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布克國際文學獎的搜尋結果,共13

  • 台灣第一 吳明益單車失竊記入圍國際布克獎 國籍標註台灣

    台灣第一 吳明益單車失竊記入圍國際布克獎 國籍標註台灣

    國際文學大獎「國際布克獎」(Man Booker International Prize)昨(12日)公布2018入圍初選的13本小說名單,台灣小說家吳明益由石岱崙 (Darryl Sterk)翻譯的「單車失竊記」名列其中,成為第一位入圍這個獎項的台灣作家。吳明益指出,能跟許多他創作上的教師、啟發者一同入圍,萬分榮幸,並且標示國籍是「台灣」。 \n \n「單車失竊記」2015年獲「台灣文學金典獎」圖書類長篇小說金典獎。書中以人們熟悉的腳踏車為主軸,藉由尋找失蹤父親及腳踏車,透過島嶼的地景,交錯拉出一個個現實與回憶的故事。故事人物涉及台灣不同族群的戰爭經驗和歷史傷痕。吳明益表示,他到國外演講,會搭配影像說明台灣的歷史、族群、語言,並且以說故事的方式帶動情緒,通常國外的文學讀者都會因此對台灣產生興趣。 \n \n單車失竊記外文版權目前已售出英文和日文、韓文。英文版譯者石岱崙(Darryl Sterk)同時也是吳明益「複眼人」的英文譯者。吳明益希望政府日後能投注更多心力支援譯介,翻譯不是廉價生產,文學譯者往往得花費等同於作者創作的時間,去揣摩意境及背後的隱喻、複雜的材料,付出巨大心力。 \n \n國際布克獎每年頒獎給在英國出版的翻譯小說作品,為強調翻譯的重要性,獎金5萬英鎊由作者和譯者均分。預計4月12日發布決選名單,5月22日公布今年得獎作品。今年13本入圍著作來自法國、匈牙利、西班牙、德國、阿根廷、伊拉克和波蘭等國。韓國作家韓江2016年以「素食者」奪下國際布克獎,成為史上第一位亞洲得獎人,今年以「少年來了」再度入圍,與吳明益成為本次唯二入選的亞洲作家。 \n

  • 台灣小說首度出線!吳明益小說《單車失竊記》入選曼布克國際獎

    台灣小說首度出線!吳明益小說《單車失竊記》入選曼布克國際獎

    台灣文學作品首度入選英國「曼布克國際獎」!曼布克國際獎在台灣時間12日晚間公布今年入選的長名單(long list),作家吳明益的小說《單車失竊記》英文版《The Stolen Bicycle》在108本小說中脫穎而出,成為長名單的13本小說之一。 \n \n 吳明益表示,感謝版權公司、譯者以及台灣、英國出版社對小說的用心,並表示感謝讀者,會繼續寫故事給讀者們閱讀,「寫書寫了20年,知道寫作不是為了什麼目標,每一本書也都有它的際遇。不過這次入選可能反而是證明,台灣文學長期以來被世界文學忽略。」 \n \n 2005年創立的曼布克國際獎,源自英語世界最重要長篇小說獎項「曼布克獎」。曼布克國際獎過去為兩年一度,僅頒給以英文創作的長篇小說,另外設立翻譯獎,頒給翻譯成英文的長篇小說作品。2016年起曼布克國際獎正式改制,每年頒給在英國出版的外語小說英文譯本,長短篇不拘,獎金為50000英鎊,由作者和譯者平分。 \n \n 曼布克獎項每年皆由不同評審評選,評審不只有作家、出版社,也有文化評論、翻譯等,今年更有人類學家和廣播人加入,以避免文學流派及固定品味。2013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艾麗絲·孟若也曾得過曼布克國際獎。2016年改制後兩屆,則由韓國作家韓江以《素食者》和以色列作家大衛·格羅斯曼以《一匹馬走進酒吧》獲獎。 \n \n 今年入選曼布克國際獎的長名單中,入選作品來自台灣、法國、西班牙、德國、韓國、匈牙利、阿根廷、奧地利、伊拉克以及波蘭。韓江再以新作《白色之書》(The White Book,中文名暫譯)入圍,2015年得主、匈牙利作家拉斯洛·卡撒茲納霍凱也以短篇小說集《世界照常運轉》(The World Goes On,中文名暫譯)再度入圍。 \n \n 2015年出版的《單車失竊記》,主角從一台失蹤多年的腳踏車尋找父親的身影,而在追尋回憶的過程中,從人物的生命故事交織出台灣的二戰史、單車發展史、動物園史、蝴蝶工藝史等多元樣貌,曾獲2016年開卷好書獎,已售出英、日、韓文版權。 \n \n 吳明益表示,翻譯作品能好看,是譯者的功勞,「我和翻譯石岱崙合作許久,他十分認真,向我詢問大量問題,也自己去腳踏車店確認技術細節。小說中有參雜日語、台語、鄒族語言,他也用特別的策略去呈現差異。」 \n \n 吳明益也在《單車失竊記》後記中表示,「寫這部小說不是出於懷舊的感傷,而是出於我未曾經歷時代的推崇,以及對人生不可回復經驗的致意。」 \n \n 曼布克國際獎將於4月12日選出短名單(short list)的6本入選作品,最終大獎得主將於5月22日英國時間晚間於倫敦揭曉。

