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布瑞維克廿的搜尋結果,共13

  • 挪威殺人魔神智正常 判21年

     去年七月犯下挪威爆炸和槍擊慘案的殺人魔布瑞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廿四日被奧斯陸地區法院認定神智正常,並判處最高廿一年有期徒刑,必要時可延長刑期,也就是可能關一輩子。布瑞維克犯下挪威自二次大戰以來最恐怖的屠殺案,為這個寧靜的國度投下一記永難忘懷的震撼彈。  奧斯陸地區法院五名法官無異議裁定,布瑞維克犯下「恐怖主義行徑」及「預謀殺人」有罪,並判處他至少十年、最高廿一年有期徒刑(挪威最高刑期)的「預防性拘留」,亦即未來只要認定他對社會仍具威脅,將可無限期延長刑期。  卅三歲的布瑞維克著黑西裝繫灰領帶出庭,在法官宣讀判決書時,他竟還露出自鳴得意的一笑。判決一出,去年於特島槍擊案的倖存者紛推文表達感受,當時頭部中彈的生還者漢斯說:「噩夢終於過去了。」民眾也對判決感到欣慰。  由於布瑞維克早已承認犯行,其心神狀態是這次判決的焦點,結果法官認定他犯案時神智清醒,整個屠殺是經過多年的細密計畫後才執行。這種裁決其實也正合布瑞維克之意。他已表示不會上訴,因為他先前聲稱,如此的判決才能證明他的極右派意識形態絕非瘋言瘋語。  布瑞維克為右翼基督教基本教義派分子,反對歐洲的多元文化主義,指責外來移民會讓歐洲遭伊斯蘭文化入侵。去年七月廿二日,他先炸毀首都奧斯陸政府大樓,奪走八條人命,接著到於特島的青少年夏令營屠殺六十九人,而後遭逮捕。他在審判中宣稱所作所為都是為了國家,毫無悔意。  判決後,布瑞維克將被送回奧斯陸的伊拉監獄(Ila Prison)。布瑞維克因是隔離監禁,獄方將提供他三間牢房,每間占地約八平方公尺,各設有健身設施、床舖以及書桌和筆電。他每天至少有一個小時能到小庭院散步。

  • 挪威屠殺周年 數千人出席追思會

    挪威屠殺周年 數千人出席追思會

     挪威極右派分子布瑞維克屠殺七十七人、造成兩百四十二人受傷的慘案廿二日屆滿一周年,數千挪威民眾當天接連出席在兩個案發現場的追思儀式悼念遇害同胞。  遭布瑞維克以汽車炸彈攻擊的首都奧斯陸政府建築群尚未完全修復,挪威總理史托騰柏格在此地的追悼儀式表示,布瑞維克的攻擊行動「意圖改變挪威,而人民以堅持價值觀來回應他。凶手沒能得逞,人民贏了。」  民眾接著在中午時分現身四十公里外於特島上的追思儀式。赫姆斯先在奧斯陸炸死八人,接著又以警察裝扮登上於特島,開槍濫殺島上參加執政黨「勞工黨」青少年夏令營的青少年與工作人員六十九人。  約一千名於特島事件倖存者回到島上追悼遇害者,活動包括釋放巨大的心形氦氣球,上頭貼滿生還者要傳遞給罹難者的信息。死裡逃生的普拉肯發表推文表示:「在我們的世代所經歷最艱難的時刻,我們唇齒相依,如今我們依然相互扶持。」  布瑞維克宣稱以屠殺抗議勞工黨包容穆斯林等移民的政策,及勞工黨支持的多元文化社會。他的庭審歷時十周,已於上月結束,預料法庭將於八月廿四日宣判。  五名法官如判定布瑞維克犯案時心智清楚,現年卅三歲的他最高可被判處廿一年有期徒刑。但若法官判定他犯案時處於心神喪失狀態,則會送精神病院接受無限期療護。

