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州稅的搜尋結果,共84

  • 人大重陽》一文讀懂大陸房產稅改革(況偉大)

    人大重陽》一文讀懂大陸房產稅改革(況偉大)

    有關房產稅,中國有著非常悠久的歷史,從周朝開始就已存在房產稅。今天分享有關中國的房產稅改革,主要是從近代特別是改革開放之後中國房產稅改革及其產生的效果,包括以下四個方面:

  • 窗戶也得課稅?歷史上那些荒謬的「萬萬稅」

    窗戶也得課稅?歷史上那些荒謬的「萬萬稅」

    ▍亞馬遜Top 1暢銷書 ▍ 一探古往今來的稅務大觀園,反思如何打造未來的烏托邦。 課稅的藝術,是拔最多的毛,但讓人民發出最小的聲音? 稅怎麼來,決定人類歷史怎麼走。 這場稅賦的攻防戰,可以荒謬至迫使人民拆窗戶,也可能美妙到每天只要工作三小時。 ▏連擁有最聰明腦袋的愛因斯坦都說:全世界最難懂的就是所得稅了。 政府,是我們這一生買過最貴的東西,但我們對於稅金如何使用卻沒有置喙的餘地。 在每次繳稅深感被剝一層皮之際,我們可能沒想過,今日的稅制其實已經多次進化,歷史上多的是猶如荒誕鬧劇的稅賦政策。 十七世紀,英國曾經課徵壁爐稅,稅務員必須進到民眾家裡清點壁爐數量,既擾民又侵犯隱私,體貼的政府於是想到一個替代方案:窗戶稅。稅務員只須在屋外數算窗戶數量,而且窗戶應該足以代表一個人的財富,畢竟,房子愈大,窗戶就愈多。 但政府沒料到的是,人民的行為開始走樣。為了避稅,民眾拆掉自家窗戶、要求建商減少新建案的窗戶。一項稅賦政策,扭曲了一個城市的外觀;而窗戶減少所造成的日照不足與空氣不流通,更成為流行疾病盛行的幫凶。大文豪狄更斯不禁感嘆:「自從實施了窗戶稅,光線和空氣都不再是自由的了。」 另一方面,稅賦,也促成了美國誕生、法國大革命、印度獨立;世上的偉大建築如金字塔、白宮等都在稅收支撐下興建;人類能踏上月球,靠的當然也是納稅錢。稅賦,不只影響個人財產,更牽動著社會經濟、人口遷移、宗教信仰等眾多面向。 ▏比爾.蓋茲主張:我們應該對機器人課稅。 隨著網際網路的興起,「零工經濟」(gig economy)開始走紅,工作者不再侷限於國家與區域的限制。加密貨幣也已成為一個規模以數十億美元計的產業;區塊鏈科技的用途廣泛,早已超越線上現金替代性系統的範疇。這一切,皆使得課稅難上加難。 世界正在改變,到了二○三○年,人們甚至可能有如最有影響力的經濟學家凱因斯在一九三○年所做的預測:每天只須工作三小時,就能過著擺脫「基本經濟問題」的閒適生活。 然而,沒有稅賦,就沒有政府。當破壞式創新產業正在改寫世界規則,舊的稅制要如何改變,才能繼續支撐政府的功能與服務? 【精彩書摘】 「課稅的藝術,是盡力拔最多的鵝毛,但讓牠們發出最小的聲音。」 ── 尚—巴普蒂斯特.科爾伯特(Jean-Baptiste Colbert), 路易十四的財政大臣(1661—83) 1690年代初期,英王國庫虛空,亟需錢用。 會陷入如此的境況是威廉王(King William)與他的國會自找的。他們為了爭取民心而取消一項招人痛恨的稅目。 現在他們卻是兩手空空。 怎麼辦? 英國家家戶戶都有一座壁爐,而早在1066年諾曼人入侵之前,英國人就得繳納壁爐稅,當時稱為煙囪稅或煙管稅,通常是繳交給教會。但是到了1662年,壁爐稅正式成為法令。每戶價值超過20先令(大約相當於今天的五千美元)的房屋,每年須為其每座壁爐繳納兩次壁爐稅,每次一先令。此舉使得原本無須繳納直接稅的人民突然意識到自己變成課稅的對象,甚至連貧戶也須繳稅。稅務員皆為傭金委任制,會「滴水不漏地行使他們的權力。」他們會每隔六個月進入人民屋內檢查壁爐數量,此舉嚴重侵犯到英國人視為神聖的隱私;更糟的是,這個主意竟出自法國。英國人痛恨壁爐稅,排山倒海的民怨在1688年光榮革命時爆發。 威廉與瑪麗體悟到這是一個新王朝可以迅速贏得民心的方式,於是取消壁爐稅,「藉以紀念國王陛下印刻在王土之內的每座壁爐上,永垂不朽的德政」。 然而這也迎來了一個大問題。威廉為了驅逐前任國王詹姆斯二世,欠了荷蘭人鉅額貸款;與愛爾蘭的衝突,以及在歐陸的作戰即所謂的九年戰爭,皆迫使他必須支付龐大軍費。此外,他還得對付詹姆斯二世在蘇格蘭的盟友,同時,國內尚有一場小型的匯率危機在等著他。 這麼多錢該怎麼付? 1696年,他找到一個解決方案。不用想也知道,就是開徵新稅:針對房屋、光線與窗戶課稅,也就是著名的窗戶稅。 現在,稅務員只須經過某人的房屋,在屋外計算窗戶的數目即可。他不必闖入屋內,不會有侵犯隱私的問題。他也無須與納稅義務人接觸,後者也不必承擔申報的責任。你無法隱藏窗戶,因此也無法逃稅。拜壁爐稅之賜,稅賦制度已經建立。此一稅目看來相當公平,某人的屋宅窗戶愈多,象徵這人愈富有,繳稅的能力也就愈高。 和政府眾多的永久性立法一樣,窗戶稅最初僅是暫時性的。該稅制甫推出時稅率頗低,每棟最多擁有十扇窗戶的房屋也僅須固定繳納二先令的稅款。但是時日一久,稅率也告上漲。 沒過多久,人民便不再繳稅,轉而開始掩蔽他們的窗戶。到了1718年,政府發現窗戶稅的徵收已不如原先預期。政府當局的因應方式並非降低稅率,而是增加。結果造成民間出現更為極端的避稅手段。有人在興建房屋時刻意減少開窗的數量,有人將窗戶用磚塊封住,留待日後需要時再鑿壁引光。也有人乾脆建一棟整層臥室全無開窗的房子。在那個尚未發明以電力、煤氣與燃油來照明,而須使用有煙火焰、牛油蠟燭與燈草(浸在油脂內的蘆葦)的時代,遮蔽住日光與新鮮空氣的進入不可謂犧牲不大。 1746年,英國國王喬治二世政府推出了醫學期刊《柳葉刀》(The Lancet)批評其為「對光課稅,荒唐至極」的玻璃稅。約翰.史都華.