  • 融合美麗與恐怖 2016國際布克獎 韓國女作家摘冠

    融合美麗與恐怖 2016國際布克獎 韓國女作家摘冠

    2016年度國際布克( Man Booker)得主揭曉。韓國女作家韓江以《素食者》(The Vegetarian) 摘冠,成為首位獲得殊榮的韓國作家。 \n布克獎評委會主席唐金(Boyd Tonkin) 形容,《素食者》「凝煉優美,富衝擊力和原創性」,「將美麗與恐怖微妙地融為一體,不安的令人難忘。」。 \n《素食者》發表於2004年,講述一名女性「要拒絕人類的殘暴」,決心戒掉肉類,最終逐漸走向死亡的故事。該書2015年1月在海外出版後受到國際媒體廣泛矚目,被譽為是「全新的韓國現代文學作品」。 \n韓江將與這本書的英文版譯者狄波拉•史密斯(Deborah Smith)平分5萬英鎊(約250萬台幣)的獎金。 \n國際布克獎是英國最負盛名的文學獎。入圍2016國際布克獎還包括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土耳其作家奧爾罕•帕慕克、意大利作家伊莉娜•弗倫特、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等人的6部作品。

  • 文學韓流發威 南韓女作家韓江奪布克獎

     全球重要文學獎項「國際布克獎」(Man Booker International Prize)16日於倫敦揭曉,45歲南韓女作家韓江以其小說《素食者》擊敗諾貝爾獎得主帕慕克等多名重量級對手,並與該書的英國譯者共享獲獎榮譽。 \n 韓江成為首位獲頒「國際布克獎」的韓國人。《素食者》(繁體中文版由漫遊者文化出版)是她首本譯為英語的小說。土耳其作家帕慕克、中國作家閻連科、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等世界知名作家,均名列該獎項的6人決選名單。 \n 這次韓江獲獎,堪稱南韓推動「文學韓流」的一大收穫。南韓政府於1996年成立「南韓文學翻譯院」(LTI),每年提撥千萬美元,專門培育新一代作家,也讓譯者可以選擇自己有興趣的作品來翻譯。南韓政府希望,除了風靡全球的電視節目、流行音樂、電影、戲劇、美食以外,也能帶動新一波的「文學韓流」。 \n 《素食者》為超現實的作品,描述一名女性想「離開所有人類、變成植物,逃離人性黑暗面」,而成為素食者,卻被家人懷疑精神失常,最終走向死亡的故事。 \n 今年也是「國際布克獎」首次同時頒獎給作者與譯者。《素食者》不僅是28歲英國女譯者史密斯(Deborah Smith)的第1本翻譯作品,也是她讀過的第1本韓文小說,她將與韓江共同分享5萬英鎊(約台幣236萬元)獎金。史密斯翻譯這本書以前,只有自學過3年韓文。

