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希拉細胞的搜尋結果,共04

  • 希拉蕊讚南西雷根抗愛滋 認口誤道歉

     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今天為讚美已故第一夫人南西雷根(Nancy Reagan)致力對抗愛滋病的發言道歉,她承認自己搞錯了。 \n 批評人士表示雷根總統(Ronald Reagan)過去多年不理會這項日益嚴重的健康危機,希拉蕊的話忽視了這點。 \n 希拉蕊今天到加州出席這位前第一夫人的喪禮,她對微軟國家廣播公司(MSNBC)表示:「由於雷根總統與夫人,特別是夫人,我們展開了全國討論,在此之前沒有人願意談論這件事,沒有人願意對此採取任何行動。」 \n 「但你知道,這也是我很欣賞的地方,她非常有效、低調提倡,但喚醒了大眾的良知,大家開始說,嘿,我們也必須對這件事做點什麼。」 \n 曾站在第一線對抗愛滋病的部分人,對這席話大肆批評。 \n 他們控訴雷根在1980年代任內愛滋病首次被診斷出時,忽視外界對這項疾病日漸升高的擔憂。 \n 數小時候,希拉蕊在推特(Twitter)上發出更正。 \n 她說:「雷根家族曾大力提倡幹細胞研究及找出阿茲海默症療法,我說錯他們在HIV病毒及愛滋病方面的成績了。我對此道歉。」(譯者:中央社林仟懿)1050312 \n

  • 搶攻頂級客群 保養界愛馬仕La Colline

    搶攻頂級客群 保養界愛馬仕La Colline

    報導/蔡靜宜La Colline瑞士總部執行長Ghislain Pfersdorff隨著微風信義開幕,不僅吸引眾多新品牌進駐,也成了信義區精品新戰場。原本在沙龍通路透過貴婦口耳相傳的La Colline,也風光在此設立全台首間旗艦店。La Colline瑞士總部執行長Ghislain Pfersdorff相中台灣頂級消費市場的潛力,致力將最原汁原味的瑞士美肌體驗帶給台灣消費者。 \n具有保養品界愛馬仕之稱的La Colline,10多年以來原是貴婦圈裡不能說的祕密,只在沙龍販售,她們透過療程體驗到肌膚的實證感受,所以喜歡,所以購買擁有。現在La Colline不再屬於少數人的專利,Ghislain Pfersdorff笑說,從沙龍通路得到的心得回饋讓他們有信心,決定獨家進駐微風信義設櫃,讓更多消費者體驗選擇。La Colline於1997年誕生於被譽為「世界活細胞科技發源地」的瑞士希維爾拉(Swiss Riviera),孕育自瑞士瓦萊省(Valais)的羅納河谷,坐擁一片湖光山色。在此遠離文明洗禮及汙染的淨土上,La Colline肌膚科學研究院正式誕生,其發源地錫永市(Sion),位處2座山丘間的桃源小鎮。「La Colline」是法語,意為「山丘」,代表永恆的自然力量,即是對產品堅持優質化的信念。不只產品 更提供價值選擇 \nGhislain Pfersdorff過去曾任職於Dior、Matis等頂級保養品牌,2012年接任La Colline瑞士總部執行長。他集合過去的經驗,認定頂級的概念不只是產品的價錢,更重要的是產品背後的價值,所以La Colline不只是販售產品,同時也提供一種價值選擇。「你知道你為什麼做這份工作,不是因為你需要一個工作,而是有背後的意義;就像當你選擇了某種品牌,代表它對你的意義不僅是一個品牌,而是你認同它的價值觀念。」Ghislain Pfersdorff解釋,對於成熟的頂級消費族群來說,他們相當在意自己做了什麼選擇,也在意品牌怎麼做產品。而La Colline最獨特之處,就是集合左腦與右腦分析出消費者對品牌最大的需求,他們的研究團隊網羅了著名的生物學家及美容科學精英,共同鑽研抗老化美學,其獨家研究出CMAgeR Complex複合物更是為尖端生物科技與珍貴天然精粹的智慧結晶,能有效為肌膚增添含氧量,而氧氣不只是人類存活所必須,也是肌膚的必需品,滿足了肌膚最基本且最重要的東西,才有資格提抗老、美白等多種功效。 \n公益取向 人美心更美社會公益也是La Colline致力發展的目標,Ghislain Pfersdorff表示,他所強調的品牌價值,除了致力於研究抗老美學外,還包括對於社會公益事項的不遺餘力,他們與蘇黎士醫學大學醫學博士研究團隊與瑞士再生醫學中心緊密地合作,與幫助燒燙燒患者的肌膚加速復原的腳步,同時協助「Look Good Feel Better」機構關切對癌症婦女的照顧。La Colline的使命不僅僅讓人們的肌膚保持在最完美的狀態,也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動人。BOX 全球獨創 微風滋氧 O2療程 \nLa Colline特地為微風信義量身打造出目前全球獨創、獨一無二的獨家臉部護理──微風滋氧O2療程(70分鐘/7,500元),微風滋養O2療程全程貫穿La Colline獨創滋氧手技活膚按摩,搭配從瑞士空運來台的僅此1台「活氧護理機」與阿爾卑斯山脈活泉水,以純氧療法提供肌膚源源不絕的水與氧,療程結束後,肌膚回復到平滑、緊實、膨潤的極佳膚感。療程5大特色:─ 為疲倦肌膚瞬間提高含氧量。─ 以智慧型保養打造全新水潤肌澤。─ 以分層式玻尿酸深入肌膚各層同步作用。─ 為乾燥肌膚注入水分。─ 平滑緊實豐潤肌膚。 \nLa Colline微風信義旗艦店護膚室。La Colline 極緻三環防曬乳霜 50ml/4,950元 La Colline 頂極逆時回春系列 極品無齡精萃 50ml/19,600元 La Colline 極品無齡精萃頂極逆時回春系列粉底液 30ml/6,800元 La Colline 超活力28護理(1盒4組)/16,300元 \n