米爾(John Stuart Mill)指出,自此之後,這兩項稅目便成為「導致畸形建築物的罪魁禍首」,卻也同時成為150年來的建築指導原則,決定了英國與法國(同樣課徵門窗稅)村鎮與城市的外觀,許多地方,現今依然如此。有鑑於該稅目的門檻決定了一棟建築物有多少扇窗戶,威爾特郡(Wiltshire)一些企圖躋身上流社會的村民會把他們住屋外牆漆成黑白雙色,偽裝成窗戶。1797年,首相威廉.皮特(William Pitt)將玻璃稅調高二倍,有位木匠向國會提報,說是整整一條街的居民都要他用磚塊或木板封住窗戶。 玻璃稅抑制了一整個產業的成長。在1801至51年間,英國人口自一千一百萬人成長至二千七百萬人。光是倫敦的人口就成長了170%,由一百萬人增至二百七十萬人。人口爆增也引發興建熱潮。然而拜玻璃稅所賜,玻璃的生產量在這段期間大致沒有改變。 窗戶成為財富的象徵,甚至在小說中也是如此。珍.奧斯汀(Jane Austen)在《傲慢與偏見》(Pride and Prejudice)一書中就寫道:「伊麗莎白縱目觀賞,心曠神怡,但是她並未如柯林斯先生所預期地那般為眼前的美景陶醉忘形,對於他數著屋前的窗戶,並誇耀這些窗戶的花費,她也不為所動。」 雖然美國從未課徵窗戶稅,不過在1798年曾因擔心課徵此稅而引發叛亂—弗里斯叛亂(Fries Rebellion)。當時賓夕凡尼亞州的估稅官員巡訪各地,對於要課徵直接房屋稅的房產進行評估,當地德國與荷蘭的移民擔心此舉乃是要課徵窗戶稅,於是發動武裝叛變,動亂遍及全州,迫使總統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不得不派遣聯邦軍隊花了兩年的時間平定叛亂。 窗戶稅不具任何發展性。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寫道:「鄉間一棟租金十鎊的房屋,擁有的窗戶數目可能超過倫敦一棟租金達五百鎊的房屋。」但是貧窮的鄉間房舍卻得繳交較多的稅。鄉村屋主的稅賦沉重。不過受打擊最重的卻是城市裡的貧戶,他們住在大型的破敗公寓內,這些建築物都有許多窗戶,他們對窗戶稅高度敏感。房東──納稅義務人──乾脆將這些公寓的窗戶封起來以降低成本。此舉於是引發窗戶稅最具傷害性的意外結果:人們罹患疾病。工業革命時期在城市間肆虐的傳染病──尤其是傷寒、天花與霍亂──因為狹窄、潮濕,又沒有窗戶的公寓而更加嚴重。《柳葉刀》指出,該稅「直接促進疾病」。一份官方的科學報告指出,「有許多例子顯示,屋主為逃避納稅而封閉窗戶的行為,已成為患病與死亡的主要原由。」然而即使如此,該稅仍持續課徵。 到了十九世紀,反對該稅的聲浪四處可聞。「『像空氣一樣自由』的格言已然過時,」查爾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如此感嘆,「自從實施窗戶稅之後,光線與空氣都不再是自由的了。」反對該稅的行動持續了幾十年,各類相關的小冊子、歌曲與演說層出不窮。1845年,在重新推出消費稅不久之後,羅伯特.皮爾爵士(Sir Robert Peel)取消玻璃稅,但是保留了窗戶稅。直到1850年,國會才出現一項廢除窗戶稅的提案。據說,議員在辯論時高聲喊出「光天化日下搶劫!」(daylight robbery)這句話,進而流傳下來成為俗諺,意指高得令人髮指的稅賦。可是這項提案最終還是闖關失敗。直至又出現一波全國性的反對運動,該稅才在1851年廢除。至於法國的門窗稅則又繼續了75年才被廢除。 窗戶稅只不過是一項在歷史長河中還不算特別長壽的稅目,卻是昭示一項稅目如何誕生與其影響的絕佳案例。在其演進中,我們可以看到一項稅目典型的生命週期。 稅賦的課徵主要是出於當時的需要,通常是為資助某場戰爭。稅賦在推出時都是暫時性的,只是後來大都演變成永久性。課稅金額在初期都很低,但會隨著時間而增加。稅賦侵犯了享受光線與新鮮空氣的基本自由。許多人都會千方百計地逃避繳稅,從而使得稅賦扭曲人們的行為與決策。稅賦會導致各種不同的意外結果,而且隨著它益趨成熟,情況也會日益惡化。稅收大部分都會遭到濫用或是花在納稅人不認同之處。最終人們覺得受夠了,於是產生一些行動─運動、抗議,甚至是革命─在政府延宕推諉之際,尋求廢除稅賦。 要說窗戶稅是好是壞,未免過於簡化其中意涵。該稅有一段時間實施順利,然後又失效了。除了其他一般事項之外,稅收也用來支付國防。許多稅賦在本質上都具有道德迷思。一方面它會侵犯個人的財產權,也會造成意想之外的結果;然而在另一方面,它也是支付政府運作最實際的解決方案。我們由此可知,為什麼溫斯頓.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以及其他許多人,會說稅賦是「必要之惡」。問題在於:有多少惡才算必要? (本文摘自《光天化日搶錢:稅賦如何形塑過去與改變未來?》/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多米尼克.弗斯比(Dominic Frisby) 出生於倫敦,曼徹斯特大學畢業。他是一位財金作家,之前有兩部著作,《後國家時代的生活》(Life After the State)與《比特幣》(Bitcoin),後者大受理察.布朗森爵士(Sir Richard Branson)激賞,稱譽是「一部了不起的書,必須一讀!」他也為雜誌《金錢周刊》(Moneyweek)、《維珍》(Virgin)以及《獨立報》(Independent)撰稿。他在全球各地發表演說,探討金融的未來。他也主持多個線上有聲節目,包括《維珍線上有聲節目》(Virgin Podcast)。

