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巴拉吉的搜尋結果,共23

  • 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過世 享壽91歲

    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過世 享壽91歲

    國家電視台週二報導說,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病逝於醫院,享年91歲。他執掌埃及政治長達30年。

  • 與其筆戰鄉民 不如面對農民

     農委會主委陳吉仲上任後爭議不斷,從1450網軍疑雲到巴拉刈爭議,攸關百姓知的權利與農民生活權益,陳吉仲總是選擇以行政資源發動輿論去反擊質疑者,而不傾聽農民心聲,如不改進,恐不利2020民進黨選情。 \n 巴拉刈是劇毒農藥沒有錯,但巴拉刈便宜好用,農藥殘留極少,對環境污染少,只要遵守使用規則,巴拉刈既可以減輕農民負擔,也可減少環境危害。 \n 因此,巴拉刈的處理方式,不是禁止使用,而是嚴格控管,巴拉刈之所以被稱為劇毒,是因為誤喝後很難醫治。為了防止有人利用巴拉刈結束生命,農委會應是制定嚴格規範,比如管制購買,使用需執照,甚至農業單位設置專業人員負責噴灑農藥等作法。 \n 翻閱實際科學研究自然會明瞭,巴拉刈若能管制得當,就能成為農民好幫手,甚至連前防檢局長黃德昌這樣的專家,都願為巴拉刈掛保證。陳吉仲此時大力宣傳巴拉刈的壞處,難道只是為打擊韓國瑜的政治操作嗎?恐怕只會造成反效果。 \n 如果陳吉仲有道理,為何至今不見任何民進黨農業縣立委跳出來為農委會護航?如果農委會的巴拉刈禁令正確,依民進黨逢韓必反慣例,怎麼至今除了陳吉仲,沒看到哪個綠委跳出來痛批韓國瑜講巴拉刈的事? \n 或許短期內,農委會可靠著「既是劇毒,為何不禁止」藉口禁用,但感受最深的,還是真正在農地耕種的農民。陳吉仲與其每天與鄉民打嘴砲,不如實地下鄉問問農民,禁掉巴拉刈後感受如何?第一線農民最清楚,陳吉仲每次汙名化巴拉刈,就是把農民推離民進黨。

  • 禁不禁巴拉刈兩樣情!李佳芬找答案、陳吉仲搬爹

    禁不禁巴拉刈兩樣情!李佳芬找答案、陳吉仲搬爹

    巴拉刈究竟該不該停用,引發正反議論。農友的大家長、農委會主委陳吉仲主張禁用,引用父親差點因巴拉刈挖到雙眼的故事,試圖自圓其說。出身農家子弟的韓國瑜夫人李佳芬,則認真與農民專研巴拉刈,試圖找出答案;誰能為農民爭取權益,相信大家心中自有一把尺。 \n巴拉刈議題延燒,源自韓國瑜2日出席牡丹亭公演時,自爆李佳芬在家研究農藥,因為有政策要取消農藥,造成種植蔬果的農民紛紛跳腳,她想調查農藥使用對農民有無影響,「我們能為高雄做多少,都會全力以赴。」 \n未料,事件傳出後,一度遭綠媒、綠營嘲諷,更有人說惡毒話「要謀殺親夫」謬論都出來瞎攪和。但其實,李佳芬出自農家子弟,從小協助務農耕作,對農藥不陌生,在外奔走公益活動之餘,也不忘關心社會底層,農民的生計。 \n畢竟突然將巴拉刈喊卡,對農民衝擊之大,來自雲林農業大縣的李佳芬,比誰都還要清楚,不該草率行事。韓國瑜也深諳此道理,多次在公開場合發聲,不是要掌握話語權,而是要拋出此議題,讓中央政府正視,不該貿然行事。 \n韓國瑜在雲林場造勢提及,農民大多挺民進黨,但近年產銷失調,綠色執政離民心愈來愈遠,農民因巴拉刈停用哀哀叫,擔心生產成本因而提高,對整個農村影響甚大,曾任北農總經理的他深知,「每1塊都是農民的血」,農民不求大富大貴,只求穩定價格、合理收入。 \n反觀咱們的農委會主委陳吉仲,想禁用巴拉刈,竟然搬出爹來為自己政策辯護,指稱父親曾被巴拉刈誤傷,險些失明。用此悲情故事,藉此搏版面,甚至倒果為因,也讓網友看不下去,紛紛嘲諷他「為 孝誤國」。 \n然而,「翻白眼議員」黃捷竟還挺得下去,直說巴拉刈具有皮膚刺激性,易造成許多暴露防護措施不全的農民嚴重的健康危害,為保障農民的健康,台灣不該繼續落後。 \n \n雲林菜農林佳新反批黃捷指控,直說「黃議員,你會因為有人都不戴套,因此染病,所以呼籲政府禁止性行為嗎?當然不會嘛!你一定是要求高雄市教育局完善性教育課程,而不會因噎廢食,呼籲禁止性行為。」一個例直接打臉身為台大高材生的黃捷。

  • 農傳媒惹議 一度下架挺巴拉刈報導

     農委會最近因巴拉刈禁令與農民在網路論戰,網友發現,農委會所屬豐年社的「農傳媒」,原有一篇支持使用巴拉刈文章,突被下架引撻伐,質疑農委會動機;面對批判,農傳媒昨下午再將文章上架,但註記「本文為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農傳媒首頁則充滿主委陳吉仲禁巴拉刈文章。 \n 前豐年社總編輯黃世澤昨痛批,這已不是尊不尊重作者,「而是直接侵權!」 \n 高雄市長韓國瑜日前在雲林造勢,批評政府禁用巴拉刈讓農民痛苦,隨即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就以自己父親為例,說他父親因使用巴拉刈,差點眼睛挖掉。藍委陳宜民隨即打臉,使用巴拉刈都有相關規範,要做好防護措施,陳吉仲不給父親買個護目鏡根本不孝。 \n 農傳媒2017年5月24日有篇「農化專家告訴你巴拉刈的毒理與風險」,該文剖析使用巴拉刈風險及管理指出,正確操作下,偶而在穿脫防護衣物有藥劑碰觸,不會造成危害,對藥劑噴施人員而言,使用巴拉刈最大風險,應是在噴藥時防護的輕忽,如不穿防護衣物或使用不良噴藥設備,這種風險存在所有藥劑使用上。 \n 此文因被前防檢局長黃德昌拿來重新分享,昨卻「被下架」,下午重新上架。農業粉專「lin bay好油」直指,前任豐年社社長汪文豪去年大選前突被換掉,就因在巴拉刈議題沒站農委會角度,不肯做好執政黨爪牙。 \n 黃世澤昨在臉書表示,留在架上文章,有些作者與攝影被改成「編輯部」。他痛批,每篇文章、文字、照片都有作者、來源,「誰跟你在編輯部,誰屬你的編輯部?」至於巴拉刈系列報導下架是否受農委會壓力,豐年社長劉孋瑩說,不能因不符外界期待,就說我們被農委會綁架。

