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工頭的搜尋結果,共109

  • 沒簽勞動契約 鐘點工遭磚砸慘死工頭獲判無罪

    沒簽勞動契約 鐘點工遭磚砸慘死工頭獲判無罪

    工程行負責人林姓男子以鐘點工的方式,僱用裴姓男子到廢墟裡搬運竹鷹架,但未料裴男不幸遭磚柱倒塌擊中而身亡,林姓男子遭檢察官依過失致死罪起訴,但後續法院審理後,認定雙方非「雇主」與「勞工」的關係,並且事故當時林姓男子不在現場,並經認定林姓男子無能力預見死者將以危險的方式進入現場遭砸,因此獲判「無罪」。 \n \n據檢警調查,當事人於去年9月26日時,以鐘點工的方式,雇用死者到基隆市的一個廢墟從事竹架施工架組拆除,疏於未注意提供死者是否有安全設備或護具,造成由通道翻牆進入廢墟時,因磚柱的倒塌而遭擊中死亡,基隆地檢署偵查後,依業務過失致死罪起訴林男。 \n \n但當事人在法院審理時「否認犯行」,並辯稱他只是一名工頭,當天給死者的薪水為新台幣2000元,請他來臨時幫忙,雙方並非真的有簽「勞動契約、僱傭關係」,並且,他原本要陪同死者一起前往現場時,因內急去對面的醫院先上廁所,請死者在原地等他。當事人指出,自己是在大號時,突然有人打電話通知他,回到現場死者已倒臥在血灘中,雖送醫急救,但回天乏術。 \n \n判決書指出,雙方勞動契約並無書面,並且其工作不需具備專業技術,若死者拒絕,當事人也可找人替代,因此推定,兩人應確切不屬於雇主與勞工的關係。另外,法官認為,當事人在事故當時確實不在現場,且這間廢墟所有權並非當事人的,而當事人也無管理、監督能力,無法期望當事人有能力預見死者將以危險的方式,進入廢墟,導致意外發生。法院更表示,這起案件的發生,不能排除是因為死者一時心急,自行攀爬磚牆欲打開大門導致死亡,「依罪證有疑,惟利被告原則」,因此判決當事人無罪,但若有疑慮,全案仍可上訴。

  • 工人遭毆致死 工頭辯跌傷

    工人遭毆致死 工頭辯跌傷

     板橋區橋中二街某工程行44歲鄭姓工人長期與32歲林姓工頭及其他同事不合,27日深夜遭工頭率其他2名工人聯手打成重傷,且被丟包路邊,雖送醫急救仍告不治。警方追查3嫌到案,犯嫌均否認犯案,辯稱鄭自己跌倒摔傷,訊後依殺人罪嫌送辦。 \n 據了解,鄭姓工人長期與同事相處不睦。27日深夜11時許,林姓工頭與24歲許姓工人在小攤喝酒時,突然接到另名32歲許姓工人電話告知鄭獨自在大觀路某公園內喝酒,林、許2人搭計程車前往,聯手痛毆鄭姓工人。 \n 林嫌等人疑氣憤難消,又再將鄭押上計程車載回工程行內繼續毆打,3嫌以棍棒連續對鄭某施虐近1小時,發現鄭某已無意識,遂將鄭某拖到屋外丟包路邊,再打電話向警消謊報有人路倒,救護車趕抵後將鄭某送往亞東醫院急救。 \n 醫生發現鄭某頭部及全身多處撕裂傷,且眼睛瘀青、腿部骨折,完全不似路倒造成的傷勢,急救至28日下午仍傷重不治,院方遂通報板橋警分局,警方即介入調查。 \n 警方調閱監視器,查出林姓工頭等3人涉嫌重大,將3人帶回調查,並重回工程行採證,發現林疑將屋內監視器主機丟棄,企圖滅證,但經工程行其他工人指證,確認林嫌等人毆打被害人。 \n 偵訊時3嫌否認行凶,聲稱鄭某是自己跌倒,但詳細情況因已酒醉,所以不復記憶,警方訊後以殺人罪嫌將3嫌移送。

