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巨型鉛筆的搜尋結果,共02

  • 高雄網美必去公園! 巨型鉛筆、「告白水管」超吸睛

    高雄網美必去公園! 巨型鉛筆、「告白水管」超吸睛

    高雄有一處網美必去「鉛筆公園」,鄰近高雄市立美術館的秀拉兒童遊戲場,有五顏六色高矮不一、巨型鉛筆,模樣超級萌,還有「告白水管」可以傳情,令人童心大發,小公園因此爆紅,吸引不少人到此打卡,適合大小朋友一探究竟。 \n \n秀拉兒童遊戲場位在美術東二路上,隱藏在美術館周邊,公園有點小,如果不仔細留意,便會擦肩而過。走進公園,映入眼簾的是3根彩虹棒棒糖的公園告示牌,介紹園內設施有記憶廣場、鏡花世界、繽紛傳聲筒,展現畫作「大傑特島的星期日下午」中的悠閒和煦景緻。 \n \n該公園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特別是有全台唯一的巨型鉛筆坐鎮,七彩的鉛筆上頭,刻畫著65至180公分不等的高度,繽紛色彩相當討喜、吸睛,吸引不少愛好拍照的網美前來取景,擺出一個個逗趣的姿勢,展現童心未泯的活潑氣息。 \n \n不可錯過的還有「鏡花世界」,利用視覺反射筒,映照出地面馬賽克拼貼的秀拉Georges Seura畫作「大傑特島的星期日下午」(Sunday Afternoon on the Island ofg la Grande Jatte),與畫中人物賞授午後和煦陽光級輕浮的微風。 \n \n另外,不規則扭曲的水管,其實是傳聲筒,找到對應色彩的水管,就能展開對話,相當適合拿來告白,也被笑稱為「告白水管」,想說悄悄話不妨就透過水管傳遞心內話。 \n \n公園資訊 \n高市鼓山區美術東二路、明誠四路交叉口

  • 鉛筆的消失與重生

    鉛筆的消失與重生

     「我是用玉兔鉛筆長大的!」樸實的黃桿鉛筆是許多五、六年級生的共同記憶。二年半前,位於宜蘭羅東的玉兔文具工廠轉型為全國第一所鉛筆學校,校長唐鏡川兢兢業業地傳遞鉛筆文化,要讓小朋友們了解「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的道理。 \n 「比起原子筆鋼筆難免正式、公務的嚴肅,以鉛筆畫字記事,多了幾分輕盈的怡然氣氛。」美食作家葉怡蘭曾為文指出,「無論再怎麼忙碌,每回,只要擎起鉛筆,便彷彿多了一點呼吸與喘息的空間,繁亂的心,漸漸地靜定下來。」鉛筆成了她在電腦之外,幾乎是唯一的筆記畫字工具。 \n 唐氏兄弟 家族企業開風氣 \n 一九四七年,來自上海的唐氏三兄弟在台北市衡陽路上開設國風圖書,同時代理派克墨水、偉佛鋼筆等進口文具,銷路非常好,後來自行設廠生產打字蠟紙、複寫紙、大頭針、釘書針等綜合性文具。繼承家族企業的唐鏡川說,當時玉兔文具廠算是台灣工廠的鼻祖。 \n 一九六四年,玉兔開始生產鉛筆,逐漸建立口碑,成為國內三大鉛筆品牌之一。唐鏡川回憶,「自家雖然生產鉛筆,但小孩子從來不敢隨便拿來用,因為父親管教很嚴格,只有在考試第一名時,爸爸會送鉛筆給我們做為獎勵。」 \n 「你曾經把鉛筆寫到完嗎?」唐鏡川說,羅東廠的周慶安處長小時候家裡很窮,一支鉛筆寫到剩二、三公分,也捨不得丟,聰明的他用蘆葦桿接起來,一直把鉛筆寫到完為止。這個故事令他非常感動。 \n 風光時期 員工多達五百人 \n 「早期生產出來的鉛筆曾經像香蕉一樣,是彎的。」唐鏡川說,「當時技術不夠好,兩塊木板收縮比例不同,黏合後就變成彎的。」他曾經調皮地拿刀片把鉛筆切開,想了解為何鉛筆芯會縮進去,原來早期黏合技術不佳,有時鉛筆芯會縮進去。 \n 玉兔最風光的時候,員工曾多達五百五十位,一九八○年代後期因為新台幣大幅升值,物價、工資高漲,業績急轉直下,現今羅東廠只剩卅多位員工。「最困難的是一九八九年,外銷訂單接得越多虧越多,羅東廠一度面臨關廠危機。」原本服務於外商的唐鏡川,受命回來接手家族企業。 \n 根留台灣 轉型成鉛筆學校 \n 大環境的變化實在太快,電腦的普及、少子化與海外生產成本降低等因素衝擊下,國內文具業者如雄獅、利百代等紛紛外移至大陸設廠,唯獨玉兔一家迄今堅持根留台灣。 \n 經過四年多的籌備,二○○八年六月,玉兔鉛筆學校開學了,從製造業變成製造型服務業。唐鏡川由廠長變成校長,每天熱情地為家長與小朋友們解說鉛筆的生產過程,並教導他們設計自己的鉛筆。每個人在離開鉛筆學校前,都有一支自己設計的鉛筆,留下美好的紀念。 \n 今年初玉兔以老檜木做成高達二米二的巨型鉛筆,成為鉛筆學校最大的地標,而散發檜木香氣的鉛筆則成為玉兔的獨特產品。唐鏡川拿起一支檜木鉛筆湊近鼻子仔細嗅聞,他興奮地說:「好過癮!」 \n 變身經典 字跡永遠不褪色 \n 在玉兔服務了廿二年的經理應佩華指出,目前以結婚鉛筆最暢銷,名片鉛筆、滿月鉛筆很流行,選舉時也有人以鉛筆來做文宣。許多文化概念成為鉛筆的設計素材,例如印有木蘭詩、聖經、佛經的鉛筆特別受歡迎。 \n 儘管鉛筆如此普通,有時令人忘了它的存在,不過,唐鏡川強調,不論鋼筆或原子筆的墨水,十年後都會褪色或消失,反而是鉛筆的字跡永不褪色,可以把思想、文化永遠保存下來,甚至上了太空,鉛筆仍是最佳書寫工具。 \n 在電腦化衝擊下,年輕一代拿筆寫字的機會越來越少,但唐鏡川堅定地說,「我要傳承的是鉛筆文化,因為鉛筆是記錄文化的工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