n 路透引述數十名日本政府政策制定者和軍事人員的話稱,控制東海島嶼附近的水域和空域,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強化日本軍事力量計畫的一部分。為了更好地配合美國,遏制中國軍力在西太平洋地區的投射與擴張,日本近年來逐步在日本與台灣之間的200多個離島、長達1400公里的島鏈上部署了先進的雷達和防空、反艦飛彈。 \n 日首次公開飛彈部署 \n 報導稱,這些飛彈設施的建設雖然不是祕密,但這是日本官員首次公開表示這些部署,意在遏制中國在西太平洋的發展,可謂日本版的「反介入╱區域拒止」戰略。 \n 日本受訪人士表示,中國艦船在和平時期可照《國際法》穿越第一島鏈,但是一旦發生衝突、進入戰爭時期,中國海軍要穿越的就是密集的飛彈交叉火力網。 \n 東海自衛隊增至萬人 \n 日本自2010年開始把海洋政策的重點從保護北海道免於俄羅斯侵略,轉移到加強西南島嶼戰線的建設上。報導引述前日本副防衛大臣明久長島的話說,這個改變源於「中國日益強大的影響力和美國力量的相對下降」,日本希望推動美國保持(在東海的)力量部署。 \n 報導指出,在未來5年,日本預計將把在東海島嶼上的自衛隊人數擴大到1萬人,用以操作那裡的飛彈發射架和雷達站;美日聯軍整合的趨勢也正進一步加強,駐紮在離島的1萬名自衛隊員,能得到駐紮在日本的美軍第七艦隊海軍陸戰隊、隱形潛艦、F-35戰機、兩棲作戰艦船和航母的迅速且有力的支援。 \n 報導稱,日本除了強化西南島嶼防禦外,美國也希望日本放棄長年專注於日本本島防禦的戰略,並開始在亞洲其他地區發揮其軍事影響力;美國認為其亞洲盟國,尤其是日本,必須協助美國遏制中國軍力崛起。

  • 島鏈攻防 陸10天能布上萬水雷

    島鏈攻防 陸10天能布上萬水雷

     美國專家警告,美國海軍忽視中國水雷在其反艦體系中對美軍的危害,解放軍有能力於10天內在第一島鏈內海域布下1萬多枚水雷,並封鎖美軍太平洋基地,若中美海軍衝突將極為致命。相較美國,台灣從未忽視水雷的運用,我海軍14日強調不會放棄對水雷的研發。 \n 美國《國家利益》14日發表美國海軍戰爭學院中國海事研究所副教授萊爾.戈爾茨坦的文章稱,水雷的使用仍然是中國海軍作戰理論的核心原則,但美國國防分析人士對這種威脅開始不再重視,最近蘭德公司發布的報告就是實例,僅關注戰機、飛彈等新式武器,卻忽略了歷史悠久的水雷。 \n 文章指出,中國布雷潛艦擁有封鎖美國在太平洋中部、東部甚至大西洋軍事基地的能力,1艘中國潛艦在關鍵雷區若布置超過50枚水雷,就能使一個港口基地關閉1周甚至更久。 \n 美專家警告切勿輕敵 \n 文章並引述解放軍海軍雜誌《現代艦船》8月刊內容,中國國防科技大學為應對台獨啟動一個研究課題。為干預外敵(美國),中國海軍的飛機、潛艦和漁船,需在第一島鏈關鍵水道部署一定數量的水雷。該研究估計第一階段封鎖需耗時4至6天,部署5000至7000枚水雷,第二階段再部署7000枚水雷。對中國來說,每天部署2000枚水雷並不困難。 \n 陸布雷手段推陳出新 \n 大陸研發的水雷型號有30多種,布雷手段推陳出新。《國家利益》的文章強調,中國可能已經擁有可針對飛機發動攻擊的出水式攻擊水雷,這種水雷對美國海軍飛機的監測、反潛、反水雷戰能力構成嚴重威脅。 \n 此外,解放軍將近有500艘、架的軍用艦船及飛機能部署水雷,其中許多平台可攜帶20枚甚至更多。且大陸還為潛艦「開外掛」,研製出潛艦外掛裝置,讓潛艦的水雷有效負載量提高1至2倍;還發展快速改裝漁船的技術,讓漁船簡單改裝後,即能部署水雷。 \n 台灣也積極發展水雷及掃雷技術,各型水雷多達十餘種,以反制大陸水雷封鎖威脅。對於外界盛傳海軍為提升潛艦能力、興建新型軍艦,暫時停止研發水雷的傳聞,我海軍司令部14日晚澄清稱,水雷為「創新不對稱作戰」的有效武器,海軍在各項建軍備戰工作中,尤對水雷作戰所須的載具籌獲、新式水雷研發、人員訓練、水雷保養等項目列為重點工作,也在持續研發滿足海軍作戰需求的水雷。