  • 工頭率人圍毆工人 重傷致死辯稱跌倒意外

    工頭率人圍毆工人 重傷致死辯稱跌倒意外

    新北市板橋區橋中二街某工程行32歲林姓工頭與44歲鄭姓工人長期不合,竟率其他2名工人聯手將鄭某打成重傷,急救後不治,3嫌到案後否認犯案,辯稱鄭某是自己跌倒摔傷,警方訊後以殺人罪嫌將3嫌送辦。 \n27日深夜11時許,林姓工頭與24歲許姓工人在小攤喝酒時,突然接到另名32歲許姓工人電話,告知鄭姓工人獨自在大觀路某公園內喝酒,林、許2人隨即搭計程車前往,3人會合後聯手痛毆鄭姓工人,隨後再將鄭某押上計程車,載回工程行內繼續毆打。 \n3嫌以棍棒連續對鄭某施虐近1小時,發現鄭某已無意識,遂將鄭某拖到屋外置於路邊,再打電話向警消謊報有人路倒,救護車趕抵後將鄭某送往亞東醫院急救。 \n醫院急救時發現鄭某頭部及全身多處撕裂傷、眼睛瘀青、腿部骨折,完全不似路倒造成的傷勢,急救至28日下午傷重不治,院方遂通報板橋警分局,警方即介入調查。 \n警方調閱監視器,查出林姓工頭等3人涉嫌重大,將3人帶回調查,3嫌否認行凶,聲稱鄭某是自己跌倒,詳細情況已酒醉不復記憶。 \n偵訊後,警方以殺人罪嫌將3嫌移送新北地檢署偵辦。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 視察安坑輕軌 侯當一日工頭

    視察安坑輕軌 侯當一日工頭

     新北市長侯友宜12日擔任安坑輕軌「一日工頭」,實際了解安坑輕軌工程中的安心橋橋體鋼桁架吊裝作業內容。侯友宜表示,爬工地對他來說並不陌生,但爬橋塔可是第一次,安坑輕軌整體進度已達62%,持續朝2022年通車努力。 \n 爬橋塔 慰勞施工團隊 \n 侯友宜抵達工地後,先從穿戴安全配備開始,接著登上安心橋的上下設備,抵達橋體鋼桁架吊裝區,實際體驗橋體鋼桁架吊裝作業內容,也藉此慰勞施工團隊。 \n 侯友宜表示,大學暑假曾在工地打工,當時負責搬運鋼筋、水泥,爬工地對他來說並不陌生,但爬橋塔可是第一次,而且還是塔高130公尺的安心橋,相當具有挑戰性。 \n 新地標 橋塔130公尺 \n 侯友宜提到,安坑輕軌與捷運環狀線交會於十四張站,完工通車後將大幅提升安坑地區捷運轉乘的便利性,而安心橋是國內首座單塔斜張桁架複合式軌道橋,未來將成為新店地區的新地標。目前已進入橋體鋼桁架吊裝及斜張絞索安裝作業,逐步朝向全橋合龍的重大目標邁進。 \n 侯友宜強調,積極推動三環六線是市府團隊上任後重要的施政項目之一,透過捷運工程帶動地方建設,以縮短區域發展的差距,安坑輕軌整體進度目前已達62%,朝2021年完工、2022年通車努力。 \n 低碳排 交通兼顧環保 \n 捷運工程局長李政安表示,安心橋橋塔高達130公尺、重量約3450噸,橋塔基礎是以42根全套管基樁深入河底35公尺並釘入岩盤,藉由225公尺橋體鋼桁架跨越新店溪深槽行水區,是國內少見的超高橋塔與超大跨度的軌道橋。 \n 另外,安坑輕軌除了連接新店與安坑地區的交通外,同時串連沿線的自然與人文景觀。輕軌的建置與使用有助於降低環境的碳排放,讓民眾享受交通建設的便利性時,對於環保盡一分心力。

  • 安坑輕軌進度逾6成  侯友宜體驗「一日工頭」

    安坑輕軌進度逾6成 侯友宜體驗「一日工頭」

    新北市長侯友宜12日擔任安坑輕軌「一日工頭」,實際了解安坑輕軌工程中的安心橋橋體鋼桁架吊裝作業內容。侯友宜表示,爬工地對他來說並不陌生,但爬橋塔可是第一次,安坑輕軌整體進度已達62%,持續朝2022年通車努力。 \n \n侯友宜抵達工地後,先從穿戴安全配備開始,接著登上安心橋的上下設備,抵達橋體鋼桁架吊裝區,實際體驗橋體鋼桁架吊裝作業內容,也藉此慰勞施工團隊。 \n \n侯友宜表示,大學暑假曾在工地打工,當時負責搬運鋼筋、水泥,爬工地對他來說並不陌生,但爬橋塔可是第一次,而且還是塔高130公尺的安心橋,相當具有挑戰性。 \n \n侯友宜提到,安坑輕軌與捷運環狀線交會於十四張站,完工通車後將大幅提升安坑地區捷運轉乘的便利性,而安心橋是國內首座單塔斜張桁架複合式軌道橋,未來將成為新店地區的新地標。目前已進入橋體鋼桁架吊裝及斜張絞索安裝作業,逐步朝向全橋合龍的重大目標邁進。

