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市立的搜尋結果,共324

  • 加上「第一」 三重高中雙胞和解有望

    國立、縣立三重高中校名之爭日趨白熱化,雙方都希望北縣升格後能成為「新北市立三重高中」,三重市長李乾龍為化解兩校爭執,昨天提出一校維持三重高中名稱,另一校可稱「三重第一」高中的方案,兩校八日將開會協議。 \n由於台北縣升格前,縣立三重高中屬台北縣教育局,國立三重高中則直屬教育部,但台北縣升格後,兩校都將歸「新北市教育局」管轄,因此,兩校都在積極運作,希望自己能成為唯一的「市立三重高中」。 \n為爭奪這塊招牌,兩校都提出研究報告,強調自己才是唯一的正統,以歷史來說,由民國五十一年成立的三重國中為前身,八十七年改制成完全中學的縣立三重高中,顯然整體歷史較悠久。 \n但站在國立三重高中的角度來說,單以「高中部」的歷史,八十六年成立的國立三重高中則比改制後的縣立三重高中要早一年。 \n兩校為了爭奪三重高中的招牌,不斷爭取地方人士的支持,三重市長李乾龍更是爭取的重點人物,他昨天拋出一個方案,即一校維持市立三重高中名稱,另一校可稱「三重第一」高中,兩校都可使用三重之名。 \n李乾龍說,地方鄉親都認為一定要保留一所學校稱為三重高中,所以除了「重高」之外,他想出「三重第一」這個校名,該校可簡稱「三重市一中」,名中既有三重,稱為第一高中也不難聽。

  • 縣市合併 學校撞名傷腦筋

    台中縣市明年合併升格,教育問題一籮筐,最棘手的是同名學校如何更改校名,有國立學校不願意更名為市立,有人建議用地理位置區分「東大里高中」及「西大里高中」,但擔心恐怕會被戲稱「都不是東西」。 \n台中市教育會、台中縣教育會與中台科技大學因應台中縣市合併後的教育發展與問題,昨天舉行「公共論壇-台中縣市合併後教育發展座談會」。 \n對學校同名問題,豐原高中校長曾英三指出,新北市有國立三重高中及縣立三重高中難題,台中市也有國立大里高中及縣立大里高中無解的習題,即使區分大里第一高中及大里第二高中或第一、第二校區也都擺不平。 \n國小同名問題更嚴重,台中縣有一六五所國小、台中市六十三所國小,同名的就有中正、和平、太平、成功、中華、泰安、永安、光正、新興、文昌、東興、光復等十二校。 \n台中縣潭子頭家國小校長錢得龍提出改名參考標準,以校齡為準,校史悠久者優先;以學生人數為準,學生數多者優先;以抽籤為準,僵持不下時則以抽籤決定。 \n暨南大學公共行政與政策系教授江大樹指出,解決校名問題,不能完全以台中市為基準,讓台中縣學校有被迫改名感覺,形同併吞,縣市應尋求共識,需要耐心。 \n台北市立教育大學教育行政與評鑑所教授吳清山認為,未來學校由國立改市立,處理同校名宜以創校歷史為基準,由歷史悠久者校名保存下來較為合理。 \n升格直轄市,國立學校將改名市立,更出現不少異聲,台中啟明學校教師黃順金認為該校應維持國立,學生來自全國各地,應由國家負擔經費,否則市民難免會質疑,為什麼要由台中市編列預算來照顧全國各地的視障生。

  • 尋母多年找到骨灰罈 女子了心願

    自幼父母離異,已廿六年不曾見過媽媽的江姓女子,求助警方尋母,發現媽媽已往生且不知埋骨何處,警員見江女失望不忍,主動循線追查,最後在市立殯儀館找到江母骨灰罈,讓江女祭拜亡母,了卻多年心願。 \n江女七歲時父母離異,父親再娶另組家庭,她也只能將思母之情暗藏心中。 \n隨著年歲增長,經濟基礎穩固,決定尋母,憑著模糊的兒時記憶回到楠梓區想尋找舊居,但景物人事早已全非。 \n江女到楠梓警分局加昌派出所求助,警員洪文夫以警用電腦找出十五名同名同姓女子,逐一比對年紀及住處後,確定其中一人是江母。江女欣喜若狂,但心情隨即從雲端跌至谷底,因為電腦資料註記江母早已於三年前病逝。 \n洪員的責任至此已了,但看到江女失望神情感到不忍,主動到江母生前住處查訪,但江母家屬已遷居;洪員不放棄,向周遭鄰居查訪,得知江母晚景淒涼,是市府登記有案的低收入戶,也無錢辦生後事。 \n洪員再向社會局及市立殯儀館追查,在殯儀館內的「安樂堂」找到江母骨灰罈。雖然未能見到媽媽最後一面,但能在媽媽靈前上香祭拜,總算也了卻多年心願。

  • 普拉松揮棒 中國國交吹洋風

    尋找音樂總監(首席指揮)已經成為兩岸樂團共同頭痛的事務!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台灣交響樂團尋找音樂總監持續開天窗,對岸的中國國家交響樂團,在首席指揮懸缺兩年後,日前重金聘請法國知名指揮普拉松出任。在民族主義抬頭的中國,普拉松以洋人姿態帶領國家級樂團,格外受到注目。 \n普拉松(Michel Plasson)十二月十三日將與中國國交舉行上任後首場音樂會,而身為首位入主中國樂團的世界級指揮,他的發展如何,全世界樂壇都在看。諸如香港管絃樂團音樂總監迪華特(Edo de Waart)、倫敦皇家愛樂管絃樂團首席指揮杜特華(Charles Dutoit)等「洋」指揮過去對於中國市場一直躍躍欲試,普拉松對他們來說,是扮演「試金石」的角色。 \n中國市場試金石 洋人都在看 \n普拉松高齡七十六歲,帶領法國土魯斯市立管絃樂團長達三十五年造就了一則傳奇,在他任內,樂團在EMI留下眾多錄音,包括《卡門》、《浮士德》等歌劇名盤。普拉松與中國特別有緣,二○○一年他帶領土魯斯管絃樂團訪華,去年北京國家大劇院推出中法歌劇製作拉羅《國王》也由他指揮,同年他客席指揮中國國交,演出獲得當地樂界好評。 \n相較於歐美成熟的交響樂團制度,中國樂團仍停留在人治。華盛頓郵報的樂評人敏格特(Anne Midgette)點出普拉斯的困境,「一位連中文都不會說的外國人如何對抗中國的官僚。」大陸樂評人唐若甫指出,選擇普拉松可提升樂團的水準與世界接軌,而另一方面,與中國指揮相較起來,外國指揮涉及團務的機會較少。 \n能否為樂團鍍金 台前例不佳 \n中國國家交響樂團的前兩任中國首席指揮湯沐海和邵恩,任期都不超過一年。已有不少樂界人認為,普拉松在這個樂季之後如果能夠順利邁入下一階段,在兩岸都能成「新聞」。 \n普拉松二○○三年離開土魯斯市立管絃樂團,他的「第二春」落居中國,優渥的報酬具有一定的吸引力。據了解,普拉松一年指揮十場,年薪至少有新台幣一二五○萬。 \n邀請外國指揮為樂團「鍍金」,進一步走上世界舞台,台灣不少樂團過去也存有同樣想法,不過失望者眾。像是北市交的前任匈牙利籍音樂總監李格悌,上任一年就對台灣的制度、環境水土不服。國台交之前曾選出匈牙利籍指揮蓋爾出任常任指揮,最終以薪資不足拒絕。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