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布希曼人的搜尋結果,共07

  • 大衛‧曼布希變臉 1小時扮60人

    大衛‧曼布希變臉 1小時扮60人

     知名法國舞蹈家瑪姬‧瑪漢(Maguy Marin)和兒子大衛‧曼布希(David Mambouch)合作,推出結合舞蹈和戲劇的作品《臉》(Singspiele),由大衛‧曼布希在60分鐘內「一人分飾60角」。 \n 大衛‧曼布希平常的工作是演員、導演和編劇,從小跟在母親身旁,對現代舞也很有見解。在昨(16)日記者會現場,他身穿一件畫著美國知名脫口秀演員路易CK的綠色上衣,時不時露出大男孩般的笑容,對作品侃侃而談,他表示路易CK是他最喜歡的脫口秀演員,而《臉》則是他演員生涯第一齣獨角戲作品,穿著偶像上衣,有特別的趣味性。 \n 《臉》全劇始於大衛‧曼布希帶著他4年前的照片作為面具上場,預錄播放的哼唱旋律,是舒伯特的小夜曲,大衛‧曼布希表示,「那是瑪姬‧瑪漢最常在作品裡使用的古典音樂,是舒伯特用來描述愛的作品,非常有情感,和這部作品想傳達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有所連結。」 \n 《臉》於2014年在法國巴黎首演,大衛‧曼布希表示,劇中角色廣納20世紀西方人樣態,除了路人甲乙丙丁,還有知名人士像是英國首相邱吉爾、法國舞台劇演員莎拉‧伯恩哈特(Sarah Bernhardt)、喜劇演員勞萊(Stan Laurel)等人也在其中。 \n 大衛‧曼布希說,表演過程最難的是形體上的轉換,「高大的人、矮小的人,我都要想辦法改變自己的形體,轉換於無形之間。」此外,由於須戴著面具表演,他也得以嘴巴咬著面具,在視線被遮蔽的狀態下完成演出。 \n 「對我而言是很大的挑戰,所以我得熟記衣服放的位置,舞台上的機關位置,才能順利完成。」大衛‧曼布希表示,戴面具雖然是束縛,「但這種外在束縛,反而讓我解放內在,在表演上更放得開,像是變魔術一樣,處處有驚喜。」《臉》今起至19日於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演出。

  • 瑪姬.瑪漢母子攜手推出《臉》 60分鐘一人演60種角色

    瑪姬.瑪漢母子攜手推出《臉》 60分鐘一人演60種角色

    \n \n 知名法國舞蹈家瑪姬.瑪漢(Maguy Marin)和兒子大衛.曼布希(David Mambouch)攜手合作,推出結合舞蹈和戲劇的作品《臉》(Singspiele),由大衛.曼布希一人演出,挑戰在60分鐘內,透過變裝和肢體表現,扮演男女老幼婦孺等眾生相,共計60個角色,首次來台演出。 \n \n 大衛.曼布希平常的工作是演員、導演和編劇,從小跟在母親身旁,對現代舞也很有見解。在今(16)日記者會現場,他身穿一件畫著美國知名脫口秀演員路易CK的綠色上衣,時不時露出大男孩般的笑容,對作品侃侃而談,他表示路易CK是他最喜歡的脫口秀演員,而《臉》則是他演員生涯中第一齣獨角戲作品,穿著偶像上衣,有特別的趣味性。 \n \n 《臉》全劇始於大衛.曼布希帶著他四年前的照片作為面具上場,預錄播放的哼唱旋律,是舒伯特的小夜曲,大衛.曼布希表示,「那是瑪姬.瑪漢最常在作品裡使用的古典音樂,是舒伯特用來描述愛的作品,非常有情感,和這部作品想傳達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有所連結。」 \n \n 《臉》於2014年在法國巴黎首演,大衛.曼布希表示,劇中角色廣納20世紀西方人樣態,除了路人甲乙丙丁,還有知名人士像是英國首相邱吉爾、法國舞台劇演員莎拉.伯恩哈特(Sarah Bernhardt)、喜劇演員勞萊(Stan Laurel)等人也在其中。 \n \n 大衛.曼布希說,表演過程最難的是形體上的轉換,「高大的人、矮小的人,我都要想辦法改變自己的形體,轉換於無形之間。」此外,由於須戴著面具表演,他也得以嘴巴咬著面具,在視線被遮蔽的狀態下完成演出。 \n \n 「對我而言是很大的挑戰,所以我得熟記衣服放的位置,舞台上的機關位置,才能順利完成。」大衛.曼布希表示,戴著面具雖然是束縛,「但這種外在束縛,反而讓我解放內在,在表演上更放得開,像是變魔術一樣,處處有驚喜。」《臉》明(17)日起至19日於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演出。