  • 男酒駕自撞施工車亡 家屬還向工頭求償846萬

    新北市蔡姓男子日前酒駕行經三峽復興路三峽大橋,失控自撞停在橋上的施工用小貨車身亡,痛失愛子的蔡母、蔡父卻控告承攬自來水工程的洪姓監工、王姓貨車司機及邱姓交通義警未申請路權,卻違規在橋上臨停貨車,也沒放置拒馬、交通錐或反光燈號警示車輛,憤而提告並求償精神慰撫金、喪葬費用等共846萬餘元,新北地院審酌肇事緣由為蔡男酒駕,今判定蔡姓老父老母敗訴。 \n \n2017年8月2日深夜,42歲蔡男酒後騎車自撞橋上的小貨車,頭部變形、全身多處擦傷,送往恩主公醫院搶救後仍在凌晨不治身亡,留下70歲的老父、老母及18歲兒子,家屬3人事後提告,指控承包商本有管理工地責任,養護道路工程時卻未設置拒馬、交通錐或提醒標誌,也未派遣義警指揮交通,司機卻將貨車違停在橋上外側車道,才會導致蔡男憾事發生。 \n \n家屬主張,蔡父、蔡母已高齡70歲,一家人感情深厚卻痛失愛子,身心遭受重大打擊,18歲蔡子也正值需父親照顧年紀,卻自此與父親天人永隔,身心遭受打擊,共求償精神慰撫金600萬元、扶養費用206萬餘元、喪葬費用50萬餘元,共計846萬餘元。 \n \n挨告的板橋義交中隊邱姓隊員辯駁,施工期間都有派遣義警指揮交通,但事發凌晨工程已結束,且根據新聞畫面,蔡男不只無照駕駛,爛醉成泥還「蛇行」騎車,不管車前狀況如何都已無判別能力,屬最嚴重、最危險的違規行為,「酒駕」才是肇事的主要原因,家屬該自行負責。 \n \n洪姓工頭認為,檢方偵辦此案時,蔡母、蔡兄都表示不願追究,「若不是死者生前做出對不起家庭的事,家屬面對至親死亡得以輕易原諒?」可見死者生前與家人相處不睦,且蔡子長期由姑姑扶養,如今家屬主張與死者親情深厚,讓人難以信服。 \n  \n新北地院審酌認為,施工單位雖有設置交通錐、警示燈號、管制交通等必要與責任,但蔡男騎車時酒精濃度已超標,兩者因果關係極低,今判蔡男家屬敗訴,需負擔訴訟費用。 \n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 自比音樂工頭 慕提忠於原譜

     「拿坡里熱血硬漢」芝加哥交響樂團音樂總監慕提,是20世紀至今僅存的指揮大師之一,再過兩周他將親率芝加哥交響樂團訪台,帶來芝加哥經典之音。 \n 比起許多年輕指揮身兼數職,78歲的慕提顯然作風老派,一次只擔任一個樂團的音樂總監,「芝加哥交響樂團是我最後一個擔任音樂總監的交響樂團,我會是個盡忠職守的工頭,忠於原譜,忠於音樂。」 \n 身為義大利人 以芝加哥為榮 \n 慕提說他雖然是義大利人,「但我以芝加哥這座城市為榮,我也愛芝加哥交響樂團。」慕提表示,過去大家總說芝加哥交響樂團的銅管非常有名,但他認為現在的芝加哥交響樂團銅管與弦樂兩個部分都很平衡,銅管聲部仍然很棒,「但我們有夢幻般的弦樂和夢幻般的木管樂段,更不要忘記我們有精準的打擊樂和定音鼓。」慕提說,「這就是一個充滿歌唱性的樂團。」 \n 慕提出生於義大利,1967年慕提在米蘭康泰利指揮大賽獲得首獎,開始指揮生涯,受指揮卡拉揚邀請,1971年首度登上薩爾茲堡音樂節的舞台,與維也納愛樂開始長期合作。之後陸續擔任費城管弦樂團、史卡拉歌劇院等音樂總監,2008年正式成為芝加哥交響樂團音樂總監至今,他的名字也經常在世紀名盤中出現,成績斐然。 \n 堅持原汁原味 音符都有意義 \n 幕提堅持照譜演奏,其來有自,「我不希望演奏音樂或是歌手們因為他們自己的目的而改變文本。舉例如果威爾第寫了半個音符而不是四分音符,那麼總會有一個戲劇性的原因與這些詞有關。這與數學精確度無關。」 \n 慕提說,現在年歲漸長,「可以確定的是,距離我放下指揮棒的那一天越來越近了,但現在我只想要跟芝加哥交響樂團一起創造未來。」芝加哥交響樂團這幾年屹立不搖,慕提是定心丸,他上任後樂季套票購買率大幅提升,票房收入攀高,甚至掀起募款浪潮。 \n 慕提說,他對音樂非常「誠實」,「我從未將音樂用於藝術以外的目的,我深信這是人們會評量我的唯一標準,就像托斯卡尼尼或卡拉揚這樣偉大的指揮家。」 \n 指揮大師慕提與芝加哥交響樂團音樂會將於1月19日、20日舉行兩場,19日將帶來布拉姆斯《c小調第一號交響曲》與《D大調第二號交響曲》,20日將演出柴可夫斯基《e小調第五號交響曲》以及林姆斯基-高沙可夫的《天方夜譚》。

