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希臘公投的搜尋結果,共290

  • 馬其頓改國名失敗

    馬其頓改國名失敗

     馬其頓日前舉辦更改國名公投,但180萬合格選民僅36.9%的人出門投票,未能達到「投票率過半」門檻,此次公投因此宣告無效。 \n ■In a referendum among the nation's 1.8 million eligible voters, only 36.9% turned out to vote, failing to meet the 50% threshold for participation. The low turnout rendered the non-binding poll invalid. \n 馬其頓共和國(Republic of Macedonia)因國名問題長年遭到希臘外交封殺,無法加入北約和歐盟等國際組織。馬其頓於是決定於9月30日進行公投,打算將國名改成「北馬其頓共和國」(Republic of North Macedonia),但卻因當天投票率未過半導致公投結果失效。 \n 公投結果顯示,在馬其頓180萬的合格選民中,僅有36.9%的人出來投票,未能達到「投票率過半」的門檻,即便投票的人當中高達9成投下同意票,此次公投仍然宣告無效。而這也意味著,馬其頓與希臘間的國名之爭短期內難以落幕。 \n 盼化解與希臘名號爭議 \n 馬其頓在1991年南斯拉夫解體期間宣布獨立,而希臘北部也有個「馬其頓省」,雙方名號爭議就此展開。事實上,兩者過去同樣隸屬於羅馬共和國馬其頓省,但是如今卻因為爭奪「亞歷山大大帝正統後人」的地位而鬧翻。 \n 馬其頓資訊部長曼徹夫斯基(Damjan Manchevski)表示:「一般民眾對於國名爭議已相當厭煩。這個問題困擾我們很長一段時間,阻止我們國家進步。」 \n 由於國名爭議的緣故,希臘27年來多次否決馬其頓加入北約與歐盟。但在去年馬其頓共和國政黨輪替之後,兩國在此事上終於達成初步協議,馬其頓政府承諾將國名改為「北馬其頓共和國」,藉此換取希臘不再阻擾該國加入國際組織。 \n 馬其頓在公投選票上的問題寫著,「為了歐盟與北約的會員資格,你是否接受我國與希臘達成的改國名協議?」該表清楚說明此場公投的目的。 \n 該國總理佐蘭.薩耶夫(Zoran Zaev):「我們更改國名並不是任性亂來,而是為了加入歐盟與北約組織。這是為了我們的未來著想,大家都很清楚這一點。」 \n 馬其頓更改國名公投失敗收場,當地年輕人難掩失望,因為這意味著他們未來前景依然黯淡。 \n 長期在為年輕人發聲的青年教育論壇(Youth Educational Forum)主管考斯托諾娃(Dona Kosturanova)指出,年輕人約占馬其頓總人口的四分之一,他們是最弱勢的一群人。 \n 考斯托諾娃表示:「年輕人教育程度低、失業率高,社會未提供足夠的經濟繁榮機會。他們一心盼望馬其頓繁榮進步,此願望如今卻落空。」 \n 協議未能取得國內共識 \n 但反對人士指出,馬其頓與希臘更改國名的協議過於倉促、未能取得國內共識。政治分析家瑞斯特斯加(Marija Ristreska)指出:「學術界與部分政黨並未參與此政策討論,這根本僅是某些政治人物間的協議、缺乏社會普遍共識,從長遠來看,這注定無法成功。」 \n 事實上,即使馬其頓此次更改國名公投順利達標,未來仍須取得國會三分之二多數同意才能通過,而希臘國內對於此事的意見同樣分歧,該國國會亦可能反對兩國間的協議。馬其頓想藉由公投解決國名爭議並加入國際組織,恐怕沒想像中容易。

  • 為入北約歐盟 我前友邦9月底將辦「改名公投」

    據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報導,因為國名遭鄰居掣肘多年、位於東南歐的馬其頓共和國(Republic of Macedonia),今日在國會進行投票,以68票贊成、勉強過半之態批准總理佐蘭·薩耶夫(Zoran Zaev)的變更國名計畫,並決定將在9月30日舉辦「改名公投」。期望藉由公投的力量,將正式國名改成「北馬其頓共和國」(Republic of North Macedonia),取得鄰居希臘的諒解、進而讓他們能加入北約(NATO)與歐盟(EU)的懷抱。 \n \n與希臘鬥氣達27年、兩國因源於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的國名爭吵不休,希臘更在2008年時,為此動用否決權阻擋馬其頓加入北約。一切的原因,都只是因為希臘認為,亞歷山大大帝所擁有的馬其頓王國,今日的馬其頓僅佔有其北方一部分,怎能以此國名自居? \n \n事實上,希臘一直認為自己才是古馬其頓王國和亞歷山大大帝的繼承人,屬於該國的歷史時期之一,再加上在當前的行政區劃分上,北部與馬其頓共和國接壤之地,亦被命名為「馬其頓大區」,故對於希臘而言,鄰居使用此名稱為正式國名,似乎有挑釁和領土暗示,因而引發雙方多年來的爭端與不合。 \n \n馬其頓共和國曾於1999至2001年,與我方有短暫大使級的外交關係,但受到當時總統的刁難,首任大使鄭博久先生僅能以公使身份開館,直到2001年為止。斷交後至今並未設立新代表處,相關領務和僑務則交由駐義代表處兼管。 \n \n從六月中旬宣布計畫後,馬其頓總理薩耶夫立即與希臘總理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握手達成協議,雖然,此舉引發兩國民眾的抗議活動,各自為「立場」和「意識形態」對抗,然而,9月底的公投中,馬其頓選民將被詢問,「為了歐盟與北約的會員資格、你/妳是否接受我國和希臘所達成的(改國名)協議?」但令人無奈的是,無論公投通過與否,馬其頓的社會、政府、政黨之間,勢必將陷入一段時間的對立和衝突,讓原先平靜的生活將面臨考驗。 \n

  • 改善鄰居關係 台前邦交國擬改名爭支持?

