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巴黎書展的搜尋結果,共10

  • 說壞消息的藝術

    說壞消息的藝術

     新冠病毒的流行,擾亂了全世界的秩序。3月的巴黎書展停展了,百年歷史的德國萊比錫書展也停了,接著倫敦書展緊急取消,4月的義大利波隆納書展、泰國曼谷書展也停了,最早有危機意識的台北國際書展,早早就在1月底決定延至5月,如今要舉辦也不易。當全世界都壞消息籠罩時,我們該怎麼說出口,告訴外界或親朋:活動不辦了、你生病了、公司要裁員了、餐廳要關了、股市崩盤了、你考試沒上或者爸媽要離婚了?

  • 我見我思:趙政岷》說壞消息的藝術

    我見我思:趙政岷》說壞消息的藝術

    新冠病毒的流行,擾亂了全世界的秩序。3月的巴黎書展停展了,百年歷史的德國萊比錫書展也停了,接著倫敦書展緊急取消,4月的義大利波隆納書展、泰國曼谷書展也停了,最早有危機意識的台北國際書展,早早就在1月底決定延至5月,如今要舉辦也不易。當全世界都壞消息籠罩時,我們該怎麼說出口,告訴外界或親朋:活動不辦了、你生病了、公司要裁員了、餐廳要關了、股市崩盤了、你考試沒上或者爸媽要離婚了?

  • 不只浪漫!插畫家眼中巴黎 吳禕萌x孫心瑜城市作畫

    不只浪漫!插畫家眼中巴黎 吳禕萌x孫心瑜城市作畫

    認識一座城市,不只翻閱攝影集,你還可以讀繪本!「德國最美書籍獎」華裔插畫家吳禕萌、「無字繪本家」孫心瑜,2月19日現身2016台北國際書展,分別帶來新作《永久巴黎》、《巴黎遊》,帶觀眾認識「插畫家的眼」,從繪本認識城市之美。 \n \n吳禕萌出生上海,9歲起移居德國,特殊成長背景,使她善於處理跨文化議題,她曾花兩年,融合包浩斯美學風,親手一筆一畫、設計出7000多個漢字,為藝術字體寫下另一頁風采。 \n \n《永久巴黎》(Paris toujours),筆觸慵懶隨興,搭配法式香頌歌詞,讓讀者擁有多重藝術饗宴,書本分三部分:景物速寫、法國女郎風情、歌詞索引。吳禕萌打趣說,這部作品原只是她的隨筆,沒打算出書,因緣際會下受到出版商青睞,精心選用素描紙,呈現接近原稿的觸感。 \n \n從小愛畫畫的孫心瑜,一路保送美術系、直升研究所,替郵票、動畫、網頁做設計,不同角色皆能勝任。然而,看似順遂的人生,卻在33歲時生了場大病,讓她決定聚焦在兒童繪本插畫。 \n \n繼得獎作品《北京遊》後,孫心瑜受到國際矚目,受邀跨國合作、繪製新書《巴黎遊》(Mon poney de Paris),全書景物大部分用黑色線條呈現,只有小女孩與馬匹有上色,突顯主角亮點與故事線。從18歲起,共拜訪巴黎三次,孫心瑜坦承,最近一次是1994年,此書憑藉20多年前記憶,以及網路照片資源畫成。 \n \n觀眾好奇愛旅行的兩人,有什麼特別的「走法」,才能細膩描繪出城市風貌,孫心瑜回應,一般而言,她會用「行軍式」走越多、看越多越好,她也表示,平常生活時,試著以旅人的角度看城市,不難有新發現。 \n \n首次訪台的吳禕萌加碼爆料,秀出工作桌的照片,檯燈上掛著木質「台灣」造型明信片,她說,這是兩年前朋友送的,讓她一直期待台灣行成真。