  • 起口角擅拆都更屋 工頭判8月

     住在北市大同區長安西路的張姓屋主,因不願配合都更,去年3月外出吃午餐,返家後卻發現遭怪手拆屋梁柱,被北市府認定為危樓拆除,張怒控北市府都發局與建商勾結,但檢方僅起訴工頭李程凱,士林地院認定是李與屋主口角後,挾怨指示怪手司機動工,涉犯毀損建物罪,昨判李徒刑8月。全案可上訴。 \n 去年3月3日,張外出,李程凱要求怪手司機,拆除張房屋的3樓樑柱,導致房屋傾斜,經北市府都發局委結構技師公會鑑定,有危害鄰居之虞,同月23日進駐警力,拆除該危樓。 \n 張稱自己家中還有木櫃、碗盤,以及祖先牌位,早在都更前就已入住,卻被建商誣陷是「釘子戶」,要求1億2000萬拆遷費,但張強調不願搬遷是為了要實現「居住正義」。 \n 李坦承自己是現場負責人,拆屋前應向建設公司董事長特助報告,但他沒有回報,原因是他和張前一天發生口角,自行決定拆除,而董事長特助也證稱曾告訴李會去協調,公司總經理則說希望協調到圓滿再來拆。李並向法官說,因屋內還有一些物品,只拆3樓梁柱是要讓張的4樓不堪用,並將傷害減低。 \n 合議庭認為,李在拆除前應該往上報給董事長特助再決定,縱使建商領有拆除執照,也須經張同意後,才能拆除,但李卻因為口角,破壞張所擁有房屋的結構性,依毀損建物罪判處徒刑8月。

  • 長安西路都更案  工頭拆屋一肩扛判刑8月

    長安西路都更案 工頭拆屋一肩扛判刑8月

    去年3月,大同區長安西路都更案,4樓屋主張權嶔中午出門買午餐,欣偉傑建設公司現場專案負責人李程凱指示怪手工人,拆除3樓樑柱,導致房屋成為危樓,檢察官依毀棄損壞罪將李起訴,士林地院審結,認定李姓工頭沒有向公司報告,自行決定拆除「釘子戶」,依令他人建築物不堪用等罪,判處有期徒刑8月,可上訴。 \n \n長安西路都更案,張一人對抗建設公司,市府在3月23日以大批警力強力拆除,被稱為「大埔第二」,張權嶔認為市府和建商掛鉤,抹黑他是「釘子戶」,獅子大開口要價1億2000萬,但張強調目的是要實現「居住正義」。 \n \n工頭李程凱稱,他是現場負責人,知道4樓不同意拆遷,而欣偉傑董事長特助告訴他「我會去協調,協調後會跟總經理報告」,之後再決定是否要拆除,而總經理證稱「希望大家協調到圓滿再來做」,但李則以前一天和張吵架,當天11點指示郭姓怪手駕駛,拆除3樓的柱子,導致房屋傾倒,變成危樓,市府考量其他住戶安全決定強制拆除。 \n \n案發後,張控告欣偉傑董事長以及市府都市發展局局長林洲民等人,檢察官都予以不起訴處分。李將所有責任一肩扛,聲稱因拆除房屋事宜,與張發生口角,因而心有怨懟,才會在欣偉傑公司尚未做出決定,而且自己也沒有往上報的情況下,要求怪手司機儕除,但他還考量屋內有張的物品,僅拆除樑柱,讓張可以回屋子拿東西,並未將房屋全部拆毀。 \n \n判決指出,李並未得到欣偉傑同意,擅自進行房屋拆除,拆除執照不包含張所有的4樓房屋,合議庭考量,李家中有70幾歲母親、2個小孩要養,太太又懷有身孕,判處有期徒刑8月。

