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巴勒斯坦國的搜尋結果,共107

  • 工商社論》影響下半年國際油價走勢的三大因素

    工商社論》影響下半年國際油價走勢的三大因素

     今年以來,近月布蘭特原油(Brent)期貨價格大多數時間在60~70美元/桶盤整波動,6月起突破70美元/桶,7月5日更衝上77美元/桶的三年新高,明顯高於疫情爆發前水準,更與去年新冠疫情重創原油需求,原油期貨價一度出現前所未見的負37美元/桶情形,不可同日而語。

  • 以色列百萬劑輝瑞疫苗快過期  贈與巴勒斯坦

    以色列百萬劑輝瑞疫苗快過期 贈與巴勒斯坦

    以色列總理辦公室今天表示,以國將提供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大約100萬劑即將過期的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苗。 以色列總理班奈特(Naftali Bennett)辦公室與國防部和衛生部發表聯合聲明說:「以色列已與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簽署協定,將提供大約100萬劑即將過期的美國輝瑞(Pfizer)疫苗,相對地以國稍後將接獲輝瑞公司送交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的疫苗。」 巴勒斯坦自治政府衛生部消息人士證實這項協議,並說,巴方預期今年8月或9月將接獲輝瑞公司運交的疫苗;而以色列的聲明則說,以國將在9月或10月取得巴勒斯坦給予的互惠疫苗。 以巴雙方都沒有說明,以色列將在何時開始運交疫苗給巴勒斯坦自治政府。 疫苗施打普及率領先全球的以色列,遭到外界批評,未盡較大力量協助巴勒斯坦取得疫苗。以國已有大約55%符合資格者接種過2劑疫苗。 巴勒斯坦官員說,約30%符合資格的巴勒斯坦人已接種至少1劑疫苗。

  • 中東成戰狼外交新戰場 陸外交官推特上狂酸拜登加薩政策

    中東成戰狼外交新戰場 陸外交官推特上狂酸拜登加薩政策

    華盛頓近東政策研究所研究員辛赫(Michael Singh)26日投書《外交政策》。文中指出,中國大陸的外交官近日將戰狼外交的重點轉至中東地區。趁著華府不備,北京在社交媒體上大力抨擊美國總統拜登的加薩政策。 隨著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瑪斯在加薩地區激烈交鋒,中國大陸外交部發言人日前在推特上發文,「美國宣稱關心穆斯林人權,但最近以巴間激烈衝突,美國卻對巴勒斯坦穆斯林的痛苦視而不見」。 就在美國猛烈抨擊大陸穆斯林政策的數日後,華府卻拒絕立即要求以色列停止加薩攻勢。這讓北京抓住機會在推特上冷嘲熱諷,持續宣傳華府對加薩民眾的冷漠與放棄全球強權應負起的責任。然而,這不能僅用惡意或防禦手段來看,背後更凸顯大國競爭正在全球多個區域、跨領域上演,社群媒體不過是其中一個戰場。 乍看之下,以巴衝突不該是北京與華府的摩擦點。1960至70年代,毛澤東雖與巴解組織建立密切關係;但隨著毛的離世、以色列與埃及於1970年代末和解以及北京對以國的軍備需求,中國大陸與以色列的關係逐漸解凍,進而為1992年雙方建立外交關係開起契機。自此以後,雙方愈走愈近,如今以色列更成為一帶一路重要的投資點。例如,海法已成為重要的貨櫃港,擬定興建的鐵路將連結紅海與與地中海。更重要的是,北京將瞄準與以色列的機器人科技、生物科技與人工智慧等尖端科技的合作,矢言藉此成為全球相關產業龍頭。 因此,北京對於以巴衝突採取較為保守、甚至是無痛的做法。北京提出的4項和平計畫協議,相當程度追隨國際體系對雙方衝突的共識。其中,北京呼籲以1967年兩國解決方案為基礎,以東耶路撒冷為巴勒斯坦首都,結束暴力衝突等做法。作者認為,這種方式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尋求衝突各方保持平衡,避免過於大膽的外交作為,這與北京在其他爭議熱區的做法一致。 辛赫強調,不論是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還是其他國家,這種外交平衡模式反映出北京中東戰略的關鍵核心,即與人為善,任何不是盟友的人都能成為北京朋友。 但隨著北京與華府的關係惡化,這種謹慎的態度不免與前者彼此矛盾,何況北京試圖削弱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影響力與威信。相較於2014年加薩衝突的冷淡報導,這次大陸官媒刊登許多文章,指責華府無視巴勒斯坦人的權利,推卸應承擔的責任。《環球時報》批評美國煽動衝突火苗,更向世界展示強調人權與大國責任的國家是如何的自私與虛偽。大陸國家電視台更批評美國政策受到猶太團體的綁架,這些都讓以色列駐北京大使強烈的抗議。 隨著這些報導在北京官方與各地社交媒體放大,焦點被放置在攻擊美方政策,而不是解讀北京政策與其他西方大國的不同。例如,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上抨擊,「美國就是一隻向加薩投下飛彈的禿鷹」,還標籤人權捍衛者為加薩帶來甚麼。 據統計,巴勒斯坦僅次於COVID-19,成為大陸政府社群媒體中前4名最常見的關鍵字與標籤。大陸媒體不只批評美國的中東地區政策,大陸電視台在2020年製作一段阿拉伯語的影片,直指新冠病毒來自美國。採取類似作法的還包括俄國、伊朗媒體,也因此彼此間常轉推各自發出的推文。 但作者認為,雖然北京強調自己比華府是更公正的調停人,但除了大力痛批美國,大陸也沒有針對衝突提出具體解決方案。《環球時報》更引數學者說法,「北京在解決雙方對立中的作用相當有限」,最終結果仍取決於當事人雙方。新赫認為,或許北京有意推翻美國在中東的地位,卻不急於承擔領導人的責任。 辛赫總結,近幾年來,華府一直警告中東夥伴避免與北京過於親密,而以色列成為美國首要對象。事實上,北京將加薩轉為戰狼外交戰場,反而給拜登一個機會加強反陸聯盟。拜登可抓緊一旦發生地緣政治糾紛時,北京就會利用經濟關係做為槓桿。這樣的例子發生在菲律賓、南韓、日本等國之中,而澳洲是最明顯的案例。 同樣地,華府也可以警告,即使以色列發展和北京更緊密的政經關係,卻無法提供該國實質的任何保護。雖然大陸沒有直接抨擊以色列,但戰狼的巴勒斯坦攻勢已讓特拉維夫陷入困境。不論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沙烏地阿拉伯,所有中東地區與美國建立親密合作關係的國家,都應引以為戒。 作者也警告,美國不應將每個北京發起攻勢的地區,都歸納為大國競爭點並投入資源,這樣會備多力分。美國應注意的是,如何有效地傳遞資訊來反制北京、俄國與伊朗的諷刺攻勢足以。 美國也應從北京設定好的劇本中跳脫,將目光擴大到整個中東甚至其他地區,好讓夥伴更了解華府對大陸與其他競爭者的政策。拜登應利用外交與情報管道,確保美國的合作對象能充分理解華府對陸的戰略。美國外交官在社群媒體的經營也不該著重在雙邊議題上,而是針對美國大戰略與優先事項進行溝通解釋,這也包括對大陸議題。 作者提醒,隨著大國競爭的加劇,破壞美國在中東的地位已成為北京政策的重要元素。這讓北京在區域的角色由安靜者轉為聲音強烈、更具對抗性的角色。大陸在聯合國安理會針對敘利亞議題動用否決權,就已是明顯例子,近日在加薩衝突中更為明顯。華府要擔心的是,北京的攻勢是否會從社交媒體中解放,轉向更危險的戰場。