    改國體、換政府、甚至修憲法,對於當代國家而言都相當常見,但變更國名,似乎就事關重大了。在中華民國(台灣)遭遇多年友邦巴拿馬斷交後,有政治人物「提議」更改國名時,位於東南歐、亦是我們前邦交國的馬其頓(Republic of Macedonia),卻真的考慮變更現有國名,以利於未來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和改善與鄰居希臘的關係。 \n \n據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報導,位於愛琴海海域、希臘北方的馬其頓共和國,近日為能盡快加入歐盟(EU)和北約,似乎有意以「更改國名」的手段,爭取鄰居希臘的「諒解」。多年來兩國因這個源於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的名稱爭吵不休,希臘更在2008年時,為此動用否決權阻擋馬其頓加入北約。馬其頓外長德米特羅夫(Nikola Dimitrov)表示,他將與希臘外長會面,並在取得雙方共識下,再逕行推動改名公投。目前估計,新國名有可能會有3種選擇:加入「上」(Upper)、「北部」(northern)或「新」(new),或是直接採用在聯合國登記的名稱。 \n \n身為前南斯拉夫聯邦(Socialist Federal Republic of Yugoslavia)一員的馬其頓共和國,在1991年獨立後,就曾遭希臘強力反對其國名,遂改以「前南斯拉夫馬其頓共和國」(The former Yugoslav Republic of Macedonia)加入聯合國。但「馬其頓」之名有何好爭?事實上,希臘一直認為自己才是古馬其頓王國和亞歷山大大帝的繼承人,屬於該國的歷史時期之一,再加上在當前的行政區劃分上,北部與馬其頓共和國接壤之地,亦被命名為「馬其頓大區」,故對於希臘而言,鄰居使用此名稱為正式國名,似乎有挑釁和領土暗示,因而引發雙方多年來的爭端與不合。 \n \n雖然有歐洲政治學者對此不以為然,認為真正阻礙馬其頓進入歐盟或北約的,是其國內腐敗且效率極低的行政,以及混亂的金融秩序,國名只不過是一個幌子,但對於馬其頓本身,就如兩岸關係一樣,爭取希臘認同,恐怕才能讓他們有更寬廣的國際空間。馬其頓共和國曾於1999至2001年,與我方有大使級的外交關係,斷交後至今並未設立新代表處,相關領務和僑務則交由駐義代表處兼管。 \n

  • 陳冲專欄-不是預言 只是把脈

     七月間上電視節目時,主持人相當有心,拿出一張我今年一月演講時所說「2016年四隻黑天鵝」的投影片,目的也許在驗證我說話是否信口開河。不過所謂黑天鵝依照學者Nassim Taleb的說法,原本就是不可預期而影響重大的事,所以邏輯上應該沒有準確性的問題。 \n 回頭看看八、九個月前的推測,四隻黑天鵝在當時都是可能性不高的事件,1、Brexit(英國脫歐),2、TPP破局,3、中國大陸的硬著陸,4、亞洲軍事衝突。6月23日英國公投揭曉,脫歐派勝出;接著美國兩黨總統候選人出爐,政見中均對TPP採取排斥態度,一般認為如歐巴馬選後不在國會採取突襲戰術,則TPP極可能鎩羽。至於中國大陸經濟情況相對尚可,但下半年占GDP210%的私部門債務大量到期,恐怕對經濟後續成長具關鍵性的影響。至於亞洲的和平狀態,如果北韓或南海聲索國中有任何一方按捺不住,則衝突也非全無可能。 \n 有人問為何在年初就大膽猜測脫歐真會發生?其實當初所說四隻黑天鵝,都有共同的基因,也就是近二、三年來愈演愈熾的民族主義(Nationalism)。在此所謂民族主義倒不是政治哲學家研究的國家認同、或是「民族單元與國家單元的合一」等高深的論調,而只是指述一般通俗用語上,一種歸屬同一族群的團體意識,其中又隱含一種自以為是的優越感。 \n 例如愛因斯坦移民美國後,表示其在德國曾目睹「過度民族主義」的肆虐有如疾病,指的是日耳曼民族的優越感。最近的例子,應該是川普在兩個月前所說,描述自己與希拉蕊之間的選戰,有如「強硬民族主義」與領導階層所崇拜「全球主義」間的選擇,言語之間已悄悄將總統選舉上綱為對「民族主義」的公投,而且川普一再高舉的民族主義,由其言論觀之,不論是築高牆、反穆斯林,無非是「純種白人」的種族意識,其狹隘程度,只能稱之為「部落主義」(Tribalism)。 \n 眼光轉向亞洲,不論是朝鮮半島的情勢、釣魚台周遭的對峙、以及南海各聲索國間的論調,都可以看出背後民族主義的鑿痕,至於中國大陸經濟是否硬著陸,如何扯上民族主義?其實大陸金融體系的逾放加上隱藏性的不良資產,一般推測在20%左右。至於私人部門的債務已逾GDP兩倍,而上半年違約金額業已超過去年全年,主管部會又勇敢聲稱這次要以市場化原則處理,此種情形如繼續惡化,「經濟學人」雜誌在五月預言之中國債務危機,恐怕要靠大夥發揮「民族主義」才能緩和「剛性兌付」失守後的困局。 \n 今年究有幾隻黑天鵝?中秋已過,早無揣測必要。但令人憂心的是民族主義聲勢方興未艾。不少國家採取外右內左策略。對外以民族主義壯膽,吸附民心(英國脫歐、希臘公投、西班牙大選皆屬之);對內則反商仇富,引發社會不安。但最嚴重的恐怕是對外不表立場,自我矮化國際地位,對內則採左右逢源,最近台灣民主守護平台形容政府「早上左派,下午右派」,頗為傳神。簡言之,就是政治上採部落主義以利分化收割,經濟上則擴大福利,輪流討好(結果必將左右為難,甚至左支右絀)。 \n 看看兩岸情勢近期的發展,居然形成部落主義與民族主義的過招,把脈之後,脈象呈現未來走向已無從預言,兩岸事務主事者自認有耍弄文字的聰明,恐終將為聰明所誤。

  • 中時快評》民粹殘害經濟

    中時快評》民粹殘害經濟

    脫歐勢必傷害英國經濟,公投結果再次見證民粹對經濟的傷害。 \n反脫歐派擔心對經濟的影響,脫歐派政客與鼓吹者卻一致說「沒影響」;甚至認為脫歐對英國經濟有幫助。 \n事實顯然不是如此,確定脫歐後,英鎊立即貶值11%,是近31年來最低點,市場預估英鎊最後是要貶值20%。貶值代表的是國力萎縮、民眾財富縮水;至於英國股市可能的下跌幅度,就更不在話下了,未來出口與投資必然減少,經濟估計至少萎縮5%左右。 \n民粹殘害經濟,去年才在希臘血淋淋上演過,希臘總理齊普拉斯發動公投拒絕償債,公投勝利並未能讓債權國接受債務重組、減記,反而迫使希臘接受更嚴苛的紓困條件,造成希臘銀行關門、經濟崩潰,稍有起色的經濟又陷入蕭條。 \n台灣似曾相識,民進黨上台前,強說兩岸服貿與貨貿讓台灣經濟被綁架,弊大於利,說陸客觀光無效益、不要也罷。上台後兩岸關係低迷,陸客減少、服貿無門、貨貿免談,大陸市場被韓國搶奪,民粹正在殘害經濟。 \n公投體現直接民主,有其正當性;但政客,或無知,或蓄意說謊,隱瞞資訊、欺騙民眾以達其政治目的,獲取政治利益,如屬後者就斷不可原諒。 \n問題是,民眾醒悟受到欺騙往往為時已晚。從希臘到英國再到台灣,未來一段時間,全球經濟都將受民粹危害。 \n