  • 答不出果菜市場改建坪數 柯P:我不是在當工頭

    答不出果菜市場改建坪數 柯P:我不是在當工頭

    民進黨台北市議員周柏雅10日在市議會就第一果菜市場改建案,質疑台北市長柯文哲「連坪數多少都答不出來」,柯還面露不悅地說「我不是在當工頭」。 \n \n周柏雅10日在議會質詢,第一果菜市場改建案總樓底版面積有多少,農產、漁產各占多少?柯文哲直呼不清楚細節,請出幕僚說明,但仍還不忘強調,他不是來當工頭的,市政工作太多,市長最重要的工作不是去記這個。 \n \n周也質疑改建案預算編列程序亂七八糟,違反正直誠信原則,柯也坦言,「我完全同意,這案子預算相當混亂。」

  • 苗栗工頭以毒支薪 土地公廟前交易法網難逃

    苗栗工頭以毒支薪 土地公廟前交易法網難逃

     苗栗縣59歲張姓男子「以工換毒」提供海洛因給受雇員工,還在土地公前交易,讓警方直搖頭,並依毒品罪嫌送辦。另外,日前民眾報案苗栗市區某出租套房常有不明刺鼻味飄出,員警前往查看,當場查獲小型毒品分裝工廠,旋即將毒品持有人巫姓男子移送偵辦。 \n \n 通霄警分局執行「安居緝毒」專案,發現從事水泥包商的張男,常用毒品支薪,提供海洛因給員工再從工資裡扣除。警方表示,張男選在土地公隱密的石頭上放置毒品,再讓對方取物,這「神明面前也敢做壞事」的行為,讓警方直搖頭,依毒品罪嫌將張男送辦。 \n \n 另外,南苗派出所日前接獲民眾報案,稱某租屋處有刺鼻異味飄出,警方表示,應門的巫男有毒品、槍砲等前科,桌上更有散落夾鏈袋、電子磅秤、與剛吸食完的愷他命粉末,巫男自知躲不掉,當場坦承吸毒。 \n \n 警方在巫男家中查獲第三級愷他命毒品2包、總重50.46公克的毒品咖啡包5包、封口機、包裝袋、電子磅秤2台,並表示現場儼然小型毒品分裝工廠,旋即將巫男依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罪嫌移送偵辦。 \n \n 苗栗警分局長江建宏呼籲,青少年別輕易接受來路不明藥物,勇敢地向毒品說不,勿讓毒品腐蝕青春的生命。

  • 工頭餵毒 工人工資換毒沉淪無間道

    工頭餵毒 工人工資換毒沉淪無間道

    彰化縣警察局刑警大隊偵一隊接獲雲林縣麥寮販毒集團販毒,歷經5個月埋伏蒐證,逮補許等3名藥頭和9名毒品藥腳,起獲海洛因、安非他命和毒品壓制模具等,許姓主嫌從事室內裝修工頭,招攬吸毒人口於員工,以毒品控制,強迫販毒、運毒,還提供市價低於工資的毒品供施打,作為當日工資抵償,員工敢怒不敢言,沉淪無間道。 \n \n 彰化縣警局刑大偵一隊掌握販毒麥寮專門販賣海洛因、安非他命毒品,經報請雲林地檢署檢察官朱啟仁指揮偵辦,經長期偵查,日、夜跟監、埋伏蒐證,日前收網,兵分麥寮鄉瓦磘村、施厝村一帶,當場查獲50歲許嫌、37歲、41歲林嫌等販毒藥頭,並查扣海洛因11包,總毛重:8.72公克,安非他命19包、毛重:85.37公克,大麻1包、毛重:1.28公克、毒品壓制模具2組、磅秤1台、手機2支等相關物證,並帶回9名毒品藥腳偵辦。 \n \n 警方調查,許姓主嫌從事室內裝修工作之工頭,除本身染有吸毒惡習外,另招攬麥寮地區吸毒人口為旗下員工,再以毒品控制旗下員工,無償工作,還要求員工幫忙販賣、運輸毒品以獲取暴利。 \n \n  「被抓也好!」藥腳們坦承吸毒,好像活在無間道,工頭時常在上工前在車上擺放摻有毒品海洛因之注射針筒,提供施用提神,並以市價低於工資之少量毒品作為當日工資抵償,拒絕給付薪資,憤怒卻不能怎麼樣,每天行屍走肉。 \n \n★中時電子報關心您:保護自己、遠離毒品!

