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巴黎聖母院的搜尋結果,共126

  • 57+1的曾郁雯 打磨出最好的自己

    57+1的曾郁雯 打磨出最好的自己

     寫《57+1的鑽石人生:打磨出自己最好的樣子》(時報出版)時,正是珠寶詩人曾郁雯的年紀,回首進入珠寶行業30年,及人生57年的風雨點滴,曾郁雯表示,鑽石依明亮式切割的最佳比例是57面,一些鑽石的底部中央,卻還有一面尖底刻面,象徵每人擁有不同的人生,「每個人的面貌不一樣,也就擁有不一樣的完美。你應該保留自己最完整的一面,認識自己,想像最想要的未來,打磨最完美的樣子。」。  曾郁雯畢業於台大歷史系,成為珠寶設計師源自於前一段婚姻。雖然因為寶石找到人生志向,但喜愛投資的前夫,卻讓家中經濟捉襟見肘,她為母則剛,忍痛結束12年的婚姻,帶著因珠寶店積欠下的龐大債務,身兼寫稿、演講、主持節目等5份工作,撫養3位女兒成人。一路走來,雖風雨飄搖,卻也打磨出她豐富的人生閱歷。  曾郁雯表示,她最常被問的問題,就是為什麼會成為珠寶設計師?在這本類自傳中,她坦承必須勇敢面對過去三十年,赤裸裸把自己一一拆解再重新組合,詩人鄭愁予在她的新書序中特別提到,曾郁雯的文字溫潤如玉,設計出的珠寶有一種細緻的抒情,專業珠寶首飾設計經歷,讓這本書的內容有如刻劃一個尋寶的美麗印記。  曾郁雯笑稱自己是最跟得上時代的「斜槓青年」,儘管愛上珠寶設計,她不斷從旅行、歷史與文學中獲取創作靈感,例如最新的「巴黎系列」,就是她一次次造訪巴黎,收納眼中城市的作品,「看到巴黎聖母院失火的新聞,我想我還可以做點甚麼,將我記憶中的巴黎,用珠寶表現出來。」於是,「巴黎系列」中的珠寶「流動的盛宴」就此誕生,曾郁雯將巴黎鐵塔的線條與聖母院花窗的顏色融合,完成這條鮮豔而華美的鑽石墜。  曾郁雯表示,「流動的盛宴」是全系列中花費時間最多的作品,靈感來自海明威所著的《流動的盛宴》,書中描繪的巴黎深深影響著她,「我認為,每人的生命也像是一場流動的盛宴,不管你是誰,又在哪裡,都歡迎赴宴。」

  • 打磨鑽石人生 珠寶設計師曾郁雯歷經高壓更璀璨

    打磨鑽石人生 珠寶設計師曾郁雯歷經高壓更璀璨

    一顆小小的鑽石,依照標準比例,擁有57個刻面。曾獲蘇富比及佳士得邀展的珠寶設計師曾郁雯認為,人生也像鑽石,從高溫高壓的淬鍊開始,割捨之後留下完美比例,再經過打磨才能發光發亮。在自傳《57+1的鑽石人生:打磨出自己最好的樣子》中,她回首進入珠寶行業30年,及人生57年的風雨點滴。  曾郁雯畢業於台大歷史系,成為珠寶設計師源自於前一段婚姻。她比喻,前夫好比台灣的馬可波羅,在非洲經商貿易,因對寶石買賣產生興趣,便在台北東區開了珠寶店,讓她從新嫁娘搖身一變,成為珠寶店老闆娘。  當時,台灣珠寶店多是販賣工廠出產的成品。但有位客人,卻拿自己的舊珠寶上門,請曾郁雯重新設計。曾跟著國家文藝獎得主梁丹丰習畫的曾郁雯,發揮舊有基礎,從畫山水畫,轉畫珠寶設計圖,找金工師傅討論細節,就此對珠寶設計領域產生濃厚興趣,結下不解之緣。  雖找到人生志向,但喜愛投資的馬可波羅先生,卻讓家中經濟捉襟見肘,曾郁雯為母則剛,忍痛結束12年的婚姻,帶著因珠寶店積欠下的龐大債務,身兼寫稿、演講、主持節目等5份工作,撫養3位女兒成人。一路走來,雖風雨飄搖,卻也打磨出她豐富的人生閱歷。曾以歌詞創作獲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也是台灣首位同時獲蘇富比及佳士得拍會會青睞的珠寶設計師。  曾郁雯表示,鑽石依明亮式切割的最佳比例是57面,一些鑽石的底部中央,卻還有一面尖底刻面,像極象徵每人擁有不同的人生,「每個人的面貌不一樣,也就擁有不一樣的完美。你應該保留自己最完整的一面,認識自己,想像最想要的未來,打磨最完美的樣子。」  回顧踏入珠寶一行30年,曾郁雯表示,旅行、歷史與文學是她創作珠寶設計作品的最大靈感。如最新的「巴黎系列」,就是她一次次造訪巴黎,收納眼中城市的作品,「最初是因為看到巴黎聖母院失火的新聞,我想我還可以做點甚麼,將我記憶中的巴黎,用珠寶表現出來。」  於是,「巴黎系列」中的珠寶「流動的盛宴」就此誕生,曾郁雯將巴黎鐵塔的線條與聖母院花窗的顏色融合,完成這條鮮豔而華美的鑽石墜。  曾郁雯表示,「流動的盛宴」是全系列中花費時間最多的作品,靈感來自海明威所著的《流動的盛宴》,書中描繪的巴黎深深影響著她,「我認為,每人的生命也像是一場流動的盛宴,不管你是誰,又在哪裡,都歡迎赴宴。」  「珠寶詩人曾郁雯十日展」自即日起於采泥藝術展出至27日。

  • 法尼斯聖母院遭恐攻至少3人死亡 其中1人遭斬首

    法尼斯聖母院遭恐攻至少3人死亡 其中1人遭斬首

    法國警方證實,尼斯的巴黎聖母院29日上午9時(台灣時間29日下午4時)傳出攻擊事件。1名歹徒持刀隨機攻擊,造成至少3人死亡、多人受傷。其中1名死者在教堂內遭斬首而亡,目前尼斯市長艾斯楚斯(Christian Estrosi)已定調該起攻擊為恐攻。 艾斯楚斯在推特上表示,持刀的歹徒於聖母院一帶行兇,2人死於教堂之內,1人死於對面酒吧,兇嫌已為警方所逮捕。他表示,事件發生後已和法國總統馬克宏通電。馬克宏表示對市長、所有警察與尼斯人民表示支持,並表將趕往尼斯與受害人同在。 法國內政部推特也提到,目前安全與救援部隊已趕到現場,附近居民應避開該區域。 由於法國日前才發生歷史老師於課堂上展示諷刺穆罕默德的漫畫,而遭到激進分子攻擊。警方表示,仍不清楚目前尼斯恐攻與前述事件是否有關聯;但初步研判為單獨犯案,尼斯兇手在逮捕過程中受傷,已送往附近醫院。 艾斯楚斯還指出,在歷史老師殉難的13天後,法國民眾已對包容激進伊斯蘭分子的作法無法滿意。尼斯的受害者充滿不安,尼斯已付出太多代價,就像近年來的法國一樣,尼斯人應該大團結。 「澳聯社」報導則指出,隨著法國歷史老師遇害,不少法國官員在民情支持下,堅持人民有展示諷刺漫畫的權利,不少民眾也上街遊行以漫畫向遇害者致意。 隨後法國領導人馬克宏的反伊斯蘭論調更激怒穆斯林世界,揚言抵制法國商品。尼斯此時發生恐攻,無疑讓已經緊繃法國與穆斯林世界關係,更形緊張。

