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川普政府首份國家安全戰略的搜尋結果,共05

  • 兩岸新視界:倪峰》大陸拿什麼吸引川普

    2017年年底,中美關係似乎又進入了一個重要的節點。10月,十九大的勝利召開,標誌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而在12月,川普在推出其首份《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的演講中也宣稱,「美國已經進入競爭的新時代」。中美這兩個對世界有著重大影響的國家,幾乎同時宣布進入了「新時代」。 這兩個宣布看似偶然,其意涵也完全不同,但對中美關係而言,可能有著重要的隱喻:既然中美兩國都走入了「新時代」,那麼中美關係的演進是否可以在前面加一個限定詞,稱之為「新時代的中美關係」。 最近,筆者一直在思考,「新時代的中美關係」,「新」在什麼地方?目前來看,有兩變量非常重要,一個暫且將其稱為「非常規變量」,另一個是「常規變量」。 一,川普是當前中美關係最大「非常規變量」 當下中美關係最大的「非常規變量」,當屬川普本人。這是一位相當特殊的人物,是「反建制」的總統,同過去選出來的歷屆建制派總統相比,必然對美國的對外政策,以及中美關係產生很不一樣的影響。 過去,我們觀察美國總統的對外戰略和對華政策思維,基本從4個維度看。第一個維度是地緣戰略,第二是意識形態,第三國家利益,特別是經濟利益,第四則是國際秩序方面。這些維度上的思考和判斷相迭加,就大體構成美國傳統的對華戰略。自老布希以來的美國歷屆總統,對這4方面的考慮大體均衡,所以一直以來,美國對華政策相對比較穩定,並具有一定延續性。 然而,川普之「新」、「特」,就在於他把這4個維度上的考慮,排列得非常不成比例。 首先,意識形態方面,幾乎已經甚少強調,無論在川普的涉華文件、報告還是演講,以及訪問中國的議程中,相比過去都大為減少。其次,國際秩序方面,全世界都已看得很清楚:美國不想再費時費力做現行秩序的維護者,對一些理想主義的多邊安排,持非常負面的態度,甚至在氣候變化、多邊貿易等領域,採取斬釘截鐵的單邊退出措施。 川普的邏輯是,長期以來美國在建制派和資本精英的鼓吹下,把大量國家資源耗費在全球事務上,包括在海外打無意義的戰爭,而不是用於發展自己、改善百姓生活,所以他的政府必須反其道而行之,集中精力先把美國自己的事情搞好,這才是維護美國競爭力的根本。 第三,地緣戰略方面,作為商人出身,川普並沒有在體制內的工作經驗,上台前也幾乎沒有接觸過相關概念。川普絕非一名地緣政治玩家。上台以後,他放手讓軍隊、外交官們去處理,自己並沒有對美國傳統上參與極多的地緣戰略操盤和競爭顯示出熱心。 於是我們看到,經濟利益在川普對外、對華政策中,所占的比例異常地高,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現象,也是川普的「中國觀」的主幹結構。 川普最關心的是如何通過與中國打交道,實質性減少美國的對外貿易逆差,然後把截流的美元用在美國國內,或是減少財政赤字,或是增加軍費,亦或擴大基礎設施建設投資,總之,讓選民看到即可。 到底什麼能吸引川普 這樣一個「反傳統」的對華政策結構,對中方而言,既是機遇也是挑戰。一方面,過去長期困擾中美關係的一些敏感問題,如人權、勞工權益等,不再那麼敏感,所謂「地緣戰略競爭」所引起的猜忌和喧囂也小了不少。中方在這些方面的精力投入也會相應減少。 另一方面,經貿合作的中美關係「壓艙石」作用明顯弱化,中方再如何強調通過互利共贏來穩定兩國關係,也很難改變川普認為美國在對華交往中「吃了大虧」的心思。畢竟,他和持「另類右翼」思維的美國人,在內心深處都是以「零和」方式看經濟問題,始終認為導致美國本土經濟困難的最主要外因,就是競爭和製造業向中國轉移。