  • 英脫歐 歐領導人憂 右派和川普樂

    英脫歐 歐領導人憂 右派和川普樂

    英國公投結果震驚歐盟,歐洲主要國家領導人皆表示惋惜並擔憂隨後對歐盟引發的效應,但歐洲右派人士和美國部分政治家則相當樂見其成。聯合國、美國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則希望歐盟在英國脫離後,維持統一和穩定。 \n \n根據法新社(AFP)報導,德國首相梅克爾(Angela Merkel)和法國總統歐蘭德(Francois Hollade)呼籲歐盟因英國公投結果,盡速進行改革。梅克爾表示她週一將在柏林和法國、義大利領導人以及歐盟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會晤,來擬訂一個改革計畫表。 \n \n梅克爾表示,英國人民的決策當然令人感到惋惜,對歐洲和歐洲統一過程來說都是一大打擊。歐蘭德說,英國公投的結果對歐洲來說是一大嚴正的考驗,使得現在世界面臨的極端主義和民粹主義風險相當巨大,他希望英國應盡量避免任何耽擱、盡速脫離歐盟。 \n \n比利時首相米歇爾(Charles Michel)表示,這對歐洲計劃來說是個大打擊。土耳其副總理Nurettin Canikli說,這是歐洲解體時期的開始。 \n \n但也有其他歐洲政治家持相反意見,歐洲議會議長舒爾茲(Martin Schulz)相信,歐洲懷疑主義論者現在到處慶祝歡迎的連鎖反應,不會發生。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Jaen-Claude Juncker)也認為英國脫離歐盟,不代表歐盟就會開始瓦解。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說,他相信英國和歐盟會繼續成為美國不可或缺的夥伴。 \n \n法國右派民粹黨派民族陣線主席勒龐(Marine Le Pen)說,英國公投結果是自由的勝利,呼籲法國和歐盟國家也舉行同樣公投。美國共和黨極具爭議性的總統候選人川普(Donald Trump)對公投結果表示:「我覺得這是個偉大的事情,是個很棒的事。」他認為英國脫離歐盟和他自己的競選政見有實質的呼應。 \n \n義大利總理倫齊(Matteo Renzi)呼籲歐盟應引以為鑑,他說歐盟就像家一樣,需要進行重新整修。對因為債務而舉行過公投的希臘來說,總理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表示,希望英國這個決策會打醒歐盟,迫使歐盟改變政策,但他也警告這場公投對希臘人民來說也開啟一條危險的道路。 \n \n英國公投結果引發許多歐洲國家擔憂引起連鎖反應,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Ban Ki-moon)希望歐盟繼續成為一個穩固的夥伴組織。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史托騰伯格(Jens Stoltenberg)表示,英國將繼續成為這個主要由美國領導、但成員多為歐洲軍隊的組織的有力盟友之一。 \n \n

  • 英國公投脫歐勝 投顧:國會擁決定權

    英國脫歐公投,由脫歐派勝出。富蘭克林證券投顧指出,後續將觀察全球央行、政府及英國國會態度,因公投並不具法律上約束力,最終決定權仍在於英國國會。 \n 英國382個地方計票中心今天的最後結果顯示,脫歐派以51.9%比48.1%勝出。法新社報導,最後結果顯示,1740萬人支持脫歐,1610萬人投留歐。 \n 富蘭克林投顧表示,目前支持留在歐盟的議員偏向多數,但保守黨領導者先前提及,將會尊重公投結果;若英國國會最終決定退出歐盟,將會啟動里斯本條約第50條,雙方必須展開會談決定雙方新關係,協商必須在2年內完成。 \n 美銀美林證券認為,英國退出歐盟需與各方重新協議貿易協定,在民粹主義支持下,民眾的強烈聲浪將使得新協議達成困難度提高。 \n 至於英國首相卡麥隆態度及是否可能再重新投票方面,富蘭克林投顧強調,卡麥隆曾表示就算公投決定退歐也不會下台,且不會再舉行第 2次投票;但依券商看法仍不排除這樣的可能性,尤其公投結果兩方得票率相當接近。 \n 英國脫歐是否產生骨牌效應?法國、西班牙、希臘為目前市場認為較不偏好留在歐盟的國家, 6月26日西班牙國會選舉也可能受到較大的影響。1050624 \n

  • 荷蘭公投 為英國脫歐壯聲勢 6成反對歐烏協議

     荷蘭6日舉行一項諮詢性全國公投,結果逾6成民眾反對歐盟2014年與烏克蘭簽署的《聯繫國協定》。影響所及,已獲歐盟其他27國批准的這一協定恐生變。荷蘭這次公投也被視為英國6月23日脫歐公投的風向球,結果疑歐派大勝,勢必對英國留歐造成極大壓力。 \n 荷蘭官方將在12日正式公布公投結果。不過最新計票結果顯示,約61.1%選民反對歐烏聯繫國協定,僅38.1%贊成。此外,投票率約32.2%,已超過公投結果被視為有效所需的30%門檻。 \n 歐盟與烏克蘭2014年簽署聯繫國協定,取代舊有的歐烏夥伴與合作協定,做為雙邊關係新的法律基礎。歐洲議會與烏克蘭國會2014年9月已批准協定,協定中的部分合作(如自貿協定)也已進入初步生效階段。 \n 荷蘭是歐盟28個會員國中,唯一將歐烏聯繫國協定交付公投的國家,雖然諮詢性公投不具法律約束力,但荷蘭正好是這屆歐盟輪值主席,如今主席國國會原先已同意的協定卻被主席國人民所否決,著實讓荷蘭政府與歐盟尷尬。荷蘭總理呂特承諾會尊重人民的意願,表示若公投結果確定為有效,荷蘭政府將重新考慮是否批准與執行歐烏的協定。 \n 這次荷蘭人民反對歐烏聯繫國協定的原因有二:一是擔心烏克蘭藉此協定加入歐盟;二是不滿歐盟的決策機制,拒絕將國家的決策權力讓渡給歐盟。 \n 歐盟會員國十分關注這次荷蘭公投,因為這不僅關乎歐盟和烏克蘭的結盟,更被視為荷蘭民眾對於贊成或反對歐盟的一種意向投票。 \n 歐盟近來因希臘債務、難民問題面臨前所未有考驗。荷蘭公投又在英國脫歐公投的前3個月舉行,正好為英國脫歐派壯聲勢。