  • 林莉菁Formosa漫畫 巴黎書展獲獎

     旅法漫畫家林莉菁(見圖,中央社)自傳式作品《我的青春,我的Formosa》,回首自己在戒嚴時期的成長史,包括學校推行國語、灌輸「保密防諜」、光怪陸離選舉文化等,這本書的法文版在今年巴黎書展,被法國大巴黎區高中選為最喜歡的書之一,獲得「高中讀者文學獎」。 \n 巴黎書展創立於一九八○年,每年吸引超過三千名作家參與,舉行五百場講座。今年巴黎書展從三月廿二至廿五日舉行,有四十五國家參展。 \n 「高中讀者文學獎」是巴黎書展舉行的票選,找來大巴黎區高中生,票選出八本著作。這八本高中生最喜歡的作品中有三本是漫畫,林莉菁是入選的三位漫畫家之一,也是唯一亞洲獲獎者。 \n 頒獎典禮在法國時間廿二日舉行,林莉菁致詞時,感謝在場的高中生支持,也表示,這本漫畫「是一位前任無知高中生的懺悔」。 \n 林莉菁致詞時說,《我的青春,我的Formosa》著墨在中國陰影下的小國,那個年代大部分高中生就像她一樣,又盲又聾,「因為我們學不到國家真實的歷史,我們成了那個獨裁體制的棋子,我甚至會對街上那些抗議政府的人感到不屑。」 \n 在《我的青春,我的Formosa》中,林莉菁將主人翁畫成頂著妹妹頭、戴厚重大眼鏡的「小丸子」模樣,回首看自己求學時經歷的各種現象。 \n 頒獎典禮上,她也引述台灣時事,憂心民主倒退。她特別引述法國作家愛賽樂二○一○發表的《憤怒吧!》書中,呼籲法人抵抗全球當今面臨種族、階級和財富分配不公的一段話:「創作是抵抗,抵抗,是創作!」獲得高中生熱烈鼓掌。 \n 現年四十歲的林莉菁,畢業於台大歷史系,二○○○年赴法國就讀安古蘭藝術學院漫畫組,畢業後繼續在法國炮提葉動畫導演學校進修。

  • 藝 文 短 波-尉任之、樊光耀 對談抒情

     知名作家尉天驄之子尉任之旅居巴黎多年,近日返台參加其第一本散文集《室內靜物 窗外風景》座談會。為了撰寫這本著作,他曾至挪威追隨畫家孟克的足跡;兩度赴瑞典探訪導演伯格曼曾任職的劇院與最後定居的法羅島;三度赴喬治亞訪問當地著名導演及畫家……,深入前人的心靈路線,從中汲取創作養分。 \n 該書甫出版即入選中央社「每週好書」,並名列今年香港書展《讀書好》特刊內「中港台100本年度好書」。尉任之今年34歲,目前為巴黎第一大學電影研究所博士候選人;其父尉天驄為《文學季刊》創辦人暨政大中文系教授,其母孫桂芝擅長音樂與繪畫。在耳濡目染之下,尉任之一直以來便從事繪畫、寫作,及電影、音樂史料的研究。 \n 除了在巴黎進行繪畫創作,尉任之也打算籌拍一部電影,預定由知名舞台劇演員樊光耀出任男主角。2人今(5)日晚上於台北市誠品書店信義店舉行對談,主題為《室內靜物 窗外風景》——談一種抒情的可能。