  • 閻連科不重獎 重作品好上加好

    閻連科不重獎 重作品好上加好

     大陸知名作家閻連科獲獎等身,曾入圍英國布克國際文學獎,今年並獲馬來西亞「花蹤世界華人文學大獎」的肯定,這位曾被視為最有機會獲得諾獎的華人作家,談到近來大陸媒體瘋諾獎的狀況,他強調對他來說得獎與否是其次,身為作家更應該關注於如何寫出「禁得起減法」的作品。 \n 「如同一幅畫的價值難以衡量,人們往往只能從拍賣價的高低來評量;文學不像經濟學、科學有實用、見效與否的標準,正因為標準很彈性,諾獎等國際大獎就成了判斷的參考。」閻連科認為中國作家的成就今日能被看見固然是好事,但卻也無奈於「媒體對獎的關注遠高於作家本身」。 \n 透過譯本與世界交流 \n 他指出華文作家的作品被翻譯、引薦,是國際級文學獎帶來的優點,就像捷克這樣的彈丸之地,因為有卡夫卡、米蘭.昆德拉而讓全世界知道,但是「華文難以翻譯,考驗作者必須要寫出好上加好的作品。」 \n 閻連科認為在此刻文學交流更趨密切的時代,翻譯是華文作品與國際交流的必然途徑,作者就必須更清楚讓作品「禁得起減法」。 \n 去掉語言獨特的魅力,他認為好的故事仍然具有打動人心的能力,而身為創作者,「必須讓作品飽滿得有12分,就算透過翻譯減個2分也還有10分,若一開始就只是8分的作品,翻譯後可就只剩6分。」 \n 作品已有10餘種語版 \n 在語言之外,他認為人類的情感、靈魂有其共通之處,如何抓到精神層次的瞬間永恆,是優秀作者不變的課題。 \n 作品已有十餘種語版,但閻連科對作品是否被翻譯,甚至容易被諾獎評委讀到不在意,他以自己《受活》的法語版為例,由於難以翻譯,曾2度有譯者譯到一半放棄,直到有位在北京的譯者因太喜歡這個作品,花了3年的時間譯成,讓這部作品的法語版成為最好的譯作,從銷售上來看也遠比更被看好的《丁莊夢》、《為人民服務》。閻連科強調,好的譯者或獲獎,都是華文作品與世界交流好的開端,但作者真正在乎的還是「能寫出多好的作品」。

  • 艾莉絲.孟若 獲諾貝爾文學獎

    艾莉絲.孟若 獲諾貝爾文學獎

     眾所矚目的2013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10日在斯德哥爾摩公布,由加拿大最知名的短篇小說作家艾莉絲.孟若(Alice Munro)獲獎,成為第一位獲此殊榮的加拿大作家,原本最被看好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則再度「陪榜」。 \n 對於「村下、孟上」,兩岸文學界和民眾反應大為不同。大陸微博及網易等新聞平台上,立刻出現上千條跟帖,不乏對村上春樹的惋惜聲,發出「最悲壯」的聲援。 \n 曾多次獲國際文學獎 \n 有人認為「村上春樹根本就不在乎這個獎」,也有網友認為就算村上未得此獎,但「去看看有多少日本人得了諾獎!事實是日本人在世界範圍普受尊敬!」對諾獎似乎「歐洲人占了7成」也引發討論。相較之下,台灣臉書和新聞網站則顯得冷清,幾乎看不到任何討論。 \n 瑞典學院以「當代短篇故事大師」讚譽孟若。在此之前82歲的孟若已多次獲國際文學獎肯定,包括加拿大總督文學獎、英國布克國際文學獎,美國國家書評人獎等。台灣資深出版人及書評家傅月庵表示:「孟若作品相對於村上春樹,更為人間性更寫實。個人認為由她獲獎,相較於村上,爭議較小。」事實上,孟若在今年博彩公司賠率榜上僅次於村上,亦是年度被看好獲獎的作家。 \n 孟若曾入選《時代周刊》世界100名最有影響力人物。她長年居住荒僻寧靜之地,逐漸形成她以城郊小鎮平凡女子的平凡生活為主題的寫作風格,故事背景大多為鄉間小鎮及鄰里,故事人物和現實生活並無二致,但往往有著細膩優雅、寬廣厚重的情節,常常給人「於無聲處聽驚雷」的震撼。 \n 孟若作品 洞悉人心 \n 孟若雖被許多歐美媒體評為「當代最偉大小說家」,給予「當代的契訶夫」美名,但對兩岸讀者來說卻不那麼熟悉,在台灣僅有2003年及2007年出版的《感情遊戲》和《出走》,在大陸則至2009年才推出《逃離》(台譯《出走》)。孟若作品洞悉人心,具有豐富的社會觀察,尤其擅長以細膩的筆觸捕捉女性心理,因此作品在台灣仍有一定的讀者群,尤以女性讀者居多。木馬文化將於明年3月推出其2009年的作品《太快樂》,正因為編輯群熱愛其冷眼且刀刀見骨的文風,在描寫婚姻與愛情上有其生動寫實的魅力。