所以,從根本上講,川普是從經濟為出發點來審視中國。 但另一方面,無論川普如何在主觀上看待經濟問題,國與國之間的經濟關係本質上是互利共贏,問題主要出在誰的獲益大一些,誰的小一些,這是可以通過協調的辦法來處理的分歧。從此意義上講,中美經濟關係在川普任內再如何緊張,對方有多少不滿情緒,處理問題的空間也還是很大,用做大增量的辦法,去緩解兩國貿易不平衡狀態,對川普是有吸引力的。 避免高開之後低走 應對常規變量之「新」 在中美關係進入川普執政的第一年,我們牢牢把握了以上這種機遇與挑戰並存的態勢,充分發揮首腦外交、經濟外交、軍事外交、人文外交等的積極作用,妥善處理了台灣、南海、經貿、朝核等敏感問題形成的障礙,成功地推動兩國關係實現了平穩過渡、良好開局,甚至在下半年達到了「高開」的狀態,成績之好超出了幾乎所有人的預料。當然,川普政府也有推動兩國關係穩健開局的需求,客觀上呼應了我們的努力。 接下來的時間裡,雙方都應當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局面,避免兩國關係在「高開」之後形成「低走」。這就需要雙方共同努力,應對好中美關係的常規變量之「新」。 二,中美力量對比變化趨勢是兩國關係最大「常規變量」 自上世紀70年代初,中美兩國關係正常化進程啟動以來,中美關係最基本的常規變量,即是兩國力量對比的美強中弱,外界對此習以為常。然而,這一態勢近年加速醞釀根本性轉折。隨著兩國力量對比的日益接近,中國在對美交往中,變得越來越自信,美國則越來越焦慮。 從某種意義上講,這種焦慮感在美國國內正成為共同的情緒,競爭因素的增加,在中美關係恐怕是個恆定趨勢。記得2012年前後,美國戰略學界曾經展開過一次對華政策大討論,前美國駐印度大使、哈佛大學教授羅伯特‧布萊克威爾,與卡耐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研究員阿什利‧特利斯,合寫的一份報告認為,過去數十年的美國對華接觸政策,即將中國的經濟與政治整合並融入「自由國際秩序」以改造中國的政策,是以損害美國在全球的優勢地位與長遠的戰略利益為代價的,未來數十年中國是美國「最值得警惕的競爭者」,因而主張美國應該實質性地修改現行的對華大戰略。 當時這份報告受到了美國戰略學界不少人的批評。時隔5年,華盛頓似乎在對華政策問題上變得不再有那麼多派系,認為中美關係競爭性將上升的人占據了主流,質疑的聲音幾乎沒有。 到了川普政府首份《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出台,那33處點到中國的表述,「順理成章」地彙集了一段時間來美國戰略學界對中國的種種判斷,標誌著美國建制派和「另類右翼」對中美關係性質的解讀在相互靠攏,彼此共識在增加。 兩股力量匯聚 美國對華疑慮總體上升 我們知道川普在意的東西是經濟利益,雖然中美已經簽了2500億合同訂單,但他仍不滿意,提出要中國每年減少1千億美元的貿易順差。直接定指標,這種方式前所未有。在這種情況下,中美關係的重要問題就是經貿關係。 以前有句話講中美關係,「好也好不到哪兒去,壞也壞不到哪兒去」,原因就在於,中美經貿關係一直是壓艙石。但現在,川普正衝著這個壓艙石而來,動搖中美關係的基礎,所謂「基礎不牢,地動山搖」。這會是一個特別大的影響。 目前,美國戰略界對中國的負面看法,正與川普對中國在貿易問題上的不滿向同一個方向匯聚,導致美國總體對中國的疑慮進一步上升。 兩個變量,同時也是兩股力量。在2017年底,它們向著一個方向匯合,而這個方向就是中國被定位為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中國是修正主義國家。美國戰略界甚至得出結論,尼克松以來,美國對華接觸政策總體是失敗的。 所以,何為中美關係進入了新時代?從學術上,就是常規變量和非常規變量的一種融合。 (作者為中國社科院美國所副所長)