  • 中泰克拉運河 將突破美國島鏈封鎖

    世界地緣政治中曾有這樣一個比喻,意思是有6個最關鍵的海上運輸通道,決定著全世界的能源運輸。據了解,目前這6條最重要的海上運輸要道,皆在美國的掌握之中。但未來位於泰國克拉地峽的克拉運河若開通,對中國在海權的提升及戰略布署將有所突破,也象徵美國對中國的島鏈封鎖將形同虛設,如同大陸已在打造第7把通道鑰匙。 \n \n環球網20日報導指出,中泰雙方對於合作開通克拉運河的消息皆予以否認,但有多方消息稱兩國民間仍有在接觸協商。如果克拉運河開通,將改變亞洲地緣政治格局,至於該消息為何引發熱議,關鍵在於中美兩大國在國際通道上的角力。 \n \n目前世界上6條最關鍵的海上運輸通道,分別是巴拿馬運河、直布羅陀海峽、蘇伊士運河、荷莫茲海峽、曼德海峽和麻六甲海峽。隨著美國海軍力量的強大,並掌握這些海上運輸要道,形同控制了全球的海路,也藉此掌握海權。 \n \n香港《東方日報》19日報導稱,一旦有了克拉運河,中國海權將大幅提升,美國對中國的島鏈封鎖將形同虛設。未來中國軍艦與商船都能自由進出太平洋與印度洋,新加坡也就失去了最重要的港口優勢,作為美國戰略棋子的重要性也將大大削弱。 \n \n報導還指出,由於近日自巴西大西洋沿岸修建至秘魯的「兩洋鐵路」,已經讓美國感到芒刺在背。該媒體並指出,未來美國可能會對泰國施加壓力,阻撓中國修建克拉運河。 \n \n廈門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院長莊國土表示,克拉運河的開通,將有利於東亞地區經濟的發展。外界有些說法稱中國熱衷於開鑿克拉運河,是為了箝制美國和新加坡所掌控的麻六甲海峽,以改善中國的戰略地位,這是外界有心炒作的。克拉運河的經濟價值是存在的,受益的不只是中國,而是東亞很多國家。 \n \n東亞統合研究中心執行長蔡翼認為,由中國來主導開挖克拉運河,將有助中國對中南半島國家的影響,改變東亞地緣政治的生態,遏阻美國在該地區勢力的擴張,影響甚大。克拉運河將有效串起東南亞和印度洋的主要港口,強化維護通往歐洲和非洲自由航行,確保海上絲路暢通。