  • 全球最糟 EV 政策在澳洲:不獎勵電動車,反而要課徵里程稅

    全球最糟 EV 政策在澳洲:不獎勵電動車,反而要課徵里程稅

    為了減低對氣候的衝擊並加速淘汰燃油車,各國政府紛紛針對電動車祭出各種優惠或補貼,不過澳洲有個州政府卻反其道而行,不祭優惠,反而要針對電動車課徵里程稅,被稱為「全球最糟糕的電動車政策」。 位在澳洲東岸南部的維多利亞州 (Victoria) 去年就對外宣告將針對電動車徵收額外的里程稅,純電動車每行駛一公里就要繳付 2.5 澳分的稅,而插電油電車則是行駛每公里要繳納 2 澳分的稅。 數據顯示,澳洲每輛汽車平均每年行駛約 13,300 公里,這代表純電動車每年平均要額外繳納 332 澳元、約台幣 7,280 元左右的里程稅。 維多利亞州並非是澳洲唯一要針對電動車課徵里程稅的地方,其他州也有打算對電動車開徵里程稅。 這種逆向操作的政策,主要是因為澳州整體來自燃油車的燃油稅收持續下降,而道路以及相關基礎設施的維護需要資金才能運作,於是政府就將腦筋動到免付燃油稅的電動車上。 更詭異的地方在於,維多利亞州並未針對燃油車課徵燃油稅,當地也沒有推出任何電動車的獎勵措施來平衡課徵里程稅的政策,也因此被外界視為純粹是在懲罰電動車車主。 據了解,維多利亞州目前僅擁有約 6,000 輛的電動車,但該州卻擁有超過 155,000 公里的道路,因此就算針對電動車課徵里程稅,實際上也難以籌措維護道路所需的大量資金。 這個古怪的政策已經引起車廠反彈,由現代汽車、福斯、Uber 以及 ABB,WWF 等環保組織,將聯手反對這項政策,並在墨爾本《時代報》刊登的廣告上,直接抨擊這是「全球最糟糕的電動車政策」。

  • 《其他電子》鴻海威州投資新協議 預期規模及稅賦優惠大縮水

    《其他電子》鴻海威州投資新協議 預期規模及稅賦優惠大縮水

    鴻海(2317)與美國威斯康辛州達成投資新協議,據公告揭露,集團規畫6年投資6.72億美元、以平均工資5.38萬美元聘僱1454名員工,威州將提供8000萬美元的稅賦優惠,相較先前15年投資100億美元、聘僱1.3萬名員工、獲得近40億美元稅賦優惠大幅縮水。 威州政府於美國時間19日宣布,州長艾佛斯(Tony Evers)已與鴻海達成投資新協議,威州經濟發展公司(WEDC)並於美國時間20日審查批准。鴻海對此感謝WEDC修正協議,使集團能靈活尋覓商機,以因應持續變化的全球市場環境。 鴻海表示,由於市場意外波動,此次新協議已修改2017年與WEDC簽訂的協議預期,主要基於集團目前對2025年前數位基礎設施硬體產品的預期,目標使威州成為美國最大的數據基礎設施硬體製造地。 根據修訂後的協議條款,鴻海目標至2026年投資6.72億美元,以平均工資5.38萬美元聘僱1454名員工,威州政府將提供8000萬美元的稅賦優惠,並有機會取得其他投資及額外稅賦優惠。 同時,新協議對投資項目給予更廣泛定義,使鴻海能比照該州其他製造商,可基於創造就業機會及投資規模而獲得稅賦優惠,不再限制於製造商品及產品種類。而自啟動投資計畫以來,鴻海已在威州投資約9億美元。 鴻海董事長劉揚偉20日表示,威州投資新協議會有新補助優惠內容,依產業布局及投資規模而調整,因此優惠不是縮減,就補貼比例而言,不會與先前差太多。目前仍在尋找適合當地發展的產業,6月底將決定電動車產線會建置在威州或墨西哥,亦有可能兩地都建置。