  • 入圍布克獎 閻連科笑稱陪榜

    入圍布克獎 閻連科笑稱陪榜

     兩年一屆的布克國際文學獎(Man Booker International Prize)日前公布決選名單,大陸作家閻連科躋身其間,將與其他9位作者角逐獎金6萬英鎊(約278萬台幣)的大獎。對於自己獲得提名,閻連科接受新華社訪問笑稱自己已習慣當各大文學獎「陪榜者」。 \n 目前全球打著曼集團(Man Group)贊助名號的文學獎,除只獎勵英國、愛爾蘭與其他大英國協作家的英國布克獎外,還有專為亞洲區設立的「英仕曼亞洲文學獎」(Man Asian Literary Prize)以及「布克國際文學獎」。 \n 布克國際文學獎2004年宣告成立,獎勵範圍包括以英文寫作或是作品被翻譯成英文版本的全球作家,2005年選出第1位獲獎者阿爾巴尼亞的卡達雷(ismail kadare),2007年起獲獎者依序為奈及利亞的阿契貝(Chinua Achebe)、加拿大的孟若(Alice Munro)、美國的羅斯(Philip Roth),都是全球高知名度作家。 \n 由於閻連科已成為國際文學獎提名常客,被加諸於身的榮銜搞得暈頭轉向,已搞不清楚不同獎項的來歷與差別。日前,他接受新華社專訪,把布克國際文學獎和母獎「布克文學獎」混成一體,提到至今僅有一位日裔英國小說作家石黑一雄拿過布克文學獎,也強調自己仍以「陪榜者」的姿態面對提名。他說:「我有點習以為常了,這就是一個陪榜的過程,之前也獲過很多獎項的提名,我要將陪榜進行到底。」 \n 曾入圍多個國際獎項 \n 閻連科近年被提名的國際獎項包括法國法國費米娜文學獎、英仕曼亞洲文學獎等。今年布克國際文學獎評審委員由3人增加到5人,並出現一位華人評審李翊雲。李翊雲出生於北京,留學美國時期愛上寫作,進而專注於英文文學創作,作品包括《千年修得共枕眠》、《金童玉女》等,陸續拿到美國筆會海明威獎等獎項,但閻連科並不認識李翊雲。 \n 兩書被大陸列為禁書 \n 布克國際文學獎官網介紹閻連科,提到他的小說《為人民服務》讓人聯想起D.H.勞倫斯代表作《查泰萊夫人的情人》,另一本小說《丁莊夢》揭露河南愛滋村的悲慘故事,兩書都被大陸官方列為禁書。本屆得獎名單將於5月22日揭曉。