  • 陸突破封鎖 美退守第二島鏈

    陸突破封鎖 美退守第二島鏈

     解放軍海軍逐步具備遠洋能力,且大力發展各型飛彈,使美國當年刻意針對大陸而打造的島鏈戰術也逐漸失效,特別是位於第一島鏈的軍事基地,更是直接暴露在大陸飛彈射程之內。軍事專家表示,隨著大陸軍事力量發展,美軍為保安全,正從第一島鏈向後收縮到第二島鏈。 \n 大陸軍事專家、退役少將徐光裕表示,美國以往利用島鏈戰略向中方施加壓力,以提醒美國在亞洲的軍事存在,但最近島鏈戰略的情況正在發生變化,美國因考慮到大陸的東風-15等彈道飛彈已能覆蓋第一島鏈,美軍為了自身安全,正從第一島鏈往後收縮到第二島鏈。 \n 亞太指揮 關島為核心 \n 面對逐漸失去效力的第一島鏈,美國一方面調整第一島鏈的軍事部署,一方面不斷將位於第一島鏈的軍事部署後撤,並有意加強以關島為核心的第二島鏈軍事建設,使其能夠容納美國海軍陸戰隊的空中聯隊,並計畫將關島建設成「地區指揮機構」。 \n 徐光裕指出,關島的戰略地理位置非常重要,距離夏威夷約6000公里,距離美國本土約8000公里,但它距離第一島鏈上日本的基地距離只有3000公里左右,其面積有500多平方公里,能容納陸海空、海軍陸戰隊所有美軍兵種和主要武器平台,以及彈藥、油料等後勤保障物資。 \n B-52 從關島可直襲陸 \n B-52轟炸機從關島起飛,不用空中加油,就能直接到亞洲大陸執行任務,F-35、F-22戰機等通過空中加油也能抵達亞洲執行任務;而美軍航母、核潛艦可以於此進行補給、維修等,關島因此成為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中的重要樞紐。 \n 徐光裕認為,為了維持雙方戰略平衡,大陸必須要有一種手段能夠攻擊到關島,近期傳出大陸研製的東風-25、東風-26C等中程彈道飛彈,其射程就能到達關島。

  • 美制華戰略 美媒稱有3致命缺陷

    美制華戰略 美媒稱有3致命缺陷

     美國軍事專家曾建議,把「近海控制」戰略當做對中衝突的主要戰略,但美國退役空軍上校比爾‧德萊斯,近日在美國《國家利益》雜誌撰文稱,「近海控制」戰略無法在經濟上重創中國,卻會極大地影響整個世界經濟,且會使在第一島鏈活動的美國潛艇艦隊面臨巨大危險,因此絕非對中最佳戰略。 \n 「近海控制」戰略是把大陸海軍限制在「第一島鏈」內,同時加強對該島鏈的防衛,並控制此地區的制空、制海權。具體目標包括:阻止中國使用第一島鏈內的海域;保衛第一島鏈周邊的海域和空域;掌握第一島鏈的制空和制海權。 \n 在作戰方式上,是實施近海經濟封鎖,而非進入大陸領空對基礎設施進行空中打擊。 \n 不過,環球網援引上述文章報導稱,該戰略存在幾項致命缺陷,因此並非最佳對中戰略。首先,大陸地對空飛彈防禦從陸地向海洋延伸100多公里,當飛彈由艦載或部署到不同的島嶼上時,其防空範圍會進一步延伸,且大陸遠程彈道飛彈和巡弋飛彈的射程遠超過第一島鏈,若美方採「近海控制」戰略,大陸當前及未來武裝力量,會使在第一島鏈活動的美國潛艇艦隊和「有限的空軍資產」面臨危險。 \n 其次,對全球經濟而言,對中貿易和對美、對歐貿易一樣,均是不可或缺的,因此,不可能在不誘發全球經濟混亂的狀況下,切斷對中貿易;文章認為,「近海控制」戰略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個缺陷是,既然不會對大陸國家基礎構成直接威脅,就無法在經濟上重創中國,且攻擊大陸經濟的企圖,必然會導致中方將衝突升級。