  • 最耐旱沙漠民族 數十天不喝水…卻有傲人下半身

    最耐旱沙漠民族 數十天不喝水…卻有傲人下半身

    布希曼人(Bushmen)又稱桑人、薩恩人(San)或巴薩爾瓦人(Basarwa) ,是生活於南非、波札那、奈米比亞與安哥拉的一個以狩獵採集為生原住民族。,遺傳學上根據人類Y染色體DNA單倍型類群的研究顯示,此民族可能是世界上現存最古老的民族之一!除此之外,這個民族還有個特點,就是「身材」。 \n布希曼人身材都很矮小,有些成年人身高也不過120公分,女性多為130公分,男性最高不超過160公分,除此之外,他們還有另外一個特點就是:臀部異常肥大!尤其是這裡的女人,她們以臀部肥大為美,男人也會喜歡臀部很大的女人。布希曼男性在擇偶的時候,最重要的擇偶條件就是看女性臀部的大小,他們認為這樣很刺激,而女人也會認為自己有一個肥碩的臀部是一件非常驕傲的事情。 \n生活在沙漠地帶的布希曼人,對少年男女的成年儀式都很重視。少女的成年儀式,在初潮後舉行,大約需要一個多月左右的時間,同時要禁食一些食物;此間,由一個婦女專門負責她每天的生活。這一個月的時間,就是少女向成年過渡的橋樑,此間,她要學習有關成年婦女應懂的知識,特別是婦女生理方面的知識。當「禁閉」結束後,她就離開了少年時代開始了成年婦女的生活,可以考慮結婚問題了。 \n沙漠中的生活,使很多人難以想像,一年只有四、五十天的雨季,使人覺得那裡是生命禁區。然而,布須曼人卻世世代代在那裡生活了幾十個世紀。正因為如此,他們才像駱駝一樣,甚至比駱駝還耐乾旱,可以幾十天,甚至幾個月不喝水。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追思英雄 南非總統:勿忘其遺緒

     南非人民不分族裔與宗教信仰,8日紛紛在全國各地的體育場、公共廳域、天主教堂、寺廟、猶太教會堂祈禱與追思,緬懷已故前總統曼德拉一生對民主自由的貢獻。 \n 南非外交部也宣布,迄已有53位外國元首與行政首長,包括美國總統歐巴馬在內,將參加15日曼德拉的國葬。 \n 南非總統朱瑪與曼德拉前妻溫妮等家屬,上午參加在約翰尼斯堡「布萊恩史東衛理公會教堂」舉行的追思會,曼德拉幼年受教於衛理公會開辦的學校。 \n 朱瑪推崇曼德拉以德報怨,致力於南非的和平與和解,並敦促國人勿忘其遺緒。 \n 南非政府10日將在第一大城約翰尼斯堡市郊,可容納9萬5000人的「足球城體育場」(FNB體育場)舉行全國追悼大會。 \n 據了解,目前包括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與美國總統歐巴馬伉儷、前總統小布希與柯林頓夫婦、前總統卡特等國際要人,都將親自出席。 \n 11至13日,曼德拉將停靈首都普勒托利亞南非總統府所在的「聯合大樓」,供外國貴賓和少數南非公民瞻仰弔唁。期間,靈車每天上午繞行普勒托利亞若干街道,供民眾沿途夾道致敬,但嚴禁攝影。 \n 靈柩14日將由軍方以專機從普勒托利亞「華特克魯夫空軍基地」,護送至東南部東開普敦省烏姆塔塔市,再移運曼德拉老家庫努村。15日隆重國葬,曼德拉長眠祖居。 \n 曼德拉辭世,治喪作業繁瑣,南非國防軍已緊急召回離營休假官兵,全力支援負責維安的警方。國防軍將部署於聯合大樓、庫努村與相關機場。 \n 曼德拉親屬代表7日公開對各界深致謝忱,並形容曼德拉庇蔭全家,有如生命力頑強的猴麵包樹(baobab tree)。「我們失去了一位家庭支柱和偉大的人,但我們得到各地來的支持。曼德拉的家族最終將一切平安。」

  • 看錯跑馬燈 老布希發言人誤發曼德拉悼祭文

    美國前總統老布希的發言人看錯報紙網頁跑馬燈,誤以為南非前總統曼德拉過世了,趕緊在網頁上貼了早就擬好的悼祭文。引發一些小騷動。 \n星期天一早,老布希的發言人麥格拉在華盛頓郵報的網頁上看到了曼德拉出院的跑馬燈。他以為是曼德拉過世了。忙不迭的貼上老布希的悼念文。 \n老布希說,他跟太太對堅信自由的偉大鬥士的過世深感悲痛,也希望曼德拉的家人節哀。老布希還說,曼德拉能原諒害他坐黑牢的人,道德勇氣非凡。 \n沒多久,麥格拉發現是自己老眼昏花,看錯了,立刻撤下掉念文,並且道歉,說自己看錯了跑馬燈,請大家原諒。 \n麥格拉這起錯誤也有個好處。曼德拉可以在生前就知道,蓋棺以後,老布希對他的評價。