  • 不再沉默 波灣各國對以色列表示憤怒

    不再沉默 波灣各國對以色列表示憤怒

    加薩地帶持續遭到面臨轟炸、破壞與死亡,引起阿拉伯半島各國廣泛的抗議,即使有些國家已經與以色列走向關係正常化,但此次事件實在忍無可忍,包括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卡達、巴林、科威特等國家紛紛批評以色列,並大力支持巴勒斯坦人。 美聯社報導,在阿聯與以色列簽署和平協定幾個月後,街頭上再次出現抗議以色列的聲浪,社交媒體、報紙專欄上也刊出對以色列的強烈反感。這可能使原本與以色列的和緩外交又走向難以避免的尖銳化。 分析人士說,持續的衝突,將會使以色列與沙烏地阿拉伯等其他阿拉伯國家,想要達成更多正常化協議的努力化為泡影。 阿聯政治分析家阿卜杜勒克哈利克·阿卜杜拉(Abdulkhaleq Abdulla)說:「無論當前的國家總體優先目標是什麼,當發生這種事情時,巴勒斯坦問題都會捲土重來。」 阿卜杜拉說,他希望自己的國家(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態度能夠更強硬與明確,不只是「呼籲在所有當事方停止戰鬥」,應該直接稱「以色列就是侵略者。」 在巴林,民間社會團體簽署了一份聯名公開信,敦促政府驅逐以色列大使。在科威特,抗議團體舉行了兩場集會,既為巴勒斯坦人默哀,也控訴以色列無辜殺戮。在卡達,由於該國是容許哈馬斯團體的,哈馬斯最高領導人發表講話時,政府在周末允許數百人抗議。 去年,阿聯成為20多年來,與以色列建立聯繫的第一個阿拉伯國家,僅次於埃及和約旦,分別在1979年和1994年。這對阿聯來說也很有壓力,在他們與以色列達成和平協議時,巴勒斯坦人怒斥阿聯背叛。 隨後,其他3個國家(巴林、蘇丹和摩洛哥)也依循阿聯的做法,迅速宣布與以色列達成類似的和平協定。 雖然得罪了巴勒斯坦人,但是在阿聯的內部,民眾算是接受了政府與以色列的關係正常化,當政府宣布與以色列建立聯繫時,幾乎沒有看到明顯的批評。 但是與西方民主國家不同,海灣地區國家政黨是被禁止的,政治表達受到嚴重壓制。 阿卜杜拉說:「我們在正常化初期就看到了民眾的支持,這代表著阿聯社會中更深層次的東西……那就是絕大多數人,都無條件支持政府的決定。」 阿聯是個社會服利的高的國家,劍橋大學的阿聯博士學位候選人米拉·胡珊(Mira Al-Hussein)說,社會對民眾有高度照顧和重視,提供了強大的社會安全網。 「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對周圍發生的事情都感到滿意。」 米拉自己就是如此。衝突爆發以來,她在Twitter上發言支持巴勒斯坦人,抨擊國家的以色列政策,並強調以色列的戰爭的暴行。 她說,當時看到與以色列達成協議,她是由衷的希望戰爭會隨之消失。但如今,以色列殘害巴勒斯坦人,實在不能容忍。 多年來,海灣阿拉伯各國的學校課程發生了一些變化,強調民族團結的民族主義,取代了泛阿拉伯和泛伊斯蘭主義。

  • 以巴衝突 王毅提中方4點主張 邀請以巴代表赴陸談判

    以巴衝突 王毅提中方4點主張 邀請以巴代表赴陸談判

    中國大陸擔任安理會輪值主席,中國大陸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16日主持聯合國安理會以巴衝突問題緊急公開會,提出4點主張:停火止暴、人道援助、國際支持和「兩國方案」,歡迎以巴雙方談判代表在中國大陸舉行直接談判。 會議以視頻方式舉行,巴勒斯坦、約旦、埃及、突尼斯、挪威、愛爾蘭、阿爾及利亞外長,俄羅斯副外長,阿盟代表,以色列、美國、愛沙尼亞、越南、墨西哥、肯亞、英國、印度、尼日、聖文森及格瑞那丁、法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出席。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聯合國中東和平進程特別協調員溫尼斯蘭德向會議作了通報。 王毅表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衝突不斷升級,造成包括婦女和兒童在內的大量人員傷亡,形勢十分危急嚴峻,停火止暴刻不容緩。國際社會必須緊急行動起來,全力阻止局勢進一步惡化,全力防止地區再陷動蕩,全力維護當地人民生命安全。 王毅指出,巴勒斯坦問題始終是中東問題的核心。中東不穩,天下難安。只有全面、公正、持久地解決巴勒斯坦問題,中東地區才能真正實現持久和平和普遍安全。針對當前緊張局勢,中方主張: 第一,停火止暴是當務之急。中方強烈譴責針對平民的暴力行徑,再次敦促衝突雙方立即停止軍事和敵對行動,停止採取包括空襲、地面進攻、發射火箭彈等惡化局勢的行動。以色列尤其要保持克制。 第二,人道援助是迫切需要。我們敦促以色列切實履行國際條約義務,盡快全面解除對加沙的封鎖圍困,保障巴勒斯坦被佔領土平民的安全和權利,為人道援助提供准入便利。國際社會要向巴勒斯坦提供人道援助,聯合國要發揮協調作用,全力避免發生嚴重的人道主義災難。 第三,國際支持是應盡義務。安理會必須就巴以衝突採取有力行動,重申對「兩國方案」的堅定支持,推動局勢盡快降溫。由於一個國家阻攔,安理會至今未能發出一致聲音。我們呼籲美國承擔應盡責任,採取公正立場,支持安理會為緩解局勢、重建信任、政治解決發揮應有作用。我們也支持聯合國、阿盟、伊斯蘭合作組織和其他對地區有重要影響的國家發揮更加積極作用,形成更廣泛、更有效的促和努力。 第四,「兩國方案」是根本出路。巴以問題歸根結底要在「兩國方案」基礎上尋求長期解決。正義已經遲到,但不能永遠缺席。中方支持巴以雙方在「兩國方案」基礎上盡快重啓和談,早日建立以1967年邊界為基礎、以東耶路撒冷為首都、擁有完全主權、獨立的巴勒斯坦國,從根本上實現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和平共存,實現阿拉伯和猶太兩大民族的和諧相處,實現中東地區的持久和平。 王毅強調,中國大陸是巴勒斯坦人民的真誠朋友。當前形勢下,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2017年提出中方關於解決巴勒斯坦問題的「四點主張」更具重要現實意義。中方擔任安理會輪值主席以來,把應對當前中東緊張局勢作為重中之重,推動安理會多次審議巴勒斯坦問題。我們將繼續加大勸和促談力度,履行好安理會主席的職責。我們重申對巴以雙方和平人士來華開展對話的邀請,也歡迎巴以雙方談判代表在華舉行直接談判。 王毅最後表示,聯合國和安理會能否有所作為,世界人民在看,歷史也在記錄。我們應該也必須團結一致,站在和平正義一邊,站在公道良知一邊,站在歷史正確一邊,踐行真正的多邊主義,推動巴勒斯坦問題早日得到全面、公正、持久的解決。 與會代表感謝中方主持召開此次緊急公開會,普遍呼籲以巴雙方立即停火止暴,遵守有關安理會決議和國際法,推動局勢降溫。各方認為安理會成員和國際社會應發出一致聲音,公正推進巴以和談進程,努力推動巴以兩國實現和平共處。