  • 《國際產業》縮減設廠規模與稅賦獎勵 威州、鴻海達成新協議

    美國威斯康辛州政府與鴻海科技集團(Foxconn Technology Group)已經就縮減威州製造工廠規模及該廠享有之減稅優惠達成新協議。  威州州長艾弗斯(Tony Evers)與鴻海周一共同宣布這項消息,但尚未披露這項新協議的相關細節。威州經濟發展公司(Wisconsin Economic Development Corp.)將於周二召開會議批准這項新協議。  消息人士透露,這項新協議將使鴻海威州廠未來的稅賦減免縮水數十億美元,但仍將享有價值超過1000萬美元的潛在稅賦優惠。  威州前州長沃克(Scott Walker)在2017年與鴻海簽訂最初的投資協議,當時鴻海獲得價值近40億美元的州與地方稅賦獎勵,而鴻海則承諾在威州東南部邊界附近的Mount Pleasant斥資100億美元建造一座大型顯示器面板廠,並創造13,000個工作機會。  但鴻海一直在縮減威州廠的投資計畫,並錯失了啟用州稅抵減措施的就業目標。威州去年向鴻海表示將不提供該公司稅賦減免,因為鴻海已經大幅變更其製造計畫,且未遵守稅賦優惠的協議。根據威州經濟發展機關的數據,鴻海2019年在威州僅僱用了281人。  威州經濟發展公司發言人卡倫德(David Callender)表示,在理事會採取行動之前,該機關不會就與鴻海的協商內容發表評論。  媒體報導,在簽署最初的投資協議之後,鴻海將工廠面積縮小至1,012公頃,並將原定建造的10.5代廠更改為6代廠,用於生產手機等設備之小尺寸TFT-LCD顯示器,而非最初設定的大尺寸螢幕。鴻海董事長上個月則表示,公司正在考慮在該廠製造電動車。鴻海不斷變更計畫,促使艾弗斯要求重新簽訂合約。

  • 《其他電子》劉揚偉:鴻海威州投資新協議 補助比例差不多

    《其他電子》劉揚偉:鴻海威州投資新協議 補助比例差不多

    鴻海(2317)與美國威斯康辛州宣布達成投資新協議,對於外媒指稱享有的稅賦減免優惠大減,鴻海董事長劉揚偉對此回應,新協議會有新補助優惠內容,優惠不是縮減,而是依產業布局及投資規模而調整,就補貼比例而言,不會與先前差太多。 至於威州廠的布局方向,劉揚偉表示仍持續尋找適合在當地發展的產業,電動車亦包括在內。由於鴻海已與客戶在墨西哥合作生產汽車相關零組件,預計6月底決定電動車產線會建置在威州或墨西哥,亦有可能兩地都建置。 鴻海2017年與時任威州州長華克(Scott Walker)敲定投資計畫,當時規畫於當地投資興建價值達百億美元的10.5代大型製造廠、最多將聘僱1.3萬人,並因此獲得近40億美元的稅務減免優惠,惟投資計畫及規模隨後不斷變更,迄今未達當初目標。 美國威州政府美國時間19日宣布,州長艾佛斯(Tony Evers)已與鴻海達成投資新協議,威州經濟發展公司(WEDC)今日將審查批准。消息人士透露,新協議使鴻海威州廠未來稅賦減免縮水數十億美元,但仍將享有價值逾1000萬美元的潛在稅賦優惠。 劉揚偉今日出席科睿唯安2021全球百大創新機構頒獎典禮,會後受訪時表示,新協議會有新補助優惠內容,依產業布局及投資規模而調整,因此優惠不是縮減,就補貼比例而言,不會與先前差太多。 據了解,鴻海最初簽訂的投資協議,為基於投資興建價值達百億美元的10.5代大型面板廠、最多雇用當地1.3萬名員工等條件,最高可享20億美元補助,但鴻海迄今尚未拿到任何補助。因此,新合約將不綁定特定產品及產業,補助規模改依投資項目調整。

  • 台塑化配發現金0.59元 配發率75.64%

    台塑化(6505)去年因新冠肺炎疫情重創油價與全球經濟,獲利、股利創近八年新低;全年營收4,152.81億元,稅前盈餘86.65億元,稅後盈餘74.29億元,EPS 0.78元。董事會決議配發現金0.59元,配發率維持70-75%高標原則,達75.64%。 去年上半年國際油價重挫,石化行情低迷與全球經濟,台塑化營運苦吞虧損;所幸,下半年油價回穩,石化事業也因大陸經濟復工、增溫,獲利動能加速復甦、推進,全年營運轉虧盈,力保掛牌至今,年度營運從未虧損。 今年石油輸出國組織和其盟國(OPEC+)延長供應限制措施至4月底,國際油價站穩美元,上看美元,煉油利差擺脫虧損、翻正,並增添原料在途、庫存利益;加上石化事業因歐美產能意外,展現連番狂飆力道,營運雙引擎齊步躍進。 據悉,台塑化前二月稅前盈餘已突破百億元水準;目前汽、柴油每桶價差約7美元,航空燃油約3美元。 伴隨油價高檔走堅,亞洲石化上游原料乙烯現貨報價飆升14%,衝上每噸1,200美元高價;相對2月底855美元價位,波段漲幅達四成。法人推估,台塑化第一季稅前盈餘有機會上看200億元水準,對照去年第四季稅前盈餘124.72億元,季增率逾60%。 此外,台塑化主導的路州石化一貫布局受制美國新冠疫情惡化,計畫進度被迫停滯。考量疫後興建工人招募、防疫措施規劃等諸多變數,工資也面臨調漲問題,成本(投資額)恐再度拉高;將待美國疫情趨緩、政策禁令解除,加以重新評估、調整規劃,並以謹慎掌控總投資成本風險為推動進度之首要原則。亦即不急著要以追求儘速興建完工為目標。