  • 除了「九二共識」這座橋

    除了「九二共識」這座橋

     去年巴黎聖母院大火,形同對人類文明的浩劫,引發世人震驚與關注。  該院坐落塞納河的西堤島,每年吸引如織旅客前往朝聖,駐足或沉思。從市區前往,可經聯繫島岸的阿爾科萊橋、聖母橋、兌換橋、聖米歇爾橋、大主教橋,或充滿詩意的新橋登島;也可經路易─菲利普橋、瑪利橋、蘇利橋、托內爾橋先登上緊鄰的聖路易島,再以跳島方式經聖路易橋抵達。若不走平面,也可搭乘地鐵至西堤站,交通甚為便捷。只要有心,沒有上不了岸的道理。  前往聖母院需搭橋過河,兩岸官方互動,北京當局堅持需要政治基礎;而所謂的「九二共識」便是過去20年來北京當局堅持的一座橋。不經此橋,兩岸官方交流便全面中止,甚至波及部分原有縣市交流乃至自由行等聯繫、構建兩岸社會的基礎領域。  近來,國民黨似乎察覺這座橋有點陳舊,甚至感到對其重返執政顯得有些沉重。於是日前全代會通過現階段兩岸政策報告,提出了「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的九二共識」等新論述,為過往的這座橋進行重新詮釋。雖是新瓶舊酒且係單方片面作為,但這似未影響北京同意國民黨指派前立法院長王金平作代表團領隊,參加本月下旬於廈門舉行的海峽論壇。  從「九二共識」到「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的九二共識」,北京雖未必公開反對,但也不等同於欣然接受,至於能否形成「九二共識、各自表述」的新模式或諒解方案,乃至王金平在論壇致詞時能否公開進行相關陳述,則仍有待觀察。  而「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的九二共識」,在某種意義上不僅與馬英九執政時期強調的「正視現實」有所契合,與胡錦濤時代提出的「現行規定」說有所交集,更是有往蔡英文提出的「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或遵循中華民國憲法與《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等論述靠攏的跡象,這對強化鞏固中華民國的尊嚴與地位未嘗不具一定的積極意義。  然而,除了「九二共識」這座橋,在過去民進黨執政時期,雖強調兩岸交流不應預設前提,但也曾為開展兩岸全面交流互動進行過不少嘗試與努力。  譬如,前總統陳水扁2000年國慶談話時,便曾公開呼籲兩岸領導人回到「九二年的精神」,擱置彼此爭議,盡速恢復對話和交流;2005年3月在與歐洲議會議員視訊對話時,提出希望能以「九二香港會談所獲致的成果」為基礎,推動兩岸的協商、對話。而現任總統蔡英文除前面相關論述外,於2015年12月首場電視政見會上,也曾強調民進黨沒有否認「1992年兩岸會談的歷史事實」,也認同當年雙方秉持相互諒解精神,求同存異,希望兩岸關係往前推進的這一段協商溝通的經過和事實,這也是兩岸交流累積成果的一部分。  令人遺憾的是,歷屆民進黨政府多次為恢復兩岸全面交流進行搭橋,伸出橄欖枝,不論是「九二精神」、「九二香港會談的成果」、「九二會談的歷史事實」,乃至隱含對應兩岸「現行規定」說的憲法與條例等論述,迄今仍未為對岸所接受。若對照當前美中全面戰略對抗與台灣「親美遠中」的發展態勢,這其中難道全然不存在北京過去自身僵化對台政策所造成的「遠台」結果?  或有論者曰:過去20年,國民黨執政的8年裡因堅持「九二共識」,所以兩岸能夠全面開展交流。然從中共強調的辯證法來看,也正因對「九二共識」這4個字的僵固性,致使其他12年的兩岸關係不僅陷於僵局低宕,甚至是危機四伏。而這筆戰略帳的利弊得失,此刻或需重新認識與全面盤點。  對於本本主義的危害,90年前毛澤東便曾對紅軍發出警示;1992年推動改革開放的鄧小平強調:「我們改革開放的成功,不是靠本本,而是靠實踐,靠實事求是。」對於有關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習仲勛更曾指出:「這絕不是一個單純的理論問題,而是一個有重大實踐意義的問題。」況乎對兩岸心靈契合的追求?  正如西諺「條條大路通羅馬」,通往聖母院也不僅只一座橋。而開展兩岸全面交流對話,避免誤判乃至台海擦槍走火,又難道只能持續糾纏於有無「九二共識」這4個字?  (作者為兩岸政策協會祕書長)