  • 以巴戰火問題的背後

    以巴戰火問題的背後

     以巴戰火上周再起,巴勒斯坦的哈瑪斯組織與以色列部隊激烈交鋒。空襲警報聲、爆炸聲中,烈焰照亮了夜空,一棟棟大樓頹然崩塌。街上有逃警報的,有朝以色列安全部隊丟石塊的,也有兩派聚眾鬥毆的。究竟這次以巴戰火是如何引爆的?和以往有何不同?又該如何收場?  引爆以巴這次戰火的導火線,是以色列右派組織與7個巴勒斯坦家庭的土地產權糾紛。這塊位於東耶路撒冷的土地,從1876年奧圖曼土耳其時代巴勒斯坦地主賣給猶太人之後,經過幾次戰爭,產權幾經易手,如今究竟誰屬,早已不是單純的法律問題,而是複雜的政治問題了。但以國當局把它當成法律問題處理,要求這些家庭搬遷,巴勒斯坦人群起聲援,引爆了整個衝突。  巴勒斯坦年輕人在阿克薩清真寺中屯放大批石塊,朝以色列安全部隊攻擊。安全部隊衝進清真寺,偏偏又逢回教齋戒月重要祭典,衝突開始流血,數百人被捕。位於加薩走廊的哈瑪斯組織出面聲援,要求以色列放人,否則將對以色列開火。以軍不受威脅,對迦薩發動空襲,戰火於是如螺旋般升高。  其實這7個家庭的土地產權問題只是冰山一角,後面還有更深的問題。一旦這7個家庭被迫搬遷,成為判例,類似狀況的200多筆土地,2萬多人都得要搬遷。外界解讀這是另一種猶太人對巴勒斯坦人的種族清洗,只要東耶城人口結構改變,以色列更可以名正言順宣稱,耶路撒冷本就是一個,是猶太人的,無所謂東西之分。將來巴勒斯坦真的建國,將更不可能以東耶城為首都。  哈瑪斯在這時出頭,也有政治目的。因為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現在當政的,是約旦河西岸法塔組織的阿巴斯。阿巴斯因新冠疫情宣布大選延期。對手哈瑪斯正好利用這個事件爭取自己在巴勒斯坦內部的支持。阿拉伯世界其實不是那麼喜歡哈瑪斯,也不願意自己的外交政策老被巴勒斯坦建國問題綁架,這才有去年幾個阿拉伯國家被川普說動,願意跟以色列建交的事發生。但這次不一樣,因哈瑪斯打出的旗號是保護聖城東耶路薩冷、保護阿克薩清真寺,這讓其他阿拉伯國家就算不行動也很難不聲援。巴勒斯坦人訴諸的是被逐出家園的悲情,這也撥動了很多阿拉伯人的心。  以色列這邊也有多重考量。以色列經過4次大選都還選不出一個多數政府,總理納坦亞胡本身還有案在身,今若升高外部衝突,自可藉此鞏固對自己的支持。反對陣營當然知其心機,表示以巴戰火升高正證明納坦亞胡政策錯誤,更該把他換掉。倒是阿拉伯裔以色列人的處境尷尬。以色列人口有2成是阿拉伯裔和基督徒,在以色列政局陷入膠著時,阿裔政黨本有機會加入其中一方建立聯合政府。但以巴戰火升高,猶太人與阿裔在街頭鬥毆,這些阿裔政黨反倒很難加入猶太人的聯合政府了。  納坦亞胡當還有一個心思,那就是以巴戰火升高,將可拖慢美國與伊朗談判進程,這正是以色列想要的。美國、埃及、阿聯於是趕緊出來調停,希望早日建立「可持續的平靜」。可是要停火,雙方都得有一個宣稱自己贏的論述,以色列和哈瑪斯將如何提出自己的論述,我們拭目以待。(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 以巴戰火升高 外媒總部遭炸毀