  • 陸海軍破第一島鏈 美日緊張

    南韓《朝鮮日報》引據英國《金融時報》網絡版13日的報導說,中國海軍正在美軍獨霸的太平洋上開闢新航線、擴大勢力範圍。習近平掌權後,中國正在突破上世紀80年代起對中國形成圍堵之勢的海上封鎖線第一島鏈(從沖繩經台灣至菲律賓的鏈狀島嶼帶),使美國和日本等備感緊張。 \n報導指出,中國南海艦隊的3艘軍艦最近經南海進入印度洋後,首次通過了印尼爪哇島和蘇門答臘島之間的巽他海峽。接着,在環繞印度洋進入西太平洋時,首次通過了印尼巴峇島附近的龍目海峽和婆羅洲附近的望加錫海峽。 \n該艦隊在23天的時間裡,從南海依次行經印度洋和西太平洋,進行了航程達1.4萬公里的遠洋訓練,然後於11日返回。 \n上月中國和俄羅斯海軍還在地中海首次進行了聯合軍演。澳洲的亞洲安全事務專家梅德卡夫說,中國海軍最近的舉動是在展示逐漸強大的中國力量。中國海軍在中國東海和南海之外的太平洋海域的影響力將更加明顯。「再過5年,中國在南海和東海以外保持活躍軍事影響將是相當正常的。」 \n中新網引述報導稱,中國海軍已經發出信號顯示,其有意常態化的在分隔南海、東海和黃海與太平洋的「第一島鏈」以外執行任務。2013年夏天,在中國軍艦編隊首次通過日俄之間的宗谷海峽之後,官方媒體稱,中國實現了突破「第一島鏈封鎖」的長期夢想。 \n報導指出,中國海軍已朝「大洋海軍」的目標邁進了好幾步。去年10月,中國軍艦編隊還首次通過南美洲最南端的麥哲倫海峽。 \n美國正密切警惕中國海軍力量的增強。美國之音(VOA)電台報導說,美國海軍情報處最近在美國會聽證會上說,中國海軍力量已經強大到與10年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語,水平與西方海軍相差無幾,美國海軍在西太平洋上與中國海軍對抗時要非常小心。

  • 飛豹 可突破第一島鏈封鎖

    飛豹 可突破第一島鏈封鎖

     海軍航空兵現役戰機「飛豹」(殲轟7)參加歷次解放軍聯合軍演。大陸軍事專家表示,以最大作戰半徑分析,飛豹可以突破第一島鏈的封鎖。 \n 「中國軍控與裁軍協會」高級顧問徐光裕將軍接受陸媒專訪時指出,嚴格說,飛豹是戰轟機,可配備霹靂飛彈,與敵機進行空中接戰,對制空權可發揮一定作用。「最重要的是,飛豹載彈量大,且為雙座,兩位飛行員在對敵海軍基地作戰時,一位負責駕駛,一位專責操控武器系統,讓戰機戰力發揮到極致」。 \n 徐光裕表示,飛豹體積較小,靈活度高,飛行速度達1.7馬赫,可超音速飛行。其次,它可以掠海低空攻擊,對水面艦是很大的威脅。再者,在裝滿油料後,飛豹的作戰半徑最大可以達到1500公里,「基本上,可以覆蓋中國南海、東海,以及第一島鏈的東側。因此,飛豹對中國軍隊爭奪制空、制海權具有重要作用」。 \n 根據大陸軍事網站介紹,飛豹空重14噸,最大起飛重量28噸,可攜帶6.5噸彈藥,掛載空對空、空對地飛彈,以及雷射導引炸彈等,武器種類多元,因性能類似轟炸機,又稱為戰鬥轟炸機,大陸軍方則簡稱為「殲轟」。 \n 小 靈 通 \n 飛豹 \n 飛豹是由大陸西安飛機製造集團與603研究所合作研製的戰鬥轟炸機,主要用以進行戰役縱深、海上及地面目標攻擊,可超音速飛行。 \n 飛豹於1973年開始研發,1988年首次試飛,1998年在珠海航展首度亮相,其改良型殲轟7A於2004年公布。(張凱勝)