  • 巴黎掇影

    巴黎掇影

     初秋的巴黎清爽料峭,所有建築物在輕寒的氤氳裡凝聚著恒常的冷峻,乍晴穹蒼彷彿在濃霾的雲間睜開眼眸,讓陽光跳躍出絲絲微暖,那是一種期待的喜悅,在開始有些肅寂的行人道上睥睨著自己乾削的影子,悠閒掃著窸窣落葉,有種既親切又宛如進入時光隧道凍結之感覺。  百年之前亦然,35年前我閃爍著青澀的眼神來到夢幻之花都亦然,巴黎的都市叢林總是令人讚歎其不變之風貌,頻頻蘊藏著外牆與陽台上瑰奇誕艷的遞嬗裝飾,隔著窗帘濃淡層次的燈暈或節奏輕重的音樂,很容易使人遐想室內上演著何種靜泊或波濤之私密生活,有時無語的溫馨也是一種柔美之浪漫。星辰與月暈永遠糾結著愛情千古的誓言,而巴黎幢幢巴洛克建築之迷人,更能讓我們可從其凸出陽台點綴之紅綠相襯小盆栽,讀出屋內女主人某些心情或暗喻,尤其一些被夜色撩起的深邃隱私,滲透在室光盆栽以及悠揚之香頌,總是令人起伏不安與陣陣衝動、著迷與沉淪。  街角及衢道的小酒館與咖啡廳,巴黎人在此傾瀉心事或打情挑誘,紅酒與咖啡是味蕾熟稔的溫度,彼此浮誇的肢體語言,煽動著風浪急驟的緒海,友誼、親緣或辦公室戀情是一堆堆燃烘的火焰,將夜姿燃燒得更玲瓏妖嬈,而都市的慾望是無垠的黑洞,飛劃出道道金權色欲之閃爍流言,若話鋒轉插至政經名媛緋聞,假消息亦可醞釀出真激情,謠傳恰似清脆的鈴聲,在耳鬢之間鏗鏘作響…  流宕的情瀾在此似乎沒有年齡差異,有些行徑在歲月裡纍熟,但巴黎總能使人的靈魂格停年輕,戀人的步履與影子黏貼得很緊密,不管是情侶,夫妻或同性戀,這裡沒有世俗眼神揣測親吻或擁抱者之間的身份,期盼轉化的體溫是沒有耐性等待的心情,一如秋風吹離的花絮落葉,自然飄墮下而成各式的圖騰,一種悅怡的美。  聖母院矗立在浪紋柳柳的塞納河旁已近千年,也是曩昔我在巴黎就讀時頻頻踱步的美好回憶之歷史建築物,隨著四季時節及晝夜光影變幻,它是一幀值得仔細覽賞與揮手寒暄的活畫,今逢融祝,果真令人唏噓感嘆萬物之無常,我曾為詩紀念。  對大部分人而言,巴黎既浪漫又遙遠,也是可以意躍輕狂的景點。35年前,我是如斯青澀的在塞納河旁洗濯著陽光下灼熱影子,左岸的風景永遠是一首詩,拿著抹布拭擦客人離去後的桌子,我沒嗅到濃醇裊裊的咖啡香,只有我低頭時滴落的汗酸凝固在醉人的氤氳裡....  晨曦未露,我把一條瘦長的法國麵包塗抹奶油加上少許火腿絲,便將之切分三段,這便是我整天三餐同樣的食糧,當然,我無錢買礦泉水,只好到廁所盛飲生水,大學裡有不少來自中東的富學生,他們將飲完Evian的空瓶,小解後便盛滿我飲用的水源清洗私處,這是他們生活習慣,我總是在校園草坪上啃一口硬脆麵包,呷一口生水,仰眺蔚蒼天空或冬季裡的茫霧,讓喜悅與寂靜的心情冰結了有點噁心水源。  每當趕去上課的車子經過聖母院時,陽光似神蹟般閃灼灑落,我便無意識的向它道安....不管我在餐廳打工或就學途經,聖母院總是如斯肅穆療癒.....時空距隔,就算偶有想起塵世的悲離歡聚,在人生旅途裡總曾在一些心靈契合交會剎那,激起或在夢迴的甜馨回憶,便會在晨鐘晚禱裡敲撞心覺。  巴黎的櫥窗總是不斷跳躍出驚悅,也許是幀幀彩麗或沉鬱的畫作,或是居室裝潢之傢俱及小吊飾,以及一些突發奇想之裝置藝品,偶爾撞入滿室韻香的古雅書店,翻閱早已作古之聖哲們對生命探究或爭辯,彷彿感受到百年前或更湮遠的年代,不同時空的人也佇立在這裡思索存在的奧妙.....  黃昏是莫內筆下一抹紅霞,小酒館的燈暈開始繞著眾友聚聊的話題淡淡釋放,而映照在獨飲者臉龐是幽幽的煙塵,原來巴黎的憂傷也是一種享受。  今年〈光影之工坊〉Atelier des lumieres 正在放映梵谷之《星空之夜》Van Gogh,la nuit etoilee,我在映像場內欣賞梵谷所繪的畫作在現代科技變製下,感受藝術與科技結合多面立體的視覺之奇幻景觀。  生命的行囊裝滿滾滾紅塵,流浪歲月與流浪風霜盛載著花都不可磨滅的記憶。春俏的旎媚飄盈咖啡香與戀愛急遽赴約之步履,夏暑沙灘排列著洗濯過狂狷的五彩雞尾酒杯,注瀉著亢奮愉悅的渡假夢,秋涼的樹影篩落人漸消瘦之疏懶,而冬之凜凜肅殺,令滿身的皺紋與掌紋都呈現生命不可承受之重,原來我們的存在與不存在只是時間滴漏下瞬間的小小回響。到此尋夢或圖夢的亞洲旅人,尤其是年輕妙曼的仕女,適合在細碎石道塞納河旁的咖啡廳,輕呷一口濃香黑液,襯嚼紅綠繽紛法式馬卡龍,悠閒遙望粼粼掠影的河水,此刻,時光留住,青春佇駐…。  顧盼岸邊排列著鐵箱般的舊書攤,歲歲年年在此等候有緣人來尋寶,曾經風雲叱吒之傲慢權貴與風流佳人才子,都被扁壓在垢黃的雜誌裡,得失浮名從不給書冊增加任何重量,只換來後人淺淺的讚嘆與好奇。  街頭畫家在白教堂四周複製眾生各式表情,而眾生也在教堂內複製信仰與禱詞,冀望內心無法抗衡的苦楚與迷惘在此昇華,也讓放恣的酒瓶佳餚在咫尺的餐桌上起舞…還有禮品店內充塞著縮小版的鐵塔、凱旋門、羅浮宮的金字塔等紀念品,耀眼且虔誠等待遊客之青睞,花都的故事皆在這小小的模型內,而你要遞寄的思念或虛榮也在這綽趣的禮物裡。  台灣正颱風,放下忙碌工作,觀看一部法國電影《巴黎不打烊》(Fauteuils D’Orchestre),內容描述影藝界之細碎,以及一位來自鄉鎮的年輕村姑藉餐廳服務生之工作,打入令人羡煞的脂粉影視圈子,並尋求了解或希望有機會享受上流社會之浮靡生活。香榭麗舍大道(Champs-Elysees)之奢華名店,麗都歌舞院(Lido)性感表演,塞納河旁最昂貴餐廳「銀塔」(Tour d’Argent)的馳名食譜「血鴨」,隱藏在第八區內鑲漆文藝復興畫作之圓頂豪華餐廳,侍者斟量紅酒時優雅之手姿,國家歌劇院的金彩璀璨.... 對我是如斯接近的夢境,其實無法觸撫是巴黎的無所不在的浪漫,以及生活自我解脫之放縱,從三十三座橫跨塞納河上延漫而來,左岸的咖啡廳仍散發著波特萊爾(Baudelaire)的憂鬱(Le Spleen de Paris ),卡繆Camus與西蒙波娃Simon Beauvoir之存在與虛無的思考掙扎…  窗外風雨時歇時襲,柔和的香頌《玫瑰人生》(La vie en rose)緩緩流入靈魂深處……各種人生滋味,正是欲說還休。

  • 馬克宏:聖母院尖塔將復原歷史 按原設計重建

    馬克宏:聖母院尖塔將復原歷史 按原設計重建

    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正式批准巴黎聖母院重建計劃,將按原設計復原。 據德國之聲報導,法國總統馬克宏當地時間周四(7月9日)正式宣佈巴黎聖母院尖塔部分的重建將按照建築原設計進行,復原歷史風貌。這是馬克宏改變心意後的決定,先前法國總統準備用當代風格的結構來代替被燒毀的部分。經過多月的討論,馬克宏最終聽取法國國家建築與遺產委員會的建議,改變主意。 聖母院首席建築師維倫努瓦(Philippe Villeneuve)也支持沿用原設計來進行修建。 馬克宏希望修建工程能在巴黎2024年奧運會前完成。法國總統府愛麗舍宮稱總統相信專家和建築師能將工程完成,復原出一座與毀前一樣的尖塔。 巴黎聖母院是世界著名的建築物,於1345年完工,是法國歌德式建築的代表作。聖母院尖塔部分去年在一場火災中被燒毀。