    以巴戰火升高 外媒總部遭炸毀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瑪斯」衝突持續升溫。以軍炮火15日炸毀美聯社和半島電視台位於加薩走廊的辦公大樓,大樓內的員工則早已撤離。此外,美國副助理國務卿阿姆爾(Hady Amr)同日也以特使身分,抵達耶路撒冷斡旋,希望促使雙方「持續保持冷靜」。但除哈瑪斯控制的加薩走廊外,約旦河西岸各地亦爆發致命暴力事件,與以色列交惡的黎巴嫩和敘利亞也傳出向以發射火箭彈,局勢恐進一步惡化。  阿姆爾15日赴耶路撒冷與以國領導層會晤後,將續往約旦河西岸與巴勒斯坦官員會談。美國大使館指,阿姆爾此行目標是致力達致可持續的和平,又強調美方承認以國自衛權,以巴都應享有同等的自由、安全、尊嚴和繁榮。  日前前往斡旋的埃及官員並未取得成果,消息指哈瑪斯同意停火1年,但以方拒絕。巴勒斯坦官員指,談判在14日持續進行,未能達共識。  以色列軍隊14日晚通宵向加薩地帶發動猛烈空襲,目標鎖定哈瑪斯的情報設施和一些火箭彈發射點。但以軍的一次空襲擊中1棟3層高難民營樓房,造成至少10名婦孺喪生。哈瑪斯則又向以色列發射數百枚火箭彈,衝突並擴及約旦河西岸,多個城市有大批巴人上街抗議,向以軍投擲石塊和汽油彈,以軍射殺至少10名示威者。  以色列軍方日前一度稱地面部隊已進入加薩發動攻擊,後又撤回,澄清仍未進入加薩。有分析指這是以軍策略,先在邊界集結兵力,並利用媒體釋放消息,營造即將攻入的氣氛,誘使哈瑪斯武裝分子進入地下通道,以軍隨即發動大規模空襲。  以巴連續6天來的衝突已造成加薩地帶至少136名巴人喪生,包括34名兒童與21名婦女,另有950人受傷。以色列則有8人死亡,包括1名6歲男童及1名士兵。聯合國說,加薩有1萬名居民因空襲被迫離開家園,區內亦斷電斷水。  此外,以色列與北方鄰國黎巴嫩、敘利亞緊繃關係亦升溫。以色列軍方表示,有3枚火箭彈13日晚從黎巴嫩南部射向以色列,落在地中海。軍方還表示,14日今晚也有3枚火箭彈從敘利亞射向以色列,衝突很可能加劇。

  • 美國硬挺以色列 內部裂痕漸浮現

    美國硬挺以色列 內部裂痕漸浮現

     數十年來,美國外交政策的一個基石性原則是,毫不動搖地在政治上支持以色列。但就在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瑪斯」與以色列部隊爆發新衝突之際,裂痕已開始出現。一些民主黨人對以國襲擊加薩地帶的哈瑪斯表示不滿,其中包括隸屬進步派「四人幫」的少數族裔女眾議員在內;共和黨人則繼續堅定支持以國這個猶太國家。  美國總統拜登12日與以總理納坦雅胡通話後表示,「當幾百枚火箭彈飛向你的國家時,以色列有權自衛。」拜登拒絕批評以方的行動,但白宮表示,拜登在與納坦雅胡交談時說,他相信,耶路撒冷城對世界各地信徒都如此重要,「必須是和平之地」。  美國國會的民主黨領導層繼續堅決維護以國自衛權,但領導層以下的民主黨議員則抨擊以方的行動。據美國之音14日報導,眾議員波肯發推文說:「我們不能只是譴責哈瑪斯發動火箭彈襲擊,卻忽視以色列由國家批准、針對巴勒斯坦人的警察暴力…包括非法驅逐住戶、暴力攻擊抗議者與謀殺巴勒斯坦兒童。美國的援助不應資助這樣的暴力。」  民主黨少數族裔女眾議員歐加修-寇蒂茲、奧瑪爾和提拉伊布,則把矛頭對準以方侵略,而不是指責衝突雙方都有責任。她們三人及普瑞斯利被稱為該黨進步派「四人幫」,其中提拉伊布是巴勒斯坦裔。  歐加修-寇蒂茲上周發推文說:「我們與東耶路撒冷謝赫·賈拉(Sheikh Jarrah)的巴勒斯坦居民團結站一起。以國部隊正在齋月期間強行把家庭趕出住宅並煽動暴力。」謝赫·賈拉是東耶路撒冷一處屯墾區,猶太屯墾民試圖驅逐這裡的阿拉伯家庭。  然而,共和黨人卻維持對以國的堅定支持。美國近年花費近40億美元,對以方提供軍事援助,另外提供80億美元貸款擔保。  前總統川普在任時把美駐以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往耶城,還促成以色列與數幾個阿拉伯國家達成相互承認的協議。川普抨擊拜登對以巴衝突的回應,稱「拜登的軟弱和對以色列缺乏支持,正在導向對我們盟友的新攻擊。」  幾乎所有共和黨參議員都敦促拜登「毫不含糊地」支持以色列自衛權,並「立即」結束與伊朗進行伊核計畫相關談判。他們指控,德黑蘭「支持」哈瑪斯針對以色列的恐怖主義活動。

  • 以巴衝突恐全面爆發

    以巴衝突恐全面爆發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衝突,因耶路撒冷阿克薩清真寺鎮壓事件全面失控中。以巴雙方領導人若未能適度克制,降低衝突規模,局部衝突恐將升級成全面戰爭。  長達半個多世紀,以巴之間的衝突,涉及兩個民族宗教、文化、領土等多方面根深砥固的矛盾。管理並解決以巴衝突一直是美國全球大戰略重要的環節,儘管中東地緣政治在美中俄競逐主導國際秩序權力下,已然導致國際政經的結構性改變,過往美國在中東單極獨強的格局已不復見,中東地區反而遠離美國所擘劃的和平路徑,戰爭威脅未因經濟互利方案而消弭,以巴各自民族主義高漲預埋著下一波武力衝突。  2012年11月29日,巴勒斯坦入聯案經聯合國大會通過巴勒斯坦由「觀察員實體」提升為「非會員觀察國」議案,雖為巴勒斯坦建國帶來歷史性的勝利,並未為以巴之間的現狀帶來實質變化,反而激化猶太民族主義,無助於解決以巴衝突。以色列以擴建東耶路撒冷和西岸殖民區回應巴勒斯坦「國」,意味在國際舞台的失敗,將在約旦河西岸、加薩走廊和東耶路撒冷討回國家尊嚴,納坦雅胡政府並未因聯合國的決議而改變對巴勒斯坦的立場。  巴勒斯坦問題既是英國殖民遺緒,也是美國將權力平衡政策施加於中東地區的結果,說穿了就是現實主義國際政治。以巴之間漫長的歷史衝突,背後寓意著大國權力支配的政治力學。巴勒斯坦想要完成真正獨立自主,除要統整約旦河西岸的哈瑪斯以及加薩走廊的法塔兩大勢力外,更需要說服以色列和美國;以色列則受限於中東地緣政治的制約,為確保國土安全,也不會輕率同意撤出占領區。  以巴之間在維持中東地區「均勢」的前提下,雙方透過外交途徑達成彼此都能接受的條件,但是,過去達成的《大衛營協定》是美國以其軍事強權為手段從中斡旋的結果,事後以巴兩國強硬派並不接受,基於生存是國家最高利益之下,雙方為了爭取加薩走廊和約旦河西岸屯墾區的國家主權,加上彼此宗教信仰的歧異與民族意識的過度渲染,權力平衡在以巴之間早已不復存在,隨時都有兵戎相向的可能。  只要巴勒斯坦繼續在耶路撒冷推動獨立建國,以色列就有如芒刺在背,過去曾因美國介入而短暫停火,並不代表可見到和平的曙光,只是預埋下一次衝突火種,隨時都會因星火摩擦點燃更大的烽火,只要任一方對情勢誤判,將如同一次大戰時的「八月的槍」,以巴之間就始終存在著爆發全面戰爭的可能。  以巴衝突中顯而易見,一方以伊斯蘭教國家及激進分子為後盾,企圖結合中東伊斯蘭世界的力量與之抗衡;另一方則因美國國內猶太裔在政治、經濟領域擁有龐大的影響力,長期以來的軍事、外交政策向以色列傾斜,因此,雙方的緊張關係在國際政治壓力下尚能維持短暫的穩定。以巴衝突若是無解,加薩走廊依舊籠罩著戰爭的陰影,少了以巴和平這塊拼圖,中東和平還是殘缺不全。(作者為國立高雄科技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 時論廣場》以巴衝突恐全面爆發(陳清泉)