  • 圍堵中國 美將打造海空囚籠

     隨著中國海軍遠洋能力不斷提升,美國傳統上圍堵中國的第一島鏈有可能被突破。陸媒指出,對此,美軍已調整戰略,從「島鏈封鎖」逐步轉為空海一體打擊,試圖為中國軍隊量身打造「海空囚籠」。 \n 新華社旗下《國際先驅導報》報導,冷戰以來,藉由第一島鏈封鎖大陸,將中國壓制在近海,以掌控西太平洋是美國一貫的對華戰略。然而,隨著遼寧號航空母艦服役、殲-20隱形戰機問世,中國軍力已大幅躍進,遠洋海軍的建立更有可能衝破第一島鏈。 \n 美國軍力朝亞太集結 \n 而為了持續有效圍堵中國,報導稱,美國軍方已調整戰略,從「島鏈封鎖」逐步轉為「空海一體打擊」,亦即從過去強調點、線圍堵,變成空海立體奪控,試圖為中國軍隊量身打造一座「海空囚籠」。 \n 報導稱,未來10年,美軍60%的海軍艦艇、40%的空軍戰機,將集結在亞太地區。菲、星、馬、泰、印尼,甚至越、緬等東南亞國家,都可能成為美國海、空軍力的基地。 \n 北約擬介入亞太事務 \n 印度則基於地緣戰略目的也介入南海事務,預計兩年後擁有一支以3艘航空母艦為核心的艦隊。印度東部海軍司令梅赫塔中將曾說,「增強東部海軍的力量就是為了對抗中國」。 \n 更令人憂心的是,北大西洋軍事集團(指北約,NATO)也在積極準備介入亞太事務,中國的防務壓力將急劇增加。 \n 另外,針對日本媒體日前報導,美國兩年後將在沖繩部署新型CV-22魚鷹運輸機,但美國五角大廈發言人李特予以否認,並稱美軍目前沒有計畫在亞太部署此款軍機。

  • 名家-台灣要善用第一島鏈關鍵地位

     過去10年,中國軍方念茲在茲的中程目標是突破所謂的「第一島鏈」,大致上就是從日本到台灣到南海的這一條弧形封鎖線。爭端四起的釣魚台及南海諸島,正是第一島鏈中的戰略制高點。 \n 乍看下,中國是一個擁有數千公里海岸線的「大陸」國家,陸地廣袤,東南海岸線長度足以讓中國「脫陸入海」;然而,若第一島鏈遭到有效封鎖,中國就變成了一個「內陸」國家,所謂的數千里「海」岸線,不過就是數千里的「湖」岸線。美國大陸東臨大西洋,西臨太平洋,地緣戰略上,處於地球正中心。 \n 這個道理,中國知道,美國知道,日本也知道。因此,防止中國壯大,美日第一要務就是封鎖第一島鏈。在全球化經濟結構及現代精準打擊武器發達狀態下,跨區域世界大戰已經不可能爆發,取而代之的是跨區域的經濟戰,及區域內的物理戰。封鎖了第一島鏈,意味了控制了中國的能源經貿大動脈,同時也制止中國形成跨區域威脅的可能性。中國,也就被馴服在美國建構的國際秩序之中。 \n 台灣,受到中美日三國重視,就在第一島鏈的門戶位置;台灣本島,加上北邊的釣魚台島,南邊的太平島,一條線畫下來幾乎占去了第一島鏈半壁江山,誰都不能輕忽。因此,中美日三方都希望台灣做他們的「好學生」,老師們打架,好學生靜靜蹲在牆角就好,不要橫生枝節。然而,做好學生的代價至少應該有糖吃,沒有糖吃的好學生,只能叫做傻學生。眼下的情況是,台灣這個好學生胃口很小很知足,久久的扔一塊小小的糖,就能讓他配合演出好久,老師們連大塊的糖都省下來了。 \n 衝出去 所為何來 \n 無巧不成書,中國傳統的好學生信條,溫良恭儉讓,正是當下台灣的顯學。這個違背現代民主精神、市場經濟競爭原則的「好學生最高行事教條」,作為臣子自保之道尚可,若作為國家主體政策,結果最好也只能是附庸。 \n 中國想要衝出第一島鏈,無可厚非。天生具有數千公里海岸線之如許大國,怎可能甘於被封鎖後變成僅有湖岸線的內陸國家?換了任何生物,都不會同意,何況是具有七情六欲的人類?問題不在這,問題在於,衝出了第一島鏈,中國要幹什麼? \n 到目前為止,中國有志之士對於衝出第一島鏈只提出三個理由。首先,500年前鄭和都遨遊四海,今天的中國人豈能不如他?其二,泱泱大國豈能讓美國獨霸地球。其三,中國的能源貿易咽喉,不能握在別人手中。 \n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60餘年,中共改革開放30餘年,一甲子的時間,中共都提不出一種扣緊人類價值的目標,遑論提出關乎地球未來文明的理想。今天的中共,想到文化就只有孔子學院,想到海洋就是鄭和下西洋,想到政治就只會控制,好像腦袋只裝得下記憶,裝不下想像。其實,中國人要立足世界,首先必須衝破的不是地理的第一島鏈,而是心理上、世界觀上自我設限的第一島鏈。衝破了心魔之後,衝破地理第一島鏈之後要幹什麼這個問題,也就會出現更恢宏、更具世界觀的答案。 \n 真安全 改價值觀 \n 台灣,在地理上是第一島鏈的重要部份,但是在協助中國人民衝破心理第一島鏈這件事上,卻不僅僅重要,而是唯一的關鍵。整個地球上,只有台灣具有血緣、情感上的地位,作為中國人民衝破心理第一島鏈的夠力參照座標。在這件事上,台灣也有它自己必須衝破的心魔。台灣必須意識到,參與美國所設置的第一島鏈封鎖線,只能為台灣帶來暫時的安全;只有在中國人民改變了其對第一島鏈的價值觀後,台灣才會有真正的安全。 \n 台灣若不懂得自己的關鍵地位,糖小小就知足,那是傻;不協助中國人民衝破心魔,那是愚。既愚且傻,豈不兩頭落空? \n (作者為戰略顧問公司負責人)