  • 巴黎聖母院多災多難

    巴黎聖母院多災多難

     巴黎聖母院大火過後一周年,重建工程嚴重落後,眼看新冠肺炎疫情不見好轉,聖母院在2024巴黎奧運前重見天日的目標困難重重。  ■One year after a devastating fire ravaged its roof and central spire, Notre Dame Cathedral is facing a new threat: the coronavirus.  今年4月15日晚間8點,巴黎街頭再度響起群眾感謝醫護人員對抗疫情的掌聲,但這回伴隨著巴黎人久未聽見的聖母院鐘聲,這才讓許多人驚覺巴黎聖母院大火至今已過一周年,但原定的一周年紀念活動卻在疫情中黯然度過。  整修周年紀念活動 喊卡  由於4月15日恰巧接在復活節之後,法國政府起初規劃了整整一周的紀念活動,包括從聖母院行經塞納河到聖日耳曼歐塞爾教堂的遊行表演,以及聖母院大門口的兒童繪畫展覽等等。但在法國疫情尚未脫離險境下,為了避免群聚感染只好全數喊卡。  4月12日復活節當天,巴黎聖母院並未像往年一樣舉辦彌撒,取而代之的是4月10日由巴黎大主教歐佩蒂(Michel Aupetit)在聖母院內主持的小場祈福儀式。他在開場時表示:「今天我們聚在這座半倒的教堂裡,要向外界傳達法國依舊生氣蓬勃。」  一年前正在進行翻修工程的巴黎聖母院閣樓外圍鷹架起火,大火瞬間燒毀木質屋頂,還造成教堂尖頂坍塌,消息震驚全球。法國總統馬克宏在當時宣稱,法國會盡一切努力讓巴黎聖母院在2024年巴黎奧運前重見天日,無奈過去一年先是暴風雨影響重建,後來全國又陷入新冠肺炎疫情,使工程進度嚴重落後。  法國新冠肺炎死亡人數已突破2萬2千人,儘管最近單日死亡人數開始下滑,但距離脫離疫情還有很長一段時間。法國現行的封城令延續到5月11日,未來逐步解除封鎖後是否再現新一波疫情仍不得而知。  馬克宏在聖母院大火一周年紀念日當天重申五年內完成重建的目標。他表示:「巴黎聖母院象徵法國人的強韌天性,以及突破逆境、重新振作的能力。」  法國疫情爆發初期,聖母院的重建工程才剛準備拆除去年起火的鷹架,不料3月17日政府即下令封城導致工程停擺。這批重達350英噸的鷹架未在去年大火中燒毀,如今反而增加重建難度,因為結構不穩的鷹架若在拆除過程中坍塌,勢必波及聖母院建築本體。  馬克宏派來負責聖母院重建工程的退役陸軍將領喬治林(Jean-Louis Georgelin)表示,工程人員為了拆除這層鷹架,先前已在外圍搭建另一層新的鷹架,原本預計5、6月完成舊鷹架拆除作業,但現在看來無法及時完成。  尖塔如何重建 莫衷一是  只要舊鷹架一日不拆除,工程人員就無法檢查教堂拱頂天花板的損傷程度。他擔心天花板經過高溫火勢及強力水柱灌救後,可能開始潮濕腐壞,難保日後不會坍塌。  他表示:「工程全程費時60個月,但現已停工兩個月了。」即便日後順利拆除舊鷹架,工程人員還得先把大火中掉落天花板上的屋頂殘骸清理乾淨,再於教堂內架起另一座鷹架,才能修復拱頂天花板。姑且不論疫情拖延工程進度,工程團隊對於燒毀的屋頂與尖塔該如何重建至今拿不定主意。  去年大火過後,馬克宏曾表示巴黎聖母院的重建設計應加入現代元素。過去一年各地建築事務所向法國政府提交上百種設計圖,有些建議採用巴卡拉水晶或彩繪玻璃打造全新現代風格的屋頂與尖塔,也有人建議使用碳纖維及金屬裝飾尖塔。  聖母院重建工程首席設計師維雷諾夫(Philippe Villeneuve)則堅持要維持聖母院原貌。去年他接受法國電台訪問時曾揚言,若政府最終決定採用現代風格設計,他將辭職抗議。  喬治林對此感到不以為然。他表示:「維雷諾夫最好閉嘴,這樣我們才能為聖母院、巴黎及全世界做出最好的決定。」

  • 跨年之旅有新意!台東迎曙光、紐約時代廣場倒數要你好看

    跨年之旅有新意!台東迎曙光、紐約時代廣場倒數要你好看

    咻!2019年即將結束,是否開始計劃今年要如何慶祝2020到來呢?雖然今年的元旦剛好在週三,但只要請假兩天就可以安排一趟五天的短程旅遊!到台東蔚藍海岸俯看日出、台北101高空跨年煙火派對!到日本泡白濱溫泉,看煙火好過癮、泰國乘昭披耶河公主號聽樂團表演、紐約時代廣場倒數!KKday推薦數項國內外跨年行程,從美味、美景一同跨越新的一年! 還來不及請好假的你,台灣也有許多跨年好選擇,下班就可以收拾行李準備出發!想要搶先2020年的元旦曙光,KKday與華信航空獨家推出2020曙光專機,將在元旦當天從松山機場出發沿著台東蔚藍海岸俯看日出,在20,000英呎的高空迎接第一道新年曙光,與夢幻曙光相遇的那刻,彷彿得到了滿滿的元氣和能量,同時也為新的一年許下新的希望! 大人瘋跨年之外,小朋友的新年旅遊行程當然也不能忽略!台北高人氣兒童新樂園一票玩到底一日券,13項熱門遊樂設施無限暢玩,線上購買還可享用比現場更優惠的價格。為滿足親子旅遊便利還可以小額加購去回程接駁,讓新年親子之旅不只大人開心,小孩玩得更盡興! 想享用有VIP等級的派對,台北101高空跨年煙火派對,絕對讓你留下美好的新年體驗!89樓觀台化身為高空酒吧,在絕佳景緻下近距離觀賞Taipei 101的跨年煙火綻放瞬間,現場還有DJ和樂團的精彩表演,給旅客留下最與眾不同的跨年回憶! 選擇請2休5的你,推薦前往日韓、東南亞等地跨年最為適合!在一年的結尾拋開所有的疲憊,享受日本三大溫泉之一的白濱溫泉,望向太平洋的同時仰望天空,在海邊欣賞燦爛煙火秀,迎接2020到來。在一年開始,還能參拜各大神社親身體驗日本最傳統的新年習俗,在廟殿中的鐘會敲響108下,意味著每個人在新的一年中都有108個心願,祈求來年開運招福與平安,開啟新年幸福之旅。 在跨年夜搭乘昭披耶河公主號,在豪華遊艇上享用美味的buffet自助餐,沿途經過泰國知名景點,鄭王廟、大皇宮等,船上還有現場樂團表演,深刻體驗曼谷浪漫跨年夜!熱血的旅人也可以選擇來趟長灘島,除了跳島之外還可以跳酒吧,體驗當地不容錯過的夜生活——Pub Crawl 跑趴!就算是一個人的自由行也可以和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們一起狂歡,展現友誼無國界! 事先預訂2020紐約時代廣場的跨年通行證,不必提早進場排隊,即可在時代廣場與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一起倒數,近距離觀看巨大水晶球降落,盡情感受大都會的節慶氛圍。讓歐美人士年年瘋搶的南半球的另類跨年——雪梨跨年夜歌劇表演,也是高人氣的跨年首選!不但可以在優雅地欣賞經典歌劇,還能在專屬絕佳視角近距離一覽港灣大橋跨年煙火,享受異國難得的歲末體驗。 想華麗的告別2019,還可選擇來趟被譽為全球最浪漫的城市-巴黎,搭乘跨年遊船沿著塞納河畔巡航,飽覽沿途的巴黎聖母院、羅浮宮等著名地標與巴黎美景,悠閒享受主廚精選美味餐點,搭配現場DJ演奏一路狂歡到2020。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喝酒不開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 巴黎聖母院 重建路迢迢