  • 地方掃描-

    台中:60歲洪姓男子,日前騎車在東區環中東路與六順路口,因未依規定將車牌懸掛好遭員警攔查;洪男談吐間傳出陣陣酒味,卻聲稱自己罹癌當天代生病住院兒子到工地上班,工頭邀他喝啤酒才喝2到3瓶。警方進行酒測超標,依公共危險罪送辦。

  • 「瞪三小!」澳洲打工 遇台灣工頭剝削施暴

    「瞪三小!」澳洲打工 遇台灣工頭剝削施暴

    台灣人在國外竟然被台灣人欺負!《批踢踢實業坊》上有人指控,在澳洲卡布邱經營草莓農場的台灣工頭竟剝削台灣人,不但拖欠薪資、工作還有一天沒一天的,害底下員工因為沒錢,只好跑去其他地方兼職,想不到老闆發現後,派工頭帶了兩三個人馬,一臉流氓樣跑到員工宿舍趕人!命令這些員工「馬上搬離」。 \n \n \n當下原PO暴怒,「現在已經晚上8點多,這麼晚要大家臨時去哪找房子?規定要搬走需要提前兩週那趕人走卻不給人兩週時間?還說今晚走不然就明早,叫大家自行想辦法。」更扯的是幹部之一的工頭女友,突然把女房東拖出去外面毆打,女房東叫聲淒厲、慘烈,員工們也連忙上前阻止,卻被工頭的女友嗆「我打的,怎樣?」、「瞪三小!」 \n \n如此囂張至極的態度,全被一旁的員工錄影存證,影片PO上網後網友們大罵,「千萬別相信在澳洲的台灣人!一個比一個噁」、「一堆垃圾馬來西亞台灣8+9都跑去澳洲當工頭,然後坑自己」、「澳洲8+9有夠丟臉」、「華人欺負華人在澳洲真的不是新聞,這就是華人的民族性,最愛網內互打,看看台灣就可窺知一二」。 \n

  • 中橫工頭 盜伐12棵百年刺柏

    中橫工頭 盜伐12棵百年刺柏

     花蓮1名負責台八線中橫公路邊坡修護工程的陳姓工頭(50歲),竟監守自盜,上周利用施工之便,盜取峭壁上12棵樹齡百年以上的野生台灣刺柏,陳嫌遭逮後,還狡辯「修枝」,但因斷根處塗有樹脂藥劑遭警方識破,全案今依違反《森林法》送辦。 \n 保七總隊第九大隊警務員曾紹威表示,陳姓嫌犯為負責中橫公路邊坡修復工程工頭,上周陸續砍下生長在邊坡峭壁上的「台灣刺柏」,並將植株藏匿在鄰近慈母橋旁的178.5K工寮處,警方接檢舉後前往稽查,共查獲12棵長約1至2公尺不等的刺柏。 \n 陳男到案後一度極力否認犯案,直至追問樹型為何如此完整及修枝斷根處被人為塗上樹脂藥劑保護防腐,才坦承犯行,警方指出,陳男沒有盜伐前科,但他的修枝斷根手法相當專業,將追查過去是否曾參與盜林行為。 \n 台灣刺柏為台灣特有原生種植物,主要生長在高海拔山區,生長速度緩慢,經林業人員專業判斷樹齡至少上百年,花蓮游姓園藝玩家說,刺柏的樹形虯曲常被用來栽培觀賞,一棵百年以上的刺柏栽培塑型後價值可能相差數10倍,總市值可能達到60萬元。 \n 全案9日依涉違反《森林法》將陳男函送花檢署偵辦,警方指出,邊坡上樹木可以涵養水源、穩固土石,遭盜伐後可能造成道路周邊的落石機率增加,陳男竊取森林產物行為違反森林法第50至52條,恐遭求處1年以上、7年以下的徒刑且併科高額罰金。