  • 文學和政治

     「文學與政治很難分開,生活中也處處避不了政治。」余華在台北國際書展開展記者會上,直接將文學和政治「掛勾」,在充滿文藝氣味的場合中,這位唯一一位來自中國的貴賓犀利地劃破了藝文的濛霧:那種布爾喬亞階級、抽離政治、潔癖且與現實產生的距離。 \n 不過,這不是余華獨有的行止,當我問及他為何在記者會上大談「書展的自由」,他笑說自己是最後一個發言的,限時四分鐘,因而事前並未做準備,「別人說話時,我開始思考該說些什麼,這個時候,我看到了台下的法國貴賓......。」輪到余華發言時,他便以2004參加巴黎書展的經驗,嘲諷了大陸政治。當年他看到一個女作家和總統席哈克握手完後,馬上衝去洗手,「因為政治人物的手太髒」。余華說,因為政治人物為了選票會不停和民眾握手,越多選票的人握的手越多:「不過和大陸政治家握手時無須擔心這個問題,因為他們不需要競選。」 \n 「以色列總統佩雷思的手就很軟。」余華回憶去年五月參加耶路撒冷文學節時,和以色列政治人物握手的經驗,「我一握佩雷思的手就知道,他沒有勞動過。」面對我的疑惑,余華以一種神算的表情說自己也沒有勞動,不過手也沒有佩雷思這麼軟,「可能我還有敲鍵盤,佩雷思連鍵盤都不用敲。」他說完哈哈大笑後接回正題說,當時知名美國猶太作家保羅奧斯特在文學節會場抨擊以色列政府破壞中東和平,獲得在場其他歐美作家大力支持和聲援,他身為「唯一一個非白種人」的來賓,看得目瞪口呆。這個批評引起媒體興趣,經過大肆報導後,原本還算冷清的文學節,門票竟瞬間售罄。文學節主席對他們表示,雖然批評政府做得有些過分,但也引起媒體興趣,而人們也都想買票進來聽聽作家想說的話。 \n 余華認為,一個城市舉辦書展,就應該是自由的,能發出自己的聲音。而每每參加書展都能讓他留下深刻的記憶,他也期待來台北書展能有些美好的記憶,但訪問當天因他才剛到台灣兩天,還沒有留下太多印象,倒是對於台灣的新聞和政論節目相當有興趣。當我們踏進房間時,他才拿起遙控器關掉電視說:「我剛剛在看電視,台灣新聞真好看。」 \n 「不過,沒有我1998年第一次來台時好看。」余華數著這幾天他看到的菲律賓遣返新聞、陸客觀光爭吵事件、陸生來台爭論等等,興奮說好好玩,但這些都不及1998年台灣選舉時的「花俏」。那一年,馬英九和陳水扁爭奪著台北市長寶座,這些選舉新聞讓余華看得眼花撩亂,「那時還有陳水扁到底有沒去澳門的爭論,連自殺的賭注都出來了。」他幾乎跳起來地說,「吳淑珍竟然還說,他自殺我奉陪。」這些對余華來說簡直太有趣了,當時他和蘇童兩個人在一天疲累趕場的行程下來,就算很晚了,仍想開電視看看,就算犧牲睡眠也不惜,「有時候明明已經很想睡,想關電視,但又會出現一個精采的新聞讓我們繼續看下去。」余華搖搖頭說,大陸電視太無聊了,只有社會檔案能看看。