  • 前動植物防檢局長黃德昌批綠「農藥是給農民用」

    前動植物防檢局長黃德昌批綠「農藥是給農民用」

    前動植物防檢局長黃德昌在任內,幾度向長官農委會主委林聰賢諫言,不該貿然停用巴拉刈,最終理念不合,以「屆齡退休」黯然下台。黃受訪重申立場不變,去年大選農業縣市翻盤,就是不顧農民反對而失去民心,「農藥是給農民用的」,不該找理由搪塞禁用。 \n黃德昌說,以從事植物保護工作幾十年經驗,及在當高雄區農業改良場廠長時,也認為不該禁用巴拉刈。目前要求禁掉的,都是來自醫界、衛福部等聲音,就怕巴拉刈被當自殺工具,那是不是木炭、瓦斯、繩索通通要禁?怎不去找自殺的原因呢? \n黃德昌分析,巴拉刈優勢除成本較低,符合農民效益外,對環境友善,雖然現在有主張禁用的理由是「全世界有77個國家禁止」,但反向思考有100個國家仍在用,顯見巴拉刈還是一個便宜又好用的殺草劑。 \n他認為,巴拉刈有警戒色、苦味劑、臭味劑、催吐劑,農藥1坪容量約1.5公升至13公升,相當大桶,要不小心喝到也不太可能;他提到,農委會主委陳吉仲指稱,其父不慎被巴拉刈噴到眼睛險瞎,但其實任何農藥噴到都會有問題。 \n他說,噴任何農藥時必須全副武裝,戴上護目鏡、防護衣,如果稀釋以後碰到皮膚,洗一洗也不會有什麼事,他自己年輕也不小心碰過,濺了一身,洗一洗也沒事。 \n「主張禁掉的都不是農民,對農業不是很內行,也不是耕種的農民!」他直說,禁止巴拉刈使得大多農民反感,當初他當局長堅決反對,但畢竟自己只是事務官,「能夠講的,我都講了」,最後只能將表訂禁用期程拉長,以時間換取空間。 \n外傳他主張不禁用巴拉刈,與長官理念不合才丟官。他澄清,不是被迫下台,而是屆齡滿65歲退休,但坦言「有些看法」與林聰賢不合,除了巴拉刈外,還有其他理念也不是很一致。 \n他說,禁用巴拉刈影響廣大農民生活,像是雲林、嘉義短期蔬菜種植之前,要先把雜草除掉,使用巴拉刈最方便,對土壤最沒影響;另外高雄、屏東一帶有9成紅豆農民,也都仰賴巴拉刈,好讓機械採收,因此農委會要搞清楚一個邏輯,「農藥是給農民用的,不是給當官的人用。」

  • 陳吉仲嗆批評者自己去噴噴看

    陳吉仲嗆批評者自己去噴噴看

     農委會主委陳吉仲昨重申,正因巴拉刈對農民傷害大,故農委會對其退場政策很堅定,不會有改變,並要批評的人「自己去噴看看」,看巴拉刈是不是劇毒。 \n 為推動農藥巴拉刈退場,陳吉仲日前以自己父親噴藥,「差點整個眼睛要挖掉」為例,說明禁用巴拉刈的必要性,卻遭立委反酸「不孝」。他昨出席「台北國際食品展覽會」台灣館開幕典禮表示,從民國60幾年迄今,農委會共讓100多種農藥退場,不是民進黨執政才這樣做,安全是從專業考量;全世界77國都禁了,包括韓國及大陸都禁,我們還用這麼劇毒的農藥,對農民健康有幫助嗎? \n 他說,「批評禁用巴拉刈的人,建議他自己去噴看看,看巴拉刈是不是劇毒」。 \n 談到立委陳宜民日前批陳吉仲消費自己父親,酸他連護目鏡都不願提供,「簡直是不孝」,陳吉仲一度哽咽表示,對父親受傷,他當然覺得自己要負最大責任,但請大家看看有多少農民是因噴灑農藥送醫院,故他要讓劇毒農藥退場態度,絕不會改變。 \n 台大植物病理與微生物學系兼任教授孫岩章表示,巴拉刈固然好用,但它是超級氧化劑,碰到植物會死掉,碰到人也會受傷,根據公衛學者統計,2003至2017年,台灣就有2600人死於巴拉刈,是台灣致死率最高農藥,國家要進步,就應讓劇毒農藥退場。 \n 孫岩章說,藥品除須解決問題,負面作用也要減少,畢竟人命第一,用藥須先講究人的安全,再講效果,劇毒農藥能不用就不用,替代藥劑貴些,也是該付出的成本。

  • 新聞透視》菁英思維 農民不埋單

    新聞透視》菁英思維 農民不埋單

     農委會主委陳吉仲肯定很委屈,明明為了人命安全,推動禁用巴拉刈政策,竟引來基層洶湧反對聲浪。其實,關鍵正如高雄市長韓國瑜所說:「對農業影響實在太大。」中央別急著批韓不懂,或該想想,如果政策真的好,為何農民不埋單? \n 巴拉刈真的很毒,毋庸置疑,看過喝巴拉刈自殺者的醫師,光回想就一身冷汗,描述死法恐怖至極,血氧濃度不停掉,病人喘不過氣,痛苦地拔自己頭髮,又不能給氧,否則加速肺部破壞。換言之,醫師只能眼睜睜看病人走向死亡。 \n 但長期使用巴拉刈除草、當乾燥劑的農民也並非完全沒有道理,巴拉刈比農委會建議改用的壬酸便宜3、4倍,且1次見效,不像壬酸噴2、3次,且巴拉刈經紫外線照射很快分解,不易殘留,何況壬酸還有腐蝕性,並非百分百對人體無害。 \n 乍看之下,禁用與不禁似乎極端對立,但農委會應有更細緻的選擇。 \n 巴拉刈是農藥,與其以非農用少數狀況,如自殺、誤食等,來禁止正常使用,不如調整配方,增臭、加稠,搞到想喝也難入口,甚至先研擬強化管理措施,比直接禁用更周延。 \n 別讓禁用巴拉刈成為「以善為名的惡」,粗糙政策凸顯官員關在冷氣房裡,只靠個人意志、菁英思維行事,忽略基層需要。 \n 民進黨去年選舉時,農業縣全翻,若再無視地方聲音,粗暴禁用巴拉刈,明年新政策上路前,農民將再用選票為自己發聲。