  • 10大文化新聞-華人作家搶進國際文學獎

     今年,「布克國際文學獎」(The Man Booker International Prize)首見華人名列最後13位決選名單,大陸當代作家王安憶與蘇童榜上有名;第四屆的「曼氏亞洲文學獎」(Man Asian Literary Prize)由華人小說家畢飛宇獲得,成為第3位獲得該獎的大陸作家。 \n 華人作品近年大量出現不同語版譯本以及獲得國際間重要文學獎的肯定,其間存在著相輔相成的關連。 \n 華人作家國際文學獎肯定 \n 兩年一度的「布克國際文學獎」,乃是英國最具分量的文學獎項-布克獎(Man Booker Prize)同機構跨地域所舉辦的文學獎,自2005年開始設立頒發,至今四屆得主分別為:阿爾巴尼亞作家伊斯梅爾‧卡達萊、尼日利亞作家欽努阿‧阿契貝、加拿大女作家艾麗絲‧門羅及今年的新科得主美國作家菲立普‧羅斯。與傳統布克獎不同的是,不限於獎勵以英語創作的作家,因此無論國別的所有作家,只要其作品以英文或有英譯本發表,均有資格獲獎,且此獎項獎勵作家的全部文學成就,不僅限於小說,因此王安憶與蘇童的入選,可說是對兩人在國際文壇地位的重要肯定。 \n 今年3月甫以英文版長篇小說《玉米》獲第四屆2010年曼氏亞洲文學獎的畢飛宇,是繼07年姜戎的《狼圖騰》、09年蘇童的《河岸》後第3位獲獎的華人作家。第二屆08年的曼氏亞洲文學獎,亦有大陸的余華、慕容雪村和韓東入圍,但最後由菲律賓作家米格爾‧西喬科以《幻覺》獲獎。曼氏亞洲文學獎成立之初主要是頒發給曾以英語出版過的亞洲小說,自2010年後,頒獎規則改為當年度首次以英文發表的亞洲小說,此舉引起一些將中國文學引入國外的翻譯人士的批評,也更見亞洲文學日益仰賴譯本才易被國際文壇重視的問題。 \n 從獵奇到欣賞文學性 \n 近年華人作家的作品持續受到歐美、日、韓書市青睞而有多國譯本紛陳,如盛可以的《北妹》今年由英國企鵝出版集團買下其版權,並被紐約時報亞洲版評為「冉冉升起的文學新星」,韓文版亦在年前可望上市。蘇童的《大紅燈籠高高掛》、《米》、《河岸》、《我的帝王生涯》、《碧奴》;海派女作家王安憶的《小鮑庄》、《69屆初中生》、《小城之戀》、《長恨歌》、《富萍》;戴厚英的《人啊,人!》、陳丹燕的《陳丹燕與她的上海》均有多國譯本。 \n 盛可以不諱言《北妹》是因為民工議題而引起歐美書市的興趣,但近年西方社會正逐漸從視中國小說為認識中國社會的工具,轉而欣賞作品的文學性。而文化觀察者南方朔則指出,另一個現象是華人以英語創作早已有之,且前後相望,從早期的林語堂、黎錦揚,到近代的洪婷婷、譚恩美、包柏漪、哈金等,始終未曾間斷,且由於華人移民增多且教育的完整及社會位階提高,這種趨勢更加明顯。 \n 史上曾有二位競逐布克獎(Man Booker Prize)的華裔作家,一是出生香港,父親是中國人、母親是英國人,十歲時便移居英國的毛翔青(Timothy Mo),中學畢業後入牛津大學念歷史,曾三度進入布克獎決選名單,可惜始終與獎擦身而過。 \n 另一位則是出生於台北,襁褓時即隨馬來西亞籍華人雙親回到吉隆坡,在馬來西亞念完中學後赴劍橋大學習法的歐大旭,其作品《和諧絲莊》亦有繁體中文版。 \n 翻譯優劣成推動關鍵 \n 這些例子仍突顯了華人作家或亞洲文學作品要讓國際讀者看見,或逐步在國際文壇、文學獎取得發言權,英文創作或譯作就成為關鍵。愈是已成名的作家,作品被翻譯成各國語版的可能性也愈高,然而也可能造成一些好作品未能被世界看見或看懂的問題。美國著名翻譯家葛浩文,從事華語文學翻譯30年,曾翻譯巴金、莫言、蘇童、白先勇等知名作家的作品約40多部,他認為現代西方的年輕人並非不愛看翻譯作品,而是翻譯的優劣影響了理解度。 \n 畢飛宇曾於香港書展與葛浩文對話時表示,由於語言和文化的差異,一些國外譯者和編輯將他的作品譯得面目全非。舉例小說《青衣》中,丈夫對筱燕秋說:「如果我沒有女兒,你就是我的女兒。」美國編輯卻要求刪除這句話,理由是有父女亂倫的嫌疑,讓畢飛宇啼笑皆非,在他的中文表達中,60年代的人往往不知如何表達自己的感情,這句看上去詞不達意的話,正是他要傳遞的動人之處。 \n 從事版權經紀的譚光磊,曾成功將張翎的《金山》、艾米的《山楂樹之戀》推向國際。他認為台灣與大陸作品推向國際各有各的挑戰,台灣的純文學作品不那麼容易懂,透過翻譯的傳遞更是不易,另外台灣的純文學作品市場小,質感好的作品往往在國內的銷量也只有數千本,沒有漂亮的數據,確實較難說服國外編輯和版權代理商;大陸作家則出現斷層,新生代較無國際知名度,而老一輩寫文革、寫偏鄉的題材,已難滿足國際書商和讀者想看大陸都會題材的渴望。