  • 只因跟工頭吵架 長安西路都更戶竟遭建商強拆

    只因跟工頭吵架 長安西路都更戶竟遭建商強拆

    去年3月中,北市長安西路177巷14號4樓屋主張權嶔臨時出門,遭到欣偉傑建設公司包商強力拆除,回來時,住家已變危樓,張立刻向士林地院聲請保全證據,並哭訴物品還在裡面,經過20天,北市府都發局局長林洲民以危樓影響公眾安全拆除,張因而控告林洲民等人煙滅證據、毀棄損壞等罪,檢察官依毀損罪起訴包商工頭李程凱1人,其餘不起訴。 \n \n去年3月3日,欣偉傑建設的包商進行一處都更案,而屋主張權嶔不同意搬遷,工頭李程凱出庭說「昨天張跟我吵架」,他決定要拆除,並未與欣偉傑討論,檢察官認為,李雖然有拆除執照,但以「吵架」為由,未經過協調,涉犯毀棄損壞罪嫌,並依法起訴。 \n \n至於張以士林地院已經裁定保全證據,局長林洲民還是下令拆除,控告違法煙滅證據。但檢察官認為,3月17日警局已經進入危樓內拍照,且主要樑柱已拆除,整棟樓無法居住,經過結構技師公會認定是危樓,且法院函文也指出,請都發局依法執行職務,並未言明不可拆除。 \n \n3月23日,張權嶔住宅拆除後,他控告林洲民煙滅證據、毀損、強制、圖利以及妨害公務等5罪,但檢察官認為,林等人客觀上並無煙滅證據的事實,予以不起訴。

  • 工頭遭綁棄屍 桃院判嫌無罪

     曾姓鐵工承包商去年8月手腳遭捆綁陳屍麻布袋內,林姓臨時工曾和死者發生口角,案發後不但買芳香劑除臭、更在5天內留下11張紙條,被依強盜殺人罪嫌起訴,但桃院法官認為曾男死因不明且缺乏直接證據,判林男無罪。 \n 61歲曾姓鐵工在龜山一處民宅透天厝當二房東,分租給聘用的外籍移工和本國勞工,去年8月17日,因陣陣屍臭傳出,2名移工尋異味探查,才在防火巷內發現手腳遭綑綁、被裝入麻布袋內的曾男,屍身嚴重腐壞,死亡至少1周。 \n 檢警調查發現,46歲林姓鐵工因吸毒、怠工、酬勞計算等問題,多次和曾姓包商發生口角,案發前還2度被趕出租屋處,陳屍現場的菸蒂驗出林男DNA,和移工一起發現異味來自麻布袋一點都不驚訝,還說願花4500元清運,事後更多次潑灑洗髮精水、點蚊香等方式掩蓋臭味,他並在曾男失蹤後5天內,連續在死者房內留下共11張紙條,欠債的他也在曾男失蹤日一次繳清手機欠款並復話,檢方依強盜殺人罪嫌起訴。 \n 但桃院法官認為,屍袋、尼龍繩和死者指甲都沒驗出林男DNA,菸蒂只能證明他曾出入過倉庫,且每個人遇事反應不一,不能因他不驚訝就認定有犯案,且死者常外出工作,林留下字條並未悖於常理,加上曾男全身無外傷、法醫研判遭柔軟物掩鼻窒息而死也屬臆測,不能排除是因他本身就有糖尿病史、接連上班20小時而猝死。 \n 桃園地院法官認為,全案都只是檢警臆測、誘導的間接證據,並無直接證據證明林男下手行凶,且林男矢口否認犯行,判決林男無罪,桃檢表示將收到判決書後再上訴。