  • 現金部位飆 可成大手筆增資子公司

    可成(2474)去年處分大陸泰州廠,激勵去年度財報大賺211億元,在手現金部位更飆逾40億美元,因應營運需求,可成大手筆增資新加坡子公司、二家台灣子公司,總金額近40億元,令市場相當好奇增資的子公司日後營運方向。 可成董事會10日通過增資新加坡子公司9,100萬美元,此外也增資台灣100%持股之子公司益德、益盛,分別投資7.02億元,合計董事會通過的子公司投資金額將近40億元,由於可成先前就訂出車用、醫療、5G為三大轉型方向,大手筆增資子公司的動作,比財報本身更吸睛。 可成也於10日盤後公布去年度財報,因處分大陸泰州廠業外大補,可成去年第四季單季大賺138.73億元,每股稅後純益18.16元,創下單季獲利新高紀錄,累計2020年獲利達211.3億元,每股稅後純益27.65元。 其中第四季處分泰州廠,認列259.51億元業外收益之下,全季歸屬母公司淨利達138.73億元,較前一季度暴增2338%,年增302.2%,每股稅後純益18.16元,寫下單季獲利新高紀錄。  

  • 處分泰州廠挹注 可成上季獲利破百億

    金屬機殼廠可成(2474)公布去年度財報,因處分泰州廠業外大補,可成去年第四季單季大賺138.73億元,每股稅後純益18.16元,創下單季獲利新高紀錄,累計2020年獲利達211.3億元,每股稅後純益27.65元。 可成董事會通過去年度財報,其中第四季處分泰州廠,認列259.51億元業外收益之下,全季歸屬母公司淨利達138.73億元,較前一季度暴增2338%,年增302.2%,每股稅後純益18.16元,寫下單季獲利新高紀錄。 累計可成2020年全年獲利達211.3億元,每股稅後純益27.65元。 可成昨日公告今年2月營收35.82億元,月減20.3%、年增77.2%,累計今年前二月營收80.76億元,年減18.6%。

  • 疫情衝擊財政 美部分州政府 討論徵富人稅

     新冠疫情衝擊美國聯邦及州政府財政,有別聯邦政府舉債融資,州政府多靠減支加稅來填補財政黑洞,部分州長已將對富人加稅的提案搬上檯面討論,考慮針對高所得者的收入和資本利得徵稅。  根據穆迪分析(Moody's Analytics)估計,即便將現有的聯邦補助算在內,美國州政府可能仍需減支560億美元,或增加同等金額的稅收才能平衡本財年(大多數州截至明年6月)的預算。  多州都喊出加稅或疾呼聯邦政府提供更多援助,但美國各州的預算壓力其實迥然有別。據華府智庫城市研究所(Urban Institute)提出的數據,紐約州去年4月到12月的稅收,比前年同期短少4.1%。  紐澤西州稅收雖下滑2.4%,但超出原先預期,州長墨菲(Phil Murphy)23日提議全額支付該州退休金,是1996年來頭一遭。加州財政表現更勝一籌,拜高所得納稅人收入大增及股市走多之賜,稅收成長1.2%。  各州州長雖可向州議員喊話要求增稅,但提案成功的機率,多少要看議會是由哪一黨控制。此外,參眾兩院的民主黨議員,主張將對城市及州政府的金援納入經濟刺激方案,也會讓加稅提案出現變數。  紐約州州長郭謨(Andrew Cuomo)提議,對收入破500萬美元的紐約客加重課稅,作為支應預算赤字計畫的一環。目前該州所得稅率的最高級距在8.82%。  紐約州議員也考慮提案加稅,包括向億萬富豪徵收按市值計價(mark-to-market)稅,亦即資產一旦增值,他們必須繳納資本利得稅,即便手上資產並未出售。  明尼蘇達州州長華茲(Tim Walz),則打算針對年收入50萬美元的單獨申報者,以及所得合計100萬美元以上且合併申報的已婚夫婦,新增最高所得稅率級距10.85%。目前該州得稅率最高級距為9.85%。  賓州與華盛頓州也有類似的加稅計畫。

  • 《國際經濟》華盛頓州擬徵財富稅 貝佐斯恐年繳20億美元

    為了減少所得不均,並緩解該州所得稅欠收等問題,華盛頓州議員將提案向超過10億美元的財富課稅1%,而根據該法案,亞馬遜創始人貝佐斯(Jeff Bezos)每年將必須繳納約20億美元的州所得稅。  州議員表示,此稅將使每年稅收增加約25億美元,且只針對所謂的無形金融資產或股票期權等金融投資。不過稅務專家表示,該州的財富稅將過度依賴4位以華盛頓州為家的億萬富豪—貝佐斯、比爾·蓋茨、貝佐斯前妻史考特(MacKenzie Scott),以及曾擔任微軟執行長的史蒂夫·鮑爾默(Steve Ballmer)。  華盛頓智庫稅務基金會(Tax Foundation)副總裁Jared Walczak表示,該稅收97%將來自於這四位億萬富豪。  根據這項新稅法,目前身價約2000億美元的貝佐斯每年必須向州政府繳納20億美元稅金。比爾·蓋茨目前財富約為1350億美元,每年應繳財富稅約達13億美元,而鮑爾默的部分約為8.7億美元,貝佐斯前妻史考特一年要繳納6億美元。  部分評論則指出,這華盛頓4大富豪之中,無一擔負公司的日常職務,所以能輕易搬到其他州以避開此稅。  Walczak表示,他們4人之中的任何一位都可以搬到其他州,並將其設定為主要居所,但每年仍可以在華盛頓州待上182天,而不必繳納該財富稅。  此外,最近才搬到華盛頓州的資安公司Tanium執行長Orion Hindawi則表示,這項提案一旦落實,將重創華盛頓州的投資吸引力。