  • 余華直率言論 諷大陸政治

    余華直率言論 諷大陸政治

     2011台北國際書展今日登場,然而在這充滿文學氣息的場合,來自中國的知名作家余華在展前記者會上暗藏機鋒的發言,卻意外連結到政治話題,也賦與這場單純的文化活動一抹政治色彩。 \n 多次參加世界各地書展的余華提到,2004年他參加巴黎國際書展時,曾有一觀眾在與政治領袖人物握手後向他表示,因為政治人物跟許多人握過手,基於衛生觀念,此位觀眾需要事後去洗個手,講到這裡他話鋒一轉,「不過和大陸政治家握手時無須擔心這個問題,因為他們不需要競選。」 \n 生活無法迴避政治 \n 有鑑於台灣與歐美諸國有言論與出版自由的風氣,才能誕生出豐富多元的國際書展,於是他也針對「自由」議題持續發揮:去年他參加耶路撒冷書展開幕時,現場有多位歐美作家抨擊以色列政府破壞中東和平,經媒體大肆報導後引發民眾熱烈興趣,結果造成書展門票全數售罄的局面。無論對作家或一般人民,「文學與政治很難分開,生活中也處處避不了政治」。最後他下了結語:「我期待這次台北國際書展能讓我留下什麼美好記憶。」 \n 台北書展基金會董事長王榮文則為余華此番直率言論緩頰,認為這是「不同政治體系下的不同幽默方式」。在他看來,每個作家都有其獨到的觀察力,在創作過程可以自行選擇想表現的特例。 \n 余華最新著作、被大陸列為禁書的《十個詞彙裡的中國》,因內容觸犯當局敏感神經,曾有出版社打算推出刪減版,但他認為沒必要:「反正在台灣有出了,一種中文版也就夠了。」他繼續補充:「我可以再寫十個詞彙,寫不完的,但那太累了,我還是寫小說吧!」 \n 當代已容不下魯迅 \n 對於大陸當紅作家韓寒被稱為「當代魯迅」,余華不以為然,理由是魯迅所處的時空環境與現在不同,從清末到民國的政治動盪時期,對於言論的管制較為寬鬆,不若今日大陸網路防火牆的嚴密審查機制,「知識分子愈來愈懂得拐彎抹角說話,網路上貼文沒多久就遭刪除……現在中國很難再出現魯迅這樣的人物了。」他感嘆道。 \n 除余華外,包括阿來、韓少功、余秋雨、董啟章、鍾曉陽等大陸香港作家將於書展期間訪台。余秋雨將與陳文茜對談其著作《千年一嘆》新版;鍾曉陽、朱天心將對談「荒蕪時代的文學春天」。韓少功也與詩人楊澤談「寫實風土、魔幻人情」。

  • 首屆巴黎烹飪書展,功成落幕

    第一屆巴黎烹飪書展(Paris Cookbook Festival)於本月中旬初次登場,吸引136國共襄盛舉。書展主席關拓(Edouard Cointreau)表示,烹飪圖書每年成長5%-10%,而不少由慈善機構出資印行的暢銷食譜,由於沒有國際書碼,所以不大容易追蹤,因此讓世界所有的烹飪圖書和出版社齊聚一堂,有其必要。 \n烹飪書展首次開辦,主辦單位也大方送出90個獎項,結果3分之1獎留法國,共有54個國家獲得表揚。最佳年度烹飪書由來自瑞士的《上帝的食譜》奪得;史努克(Kevin Snook)為紀念亡兒而獨立出版的《隨海男孩》(A Boy After the Sea)則榮獲最佳海鮮書;法國的《自然》獲選最佳健康及營養書;最佳巧克力書則頒給了英國的《奇遇巧克力》(Adventures with Chocolate)。

  • 台北國際書展 熱鬧開鑼

    台北國際書展昨日開幕,由副總統蕭萬長和法國在台協會主任包美城共同揭幕,而蕭萬長也頒發台北國際書展大獎給得獎人。中國作家野夫的《江上的母親》為獲獎作品之一,他也因此成為兩岸有史以來,首位由副總統手中接獲文學桂冠的大陸作家,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n蕭萬長副總統於開幕致詞時表示,過去17年來,台北國際書展規模越來越大,參觀人數越來越多,他期許今年的書展也能繼續成為東西文化交流的平台,真正達到「國際交流、出版專業、閱讀生活」的目標。法國在台協會主任包美城也肯定台北國際書展是亞洲最重要的出版盛會,其參觀人數甚至超越了巴黎書展。