  • 屠殺77人 挪威殺人魔受審

    屠殺77人 挪威殺人魔受審

     審判挪威殺人魔布瑞維克(Anders Behring Brevik)的司法大審十六日在奧斯陸首度開庭,在檢方唸出起訴他的罪名和被害者名單時,布瑞維克面無表情,一度還露出微笑,但當法庭播出他在去年七月殺人當天貼上網路的宣傳影片時,他才眼淚奪眶而出,用手拭淚時雙唇顫抖。  現年卅三歲的布瑞維克穿著黑西裝,下巴留了一層薄鬚,進法庭後他先來一記代表「白人權力」的敬禮,右手握拳頂住左胸,然後用力向前伸出。接著他說,「我不承認挪威法庭,因為付託於你們的權力來自支持多元文化的挪威政黨」。  被問到職業時,布瑞維克自稱是作家。聽完檢方唸出他的罪名後,布瑞維克說,「我承認做出這些舉動,但不承認刑事罪」,他強調他攻擊政府大樓和青少年夏令營,是為了保護挪威不被伊斯蘭移民占領。  檢方提出多項證據,其中之一是報案錄音帶,報案人是當時在於特島屠殺現場的少女蕊內特,只聽她在電話中以迫切的語氣低聲說,「趕快來…這裡一直有人開槍」。  蕊內特告訴警方,開槍的人正朝她的方向過來。她說話時呼吸急促,顯然緊張至極,聲音幾度低到聽不清楚,同時背景不斷傳來槍聲。目前不確定蕊內特是否逃過這場劫難。  法庭播放錄音帶前,先徵詢旁聽人士的意願,有些被害人家屬選擇離場。轉播審判的電視台則以靜音方式播出上述場景。被告布瑞維克始終神色不動。  去年七月廿二日,布瑞維克先炸毀奧斯陸政府大樓,奪走八條人命,接著到於特島的青少年夏令營屠殺六十九人,而後遭特警隊逮捕。這段期間他接受兩次精神評估,第一次判斷他犯案時處於心神喪失狀態,應送精神病院。第二次判斷他的心神狀態可以服刑坐牢。  在布瑞維克已經承認犯行的前提下,這場預定十周的審判旨在判定他的心神狀態;如果五位法官判定他心智清楚,那他將面臨廿一年的有期徒刑(挪威最高刑期),或將他監禁在一個特殊安排的場所,等醫師認定他不再對社會構成危險後才准釋放。

  • 判定心神喪失 挪威殺人魔免坐牢

     今年七月屠殺七十七人的挪威殺人魔布瑞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見圖,路透)居然可望逃過牢獄之災。挪威報紙《VG》廿九日報導,兩位心理專家已完成對布瑞維克的心神狀態鑑定報告,結論是他犯案時處於「心神喪失」狀態,如果法院接受,布瑞維克將不會被判刑,但必須住進精神病院接受治療。  挪威法院原訂明年四月十六日開始審判布瑞維克。依照挪威的法律,布瑞維克最多也只可能被判處廿一年的有期徒刑,換算一下,他每殺一人只需服刑一百天。  兩位專家沙連與哈斯比接下這樁法院委託的任務之後,與關在監獄中的布瑞維克進行十三次訪談,並完成了二百四十頁的報告,斷定布瑞維克罹患了嚴重的精神分裂症,導致他無法進行正常判斷,從而犯下滔天罪行。  這份報告已於廿八日上午送到法院,接下來將交由法醫專家小組審核,以確定報告符合專業。法院擁有最後裁量權,但通常會聽從專家建議。布瑞維克住院之後將定期接受評估,一旦專家認定他不再對社會構成威脅,就可以大大方方出院。  現年卅二歲的布瑞維克今年七月廿二日在奧斯陸市中心引爆一輛滿載炸藥的汽車,炸死八人,炸傷數十人,隨後他趕往奧斯陸西北方三十公里的於特島,以自動步槍血洗執政的勞工黨在當地舉行的青少年夏令營,再殺害六十九人。