    時論廣場》以巴衝突恐全面爆發(陳清泉)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衝突,因耶路撒冷阿克薩清真寺鎮壓事件全面失控中。巴勒斯坦武裝組織「哈瑪斯」(Hamas),為報復暴力鎮壓,朝以色列本土發射火箭,以色列也向加薩走廊發動大空襲。以巴雙方領導人若未能適度克制,降低衝突規模,局部衝突恐將升級成全面戰爭。  長達半個多世紀,以巴之間的衝突,涉及兩個民族宗教、文化、領土等多方面根深柢固的矛盾。管理並解決以巴衝突一直是美國全球大戰略重要的環節,儘管中東地緣政治在美中俄競逐主導國際秩序權力下,已然導致國際政經的結構性改變,過往美國在中東單極獨強的格局已不復見,中東地區反而遠離美國所擘劃的和平路徑,戰爭威脅未因經濟互利方案而消弭,以巴各自民族主義高漲預埋著下一波武力衝突。  2012年11月29日,巴勒斯坦入聯案經聯合國大會通過巴勒斯坦由「觀察員實體」提升為「非會員觀察國」議案,雖為巴勒斯坦建國帶來歷史性的勝利,並未為以巴之間的現狀帶來實質變化,反而激化猶太民族主義,無助於解決以巴衝突。以色列以擴建東耶路撒冷和西岸殖民區回應巴勒斯坦「國」,意味著在國際舞台的失敗,將在約旦河西岸、加薩走廊和東耶路撒冷討回國家尊嚴,納坦雅胡政府並未因聯合國的決議而改變對巴勒斯坦的立場。  巴勒斯坦問題既是英國殖民遺緒,也是美國將權力平衡政策施加於中東地區的結果,說穿了就是現實主義國際政治。以巴之間漫長的歷史衝突,背後寓意著大國權力支配的政治力學。巴勒斯坦想要完成真正獨立自主,除要統整約旦河西岸的哈瑪斯以及加薩走廊的法塔兩大勢力外,更需要說服以色列和美國;以色列則受限於中東地緣政治的制約,為確保國土安全,也不會輕率同意撤出占領區。  以巴之間在維持中東地區「均勢」的前提下,雙方透過外交途徑達成彼此都能接受的條件,但是,過去達成的《大衛營協定》是美國以其軍事強權為手段從中斡旋的結果,事後以巴兩國強硬派並不接受,基於生存是國家最高利益之下,雙方為了爭取加薩走廊和約旦河西岸屯墾區的國家主權,加上彼此宗教信仰的歧異與民族意識的過度渲染,權力平衡在以巴之間早已不復存在,隨時都有兵戎相向的可能。  只要巴勒斯坦繼續在耶路撒冷推動獨立建國,以色列就有如芒刺在背,過去曾因美國介入而短暫停火,並不代表可見到和平的曙光,只是預埋下一次衝突火種,隨時都會因星火摩擦點燃更大的烽火,只要任一方對情勢誤判,將如同一次大戰時的「八月的槍」,以巴之間就始終存在著爆發全面戰爭的可能。  以巴衝突中顯而易見,一方以伊斯蘭教國家及激進分子為後盾,企圖結合中東伊斯蘭世界的力量與之抗衡;另一方則因美國國內猶太裔在政治、經濟領域擁有龐大的影響力,長期以來的軍事、外交政策向以色列傾斜,因此,雙方的緊張關係在國際政治壓力下尚能維持短暫的穩定。以巴衝突若是無解,加薩走廊依舊籠罩著戰爭的陰影,少了以巴和平這塊拼圖,中東和平還是殘缺不全。 (作者為國立高雄科技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 以巴局勢惡化 恐爆發全面戰爭

    以巴局勢惡化 恐爆發全面戰爭

     中東地區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衝突愈演愈烈,以色列軍12日表示,巴勒斯坦哈瑪斯組織在一天半的時間內朝以國發射逾千枚火箭,以軍還以顏色,11日發動新一輪空襲,轟炸加薩走廊的哈瑪斯目標,當地政府總部所在的一棟大樓幾乎被夷平。哈瑪斯也不甘示弱,隨後從加薩發射100多枚火箭攻擊以色列第二大城特拉維夫。  2014年來最嚴重死傷  雙方報復攻擊,已造成巴方42人死亡,其中包括13名兒童,至少230人受傷,還有5名以色列人喪命。這是2014年以來,以色列和哈瑪斯之間最嚴重的衝突。面對局勢惡化,各方要求美國對以施壓的聲浪正在增加。  以色列10日晚發起「圍牆守護者行動」,對遭到封鎖的加薩走廊發動大規模空襲,並在加薩東部地區增兵。他們宣布,已在11日晚的轟炸行動擊斃哈瑪斯反坦克飛彈部隊指揮官夏里爾,並發布空襲其藏身地點的影片。  影片中,加薩一棟13層高的大樓倒塌,據悉該大樓是多名哈瑪斯高級指揮官的辦公室所在。在以軍強烈空襲之後,哈瑪斯再向以色列發動代號「聖城之劍」的火箭攻勢。  以軍宣稱出動80架戰鬥機,以「非比尋常」的規模,摧毀哈瑪斯的火箭發射器。以色列表示,迄今有1050枚火箭射往以色列中部和南部,其中有200枚火箭落入加薩境內,850枚火箭射到以色列境內或遭以色列「鐵穹」防空系統攔截。哈瑪斯領導人哈尼雅表示,若以色列升高攻擊,哈瑪斯也「準備好了」。  聯合國警告,若不緊急停火,以巴恐爆發「全面戰爭」。聯合國中東問題特使文內斯蘭推文說:「立刻停火,我們正逐步升級,邁向全面戰爭」。他強調,各方領導人必須為衝突降溫負責。  各方籲美國施壓以色列  美國智庫「政策研究所」分析員班尼斯指出,美國如果不向以色列施壓,要求以色列負責,以色列針對巴勒斯坦的攻擊行為不會停止。  美國一直是以色列的最大支持者,每年提供近40億美元軍事援助。美國總統拜登的外交政策聚焦歐洲及亞洲,中東的以巴糾紛並非其優先事項。前總統川普把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至耶路撒冷,如同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這被視為是對巴勒斯坦的挑釁,致使以巴局勢進一步惡化。拜登上台後,甚少就相關議題著墨。