  • 編輯室報告-川普印太戰略 的虛與實

     美國政府18日公布川普任內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直接點名中國和俄羅斯為「競爭對手」,中國已不再是美國過去幾屆政府所說的「戰略合作夥伴」。另外,川普政府也將亞太戰略擴大為印太(印度-太平洋)戰略,儼然衝著中國「一帶一路」戰略而來,美國除了鞏固在西太平洋的第一島鏈和第二島鏈盟友之外,又把圍堵中俄的防線擴大到南亞,彷彿又重返冷戰時期的對峙,不同的是,這次中國成為「被圍堵」的主角。  川普政府在國安戰略報告共提到中國33次,份量之重凌駕其他各國,也凸顯出美國對中國國力快速壯大的高度警覺。該報告對中國可說不假辭色,不僅控訴中國藉著崛起之勢向他國輸出貪汙和政府監控,更言明美國過去協助中國國力提升是希望推動中國自由化,但如今卻事與願違,對中國崛起路徑的失望溢於言表。  這種近乎於撕破臉的陳述,已引來中國外交體系和黨媒的激烈反應,在報告公布之後的未來一段時間,美中戰略關係如何發展,將是最值得台灣關注的議題之一。  川普上任之後,在處理區域和國際問題上經常「走鐘」,個人發言草率、經常自相矛盾,政策方向讓人捉摸不定,這是「虛」的一面;但美國整體的外交政策,主要還是由美國國務院的文官體系長期建立下來的,即使執政黨更迭、總統換人,方向通常不會有太大的調整,這是「實」的一面。  美國此次調整亞太安全戰略,再次將中俄視為競爭對手,實攸關整個區域乃至全球的安全布局,但若因此說世界重回冷戰時代,則言之過早,畢竟目前與冷戰時期東西對峙的時空環境大不相同,已不是築一道牆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  中俄等強權在冷戰之後,都歷經了全球化的洗禮,中國更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其與各國經貿和人員往來已勢不可免,因此在列強競爭之外,美中俄仍有許多合作的空間,這也是川普在戰略報告提出之後,一再重申的重點。  「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站在這個國際局勢轉變的時點,擁有戰略重要位置的台灣尤應謹言慎行,以免淪為列強角力下的犧牲品。

  • 陸駐美大使:中國不尋求全球主導權

    大陸駐美國大使崔天凱20日接受美國媒體就川普政府首份國家安全戰略表示,中國不尋求全球主導權,一個巨大且不斷發展的中國市場能為美國企業提供極大機遇,而中國企業也正在來美投資並為美創造就業。 新華社報導,在被問及如何評價美國新出台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及其中涉華內容時,崔天凱表示,稱得上「戰略性」的報告,需要體現幾個原則,一是要有真正的全球視野,二是要有長遠的眼光,三是要有建設性和合作態度。坦率地講,這份報告在以上三個方面都有值得改進之處。 崔天凱說,中國不尋求全球主導權;當今時代,世界各國既面臨共同挑戰,也擁有日益增長的共同利益,最重要的是建立一個廣泛的全球夥伴關係,共同應對挑戰。中國的目標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在被問及有關報告是否體現了美對華政策的改變時,崔天凱表示,發展中美關係應把關注重點放在雙方不斷增長的共同利益和相互需求上。中美兩國元首今年在美國海湖莊園和北京進行了很好的會晤,令人鼓舞,雙方建立的四個高級別對話機制也發揮了很好的作用,良好的高層交往為兩國關係發展營造了積極勢頭,雙方應繼續加以維護和發展。 談及中美經貿關係時,崔天凱說,中美經貿關係日益緊密,相互依存日益加深,既促進了兩國經濟發展,也為兩國人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利益。中國將繼續向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各國擴大開放。一個巨大且不斷發展的中國市場能為美國企業提供極大機遇,而中國企業也正在來美投資並為美創造就業。 崔天凱表示,中美應本著積極、合作、建設性的原則處理雙邊關係,應該在相互理解、尊重彼此利益和關切的基礎上,不斷推動雙邊關係發展,只有這樣才能帶來雙贏結果。 至於朝核問題時,崔天凱表示,中美雙方在半島核問題上擁有廣泛共同利益,都堅持半島無核化,堅持維護半島和平穩定,以及通過外交手段和談判協商和平解決有關問題。在國際社會為解決半島核問題所做的共同努力中,中美間協調合作發揮了重要作用,兩國應繼續努力。他強調,中方深信,戰爭和衝突不應是解決半島核問題的選項,中美雙方應始終以全力防止朝鮮半島發生衝突為己任,這符合有關各方的最大利益。