  • 愛丁堡讀書節 聚焦亞洲

     在今年以「聚焦亞洲」為主題的愛丁堡藝術中,不僅中國演奏家楊雪霏的古典吉他版《梁祝》、中國國家芭蕾舞團的《牡丹亭》等演出在舞台上嶄露頭角,歷史悠久的愛丁堡國際讀書節也發出中國的聲音,《埋骨:賽珍珠在中國》獲英國最古老的詹姆斯‧泰特‧布萊克紀念獎。 \n 英國最具歷史的文學獎─詹姆斯‧泰特‧布萊克紀念獎於愛丁堡國際讀書節上頒出,此獎項創辦於1919年,每年評獎一次,由布萊克夫人為紀念她最後一任丈夫而設立,評審由愛丁堡大學英語文學系的教授們從前1年英國出版的英語作品中選出,今年獲最佳傳記獎的《埋骨:賽珍珠在中國》為英國女作家布拉里斯波林所著;小說獎則由以越戰為背景的《吃荷花的人們》獲得。 \n 布拉里斯波林自稱為中國迷,十分嚮往能像賽珍珠那樣「像一個中國本地人一樣去感受、說話與寫作。」這也成為她選擇創作《埋骨:賽珍珠在中國》的原因。她表示:「賽珍珠的寫作幫助西方消除了一部份對中國的固有成見。」而評審團認為布拉里的傳記,通過寫一位美國女子與一家人在中國的生活,向西方社會展現了20世紀初中國農村的真實生活。而剛從中國返英的布拉里,於領獎時表示,她很驚訝所接觸到的中國大學生,對於20世紀初的中國歷史,了解得並不多。

  • 菲利普‧羅斯獲曼布克國際獎

     第四屆曼布克國際獎由美國作家菲利普‧羅斯奪冠,評審團讚譽他的作品「他的想像力不僅重鑄了世人對猶太身分的認識,也為全世界的小說寫作注入新的活力。」 \n 羅斯一九三三年生於美國紐澤西州猶太家庭,成名於五○年代,以九○年代推出的「美國三部曲」《美國牧歌》、《我嫁了一個共產黨員》和《人性汙點》為代表作,描述戰後美國從麥卡錫白色恐怖、歷經越戰到柯林頓性醜聞的歷程。他的風格多變,主題廣泛,帶有社會批判色彩。他曾橫掃福克納文學獎、國家書卷獎、普立茲文學獎等獎,也是每年諾貝爾文學獎呼聲最高的重量級小說家。 \n 曼布克獎是英語世界最重要的文學獎項,每年舉辦一次。同樣由曼氏集團主辦的曼布克國際獎創辦於二○○五年,給獎對象是全世界任何語言的寫作,但要憑英譯本評選,每兩年一次,過去得獎者包括加拿大作家孟若(Alice Munro)、被尊為「現代非洲文學之父」的奈及利亞作家阿契貝(Chinua Achebe)。