  • 美恢復援助巴勒斯坦 以色列不滿

    美恢復援助巴勒斯坦 以色列不滿

     美國白宮7日聲明表示,拜登總統7日與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通電話時,表明美國支持透過「兩國方案」解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的衝突。美國國務院當天也宣布將恢復對巴勒斯坦的援助。  「兩國方案」是指建立一個以1967年第三次中東戰爭前的邊界為基礎、以東耶路撒冷為首都的巴勒斯坦國,與以色列和平共處。這項方案獲得多項聯合國決議支持。  美國前總統川普執政期間,推翻美國長期支持「兩國方案」的立場,不斷削減對巴勒斯坦的援助,並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將美國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至耶路撒冷。在他執政期間,美國與巴勒斯坦的外交接觸幾乎中斷。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湯瑪斯─格林菲爾德3月25日表示,美國將重啟與巴勒斯坦的外交溝通管道,並將重新致力於透過「兩國方案」,解決以巴問題。  同一天,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宣布,美國將恢復對巴勒斯坦人民的經濟、發展和人道主義援助,總計2.35億美元,其中1.5億美元提供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和工程處,7500萬美元為約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帶的經濟發展援助,1000萬美元透過美國國際開發署用於和平建設專案。  另外,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7日表示,美國願取消對伊朗的制裁,包括與2015年《聯合全面行動計畫》(JCPOA,即伊核協議)不一致的制裁,以重返伊核協議,但未提供細節。此前伊朗方面表明,解除對伊朗制裁是美國重返伊核協議首要步驟,一旦制裁確實解除,伊朗將立即撤銷減少履約的舉措,完整履行伊核協議。  對於美國恢復援助巴勒斯坦,以色列已表達不滿,而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強烈反對伊核協議,如今美國準備重返該協議,這兩件事勢將衝擊美以關係。

  • 川普當選「森七七」 巴勒斯坦總理:願天佑吾國

    川普當選「森七七」 巴勒斯坦總理:願天佑吾國

    隨著美國總統大選的腳步逼近,巴勒斯坦總理史泰耶(Mohammad Shtayyeh)表示,如果美國總統川普順利連任,對巴勒斯坦人民而言無疑是場「浩劫」,「願上蒼幫助我們」。由於這是巴勒斯坦高層首次對美國總統大選表態,格外引人矚目。 根據「半島電視台」報導,史泰耶13日在與歐洲議員會談時,作出前述發言。其表示,川普就任4年以來嚴重地傷害巴勒斯坦人。「如果我們還要再跟川普打交道4年,願上蒼幫助我們,願上蒼幫助你們,也願上蒼幫助整個世界」。 相反地,如果拜登順利入主白宮,不但會直接反映在巴勒斯坦與以色列的關係上,對於巴勒斯坦與美國的雙邊關係也會產生影響。 傳統上,巴勒斯坦一向對美國總統大選不予表態,以免押錯寶徒生困擾。史泰耶的言論象徵在歷經華府主導以色列與巴林、阿聯伯聯合大公國的關係正常化後,巴勒斯坦人的絕望。 巴勒斯坦與川普的新仇舊恨還不只這一樁;2017年華府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隨後更將美國大使館遷徙至耶路撒冷,讓巴勒斯坦領導人「森七七」地表示「美國在談判時不再是誠實中間人」。 隨後,巴勒斯坦拒絕參加美國主導的任何與以色列會議,美國則回以關閉巴勒斯坦在華盛頓的代表處,更讓巴勒斯坦感到受傷。 最後,美國不但說服巴林與阿聯和以色列建立外交關係,還呼籲其他阿拉伯國家加入建交潮,引來巴勒斯坦人強烈反彈,更視為阿拉伯國家的背叛,破壞巴勒斯坦自決的努力。 這些都讓巴勒斯坦高層罕見地在美國總統大選中表態,希望拜登能成為白宮的主人。

  • 抗議以阿正常化 巴勒斯坦退出阿拉伯聯盟

    抗議以阿正常化 巴勒斯坦退出阿拉伯聯盟

    對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與以色列走向關係正常化,巴勒斯坦感到當然憤怒,巴勒斯坦外交部長周二表示,將退出目前的阿拉伯聯盟會議主席職位,以譴責任何與以色列建立正式關係的阿拉伯國家。 半島電視台報導,巴勒斯坦抗對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巴林在一星期前,在華盛頓與以色列簽署的協議,這顯然背叛了阿拉伯國家聯合團結的誓言,也打擊了巴勒斯坦試圖在以色列佔領的領土上,尋求建立獨立國家的努力。 巴勒斯坦原本將在接下來的6個月,成為阿拉伯聯盟會議的輪值主席,職務由外交部長馬利基(Riyad al-Maliki)擔任,但是受到阿、巴林的背叛,他表示不想再擔任這一職位。 馬利基說:「巴勒斯坦已經決定放棄輪值主席的權利,看到阿拉伯人竟然急於實現與以色邛正常化,我覺得再做這個職務已經不光彩。」 在二戰結束後,聯合國決議在巴勒斯坦地區,成立兩個新興國家,分別是巴勒斯坦與以色列,但是周邊阿拉伯國家不歡迎以色列在當地建國,於是組成阿拉伯國家聯盟,並要在以色列扼殺在出生伊始。然而以色列在1948年的第一次以阿戰爭中,痛擊了阿拉伯聯盟,成為他們的建國獨立戰爭,並且在1967年的第3次以阿戰爭(6日戰爭)時,佔領了約旦河西岸和加薩走廊地帶,完全併吞了原本歸屬於巴勒斯坦國家的土地,現在那些地方被以色列稱為「屯墾區」。 阿拉伯國家聯盟長期以來,一直呼籲以色列從那些武力佔領的土地上撤出,這是對巴勒斯坦難民的公正解決方案,然而對以色列來說,他們是憑著戰爭贏得的土地,又豈會說還就還。