  • 挪威殺人魔 原擬殺害3黨政要員

     挪威小報VG十八日引據所取得的偵查筆錄指出,坦承在七月間屠殺七十七人的殺人魔布瑞維克透露,他原本計畫要殺害挪威前總理布倫特蘭女士、現任外交部長史托雷以及執政的「勞工黨」青年黨部主委派德森。布瑞維克在於特島持槍濫射時,布倫特蘭與史托雷已經離開島上,派德森仍在,但毫髮無傷。  VG披露,布瑞維克向警方指稱,他原計畫挾持三名勞工黨領袖,然後以刺刀或其他刀械將他們「處決」,並將過程拍成影片再透過網際網路傳送給媒體。而在執行殺人計畫之前,他還背誦下一篇準備發表的演說稿並錄了音。  VG報導保密的偵查內容後,已遭挪威警方調查。該報主管並未透露如何取得偵查筆錄。  布瑞維克於今年七月廿二日下午在奧斯陸市中心引爆一輛滿載炸藥的汽車,炸死八人,炸傷數十人。隨後,他前往奧斯陸西北方卅公里的於特島,以自動步槍血洗執政的勞工黨在該島舉行的青少年夏令營,造成六十九人喪命、百餘人受傷。

  • 挪威殺人魔出庭 自稱聖殿騎士指揮官

    挪威殺人魔出庭 自稱聖殿騎士指揮官

     今年七月犯下挪威爆炸和槍擊慘案的殺人魔布瑞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十四日首次在法院的公開庭審現身。他坦承殺害七十七人,但拒不認罪,還表示法院無權審理他的案子。  卅二歲的布瑞維克(見左圖,美聯社檔案照)身穿一襲深色西裝、戴著手鐐腳銬,被送到奧斯陸地方法院接受公開庭審,那裡距離近四個月前他引爆炸彈的地點只有兩個街區。他自七月廿二日案發當天遭到逮捕後,便一直被收押,在此之前舉行的幾次庭審都未公開。  布瑞維克在法庭上表示:「我是挪威反抗運動和『挪威聖殿騎士團』的軍事指揮官,我反對法院審理本案,因為你們得到的授權來自支持仇恨思想和支持多元文化的組織。」他隨後又數次提到自己是「聖殿騎士團」指揮官,結果遭法庭制止。  布瑞維克說:「我承認我做了這些事,但我不認罪。」他原本有意向倖存者和遇害者家屬宣讀一篇事前備妥的講稿,但遭法院拒絕。庭審最後決定延長關押布瑞維克十二周,至明年二月九日下次庭審,不過將逐步解除他與媒體、訪客接觸以及通信的限制。  布瑞維克抵法院時,法院外聚集數十位記者和民眾,示威者高舉抗議標語,寫道:「不要給法西斯分子發言平台!」約一百廿人獲准進入旁聽,其他人只得看閉路電視。  今年七月廿二日下午,布瑞維克在奧斯陸市中心引爆一輛滿載炸藥的汽車,炸死八人,炸傷數十人。隨後,他前往奧斯陸西北方卅公里的於特島,以自動步槍血洗執政的勞工黨在該島舉行的青少年夏令營,造成六十九人喪命。  布瑞維克是右翼基督教基本教義派分子,極力反對挪威多元文化社會,對伊斯蘭教和穆斯林深惡痛絕。他犯下屠殺慘案後,對造成那麼多人死亡感到遺憾,但宣稱這樣做「有必要」,目的為拯救挪威和歐洲擺脫穆斯林和多元文化。為布瑞維克辯護的律師曾表示,他可能精神失常。  布瑞維克犯下挪威自二戰後傷亡最慘重的暴行,但挪威沒有死刑,他最多只會獲判廿一年徒刑,且最快十四年便可出獄。