  • 豐年社下架巴拉刈報導 前總編輯批侵權

    豐年社下架巴拉刈報導 前總編輯批侵權

    農藥巴拉刈禁用議題近來引起社會討論,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多次稱巴拉刈退場是「專業考量」。但近日農委會轄下財團法人豐年社的新媒體平台「農傳媒」,卻將兩年多前曾做過的巴拉刈系列報導下架,部分作者與攝影者則被改為「編輯部」,前豐年社總編輯黃世澤今(20)日因此痛批,這已不是尊不尊重作者,「而是直接的侵權了吧!」 \n \n黃世澤今日在臉書上發文表示,最近巴拉刈的討論再起,才從以前同事的臉書上注意到農傳媒下架了部分相關新聞,而留在架上的文章,有些作者與攝影者被改成「編輯部」。 \n \n他說,聽到現在農傳媒下架新聞或修改過往新聞真的沒什麼意外的,但這些事情,甚至把當初有名有姓的文章作者名拿掉等,都表示出媒體對新聞的態度,「態度不能當飯吃,但格調會在不堅持的態度下失去」。 \n \n黃世澤表示,看到一張自己多年前拍攝的舊照片,當時提供給該則新聞配圖使用,現在居然被拿掉名字,當成內部圖庫的照片,把作者改為編輯部,「這可不只是道德上的尊不尊重作者或著作權,而是直接的侵權了吧!(是提供這該則新聞單次使用,但並非整張送給豐年社農傳媒永續使用)」。 \n \n黃世澤痛批,每篇文章、每個文字、每張照片都有作者、來源或提供者,「誰跟你在編輯部,誰屬於你的編輯部?」他並在發文下貼出前同事所備份的被下架8篇文章連結,證明真有其事。 \n \n但豐年社社長劉孋瑩表示,記者離職後,文章所有權當然是社方所有,社方有權力更動報導署名,「我們請教律師的結果是這樣」;多年前的報導做調整也是理所當然的,「不能沒刊登你的文章就說文章被下架」。 \n \n至於巴拉刈系列報導下架是否受到農委會壓力,劉孋瑩則說,豐年社是農委會轄下財團法人機構,要說跟農委會完全沒關係沒有人會相信,但不能因為不符合外界期待立場,就說我們被農委會綁架,這對她本人或同仁都是滿大的污辱,豐年社更改、推出任何一個專題,都是基於對新聞專業的認識。

  • 禁巴拉刈遭批 陳吉仲:批評者自己去噴看看

    禁巴拉刈遭批 陳吉仲:批評者自己去噴看看

    為推動農藥巴拉刈退場,農委會主委陳吉仲日前以自己父親噴藥,「差點整個眼睛要挖掉」為例,說明劇毒農藥退場的必要性。陳吉仲今(19)日強調,農委會對巴拉刈退場政策非常堅定,不會有任何改變;至於有立委酸他「不孝」,陳吉仲則一度哽咽的說,父親受傷自己當然要負最大責任,但正因為巴拉刈傷害農民,更需要堅定讓它退場。 \n \n陳吉仲今日出席「台北國際食品展覽會」台灣館開幕典禮。針對禁用巴拉刈惹議,陳吉仲再次表示,全世界77國家都禁掉了,韓國2012年就禁掉,大陸也在禁,我們還用這麼劇毒的農藥,對農民健康有幫助嗎? \n \n他說,農委會不是民進黨執政才讓劇毒農藥退場,民國60幾年迄今,劇毒農藥退場超過100多個,劇毒農藥退場,安全的農藥才會進來,完全是依照專業考量;若因為外界政治因素讓專業農藥管理受到影響,我們要問,農業還可以再往前走嗎? \n \n對於外界質疑巴拉刈因可用於自殺便禁用,是否開車、買刀都要禁?陳吉仲也澄清,自殺本來就有各種方式,不是因為能自殺才把巴拉刈禁掉,而是因為它是劇毒,我們請代耕業者噴巴拉刈,就因為太毒不願意噴,為什麼要讓農民自己來噴?而且,噴藥需要完整防護,試問是否每個農民都可以做到? \n \n陳吉仲說,「批評禁用巴拉刈的人,我建議他自己去噴看看,看巴拉刈是不是劇毒」。 \n \n針對立委陳宜民日前批陳吉仲消費自己父親,酸他連副護目鏡都不願提供父親,「簡直就是不孝」。陳吉仲表示,他就是因為看到鄉下、不只是他父親,太多農民在生產行為中有太多可以幫助他們的,包括農藥噴灑需要完整防備措施,當然希望盡快來幫助他們。 \n \n談到自己父親,陳吉仲更不禁哽咽,一時間說不出話來。他說,對於父親受傷,他當然深感、覺得自己要負最大的責任,他會勸父親以後噴灑農藥要保護自己,但請大家看看有多少農民因噴灑農藥而送醫院的,故讓劇毒農藥退場這個態度絕對不會改變。

  • 禁用巴拉刈引論戰 雲林菜農神喻打臉吉仲

    禁用巴拉刈引論戰 雲林菜農神喻打臉吉仲

    明年2月將禁用農藥巴拉刈,引起農民反彈,但最近有支持禁用民眾紛在網路留言,要農民「自己喝喝看?」農委會主委陳吉仲今更以其父親噴巴拉刈傷眼為例,要批評者「自己噴看看」。對此,雲林菜農林佳新表示,若此邏輯成立,他以後可主張禁汽車、西瓜刀等,「不然你自己被汽車撞死、砍死看看」。 \n \n林佳新在臉書發文說,昨天巴拉刈問題燒起來後,網路上就有一堆根本沒在務農的人出來捍衛陳吉仲。但這些陳吉仲信徒反駁理由都很膚淺,一、巴拉刈很毒,喝下去難以救治。二、嗆支持巴拉刈的人自己喝看看。 \n \n他表示,要自殺的人,就算禁了巴拉刈,還是有各種自殺的方法,絕非只有喝巴拉刈一項。他強調,巴拉刈是對環境傷害非常低、且CP值高、效果好的除草劑。我們農民也跟大家一樣,非常尊重生命,但尊重生命的方法應該是嚴格管理巴拉刈的使用,而不是直接禁止。 \n \n至於要支持巴拉刈的人自己喝喝看,他說,巴拉刈是農藥,不能喝。那些自己不尊重生命尋短喝巴拉刈、或不遵守相關農藥規範誤食的行為,本來就是該譴責的;如果你們這種智障邏輯成立,未來他同樣可以主張政府禁汽車、禁西瓜刀、禁藤條、禁鐵捲門,否則他可以說:「不然你自己被汽車撞死看看」、「不然你自己被西瓜刀砍死看看」、「不然你自己被藤條抽死看看」、「不然你自己被鐵捲門捲死看看」。 \n \n他再次強調,巴拉刈就是農藥,不能喝;農民噴藥時也該做好防護措施。護目鏡真的不貴! \n