  • 美國是真老虎 中美關係晦暗

    美國是真老虎 中美關係晦暗

     美東時間18日川普政府將提出首份國家安全戰略,聚焦國土安全、技術威脅和經濟競爭,以力量維護和平,白宮國安顧問麥克馬斯特稱競爭性的參與、透過互惠加強聯盟;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前院長陸忠偉17日在演講中提到,該戰略與2015年歐巴馬戰略相似之處頗多,但勾畫的戰略思想遠較前任總統宏大。  國際關係學院及國際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17日舉辦「第17屆國家安全論壇暨2017國際安全形式回顧與展望」學術研討會,邀請陸忠偉發表主旨演講。針對中美關係,他表示美國作為國際戰略首富,其國力雖在多極化中被平衡,但未被明顯矮化,美西方體系雖是敗像顯露、但支柱還在,可見「美國是紙老虎、也是真老虎」,除了美鈔、美援、美軍,美國仍居全球價值鏈的中心。  陸忠偉說,川普視重建偉大美國為任務,將依託傳統大國地位、發揮雄厚經濟力量,強買強賣利益置換,同時強調為國家經濟利益服務並非意味國家安全無所作為,如即將提出的國安新戰略,其勾畫的戰略思想遠較前任總統宏大。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前院長袁鵬表示,中美關係這一年來面對三大危機但已一一化解,首先是川普與蔡英文通話交易一中原則,之後習川通話、川普訪北京公開承諾,自此交易一中原則的憂慮消失,其次是貿易戰今年得以避免,最後是美俄交好對付中國但因「通俄門」而未成,因此中美關係沒有脫軌,而是回到正軌。  「但也非進入好軌道,中美進入了晦暗隧道,暗礁顛簸不清楚」。袁鵬說,中美關係進入戰略博弈與競爭新階段,至今未找到有效框架破解,川普更無心也無條件找尋框架。他提到,美國看十九大就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與美國霸權之間的競逐,美國戰略界對他說別看美媒只專注猜七常委,「他們並非沒有關注中國戰略」,他還看到美方在十九大報告上畫滿紅線,認為這對美國霸權敲響警鐘,結論是「中國挑戰美國」,加速美國對華憂慮。  袁鵬說,中美關係基礎正在弱化,要中國犧牲中朝關係為代價解決問題,中國做不來;但中美也不至於出現實質性下滑,或到明年美國期中選後可能有新契機。

  • 美「戰略競爭者」說 陸外交部:盼中美維持互信

    美國時間18日,美國總統川普政府將公布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英國金融時報述消息人士稱,此份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將定義中國為「修正主義」國家,並視中國為美國的戰略競爭者,且將著重在經貿、投資等問題上加強對美國經濟利益的保護力度。這顯示出川普政府對中國立場將比以往數屆美國政府都更激進。 華爾街見聞報導,對此中國外交部回應稱,希望美國國家安全戰略能為促進世界和平與穩定發揮建設性作用,為增進中美戰略互信,共同維護國際和平與安全作出貢獻。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