    巴黎聖母院 重建路迢迢

     法國知名景點、被譽為「巴黎之心」的聖母院,今年4月15日遭到惡火吞噬,木造屋頂與尖塔幾近全毀,只有石製拱頂幸運保存下來。災後,法國巨企與富豪爭相慷慨解囊,總統馬克洪也發下豪語,誓言5年內完成重建,然而迄今修復工程困難重重,修復方式、資金來源也充滿問號,法國官員質疑,這席話恐怕注定成為空頭支票。  聖母院火勢在4月16日全面撲滅後,馬克洪透過電視直播向全國發表演說:「法國人是天生工匠,我們將把聖母院打造得更美麗。而且我要求重建工程必須在5年內完工!」他還堅決地宣示:「我們絕對辦得到,我們一定會全力動員、傾盡全力辦到!」  修復評估 30年也很合理  這席聽起來激情又感人的演說,隨即引起專家一片質疑。專家認為,馬克洪的5年重建論明顯是為2024年巴黎奧運提出的政見,但就古蹟修復的專業角度來看,上述宣示無異痴人說夢。  法國歷史古蹟修復企業公會(GMH)共同理事長勒托費(Frederic Letoffe)當時就指出:「我認為聖母院修復工程可能需要10至15年、甚至30年都很合理。」因古蹟修復需要極為龐大且專業的歷史、建築、文化團隊支援,每個步驟都要研究與協調,必須非常謹慎,「完全急不得」。  禍不單行 高溫加重災情  此外,聖母院歷經火劫後,必須先確認殘址結構穩固,沒有二度崩塌的風險,之後才能進行火災鑑識,並規劃補強工事。上述工作完成後,還必須考慮最麻煩的問題:聖母院究竟應依原貌修復,還是在保留歷史的基礎上,加入現代化設計?雖然法國國會7月通過了「重建聖母院法案」,但這些問題都還沒有具體答案。  重建工作進行之際,7月又傳出火災造成屋頂建築材料中的大量鉛外洩,不僅建築物內部遭汙染,還波及鄰近區域。為清除鉛汙染,巴黎市政府一度宣布封街。更禍不單行的是,法國今夏破紀錄的攝氏42.6度高溫,迅速吸乾拱頂石塊間砂漿中的水分,造成石塊崩落,讓重建工作更困難。至於修復工作需要的龐大資金,事發後法國許多富豪與大企業紛紛宣布將捐款協助重建,總額近10億美元,然而據外媒報導,目前入帳的款項遠不及預期,捐款人「想知道錢到底用在哪,以及他們捐款前是否能先同意(用途),而非僅用來支付工作人員薪水」。官方則澄清,他們還在等待政府公布重建計畫,因此尚未完全兌現承諾。  富豪捐款 入帳不如預期  此外,去年底法國民眾為抗議政府調漲燃料稅,發起「黃背心」運動,迄今未完全平息,富豪巨企為聖母院競相喊價的舉動也引來批評聲浪,認為他們只是虛榮心作祟,面對貧富差距或氣候變遷等其他關鍵議題時,從來不曾如此踴躍捐款。  法國文化部長里斯特上月接受《巴黎人報》(Le Parisien)專訪時指出,聖母院的修復狀況相當複雜,現在只能希望5年後可以對外部分開放,同時繼續修復工作。他指出:「修復計畫與施工品質才是最重要的…重點不在時間表,雖然我們的目標是5年,但沒有倒數計時問題。」

  • 陸專家將參與巴黎聖母院修復工作

    陸專家將參與巴黎聖母院修復工作

    大陸國家文物局今天下午表示,中法雙方今天在北京簽署合作文件,就巴黎聖母院修復開展合作,大陸專家將參與巴黎聖母院修復工作。 根據這份文件,中法雙方將在2020年確定巴黎聖母院保護修復合作的主題、模式及中方專家人選,儘早選派大陸專家與法國團隊共同參與現場修復工作。文件還明確中法雙方將就陝西秦始皇陵兵馬俑保護開展技術與科學交流及培訓專案。 「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閡,以文明互鑑超越文明衝突,以文明共存超越文明優越。」大陸國家文物局局長劉玉珠表示,今年4月巴黎聖母院發生火災後,中法文化遺産主管部門間多次函件來往,討論合作設想。 巴黎聖母院是法國乃至歐洲的文明象徵之一,火災後修復工作受到法國國內的高度重視和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秦始皇陵兵馬俑是享有國際盛譽的中國文化遺産,其保護研究也一直廣受國際關注。選取巴黎聖母院和秦始皇陵兵馬俑這兩個兩國各自最具標誌性的文化遺産開展保護修復和研究,將極大拓展中法文化遺産合作的深度,在世界範圍內産生積極示範效應。