  • 布克獎 美國菲利普‧羅斯摘冠

     第4屆布克國際獎昨日於澳洲雪梨歌劇院公布得獎名單,猶太裔的美國文學名家菲利普.羅斯,從13位候選中人脫穎而出戴上桂冠,贏得6萬英鎊(約台幣280萬)的獎金。華人首度入圍決選的王安憶、蘇童雖未獲獎,但已寫下紀錄。 \n 英國布克獎最早於1968年設立,主旨在於鼓勵年度最佳小說,2004年起宣布跨越地域限制,每2年一次頒發布克國際獎給予英文原創或翻譯小說。前3屆分別於2005年頒給阿爾巴尼亞的伊斯梅爾.卡達列(Ismail Kadare)、2007年尼日利亞的奇努阿.阿切貝(Chinua Achebe)和2009年加拿大的艾莉絲.孟若(Alice Munro)。 \n 作品多產爭議也多 \n 1933年出生於新澤西州的菲利普.羅斯可謂當代文學巨人,是多產且多爭議的作家之一,1960年他26歲時即以小說《再見吧哥倫布》一舉成名並獲得美國國家書卷獎,而後最膾炙人口的代表作為「美國三部曲」:《美國牧歌》、《我嫁給了一個共產黨員》和《人性污點》,陸續獲得1995年美國國家書卷獎、1998年美國普立茲文學獎、2000年美國福克納獎、2002年法國梅第西外國文學獎等。 \n 近來羅斯在美國和世界文壇可謂獨領風騷,連續多年成為問鼎諾貝爾文學獎呼聲最高的作家,美國國家圖書館並於2005年正式將羅斯作品選編進「美國經典文庫」(The Library of America),是美國文學史上作家在世時最早被列為「正典」的當代作家。 \n 注重翻譯專人審查 \n 公布得獎名單時評委主席Rick Gekoski表示,羅斯50年來的寫作,持續啟發、刺激讀者的想像與閱讀樂趣,並始終維持著高水準,和他同期的一些小說家或許出現水準下降的情況,但羅斯的一系列小說始終維持著最高水準,他2010年最新作品《復仇女神》(Nemesis)就如此鮮活而令人難忘。菲利普.羅斯對於得獎則表示:「很感謝布克獎評審授予我這個備受崇敬的獎,身為一名作者我特別的樂趣之一是看到作品有各種不同翻譯版本,雖然有時候譯得很令人痛心!藉由這個獎希望能讓更多未曾注意過我的讀者看到我的作品,這是一項偉大的榮耀而我很榮幸獲得它。」羅斯的頒獎典禮將於6月28日在倫敦舉行。 \n 菲利普.羅斯作品的繁體中文版共有「美國三部曲」和《垂死的肉身》,均由木馬文化出版,其中《人性污點》曾改編為同名電影,由妮可基嫚與安東尼霍普金斯主演,也是系列作品中銷量最好的一本,在台銷售突破一萬本。菲利普.羅斯對於譯本要求嚴謹,中文版推出後,他還特別自掏腰包,在美國聘僱專業的中文翻譯者,仔細審查每本繁體中文版的譯文,寫成長達十餘頁的翻譯鑑定報告。

  • 蘇童、王安憶 獲英布克獎提名

     兩年一度的英國文壇著名獎項「布克獎」(The Man Booker International Prize)30日公布決選名單,大陸作家王安憶與蘇童榜上有名,這也是華人作家首次入圍決選,將與其他11位國際作家角逐此一英國最具分量的文學獎。 \n 5月雪梨作家節頒獎 \n 布克國際文學獎獎金為9.6萬美元,過去三屆的布克獎得主分別為:阿爾巴尼亞作家Ismail Kadar(2005年),奈及利亞作家Chinua Achebe(2007年),加拿大女作家Alice Munro(2009年)。今年得主將於5月18日在澳洲雪梨作家節上接受頒獎,並預定於6月28日在倫敦參與慶祝典禮。 \n 由於該獎評選時並不針對單一作品,而是將入選者全數著作納入考量,因此對於王安憶與蘇童這兩位當代中國作家的文學成就不啻是種肯定。 \n 為了避免爭議,入選與否完全由評選委員會決定,出版社不會向他們推選某位作家參選,故不存在推薦問題。依據規定,每位作家只能獲得一次布克國際文學獎。 \n 現任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上海市作家協會主席的王安憶,受作家母親茹志娟影響,20歲便投身文學界並發表小說。其著作曾多次獲獎,最負盛名的代表作為《長恨歌》,並被搬上舞台、電視劇與大銀幕。她被視為文化大革命結束後,自1980年代中期起盛行於中國文壇的「知青文學」、「尋根文學」等創作類型的代表作家;也同樣是海派文學傳人之一。 \n 蘇童就讀於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時就開始發表小說,其成名作當推1987年發表的《1934年的逃亡》,從那時起,蘇童被視為是中國當代先鋒派新寫實主義代表人物之一。1989年後蘇童的文風有所變化,回歸復古路線,《妻妾成群》則是典型代表作,該作即是後來被名導張藝謀改編成由鞏利主演的電影《大紅燈籠高高掛》,並獲奧斯卡金像獎提名。 \n 其他進入最後階段者,以英、美各強佔三名為大宗,其次為中國兩名,西、義、澳、印、黎巴嫩作家各一。 \n 兩人作品均有英譯 \n 布克獎針對全球以英文寫作或作品有英譯本的在世作家進行評選,如此一來翻譯問題再度被凸顯:贏得國際文學獎項,最重要的是和作家用來創作的語文有關;其次是作品受翻譯的機率及作者本身的曝光率息息相關,2000年高行健成為首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華人得主便是一例。 \n 儘管中文是全世界最多人使用的語文,但英語才是國際通行證,評審也是英文背景出身,能夠讓評審直接閱讀的作品自然占了便宜。以華文寫作者眾多,但作品能被翻譯成英文的卻是少數;加上翻譯過程可能導致原文韻味喪失,劣譯更是災難。 \n 老一輩的中國作家沒有引起西方重視的主因之一,便是其著作未譯成外文;他們等不到當今中國崛起的機遇,只能說是「時不我予」。