  • 旅遊的滋味-文明入侵意外的風景

     1980年代有一部搞笑卻又發人深思的電影《上帝也瘋狂》,講的是一位飛行員隨手把喝完的可口可樂空瓶往機外丟,被從沒看過可樂與玻璃瓶的非洲布希曼人撿到,引發部落大騷動。 \n 原本搞不清可樂瓶是什麼東西的布希曼人,很快發現它能當鐵槌、搗椰子、蛇皮,「從來不需要的東西突然變得人人有急用」,更讓原本沒有所有權概念的布希曼人變得充滿佔有心,破壞了部落和諧,男主角蘇歷也就此展開要把瓶子還給上帝的漫長旅程……。 \n ■破籃球 馬兒的飯碗 \n 隨著原始部落不停被發現、被開發,這種文明入侵原始部落所引發的矛盾、趣味與悲情,已經愈來愈難看得到,然而在某些國家旅行時,只要細心觀察,還是常常有些充滿趣味的「文明物質獨特使用法」。 \n 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籃球」。在文明國家裡,籃球是運動、是興趣、是偶像,籃球球體本身要充飽了氣才能用,一旦破損就只能當垃圾。 \n 怎麼也沒想到破籃球在中國四川山裡卻是妙用無窮。那一年,我跟著馬師傅騎馬到黃龍與九寨溝附近的原始森林裡露營,隨著營帳搭好,馬師傅說:「該餵馬吃蠶豆了。我們川馬啊,不吃蠶豆就沒力氣爬山。」 \n 馬師傅邊說,一邊取出一大把蠶豆塞進已經對切的破籃球裡,接著套住馬嘴並繫到頸圈上,「蠶豆又硬又小,放在地上馬沒法吃,這球是我用過最好用的東西,馬一次要吃1/3個籃球才會飽。」聽著馬卡滋卡滋咬著清脆蠶豆,看著馬嘴套上籃球,讓人心情都雀躍了起來。 \n ■牛仔褲 蒙古包補丁 \n 同樣妙用無窮的還有牛仔褲。在文明國家裡,已經不太有人在乎牛仔褲的布料是不是結實,反倒只重視它的品牌、款式與設計,就算沒破,只要退了流行就是垃圾。但在蒙古,布料結實的牛仔褲卻是補蒙古包的最佳工具。 \n 在一望無際的戈壁沙漠裡,這個蒙古包上有著大大的牛仔褲補丁,主人說:「皮是要賣的,用來補蒙古包太可惜,而且牛仔褲真的很結實,很好用。」 \n ■舊輪胎 變埃及拖鞋 \n 破舊的輪胎,在文明國家是個難以處理的垃圾問題,但在貧窮的柬埔寨,卻是超級堅固耐用的拖鞋原料。在吳哥窟附近的荔枝山一帶,小孩穿著像極了埃及法老王款式般的時髦拖鞋,讓人看了眼睛一亮。 \n 我問小朋友:「哪兒買的?」小朋友回答:「我爸用輪胎做的!」我問:「10美元跟你買行不行?」小朋友說:「不行,我爸會罵。」雖然交易失敗,我還是低頭仔細研究了一番,手工真好啊! \n ■塑膠桶 藝術跑馬燈 \n 又如廢棄的塑膠桶也是許多國家的垃圾問題,但到了埃及撒哈拉沙漠,貝都因人找到水時就用它儲水,沒水時就把它掛在木條上,看起來像個五顏六色的跑馬燈藝術品,跟台灣原住民的漂流木一樣化腐朽為神奇。 \n 文明的入侵,或許把文明垃圾變成創意生活用品,或許出現少數民族穿著傳統服裝撐著現代陽傘、把娃娃打扮成西方蕾絲公主的怪異畫面。既然文明入侵傳統社會已勢不可擋,不如細細觀賞,有時還挺有趣的。

  • 短 評-不要挑撥族群

    族群議題果然是最廉價的選舉操作手法,在野的八年期間,國民黨常批評民進黨操弄族群,但是,一等到國民黨選情告急,國民黨候選人也不遑多讓,新竹縣長候選人邱鏡淳竟然在選舉造勢場合說出,「不能讓給其他族群,我們自己人要管自己人」。 \n族群操弄的手法有很多種,就如克魯曼以前批評布希等共和黨領導人,會說出一種有如「哨音」的族群性語言,只有他要訴求的人聽得懂,台灣過去的選舉,也不乏這樣的選舉語言,雖然不直接指涉對手,但是,卻能挑動族群的矛盾。 \n這次的選舉中,如此現象比較少見,但是,國民黨主席馬英九選在新竹義民廟舉行第二場行動中常會,並強調國民黨要效法義民爺精神,就不無可議之處。並不是宣揚義民廟精神有何不對,但是一旦將這樣的歷史、文化拿來與選舉連結,就會有族群操作的陰影,就如同過去民進黨每到選舉就談二二八,讓人有消費二二八的感受。 \n如果說操弄義民廟微妙的象徵意義,都有不妥之處,那就更別說候選人堂而皇之的說出「不能讓給其他族群」這樣的話。 \n由於過去的歷史淵源,國民黨是個可以涵蓋各種族群的政黨,這是國民黨的優勢,也符合民主、現代化政黨的趨勢,不要因為小小的選舉輸贏而破壞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