  • 川普的中東成績單

    川普的中東成績單

     不管再怎麼不喜川普,都必須承認最近他的中東外交成果不錯,以色列笑呵呵,阿拉伯國家樂見其成,只有巴勒斯坦獨憔悴,但除了巴人誰真的在乎呢?  面對即將到來的大選,川普的壓力非常大,原本振興起來的經濟受到疫情打擊,他的防疫表現更是一塌糊塗,此時需要端出更多政績,北韓搞不定,但在中東卻開了幾個紅盤。具體來說,應該是川普牽線促成以色列和阿聯、巴林、科索沃與塞爾維亞建交,大大改善了以色列的對外關係,也有助於降低中東緊張。  再加上,美國與阿富汗神學士達成協議,神學士開始和阿富汗政府對話,川普也分別從阿富汗、伊拉克撤出相當數量的美軍。總的來說,既幫了以色列的忙,為川普爭取基督教福音派及猶太裔的選票,還強化了對伊朗「極限施壓」的力道,同時藉軍售阿聯賺上一筆大單,增加美國人的工作機會,還能兌現競選承諾,把美軍從漫無盡頭的中東戰場撤回。怎麼看,川普最近的外交攻勢都是一箭多鵰,成果之佳令人刮目相看。  川普宣布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還不顧歐盟阻攔,片面撕毀與伊朗的限核協議,氣得伊朗重啟核開發,今年初又和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一起宣布中東和平計畫,該案嚴重偏袒以色列,巴勒斯坦當然拒絕,阿拉伯國家更是一片罵聲。當時各方認為川普一面倒向以色列並挑釁伊朗,將讓中東更加動盪,沒想到川普誇自己是很棒的交易者還真不是吹牛,在美國暗中斡旋遊說下,以色列打破在中東的孤立局面,繼埃及與約旦之後,終於再得到阿聯和巴林兩個建交國,外加巴爾幹半島的科索沃與塞爾維亞,對深陷貪汙官司及疫情應對非議的納坦雅胡,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川普說還有5個國家會承認以色列,這話頗有可信度,可能的國家包括了阿曼、蘇丹、摩納哥等,這些國家當然有各自的盤算,主要的思考,還是結合次要敵人對抗主要敵人。海灣國家、沙烏地阿拉伯和以色列都有個共同敵人─伊朗,對這些遜尼派國家來說,以色列的威脅遠沒有什葉派宗主伊朗來得大,而且以色列也在情報與反恐等方面提供了不少協助,彼此早有合作關係。沙國雖然不必急著跟進,卻也支持阿聯等國和以色列關係正常化。不過,川普應該在斡旋時給出了相當誘人的籌碼,才能為以色列拉來這麼多邦交。  向來務實低調的阿聯,論治理能力,當屬阿拉伯國家之首位。雖然人口只有1千萬,但國力與影響力卻愈來愈強。阿聯的軍力精銳,在葉門、利比亞和沙國、美國一起作戰,被五角大廈官員戲稱為「小斯巴達」。決定和以色列建交,可以帶入大量商機,還能增加阿聯在阿拉伯世界的影響力,而且這次建交換來美國軍售F-35隱形戰鬥機,這可是美國第一次把這麼先進的機種賣給非盟國。說來這可能對以色列的國安造成隱憂,但緩和與阿拉伯世界的關係,對國安的正面意義更大。  過去阿拉伯國家為了挺巴勒斯坦,堅持要巴勒斯坦建國才承認以色列,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及公布中東和平計畫,對巴勒斯坦都是重大打擊,現在阿拉伯兄弟們還來踩上一腳,更是讓巴人痛心入骨。但是,沒有人能長期承擔別人的苦難,最後終歸是各人得各人的眼淚,巴勒斯坦必須直視冷酷的現實。

  • 新聞透視》撮合以阿 川普攪動中東拚連任

    新聞透視》撮合以阿 川普攪動中東拚連任

     近一個月來,美國總統川普儼然化身「和平締造者」 (peacemaker),在中東外交上斬獲連連,而這些可說都著眼於拉抬以色列的國際地位,除了欲藉此為自己的連任選情加分外,一大目的則是要在中東地區組建「反伊朗聯盟」。相形之下,面對中東地緣政治格局的演變,巴勒斯坦卻逐步被邊緣化。  巴勒斯坦遭邊緣化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爭端本是中東問題核心,繼而衍生出以色列與阿拉伯以及和伊斯蘭世界的敵對。2002年,沙烏地阿拉伯曾提出「阿拉伯和平倡議」,作為解決阿以衝突的共同框架,這項倡議提出建立一個獨立的巴勒斯坦國,以換取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  今年8月13日,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與以色列同意全面關係正常化,卻開啟了繞過巴勒斯坦的外交先例。8月底美國務卿蓬佩奧走訪中東時,巴林還在強調應堅持「阿拉伯和平倡議」,但是如今也跟進要與以色列建交,難怪巴人自治政府會譴責巴林此舉是「對巴勒斯坦(建國)大業的背叛」。  沙烏地背後推一把  川普正是當前中東之變一大推手,他拋棄了從調解以巴衝突做起的傳統政策,轉而以遏制伊朗在中東影響力為優先,也因此從圍繞以色列入手。不但斡旋阿聯、巴林與以色列建交的目的在此,促成巴爾幹半島國家塞爾維亞與宿敵科索沃經濟關係正常化,亦有此意,因為科索沃也同意與以建交,並將成為首個以穆斯林為主的國家在耶路撒冷(耶城)開設大使館。先前塞爾維亞亦傳出承諾把駐以大使館遷往耶城,其後因歐盟的壓力才改口尚未最終決定。  阿聯、巴林皆為伊斯蘭遜尼派國家,其龍頭老大就是沙烏地阿拉伯,它們都視什葉派龍頭伊朗為共同的敵人。三國均與華府維持著緊密關係,美國海軍第五艦隊即駐紮在巴林,而巴林與沙烏地之間只相隔一座跨海大橋,其王室對沙國依賴甚深。換句話說,阿聯、巴林與以建交,背後必定獲得沙烏地的默許,沙國也有可能欲藉此試探外界反應,不過,沙烏地與伊朗都在爭奪巴勒斯坦捍衛者的地位,加上國內保守派阻力,預料沙國並不會一步到位也與以建交。