  • 翁達傑新作《分離》 刻畫愛與記憶

     《英倫情人》作者麥可‧翁達傑(Michael Ondaatje,見左圖,摘自網路)最新小說《分離》一月將在台出版,翁達傑與瑪格麗特‧愛特伍被視為加拿大文學的兩大國寶,但翁達傑在血緣上具備印度、荷蘭、英國三重血統,一九四三年生於斯里蘭卡,在英國完成中學學業,十九歲移居加拿大至今。 \n 他曾說:「我把自己看成一個斯里蘭卡裔加拿大作家,斯里蘭卡對我最大的影響就是口述的傳統,我童年在那裡時,故事都是從餐桌上聽來的,人們會在餐桌上編故事、談論趣聞。」 \n 翁達傑早年寫詩,並以超現實主義詩風聞名,一九九二年以長篇小說《英倫情人》奪得英語世界最重要文學獎布克獎,並被改編為同名電影,打開國際知名度。翁達傑身兼文學編輯、小說家與詩人,曾拍攝過紀錄片,並出版過一部關於電影剪輯藝術的書。不過他並非量產作家,除詩集與回憶錄外,至今僅出版過五部小說,台灣近日將重新出版他的《英倫情人》以及二○○七年的新作《分離》。 \n 《英倫情人》以義大利托斯卡尼的一座廢棄修道院為場景,讓四個不同國籍、文化背景,帶著戰爭創傷的人來到這裡。書中敘事深沉,藉由四人的身分追尋、療傷與救贖,隱含關於戰爭、民族主義侵略及心靈等深刻主題。 \n 他的新作《分離》同樣以跳接的時空、多層次的敘事,探尋愛與記憶作為主題,並維持他一貫詩意的風格。這本書揉合成長、愛情與懸疑的張力。小說主要場景為一九七○年代的美國加州北部,故事從一對喪母的少女姊妹,與父親、幫忙的年輕男人庫柏在農場工作開始,他們從不同的角度面對暴力,但故事後半則來到法國,並衍生出彷彿互不相關的故事。 \n 翁達傑表示,幾年前他住在一個朋友的農場時,聽聞了一則馬兒發狂的故事,觸動了寫作《分離》的靈感。 \n 除了翁達傑之外,近來還有幾位國際文學名家新作陸續引進台灣,像是《蘇菲的世界》作者喬斯坦.賈德(Jostein Gaarder)的二○○八年新書《庇里牛斯山的城堡》將要發表。《庇里牛斯山的城堡》延續賈德充滿哲思的筆調,以一對戀人的愛情故事為梗概,藉由一場神祕的車禍,帶出關於愛情、理性與信仰的思索,賈德稱這部作品為他近年來個人生活體驗的總結。 \n 另外,轟動全美的《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作者丹‧米爾曼,將於台北書展期間來台發表這本書的青少年圖文版。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