  • 名家-爭取太平島戰略合作夥伴

     近日又傳越南意圖攻擊我太平島,是真是幻令人遐想。今年3月下旬,越南武裝巡邏艇,兩度接近我太平島,對方鳴槍挑釁,我方被動開槍示警,並進入緊急戰備狀態。衝突事件撼動總統及國安高層,我方低調處理,無意對外聲張,最終透過外交途徑向越南表達嚴重抗議,和平落幕。事件之後,雙方相安無事,既未引起言辭交鋒,亦未再有入侵挑釁的行為。故傳聞有些突然,令人質疑其真實性,更令人懷疑是戰略設計或抄作。 \n 在波濤詭譎的南海情勢中,存在著美國與中共在西大平洋的權力之爭。太平島是唯一擁有淡水的最大島,位置適中,戰略價值重要。故有美國透過二軌,希望台灣在南海爭議上扮演積極角色;而大陸學者在兩岸南海學術研討會上,更建議將太平島建設成搜救及漁業基地。 \n 美中在南海議題上拉攏我方,凸顯出我太平島在南海戰略地位上的價值。從地緣戰略的角度而言,其重要性足以影響任何一方戰略的得失成敗。傳言認為中共極欲拿下太平島,因兩岸關係的現勢發展,故假越南之手。在戰略上,此一論點符合美國代理人戰爭的手法,亦契合挑起爭端,從中調停而獲取漁利的一貫作為。對兩岸關係而言,意在確保兩岸對立,維持封鎖中共勢力於第一島鏈內的戰略態勢。咸認近期中共在南海周邊的軍事建設,劍指我太平島,其作法與中共發展導彈針對我台灣之說,如出一轍。 \n 不符合戰略邏輯 \n 但從中共假手越南入侵我太平島的觀點,並不符合兩岸在南海宣稱的政策主張,且屬共同一致的國家利益;又中越的南海爭議未決,看不出對越有何利益會超越爭端,進而化敵為友促使軍事合作。在無戰略利益下,是不符戰略邏輯的。 \n 值此釣漁台衝突事件方興未艾之際,美中日皆意識到西太平洋情勢的持續升溫,不但對各方不利,且有發展成為更大規模衝突的可能。各方為求緩和情勢,嚴防失控。中美雙方,促成中共副總參謀長蔡英挺的訪美,也許這與美國務卿希拉蕊於9月初訪問大陸亦有關連性。希拉蕊此行目的在關注近期釣島及南海情勢發展,就相關議題磋商,以期減少戰略誤判,達成雙方所謂「大國關係」的共識。 \n 雖然蔡英挺在訪美期間亦向美方表達了構建此大國關係的共識與願望,但卻在主權意識上闡述了中方的原則立場,堅決反對美國把釣魚台作為美日安保條約的適用對象。雙方立場對比鮮明,短期很難以調合。故雙方互動,至多只是一時的緩兵之計,歧見不可能化解。 \n 至於太平島防務,是我國防上的重大考驗。基於島礁的難以固守,旨在控制不在占領。近期我進駐太平島防空及制海武器,加強駐軍演訓,雖已宣誓主權,強化防衛決心,但改變不了海島防禦「小敵之堅,大敵之擒」的本質。故在防衛上,除非我海空實力能控制太平島周邊海域,孤軍奮戰只能彰顯防衛決心,不能達到實質防衛目的。 \n 最少代價獲大利 \n 在戰略上,爭取軍事合作,其思考只有一個「共同利益」。孫子認為,「軍爭之難者,以迂為直,以患為利。」易言之,即付出最少代價,獲得最大利益。故曰:「軍爭為利,軍爭為危」。故今太平島的防衛形勢雖然複雜,就戰略利益而言,僅「主權」與「資源」耳!故在可供選擇合作對象的南海勢力中,僅須思考的一個戰略問題,即誰願意支持與維護我南海主權及資源的開發、共享,誰即是我爭取軍事合作的對象。 \n (作者為退役中將、中華戰略學會常務理事)