  • 批禁用巴拉刈 韓郭為農民發聲

    批禁用巴拉刈 韓郭為農民發聲

     高雄市長韓國瑜及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日前批評農委會禁用農藥巴拉刈政策,認為造成農村很大影響,「農民都在哀嚎」。農委會主委陳吉仲昨(17)日表示,因巴拉刈是劇毒、致癌農藥,國際上已有77國禁用,「我爸爸使用噴到,差點眼睛整個挖掉」,禁用政策是出於專業立場,希望韓市長了解政策內容再提建議。 \n 農委會昨召開「非洲豬瘟之邊境管控與豬場生物安全訪視結果」記者會。會後陳吉仲表示,農委會明年起禁用巴拉刈,禁用政策絕對是站在農民角度,希望韓市長能把此重要政策完全了解,不要因為沒了解就直接批評。 \n 陳吉仲指出,因巴拉刈是劇毒、致癌農藥,國際上已有77國禁用,農委會有提供替代藥劑給農民,巴拉刈用於紅豆要訂殘留量規範,替代的「壬酸」藥劑則不用,且成本比巴拉刈便宜,這是往前邁進的退場機制,希望韓市長了解實際內容再提供建議。 \n 陳吉仲指出,他父親就是使用巴拉刈噴到眼睛,差點整個眼睛要挖掉,巴拉刈對農民是一大傷害,替代的壬酸一公升才20元,比巴拉刈便宜,禁用政策會持續進行,對岸、韓國都把巴拉刈禁掉了,泰國也將要禁,我們為何要讓農民使用對自己健康不好的農藥? \n 國民黨立委陳宜民則反酸,農委會提出的使用標準相當清楚,噴灑時應該注意暴露防護措施,「陳吉仲連一副護目鏡都不願意提供給父親,簡直就是不孝。」 \n 陳宜民表示,經查,防檢局曾表示,巴拉刈在作物上殘留衰退迅速,以紅豆為例,施用兩天後殘留量就可以消退到0.05ppm,但對巴拉刈暴露風險較高的是農民,大部分傷害來自噴灑時接觸到皮膚,引發黏膜、角膜、指甲、皮膚刺激及腐蝕反應。因此,農民噴藥時應該注意暴露防護措施,包括戴防護手套、護目鏡、面罩、化學防護衣、呼吸防具。 \n 陳宜民指出,陳吉仲已經不只一次的消費自己父親,身為農經學者又是兒子的陳吉仲,居然連一副護目鏡都不願意提供給父親,簡直就是不孝,也是最糟糕的示範,若要以此指責韓國瑜市長恐怕是搞錯方向。

  • 巴拉刈劇毒該禁?林佳新:還好汽車不歸陳吉仲管

    巴拉刈劇毒該禁?林佳新:還好汽車不歸陳吉仲管

    日前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在受訪時說,自己父親因為誤噴除草劑巴拉刈差點失明,強調巴拉刈太危險,所以政府禁止。對此,雲林菜農林佳新反諷,「還好汽車不是農委會管理,不然可能一不小心可能也要禁駛了」,強調農委會數十年都在推廣使用巴拉刈的安全防護很重要,結果陳「連自家父親你都不教育,怎麼教育全國農民?」認為是陳的政策推廣不足,減少自殺、誤食應該從預防、社福、管制做起,不是禁用農藥,還整天找理由證明自己是對的「反而讓基層更加唾棄」。 \n \n昨天(17日)林佳新在臉書PO文,建議陳主委可以去資材行買個護目鏡送爸爸,「我剛看到的才199」。指出全世界77個國家禁止使用巴拉刈,不代表台灣也適用,「那美日強國為何不禁?反而嚴格控管?」認為這種多少國禁止說法有點自娛娛人,畢竟台灣是「高溫多雨多濕」的氣候,「像是前陣子的豪雨,如果農民還是能取得巴拉刈來使用,在空檔時間便能輕易除草耕作,這對增加農業競爭力的貢獻或許是你從未思考的」。 \n \n「你說的安心液便宜好用?!」林佳新質疑陳,要是政府推廣期一過,安心液就會馬上飆漲,最後比巴拉刈貴上數倍,陳說暫時能用補助在推廣,但長久呢?「巴拉刈每公頃成本才360-450元,壬酸卻要2500元,而且勞動力要增加,又要增加數倍勞動力,不要掩耳盜鈴」。 \n \n最後林佳新怒批,連台灣農藥殘留制定教母「翁愫慎」都贊同巴拉刈不該草率禁止,要嚴格管制。農民買農藥是用來噴、不是用來喝,「自殺應該從社會福利的一環與預防做起不是顢頇的找個藥品去開刀」、「這麼脫節的農委會主委整天找理由證明自己的正當性反而讓基層更加唾棄」。 \n \n \n

  • 韓國瑜批禁用巴拉刈 陳吉仲:盼了解再提供建議

    韓國瑜批禁用巴拉刈 陳吉仲:盼了解再提供建議

    高雄市長韓國瑜日前批評農委會禁用農藥巴拉刈政策,認為造成農村很大影響,「農民都在哀號」。農委會主委陳吉仲今(17)日表示,因巴拉刈是劇毒、致癌農藥,國際上已有77國禁用,連對岸、韓國都禁掉了,我們為何還要讓農民使用對健康不好的農藥?希望韓市長了解政策內容再提供建議。 \n \n農委會今日召開「非洲豬瘟之邊境管控與豬場生物安全訪視結果」記者會。會後,針對韓國瑜對巴拉刈政策的批評,陳吉仲表示,農委會明年一月禁用巴拉刈,希望韓市長能把此農業重要政策完全了解,農委會政策絕對是站在農民角度,不要因為沒了解就直接批評。 \n \n陳吉仲指出,因巴拉刈是劇毒、致癌農藥,國際上已有77國禁用,農委會過去不管是國民黨執政或民進黨執政,都是要將高風險致癌、劇毒農藥退場,巴拉刈就是高風險農藥品項之一;並且,農委會有提供替代藥劑給農民,巴拉刈用於紅豆要訂殘留量規範,替代的「壬酸」藥劑則不用,且成本比巴拉刈便宜,這是往前邁進的退場機制,希望韓市長了解實際內容再提供建議。 \n \n針對媒體詢問韓此舉是否出於選票考量,陳吉仲則說,這可接受公評,所有政策評述若從政治角度,消費者跟農民可以看得到,但農委會是從專業角度,為了消費者食品安全、更為了農民健康著想。 \n \n陳吉仲指出,他父親就是使用巴拉刈噴到眼睛,整個眼睛差點要挖掉,巴拉刈對農民是一大傷害,替代藥劑一公升才20元,比巴拉刈便宜,禁用政策會持續進行,不希望有人故意在農村社會透過巴拉刈議題,影響農業專業邁進。他說,對岸、韓國都把巴拉刈禁掉了,泰國也要禁掉了,我們為何要讓農民使用對自己健康不好的農藥?

  • 巴拉刈害陳吉仲父眼睛差點挖掉?藍委:不戴護目鏡?

    巴拉刈害陳吉仲父眼睛差點挖掉?藍委:不戴護目鏡?