  • 傳IMF不爽牛步要搞希臘 雅典要求解釋

    希臘今天要求國際貨幣基金(IMF)給予解釋,因為揭密網站維基解密(WikiLeaks)踢爆,國際貨幣基金要把事情搞成「危機」態勢,以逼使債台高築的希臘敲定有關其改革的談判。 \n 維基解密說,國際貨幣基金官員在內部商討中,據指對希臘牛步化的改革很是感冒,抱怨雅典只在面臨違約倒債險境時,才會有大動作。 \n IMF1名官員據稱說,需要把情形搞成「事件」,以逼出倒債威脅,從而促使希臘起而採取行動。 \n 維基解密網站今天貼出的文本,並未描述「事件」一詞何指。 \n 希臘政府對此報導反彈強烈,聲稱要國際貨幣基金澄清其立場。希臘政府女發言人喬瓦斯里(Olga Gerovassili)在聲明中說:「針對是否在英國脫歐公投前不久,尋求對希臘製造違約倒債情況一事,希臘政府要求國際貨幣基金提出解釋。」1050402 \n

  • 掩飾無能 歐盟成員遇危機就搞公投

    西班牙媒體《世界報》表示最近幾個月,歐盟各國對最近一系列危機都有著個很普遍的反應,那就是以某種形式的公投來轉移公眾注意力。 \n文中說,公投是行使國家主權的一種基本和常用的工具,卻也是執政精英們無力鞏固權力、推動計畫或需要煙霧彈時的一種逃避方式,隱藏在所謂的民主精神背後透過媒體、意見人士操弄民意以鞏固政治地位的常見手段。 \n文章稱,公投熱已經蔓延至整個歐洲大陸,一系列的公投中最有名也是最重要的是,即將於今年6月舉行英國脫歐公投。 \n2015年7月,齊普拉斯就希臘與歐盟達成的紓困方案在國內舉行過公投,而且還取得了勝利,但幾天後他最終還是接受了被希臘人反對的那些條件。同年9月,波蘭人就選舉制度、政黨財政以及稅收制度舉行了公投。羅馬尼亞原計劃在2015年底就憲法改革舉行公投,這目前仍處於僵持中。 \n去年12月,丹麥政府號召公民就丹麥是否擴大與歐盟司法合作進行投票,丹麥在歐盟內享有一定的特殊地位,這使它在內政、安全或難民等問題上處於邊緣狀態。 \n匈牙利總理歐爾班·維克托稱,用公投來決定是否接受歐盟採取的配額制難民分攤政策。維克托指責表示,沒有人問一問歐洲的公民他們是接受還是拒絕,這等同於濫用職權。 \n瑞士的公投已成為一種幾乎稱得上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幾周前舉行的最新一次公投重拾歐洲大陸的“時代精神”,圍繞驅逐有犯罪行為外國人的動議展開,這些犯罪行為包括交通違法。 \n荷蘭今年4月,將就烏克蘭與歐盟簽署聯繫國協定舉行公投。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表示,如果烏歐聯繫國協定在公投中遭到拒絕,將會導致持續性危機,將令俄羅斯坐享其成。 \n捷克總理博胡斯拉夫·索博特卡幾天前指出,如果英國最終將脫離歐盟的話,那麼捷克也會加入脫離歐盟公投的行列中。歐洲議會議員瑪麗娜·勒龐也表示她準備在法國循著英國的道路,在國內舉行公投。西班牙的歐洲議會議員巴勃羅·伊格萊西亞斯表示,除了有關加泰羅尼亞獨立問題的公投外,西班牙還將就其他一些問題詢問公民的意見。

  • 昔日新手 齊普拉斯變身政治賭神

    昔日新手 齊普拉斯變身政治賭神

     希臘「激進左派聯盟」黨魁齊普拉斯在20日舉行的大選中,輕騎過關,重返執政,為他戲劇性的政治生涯再添一筆。精於算計的齊普拉斯,也在場場政治賭博中勝出,脫胎換骨,從政治新手成為老練政客。 \n 這是希臘從2010年來的第5次大選,也是過去9個月來,希臘選民第3次走進投票所支持齊普拉斯,賦予他執政和與國際債權方就債務和紓困進行協商的權力。 \n 今年1月齊普拉斯首次當選,成為希臘150年來最年輕的總理,人民對他寄予高度期望,但在希臘沉重債務的枷鎖下,齊普拉斯7個月的執政過程走得跌跌宕宕,迫使他在今年8月宣布解散國會,提前舉行大選。 \n 齊普拉斯出其不意宣布提前大選,曾被各界視為鋌而走險的政治豪賭。但20日的選舉結果顯示,這項高風險的決定,除賦予齊普拉斯2度執政權,並讓激左聯中公開造反的同僚,付出代價。 \n 在此之前,許多人預料,7月初希臘全國公投中逾61.31%反對接受國際債權人提出的紓困條件,但齊普拉斯卻違背民意,簽署新一輪紓困方案,可能會讓選民在這次大選中唾棄他。然而,希臘人民似乎寧可選擇信任他們的新手總理,也不願再相信那些把希臘帶到經濟災難中的傳統政黨和政客。 \n 41歲的齊普拉斯在大選勝出後,意氣風發地高呼這場大選結果是:「人民的勝利。」成功排除黨內異己,再度執政,齊普拉斯原本帶著些許孩子氣靦腆的面容,透露出沉穩的信心。 \n 毫無疑問,過去這段起伏,從首次執政立場反覆不定,與歐盟和國際債權方談判屢屢對衝,罔顧希臘公投結果政策大轉彎,到突然解散國會,宣布提前大選,20日的大選結果證明,齊普拉斯已成為一名精明的政治操作者。