  • 模擬行凶 挪威殺人魔神情得意

     在挪威首都奧斯陸和鄰近的於特島發動恐怖攻擊、造成七十七人喪生的極右派分子布瑞維克,十三日在武裝警員押送、多架警用直升機空中戒護下,搭船重回於特島停留八小時,模擬作案經過,重新還原案情。布瑞維克在模擬時神情冷漠、毫無悔意,甚至露出得意之色。  警方以布瑞維克上月底乘坐前往於特島犯案的同一艘渡船將他載回島上。卅二歲的布瑞維克身穿紅色T恤與牛仔褲,外罩防彈背心,肩上到胯下套著一付高空作業人員常用的安全吊帶,繫上一條長繩,由警員牽著。嚴密的安全措施一方面是要使他難以脫逃,一方面是要保護他免受報復性攻擊。  檢警全程錄影,日後可能在審判庭上派上用場。挪威媒體公布的照片顯示,布瑞維克模擬案情時曾徒手比出朝水中開槍的動作。作案當時,他追著驚慌逃到岸邊甚至跳入水裡的青少年,冷血地一個接一個將他們射殺。  檢察官克拉比指出,布瑞維克再度踏上行凶地點,模擬開槍殺人過程時完全看不出情緒波動,絲毫感受不到他有任何悔意。克拉比也表示,布瑞維克在島上模擬作案經過時所說的一切,均與他被捕後接受約五十小時偵訊時的供詞一致,且同樣態度冷靜、合作,陳述極為詳細。  檢方並證實,確如挪威媒體所言,警方曾在案發時接獲可能是布瑞維克撥打的數通電話。據傳布瑞維克打電話是要向警方自首,且至少曾兩度接通警方,但警方卻沒有行動。  挪威媒體並稱,布瑞維克在開槍殺人時,可能曾用自己的攝影機拍攝部分過程。檢方先前曾透露,布瑞維克擁有一部攝影機,但目前還沒找到。至於報導稱有證人表示曾看到布瑞維克拍攝屠殺經過,檢方已予否認。  布瑞維克七月廿二日在奧斯陸發動炸彈攻擊,奪走八人的生命,隨後又乘船到於特島上開槍攻擊夏令營青少年學員與工作人員,造成共六十九人喪生。檢警原懷疑有其他共犯,但目前幾乎已確定他獨自策劃及作案。

  • 英極右派:布瑞維克具希特勒催眠力

     英國極右組織「英國防禦聯盟」(EDL)資深成員霍布森(Daryl Hobson)廿六日證實,布瑞維克在去年三月荷蘭極右派政客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訪問英國時,曾特別前來倫敦,並與EDL領袖會晤。EDL成員形容,布瑞維克「思路清晰、精準,具有希特勒般的催眠式說服力」。  布瑞維克廿五日透露,自己是在倫敦被吸收,且有一名英國「導師」指引他。布瑞維克稱呼他為「理查」(Richard)。英國首相卡麥隆表示,此事「極為重大」,警方蘇格蘭場已展開全面偵查。  EDL資深成員霍布森在網路上貼文指出,布瑞維克二○一○年時曾到倫敦參與EDL的集會,估計至少有一百五十名EDL成員在布瑞維克的日常聯繫名單中。布瑞維克並透過臉書和此間極右分子保持聯繫。  這位與布瑞維克在臉書上數度交談的EDL成員表示,布瑞維克,極度聰明、精準、隨和,能夠充分表達自己的觀點。許多跟布瑞維克聯繫過的人,莫不折服於他的說服力,「像是希特勒,這傢伙具有催眠般的影響力。」

  • 「它喚醒怒火…」聽《魔戒》配樂瘋狂殺戮

     挪威殺人魔布瑞維克廿二日踏上於特島時,目擊者描述他戴著耳機大開殺戒。冷血狂徒做案時會聽什麼音樂?是不是要蓋過受害者的慘叫與求救?  如今謎底揭曉,布瑞維克是用蘋果iPod聽英國作曲大師曼塞爾(Clint Mansell)的《永恆之光》(Lux Aeterna)。此曲曾配上人聲,改編為電影《魔戒二部曲:雙城奇謀》預告片的配樂《高塔安魂曲》(Requiem for a Tower)。  布瑞維克犯案前上傳網路的《二○八三年:歐洲獨立宣言》,盛讚《永恆之光》氣勢磅礡,且曲名與自己的行動相得益彰,讓他想到《魔戒》中的戰鬥場景,誓言瘋狂殺戮時一定要反覆聽它。「如有必要,我要把iPod音量開到最大,以抑制恐懼…它是一首極其震撼、鼓舞人心的樂曲,它會喚醒你內心深處的激昂怒火。」  《永恆之光》最早收錄於電影《噩夢輓歌》(Requiem for a Dream)原聲帶,也是好萊塢最愛用的預告片配樂。作曲家曼塞爾玩搖滾樂出身,近年專攻電影配樂,名作包括《黑天鵝》、《力挽狂瀾》等。  布瑞維克身揹七十六條人命,然而挪威並無死刑與無期徒刑,他最多僅需服刑廿一年,令各方譁然。司法當局表示,考慮以「違反人道罪」起訴,將刑期延長至卅年。布瑞維克就算服刑期滿,只要法院認為他對社會構成威脅,還是可繼續羈押。