  • 世界書都貝魯特 和平下的文化戰爭

    黎巴嫩首都貝魯特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推舉的本年度「世界圖書首都」,然而,貝都近日舉行的法文及阿文書展,仍反映出基督教和伊斯蘭教長久以來的文化衝突。 \n今年4月,黎巴嫩首都貝魯特以其「文化上的多元、對話及寬容」,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遴選為本年度的「世界圖書首都」(任期至明年4月22日為止)。然而在這樣光鮮的稱號和期許之下,不同的語言、宗派族群依然各自為政。貝魯特近日舉行的法文書展和阿文書展,便具體而微反映出基督教和伊斯蘭之間的文化衝突。 \n貝魯特自古就是兵家必爭之地,腓尼基、希臘、羅馬、阿拉伯、鄂圖曼文化都在這塊彈丸之地留下遺跡。也因此,今日不少黎巴嫩基督徒,因為不願被視為阿拉伯人,寧可稱自己為腓尼基人。在19、20世紀之交,貝魯特一度與開羅並稱現代阿拉伯的文化首都,造就出紀伯倫這樣的文哲。自1943年脫離法國託管獨立之後,黎巴嫩一路在和平與戰亂中顛簸前進。雖然官方語言明定為阿語,不過會說法語和英語的人比比皆是,亞美尼亞和希臘族裔也多能流利使用母語。此外,黎國政治制度更以「宗派代表制」(confessionalism)獨樹一幟:政治實體以宗教派別為單位,政府高官也由特定宗派人士出任。不過文化上的多元和別出心裁的制度設計,卻也深埋著族群齟齬的因子。 \n1975年,基督徒和穆斯林爆發內戰,國際勢力的介入更讓局勢變得錯綜複雜,直到1990年戰事告一段落,貝魯特才再度恢復「東方巴黎」的光彩。不過2006年的黎巴嫩戰爭再次震驚國際:什葉派的真主黨為表態支持巴勒斯坦的哈馬斯,不惜突襲以色列;以色列立刻還以顏色,轟炸黎南,導致煉油廠重油流入海中,造成生態浩劫,貝魯特南郊的國際機場也遭到砲擊。停戰協議雖然在同年8月14日生效,不過至今依然餘波盪漾,就在今年7月,黎南邊境村落還發生爆炸事件,8名真主黨人被炸身亡…。 \n在這樣複雜的情勢之下,貝魯特表面雖然歌舞昇平,實則暗潮洶湧,連國際書展也分法語系與阿語系,不相往來。甫於10月下旬舉行的法文書展,今年堂堂邁入第16屆,主辦單位大張旗鼓,請來150位法語作家共襄盛舉,包括去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勒‧克萊喬。書展原由法國大使館於1992年創辦,並迅速擴展為僅次於巴黎和蒙特婁的法語書展。不過法方去年基於安全考量,交出主辦權,書展由書商工會接手,並更名為「貝魯特法語圖書沙龍」(Salon francophone du livre de Beyrouth)。由於大部份書籍是進口書,書展攤位也多由進口書商而不是出版社承租。像勒‧克萊喬的作品便由幾家不同的書商引進,簽名會只好在書展中心的會議室舉行,免去書商搶人之苦。 \n儘管如此,法方還是在幕後出錢出力。法國馬爾他大使洪鐸(Daniel Rondeau)策辦的「尤里西斯2009」巡洋活動,便動用海軍軍艦造勢,浩浩蕩蕩載了一票地中海國度的作家,10月7日從馬爾他首航,途經突尼斯和塞普勒斯等地,於21日抵達終點貝魯特。 \n書展雖然辦得風風光光,不過阿語出版社卻不得其門而入。事實上,會去參觀法文書展的學童,大多來自法語教學的私立學校,而阿語教學的公私立學校,則帶學童去俗稱「阿拉伯書展」的「貝魯特國際書展」。理應增進互相了解的書展,反而暴露了溝通無門的文化成見。 \n即將於12月11-24日舉辦的阿語書展,今年已邁入第53屆。去年之前,書展還曾因局勢緊張停辦過兩屆,連帶使得去年的參展單位暴增兩成,銷售成績也皆大歡喜。不過書展辦得越來越具規模,卻並非人人樂見,出版社幾乎年年抱怨特權或攤位不佳;敏感的局勢也讓商家寧可低調行事,就連媒體報導也顯得瑟縮。 \n但最終的問題還是在於讀書風氣。在阿拉伯世界,出版社所面臨的困境向來是讀者有限。鋪書通路無法普及,書店也開得零零落落,反而讓書展成為絕佳的圖書特賣會。近來也有不少人提議,不妨將法語書展與阿語書展合併舉辦,不過場地、興趣、族群和運作方式的種種不同,卻只突顯出西歐勢力與伊斯蘭之間的文化鴻溝。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