  • 觀念平台-真有不朽的生命嗎?

     《亨莉耶塔‧賴克斯的不朽生命》(The Immortal Life of Henrietta Lacks)大概是去年美國最受矚目的一本非虛構著作了。該書自二月上市以來,一直高居亞馬遜網路書店的科普暢銷書榜首;到了年底,該書更獲選許多雜誌及單位的年度最佳圖書。這是作者蕾貝卡‧斯庫路特(Rebecca Skloot)出版的頭一本書,可謂一砲打響名利雙收。 \n 所謂「不朽生命」,指的是取自亨莉耶塔‧賴克斯子宮頸癌的希拉(HeLa)細胞,在實驗室裡培養迄今已有六十年。希拉細胞的故事在學術期刊及通俗雜誌已經給述說過不知多少回,行內人大多聽過,但似乎沒有引起多少圈外人注意,直到去年斯庫路特的新書問世。 \n 就希拉細胞的歷史而言,該書並無多少新意,但斯庫路特把大量篇幅集中在亨莉耶塔的現存子女身上,以博取讀者同情。她強調當初醫生在亨莉耶塔未知情同意下,就取出其子宮頸癌細胞進行培養;亨莉耶塔於發病後八個月內過世,但她的家人直到二十年後才曉得有這麼回事;還有就是亨莉耶塔的家人生活貧困,經常連健康保險也付不起。此外,斯庫路特還強調亨莉耶塔的黑人身分,以及當年美國對有色人種的歧視。 \n 亨莉耶塔前往看病的霍普金斯醫院,是當年美國少數提供低收入民眾(主要是黑人)免費醫療的醫院;在進行治療前,亨莉耶塔也簽署了手術同意書。當年的同意書只有一張紙,不像今日醫療訴訟頻繁,醫院為了自保,而有厚厚一大疊;因此以今非古並無多大意義。至於手術中從病人身上取下的組織用於何處,病人及家屬通常是不知情的,只有極少數的例外。因此亨莉耶塔的家人不知有希拉細胞的存在,並不讓人奇怪。 \n 再來就是斯庫路特把希拉細胞的意義、重要性與商業價值給誇大了,讓亨莉耶塔的家人擁有一些不實的盼望。好比說他們不了解離體培養的細胞與活體完全不同,沒有任何思想意識可言;尤其是在分裂二十來次之後,子細胞已經不帶有什麼原始細胞的分子。真正可能不朽的是DNA分子所攜帶的遺傳訊息,而非細胞本身。甚至就希拉細胞這種癌細胞而言,其染色體數目多達八十幾條(正常體細胞是四十六條),早已說不上是亨莉耶塔的細胞。 \n 以離體培養的細胞(包括希拉細胞)及微生物為實驗對象,只是生醫研究的多種方式之一,還有更多研究使用的是各種活體生物。細胞或生物對研究的重要性,在於有人願意拿它們來做研究,否則也就等於不存在。研究材料與成果的公開互享是學術界的傳統,希拉細胞早就是免費供人使用,無所謂商業應用價值。希拉細胞在實驗室的廣泛使用,與亨莉耶塔家人的現況,更無直接相關。斯庫路特的新書看似為亨莉耶塔及家人打抱不平,但也是另一種的利用與剝削。 \n (作者為生理學教授,科普作家)