    高雄市長韓國瑜在雲林造勢場合上提到,政府禁用巴拉刈影響農民生計,農委會批評韓扭曲誤解,農委會主委陳吉仲今天以自己父親為例,他曾經因為噴灑巴拉刈,「噴到差點整個眼睛都挖掉」,國民黨立委陳宜民反酸,農委會自己提出的使用標準相當清楚,噴灑時應該注意暴露防護措施,「陳吉仲連一副護目鏡都不願意提供給父親,簡直就是不孝。」 \n \n陳吉仲舉自己的父親為例,當初就是因為噴灑巴拉刈,「噴到差點整個眼睛都挖掉,這對農民是很大的傷害」,且連中國、韓國、泰國都相繼禁止巴拉刈,「為什麼我們還要讓農民繼續使用對健康不好的農藥?」 \n \n陳宜民則表示,經查,防檢局曾表示,巴拉刈在作物上殘留衰退迅速,以紅豆為例,施用兩天後殘留量就可以消退到0.05ppm,但對巴拉刈暴露風險較高的是農民,大部分傷害來自噴灑時接觸到皮膚,引發黏膜、角膜、指甲、皮膚刺激及腐蝕反應。因此,農民噴藥時應該注意暴露防護措施,包括戴防護手套、護目鏡、面罩、化學防護衣、呼吸防具。 \n \n陳宜民指出,陳吉仲已經不只一次的消費自己父親,但農委會自己提出的標準相當清楚,噴灑時應該注意暴露防護措施,身為農經學者又是兒子的陳吉仲,居然連一副護目鏡都不願意提供給父親,簡直就是不孝,也是最糟糕的示範,若要以此指責韓國瑜市長恐怕是搞錯方向。 \n \n陳宜民說,巴拉刈確實是劇毒農藥,但當初禁止的主要原因在於擔憂「誤食」的風險,而擔憂的主因在於農委會的不作為,在販售與噴灑、條配相關規範沒有配套與落實,如果用陳吉仲的說法,若「劇毒農藥」都要一概禁止,恐怕農民將無藥可用, \n \n陳宜民奉勸陳吉仲,將政府預算用在照顧農民身上,而不是繼續培養許多的「1450」,用輿論影響大選,這才是農委會真正的工作,才能根本的減少類似陳吉仲父親的憾事發生。

  • 陳吉仲開口了!曝選舉農業縣大輸原因 喊話每週推有感政策

    陳吉仲開口了!曝選舉農業縣大輸原因 喊話每週推有感政策

    農委會主委陳吉仲17日南下雲林和農民討論各項農業問題,他也並在臉書發文表示,台灣農業問題錯綜複雜,更複雜的是農業議題和政治深度連結。他說他有三大項重要工作要對農委會全體同仁的要求,要執行到位。陳吉仲同時有解民進黨九合一選舉農業縣大輸原因之一,就是未能有效解決農業產銷失衡而讓某些農產品價格偏低,因此,他喊話:未來每星期將推出一個讓農民有感政策,讓所有補助直接進到農民手上。 \n \n陳吉仲說,台灣農業問題錯綜複雜,從小農、兼業農、專業農皆有,每一個農產品的市場通路及價格決定也皆不同,「更複雜的是農業議題和政治深度連結」。他目前認為有3大項重要工作要執行到位。 \n第一點是要「有完整的政策工具」,以解決產銷失調的問題。陳吉仲認為2018年農業縣大選大輸原因之一,就是未能有效解決台灣農業產銷失衡而使得某些農產品價格偏低。他稱,在那裡跌倒就從那裡站起來,農委會已針對今年所有的農產品做好準備,外銷、加工、國內行銷是基礎工具,登記收入制度是新措施。陳吉仲指出,去年底已協助柳丁、紅豆等農產品的產銷,今年2月中高麗菜登記收入制度也已啟動。「我們期待今年農產品的價格要讓農民朋友們高興」。 \n第二點是「農民有感的政策要到位」,陳吉仲認為,農民職業災害保險去年11月開辦至今投保人數和預期仍有一段落差,這就是執行不到位。他還神解出,後續不只要讓農民有感政策到位,「每星期將推出一個讓農民有感政策」,後續還要讓所有農委會的補助直接進到農民手上。 \n陳吉仲最後提到,第三點是「解決農漁民的第一線問題」,農漁民朋友的問題百百種,從病蟲害防治、缺工、市場通路、農藥殘留、缺資金、租不到農地、冷藏設備需求等,族繁不及備載。他說今天和農民討論了巴拉刈替代藥劑、長期性和季節性缺工、農產品進口太多等狀況。陳吉仲強調,往後也會持續要求農委會的同仁,包括副主委及所有一級主管都要全面下鄉,仔細傾聽農民的問題、仔細傾聽農民的問題、並提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及時程。「唯有協助農民解決真實的問題,農業才會往前走,農委會才有存在的目的」。 \n

  • 停用巴拉刈讓自殺率下降? 農委會陷兩難

    農委會預計2019年2月全面停用農藥巴拉刈,今(11)日農委會至經濟委員會報告時,立委黃偉哲提出質疑,難道禁止農藥就能讓自殺率下降嗎,農委會應該有更積極的作法?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坦承陷入兩難,考慮代噴制度,推動植物醫師,要求未來取得處方箋才能用藥。 \n \n黃偉哲詢問,為何農藥巴拉刈的禁用要等到後年?陳吉仲回應,根據衛福部統計,每年喝下巴拉刈自殺超過2百人,顯見它的危害,但巴拉刈又是所有除草劑中對環境最友善的農業,自己屏東種紅豆的老家,也是沒有噴灑巴拉刈就難以除草,陷入兩難。 \n \n黃偉哲再問,被拿來當自殺工具,是巴拉刈最大的問題,當人體吞下巴拉刈,呼吸道、消化道都會受損,造成永久性傷害,既然韓國、大陸都因此禁用巴拉刈,那禁用後,對於降低自殺率是否有顯著效果?如果因為被拿來自殺就要禁止,那不是所有農藥都應該禁止嗎?農委會究竟有沒有更有效的方法? \n \n陳吉仲回應,目前已經在思考代噴制度,限制特定業者才能取得部分管制農藥,此外,目前已經在推動植物醫師制度,將來要先取得處方箋才能使用農藥等,正在研擬相關措施。 \n \n★珍惜生命,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農藥檢驗一條龍可行嗎 農委會會議未決

    行政院食品安全會報等會議今天在農委會召開,不過會中對農藥檢驗機關是否要採一條龍方式管理,以及各界關注的農藥巴拉刈可能引發自殺情形,改採代噴或禁用等形式尚未有結論。 \n 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身兼行政院食品安全會報副執行長,今天行政院食品安全會報在農委會召開,並與公民團體進行食安溝通及資訊交流第3次會議。會中農藥檢驗與食安息息相關,陳吉仲就農藥巴拉刈可能引發自殺,是否要禁用,請各方發表意見。 \n 農委會防檢局副局長馮海東說,巴拉刈的替代用藥,即中等毒性的氯酸鈉,今年上半年已完成使用登記,隨時可用;但巴拉刈,以及含巴拉刈的巴達刈,這兩種農藥要改採代噴或是禁用,仍待政策面做出決定。 \n 他表示若採代噴,農民將不再因農民身分而得以取得巴拉刈,可藉此去除農民用此藥輕身的發生機率,除非取得代噴業者證照,才有機會取得相關農藥。 \n 不過醫師林杰樑生前帶領的團隊林口長庚臨床毒物科實驗室博士林中英則分析,台灣多是小農,小農不太可能請人代噴農藥;而且臨床證實,15cc的巴拉刈就足以讓人致死,加上巴拉刈本身是強自由基的極毒性成份,所以仍然主張禁用。 \n 因為各界意見不同,陳吉仲表示,要再做討論。此外,陳吉仲並繼之前宣布,農委會9月起加入全國中小學,合計3466所學校午餐食材中的生鮮農產農藥檢驗工作後;今天再提及農藥檢驗一條龍概念,希望會議往後討論是否要歸由同一機關執行,以落實執行力道。 \n 農委會農糧署主秘翁震炘說明,目前邊境與市面所售農產生鮮的農藥殘留抽驗,由衛生福利部負責,農委會則負責田間與集貨場的農產抽驗;若整合成一條龍,對於檢驗的控管權責更有效力,但是今天會議沒有做成決議,往後再做討論。1051006 \n