  • 《國際經濟》古莫:紐約富人稅將提高至14.7% 全美最高

    紐約州州長古莫(Andrew Cuomo)提議將富人稅提高至合併為14.7%,這將是美國最高的州與地方稅率。  古莫周二在發布2022年預算提案時表示,這個加稅的措施將為該州籌集15億美元資金。  古莫表示,此舉是增加稅收、削減開支與借貸之三管齊下的方法之一,以彌補新冠肺炎疫情使該州創下歷史記錄的預算缺口。  古莫表示,紐約無法處理150億美元的赤字,這已超出我們的能力。他並表示,紐約州過去最大的赤字是100億美元。  古莫表示,紐約州將把最高稅率從8.82%提高到10.86%,以合併計稅估算,紐約州最富有的居民其最高稅率將達到14.7%。「這將是這個國家最高的所得稅」。

  • 赴美投資 先搞懂美國稅

    赴美投資 先搞懂美國稅

     在2020年12月底,台灣護國神山台積電宣布投資美國,台積電帶動下,許多台積電台廠供應鏈紛紛籌劃赴美投資設廠事宜,勤業眾信聯合會計師事務所稅務部資深會計師徐有德不諱言,最近台灣企業是一群群地往美國走。勤業眾信觀察,拜登政府上台後將推動稅改,徐有德預估,民主黨參眾兩院過半情勢下,企業所得稅可能從21%提到25%至28%。  勤業眾信聯合會計師事務所1月14日舉辦「勤業眾信稅務論壇-保守V.S開放主義下,台商企業如何選擇?」,論壇從RCEP簽訂後對台影響到赴美投資相關稅務議題進行討論。德勤國際稅務中心(亞太區)美國稅務服務協理張立華分析美國稅除了聯邦稅外,還要注意州稅,而且,台商很容易以台灣的租稅情況設想節稅方法,在美國很多時候行不通。張立華以債權投資為例,產生的股利收入要匯出美國就必須當成盈餘分配課稅,稅率是30%,然而,這類的收入在台灣通常可以採實質課稅原則,具抵稅效果,在美國則完全行不通。  其次,企業在美各州的州稅有可能一次就要繳交多州的稅。張立華說明,州稅是看企業與該州的關連性,企業與該州是否有形成稅收關連,通常很難判定,必須由稅收專家來判定。不過,它有一個要素,即該企業資產、銷售、薪資所在是否達到該州的稅收關連,大部分州都以事實去判定是否有稅收關連,因此,張立華建議企業從人才、營運、市場在哪裡,決定繳交州稅的地點。

  • 可成賣泰州廠 超肥業外補丸

     可成(2474)今年底前將脫手大陸泰州廠,目前仍按照原定計畫,預計在今年底之前完成交割,依照可成股東會中獨立評鑑機構評估,在不考慮相關稅賦之下,「稅前」處分利益可能達239.96億元,以可成目前股本推算,對可成「稅前」每股盈餘挹注將逾31元。  可成則強調,該數字僅是預估數,且還沒有將稅率考慮進去,最終數字仍有變化,惟今年底前完成交割的計畫不變,相關處分利益將採一次性認列方式入帳。  可成已在今年10月6日舉行股東臨時會,通過處分泰州廠,董事長洪水樹更信心喊話,「處分泰州廠是最好的選擇」,由於可成今年8月宣布出售泰州廠時,並未預估處分利益,距離2020年底已經進入倒數階段,市場因而對這筆即將揭露的處分利益相當好奇。  根據可成的股東會資料,獨立評鑑機構依據標的公司於評估基準日之近期十二個月財務資訊為基礎,本次交易將以14.27億美元出售泰州可勝、泰州可利100%股權,由於出售價金高於帳列成本,估計本次交易對股東權益產生未考量相關稅負之利益影響數約新台幣235.96億元,實際影響數將以交割日後之會計師查核或核閱金額為準。  儘管可成強調最終數字尚未確定,不過以可成目前資本額77億元計算,該筆處分利益可望挹注可成「稅前」每股盈餘逾31元,第四季將一次性認列之下,這筆超肥「業外」對可成今年度的財報而言,無疑是大補丸。  可成今年前三季營收達638億元,累計每股稅後純益9.49元,明年完成處分泰州廠之後,對營收雖有40%影響幅度,不過可成看好明年平板、筆電相關應用需求仍強,並將資源轉攻車用相關產品,歷經營收衰退的必要之痛,可成可望逐漸邁向轉型之路。