  • 觀念平台-從病患取出的組織 屬於醫院?

     距今六十年前,美國巴爾的摩市一位年方三十、已生育五個孩子的黑人婦女亨莉耶塔‧賴克斯(Henrietta Lacks)因罹患子宮頸癌來到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附設醫院接受放射線治療。在開始治療前,一位值班的外科醫師以手術刀取下一片美金十分硬幣大小的腫瘤組織,放入培養皿,送到醫院的組織培養室。 \n 這是應當時研究子宮頸癌權威特林德(R.W.TeLinde)醫師的要求而做的,目的是想解決一項有關子宮頸癌爭議。當時,在試管內培養細胞的技術還在萌芽階段,絕大多數離體培養的人類細胞都活不下來,少數存活的也不再繼續分裂,用途有限。因此建立可離體存活並繁殖的人類細胞株,是許多研究者努力的目標;霍普金斯醫院組織培養室的負責人蓋伊(George and Margaret Gey)醫師夫婦正是其中的佼佼者。 \n 所謂機會眷顧有備的心靈,蓋伊這對夫妻檔之前已經花了不下二十年時間從事腫瘤細胞的培養,並將一切條件及操作最佳化,這回他們終於碰上了夢寐以求的細胞。亨莉耶塔的子宮頸癌細胞在人工培養的環境下不但存活良好,且不斷分裂。根據蓋伊實驗室的傳統,該細胞株以病人名與姓的頭兩個字母命名,希拉(HeLa)細胞自此誕生。 \n 希拉細胞是頭一個源自人體、可離體存活、且不斷複製分裂的細胞,可用於許多需要新鮮人體細胞的實驗,尤其是針對癌症的研究;因此消息傳出後不久,蓋伊就收到來自全球各地研究人員的索取信函,他也遵循學術界資訊公開共享的傳統,免費分送。後來更有商業機構成立細胞銀行,以此出售營利。 \n 六十年來,希拉細胞給生物醫學研究提供了許多助益,從基礎的染色體基因研究,到臨床的疫苗製作與藥物測試不等。此外,它也帶來了一些麻煩:由於希拉細胞的強悍與操作人員的大意,許多其他細胞株都遭到它的感染甚至取代,使得不少研究報告的可信度大打折扣。 \n 然而希拉細胞引起的最大爭議,還在於醫療單位是否有權使用醫療過程中取得的病人組織,以及該組織如具商業應用價值,病人及家屬是否有權分享利益的問題。此事非同小可,因為全球各地醫院診所每天取得的病人血液及組織樣本不知凡幾,其中多數是測試完即丟,但冰凍保存的數量也很可觀。目前美國法院的判例是:因檢驗或手術所需、從病人身上取出的組織,不再屬於病人,可由醫院支配。但在病人權益意識高漲及醫療倫理爭議不斷的今日,該判例遭受挑戰質疑也是必然的事。 \n 希拉細胞的故事之前已經有過許多報導,但去年出版的《亨莉耶塔‧賴克斯的不朽生命》(The Immortal Life of Henrietta Lacks)又將此事搬上檯面。看來研究自由、商業利益與病人權益的界線如何畫分,還有好長的路要走。(作者為生理學教授,科普作家)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