  • 比較歷代哥吉拉

    比較歷代哥吉拉

    \t7月31日,由《新世紀福音戰士》編劇庵野秀明指導的電影《正宗哥吉拉》(シン·ゴジラ)在日本上映,引發了轟動。據說這部電影之所以獲得熱烈回響的主要原因,不僅在於庵野秀明如何重新塑造了哥吉拉,同時還在於他以2011年發生的大地震的經驗,寫實的預測出日本政府在遭遇怪獸攻擊時可能做出的反應。 \n\t撇開政治層面的安排不說,這次電影的最大特色,就是哥吉拉在設定上與過去所有的哥吉拉都不一樣。由於《正宗哥吉拉》在台灣要等到8月12日才會上映,所以為了避免透露太多劇情,本文的主要目的還是先以溫習自1954年以來的歷代哥吉拉為主。這裡指的哥吉拉,包括日本東寶與美國傳奇電影公司(Legendary Pictures)的哥吉拉,但是不包括1998年的酷斯拉。 \n \n初代哥吉拉(1954) \n1954年首次登場的哥吉拉,被設定為存活到20世紀的遠古時代水陸兩棲生物。受到美軍在比基尼環礁進行的氫彈試爆影響,這隻水陸兩棲生物不僅同類死傷殆盡,棲息地遭到嚴重破壞,就連其本身也突變成為巨大的怪獸哥吉拉,並且對人類展開報復性的襲擊。在擊沉了數艘漁船之後,哥吉拉登陸日本,大幅破壞才從美軍空襲蹂躪下復原的東京。 \n陸上自衛隊的M24戰車與航空自衛隊的F-86戰鬥機,緊急在日本政府的動員下迎擊哥吉拉。然而面對這支50尺高的核子巨獸,人類的傳統武器簡直是拿牠一點辦法都沒有。最後,日本政府還是依靠科學家芹澤大助博士研發的秘密武器,也就是氧氣破壞者成功在東京灣海底裡將哥吉拉分解成了一堆骸骨。不過為了防止此一秘密武器被人類用於戰爭,芹澤博士決定犧牲自己與哥吉拉陪葬。 \n \n昭和哥吉拉(1955-1975) \n從1955年的《無敵怪獸》(ゴジラの逆襲)開始,到1975年的《機械哥吉拉的逆襲》(メカゴジラの逆襲)為止,東寶公司總共打造了14部被稱為「昭和哥吉拉」系列的電影。在此系列的設定中,哥吉拉是1954年被消滅的哥吉拉同類。剛開始,這一隻哥吉拉如同第一隻哥吉拉,對人類懷抱著滿腔的仇恨,時不時就登陸日本各地大肆破壞。 \n\t為此,人類還一度要聯合其他怪獸,包括金剛(キングコング)與摩斯拉(モスラ)去對抗這隻原子怪獸。不過,從1964年上映的《四大怪獸地球大決戰》(三大怪獣 地球最大の決戦)開始,伴隨著來自外太空,破壞力比哥吉拉更強大的三頭龍王者基多拉(キングギドラ)之降臨,哥吉拉只能與老敵人摩斯拉還有翼龍拉頓(ラドン)合作保護地球,進而成為了人類的救星。 \n\t隨後,昭和哥吉拉的形象就如同超人力霸王(ウルトラマン)一樣,搖身一變成為地球抵抗怪獸與外星人入侵的夥伴。原本做為怪獸復仇者的形象,在昭和時代也就此煙消雲散。更重要的是,在1967年上映的《妖魔大戰爭》(怪獣島の決戦 ゴジラの息子)中,東寶公司還安排了一隻臉型形同青蛙,身體如同猩猩的小怪獸迷你拉(ミニラ)充當哥吉拉的兒子,可說是該系列作的最大敗筆。 \n\t最失敗的,則是這隻迷你拉居然在1969年的《哥吉拉、迷你拉、加巴拉全體怪獸大進擊》(ゴジラ·ミニラ·ガバラ オール怪獣大進撃)中以反青少年霸凌代言人的形象出現。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於這部片子並不像片名描述的那樣是一部怪獸對怪獸的對決。相反的,米你拉在片子裡唯一的戰鬥場面,就是打敗幾隻時常霸凌牠的小怪獸。 \n\t更扯的,則是米你拉還與一位在學校裡也常被欺負的小男孩交了朋友,並且以人類的語言相互對話,分享反抗霸凌的相關心得,再也感受不到原汁原味的怪獸片味道。為了迎合孩子的口味,東寶不僅把昭和哥吉拉塑造的太過於「英雄化」與「卡通化」,接著又在1971年上映的《哥吉拉對黑多拉》(ゴジラ対ヘドラ)中置入了過度的環保意識。 \n\t隨後,東寶將米你拉這個角色由劇本中刪除,並意圖將故事內容導回原本的怪獸對戰以力挽狂瀾。而這最後的四部昭和哥吉拉系列電影,在票房上確實擁有不錯的成績,也為未來日本新型怪獸電影的拍攝類型打下了重要的基礎。只是失去的觀眾,最終還是沒有因為這四部電影取得的佳績而大量回流,於是昭和系列的哥吉拉電影也只能在沒有安排任何結局的情況下,於1975年宣告結束。 \n \n平成哥吉拉(1984-1995) \n\t為了慶祝哥吉拉誕生30週年,東寶公司於1984年重啟塵封九年的哥吉拉電影,並開啟了「平成哥吉拉」的系列故事。隨著電影拍攝特效的進步,乃至於世界資訊的取得在進入90年代以後相對容易,身高達100公尺的平成哥吉拉不僅外觀較初代與昭和哥吉拉更有生物感,而且其來龍去脈也是歷代哥吉拉中被交待最明瞭的。 \n\t在「平成哥吉拉」的系列故事裡,哥吉拉是由一隻名為哥吉拉龍的獸腳類恐龍所突變而成。哥吉拉龍原本棲息於太平洋馬紹爾群島內一座名為拉哥斯島(Lagos Island),並且與盤據該島的日軍打成一片。1944年,美軍反攻馬紹爾群島,卻因為這隻哥吉拉龍挺身而出保護日本兵的關係而傷亡慘重。最後,美國海軍不得不以艦砲將這隻恐龍炸成重傷。 \n\t由於哥吉拉龍的相助,駐防於拉哥斯島的日軍得以避免遭美軍殲滅的下場平安回國。只是,哥吉拉龍並不像日本軍人想像的那樣死在美國人的砲火之下。相反的,牠存活了下來,並且在1954年遭遇到美軍的氫彈試驗,變成後來人們所熟悉的哥吉拉。1992年,來自23世紀的未來人說服日本政府回到1944年,將被打成重傷的哥吉拉龍轉移到白令海,以從歷史上徹底扼殺哥吉拉的誕生。 \n\t只是被轉移到白令海裡的哥吉拉龍,仍因為吸收了大量蘇聯人拋棄到海中的核廢料而進化成哥吉拉。再加上先前為哥吉拉龍所拯救,戰後成為大企業家的日本兵派出了一艘核子潛艦到白令海去發射飛彈令哥吉拉復活。沒想到,核潛艦一抵達白令海,就與已經進化到一半階段的哥吉拉撞個正著。此一核子試爆,讓哥吉拉在一瞬間內就突變成了一支身高100公尺的超級大怪獸。 \n\t相較於先前的「初代哥吉拉」與後來的「千禧年哥吉拉」,「平成哥吉拉」的最大特色在於劇情的連貫。除了有怪獸之間的精采戰鬥外,人類為了抵禦哥吉拉的入侵,也成立了所謂的聯合國G對策總部,並研發了包括機械哥吉拉與摩傑拉(M.O.G.E.R.A)等超級兵器。在平成系列中,哥吉拉絕大多數的情況下與人類處於敵對狀態,但是雙方偶爾也會並肩作戰。 \n\t從嚴格意義上來講,平成哥吉拉既不能稱為正派,也不能稱為反派,其所象徵的就如同初代哥吉拉一樣,純粹是大自然對人類的反撲。