  • 共和黨參院過半 只差一席

    共和黨參院過半 只差一席

     繼北卡之後,阿拉斯加州共和黨參議員蘇利文確定成功連任,使得共和黨在參院的總席次已來到50席,不過參院的掌控權要等到明年元月初喬治亞州的第二輪決選才能見分曉,共和黨只要再奪下一席便將阻斷民主黨全面執政的美夢,也將影響拜登的施政計畫。  阿拉斯加州開票作業比其他州緩慢,周二才開始開不在籍選票,美聯社周三在開了約7成5的選票後,宣布由尋求連任的蘇利文以57.5%對37.5%勝出。周二由於北卡州民主黨候選人康寧漢(Cal Cunningham)承認敗選,共和黨的泰利斯(Thom Tillis)同樣成功連任。  總計共和黨目前在參議院已掌握50席,領先民主黨的48席,剩下的2席都是喬治亞州的參議員改選,該州改選由於兩黨候選人都未達過半的門檻,因此明年1月5日將舉行第二輪決選,也就是參院掌控權要等到明年初才會決定誰屬。本屆改選前,共和黨以53席過半多數優勢把持參院。  民主黨目前最後希望是喬州2席全拿,至少先與共和黨在席次上扳成平手,這樣一來未來任何法案的表決若都是呈現50比50票的僵持局面,就可發揮副總統賀錦麗關鍵一票的表決優勢。  簡而言之,明年初喬州參議員決選不僅將決定參議院掌控權,同時也將影響拜登新政府的施政規畫。  根據拜登的幕僚與經濟顧問團隊表示,民主黨若能搶下喬州的2席參議員,拜登一上台便能全力推動競選時的政見,包括總規模2.2兆美元的新振興方案,以及調高企業與富人稅等等。  假如喬州參議員2席未全拿,即便拿下1席,也等於參院繼續由共和黨掌控,拜登政府推動政策勢必大受干擾,拜登要不讓步與共和黨合作共同推動法案,不然就是得透過行政命令兌現政見。  民主黨若無法取得完全執政,那加稅的提案勢必會遭到擱置,全民健保(ACA)改革修法同樣遙遙無期。

  • 威州認定鴻海抵稅資格不符 公司回應了

    鴻海科技集團今天通知美國威斯康辛州,反對威州認為鴻海不符合獲得創造就業賦稅抵免的資格。 隸屬威州政府的威斯康辛州經濟發展公司(Wisconsin Economic Development Corporation)本月稍早表示,根據鴻海2019年的資本投資和聘僱情況,鴻海並不符合賦稅抵免的資格。 美聯社報導,威斯康辛州經濟發展公司認定,鴻海在威州蒙特普萊森村(Mount Pleasant)的廠房僅雇用281名有資格計入賦稅抵免額的全職人員,且僅有3億美元的資本支出。 鴻海則表示,廠內雇用了520多名全職人員,已達獲得賦稅抵免資格的最低門檻,整項計畫也已投資7億5000萬美元。 鴻海的律師柏利(Robert Berry)在今天的通知書中表示,威州決定不讓鴻海獲得抵免,「不僅偏離認知,也偏離合約時間表」。柏利說,他希望在30天內解決這起爭議。 威州於本月12日告知鴻海,若要符合賦稅抵免的資格,須重擬雙方於2017年達成的協議,以反映鴻海縮小廠房規模的計畫。 鴻海2017年與威州簽署合約,要在當地投資100億美元設面板廠、雇用多達1萬3000人,可獲得近40億美元的威州及地方賦稅優惠。當時威州州長是共和黨籍的華克(Scott Walker),他已於2019年初卸任,繼任的是民主黨籍州長艾佛斯(Tony Evers)。 後來鴻海大幅縮減投資計畫規模,艾佛斯政府據此堅持必須修改合約,鴻海才能獲得賦稅抵免。(譯者:曾依璇/核稿:盧映孜)1091031

  • 《國際產業》美國第2座組裝廠 特斯拉盼今夏開工

    特斯拉在送交給德州政府的文件上表示,特斯拉希望最快於今年第三季開始,在美國西南方建造一座大型的汽車組裝廠。  根據這份本周披露的文件,為了爭取更好的稅賦優惠,特斯拉希望在德州與奧克拉荷馬州之間選出一個建造新廠的地點。這座工廠將打造特斯拉的電動皮卡與Model Y休旅車。  特斯拉向德州特拉維斯郡(Travis County)官員表示,特斯拉希望投資約10億美元,建造一個400萬~500萬平方英尺的汽車組裝廠,預計將聘雇5,000人,但特斯拉需要稅賦優惠措施,讓這個地點比在奧克拉荷馬州的替代選項更具競爭力。  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此前也曾暗示過德州廠,而德州州長艾博特 (Greg Abbott)也曾與馬斯克討論過建廠的可能性。奧克拉荷馬州商務部長克普蘭(Sean Kouplen)周四則表示,塔爾薩市(Tulsa)仍在爭取特斯拉的這座新廠。  特斯拉在美國的唯一一座汽車組裝廠位於加州費利蒙市(Fremont),佔地530萬平方英尺,雖然規模龐大,但對於這家持續成長的公司仍不夠大,特斯拉甚至得在該廠旁搭建帳篷生產電動車。