  • 總理請辭 希臘政盪又起

    總理請辭 希臘政盪又起

     希臘政局動盪又起,脫歐危機再現,總理齊普拉斯周四宣布辭職及提前改選國會,準備挾民意壓制黨內反對他的勢力,俾重掌及鞏固總理地位。執政黨已嚴重分裂,有數十位議員周五宣布另組新黨,混亂的情勢衝擊希臘股市周五重挫,也再度衝擊歐元區的穩定性。 \n 齊普拉斯並未就改選國會定出一個日期,但據希臘國家通訊社ANA引述政府消息人士報導,預期將在9月20日舉行。希臘總統周五已授權主要反對黨的領袖組成看守政府,但希臘政經已陷入癱瘓中。 \n 齊氏宣布請辭當天,也是他和國際債權人達成希臘新紓困協議生效,第1波130億歐元援款撥到希臘手中的日子。 \n 按新協議,齊氏所承諾的改革,包括削減支出及增稅等,比當初遭他大肆抨擊的撙節措施更為嚴苛。 \n 齊氏上個月才在公投中,成功鼓動希臘人民投票反對債主們的嚴格改革要求,沒想他到卻在一周後的歐元區高峰會上,接受了更為嚴苛的撙節條件,因而在自家執政激進左派聯盟(Syriza)內引發強烈反彈。 \n 希臘國會周五雖通過這項新的紓困協議,但激左聯盟的194位國會議員中卻有43人叛變或拒投,致使齊氏必須尋求反對黨的支持。 \n 在此新協議的先前2次表決中,激左聯盟就有數十位國會議員倒戈。 \n 齊氏在黨內面臨大規模叛變,使得他的請辭及拼國會改選,早在廣泛預期中。但他能否說服希臘民眾認同他的新紓困協議,將是一大挑戰。 \n 激左聯盟如預期中爆發分裂,其有25位國會議員在周五宣布出走,另組名為Popular Unity的新黨,奉能源部長拉法札尼斯(Panagiotis Lafazanis)為領袖,高舉反撙節大旗,在改選中對決齊氏。 \n 政治動盪衝擊希臘股市,指標的雅典ASE指數周五重挫2.8%,來到633.32點。

  • 吳火生專欄-台股不悲觀 逢低布局潛力股

     今年6月以來,國際經濟情勢瞬息萬變,希臘債務事件一度惡化,期間希臘更演出公投拒絕債權人要求的鬧劇,最後雖在德國不撙節就「暫時性」脫歐的堅持下,希臘對債權人的撙節方案幾乎照單全收,讓事件暫時落幕,但已造成全球金融市場動盪,也使歐美復甦腳步再度放緩。 \n 另一個動盪來源是中國股市,6月證監會查緝場外配資消息傳出後,除了造成場外配資資金撤離,市場信心瀕臨潰堤,陸股螺旋式下跌;之後雖動員各部委陸續出檯方案暴力救市,使股災暫告段落,但已影響後續中國民間的消費需求,也影響對外需求能量,與希臘事件同為減弱台灣近期外需動能的重要因素。 \n 加以去年底蘋果的iPhone6超級熱賣,台灣外銷訂單自去年9月起由每月360~390億美元爆增至第4季的每月約440億元,年增率皆達2位數。雖然蘋果新iPhone可望今年9月發布銷售,惟因主要換機潮已過,預估難再如iPhone6的爆發式成長,下半年外需難樂觀,甚至將擴大衰退幅度。 \n 隨著GDP規模擴大,台灣的經濟成長率呈現穩定下降趨勢,但大多數國家在下滑一定程度達到潛在產能之後,即可維持穩定,也不乏有轉型成功再呈高成長者。然而台灣在2007~08及2012~13年,由於遭逢金融海嘯與歐美債務危機而錯過兩次轉型的契機,致使企業先求生存,而未能在研發上多加投注心力,欠缺產業轉型所需的能力與時間,以致無法扭轉經濟長期下滑趨勢,未來產業結構若無法加快調整,台灣的潛在成長率可能長期低於3.0%。 \n 另一方面,環境保護意識抬頭已為普世價值觀,但也影響廠商投資意願,而中央、地方政策不一致,及政府輪替後原簽契約可能產生變化,皆影響廠商投資意願及工業發展,這些都是國內面對的重重問題。而因自貿協定(FTA)洽簽進度停滯,廠商受關稅影響競爭力下降,未來全球景氣復甦加速時,外需將明顯受影響,而中國製造2025及紅色供應鍊影響加劇,也對台灣需求減弱;國內外情勢交迫,台灣未來成長動能疲弱,預估今年經濟成長率將不只保3有問題,甚至保2都有困難,2016年亦難有高成長。 \n 在諸多內外在變數夾擊下,包括經濟成長下修,半導體庫存調整;科技大廠法說釋出第三季旺季不旺的訊息,電子權值股領頭重挫,台股跌勢加速趕底,諸多利空多數反映在股價上,統計今年萬點以來,加權指數已下跌超過1,600點,跌幅16%,本周融資餘額再創2009年4月中以來新低,融資減肥超過600億,幅度高達28%,浮額已趨於穩定。評價方面,本周加權指數股價淨值比最低來到1.48倍,已接近美國次貸落底後多頭循環的歷史低點1.45倍(2011年12月中),評價面已相當便宜。 \n 最後根據過去台灣景氣循環的慣性,收縮期通常約當12個月左右,若以本波收縮期起始點去年10月起算,預料今年10月景氣循環將正式落底,加上年底美國消費旺季,與去年同期油價崩跌,在今年第4季低基期的優勢下,台灣對東南亞出口將有機會回溫,因此面對此時的台股價位,投資人不需過度悲觀,選擇未來有潛力類股,逢低布局才是理智的投資決策。