  • 紐約震撼教育 走出屋簷變工頭

     姚淑芬的舞作經常挑戰舞者技巧,她讓舞者穿高跟鞋、學跳鋼管,也安排舞者在細細的把杆上行走,顛覆世人對現代舞的想像。姚淑芬說,這些大膽且具社會碰撞的實驗舞作,都是來自於當年在紐約學舞,菲利斯.拉特(Phyllis Lamhut)老師給她的震撼教育。 \n 姚淑芬說,她的第一堂編舞課就飽受挫折,「我記得我第一堂課很認真地準備了一段舞,還選了電影《末代皇帝》的音樂,結果跳2秒就被喊停了,老師說我的東西是『很糟糕的老梗』,讓我有被當眾羞辱的感覺,我當下就哭了。」 \n 姚淑芬表示,她明明非常認真準備,但老師怎麼連看都不看就喊停呢?「老師在課後和我詳談很久,他告訴我:人不要只看屋簷下的事。我當下聽不懂,後來理解他的意思是要我有遠見,不要只看到眼前的事物,然後又給了我一袋音樂卡帶,要我重挑音樂。」 \n 姚淑芬說,她一直記得老師說的「不要只看屋簷下的事」,以此為提醒,因此她的作品不只是個人創作,也對社會提出關懷。 \n 「我在紐約的畢業製作,老師給了我一個評語,他說我是『工頭』,我又聽不懂他說的話了,但我想那是一種肯定,意思是我很會帶著舞者們往前衝吧!」姚淑芬笑著說。

  • 工頭誤將5萬微信轉帳給陌生人 隨即遭封鎖

    工頭誤將5萬微信轉帳給陌生人 隨即遭封鎖

    去年12月28日,一位來自甘肅,在陝西工作的張姓工頭因工地停工,使用微信將老闆提供的10人返鄉路費5萬元使用微信轉給工人王芳,想說讓王芳去分給其它九人,轉帳後電話與王芳聯絡時才發現王芳並未收到款項,同時收款者已將他封鎖,同時微信並未提供人工客服,因此求助無門。此事在大陸引起熱議。 \n \n29日據《華商報》記者向張姓工頭查證,收款者的微信帳號名為「希望」,張師傅說這是兩個月前透過手機通訊錄的電話號碼新增的好友,但他存入通訊錄的這個電話號碼是王芳的。而記者與王芳聯絡,她表示當初她是使用另外一個電話號碼註冊微信,也並未看到張師傅加她微信好友。她說:「當時還奇怪,他沒我的微信帳號,怎麼轉錢給我?」 \n \n張師傅和其他工人陸續跑了派出所、公安局及未央區法院,但因為微信並未設有人工客服,兩次向微信申請收到的都是程式自動回覆,變成要提告也無法得知收款人是誰。他希望這位「希望」先生能主動退還5萬元,讓辛苦一年的農民工能早點回家。 \n \n陝西樂友律師事務所主任賈永進律師認為,要起訴對方追回轉錯的錢,張師傅可先聯絡微信管理平臺,要求微信提供收款人的真實資訊。當知道了收款人的資訊後,若收款人還是拒絕返還時,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70條及陝西省高級人民法院的指導意見,收款人就可能構成「侵佔罪」,張師傅可向法院提起刑事自訴,要求追究收款人侵佔罪的刑事責任,並返還5萬元。也可通過民事訴訟,要求其返還不當得利的5萬元。 \n \n對此,大陸網友「丢丢123」評論:銀行轉帳需要提供收款方的戶名和帳號,支付寶轉帳也會出現收款人實名認證的部分姓名,為什麼微信轉帳就能「暢通無阻」?建議轉帳時增加一個環節,讓轉帳方確認一下收款方的真實姓名。 \n \n而網友「猫咪童話」則評論:如果微信只是一個單純的社交工具,那麼重視用戶隱私是毋庸置疑的。可是,當它開通了「支付」和「收款」功能,就涉及到了用戶的財產安全,怎麼能以隱私安全為理由,忽略財產安全呢?建議「關閉未實名認證帳號」的支付交易功能。 \n \n在微信針對此情況修正軟體設計前,若是第一次轉帳給對方,謹慎一點先打通電話確認對方微信帳號,應可避免發生這種意外。 \n

  • 蔡旻佑吊嘎穿上癮被笑才子變工頭

    蔡旻佑吊嘎穿上癮被笑才子變工頭

     蔡旻佑剛結束音樂劇《千面惡女》台北、台南場演出,馬上投入排練20日在Legacy舉辦的讚聲演唱會,他在音樂不停進化,但私下的穿衣卻沒有進化,只愛穿吊嘎,不管排戲還是練團,都穿同一款,被工作人員嘲笑:「你快從創作才子變成『音樂工頭』了啦!」 \n 私下崇尚衣著自由的蔡旻佑,堅持只穿吊嘎,「前陣子我排練太忙沒時間洗衣服,乾脆一口氣買了20件吊嘎慢慢穿,腦容量都留給演唱會的事,沒去想穿搭,吊嘎成為我的戰鬥服,穿上它可以發出『蝦咪攏母驚、愛拚才會贏』的氣,再累再煩都不怕了,類似護身符的概念,有穿有保庇!」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