在平成哥吉拉的電影系列中,東寶同樣也安排了一隻小哥吉拉龍以「養子」的身份陪伴哥吉拉。由於一度接受日本人眷養的原因,這隻小哥吉拉龍在長大成為哥吉拉二世(ゴジラジュニア)後,對人類的態度就遠比其「養父」還要友善。 \n\t當然,拜同時上映的好萊塢大片《侏儸紀公園》(Jurassic Park)之賜,哥吉拉二世在外觀設定上也遠比昭和時代的迷你拉更寫實。在一連拍攝了七部電影以後,平成哥吉拉系列以1995年上映的《恐龍帝國》(ゴジラvsデストロイア)做為結局而宣告結束。以核輻射為主食的哥吉拉,在本尾因身體內的核能冷卻系統遭到破壞的原因溶解而死。 \n \n千禧哥吉拉 \n\t於1999年重啟的「千禧哥吉拉」系列電影,與「平成哥吉拉」還有「昭和哥吉拉」系列的最大差異,就是除了2002年的《酷斯拉決戰鐵甲酷斯拉》(ゴジラ×メカゴジラ)與2003年的《哥吉拉 東京SOS》外,其餘四部片子彼此都沒有任何連貫,各自擁有獨立的故事。換言之,「千禧哥吉拉」所講述的,就是在五個不同世界觀下五隻哥吉拉的故事。 \n\t當然,這五隻哥吉拉彼此各有不同的來歷。1999年《屠龍風雲2000》(ゴジラ2000 ミレニアム)與2000年《哥吉拉大戰蝶龍》(ゴジラ×メガギラス G消滅作戦)中的哥吉拉雖然不是同一隻,但卻有相似的背景,似乎都是從1954年以來不斷登陸破壞日本的恐龍型怪獸。與原本故事的唯一差異,是牠們都沒有被氧氣破壞者殺死。 \n\t而在2001年上映的《終極酷斯拉》(ゴジラ·モスラ·キングギドラ 大怪獣総攻撃)中,哥吉拉則做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軍國主義亡魂的集合體向人類展開復仇。也因為是「怨念」的集結體,這隻哥吉拉的最大特色是有著全白的雙眼,因此又得到了一個「白目哥吉拉」的外號。另外,「白目哥吉拉」也是歷代哥吉拉當中,最徹頭徹尾的反派。 \n\t唯有在這部遭到許多人視為鬧劇的《終極酷斯拉》中,人們可以看到王者基多拉做為正派,與摩斯拉合作一同擊敗哥吉拉的畫面。也唯有在這部作品裡,觀眾們可以看到哥吉拉被炸到粉身碎骨,只剩下一顆心跳還在跳動的慘狀。直到2002年與2003年簡稱為「機龍系列」的《酷斯拉決戰鐵甲酷斯拉》,還有《哥吉拉 東京SOS》上映時,東寶才又認真構思了一遍哥吉拉的新故事。 \n\t「機龍系列」的故事,嚴格而言是從1954年首部哥吉拉電影結束時開始的。在故事中,人類雖以氧氣破壞者成功殺死了第一隻哥吉拉,但是包括摩斯拉在內的各種巨大生物,仍接二連三的入侵日本。為此,日本防衛廳於1966年設置了裝備殺獸光線車等超級武器的特生自衛隊(Japan Counter-Xenomorph Self Defence Force),並多次擊退來襲的怪獸。 \n\t只是無論準備的有多麼充分,特生自衛隊都還是在1999年第二隻哥吉拉入侵日本時遭到毀滅性的打擊。理解到無法以殺獸光線車擊敗哥吉拉,特生自衛隊居然將東京灣海底內的第一隻哥吉拉骨骸打撈起來,改裝成名為「三式機龍」的機械哥吉拉。所以,《酷斯拉決戰鐵甲酷斯拉》與《哥吉拉 東京SOS》描述的就是兩隻哥吉拉兄弟之間的戰爭。 \n\t2004年的《哥吉拉 最後戰役》(ゴジラ FINAL WARS),則不僅是「千禧哥吉拉」的最後一部電影,同時也是今年《正宗哥吉拉》上映以前,日本拍攝的最後一部哥吉拉電影。這部電影並沒有真正交待牠的來龍去脈,只強調做為怪獸王的哥吉拉,在20是繼一場與人類的戰鬥中為超級戰艦「轟天號」封印於南極的地底之下。 \n\t直到21世紀的某一天,來自外太空的X星人控制不同的怪獸破壞世界各大城市之後,地球防衛司令部才又將哥吉拉喚起來保衛人類。雖然號稱是日本哥吉拉的最終作,《哥吉拉 最後戰役》幾乎隨處可見昭和哥吉拉的身影。甚至,就連令人厭惡的迷你拉,也硬是被安插到了片子裡面。由此可見,東寶並沒有真正用心拍攝這部哥吉拉的最終作,純粹只是想透過懷舊風來吸引老影迷而已。 \n \n傳奇哥吉拉 \n\t在1995年「平成哥吉拉」結束後不久,東寶公司一度將哥吉拉的版權販賣給索尼影視娛樂股份有限公司(Sony Pictures Entertainment, Inc.),希望拍攝美國版本的哥吉拉電影。只是,1998年上映的電影《酷斯拉》(Godzilla),卻讓人們看到了一個與過去印象完全不一樣的哥吉拉。這隻美國版哥吉拉,除了叫聲外幾乎完全看不到日本版哥吉拉的影子。 \n\t1998年的美國版哥吉拉,從外觀看來已經不再是人們傳統印象中遭到核子汙染的恐龍,而更像是一隻大蜥蜴。而這隻大蜥蜴不僅會吃魚鑽洞,生下的蛋還孵出了數十隻的小哥吉拉。更誇張的,則是這些小哥吉拉還如同《侏儸紀公園》裡的迅猛龍一樣會吃人。這已經從根本上,違反了東寶公司關於哥吉拉不能吃人的潛規則。 \n\t更令影迷們無法接受的,則是這隻哥吉拉最後居然被三架美國海軍的F/A-18大黃蜂式戰鬥機殺死。而在過去,沒有任何人類的傳統武器是可以傷害到哥吉拉一根寒毛的。於是,世界各地的哥吉拉迷拒絕承認1998年的哥吉拉與自己認知的哥吉拉有任何的關係。至於台灣的影迷,也堅持以台灣片商取的中文名稱,即「酷斯拉」稱呼美國版哥吉拉,來與自己心目中原本的日本版哥吉拉做區分。 \n\t為了打破好萊塢無法拍攝正宗哥吉拉電影的詛咒,傳奇電影公司於2010年買下了哥吉拉的版權,並且在2014年推出了第二部美國版的哥吉拉電影。選在2014年上映的原因,毫無疑問是為了要紀念第一部哥吉拉電影上映的第60個年頭。而在外型設計上,身高108公尺的傳奇哥吉拉可以被稱為一隻肥胖版的平成哥吉拉,同時也是有史以來最為龐大的一隻哥吉拉。 \n\t「傳奇哥吉拉」在設定上,不再是一隻受到氫彈試爆影響而突變的恐龍,而是2億5,000萬年前的二疊紀就存在的古生物。根據劇本,地球在二疊紀時的輻射指數是現在的10倍,所以哥吉拉不用擔心沒有食物可吃。而到了現代,則是除非有如「穆透』(MUTO)那般破壞大自然生態的物種出現,哥吉拉就會躲在深海中,絕對不會出現,更不會主動攻擊與破壞人類的城市。 \n\t由於「傳奇哥吉拉」系列目前只推出了一部電影,關於這隻怪獸的細節介紹目前還不多見。唯一確定的,是在於這隻哥吉拉既代表著具有對人類反撲之力的大自然,也代表著地球的守護者。目前已知,「傳奇哥吉拉」系列的第二部電影將於2018年推出。到了2020年,牠將與另外一隻代表美國的怪獸,也就是金剛(King Kong)來一次硬碰硬的對決。 \n\t \n

