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工程保證書的搜尋結果,共04

  • 雙子星 中工提假處分槓北巿

     雙子星大樓第二順位議約者中華工程認為,台北巿府提的十大審定條件違法而拒絕並提假處分。法院今天開庭後,諭知候核辦。 \n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日前收到中華工程提出假處分聲請,相對人為台北巿政府,在今天下午3時30分開庭,雙方委任律師激辯逾2小時後,法官諭知候核辦,近日將做出裁定。 \n 中華工程委任律師在庭上表示,北巿府新提出十大審定條件,其中,中華工程會給付履約保證金新台幣19億元,但對方卻要他們透過銀行再交出650億元融資保證書,並且只給10天期限,10月6日就到期,這不但違法,且違反比例及平等原則,盼法官裁准假處分。另外,已提起訴願及行政訴訟。 \n 台北巿府委任律師方文萱在庭上播放中華工程團隊總經理蔡維力之前開會時,曾經表示「這點我們已經在做」,因此,中華工程並非現在才知相關審定條件,在去年12月就知道並且表示同意。 \n 方文萱庭訊後表示,中華工程是所有投資申請人中,唯一一個採取預售屋(先賣後建)方案者,且他的自有資金僅60億元,一開始說,本案總開發金額為634億,但對方今天在庭訊時說,金額應高達1800億元,「用60億去玩1800億的開發案」,相對比例懸殊。 \n 她說,台北巿政府因此在這個部分嚴格把關,要求相關的款項必須進入信託專戶,很遺憾,中華工程對這樣的基本要求,都不予同意,相信法院會做出一個合乎假處分實務慣例(駁回)的判斷。 \n 中工董事長沈慶京表示,台北巿長郝龍斌是不滿意他們的陳情導致太極雙星破功,故意懲罰中華工程,中華工程60年來從來都沒有違約過,當初應該給他們第一名卻不給,事後來懲罰他們。 \n 他表示,太極雙星去年2月21日就結束,台北巿政府應該一個月內就可找他們議約,卻拖至同年年底才議約,代表故意拖時間,沒有誠意。 \n 沈慶京說,現在聲請假處分,確認雙方法律關係,這攸關於中華工程股東的權益,也是維護巿政府應有的程序。 \n 他說,對方講的不對,有所誤解,中華工程是資本額60億元,實際上,錢有200億元,會再跟銀行借400億元,總金額逾600億元,所以錢根本不是問題。1031002 \n

  • 承保工程延誤 日盛銀賠台電千萬

     爭議不斷的台電核四廠,十二年前,將反應器廠房的工程委由大棟營造承作,對方卻延誤工程逾一個多月,台電向承包商索賠九千多萬元後,轉而要求承保的日盛銀行給付履約保證金;最高法院昨判決,日盛銀行應賠償台電新台幣一千萬元確定。 \n 大棟營造在九十年三月八日承攬台電核四廠抽水、加氯及反應器機房工程,並依契約由日盛銀行出具四千萬的保證書;沒想到,大棟公司竟在九十九年三月卅才完工,逾期四十八天。 \n 台電依約向大棟公司索討違約金九千六百萬,並向承保銀行請求保證金;日盛銀行主張工程已完工,不負延期的責任,拒絕給付履約保證金,雙方因而生訟。 \n 最高法院審酌工程施作進度與銀行的保證責任,認定日盛銀行仍應負部分承保責任,八日判銀行需給付台電一千萬元,全案定讞。

  • 工程履約保證案 日盛判賠定讞

     最高法院九年來首次經言詞辯論的民事訴訟案,合議庭認為日盛銀行十九年前出具「工程保證書」,就應為倒閉的承包商天太公司負理賠責任,三日罕見「自為判決」,逆轉改判台北市政府勝訴,銀行須賠償三千兩百卅多萬元確定。 \n 由於法界對「工程保證書」的法律定義存在不同看法,最高法院昨天判決清楚指出,銀行必須為「工程保證書」負完全賠償責任,而不是形式上的背書,這個判決結果,將對台灣金融業造成重大的衝擊。 \n 八十三年間,天太公司與台北市政府工務局水利工程處,簽立總價三億多元合約承包社子島防潮堤加高工程。沒想到,天太公司工程施作一半倒閉,市府只好重新發包,並向承保工程的日盛銀索討三千兩百多萬的履約保證金。但日盛銀行以工程因天太倒閉終止,銀行保證責任也隨著雙方工程解約也宣告結束,拒絕理賠,雙方因此鬧上法院。二審採信銀行辯詞,認為「工程保證書」,因工程結束而失效,判日盛銀行勝訴,免給付保證金,北市府不服,提起上訴。 \n 最高法院為釐清「工程保證書」的法律定義,特別召開辯論庭,讓市府委任律師薛銘鴻、日盛銀行律師劉慧君、鄧依仁出庭激辯。 \n 經言詞辯論後,最高法院審結作出法律統一見解;合議庭認為,依國內工程實務界的擔保制度,銀行金融機構出具的保證書會記載「立即照付約款」,以滿足業主快速實現權利的需求,性質及法律效力與保證金不同,判決日盛給付保證金三千兩百多萬元定讞。

  • 九年來首次 最高院開民庭辯論

     最高法院九年來首次召開民事辯論庭,審理台北市政府向日盛銀行索討三千多萬履約保證金一案。由於法界對「工程保證書」的法律定義,有不同看法,最高法院為求統一見解,廿六日罕見地召開辯論庭,由兩造律師辯論。 \n 最高法院上次針對民事訴訟案件開庭辯論,是在九十三年四月,審理副總統呂秀蓮控告「新新聞周報」回復名譽案;當時兩造律師就大法官釋字第五○九號解釋,可否適用於民事侵權行為激辯,全案辯結後,最高法院宣判《新新聞》敗訴定讞。 \n 昨天辯論的案件,是八十三年間,天太公司與台北市政府工務局水利工程處,簽立總價三億多元合約,承包社子島防潮堤加高工程。 \n 沒想到天太公司工程施作一半,在八十六年倒閉,市府只好重新發包,並向承保工程的日盛銀索討三千二百萬的履約保證金;日盛銀行以工程因天太倒閉終止,銀行保證的責任,隨著雙方工程解約也宣告結束,拒絕理賠。雙方因此鬧上法院。 \n 二審採信銀行辯詞,認為「工程保證書」,因工程結束而失效,判日盛銀行勝訴,免給付保證金;北市府不服,提起上訴。 \n 由於「工程保證書」的法律定義,法律實務界一直存有兩種截然不同的見解,最高法院為求慎重,廿六日由審判長劉福來,受命法官盧彥如,陪席法官吳謀焰、高孟君及邱瑞祥召開辯論庭;市府委任律師薛銘鴻、日盛銀行律師劉慧君、鄧依仁出庭,雙方進行激辯。 \n 市府律師薛銘鴻表示,工程保證金保證書是付款承諾,具有獨立性及無因性;天太公司工程施作一半就落跑了,讓水利處後來重新發包才完成工程,損失二千多萬元,日盛銀行當初敢出具工程保證金保證書,就要承擔風險。 \n 日盛銀行的律師劉慧君說,工程保證金保證書與承攬契約具有從屬性,效力至工程竣工驗收保固期滿後就失效;水利處在八十八年間結算驗收,認定整個工程經重新發包,未逾期且沒有造成損失,日盛銀行沒付款的義務。 \n 兩造律師一個多小時激烈攻防後,審判長諭知,全案辯論終結,訂於四月三日上午宣判。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