  • 挪威殺人魔出庭 聲稱有共犯

    挪威殺人魔出庭 聲稱有共犯

     挪威恐怖攻擊事件凶嫌布瑞維克廿五日首次出庭應訊,他要求過程公開,並允許他穿軍服出庭。唯法官裁定提審不公開,以免他藉機宣揚反穆斯林觀點,也不准他穿軍服。他在庭上則警告,他的恐怖網路另外還存在兩個潛伏「細胞」,與他這次的攻擊進行合作,警方正進一步調查。  另外,警方當天也對爆炸和槍擊的死亡人數做出修正,奧斯陸汽車爆炸案罹難人數由七人增至八人,於特島槍擊罹難人數則由原先的八十六人下修至六十八人。總共死亡人數為七十六人。  卅二歲的布瑞維克廿五日下午被押送到首都奧斯陸地方法院,進行審前「罪狀認否程序」(arraignment),讓他對起訴內容承認與否作答辯。  布瑞維克抵達前,法院對守候在外的成群記者和民眾宣布,審訊過程不會公開。法官黑格(Kim Heger)聲明說:「從調查及安全角度而言,嫌犯在場的公開聽證會可能導致極其艱難的情況。」  布瑞維克發動攻擊前就已備妥一份準備在法庭宣讀的講稿,他公布上網的宣言也表明要把庭訊當成舞台。在挪威,有人呼籲媒體應管制布瑞維克受審的有關報導,不讓他有作秀的舞台。  庭訊歷時約四十分鐘結束,布瑞維克隨即被押上囚車離去,囚車均經由法院地下室進出。法官黑格隨後在記者會上說,布瑞維克還押後至少被拘禁八周,前四周不得與外界接觸,以便警方釐清案情。  黑格表示,布瑞維克承認犯案,但「不認罪」。他宣稱自己要拯救挪威和歐洲避免遭穆斯林和馬克思主義者控制,所以才發出這一強大的訊號。  奧斯陸《晚郵報》(Aftenposten)報導,布瑞維克告訴警方他本來的目標是前總理布蘭特(Gro Harlem Brundtland)。布蘭特於一九八○到九○年代領導三屆勞工黨政府,常被挪威人稱為「國母」,一九九八年至二○○三年間曾任世界衛生組織(WHO)祕書長。  廿二日當天,布蘭特前往案發現場之一的於特島,向島上參加夏令營的「勞工黨」青年發表演說。布瑞維克到達之前,她已經離開。  布瑞維克廿二日在奧斯陸引爆一枚汽車炸彈,隨後前往鄰近的於特島大開殺戒。挪威廿五日仍陷在愁雲慘霧之中,全國各地於中午十二時,為罹難者默哀一分鐘。

  • 服刑滿七年 就能假釋度周末

     挪威大屠殺凶手布瑞維克,殘忍的手段造成大眾的撻伐聲不斷,但由於挪威現行法律沒有死刑,他最高可被判的刑期僅為廿一年,而且最快十四年就可望出獄;甚至在服刑七年後,還可在周末時假釋,離開監獄度個自由自在的周末。  布瑞維克殺了至少九十三人,但挪威法律規定,有罪者須合併服刑,最高刑期廿一年,布瑞維克不能被連續判刑九十三次。  不過挪威奧斯陸大學刑事訴訟權威艾斯克蘭德博士(Staale Eskeland)指出,若法院裁定布瑞維克有累犯的風險,可以再加五年刑期,而這五年加刑是可續判的。也就是說,理論上布瑞維克可能在牢中度過餘生。  挪威殺人犯即便被判最高刑期廿一年,大部分會在服刑滿三分之二後獲釋,或是服刑三分之一後,就可在周末享受假釋的待遇。挪威因為牢房不足,有些犯人甚至可能等上數星期甚或數個月才正式入監。