  • 聖母院重建路迢迢

    聖母院重建路迢迢

     法國總統馬克宏大發豪語,五年內要讓慘遭祝融的巴黎聖母院修復完成,但激情過後各方對五年目標能否達成存疑,就連文化部長都不敢掛保證。  ■French culture minister is latest to doubt 5-year target set by Macron after Notre Dame blaze.  法國巴黎聖母院(Notre Dame)今年4月遇祝融之災,尖塔與屋頂部分付之一炬,這個被封為「巴黎之心」的歷史瑰寶慘遭火吻,不知令多少法國人心碎,富豪爭相慷慨解囊,總統馬克宏發豪語五年內完成重建。但連同法國官員在內,質疑五年目標恐成空頭支票。  五年內完成遭質疑  最近對重建時間表提出質疑的,是法國文化部長里斯特(Franck Riester)。他接受《巴黎人報》(Le Parisien)專訪指出,巴黎聖母院發生火災後的緊急修復期間,現場情況複雜棘手,現在只能希望五年後一邊對外開放大教堂,一邊繼續修復。他受訪時提到:「修復計畫與施工的品質才是最重要的,必須在合理的時間完成。我們的重點不在時間表,雖然我們的目標是五年,但沒有倒數計時問題,總統從未追問我何時動工,我沒受到什麼壓力,也不感到困擾。」  專家預估要耗時數十年才能修復完成,馬克宏卻在聖母院失火的翌日發表電視演說宣布:「我們要重建巴黎聖母院,讓它的美麗風華更勝過去,我希望能在五年內完工…我們辦得到,我們會動員完成這項任務。」  負責修復工作的建築師維倫紐夫(Philippe Villeneuve)態度較謹慎保守,他表示:「五年內,我們能重建穹頂和屋頂,然後對信徒與一般大眾重新開放教堂,但僅止於此。」  建築師指出,馬克宏及總理菲利浦(Edouard Philippe)在聖母院遇火劫後陷入一時激情,如今或許冷靜下來,對於倉卒修建卻步。  總理菲利浦宣布,法國政府將舉辦國際建築競賽,廣邀全球建築師重新設計在大火中焚毀的巴黎聖母院尖塔,但引發此19世紀尖塔恐原貌不再的質疑,也惹惱法國政界群起聲討,包括極右派領袖勒龐(Marine Le Pen)。  現代派、復古派各持己見  法國天主教刊物《紅與黑》(Le Rouge et le Noir)作家Macha du Bourblanc女士主張,修復巴黎聖母院急不得,「對花了數百年興建的建物,我們怎能在五年內就搞定?」  她也期盼巴黎聖母院能恢復失火前的舊觀,但同時應尊重現代生態標準。她表示,「舉例來說,我們將金屬梁繪成木質外觀,如此便可避免破壞聖母院原貌。」  然而巴黎聖母院大祭司蕭維(Msgr.Patrick Chauvet)堅持,燒毀的閣樓應以木材重建,而不是金屬。尖塔的閣樓正是此次祝融之災的起火點,被暱稱為「森林」(forest),耗掉逾1,300棵古橡樹建成。  由於「地球之肺」亞馬遜雨林8月遭大火吞噬,值此敏感時分主張用原木重建巴黎聖母院閣樓,惹來不少批評。但聖母院大祭司蕭維認為這是兩碼子事,不該混為一談。  他說:「一個是關乎地球未來的氣候和生態問題,而巴黎聖母院是法國的歷史瑰寶、文化遺產,對國家的觀光業也至關緊要。」  蕭維並透露捐款現況,在允諾捐助整修聖母院的8.5億歐元中,已有1.1億歐元到位。他解釋捐款大戶傾向分批支付,確保資金運用得當。

  • 巴黎聖母院

     巴黎聖母院  莊嚴鼎重的倒影在塞納河裡  已經洗濯了近千年的臉龐  在拂晨與傍昏的層疊裡  在天人災厄熊熊寰宇裡  招喚謙謙子民心靈的謐靜與喜悅  殿堂內垢積著厚厚的  告解與禱語的氤氳  而神蹟只嵌鑲在光影暗漬的彩麗玻璃  眾生均是脆弱浮沉的旅人  在燭火與聖像前舒緩澀滯情緒  雨果的鐘樓揭露不可相貌的皮囊  教義與社會衝突的革命  總以宿命來平衡哀嚎爭端  末日審判拱門似乎在提醒權貴與庶民  畢生被餵食的虛偽與仇恨  在此得到蒸發及救贖  無法比較亨利六世與拿破崙皇冠的晃耀  而聖女貞德平反與耶穌受難荊棘冠冕的  罪愆血水  早已在詩歌班的合唱裡 結霜  石簷上托腮的神獸眈眈俯瞰  年輪滾滾的巴黎哀樂世代  而熾熾烈燄以崩解倒塌宣示  人類種種乖戾越軌的禁忌  神亦在此沉默無言

  • 聖母院重建設計賽 陸情侶奪冠

    聖母院重建設計賽 陸情侶奪冠

     今年4月,建成760年的巴黎聖母院慘遭祝融,標誌性的尖頂和中世紀木結構屋頂完全燒毀,法國總統馬克龍表示「打算5年內恢復巴黎聖母院」。日前獨立出版公司GoArchitect舉辦一場巴黎聖母院教堂設計競賽(The People’s Notre-Dame Cathedral Design Competition),5日宣布冠軍作品「巴黎心跳(PARIS HEART BEAT)」,由來自中國的情侶檔蔡澤宇和李思蓓設計。不過,該設計賽只是一場獨立競賽,並非最終巴黎聖母院最終修復定稿。  陸媒《錢江晚報》報導,該場設計賽有超過56個國家、200多名設計師投稿226件,並有3萬名網友參與投票。脫穎而出的蔡澤宇和李思蓓都不到30歲,兩人都是在大陸讀完大學,並前往美國康乃爾大學深造,目前都就職於芝加哥SOM建築事務所。  「巴黎心跳」把新塔尖設計成多面鏡與鏡面屋頂,尖頂上設計一個磁懸浮裝置即「時間膠囊」,有節奏地上下移動;塔尖內利用玻璃反射,形成萬花筒般的視覺效果,詮釋巴黎聖母院玫瑰窗的美麗。  根據GoArchitect專訪,兩位設計師表示參賽的起心動念:「我們還記得巴黎聖母院著火的那天,看著尖頂倒塌的影片,我們無法相信,感覺非常複雜:震驚、悲傷和遺憾。」  蔡澤宇去過巴黎聖母院兩次,一次是兒時,另一次是在歐洲實習期間。李思蓓在歐洲志願工作期間也去過巴黎聖母院。兩人當時都深深感受到巴黎聖母院的力量,從專業角度欣賞其比例、材質、光線和空間:「巴黎聖母院宏偉、美麗和寧靜的氛圍給我們留下深刻印象,這種力量讓人們心靈感到震撼。」  兩人表示,目睹巴黎聖母院的重要時刻,希望自己的想法能幫助巴黎聖母院修復和重建,將建築語言用視覺呈現出來,「這是我們表達對聖母院過去的最大尊重和對未來的美好祝願的方式。」