  • 川普預告  還有另一國將與以色列簽訂和平協議

    川普預告 還有另一國將與以色列簽訂和平協議

    在美國的斡旋之下,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日前與以色列實現「關係正常化」,且雙方下周將在美國簽署正式協議。美國總統川普10日預告,屆時可能會出現另一國效仿阿拉伯,與以色列建立外交關係。 川普在白宮記者會上表示:「下周在白宮,我們將舉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以色列和平協議簽署儀式,屆時可能會有另1國加入儀式,簽署和平協定。」他還補充,「我可以告訴你們,希望加入這份協議的國家正在排隊,中東將實現和平。」 川普雖然沒有明確透露哪個國家將加入這份協議,但他表示:「你們會在近期聽到很多國家與以色列建立外交關係,另外,我目前正在啟動與沙烏地阿阿伯國王的會談」。對此,沙烏地駐美大使館目前尚未作出回應。 先前外界猜測,美國促成色列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實現關係正常化之後,可能造成連帶效應,川普也曾在白宮記者會上公開表示,希望沙烏地效仿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與以色列達成關係正常化協定。 但是,沙烏地方面表示,在美國承認巴勒斯坦的國家地位之前,該國不會與以色列建立外交關係。 白宮透露,川普將於9月15日為以色列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歷史性協議主持簽署儀式。為此,川普還獲得了2021年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 川普牽線!以色列與阿聯敲定和平協議 即將關係正常化 巴勒斯坦強烈反對

    川普牽線!以色列與阿聯敲定和平協議 即將關係正常化 巴勒斯坦強烈反對

    【05:30新增巴勒斯坦回應 以色列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今天達成歷史性和平協議,雙方外交關係將全面正常化,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今天表達「強烈反對與譴責」,並要求阿拉伯聯盟(Arab League)召開緊急會議。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Mahmud Abbas)發表聲明,稱這項協議是對巴勒斯坦人的「挑釁」,對於巴勒斯坦人將耶路撒冷視為未來建國首都的目標來說是一種「背叛」。】 美國總統川普今天在白宮宣布,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以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阿布達比的王儲阿勒納哈揚,已經同意兩國關係正常化。 川普、納坦雅胡與阿勒納哈揚在聯合聲明中說,希望這項「歷史性的突破,能夠促進中東和平。」聲明指出,以色列將停止在約旦河西岸的併吞計畫。巴勒斯坦誓言,約旦河西岸為其獨立建國後的國土。 以色列與波斯灣的所有阿拉伯國家,都沒有正式外交關係。但因雙方都感受到伊朗在區域的威脅,因此已經開始有非官方的接觸。

  • 無色覺醒》賴岳謙:川普中東協議放水!以巴衝突恐難解決!

    無色覺醒》賴岳謙:川普中東協議放水!以巴衝突恐難解決!

    歡迎收看《無色覺醒》第564集播出,由主講人賴岳謙為觀眾分析:「川普中東協議放水!以巴衝突恐難解決!」 中東火藥庫從未消停,其中緣由牽涉甚廣,以巴問題尤其特殊。要知道,今以色列領土在2世紀以前仍為猶太屬地,滅國後,猶太民族四散各地,臨近的阿拉伯人遷移至此,是為今巴勒斯坦人。然而,隨著猶太後代陸續返故土建以色列國,長居於此的阿拉伯人不滿加劇,觸發了中東戰火的導火線。 以色列希求安全,巴勒斯坦則望建國,兩者若握手和平共存,可為中東分歧削減幾分。近日,川普為化解以巴僵局,提出了「中東和平計畫」,此計畫雖給巴勒斯坦一條建國之路,但因為在「耶路撒冷」管轄上認知不一,過度偏袒以色列的情況下,巴勒斯坦很快便拒絕了此協議。 事實上,「耶路撒冷」為三教聖地﹝基督教、伊斯蘭教、猶太教﹞、以巴爭執之根本,現為以色列首都,兩地為此鬧得不可開交。以色列甚奪取巴勒斯坦的土地與水源﹝加薩走廊與約旦河沿岸等諸多屯墾區﹞,並以築高牆圍堵管制這些區域,影響了巴勒斯坦的生計,為彼此之間增加更多的矛盾。 然而,考慮到美國國內的猶太族群在多個領域出類拔萃深具影響,華府也不得不在以巴問題上,對猶太人所屬的以色列多所偏袒。反觀挾100多個國家支持的巴勒斯坦,在國際上則處處碰壁。無疑的在「中東和平計畫」上,目前也只有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公開表示支持。 根據報導,針對美國所提出「中東和平計畫」,俄稱協議已違反聯合國多項決議,除了質疑可行性,還認為尚需聽取兩造雙方之意見。而阿拉伯聯盟也隨後召開緊急會議,決議不與美國合作此計畫,同時呼籲以色列切勿一意孤行。連看似美國盟友的歐盟也表示不以為然,認為協議「違反國際間達成的共識」。 其實,看似窒礙難行的協議已為川普鞏固了猶太族群的選票,也讓以色列在華府的政治地位更加無法撼動。日前已經看到巴勒斯坦武裝組織哈瑪斯用火箭彈攻擊以色列,以色列也採用戰鬥機展開回擊。當美國將中東問題限縮於框架的情況下,短時間內中東戰火仍不會平息……更多分析請看影片解說!

  • 美國務院網站國家地區列表 巴勒斯坦被消失

    美國總統川普做出一連串親以色列舉動後,國務院網站的國家和地區列表也將巴勒斯坦自治區移除,引發巴勒斯坦領袖強烈不滿。 法新社報導,國務院官方網站不再有巴勒斯坦自治政府(Palestinian Authority)個別入口。2009年至2017年歐巴馬(Barack Obama)執政期間的歸檔版官網顯示,歡迎頁面和近東事務局的國家地區名單都有列出「巴勒斯坦自治區」。 今天被問到這件事時,國務院官員淡化這項改變。 她說:「網站正在更新。我們政策沒有改變。」 她並未說明這個近期重新設計的網站,是否會再次包含巴勒斯坦自治區的個別入口。 但巴勒斯坦領袖懷疑這項變更並非偶然,畢竟部分美國刊物已移除「占領區」這個字眼,且以色列總理尼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也在思索兼併約旦河西岸大部分地區。 巴勒斯坦內閣昨天參與總理史泰耶(Mohammad Shtayyeh)主持的會議後表示,這項舉動「證實美國偏袒以色列」。 巴勒斯坦新聞機構瓦法社(WAFA)引述內閣說法表示,這項改變「不能抹滅巴勒斯坦相關權利,這是世界一致承認的」。 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LO)秘書長、資深談判代表艾瑞卡(Saeb Erekat)表示,把巴勒斯坦自治區移出名單外,「無關美國國家利益,而是關於推進以色列屯墾區委員會的議程」。 他發推文說:「決定不去看清真相,不意味著抹去它的存在。」 在歐巴馬政府擔任美國駐以色列大使的夏皮洛(Dan Shapiro),稱國務院網站這項改變「荒唐」。 他推文說:「巴勒斯坦人不會不見。為了美國利益,有必要與他們接觸。以色列本身仍在許多方面與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合作。」 川普毫不掩飾他對以色列和以國右翼領袖的支持,除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大砍巴勒斯坦難民機構資金,最近還慫恿尼坦雅胡,禁止兩位直率批評以色列的民主黨穆斯林女議員入境以色列。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