  • 名家-釣魚台主權爭議 三國演義

     南海與釣魚台情勢的交替升溫,顯示出兩者間有互動的關連性。但都不離美國在背後操作的手,反映出美國在亞太政策及其軍事戰略計畫上,攪動東亞、遏制中共的實際意涵。 \n 美日封鎖中共勢力 \n 自中菲黃岩島對峙以來,迄中共成立三沙市,加強南海常態化巡航,表態加強海域石油探勘,以實際的行動,表達其對領土領海的主張。隨著三沙市警備區的成立,並在周邊島礁建設機場、港口,軍事監控設施,益使南海的軍事控制能力逐步落實強化,鄰近菲越的喧鬧,對中共已不產生實質的影響,益使美國的南海戰略難以為繼。 \n 美國發表聲明,批評大陸設立三沙市並成立警備區;稱中共的作法「與外交解決背道而馳」,「並可能進一步升高區域緊張情勢」。但從地緣戰略的角度視之,美國的聲明暗示在南海的聯合軍演,並未達到對中共嚇阻的目的,反而因中共的強硬回擊,顯示其在這波南海攻勢中的挫折。菲越失去美方的有力支持使暫時消聲,而此際釣魚台衝突的接手上演,賡續美「重返亞太」政策,亦將是自然的趨勢。 \n 美日聯盟意圖封鎖中共勢力向海權申張,阻其於第一島鏈之內。惟中共為因應其商業貿易、能源需求,而不得不衝破此一局限。美方將釣島納入《美日安保條約》範圍,自然給予日方聲援。而我方雖聲稱對釣島擁有主權,並秉持不退讓的堅定立場。但在戰略上,我對美日有依存關係,不能明顯挑戰美日利益,故主張「東海和平倡議」並不與中共聯手處理釣島問題。 \n 香港保釣船隻赴釣島宣示主權,登島成功,屬長期性保釣運動中的一環。在我方缺席,港人攜帶我中華民國國旗及大陸「五星紅旗」同時登島,除彰顯兩岸三地共同保釣外,表示港民對兩岸主權的認知上,並不存在衝突與隔閡,反而凸顯兩岸在主權上的共同利益。此概念對兩岸未來關係的發展,有啟示的作用。而我外交部評論此事時,指陳國旗出現在被日本「竊占」國土上,符合領土主權主張。鼓勵了這種意識的提升,提供兩岸未來在政治關係發展上的助力。 \n 反映台灣地位重要 \n 日方在處理香港保釣船隻的攻防上,演出「捉放曹」顯示日方並不希望擴大事端引發武力衝突。中共軍方拒絕保釣人士申請軍方護航,亦在維持和平收場。日方因長期有效控制釣島,依國際法50年的有效控制,將獲得其主權的規定。迄目前日方聲稱已擁有40年,而中方必須在10年內解決爭議,因此時間不站在中方。當雙方在政治外交方面不能及時解決,中方勢將主權拱手讓出,故有處理上的壓力。屆時在情急之下,以武力解決的可能性必然增加,對地區和平不利。 \n 中共決計和平發展,不以武力相向,固為正當選擇,但在國際法的立論上,中共為今之計,必須保持釣島處於爭議狀態,使其在國際法上有繼續操作的正當性。故須維持外交抗議,人員登島、船隻進入12浬內,以打破日方「有效控制」的狀況,以維持其主權的不確定性。中共解釋民間登島,及公務船進入12浬都應視為日方並未有效控制,益見中共在維護釣島主權的用心。 \n 雖然,我方召見日駐台代表表達我嚴正立場,直指日方竊占國土,且其強硬的程度,較歷次為甚,並彰顯出我維護主權的決心。但在保釣行動上的缺席,只有外交抗議,在保釣維權的實質行動上,顯得空泛無力,則是其缺失。 \n 惟事後日方表示,欲重啟台日漁權談判,確是一大收穫。而此意外,意在拉攏我方不使兩岸聯手,造成日方孤立意圖至為明顯。亦反映出我在事件中的重要地位。 \n (作者為退役中將、中華戰略學會常務理事)