  • 他一句台詞竟讓印度人全都硬了 被奉為神一般等級

    他一句台詞竟讓印度人全都硬了 被奉為神一般等級

    印度人愛看電影全球知名,近日,一部名為《卡巴里》(Kablali)的黑幫電影上映,竟讓所有人陷入瘋狂,他們圍在電影的宣傳畫前久久不願離去之外,甚至還有印度企業決定讓員工放假去看這部電影。 \n \n雖然這麼說有些誇張,但從照片可以看出,但在印度南部的塔米爾納德邦,這裡的人們因為電影的上映而顯得各種歡欣鼓舞,人們甚至準備了一輛「黃金戰車」,一邊奏樂起舞、一邊遊行,為電影祈福。之所以瘋狂的原因,全台自於這位巨星級主演拉吉尼坎斯(Rajinikanth)。 \n \n今年65歲的拉吉尼坎斯,在過去的40年裡,他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公車售票員,變成現在家喻戶曉的超級巨星,他的一生,如同電影一般傳奇,幾乎在他所有的電影裡,都會出現同一句台詞:「Neruppu da!」(哥,你這是在玩火喲!) \n \n1950年,拉吉尼坎斯出生在印度南部卡納塔克邦的班加羅爾市,父親是個普通的治安員,母親是家庭主婦。在童年時期,拉金尼就對戲劇表演充滿興趣,他積極地參加學校的各種演出,任何小角色都不放過。 \n但由於家境貧寒,拉吉尼坎斯在高中畢業後便無法繼續學習表演專業,而是成了一名木匠的學徒,靠出賣苦力維生。後來,生活所迫,拉吉尼坎斯又轉職成為一名公車售票員。一直對演戲念念不忘的他,會一邊賣著車票,一邊向乘客表演誇張的肢體動作和幽默的台詞。 \n有時候,他賣票的車,乘客們特別喜歡坐,甚至一些乘客上車已經不是為了坐車,而是看這個超逗趣的售票員演戲。 \n \n \n工作之餘,拉吉尼坎斯決定去上表演課。雖然他在車上很受歡迎,但家人並不支持他走演藝道路,不願意為他付學費。而那些平時經常看他賣票表演的朋友和同事決定湊錢資助他,拉吉尼坎斯才終於得償所願地進入了表演班在表演課上,他遇到了他之後的人生導師,導演巴拉錢德。 \n巴拉錢德看中了拉吉尼坎斯眼中對表演的無限熱情,於是讓他試著演了自己幾部電影中的龍套角色。這些角色無一例外,都是反派,像是具有虐待傾向的丈夫、侵犯失明女性的強暴犯、看著朋友溺亡卻​​跟朋友女友求婚的陰險小人等等。 \n但讓他最具有個人特色的地方,便是那句百用不厭的台詞,他在不止一部電影中使用過這句台詞,還會配合不同造型不同姿勢說出「Neruppu da!」,簡直被影迷們奉為神對白。 \n \n他對這些反派的完美塑造,讓他開始逐漸獲得人氣。1980年時,他已經成為了在印度家喻戶曉的電影演員,而他的一生共拍了100多部電影,多次打破印度的票房紀錄,拿下了大大小小無數獎項,直到現在,印度人民對他的崇拜達到了「邪教」級的程度。 \n他有著號稱是全球人數最多的粉絲團,還是亞洲僅次於成龍收入第二高的電影演員,2010年時曾被福布斯封為最具影響力的印度人,今年被授予印度二級公民身份的蓮花賜勳章,成了印度人民心中神一般的存在,除了自身努力外,這句「Neruppu da!」也是獻上了不少功勞!

  • 吉布地總理:執政17年總統贏得連任

    非洲吉布地共和國總理宣布,自1999年執政到現在的總統蓋雷(Ismail Omar Guelleh)今天贏得連任,取得第4個任期。不過這次大選遭遇部分反對黨抵制。 \n 法新社報導,總理穆罕默德(Abdoulkader Kamil Mohamed)今天選後在全國電視台上宣布:「根據我們的估計,我們可以說UMP候選人(蓋雷)已在首輪當選。」UMP是指總統多數聯盟(Union for the Presidential Majority)。 \n 如同上屆2011年大選,這次也是在所有計票結果出爐前就宣布消息,不過還表示68歲的蓋雷得票率輕鬆超過50%門檻,可避免第2輪決選。 \n 蓋雷在首都吉布地和人口稠密的破舊郊區巴爾巴拉(Balbala)得票率約75%,而這兩地人口約占這個非洲之角小國的6成。 \n 約有18萬7000人有資格投票,約占總人口2成。 \n 部分反對黨和前幾次選舉一樣呼籲抵制大選,由於投票率低,選舉委員會將投票時間延後1小時。 \n 這次有6位候選人角逐總統大位。吉布地位於紅海門戶,深具戰略地位,美國、法國和中國大陸等強國莫不重視這個戰略要地,將此作為主要軍事基地。 \n 而蓋雷在這個前法國殖民地面對分散的反對派勢力,一直都是明顯的領先者。1050409 \n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