  • 聖母院設計賽 陸情侶奪冠

    聖母院設計賽 陸情侶奪冠

     今年4月,建成760年的巴黎聖母院慘遭祝融,標誌性的尖頂和中世紀木結構屋頂完全燒毀,法國總統馬克宏表示「打算5年內恢復巴黎聖母院」。日前獨立出版公司GoArchitect舉辦一場巴黎聖母院教堂設計競賽(The People’s Notre-Dame Cathedral Design Competition),5日宣布冠軍作品「巴黎心跳(PARIS HEART BEAT)」,由來自大陸的情侶檔蔡澤宇和李思蓓設計。不過,該設計賽只是一場獨立競賽,並非巴黎聖母院最終修復定稿。  該場設計賽有超過56個國家、200多名設計師投稿226件,並有3萬名網友參與投票。脫穎而出的蔡澤宇和李思蓓都不到30歲,兩人都是在大陸讀完大學,並前往美國康乃爾大學深造,目前都就職於芝加哥SOM建築事務所。  以萬花筒詮釋玫瑰窗  「巴黎心跳」把新塔尖設計成多面鏡與鏡面屋頂,尖頂上設計一個磁懸浮裝置即「時間膠囊」,有節奏地上下移動;塔尖內部利用玻璃反射,形成萬花筒般的視覺效果,詮釋巴黎聖母院玫瑰窗的美麗。  根據GoArchitect的專訪,兩位設計師表示參加設計大賽的起心動念:「我們還記得巴黎聖母院著火的那天。看著尖頂倒塌的視頻,我們無法相信。我們的感覺非常複雜:震驚,悲傷和遺憾。」  蔡澤宇說自己去過巴黎聖母院兩次,一次是在兒時,另一次是在歐洲實習期間。李思蓓在歐洲志願工作期間也去過巴黎聖母院。兩人當時都深深感受到巴黎聖母院的力量,從專業角度欣賞其比例、材質、光線和空間。「巴黎聖母院宏偉、美麗和寧靜的氛圍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種力量讓人們心靈感到震撼。」  蔡澤宇說,巴黎聖母院這一建築遺產不僅屬於巴黎,更屬於全世界,它是800多年來人類歷史的見證人,燃燒過、倖存過,與不斷變化的世界共同呼吸;每當災難給巴黎聖母院留下印記,都成為其歷史不可磨滅的一部分。  盼想法能助修復與重建  兩人表示,目睹巴黎聖母院的重要時刻,希望自己的想法能幫助巴黎聖母院修復和重建。將建築語言用視覺呈現出來,「這是我們表達對聖母院過去的最大尊重和對未來的美好祝願的最佳方式。」  小靈通 巴黎聖母院  正式名稱為巴黎聖母主教座堂,是位於法國巴黎西堤島的天主教教堂,也是天主教巴黎總教區的主教座堂,約建造於1163年到1250年間,屬於哥德式建築。今年4月15日,聖母院發生重大火災,造成屋頂尖塔與主體木結構屋頂燒毀,鉛製瓦片融化,而正面雙塔、建築整體結構得以留存,包括耶穌荊棘冠在內的大部分文物被救出,聖母院寶物庫基本完好,文物暫時移往羅浮宮修復及保存。(林永富)

  • 巴黎聖母院重建設計賽  陸學霸情侶奪冠

    巴黎聖母院重建設計賽 陸學霸情侶奪冠

    今年4月,建成760年的巴黎聖母院慘遭祝融,標誌性的尖頂和中世紀木結構屋頂完全燒毀,法國總統馬克龍表示「打算5年內恢復巴黎聖母院」。日前獨立出版公司GoArchitect舉辦一場巴黎聖母院教堂設計競賽(The Peoples Notre-Dame Cathedral Design Competition),5日宣布冠軍作品「巴黎心跳(PARIS HEART BEAT)」,由來自中國的情侶檔蔡澤宇和李思蓓設計。不過,該設計賽只是一場獨立競賽,並非最終巴黎聖母院最終修復定稿。 該場設計賽有超過56個國家、200多名設計師投稿226件,並有3萬名網友參與投票。脫穎而出的蔡澤宇和李思蓓都不到30歲,兩人都是在大陸讀完大學,並前往美國康乃爾大學深造,目前都就職於芝加哥SOM建築事務所。 「巴黎心跳」把新塔尖設計成多面鏡與鏡面屋頂,尖頂上設計一個磁懸浮裝置即「時間膠囊」,有節奏地上下移動;塔尖內部利用玻璃反射,形成萬花筒般的視覺效果,詮釋巴黎聖母院玫瑰窗的美麗。 根據GoArchitect的專訪,兩位設計師表示參加設計大賽的起心動念:「我們還記得巴黎聖母院著火的那天。看著尖頂倒塌的視頻,我們無法相信。我們的感覺非常複雜:震驚,悲傷和遺憾。」 蔡澤宇說自己去過巴黎聖母院兩次,一次是在兒時,另一次是在歐洲實習期間。李思蓓在歐洲的志願工作期間也去過巴黎聖母院。兩人當時都深深感受到巴黎聖母院的力量,從專業角度欣賞其比例、材質、光線和空間。「巴黎聖母院宏偉、美麗和寧靜的氛圍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種力量讓人們心靈感到震撼。」 蔡澤宇說,巴黎聖母院這一建築遺產不僅屬於巴黎,更屬於全世界,它是800多年來人類歷史的見證人,燃燒過、倖存過,與不斷變化的世界共同呼吸;每當災難給巴黎聖母院留下印跡,都成為其歷史不可磨滅的一部分。 兩人表示,目睹巴黎聖母院的重要時刻,希望自己的想法能幫助巴黎聖母院修復和重建。將建築語言用視覺呈現出來,「這是我們表達對聖母院過去的最大尊重和對未來的美好祝願的最佳方式。」

  • 巴黎聖母院重建設計競賽 大陸建築師奪冠

    巴黎聖母院重建設計競賽 大陸建築師奪冠

    法國著名景點也是歷史建築的巴黎聖母院(Notre-Dame de Paris)今年4月發生大火,標誌性的頂部哥德式塔尖一夜燒毀。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宣布要在5年內完成巴黎聖母院屋頂重建工作,但新屋頂的設計卻讓全球建築師爭論不休,一家獨立的建築專業刊物出版商GoArchitect為此舉辦一場設計比賽,在2百多個來自全球的設計案中,由中國大陸建築師的「巴黎心跳」(PARIS HEART BEAT)設計案贏得冠軍。 綜合外媒報導,獨立出版公司GoArchitect舉辦的這場人民的巴黎聖母院設計比賽(The People's Notre-Dame Cathedral Design Competition),目的是為教堂的未來創造新的願景。公開徵求設計案以後,有超過56個國家200多名設計師投稿,投稿作品總數達226件,並有3萬名網友參與投票,最後由兩名中國大陸建築師蔡澤宇和李思蓓(音譯)的設計案獲得冠軍。 據兩位獲獎建築師對其設計方案的描述,作品「巴黎心跳」主要由三個部分構成:水晶般的屋頂,反射出巴黎歷史悠久的城市面貌;塔尖上的裝置,如時間膠囊般追溯城市的記憶;主體塔尖,以萬花筒的形式來讚美城市景觀。 「巴黎心跳」的重點,就是在萬花筒中心,有一個利用磁懸浮技術、於塔尖頂端浮動的時間膠囊,將每半個世紀打開一次。該裝置在塔尖有節奏地上下浮動,象徵巴黎起伏的心跳。 另據GoArchitect官網消息,除了中國建築師贏得冠軍外,其餘5個入圍總決賽的作品分別來自加拿大、英國(2位)、美國和日本。 據陸媒報導,蔡澤宇在杭州長大,就讀於北京的清華大學,獲建築設計學士和碩士文憑,隨後前往美國康奈爾大學攻讀建築學碩士,畢業後在一家義大利建築師事務所工作,目前在美國芝加哥SOM建築師事務所任職。蔡澤宇作品曾多次在國際上獲獎,其參與的作品PLAN O獲得ArcBazar奧巴馬總統圖書館設計國際競賽第一名。 另一位設計師李思蓓的相關資訊較少,只知她來自北京,原就讀於北京工業大學,曾於美國康奈爾大學攻讀碩士,目前同樣在芝加哥SOM建築師事務所工作。