  • 觀念平台-歐債國家路徑分途

     歐債危機已非新鮮事,然國際媒體依然報導不斷,尤其屢次希臘與歐盟談判生變之際,各界輿論譁然,金融市場紛亂。檢視2010年爆發歐債危機的歐洲五國,曾被美國新聞週刊專欄文章戲稱為歐豬五國(PIIGS)的葡萄牙、愛爾蘭、義大利、希臘、西班牙,至今四、五年來,發展路徑不同。有些依然在泥淖中打滾,有些則如浴火鳳凰重躍經貿舞台,其路徑歧異,可從各國之經濟成長率、國家債務、社會氛圍來觀察之。 \n 一般所謂歐債危機五國,其2014年GDP產值依大小依序為義大利(21,443億美元)、西班牙(14,043億美元)、愛爾蘭(2,459億美元)、希臘(2,376億美元)、葡萄牙(2,296億美元)。而台灣之GDP為5,296億美元,與此五國比較經濟規模,台灣小於義大利、西班牙,大於愛爾蘭、希臘、葡萄牙。 \n 以經濟成長率而言,2014年最高者為愛爾蘭4.8%,居歐盟之首。該國雖然2010年經濟為負成長,而在2013年轉為正值之後,已擺脫經濟蕭條之累。西班牙今年第2季表現亮眼,在消費與內需帶動下連續8季經濟正成長。 \n 轉眼看表現最劣的希臘,2010年起每年經濟成長率皆為負成長,(2010年至2013年各為-5.4%,-8.9%,-6.6%,-3.9%),至2014年好不容易轉為正值0.8%,然反撙節的新政府自2015年初上任以來便一直與歐盟來來回回拉扯償債條件,無永寧之日。此外歐元區第三大國義大利至2014年經濟尚為負成長,這也讓不少人擔心著義大利是否會受到希臘牽連之慮。 \n 造成歐債危機之主因即是這些國家欠缺財政紀律,依馬斯垂克條約,各國之債務餘額占GDP比例不得超過60%。然而,各國公共債務負擔皆超限。最嚴重的希臘,其債務負擔占GDP比率居高不下,2009年高達133%, 2011年雖稍降至109%,但2012年又升至164%。至於義大利的負債餘額亦每年高過100%,2012年高達127%。即使成長率最高的愛爾蘭在債危機後之債務占GDP比率也逐年攀升,2012年約有120%,就看2015年能否降低負債壓力。 \n 這五國中債務負擔最輕的西班牙原乃合乎標準而低於60%,但是2012年也超標。檢視這些國家債務數據,無怪乎一個希臘動盪就會引起全區恐慌,蓋各歐債國家債務個個令人掛心。 \n 各國經濟體質與其發展路徑緊密連動。希臘仰賴觀光業與文化資產,強調生活品質與休閒享受,受不了財政撙節之克難模式,未能提振經濟。義大利文化資產豐富,但銀行業體質纖弱,經不起金融風暴之試煉,2014年10月歐洲央行所公布的銀行壓力測試名單,25家中義大利便占了9家。 \n 西班牙失業率高達25%,僅次於希臘,曾數度爆發社會暴動。愛爾蘭由於對外開放程度較高,強調人才引入與科技研發,快速地調整生產模式並提振經濟,以成長率之高傲視歐盟。 \n 社會文化與民族性的差異,常可道破各國競爭力之關鍵。以希臘與愛爾蘭為例,社會氛圍大相逕庭。希臘不同立場陣營相互叫陣,反撙節政黨打敗撙節政權,不願銖積寸累,不知民生在勤,透過公投否決歐盟紓困方案,在慌張中國會又激辯通過歐盟新紓困方案,社會資源反覆耗損。另一方面,愛爾蘭在社會夥伴的運作模式下,企業主與勞工之間攜手協商,共識下擬定合作契約,這乃是其能快速通過危機試煉,有效改革的動力。 \n 歐元透過貨幣統一把19個歐元國家綁在一起,也開始了化解不開的歐債問題。歐債危機中,五個國家被列入黑名單。近幾年來各國努力不同,發展路徑有異,強弱態勢不一,展開了多角路徑。 \n 看來歐豬醜名國家名單等著被修改,有些國家提出了亮眼成績,有些國家尚困其中,有些則列在觀察之列。若再觀察一些時日,這份歐豬名單,或可討論是否要更換了。

  • 希臘股市重啟 再演大跳水

    希臘股市重啟 再演大跳水

     暫停交易1個多月的希臘股市周一重新開市,但一如預期難逃空頭狙擊的命運,一開盤就暴跌逾2成。雅典股市上一次開盤已是6月26日,周一開盤就上演跳水走勢,雅典綜合指數狂瀉近23%,之後稍微反彈,但跌幅仍達16%。 \n 標準人壽投資公司策略師胡森(Frances Hudson)表示,跌勢或許太過驚人,但大盤此一跌法也顯示儘管希臘已與國際債權人達成新的協議,「未來形勢仍相當艱困。」 \n 大盤雖重啟,但還有多檔個股持續暫停交易,有交易的個股跌幅均逾5%,其中以銀行類股跌勢最重,Eurobank Ergasias與Alpha銀行暴跌29%,希臘國家銀行則觸及崩跌30%的跌停板後便又暫停交易。 \n 花旗歐洲中東暨非洲股市部門主管蓋特利(Tim Gately)表示,若不是部份銀行股與中小型股票依然暫停交易,那大盤跌幅肯定更重。 \n 6月底在希臘總理齊普拉斯宣布將舉行是否接受國際債權人紓困提案的公投後,希臘政府便宣布股市休市與銀行暫停營業。 \n 後來公投結果反對國際紓困提案的陣營大勝,引發希臘可能脫離歐元區的疑慮,但7月希臘政府終於與債權人達成協議,銀行於7月20日有條件的恢復營業。 \n 加計周一的崩跌,雅典股市過去12個月的累計跌幅高達45%,表現在全球所有國家股市中敬陪末座。 \n 紐約美隆銀行市場策略部門主管戴瑞克(Simon Derrick)指出:「周一跌幅如此之大是因要反映之前5周休市期間的消息面利空,現在若要評估投資人風險胃納,比較好的指標應是債市。」 \n 希臘債市周一相對平穩,2年期公債殖利率上揚0.16個百分點至21%,10年期公債殖利率報11.9%,微升0.02個百分點。 \n 7月上旬在危機高峰階段,希臘債市一路急跌,2年期公債殖利率一度飆破50%。

  • 到希臘撿便宜

    到希臘撿便宜

     希臘債務危機讓國際投資人直搖頭,大多數希臘資產更是被列為拒絕往來戶,但危機也是進場撿便宜的投資良機,尤其是具旅遊觀光題材的度假島嶼不動產。 \n ■On Mykonos, bargain hunters scour property market. \n 希臘倒債危機重創投資人信心,股債市乏人問津,但還是有一些資產受到國際投資客的關注,尤其是價格已經探底的不動產。 \n 愛琴海的米科諾小島(Mykonos)就是最明顯的例子,這座知名觀光島嶼隨著倒債危機升高,島上不動產價格下跌,交易量也急縮,但已吸引許多國際投資客準備伺機逢低進場撿便宜。 \n 第一太平戴維斯(Savills)希臘分公司主管梅諾薩奇斯(Dimitris Manoussakis)表示,之前希臘公投否決國際債權人提的紓困案後,儘管不確定性非常高,但已有不少投資人已在密切注意米科諾房市的變化。 \n 投資人 耐心等待買點 \n 梅氏還說:「當然由於情勢依然混沌不明,有信心敢進場的人並不多,因此現階段成交的案件相當少,絕大多數都還在觀望,耐心等待買點出現。」 \n 公投反對紓困前,第一太平戴維斯今年來在米科諾島總共才成功撮合4筆大買賣。 \n 然而,與全國房價直直落相較,希臘各島嶼房價相對抗跌,根據政府官方數據,希臘全國房價連6年走空頭市場,尚未出現觸底跡象。 \n 希臘央行的統計報告顯示,自2007年以來希臘全國房價跌幅達40%,但房仲業者透露,希臘全國房價較2007年的高點已重挫至少50%,國際評等機構惠譽(Fitch)董事經理柯瑞(Andrew Currie)表示,「由於成交量急凍,使得官方的資料可能低估市場的實際房價跌幅。」 \n 惠譽並未提供希臘個別島嶼的房價統計數據,但以米科諾島來說,當地房仲業者表示,該島房價較2007年高點也跌了30%,不過比較特別的是,米科諾島的房價已率先止跌回穩,2014年甚至有一段時間呈現反彈。 \n 國際房仲集團博尚置業(Beaycgano Estates)駐米科諾的分公司經理戴爾德摩(Roi Deldimou)說:「買方對米科諾房市仍有相當信心,儘管政治動盪造成一些干擾,但基本上買方並未嚇到退卻。」 \n 推案鎖定倫敦、亞洲客 \n 總部設於倫敦由希臘人創辦的房地產開發商Eruoterra Capital已規畫今年9月在米科諾設立分公司,該公司合夥人索里安諾(Pantazis Therianos)指出,觀光客強勁的租屋需求可支撐島上的房價。Eruoterra Capital已鎖定倫敦與亞洲的客戶做為在米科諾推案的主要客群。 \n 戴爾德摩目前正撮合2件低總價委售案,賣方分別是義大利人與希臘裔美國人,開價在5萬歐元(55萬美元)出頭。 \n 然而,買方大多數都抱持撿便宜的心態,但由於賣方基本上都不願意降價求售,使得實際成交的件數少之又少。 \n 可撿便宜的機會事實上也不多,Chestertons International集團子公司達農(Danon & Co.)董事經理達農(Guy Danon)指出,米科諾島房市委售案一般開價都超過100萬歐元,屋主因為明白租金行情很好,因此售價不滿意絕對不會讓售。 \n 博尚置業的戴爾德摩表示,在米科諾島上擁有一間度假別墅的屋主委託博尚售屋,委託價格高達400萬歐元,儘管這名屋主手頭緊,他就是不願意降價求售,最大原因在於這棟別墅光是一周就有3.6萬歐元的租金收益。