  • 操盤心法-爆量震盪加劇,留意美股與美元的多空訊號

    操盤心法-爆量震盪加劇,留意美股與美元的多空訊號

     盤勢分析:  本波全球股市強勢上漲,多數經濟學家都提醒投資風險,但資金行情又急又快,基本面本身就是落後指標。  聯準會主席鮑爾表示,今年美國GDP-6.5%,擋不住那斯達克指數突破萬點,反而是11日道瓊期貨下跌,亞股全面拉回,台股爆量大跌,中旬起台股震盪加劇。  美股能否持續資金行情盛宴?還是潮水退看誰在裸泳?關鍵之一是川普選情,佛洛伊德之死引爆美國長期種族歧視恩怨,川普民調大幅落後拜登、東西兩岸與輿論都偏向民主黨,共和黨內部更出現歧見,連川普最順手的反中牌,原本想在香港議題展現威力,但傳聞中國刻意延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採購進度,一旦農業州經濟衰退,川普更沒有逆轉勝本錢,加上香港問題複雜,在港外國人不願捲入對抗,中國終極目標是「要香港不要香港人」,美國制裁香港只會幫助提升中國勢力,而華為新規、中概股限制、貿易協議執行面效果似乎逐漸鈍化。  2016年川普大選總票數落後,但搖擺州大勝是勝選關鍵,因此川普仍有一搏機會,制裁中國企業、鼓勵美企回美投資、基礎建設、紓困支票、更多降稅、台積電設廠的亞利桑那州也是搖擺州。  5月下旬開始美元下跌,造成外資持續回補新興市場部位,比較歐美經濟實力與避險特性,美元在某一時間點可能轉折變強,呼應川普選前投資美國的作多氣氛,當外資停止匯入加碼台股,台股就可能拉回修正。  聯準會維持利率0~0.25%不變;宣稱低利率維持至2022年,如果本季起經濟快速復甦,超低利率將塑造出瘋狂資產泡沫(特斯拉股價突破1,000美元只是剛開始);如果經濟循環開始衰退,未來每次聯準會開會前「負利率」預期飆高推動股市,會後鮑爾拒絕負利率,股市就順勢拉回。  「川普敗選的預期」已經成為下半年最大風險,反過來說,如果第3季美股跌勢再起,川普連任夢碎,美國大選將牽動全球股市多空。  尖牙股是科技股領先指標,受惠資金面龐大新資金投入股市,所有基本面風險都擋不住全球投資機構建立部位的壓力,特斯拉市值超越豐田,成為全球最大汽車公司。  主要投資策略:  歸納下列四點:  1.外資持續加碼科技權值股,但沒有外資買盤的個股,回檔修正壓力增加。  2.注意成交量變化,每日1,500~2,000億元刺激類股輪動上漲,過多過少都不理想。  3.指數高檔震盪,內資一線股調節壓力加大,二線股投機氣氛濃厚,各類股走勢分歧。  4.個股基本面都是題材,操作注意技術面與籌碼面,輪動節奏較本益比有意義。

  • 玉山金去年賺200億 連八年攀頂

    玉山金去年賺200億 連八年攀頂

     因應新冠肺炎,今年首場上市金控法說由玉山金控以線上方式展開。去年玉山金控憑藉信用卡手續費收入大幅成長33%,加上存放款量持續穩定增長,以及海外市場獲利貢獻度增至21%,帶動全年獲利突破200億元,連續八年創新高紀錄。今年將持續以跨境和科技為主要發展策略,持續衝刺整體獲利。  玉山金控總經理黃男州表示,去年核心子公司玉山銀行稅後獲利成長14.9%,ROE達11.95%,獲利成長率及ROE均為金控旗下銀行第一名,主要是因為玉山銀在信用卡與存放款業務上顯著成長。  玉山銀去年淨手續費收入187.5億元,年成長14.6%,並創新高。2019年玉山信用卡展現高成長,流通卡、有效卡及簽帳金額等三大指標淨增量皆為市場第一,有效卡數突破400萬卡,簽帳金額成長26.6%,貢獻信用卡手收成長33.4%。  黃男州說,今年數位科技的運用將成為重點策略,信用卡市場有大者恆大的趨勢,玉山今年仍將持續拓占信用卡業務增長。至於財富管理市場,今年起因為保險保險規範趨嚴,基金銷售占比將會更高,相較去年約基金、保險約56:44,今年基金銷售可能超過六成占比。  存放款業務量持續成長,也是玉山金獲利創新高原因之一。最新公布2019年11月市場統計,玉山總存款增量為全國前三名,其中外幣存款成長20.1%,增量居冠;總放款成長7.9%。黃男州強調,玉山銀存放款連三年每年以超過千億元成長,目前排名市場前三大,預計今年也將以至少千億元為目標。  2019年海外分子行獲利占玉山銀行稅後獲利的21%,黃男州表示,目前玉山海外跨境九個國家28個據點的經濟規模已達一定程度,短期將不再增加據點,會改以深化在地金融並加以串聯成為大平台為方向,今年整體營運將以數位運用和跨境為主,風險控管也將加強。

  • 川普成冤大頭?威州補貼鴻海恐賭掉1800億

    川普成冤大頭?威州補貼鴻海恐賭掉1800億

    鴻海威州投資案2018年6月風光動土,此案被視為響應美國總統川普「美國製造」的政策範例,不過最新研究卻顯示,鴻海這起開發計劃,最終可能導致威州經濟蒙受多達12億至60億美元(折合約370億元台幣至1850億元台幣)的淨損失。 綜合《今日美國報》(USA Today)等外媒報導,美國喬治梅森大學(George Mason University)梅卡圖斯中心(Mercatus Center)最新分析報告指出,考慮到成本和收益,威州補貼鴻海富士康設廠,反而可能造成威州的經濟淨損,15年損失金額上看12億至60億美元。 鴻海2017年7月與威州政府簽訂合作備忘錄(MOU),承諾將投資100億美元(折合約3100億元台幣)在威州設廠,並將員工平均薪資水準列為條件之一,且最終必須創造1.3萬個工作機會;威州政府則將提供30億美元(折合約新台幣900億元)獎勵補助的合約內容。該研究報告作者米切爾(Matthew Mitchell)示警,威州對鴻海的補貼效應可能弊大於利,這項計劃本質就是個賭注。 米切爾強調,威州政府可能高估補貼鴻海開發計劃的收益,補貼建廠的代價,可能會需要向企業或個人徵收更高的稅,或減少對公共服務的投資,如果沒有補貼鴻海設廠,而是用於降稅等方面,企業或消費者反而能有更多錢投入經濟發展。 鴻海威州廠先前爆出就業規模未達允諾的人數,《華盛頓郵報》引述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經濟學家戴勒(Steven Deller)說法指出,每過幾個月鴻海就有不一樣的計畫,一開始是1.3萬個工作機會,現在可能變1000個,原本的就業目標恐大幅縮減。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