  • 巴黎聖母院火災後鉛汙染隱憂 兒童檢測多數過關

    巴黎聖母院火災後正待重建,鄰近居民和媒體持續關注環境鉛汙染問題。鉛易對兒童造成損害,經檢測,多數住在聖母院附近的兒童血液含鉛量不到警戒範圍。 費加洛報(Le Figaro)報導,區域衛生局(ARS)昨天公布針對175名兒童執行的血液含鉛檢查結果,其中16人的數值處於須警戒範圍內,也就是每公升血液含鉛25到50微克。 此外,有一人的數值超過警戒線,也就是每公升血液含鉛達50微克,但無法確定與聖母院火災有關,相關單位調查這名兒童的住家環境,發現陽台覆蓋有鉛。 今年4月15日晚間,超過850年歷史的巴黎聖母院失火,13世紀建造的木製屋架燒燬,19世紀豎立的尖塔倒下,建材中含鉛,含鉛灰塵在火災中四散,形成附近居民及施工工人的健康隱憂。 聖母院周邊居民及媒體持續討論環境鉛汙染問題,巴黎市政府為弭平憂慮,於8月5日公布一系列清洗聖母院前廣場及附近道路的措施,承諾於8月底前完成,並將仔細檢查聖母院周圍800公尺範圍內的幼兒園和小學,在秋季開學前加強清洗。 法蘭西島(Île-de-France)行政首長卡杜(Michel Cadot)於7月25日宣布工地暫停施工,以確保工人安全。有團體提議把整個工地罩起來,但巴黎市府並未同意,理由是鉛不同於石棉,石棉纖維會飄散在空氣中,而鉛是落在地面。 巴黎中毒防治中心(Centre antipoison de Paris)參與檢測部分兒童的血液,中心主任藍葛宏(Jérôme Langrand)表示,中心幾乎每天都會發現大巴黎地區不同地點的兒童血液含鉛個案,含量都比住在聖母院周邊的兒童數值高。 他說,居住環境中也可能含鉛,例如已禁用的老舊油漆、水道系統、老舊建築陽台等,血中含鉛量再低,對人體也有毒性,不具風險的門檻並不存在。 他表示,風險主要與暴露在含鉛環境的時間長短相關,若長達數年、數月,就可能觀察到症狀;若只是暫時,雖不能說沒有風險,但不會太重大,急性中毒則很罕見。

  • 巴黎聖母院大火後重建 環境鉛汙染問題浮現

    巴黎聖母院4月慘遭祝融之禍,3個多月以來重建工作持續進行,但聖母院屋頂及尖塔建材含鉛,失火時煙塵中有350到400公噸的鉛,這些被毀建材含鉛,因此重建過程中,環境鉛污染問題浮上檯面。 鉛是重金屬,人體長期或慢性攝入,可能導致腦、肝、腎功能、神經與消化系統、生育及骨骼損害,對兒童危害尤其嚴重。 大巴黎區行政首長卡杜,近期決定暫停聖母院重建工程,以檢視工人暴露在含鉛環境中的健康預防性措施。 「20分鐘報」(20 Minutes)報導,旨在保護環境與人的「森林羅賓漢」組織(Robin des Bois)控訴當局「過失性不負責任」,未採取必要措施保護工作人員及民眾健康,陷他人生命於危險中。該組織認為,為防止人群接觸鉛,當局應限制聖母院周邊居民活動範圍、禁止群眾聚集聖母院周圍,並提早關閉學校。 不過目前尚未發現與火災有關的鉛中毒案例,居住在聖母院周邊的82名兒童接受檢測後,有一人有血含鉛的現象,可能與他的居住環境有關,與火災無關;不過,有10人的檢測數據達到應特別注意程度之上。 聖母院周圍10多所學校採樣後,未在校內發現超過每平方公尺70微克含鉛量,當局評估不須為了避免接觸毒性而關閉學校。但獨立網媒Mediapart調查發現,當局宣布的數據是平均值,有些地點的污染數值偏高,只是與其他地點的數據平均後被拉低,部分區域的高峰數值達到每平方公尺698微克,尤其是在遊樂場。 巴黎市府7月25日宣布深度清理聖母院周邊學校,並預防性關閉兩所原本要於暑期開放活動的小學。

  • 不甩火災!聖母院守護神竟怕「熱到垮」

    不甩火災!聖母院守護神竟怕「熱到垮」

    今夏第二波熱浪襲來,西歐熱烘烘,包括荷、比、德等多個城市已在昨(24)日再創歷史高溫,巴黎氣溫預計今(25)日也會創下史上新高,建築師擔心著名的聖母院拱頂恐會被「熱」垮。 原本預計於今日達到高峰的歐洲今夏第2波熱浪,已提前在昨日發威,包括荷蘭、比利時、德國等多個城市高溫已經創下歷史紀錄,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比利時的克林恩布洛蓋爾(Kleine-Brogel)測到攝氏39.9度,是1833年以來的高溫;荷蘭南部城市愛因霍芬(Eindhoven)高溫達39.3度,創75年來紀錄;與荷、比臨界的德國西部城市蓋倫基爾興(Geilenkirchen)測到攝氏40.5度;德國各地至少有10個氣象站觀測到高溫超過39度,其中還包括科隆、波昂等西部大城。 法國氣象局(Meteo-France)預測,花都巴黎今天也可能出現史上最高溫。 今年4月才遇火劫重創的巴黎著名地標聖母院,修復完工遙遙無期,如今這波熱浪又讓它面臨生存危機,在大火中保護聖母院內部不受祝融侵蝕的石柱拱頂,可能因為高溫而坍塌。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儘管火災過後,安裝在聖母院內部的感應器並未偵測到建築物有崩塌風險,不過聖母院重建首席建築師維爾納夫(Philippe Villeneuve)仍擔心,守護聖母院內部安全的石柱拱頂可能逃不過這次熱浪威脅,他說整座教堂經歷了火災、強光照射,同時也被消防隊員灌救的強大水柱「驚嚇」到,現在石材都浸滿了水,他擔心高溫照射下,石柱拱頂會乾得太快,「我擔心的是接合處或石材,當水分蒸發後,石材的附著力、凝聚力以及結構密度也會跟著下降。拱頂因而崩塌。」 他說儘管目前這些石材仍算穩定,但是結構可能已經很脆弱。 聖母院石柱拱頂在建築學中具有高度成就,德國建築學教授David Wendland表示,聖母院拱頂除了是美麗的建築成就,它最主要的角色是抵擋火舌入侵,讓聖母院內部倖免於難。

  • 富豪都在打嘴砲?承諾協助修復巴黎聖母院 實際捐款不到1成

    法國巴黎聖母院4月中旬發生大火,國內外富豪和企業集團表示願意捐出巨款協助修復。不過巴黎大主教奧佩蒂特(Michel Aupetit)8日表示,至今實際上只收到3800萬歐元(約台幣13億元)善款。 法國文化部長里斯特(Franck Riester)5月中旬估計,承諾修復捐獻數額高達約8.5億歐元,但至今收到的款項不到承諾的一成。部分企業財團表示,實際捐款前有待檢討細節和對未來的看法。聖母院高級新聞官員費諾則表示:「他們想先知道捐款會花在什麼地方,而不只是支付員工薪酬。」 擁有多個知名奢侈品品牌的路易威登集團、創立開雲集團的皮諾家族都承諾捐出巨款,另外還包括法國能源大集團道達爾及歐萊雅集團比當古基金會。至於已捐款的善心人士多為升斗市民,共有35萬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