  • 打造太平洋艦隊 中國新艦紛試水

     親北京立場的香港《文匯報》昨天在題為〈大量新戰艦試水,中國打造太平洋艦隊?〉說,日前,日本海上自衛隊P-3C偵察機,在沖繩本島與宮古島之間的海域相繼發現中國海軍艦艇編隊6艘艦艇朝太平洋方向駛去。美日對中國已由「點線狀封鎖」擴展為「區域聯防」式封鎖,未來中日、中美將難免海上摩擦。 \n 對此,有中國軍事專家表示,中國海軍應打造自己的「太平洋艦隊」,以成長為名副其實的「藍水力量」。 \n 報導說,日本防衛省授權媒體曝光的畫面中包括六艘中國軍艦:「石家莊」號(116)、「青島」號(113)導彈驅逐艦,「煙台」號、「益陽」號導彈護衛艦及「洪澤湖」號(881)綜合補給艦、「北調900」電子偵察船。 \n 其中,「石家莊」號裝備有S-300艦載區域防空系統,為目前北海艦隊噸位最大、防空能力最強的導彈驅逐艦。「青島」號則在近期完成了一系列資訊化改裝,實現「老艦換新顏」,綜合戰鬥力顯著提升。2艘護衛艦中也包括有國產最新型導彈護衛艦「煙台」號(538)。而「北調900」號擁有4大偵察系統:光學偵察系統、聲學偵察系統、雷達偵察系統及無線電通訊偵察系統,船上一切設備均採用大陸國產設備。 \n 報導說,是次演練,北海艦隊精銳盡出,而此次中國海軍的遠洋演練科目,包括編隊指揮通訊、遠海補給、編隊反潛、反艦演習等。同時,這是中國海軍今年繼6月分之後,第二次前往西太平洋舉行例行性軍事訓練,也是2年內中國海軍第4次穿出第一島鏈練兵。 \n 大陸軍方人士透露,在第一島鏈附近海域,中美日三國艦機之間監視與反監視、偵察與反偵察的鬥爭日趨頻密,日方甚至經常採取一些危險的挑釁行動作為給中國海軍的「見面禮」。 \n 目前,美日對中國海軍已由依託第一、第二島鏈的「點線狀封鎖」逐漸擴展為大縱深、寬領域的「區域聯防」式封鎖。在這種海洋舊秩序體制下,未來中日、中美之間的海上摩擦甚至衝突恐怕很難避免。 \n 專家認為,從海洋秩序角度講,太平洋也應成為各國海軍公平使用的「游泳池」,不能成為某國的「私人泳池」,各國都有各自的泳道,客觀上雖然相互競爭但在國際法的規則下合作、和諧、和平共處。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