  • 專家傳真-以債養債的希臘VS.多元產業的新加坡

     希臘7月5日因公投否決紓困撙節方案,至今仍在脫歐、緩債的泥澇中拉扯。從2010年深陷歐債危機以來,希臘約有250萬人生活在貧窮線以下、380萬人接近貧窮線的懸崖,人口一千一百萬的希臘,過半數生活艱難。 \n 人口只及希臘一半、被視為「開明獨裁」的新加坡,卻有著巨大的反差。國民人均所得5萬5千美元、15%家庭所得超過百萬美元、躋身世界高所得國家之林;失業率1.9%、相較於希臘的25.6%、幾近全民就業。投資環境連年皆為國際評等公司列為優等生,2014年更超越瑞士、成為全球最具潛力的投資地區(美國商業環境風險評估公司BERI評比)。中國主導的亞投行章程草擬,就選在新加坡。 \n 世界地圖上僅一個紅點大的新加坡是如何做到的? \n 要回答這個問題,還得回到新加坡建國之初。「新加坡獨立的同時,隨即面對兩百萬人(當時新加坡人口)生存的難題」,1965年新加坡脫離馬來亞邦聯、建國總理李光耀向世界銀行來訪的專家H. Khan 表示,發展經濟、以為求存,即根植於新加坡建國精神。 \n 土地面積僅即新北市三分之一的新加坡,訂出以製造業、服務業雙引擎的發展策略。利用英國人留下的修船廠,打造成國際鑽油平台製造中心;利用麻六甲海峽原油轉運中心的地利,離島填海建造煉油、石化專區,為世界十大石化專區(石化業產值超過450億新幣、約1兆1千億台幣)。藉由時差、地利位置,發展亞洲美元市場、為世界第四大籌資中心(將時區提前一小時與大中華區香港一致)。建立貨櫃立體倉儲自動化系統(如立體停車場、層層環繞)、突破面積限制,與香港、鹿特丹並列世界三大貨櫃轉運中心。 \n 根據新加坡統計局資料,過去五年,新加坡產業對GDP的貢獻分別為:製造業19.76%、批發零售業18.94%、商業服務業14.98%、金融保險業11.4%、運輸倉儲業7.16%、營建業4.84%。以金融中心著稱於國際社會的新加坡,實以扎實多元產業為經濟基石。(見表) \n 危機就是轉機。亞洲金融風暴、九一一引發的經濟蕭條,促使新加坡經濟政策改弦更張。時任新加坡副總理、兼貿工部長的李顯龍組成經濟重組委員會,成員包括大企業的CEO、財政部、貿工部、國家發展部、金融管理局、經發局、旅遊局,花兩年時間檢討所有經濟政策。綜合九七亞洲金融風暴與兩千年中國崛起等重要趨勢,訂出以突破地理、資源限制的知識產業為發展主軸。製造、服務、研發三位一體,由政府功能編組的委員會主導。引進國際產業龍頭帶入技術、成立國家級研發中心(新加坡研發支出為GDP 3%)、租稅減免等﹔並由國外招聘專家、提供獎學金與居留權以為人才招募,建立產業生態鏈。 \n 以金融業為例,新加坡金管局於1999年設立了金融業發展基金(Financial Sector Development Fund FSDF),以支持新加坡金融業的基礎設施建設。我國中央研究院院士段錦泉,即是於2007年受新加坡國大之聘成立風險研究中心。由新加坡金管局提供研究經費,費時兩年完成全球六萬家上市公司評等平台。協助國際貨幣基金建立全球三十個主要金融市場、國家級區域金融壓力測試機制,為新加坡作為世界級籌資中心奠基。 \n 航太、潔淨能源、水資源、生醫製藥等與數位科技結合之知識產業為新加坡近年發展重心。政府從舉辦國際航空會展訂單資訊中,掌握2031年亞太地區機隊交付量將成長三倍、為國際飛航市場的重鎮。遂將英軍時代留下的實里達Seleta機場規劃為航太園區,引進國際航空產業龍頭如勞斯萊斯、波音、空中巴士等,於新加坡建立航太維修及關鍵機組生產基地。勞斯萊斯位於新加坡的營運中心現有兩千名僱員。所設立之國家太陽能研究所,預計2015年可以達到34億新幣(約800億台幣)產值、提供一萬八千個就業機會。生醫產業去年產值近186億新幣(約4,300億台幣)。借外力、技術深耕、多元產業的經濟結構,使新加坡順利過度2008金融海嘯。2008~14年經濟成長平均4.56%(僅2009年為負成長0.5%,次年即大幅回升成長15.3%),國家資產快速累積。 \n 反觀希臘,加入歐元區、放棄自己貨幣的代價是貨幣升值30%,原來兩大創匯產業農業(橄欖油全球第三大國)、觀光業競爭力大幅削弱;2008~2013年經濟成長平均-1.1%﹔2014年僅小幅成長0.3%。經濟動能停滯。加上福利支出增加(退休年限的提前),國營事業效率不彰,形成貿易與財政雙赤字﹔以債養債形成希臘今日困局。 \n 貨幣政策、財政政策、產業政策為現代經濟發展的三大工具。貨幣政策效果最快,副作用也最大﹔以量化寬鬆為例,倘若無實體經濟為後盾,極易形成泡沫、通膨。財政擴張、涉及政府與民間效率,方能奏效。產業政策最難,須長期規劃、深耕、但是也最實在。不論地理、人文、空間等基礎資源遠較新加坡當年脫離馬來亞聯邦優越許多的希臘,新加坡建國的精神-建立多元產業,或可為其重新再起的參佐。