  • 殺人魔:大屠殺是宣言「行銷方式」

     根據挪威大屠殺凶手布瑞維克的說法,造成九十三人喪生的奧斯陸爆炸案和於特島槍擊案,是廣為傳播其《二○八三年:歐洲獨立宣言》的「一種行銷方式」。  布瑞維克也在《宣言》中聲稱,他備妥了三瓶高價的法國紅酒,最後一瓶將留待執行任務之前慶祝其「最終的殉道」,並計畫「召來兩名高檔的模特兒妓女共享」。不過,宣言中並未明確透露他究竟有沒有落實這項計畫。  在網路上發表的《宣言》,文中明白指出,他炒股多年終於在二○○六年有錢撰寫這份《宣言》,但仍無足夠的資金來廣為傳播,於是他決定推動「B計畫」,藉由大屠殺來吸引人們注意他的寫作。這次的軍事行動是個「子任務」,也是傳布《宣言》的「一種行銷方式」。  布瑞維克這份一千五百多頁的《宣言》中,有部分幾乎逐字逐句抄襲美國「大學炸彈客」(或稱「郵包炸彈客」)卡辛斯基於一九九五年發表的反科技宣言《工業社會及其未來》。卡辛斯基在一九七○年代到九○年代於美國各地犯案,共造成三人喪生、廿三人受傷,因而被判處終生監禁不得假釋。  布瑞維克的宣言只是將卡辛斯基對諸如「左翼思想」的批判,代之以他個人厭憎的「多元文化主義」,或是「文化的馬克思主義」。布瑞維克也表示,他的父母親都支持中間偏左派的「勞工黨」,他個人則認為,勞工黨已被馬克思主義者滲透。  布瑞維克也指出,一九九○年到九一年第一次波灣戰爭期間,他只是個十二歲少年,「當時完全無知也沒有政治意識」,然而當一位伊斯蘭教的朋友為伊拉克以飛彈攻擊美軍喝采時,這種對他和整體西方文化的「全然不尊重」,促使他的人生道路開始轉向。

  • 挪威恐怖攻擊 觸動美傷痛

     挪威首都奧斯陸政府辦公區廿二日遭炸彈攻擊,造成重大傷亡。對於這起震驚全球的恐怖攻擊,數千公里外美國奧克拉荷馬市的民眾尤其感同身受,他們同樣仍無法理解,為何這些極端分子要如此屠殺自己的同胞?  一九九五年四月十九日,美國青年麥克維犯下奧克拉荷馬市聯邦大樓爆炸案,奪走一百六十八命。兩件相隔十六年的案子,炸彈都是肥料製成,凶嫌都是本國極右派分子。  「奧克拉荷馬市國家紀念博物館」行政總監魏特金斯(Yet Kari Watkins)表示,挪威恐怖攻擊發生後,她立刻收到許多奧克拉荷馬市聯邦大樓爆炸案倖存者及受害者家屬的電話或電子郵件,因該案又勾起眾人昔日傷痛。  挪威恐怖攻擊案卅二歲的主嫌布瑞維克,儀表堂堂,職業正當,從來沒有犯罪記錄。廿六歲就滿手血腥的麥克維,同樣也是「平平無奇」,出身工人家庭,在「漢堡王」連鎖速食餐廳當警衛。  不過魏特金斯說,她早已學會一個教訓:「邪惡並不會寫在臉上」。然而她也說:「當自己的同胞做出這種傷天害理的事,還是讓人無法接受。」  奧克拉荷馬市市長柯奈特表示,如此重大的創痛很難癒合,然而恐怖攻擊也讓整個城市變得更堅強、更團結、更熱愛國家,他說:「我們絕不會讓一樁罪行撕裂我們。」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