  • 英要脫歐?外媒:明年6月舉行公投決定

    英要脫歐?外媒:明年6月舉行公投決定

    局勢混亂的希臘讓英國決定提早公投是否退出歐盟?根據英國《星期日獨立報》報導指出,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打算明年6月左右舉行歐盟去留公投,卡麥隆將在10月即將舉辦的保守黨年度大會上宣布公投時間。不過,卡麥隆辦公室拒絕對此報導發表任何評論。 \n英國BBC、法新社等媒體今日都針對英國脫離歐盟的公投做了相關報導,報導內容都直指,希臘政局混亂讓其未來脫歐的可能性大增,這個變數嚴重影響卡麥隆決定將公投日期往前移。原本卡麥隆是想在2017年舉辦公投,但若提前的話,英國公投就不至於在2017年法國與德國大選期間變成政治議題。 \nBBC中文網報導,奧巴馬在24日時曾表示,希望英國繼續留在歐盟,發揮其在國際舞台中的影響力。他認為,歐盟有28個成員國,英國繼續留下來才能發揮在國際社會的影響力。

  • 英國舉辦脫歐公投 卡麥隆有意提早

    英國《周日獨立報(Independent on Sunday)》報導指出,首相卡麥隆有意在明年(2016)6月前後舉辦歐盟去留公投,將於今年10月的保守黨年會上宣布。 \n \n卡麥隆曾承諾,2017年底公投前,將重新協商英國的歐盟會籍條件。 \n \n不過,今隨希臘脫歐可能性升高,卡麥隆考慮提前公投,而且如此一來,此事不致成為德、法2017年大選的政治議題。

  • 希臘屈服 德國慘敗

    希臘屈服 德國慘敗

     當希臘以投降之姿接受屈辱式的債務協商後,終於達成近860億歐元的紓困。此消息使得在高檔徘徊並伺機向下大幅修正的美國股市S&P500,13日早盤勁揚1.11%。希臘國會能否在短時間通過此項債務協議尚不可知,但此談判的後續效應正發酵與擴散中。 \n 將歐元推到了懸崖邊 \n 此次希臘的紓困方案協議過程,一波三折。最後被迫接受以德國為首的歐元區國家所提出的嚴苛協議方案。妥協方案之一是將希臘價值500億歐元的國有資產,以信託基金的方式將資產私有化。此外,希臘銀行必須進行資本重整,並對銀行帳戶作出存款減計。 \n 有評論認為希臘考量「脫歐」後,將導致重大的國內經濟衰敗,因此願意以理性方式面對,並作出全面退讓。西方評論則一致針對協議結果抨擊德國,認為這是較《凡爾賽條約》更為恥辱的方式來毀滅希臘的國家主權。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也「適時地」指出德國的做法已到心存報復的階段。克魯曼對德國的批判或許並不為過,因為以德國為首的歐元區此次對希臘的談判,的確過於苛刻。 \n 只是這樣的做法凸顯的並不是希臘信用徹底破產,而是德國親手將歐元的未來推到了懸崖邊。 \n 1950年法國外交部長舒曼主張歐洲必須建構一個超主權的經濟體制,這論述成就之後的煤鋼聯盟。然而,這一機構自始即是東西方國家在二戰後,急於爭奪戰敗德國原有的經濟力量與豐沛資源,亦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圍堵共產蘇聯的產物。然而,德國的經濟能量與貨幣實力竟使其在今日的ECB與歐元集團中,扮演領導地位。易言之,這些原先企圖實踐歐洲一體化的超國家機制,卻轉身成為現今德國隱匿地建構的歐洲共和國,甚至重現日耳曼帝國光輝的重要踏板。 \n 因此,當希臘債務違約風暴再起時,其實正好給予德國一個建立統一的歐洲財政部之正當性藉口。然而,德國此次對希臘紓困協商中的嚴厲基調,卻將原先的遠大宏圖逐一埋葬,為什麼呢? \n 回顧在1973年爆發的贖罪日戰爭中,美國即藉隔岸觀火戰略鞏固其債務美元體系。這場美國因支持以色列,「無意中」挑動埃及與敘利亞對以色列攻擊從而引發的戰爭,不僅建構起石油美元機制,也「意外地」造成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對西方國家實施石油禁運,導致作為石油結算的美元價格走升,從而確立美元霸權地位。 \n 喚起德國掠奪者形象 \n 如今,在此次金融場域的爭鬥中,三駕馬車(Troika)中以美國主導的IMF,稱職扮演起弱化歐元與歐盟的角色。IMF在希臘債務確定違約與公投前的這段時間,與美國共同主張歐元集團必須延長其貸款年限,並將希臘債務減計,以因應其未來3年將出現的500億歐元缺口。未料,IMF隨後卻要求希臘應以技術官僚來取代齊普拉斯以便繼續債務協議。這一貶抑希臘領導人的發展,使齊普拉斯強調IMF必須退出債務協議,才願意繼續談判。儘管在德國的堅持下,IMF並未退出協商會議,但這卻坐實了德國才是此次債務協商的要角。 \n 此次德國在協商過程的強硬態度,表面上看似成功迫使希臘屈服,但希臘國會仍須通過是否接受860億歐元的資助。這不但是對齊普拉斯的信任投票,同時也點燃未來希臘內部衝突甚至內戰的引線。更重要的是,觀察國際輿論施加德國的鋒利言辭,已成功地重新喚起歐洲對德國在兩次世界大戰中的掠奪者形象。因此,當國際社會一面倒地批判德國納粹復辟的同時,美國與IMF卻能置身事外作壁上觀。德國終於走入被貼上納粹標籤的時刻了。 \n 事實上,歐元的成立無可避免呈現著以德國為主的歐洲一體化,甚至歐洲德國化的趨勢。這對歐洲其他國家特別是法國來說,是很難容忍的發展。而對美元地位而言,無疑更是一種潛在的威脅與挑戰。然而,此次輿論批判德國從一戰始至今,即以子彈、坦克、及銀行征服世界時,對其而言已非雙輸或雙贏的問題,而是德國在邁向最終歐元帝國道路上的慘敗。(作者為英國華威大學國際政治學博士)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